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煎饼妹的开挂人生 > 第94章 各方谋划

第94章 各方谋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094章各方谋划

    眼睁睁地看着徐启正上了黄毛的车离开了,刘夏夏这才一脸失魂落魄地往家走。

    明明是她害了徐启正,到头来,还要徐启正为了救她伤了自己的手。

    或许,她真的就是个灾星,是他命中注定的劫数。就算她都死了心要放手,却还是在害他。

    不知不觉中,刘夏夏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直到唇咬出了血。

    刘夏夏发狠地想着,她一定要制止这件事,一定要阻止她爸妈继续胡作非为。

    刘夏夏没有坐车,而是花了一小时的时间走到家。

    刚好天空中下起了雪,她没有戴帽子,到家的时候,她的头发上堆满了雪沫冰渣。

    “夏夏,你这孩子这是干嘛呀?”阿姨赶紧拿出一条干毛巾给她擦头发,直擦得她头发一缕一缕地搭在肩膀上。

    从始至终,刘夏夏就像个木偶,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阿姨,今天,我爸妈会回来么?”刘夏夏突然开口问。

    “现在就在呢,先生和夫人都在家呢!”

    刘夏夏听了这话,干脆就拿下了头上的毛巾站了起来。

    “我要跟去他们谈谈。”

    “哎,夏夏,你这孩子倒是喝点热汤赶赶寒气再去呀?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知道爱护自己呢?”

    阿姨在她身后喊她,刘夏夏却没有回头,就面无表情地向着父亲的书房走去。

    此时,刘夫人也刚好在书房里,正在跟刘总聊天。

    刘夏夏一看见他们,浑身的血液都想要燃烧起来似的。

    “爸,咱们不是说好了么?你怎么还让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去祸害徐启正?”

    刘夏夏瞪着她爸爸,眼睛里就像着了火。

    刘总却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女儿,这次你冤枉我了,是你妈让人做得,真跟我没关系。你还是跟你妈妈好好谈谈吧!”

    刘夫人看着丈夫,抽搐了一下嘴角,转头对刘夏夏开口道。

    “夏夏,既然你都不喜欢那个姓徐的小子了,我就更要对付他了。

    徐启正是个什么玩意,敢让我女儿哭?我也不让他好过了。

    不是就一家小破快餐店么?咱们弄垮他,告诉那个乡下来的徐启正,京城这个底盘,不是什么人想来混就能混起来的?”

    刘夫人不觉得自己仗势欺人,也不觉得弄垮徐启正的店有什么不对。

    她处在的位置就注定了,她非常的善斗。只有斗垮了别人,她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刘夫人和刘总都是一路上这么上来的。只有他们夫妻两才是最忠诚的盟友,其他人都是敌人。

    刘夏夏看着她母亲那张嚣张跋扈的脸,心里冷到了极点,也气到了极点,她甚至有些口不择言。

    “你还是我妈么?你到底怎么回事?平时不关心我就算了,你的良心哪去了?人家徐启正一时好心救了你闺女,反倒是招来白眼狼咬他的肉了是不是?”

    刘夏夏气疯了,说得话格外的难听。已经当贯了女王的刘夫人根本就受不了别人这么跟她说话。就连她女儿也不行。

    刘夏夏还没说完,刘夫人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刘夏夏捂着脸,眼睛一热,两股热泪顿时涌出了眼眶,她就那样瞪着她的父母。

    “你们真是够好的!为了爬上去,不断地攀附着上面的人,踢掉那些你们脚下的人。到头来,除了你们自己,谁都不相信!

    现在有人不攀附权势,不肯弯腰低头,堂堂正正做生意,诚信待人,你们就看人家不顺眼了是不是?

    你们对付徐启正,其实根本就不是为了我,而是因为你们自己心虚。跟徐启正比起来,你们真让人觉得恶心。

    告诉你们,少拿我当借口,我这辈子都不结婚,还要把你们辛辛苦苦挣下的家业败掉!你们就继续作去吧!”

    刘夫人被刘夏夏气坏了,手指头直哆嗦。

    “你这死丫头怎么跟你爹妈说话呢?”

    “我就这么说话怎么了?你们不值得我尊重,告诉你们还别逼我,别逼我跟你们脱离亲缘关系。

    反正你们也不爱我,只爱你们的钱和权势。我长这么大,有爸妈和没爸妈没什么两样!”

    刘夏夏说着就转头跑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阿姨还喊她。

    “夏夏,你倒是带着帽子和围巾呀?你头发还没干呢!”

    刘夏夏却听而不闻地一直往外跑。

    ***

    书房里,刘夫人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

    “夏夏,她这孩子可真是的,怎么越长大越不懂事了呢?她说得那都是什么话呀?”

    刘总打了一个电话,叫人暗中保护自己女儿之后,转身坐到了刘夫人的身边。

    “这孩子看来真的很喜欢徐启正,所以,我们才更要把徐启正调-教好了。”

    “哎,我就不明白了,老公,你怎么也跟夏夏一样看重那个徐启正。你去见过他了么?”刘夫人不解地看着他。

    “我还真见过了,小伙子长得很帅,将来我们的外孙子肯定很漂亮。”刘总开玩笑似的说。

    “你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我问你正经的呢!”刘夫人狠狠地拍了他的大腿一下。

    “哎呦……得,夫人,那我就告诉你吧!这些年来,我之所以发展的这么顺,就是因为我这双眼睛从来没有看错过人。

    夫人,我今天就跟你透个底吧,你也做好准备。这个徐启正绝对不会穷一辈子,我就是看好他的未来。你不信就看着,不出三年五载,说不定他能跟我们齐平。”

    “老公,你在说什么呀?你是说,他那小破快餐店还能做成连锁不成?”刘夫人一脸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还不止全国连锁呢,我做饭店的,我还不知道么?徐启正那小子脑子灵活,胆子又大,什么都敢干。只要给他一段时间,他一定能起来。

    我摸索了三年,才知道经营品牌,企业文化,那小子从一开始就搞那些了。

    老婆,我是真的看好徐启正能带着我们家,更上一层楼。所以,这么个女婿人选我实在不想放手。”

    刘总说到这里,两眼精光四射,跟他一贯的老实和善的模样完全不同。

    “什么呀?你既然那么看重那小子,想让他给我们当上门女婿,那你干嘛还放任我去对付他?”刘夫人一脸诧异地看着她老公。

    “好钢总是要锻造的,不好好打造,那就是一块儿废铁。更何况要饲养一只猛兽,必须从小就把他打服了,让他向咱们低头,从心底恭敬咱们。”刘总沉声说道,他眯着眼睛藏起了眼中的阴狠。

    “你是说,还要继续收拾徐启正?可你女儿已经快跟你脱离父女关系了!”

    “咱们家夏夏是聪明人,她会想明白的。她只是一时被爱情冲昏了头脑,骨子里流着我们家的血液,又能糊涂到哪里去?”

    刘总还真不怎么担心他闺女。

    刘夏夏离开家之后,就开始在马路上走。不知不觉天都黑了,刘夏夏仍是找不到方向。

    她的爱情,她的生活都是失败的。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孤儿,在这个寒冷的雪天里,她又冷又饿,却一无所有。

    到了9点钟,刘夏夏忍不住给唯一给过她温暖的陆蓁蓁拨了电话。

    铃……一声,两声,刘夏夏打算等到三声,没人接,她就挂断。

    可是,偏偏到了第三声,陆蓁蓁却接了电话。

    “喂,夏夏,你怎么样了?中午是不是受到惊吓了?”陆蓁蓁的声音很温柔,在这个寒冷的夜里,再次给她带来了一丝暖意。

    “陆蓁蓁……”刘夏夏一下子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哎,夏夏,你别哭呀?你出什么事了?”这时候,陆蓁蓁干脆就从座位上站起来了。

    此时,黄毛和徐启正正带着一帮兄弟在煎饼妹快餐店里,喝酒叙旧呢。

    阿孝,小娅,刘家兄弟,甚至白楼里的老奶奶都来了。

    大家热热闹闹的,推杯换盏的。

    黄毛吃着这羊蝎子,直说这味道也太好了。

    “大正,这也是咱们外甥女做得?”

    “也不完全是她自己做得,一开始,她是按照我老爹的口味做得,这丫头做得菜很像我老爹做得,这方面她很有天赋。

    后来咱们开始卖羊蝎子,又有雪菲和三河帮忙改进,才有了现在这个味道。”徐启正笑眯眯地说。

    “得,光凭你这羊蝎子,你就能发呀!”黄毛一脸兴奋地说。

    “怎么样?黄哥,你有兴趣么?你既然来京城了,干脆咱们兄弟一起做这羊蝎子,你看怎么样?”徐启正一脸正色地看向他。

    “什么?大正,你说真的?这么好的项目,你真愿意给我做?”黄毛一时有点受宠若惊,他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

    他哥对他真的很好,可家里那些买卖,赚钱的都被他哥死死地把在手里了。他要钱没问题,要项目他哥却不会放手。

    那还是他亲哥,当初他老爹说得那些话正在慢慢变成现实。

    徐启正拥有的很少,可是赚钱了,却愿意跟他一起分享果实。

    黄毛突然觉得,他这趟真的没有白来,也没白费这些傻力气。

    “那是,你就是我哥,这都是咱们自家兄弟,有钱大家一起赚!”徐启正理所当然地说道,他眼睛里带着一种真诚。

    就像那些兄弟们说得一样,徐启正没有变,他没有被京城的繁华迷花了眼。他没有变成唯利是图的人。

    “好,以后咱们兄弟有钱一起赚!”黄毛感动得眼圈都红了,他来京城一来是为了帮徐启正的忙,二来也是为了找条新的出路。

    却没想到一到京城,徐启正就给他指出了一条道来。

    黄毛也不客道了,很豪气地跟徐启正碰了酒杯。

    “老弟,我也不瞒你了,我老爹给我安排了一个进修的机会,我也让他给你安排了一名额。怎么样,老弟,咱们一起去进修吧?”黄毛喝了一杯酒,搭着徐启正肩膀说道。

    “黄哥,我这几个月正愁知识不够了。那就谢谢你了哈!”徐启正说着眼睛都亮了,这还真是困了有人给他送枕头来了。

    “你看你说的,都是兄弟,你还跟我客气。”

    这帮兄弟们正喝着酒,聊着天,陆蓁蓁拿起电话,就往外面办公室走去。

    大家都没注意到陆蓁蓁的举动,倒是阿孝拿起羽绒服也跟着陆蓁蓁出去了。

    一到外面,就直接把羽绒服就给陆蓁蓁披在肩膀上了。

    廊道里,比餐厅里气温降低了很多,陆蓁蓁抱着手臂,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阿孝。阿孝只是靠着墙笑眯眯地看着她。

    陆蓁蓁做了个手势,让阿孝先回去。可是,阿孝却不肯走。陆蓁蓁只能低着头,继续安慰着刘夏夏。

    “夏夏,你别哭呀,是不是又跟你爸爸吵架了?”

    “呜呜……蓁蓁,我没有这样的父母,我要跟他们脱离关系!”刘夏夏哭得伤心欲绝,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那夏夏你现在在哪呢?”

    “我在大马路上,我也不知道我再哪里?我也不在乎我在哪里,反正我已经没有家了!”刘夏夏固执地说着。

    “那好,夏夏,你先别着急,我现在就过去找你!”陆蓁蓁也急了,她觉得刘夏夏这是要出事。

    不管怎么说,陆蓁蓁也不能放着刘夏夏一个人大半夜还在外面不管。

    “陆蓁蓁,你别管我,我没脸见你小舅舅!”刘夏夏哭得特别绝望。

    “跟我小舅舅有什么关系?是我去找你,咱们不都说好了,要做朋友么?”

    过了好一会儿,刘夏夏才哭着说:“那你来找我吧,蓁蓁,陪我呆会儿也好!”

    “告诉我,你在哪呢?”

    “就在学校旁边。”

    “好,我马上去找你!”

    陆蓁蓁说完就挂了电话,跟徐启正说了一声就打算先离开了。

    徐启正本来不愿意她这么晚出去,可是陆蓁蓁看上去很急,身后又跟着阿孝,徐启正到底也没说什么。

    “行,那你接完人赶紧回家。不行就带着你那个朋友,去咱们家先住一宿。”

    “知道了,小舅舅。”

    陆蓁蓁穿好了大衣,就和阿孝一起出发了。

    煎饼妹里,那些来自家乡的老兄弟们还在叙旧,喝酒。

    离很远都能听到煎饼妹快餐厅里,热热闹闹的,完全一扫之前被刘大海威逼的颓废。

    ***

    很快,陆蓁蓁就找到了刘夏夏。

    此时,刘夏夏的状态非常糟糕。没办法,陆蓁蓁干脆就把自己的帽子围巾都摘下来,先给刘夏夏围上了。

    阿孝干脆又把自己的帽子给陆蓁蓁带上了。

    陆蓁蓁回头看着阿孝笑了一下,阿孝干好把领子拉到下巴上,向她做了个鬼脸。

    陆蓁蓁看着刘夏夏说:

    “你不是要离家出走么?走吧,先到我家去,咱们说好了不回家,今天就不回家了。你看这样行么?”

    “呜呜,陆蓁蓁,我对不起你,我做了很多错事!”刘夏夏的情绪完全失控了。

    陆蓁蓁赶紧上前搂住她。

    “我知道,我也原谅你了,你先别哭了。”

    “我做错了那么多错事,你还要照顾我?!”

    “咱们不是都说好了,要做朋友了么?”

    “呜呜,陆蓁蓁……你真的愿意带我回家?”

    “好了,先走吧!你这都已经冻僵了!”陆蓁蓁说着,就拉起了刘夏夏的手。

    那还是第一次,刘夏夏觉得有个好朋友很好很好。不是像方君君那样把她当仆人的那种朋友,不是像别人那样喜欢花她钱的朋友,而是会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特意赶过来安慰她的朋友。

    刘夏夏跟着陆蓁蓁一路回到了白楼,陆蓁蓁直接就让她先去洗个热水澡。

    洗澡后的刘夏夏穿着陆蓁蓁那套普通却温暖的睡衣,看着这间,不大却温暖整洁的房子。顿时觉得这里充满了家的味道。

    陆蓁蓁很快就端了一碗热汤面上来了。“夏夏,你还没有吃饭吧?”

    “嗯。”正说着刘夏夏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

    她这一天所有的狼狈都被陆蓁蓁看见了。一时间,竟连最后的羞耻心都没有了。

    反正她就这么糟糕,刘夏夏干脆就狼吞虎咽地吃了一大碗热汤面,这才有力气继续跟陆蓁蓁说话。

    “所以说,你又跟你爸妈吵架了?”陆蓁蓁问。

    “嗯。”刘夏夏点了点头。

    “我妈妈在我十岁的时候去世了,我一直记得她很爱我。我也曾想过,如果她还在该有多好。

    我爸爸一心想要儿子,很不喜欢我,可是在他去世之后,我发现那些不好的事情都已经忘记了。

    夏夏,我记得有那么一句话,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所以,夏夏,你不要想太多,先安心在这里住下来。等你心情好点,愿意跟你爸妈好好谈谈在回家吧?”

    无不是的父母?可她的父母简直就是集所有丑陋于一身。

    刘夏夏看着陆蓁蓁那双温润的眼睛,实在没有勇气告诉陆蓁蓁实话。只能安静地接受了她的安排。

    ***

    黄毛家的房子离白楼也不是很远,大家都住得很近的。兄弟们相约一起好好闯京城,就开心地分开了。

    十点多的时候,徐启正他们就回来了。

    徐启正喝得有点醉了,一看见刘夏夏,就想起白天发生的傻事。

    “你这丫头是不是傻?哪有别人打架,你往前凑的?”徐启正也没恶意。

    可刘夏夏这时候正是对他心虚愧疚的时候,一听这话,直接就吓得躲到了陆蓁蓁的背后了。

    陆蓁蓁忍不住冲徐启正摇了摇头,徐启正冷哼一声就回房了。反正这刘夏夏也不是他们家孩子,他懒得管她。

    “小雪姐,小溪今晚能先跟你一起睡么?我朋友出了点事,要跟我一起住几天。”陆蓁蓁说着就看向赵雪菲。

    此时,赵雪菲看见刘夏夏都傻眼了。

    这个倒追徐启正的女人,怎么又找上门来了?这次还干脆入侵白楼了?

    还这么狼狈,这么可怜,眼睛都哭肿了,脸也被风吹坏了。

    她这是要干嘛?上门来勾引徐启正来的么?

    “嗯,那小溪妹妹,今晚就先跟我一起睡吧!”

    赵雪菲很宽容地说着,可是事实上,她的心拧得紧紧的。

    看着刘夏夏偷偷凝视着徐启正的眼神,她就感到心烦意躁的。

    想起白天里,刘夏夏挡在徐启正面前,要保护快餐店的样子,徐启正该不会被刘夏夏感动了吧?然后,就会原谅她?

    一时间,单纯的赵雪菲也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好,那今天晚上,小雪姐就麻烦你了!”陆蓁蓁很客气地说。

    “哪呀,咱们可都是好姐妹。”

    赵雪菲说着就看了刘夏夏一眼,她的眼神就像牧羊犬盯着窥视着羊群的狼。

    赵雪菲打心里很反感,这种送上门来装可怜的女人。

    记忆中,她父亲的现任妻子就曾经这样登堂入户,跟她母亲哭,装可怜。哭得母亲心软了,她母亲选择退了。

    到了现在,面临着同样事情的赵雪菲却决定不退,死都不退!她要坚守着自己的爱情,也要坚守着徐启正。

    只是,赵雪菲早就打算好了,要跟徐启正日久生情了,肯定不能在一冲动就自毁形象,前功尽弃。

    “蓁蓁,呐我们就先上去休息了。今天好累呦!”赵雪菲一脸疲惫地说,没再看刘夏夏一眼。

    “嗯嗯,小雪姐,小溪你们今天好好休息。”

    “晚安,蓁蓁姐。”

    “晚安。”

    打架互相道了晚安,赵雪菲就带着刘小溪就上楼了。

    走楼梯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缘故,小溪突然发现小雪姐的脸色很难看。

    只是作为借宿的人,她到底也不好说什么。她跟赵雪菲根本就没熟悉起来。

    一向心很宽的小溪都发现,刘夏夏和赵雪菲之间的敌意。陆蓁蓁自然也发现了。只不过,这男女之前的事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煎饼妹的开挂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雀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雀鸣并收藏煎饼妹的开挂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