第105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今年的天气说来奇怪,一直到十月初才退了热,仅仅过了一个月,就开始下雪。薛云晗养的橘猫毛团儿现在都不去外面淘气了,整日都只愿意窝在屋里的炭笼旁边烤火,轻易连眼皮也懒得动一下。

    南朱烧了壶泉水进来泡茶,放下茶壶抱起毛团儿,道:“姑娘,您瞧它是不是又贴了一层膘?”

    薛云晗平日里是很喜欢这只懒馋肥的橘猫的,但是昨日进宫没有见到宣和帝,今日有些心事重重,闻言只是怏怏地点点头,将旁边的一摞账本推得远些。

    南碧进来恰好看到这一幕,劝道:“姑娘,太太走之前可是说了的,让您趁此机会好好试试手,她回来要一一核对的。”

    现在太子去世,二皇子一时风头无两,大家都以为皇太子之位非他莫属,但是薛家因为薛云晗的缘故,知道得更多些:四皇子并没有传闻中的荒诞不经,经过江西一战封了亲王不说,更是深得江西总兵刘忠的赞赏,刘忠其人,性格正直板正,在军中威望颇重;而四皇子未来的岳家则是内阁新成员傅御史,只是目前因为太子的丧事而暂缓了赐婚,众人还不知道罢了;还有四皇子的养母德妃母家,也是军中十分有根基的世家。因为有些消息还未传开,以及德妃母子两个一向低调无存在感,所以众人都一个劲儿地贴二皇子的热灶。

    薛世铎官职算不得机要,但他是望江侯府世子,既然薛家无意参与这些,索性趁此时机告了假,和夏氏两人去顾汀桥的故乡扫墓祭奠。

    “唉——”薛云晗哀叹一声,又将那叠账本挪到面前,两个丫头见此都摇头失笑,南碧这才放下手里的盒子,“是白石斋派人送来的,说是姑娘上回在店里没选到合眼的毛笔,今儿刚到了一批货,所以特特给姑娘送过来看看。”

    像白石斋这种售卖高级文房用具的店铺,对客人是求精不求多,一旦被店铺视为重要的客人,时时派人送货上门那是常有的事,不但白石斋,卖首饰的珍宝阁、卖缎子的琉璃楼都是如此作风。因此两个丫头丝毫没有多想。

    薛云晗背避开南碧南朱的视线打开锦盒,里面果然有张纸条,上面写着林恒约见,候在白石斋。

    薛云晗这会儿根本看不下去账本,还不如出去见林恒,她当着两个丫头的面拿起其中一支毛笔,是泛着淡黄的象牙上面雕着核桃、荔枝、桂圆的花样,嫌弃道:“我又不考科举,给我送支三元及第作甚。”又拿起另一支雕着苍松下面仙鹤饮水图的,“白石斋真是太敷衍了,松鹤延年也是送给姑娘家用的?”言罢起身,“罢了罢了,我还是自个儿去他们店里头选吧。”

    两个丫头只得给她梳了头,披了大毛披风往外头去。天一冷起来大家都往家里缩,马车行在路上十分通畅,很快便到了百花街的白石斋。

    薛云晗在外头冻得缩手缩脚,满心以为推门进去该有暖烘烘的炭盆,没想到一推门,屋子里冷冷清清,只有林恒端坐在椅子上,她抱怨道:“你们白石斋也太抠门了吧,这么冷的天连个炭盆都不肯烧?”

    林恒扬眉一笑,道:“九月的时候,薛三姑娘来白石斋,因为天太热了,不肯给林某抱,林某便想着,薛三姑娘或许是喜欢冷天的,因此今日虽然天寒地冻,林某还是为了佳人忍住了没有取暖。”

    ……这也太记仇了吧?薛云晗无语,转身将门关上,林恒迈开长腿几步跨过来,在她转身的时候一把将鼻尖冻得通红的姑娘拥进怀里,温暖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立刻将薛云晗身上的风霜之气化掉。

    薛云晗将头埋在林恒的怀里,感觉到一些安心,叹了一口气,“我昨日进宫没有见到皇上。”

    林恒将头搁到她下巴上,轻声安抚道:“你不用过分担心,我母亲打听过了,皇上虽然是真的病了,但是并无大碍,只是一时心绪难解,需要些时日来疏导罢了。”

    先太后无子女,安阳长公主是在先太后宫里养大的,在宫里颇有几个说得上话的老人,消息既是她探到的,那自然十分可信。薛云晗松了一口气,又好奇道:“你这个时候不在书院里看书,跑来找我作甚?”

    林恒见薛云晗心情好了些,一时兴起将她打横抱了,就近拉了张椅子坐下,将怀里的姑娘横放在自个儿腿上,叹道:“我打小就练剑强身健体,现在看来果然是有用的。”

    “不要脸!”薛云晗笑骂一句,赞道:“你方才抱我的动作一气呵成,看起来腰身的力气挺大,的确不是大家印象里寻常书生那种柔弱的样子。”

    “晗晗在意我的腰?”林恒咬着字眼儿反问一句,然而怀里的姑娘用纯净如水的眼神回应他,他一阵无奈,又有些恼羞成怒,索性拿手遮住她的眼,将她身子斜斜放倒,低头深吻下去。

    薛云晗被林恒抱在怀里,身子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只得拿手吊住他的脖子,任他一轮轮采撷一轮轮品尝,情到深处,喉头忍不住嘤咛一声。

    这一声像是打开了什么机关,林恒原本温柔的缠绵变成了疯狂的掠夺,他一手抱住薛云晗的背,将她的身子和他压得死紧,滚烫的呼吸、悸动的心跳,另一只手渐渐从她的脸一路往下,刚触到那一方温软就被薛云晗一手截住,她扭头骂一句:“流氓!”

    林恒也清醒过来,脸上有些赧然,难以相信方才竟然险些克制不住,再一看怀里的薛云晗,她脸色潮红泛着春.色,呼吸有些紊乱急促,两瓣棱唇嫣红如樱桃,看起来好吃极了……林恒咳嗽一声,既不愿放开薛云晗,又怕自个儿克制不住,抓了旁边的半杯冷茶水一气儿灌下。

    冷静了下来,他才说道:“今日庆安姨母去我家闹事了。”

    薛云晗以眼相询,林恒又道:“庆安姨母一大早就哭闹着上了我家的门,嚷嚷着梁凤君不见了,要我母亲帮她找呢。”

    从朱衣去世,梁凤君就投了庆安长公主,这一呆就是好多年,说来也怪,这些年庆安长公主再没换过别人。庆安长公主是个一心安于享乐的人,对这样的日子极为满意,没想到前天一早起来,枕边空空如也,找遍公主府也不见人,只寻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吾心愿已了,就此作别,望公主安好,勿寻。

    庆安长公主这下急了,找遍了梁凤君往常爱去的地方也还是毫无头绪,她和兄弟姐妹都不亲近,只有安阳长公主昔年在宫中颇为照拂她,因此一急起来便往林府跑,一下马车就开始哭,一路喊着:“他不见了,他不要我了!”

    “还好我在门口遇见了,要不然以庆安姨母的性子,肯定会将咱们查朱衣的事告诉我母亲。”林恒低头玩儿薛云晗软而纤细的手指,玩儿够了又说道:“姨母见到我就想起梁凤君和咱们似乎一起查过什么事,因此就逮住我问我知不知道他的下落。”

    薛云晗一愣:“庆安长公主这模样,对梁凤君倒像是真心。”

    “唉。”林恒说到这里叹一口气,“姨母名声再不好,和梁凤君的身份也是云泥之别,我瞧梁凤君并不是那等没有骨头的人,不可能稀里糊涂过一辈子,而且他家中还有老母亲,他定然不会不管不顾。”

    “这样说来,梁凤君也不难找,往他的家乡去寻他母亲,总能找到他的。”林恒越发过分,将薛云晗的手指含进嘴里吮吸,薛云晗嫌弃地抽出来,气愤地将上头的口水擦在林恒的衣襟上,接着道:“但是他若有心藏着,只怕会连母亲也一起带着躲起来。”

    林恒看着衣襟上自个儿的口水无奈笑笑,“正是如此。作为让姨母守口的条件,我已经答应了替她找寻,已经派了人出京了。”

    薛云晗心有所感,将头靠到林恒肩膀上,“便是为着她这一份痴,也是应该的。”

    外甥那边迟迟没有消息递来,庆安长公主心里头着急的不行,她明白自个儿安于享乐多年,对其他事都是不闻不问,手上并没有什么得用的人,索性往宫里去,到皇兄和各位嫂嫂处求一求,指不定能找到人帮忙。

    进宫之后先遇到的却是二皇子,庆安长公主知道这个侄子手段了得,她向来都是不管脸面不脸面的,厚起脸说了梁凤君失踪一事,央求道:“乖侄子,你派人帮姑母找一找好不好?”

    二皇子不过是习惯了贤王的形象,多嘴问了一句,没想到倒引来这样无聊的麻烦,刚想拒绝,却看到远处一个素白的身影经过,开口就变成了:“我帮姑母找人,姑母得先帮我做一件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