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 > 第54章 【第二十四章 :冒名顶替者】

第54章 【第二十四章 :冒名顶替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则已经被囚·禁在这个院落两天了,除了淳于瑞之外,这里没有人会与他交流。

    ——这是所谓的冷暴力吗?

    不过,平心而论,对于一个俘虏而言,淳于瑞简直是把他奉为了上宾。

    这般殷勤备至的举动,反而让叶则心下更加警惕了几分。

    但是经过这两天的观察,他发觉淳于瑞似乎对自己并无恶意。

    淳于瑞非常忙碌,不过,他每日都会抽空到叶则所在的院落坐一坐。哪怕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叶则,他也能看上一个时辰之久。

    叶则常常会被淳于瑞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为了转移注意力,更为了套话,他开始试图与对方搭话。

    淳于瑞是个绝顶聪明之人,几次下来,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叶则是在不着痕迹地打探消息?他倒也不生气,反而还很享受与叶则交锋的滋味。

    只是他的口风实在很紧,叶则能够得到的讯息都是一些于他而言无关紧要的事情。

    叶则毫不气馁,依然拐着弯打听消息。两天下来,他倒是已经把登丘镇的坊间八卦听了个七七八八。

    ——也不知道淳于瑞为什么会关注这些琐屑的事情?

    这一日,叶则正无聊透顶地坐在院落内下棋。他用自己的左手和自己的右手下棋,可见已经无聊到了极点。

    他的心空落落的,像是随波逐流的无根浮萍,茫然不知何处归。

    这三年来,他时常忙得脚不沾地。病重之时尚能休憩几日,而一旦病愈,他就又开始忙东忙西。

    闲暇之时,叶则会与厉寒朔一起纵马奔腾,也会跟厉寒朔学习雕刻。

    他在两人的相处过程中,逐渐学会了怎样去表达爱意,完全不同于在以往的游戏世界中刻意用言行表露出来的虚假之爱。

    只要厉寒朔在他的身侧,他就永远不会觉得无聊。哪怕只是坐在桌案边各自处理军务,他也觉得格外安心。

    毫无疑问,他的心神已被厉寒朔所俘,并因为对方而情难自禁。

    叶则下棋的动作慢了下来,似乎是在发呆。

    院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听说瑞安亲王的棋艺比之棋圣柯先生也不遑多让。”淳于瑞的声音由远及近,他坐在了叶则对面,微微笑道:“还望瑞安亲王不吝赐教。”

    叶则回过神来,淡淡说道:“如果你不怕被我杀得片甲不留,就尽管来罢。”

    淳于瑞道:“好大的口气!”

    ——当然,半个时辰之后,他再也不敢说叶则是在吹嘘了。

    叶则一边与淳于瑞复盘,一边说道:“你有些急进了。”

    通过一个人下棋落子的方式,他可以轻易地推断出来这个人的性格心理、行事章法。

    淳于瑞沉默半晌,终于开口道:“我要走了。”

    他直直地看向叶则,对方一头墨发以白玉簪绾起,苍白清艳的面容像是一朵通透如玉的白色幽兰。

    ——如斯纤弱的身躯,却扛着保家卫国的重担。

    叶则的反应很是冷淡,仅仅“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淳于瑞好似被他刺激到了某一根神经,猛地伸手揪住他的衣襟将他拉到近前,逼视着他:“你很高兴?”

    叶则并未惊慌失措,只是似笑非笑地反问道:“难道我不该高兴?”

    维持了短短几天的和平假象终于被撕破了,露出下面狰狞的事实真相。

    淳于瑞冷声道:“你是我的心腹大患,我本来应该杀了你的!一旦你死了,厉寒朔八成也会疯掉,届时邺朝江山就是我琅琊国的囊中之物了。”

    叶则淡淡道:“可你不会杀我。”

    淳于瑞道:“我的确不会杀你,这世间若少了你,就少了许多趣味。你说,我怎么舍得杀你呢?”

    他的语气几乎能以“温柔”二字来形容,但叶则却平白觉得背后一冷。

    淳于瑞右手轻抚着叶则的脸颊,忽然问道:“你与厉寒朔的关系,恐怕不仅仅只是朋友之谊罢?”

    叶则默不作声地撇过头去,却被他强行捏住下颌,掰过脑袋来面对着他。

    淳于瑞也不期望得到他的回答,只是凝视着他的面容,说道:“这次我便放你一马,下次再见,就是你回报我的时候了。”

    叶则冷笑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果你落到我手上,我定会给你多上几对手铐脚镣。”

    淳于瑞浑不在意地笑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

    不欢而散之后,淳于瑞再没有踏进这个院落了。

    叶则已从淳于瑞的话中推测出厉寒朔即将到来,那么,他应该是在筹备离开登丘镇的事宜。

    又是两日过后,天高气爽,旭日初升。

    叶则正站在院落内的游桑树下,欣赏枝头盛开的游桑花。

    虽说他看不见游桑花的外形,也不知道它是什么颜色、是何种姿态,但这并不妨碍他赏花。

    眼盲之人总有特别的方法来“看”这个世界,与常人不同的只是他们“看”事物的角度而已。

    突然,叶则听到院落外传来了久违的喧嚣之声。

    那声音他常常会在军营里面听到,那是马儿踏着铁蹄的声音,以及将士们的兵戈划破空气的声音。

    “嘭——”地一声,紧闭的院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紧接着,叶则就听到了厉寒朔那熟悉的声音,“阿则!”

    他回首微微一笑,“寒朔。”

    游桑花落了几片鲜艳的花瓣,悠悠然飞旋而下,点缀在了他的发间。

    他看着厉寒朔的目光含着缱绻柔和的笑意,令人一瞧便失了神魂,恍若要醉倒在他的眸光中,再不复清醒。

    厉寒朔心神俱颤,疾步走到叶则身前,长臂一伸一把将他揽抱在了怀中。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叶则回抱住厉寒朔,他的两只手腕依然被铁镣紧锁着,一动就会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厉寒朔注意到了他的不便,松开了怀抱,紧皱着眉将他的双手拿到眼前仔细查看。

    “报——元帅,末将在房梁上找到了这把钥匙!”

    在厉寒朔走进院落之时,紧随其后的还有尖刀营的数十位将士。

    这些将士们早已练就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神功,他们业务熟练地无视了正搂抱在一起的厉寒朔和叶则,径自开始搜查整个院落。

    厉寒朔接过将士手中的钥匙,试着去开叶则腕上的铁镣。

    钥匙孔依然还在,淳于瑞并没有用铁水将之浇铸封死。

    “咔嚓——”一声,铁镣打开了。

    厉寒朔将铁镣扔到一边,而后细细察看起了叶则的手腕。他的手腕被铁镣磨得通红破皮、淤青累累,这些伤痕在白皙如玉的肌肤上看起来显得格外可怖。

    叶则感觉到腕上一轻,随后一只温暖的大手开始轻柔地按摩他腕上的淤痕。

    他纤长的眉毛轻轻皱起,有些迟疑地问:“……寒朔,我怎么觉得你的手触感变了?”

    厉寒朔动作一顿,试探似的说道:“可能是因为一段时间没有碰你,所以我手上的茧子有什么变化你也没法及时了解。”

    叶则竟然无言以对:“……”

    他觉得厉寒朔身上有淡淡的违和感,此刻,他明明就在自己日思夜想的爱人怀中,可是他依然没有安下心来。

    ——难道……他又要移情别恋了?可是他一想到厉寒朔,就觉得情丝缠绵,那种由内而发的欢愉之情是骗不了人的。

    厉寒朔不知道怀中之人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牵过他的手,带着他缓步离开了这个院落。

    此次厉寒朔带来的将士都是尖刀营的骑兵,脚程很快。

    数十个将士下马搜查整座宅邸,另有数十个则等候在外面看守马匹,静候指令。

    疾光也等在外面,它有些焦躁地踢了踢腿,喷着响鼻,在原地踱来踱去。

    叶则走上前一边动作轻缓地抚摸着它的鬃毛,一边侧过头问厉寒朔:“赤霄呢?”

    厉寒朔沉默了一下,说道:“我把它安葬了,你放心罢。”

    良久,叶则低低“嗯”了一声,情绪有些低落。

    厉寒朔见不得他目露忧愁,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说道:“我会为你找来更好的马儿。”

    叶则微微一怔,他觉得厉寒朔轻抚他脸颊的时候,给他的感觉像是另一个人。

    他压下心底的疑惑,说道:“疾光好像有些不开心。”

    厉寒朔答道:“大概是几天没有见到赤霄,所以想它了罢。”

    叶则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将士们整装待发。

    厉寒朔翻身上马,但反常的是,疾光竟然高高地抬起前蹄,嘶鸣一声,险些将他甩了下去。

    叶则急道:“你没事罢?”

    “无事。”

    厉寒朔压制住疾光,待它安静下来后,他才伸手将叶则拉了上来。

    叶则纤细的身体犹如嵌在了厉寒朔的怀中,他眼睫半垂,脑中却思量着——动物的直觉总是出人意料地敏锐,为什么疾光会突然拒绝厉寒朔接近它呢?

    厉寒朔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回到苍澜城的第三天,叶则心里的疑团不断扩大,他觉得厉寒朔非常不对劲——厉寒朔竟然变得正人君子起来了!

    以往厉寒朔总是借机揩油,脸皮之厚堪比城墙。

    久而久之,叶则也习惯了时不时被他摸两把、亲一下。

    现在厉寒朔这般正经自律,他反倒觉得若有所失。

    ——天知道当叶则察觉到自己心里的想法时,他有多想一锤砸晕自己。

    除此之外,叶则发现他与厉寒朔相处的时间大大减少了——厉寒朔似乎是在躲避他。

    叶则暗自猜测,莫非他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无论如何,叶则是不打算坐以待毙了。他今晚一定要好好来个三堂会审,不能再让厉寒朔蒙混过关。

    而且,他急需验证自己心里的猜想——这个“厉寒朔”,究竟是不是冒名顶替的家伙?

    厉寒朔回到寝屋的时候,夜已深了。

    叶则正单手支着下巴端坐在桌边,他微阖着眼眸,清艳的面容被金红色的烛火染上了暖意。他冷清的眉目尽显柔和,能让百炼钢都化为绕指柔。

    厉寒朔站在门口看了他半晌,直到他睁开眼睛看过来,才开口问道:“怎么不回寝屋睡觉?”

    叶则淡淡说道:“我在等你。”

    厉寒朔一怔,“……等我作甚?”

    叶则站起身,不言不语地走上前去。他抬手把厉寒朔从门口揪进来的同时,伸脚一踢就把大门阖上了。

    “寒朔,我好想你……”叶则说这句话的时候,粗暴的动作与温柔的语气截然相反——他将厉寒朔直接摁在了门上!

    厉寒朔双目圆睁,满脸的难以置信,“阿……阿则,你是不是喝酒了?”

    除了酒醉,他再想不到为什么一向禁·欲冷清的叶则会变得这般……狂野?

    叶则轻声笑道:“我没有喝酒。”

    他的双手抚摸着厉寒朔的眉眼唇鼻,动作轻柔得像是绵绵细雨。

    ——没有易容的痕迹!

    叶则仍不甘心,他飞快地解开了厉寒朔的腰带,右手悄然钻进了对方的衣袍内。他微带凉意的指尖在厉寒朔的身上尽情地点火,甚至还摸到了对方肌肉紧实的背部。

    ——骨龄也完全对上了!

    厉寒朔似乎有些意乱情迷了,他难以自抑地紧抱着叶则,双手从对方清瘦的脊背一路往下摸去。

    最后,他的手停在了叶则的腰臀之间。

    他声音沙哑地问:“阿则,你爱我吗?”

    叶则抬眼望着他,微微笑道:“我爱你,寒朔。”

    厉寒朔动作一僵,目中神色复杂,似是有妒火在烧,也像是恨意连绵。

    叶则的手已经探到了他的心口,这个位置十分危险,不过他并没有多做停留。

    虽然掌下的这个人极力掩饰,但叶则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对方的紧张不安。

    他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想——这个人根本不是厉寒朔!他是淳于瑞!

    叶则几乎想要立刻伸手剜去对方的心脏,就像他之前拿着碎瓷片毫不犹豫地刺向对方的心口时一样!

    但他不能打草惊蛇,他需要忍耐!

    感觉到淳于瑞的手正在抚摸自己腰部,并有往下发展的趋势,叶则几欲作呕。

    就在此时,计都的声音自外面响起。

    “殿下!帝都来信,是陛下的。”

    这是叶则预先留下的一条退路,无论试探的最终结果如何,他都不会有什么损失。

    如果眼前这人是厉寒朔,那也无妨,反正厉寒朔也不是第一次被他撩拨得难耐不已却只能死死憋着。

    如果眼前这人不是厉寒朔,那么他恰好能够全身而退。

    叶则扬声道:“本殿知道了。”

    他推开淳于瑞,拔脚往外走去。

    淳于瑞背靠着大门,呼吸急促道:“阿则……”

    叶则简直想要送他一双白眼,这家伙怎么这么自来熟?

    他回头对着淳于瑞笑了两声,说:“寒朔,你自己解决吧。”

    淳于瑞:“……”

    莫名地,淳于瑞觉得他的笑容充满了恶意。

    ——这是错觉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声随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声随其并收藏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