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朝有诗人云金榜题名: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京中花。

    宣和二十八年三月十七,金殿传胪。

    接正阳门的大道一路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京里但凡消息灵通一点、手脚灵活一点的人都出来看这三年一趟的热闹了——今春宣和帝亲自主持了殿试,点的状元、榜眼、探花三鼎甲正是今日打马游街,因着这两年多的动荡引发的人心惶惶,这一次上下同乐的盛事特意被办得格外隆重和喜庆。

    一位头发花白的阿婆,年级虽大身手却好,几下挤到了人群前排,这一望却大吃一惊:“咱们这位状元爷是谁,好生年轻!我老婆子这几十年看游街也看了十几二十回了,可没见过这个年纪的!”

    本朝春闱三年才一回,一回只取一两百多名进士,多少人一把年纪尚且只是个老秀才,而这位状元爷竟然看着才二十来岁。只见他头戴二梁金冠帽,身穿圆领绯罗袍,骑在金鞍红骢马上,端的是玉树临风、气宇非凡。

    这一路上喧天的锣鼓开道,热闹的气氛早已点燃了百姓们的兴奋,旁边一位中年人听到阿婆问话,就回道:“是安阳长公主的儿子,柏阁老家的长孙,真正的名门之后啊,您看道儿旁的姑娘们,都盯着他呢。”

    科举之路十分艰辛,本期的榜眼年至不惑、长相十分普通,探花方才而立、眉眼也要耐看许多,但二人和前头的林恒比起来就高下立现,一路上鲜花、手绢大多数都是投向林恒的,只不过这两人都不是浅薄之辈,如今金榜题名时,无限春风意,无需在这些场合争些长短,反倒是笑吟吟地瞧着这位学问远超年纪的同年。

    游街的队伍迎面走来,阿婆看得更清楚了些,朝中年“啧啧”两声,道:“状元爷这般年轻俊俏,便是出生咱们老百姓家,也一样招人稀罕。”

    林恒骑在马上,眼里是天生自带的三分笑意,越发显得整个人风度翩翩、儒雅俊秀,这一路走来不知多少姑娘拿眼神将他惹了又惹,不过他一直端坐着直视前方,并不去体谅姑娘们的片片心意,到现在看到一家名为“润品轩”的茶楼时,嘴角不由自主扩大了弯起的弧度,手上勒马放缓了速度,侧首抬头朝那茶楼的二楼看去。除了开道的官差,便是林恒在队首,这样一来整个队伍都明显放缓了下来。

    顿时人群纷纷跟着朝茶楼看去,这才发现润品轩二楼有一间窗户开着,但奇怪的是,下了纱帘,仿佛在方才的瞬间有个影子一闪而退。

    顿时就有人道:“那间房子怎么还下着纱帘,是没人吗?”另一人显然知道的更多些,嗤道:“怎么可能,今日这路段的各商铺雅间都是提前几天预订才行,定然是里面的人不知为何不愿意露面,老板才不会有钱不挣、空置房间。”

    就在众人不解林恒为何停在此处望向那扇窗户时,那扇窗户的纱帘上终于出现个人影,身形举止朦朦胧胧似魅似仙,正是这般让众人反而抓心挠肺想看看帘后是一个怎样的佳人,偏那人不但不肯露面,风吹动纱帘时看到那姑娘还戴了帷帽,竟然连个侧脸都看不到,众人不由一阵失落。

    “哇——”

    楼上的粉佳人,楼下的状元爷,两人僵持了片刻,到底是那位姑娘先妥协,掀开帘子露出一段浅水红的袖子,袖口一截手腕儿纤细白皙,朝林恒飞快地扔了一个物件儿下来,依手臂的摆动弧度来看,似乎是个有点沉的物件。

    “啊!”

    围观人群从兴奋转为担心,状元爷斯斯文文一公子,难不成和楼上的人有仇不成?竟要砸状元爷!

    林恒展眉一笑,一伸手接住了那方物件儿,低头一瞧是一面小铜镜,正是之前送给薛三姑娘的那面透光镜,他接了铜镜收进怀里,又朝那扇窗笑一笑,也不管看热闹的人们随着两人的举动哄声起落,迅即扬鞭往前,在三月的明媚春光里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道旁另一家商铺的二楼包厢里,韩秀晴原本看到林恒时红透的脸已经转为煞白,脑海里不断回想着方才林恒和那位没露面的姑娘的互动情景。

    而润品轩的雅间里,薛云晗对林恒的无赖举动又气又笑,扔下铜镜之后迅速转身,对南朱南碧道:“趁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咱们快走。”刚才的互动太引人瞩目,一会儿等游街的队伍走远了再出去,肯定撞见其他人。

    薛云晗戴好帷帽、和丫头匆匆下楼上了马车回府,路上人太多,马车行不快,她们并没有注意到人群里有人先她们而去,也是往薛府的方向;她们更不知道,薛云晗今日的马车虽然没有薛家的徽记,人也遮了面孔,但仍有一个人认出了她,这人看着薛家远去的马车,揪着自个儿的衣领、眼里泛出嫉恨的目光。

    薛府世子的院子里,半岁的薛怀敏在悠车里咧着嘴流着口水傻笑,即使如此,当爹的薛世铎仍觉得儿子英俊无匹,不停地拿各色玩具去逗他,夏氏在外间听了一个下人的禀报,若有所思地进了内间。

    薛世铎看到妻子的神色,转头问道:“这是怎么了?”

    “晗晗长大了。”夏氏面色复杂,最终化为一声叹息,“今天是殿试三鼎甲打马游街的日子,晗晗一早就来和我说要出门,她平日里并不爱凑这等热闹,我想着晗晗下半年就要及笈,是个大姑娘了……”她留了后半句话没说,意味深长地看了丈夫一眼,薛世铎心神领会,点了点头。

    因为那些前尘往事,这一双父母都觉得从前亏欠了女儿,两人都希望女儿在家多留一两年,毕竟做人媳妇不如做姑娘顺心如意,因此对相看亲事并不是十分热络,一直都是慢慢物色着,夏氏心细,将薛云晗今日的举动和从前拒娘家侄子相联系起来,为了验证心头所想,一早就派了可靠的人跟在女儿后头。

    她接着道:“你平日在外头走动,和林家的那位公子可有接触?”

    林恒母亲是宗室极有分量的安阳长公主、祖父则是桃李无数的内阁大学士,薛世铎一下子恍然大悟,难怪这个京里数一数二的贵公子平日里见到他总是做足了礼数。这样想来,心里就有点复杂难言了,以前看着是谦和温雅,现在却觉出了几分阴谋算计的味道,牵涉到女儿,眼光也一下子挑剔起来:“年龄大了点儿,家世太高的话,咱们为晗晗撑腰的时候顾忌就多了……”

    夏氏摇摇头,笑着提醒道:“这事儿还没影呢,咱们不是那等顽固不化的父母,但世人讲究的礼数始终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管孩子们的意愿如何,倘若真要提这件事,那得是尊长依礼前来。”

    薛世铎自然明白妻子所言甚是,他这两年好不容易和长女的关系亲近了些,一不小心发现女儿竟然被别家的臭小子拐了,这心情……总归有点难言。

    打马游街的次日,林府还真请了位身份贵重的夫人——宣宜郡主来说媒,宣宜郡主是安阳长公主亲妹,又是夏氏娘家的堂弟媳,身份够、和两边关系也近,恰恰是一个好人选。

    ***

    三月二十五,天气晴美,风物竞秀,是个赏花的绝佳时日,一年一度小香山桃花节如期而至。今年不同于往年信男信女不分贵贱皆可赏花,今年的桃花节由宣和帝率领朝中大臣并新科进士、德妃带领内外命行,老百姓们则改日仍由积香寺主持一回。

    赏花踏青的意趣在于且行且领略,一众贵人们上山之后都在桃林之外下了马车,薛云晗也是如此,她扶着南碧的手下了马车,本朝早已不兴幂蓠,一眼望去各家小姐环肥燕瘦西施无盐,她略微有些落寞,备亲的夏毓珠被宣宜郡主禁止了来这种热闹的地方,夏成磊的妻子李氏有孕不能出门,至于薛家的小四婶则宁愿在家看书……唉,只能去林子里看能不能遇到相熟的女学同窗了。

    “薛姑娘,好巧!”伴随着一个兴奋的声音,薛云晗觉得似乎一堵墙那么厚重的影子挡住了眼前的阳光,且那一声明显套近乎的“姑娘”透着轻浮和油腻,她皱了眉头,定眼一瞧,眉头皱的更深了——眼前赫然是那位自认为风流不羁实则荤素不忌的郑世子。

    还是原来的体型,还是原来的自信。

    一向被朋友和家人捧着的郑世子难得地受到了冷待,对面的姑娘对他的招呼视而不见,但郑世子不但不生气,反而很高兴,毕竟在他看来长得漂亮的女人……或者男人,做什么都对。这两年薛姑娘的容颜更盛了些,和薛姑娘一比,家里的姨娘小厮、外头的粉头小倌都成了提鞋的啊!

    于是他理一理头发,朝薛云晗走了一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