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簋店 > 第102章 九棺阵

第102章 九棺阵

作者:江湖太妖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废墟下面挖出来的石棺不止一个, 安遥看着九个巨大的石棺并排着晒在中午最强力的阳光下, 脸色十分难看。%

    “老大, 要不要现在开棺?”手下问道。

    安遥掐算了时间,祭起嫘祖丝织就的手帕,手帕越来越大,直接将整个废墟笼罩在其中。几张符咒打下去, 安遥沉声道:“开棺!”

    石棺外面用鲜血画了奇怪又复杂的咒符,时间最久远的那个, 鲜血的颜色已经变黑, 散发出奇怪的腐臭味。

    当石棺的棺盖被推开的那一刻, 一股浓烈的黑烟伴随着凄厉的叫声响起,震耳欲聋,而且臭气浓郁, 熏的安遥忍不住退后了两步,脸色铁青。

    小桃跟钟云琪正在山庄的露台上晒太阳,一边晒太阳一边看开棺现场直播。当看到那石棺上的花纹,忍不住啧了声,指着花纹道:“钟先生,你看这花纹眼熟吗?”

    钟云琪浓密的双眉拧成了一个疙瘩。

    这花纹他确实眼熟,年前从钟家别墅的花园里发出来的那个装着母子三人的木棺,有着跟这石棺一模一样的咒符纹路。

    他现在还并没有掐算天机的能力,但是不管怎么也能知道,这可能是一场有针对性的阴谋。

    “当初那装着母子三人的木棺,未必只是想要获取钟家的气运吧?”他问道。

    小桃抱着一只红酒瓶子,里面插了吸管,正在喝红酒。听他这么问,吐出吸管笑道:“钟家有你,所以是不是想要钟家气运这没有什么好说的。”

    “是针对我?”钟云琪放下手中的酒杯,“当年我入凡间,虽然很多人知道,但是未必能找到我。当初你都未能察觉我是谁,那么他怎么知道的?”

    小桃冷笑道:“就算你遮蔽了天机,但是总是逃不过有心的人。而且天上那群老家伙也未必消停。地府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我不知,安遥不知,被一个酆都大帝遮盖的严严实实。你每次轮回转世,那些阎王也许没有那个胆子胡乱说,但是他可不一定。九天神雷炸了一圈也没能从他嘴里得到什么消息,你觉得这个人应该是谁?”

    钟云琪沉默,他如今还未能恢复所有记忆,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就算还在天上也很少去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所以还真不知道有谁竟然这样针对自己。

    “如今的我不过只是一抹神魂,那人要得到我的神魂,要颠覆龙脉,要将这世界恢复到当年洪荒世代,难道只是这样?”他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如今已经确定那人不是神仙神兽,只是个凡人,所以回到洪荒他又能如何?”

    “谁知道呢,”小桃用力吸了一口红酒,那模样好像是在喝汽水儿,“疯子想要做什么,我们怎么能理解?”

    石棺都被打开了,每一个石棺里都塞满了死不瞑目的尸体。

    在石棺打开的那一刻就爆发出极大的怨气,然后在正午阳气最旺的时刻被阳火焚烧,变成了灰烬。

    “早已经被禁了的九棺囚魂的阵法,一是用来截断其他人气运的,二是扰乱其他人气运的。”安遥对着一只纸鹤说道:“当年修真界大乱,也是因为这种凶残的阵法横行,导致修真界灵力不稳。”

    “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吗?”小桃的声音在纸鹤的嘴里传出来。

    安遥抬起头,看着被嫘祖丝困住的一抹黑气。那抹黑气在结界中左突右撞,想要找个缝隙窜出去。

    “还有那个,从第一口石棺里出来的,不是怨气,但是里面似乎带着一抹还未消失的魂魄。”

    第一口石棺年代久远,里面的尸体在还未被焚化之前,穿的都是长袍广袖,并且大多是女子,只有一名男子。而且这口石棺是埋得最深的,他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从地下挖掘上来。

    被这样邪恶的阵法镇住上千年,竟然还有未消失的魂魄,这让安遥对那抹黑气有些感兴趣,“我要放他出去,看看他究竟要去什么地方。”

    魂魄是石棺里唯一的一名男子的,但是上面怨气却并不大,隐隐约约还能凝出人形,看上去是个年轻清秀的男人。

    “有趣儿,不过就这么让他出去,会魂飞魄散吧?”小桃笑嘻嘻道:“加持一下,看看他要去什么地方!”

    小桃看上去一脸轻松,但是钟先生却生出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沉重感。

    他以前觉得自己当个总裁已经够累了,上千人的生计都要背在自己身上,成天跟甲方乙方勾心斗角,要获取最大的利润。如今看来那都算个屁!地狱也去了,酆都大帝都被抓了,眼看着这个世界都要天翻地覆了,而且很有可能跟他有关……

    真是日了饕餮!

    钟先生迅速的运转自己的大脑,一边看3D投影一边道:“颠覆龙脉除了能回到洪荒,还能有什么作用?那个来到帝都身上有龙气的家伙究竟想要做什么?酆都大帝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就要造反吧?难道我们连跟他关系比较亲近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吗?我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很有可能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对方仔细谋划了这么久,难道他不知道龙脉是被守护的吗?就不怕功亏一篑?”

    小桃咬着吸管,半晌道:“我还真没有考虑过这么多,毕竟他们怎么折腾也折腾不到我头上来……不过你这么一问我倒是感兴趣了。对了,你应该知道,酆都大帝这个职位虽然算是神明,但是也是从下层选拔上来的吧?就如同小黑一样。小黑之前也是个凡人,进入地府却不想转世,修行了几百年混成了个地府公务员儿。而且现在酆都和地府都分在他手里,他也没有出什么乱子,可见是个能人……”

    “你的意思是说,酆都大帝维护的那个人,很有可能是他在坐上这个位置之前就认识的一个凡人?”钟云琪抓住了重点。

    小桃道:“背后那人就是个凡人,毕竟修真者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就是厉害一些的凡人,那么当初的酆都大帝认识他也很正常。他为了那个人,弄走囚龙阵,盗取封印百鬼的图册,不就是想要给那人提供便利?”

    “那人究竟是谁?”钟云琪想不通。

    小桃道:“之前的酆都大帝不肯说,不过自然会有人说。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的时候,嫘祖丝也不是万能的。”

    钟云琪诧异的看他,“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小桃道:“来到帝都的那个家伙身上有龙气,证明他跟敖成是有关系的。但是以那人的本事,不可能是能开启囚龙阵,摆放九棺,解开百鬼封册的人。但是就算这样,那么他一定知道一些内幕。一个活了这么久的家伙,怎么可能稀里糊涂的什么都不知道呢?”

    张书羽站在一栋写字楼前,门口的两只巨大的石狮子警惕的盯着他,只要他敢上前半步,就能扑上去把人撕碎。

    他抬起头,高耸的大厦上面的玻璃窗反射着太阳的金光,让他几乎无法睁开眼睛。

    “书羽,你来钟氏这边做什么?”常鹏展不想下车,他虽然在常家没有什么名气,但是也知道常家之所以落败的这么迅速,是跟钟氏有很大的关系的。这让他有站在别人地盘上的不适感,以及心底对钟氏的畏惧和厌恶,让他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

    张书羽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回到车里问道:“你知道钟氏现在当家的住在哪里吗?”

    “你找他做什么?”常鹏展发动汽车,飞快的离开了这里。

    张书羽咬了咬唇,道:“我只是好奇,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让薛妄言都有些束手束脚……”

    薛妄言筹谋了这么久,一点一点的布线,绕开了那些调查组的眼线,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了,谁知道不知道哪一步出了错,地府的眼线被拔除了,之前布下的不少阵法也都被毁掉了大半。如今唯一还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囚龙阵的敖成以及那两个钟家人。然而敖成一副宁愿在里面呆到地老天荒也不配合的模样,让薛妄言对自己成见无比大。

    他觉得,自己成了薛妄言的弃子。

    张书羽闭上眼,就能想起当年他和敖成的那段美好的时光。

    难道真的是自己太过于贪心了?

    不……不是,他只是受够了那种迎来送往的日子,受够了穷!而且敖成那时候也是真的喜欢他,每日里送的礼物就已经可以让所有人都红了眼睛。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了?

    是从……

    薛妄言找到自己,告诉自己敖成是一条龙的时候?

    还是自己想要跟敖成一生一世的时候?

    他没有错,他只是太爱他了!想要跟自己爱的人一生一世有什么错??

    张书羽用力握紧双拳,他没错!错的不是他,是敖成!那条龙说不爱就不爱了,天底下哪里能有这样的事?

    想到这里,他的心口又开始痛,痛的他脸色发青。

    常鹏展偷偷摸摸的看着张书羽的脸色,“那个,要不要去一趟医院?”

    张书羽冷声一笑,“不,我的病医院治不好。对了,听闻帝都夜店十分有名,你带我去玩玩吧,让我也开开眼。”

    常鹏展莫名其妙,他总觉得这位说要去夜店,未必跟他去夜店的目的是一样的。他顿时有些头疼,甚至开始觉得张书羽是个棘手的麻烦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食言,胖了五斤QAQ

    新工作太熬人了,每天开不完的会,写不完的报告,把我榨成人干,有的时候晚上还要加班!

    要不是看在工资还凑合的份上,我真……

    呜呜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簋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太妖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太妖生并收藏簋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