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 > 第66章 【第五章 :九岳山论剑】

第66章 【第五章 :九岳山论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海佛门是藏在临海深山的古刹,山中绿树常青,一眼望去,满目皆是苍翠之色。

    叶则下山的时候正值旭日初升之际,日光破开白色的雾霭,洒在了绵延不绝的山林间。

    他缓步走在光影斑斓的青石板小路上,听着松涛阵阵,心绪安宁平和。

    走到山脚下,叶则回首望去。

    隐约可以看见依山而建的寺庙那青灰的屋瓦、浅黄的石墙,悠远而深沉的钟声响起,如同直击人心的佛音。

    叶则垂首宣了一声佛号,这才背着藏心剑继续向前走去。

    傍晚之时,叶则抵达了最近的一座城镇——春城。

    他下山之前道嵩僧人给了他一些碎散的银钱,此时倒不至于流落街头。

    叶则走进一间客栈,里面人声嘈杂,既有普通百姓,也有江湖中人。

    他先到柜台向客栈老板要了一间客房,而后才在近旁的一张桌边落座。

    桌上一层滑腻的油脂让叶则不由蹙起了眉头,但在斗笠的遮掩下,旁人却是毫无所觉。

    小二拿着一张抹布上来,一边擦桌子一边询问:“这位客官,您要吃点什么?”

    叶则不疾不徐地道:“三道素菜、一碗白粥即可。”

    他说话的语调非常平和,像是在念诵经文。

    不一会儿,小二就将东西端到桌上摆好了。

    叶则撩开帷帽开始用餐,他眉眼低垂,清艳至极的容色却不减半分。他本就气质疏冷,端坐于桌边的时候自有一种雍容气度,令他仿佛鹤立鸡群。

    然而等他露出了那张叫人神魂颠倒的面容之后,却没有人敢再多看他一眼。因为在他的面前,少有人不会感到自惭形秽。

    片刻的寂静之后,客栈内的众人又开始高谈阔论。

    “中陆九岳剑宗又要召开论剑大会了,却不知这回谁会拔得头筹?”

    论剑大会是中陆九岳剑宗每隔五年就会举办一次的盛事,届时参加论剑大会的江湖豪侠都会以剑会友。

    不过,近些年来青年才俊辈出,论剑大会也成了青年一辈相互切磋比试的平台。

    “应当是破月剑范云羲少侠罢?他是九岳剑宗宗主的长子,又颇得九岳剑法的精髓,江湖上没几个年轻人能及得上他。”

    “这可不一定!要我说啊,还是天霜剑上官雪更胜一筹。”

    “上官雪?”听到这个名字,周遭人纷纷嗤笑出声,“一个小丫头片子,也敢参加论剑大会?”

    “她虽然是一介女流之辈,却比许多男儿都强上几分。你们若是见过她的天霜剑,定会心服口服。”

    “哦?这么说来,你见过了?她是不是如传闻中一样,生得青面獠牙、膀大腰圆,丑得叫人不忍直视?”

    “恰恰相反,她的容貌恐怕比武林第一美人儿江岚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众人讨论了一会儿“天霜剑上官雪”,话题不知不觉便又转了方向。

    “听说那天魔教教主池天汉被他的徒弟拉下了马。”

    叶则一直默不作声地关注着这些江湖人的动静,听到这话,他夹菜的动作不由顿了一下。

    有人嗤笑一声,“果然是魔教中人,分毫不懂得尊师重道。”

    “听说新任天魔教教主名唤池韶司,自他尚在襁褓之时,就被池天汉抱养了。”

    闻言,有人哈哈大笑道:“池天汉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他决计想不到自己竟会养了个不懂得知恩图报的白眼狼!”

    叶则眉心微微一皱,此时他已用餐完毕,便放下了帷帽,径自上楼进了客房。

    他取下斗笠,将背后的藏心剑拿到身前来。

    长剑出鞘,如一泓凛凛秋水,明亮的剑身上映出他清艳的眉目。

    叶则拿着巾帕开始擦拭剑身,他的动作缓慢珍重,神色十分沉静,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他决定去参加中陆九岳剑宗的论剑大会。

    *****

    翌日清晨,叶则在春城买了一匹马就踏上了前往中陆九岳剑宗的道路。

    风尘仆仆地赶了一个多月的路,他才抵达了距离九岳剑宗最近的一座城镇——尚方城。

    此时尚方城中的客栈大多都已人满为患,前来参加论剑大会的江湖人数不胜数。

    叶则牵着马匹在街道上走了许久,才找到了一间尚有空房的客栈。

    他刚刚订好一间房,正打算离开柜台,就听见旁边一个青年哀嚎道:“什么?只剩下一间房了?”

    老板是个不懂武功的普通人,得罪不起江湖人,忙赔着笑说:“这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小店客房少,如今的确只剩一间了。”

    一个冷冰冰的女声忽然说道:“老板,最后一间我要了。”

    “喂!”青年的语气有些难以置信,“那我怎么办?上官雪,我们好歹也一路同行数十天了,你不能这么无情。”

    上官雪没有理会他,付了钱款就要径自上楼。

    叶则有些好奇所谓的“天霜剑上官雪”到底是什么模样,便转头看去。

    隔着黑色的纱质帷帽,他看到了一张英气美丽却冷冰冰的面孔。

    上官雪的眉形并非时下女子青睐的柳叶眉,也不是细长舒扬的远山眉。她的眉眼都带着一股锋锐的剑意,叫人不敢逼视。

    叶则没有见过武林第一美人儿江岚,但他觉得上官雪已是世间难得的美人儿,一个带刺的冰美人儿。

    上官雪的身后跟着一个垂头丧气的青年,他面容俊朗、身材高大,本该是一个走马章台的公子哥儿,但是站在高挑清冷的上官雪身后,他反倒被比成了小厮。

    叶则瞥到他背后的一杆红缨长·枪,又仔细看了一下他的眉眼,嘴角不禁微微一弯。

    ——人生何处不相逢?

    叶则转身垂首宣了一声佛号,淡淡说道:“阿弥陀佛,施主若不介意,可与贫僧同住一间客房。”

    青年忙抬头看向他,“不介意!当然不介意!多谢大师!”

    住宿的问题解决了,两人一前一后走向客房的路上,青年笑道:“我叫穆珩阳,大师你的法号是什么?”

    叶则微微笑道:“贫僧法号‘印溪’。”

    “印溪?”穆珩阳赞道:“印溪是个好名字啊……”

    他脚步一顿,浓眉忽然一拧,语气由惊疑不定转为喜不自胜:“不对……印溪……印溪!竟然是你?你竟是印溪?”

    叶则非常淡定地回道:“嗯,好久不见,珩阳。”

    穆珩阳郎笑道:“你早就认出我了罢?”

    叶则“嗯”了一声,推开客房大门,率先走了进去。

    穆珩阳看到他背后那柄乌鞘长剑,不由开口问道:“你是来参加论剑大会的?”

    叶则道:“是,你呢?”

    穆珩阳道:“我是出来历练的,半途碰到了上官雪,便与她同行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叶则看着窗外的暮色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们下去用饭罢。”

    穆珩阳点点头,“好,那我去叫上官雪出来。”

    他走到上官雪的客房门前,刚刚抬起手还没敲门,下一刻木门就打开了。

    开门的是上官雪,她身负长剑,面容依旧冷若冰霜。她对穆珩阳微微颔首致意,便迈步从他身侧走了过去。

    穆珩阳似乎也习惯了她的寡言少语,拔脚就跟了上去。

    叶则心里暗自好笑,觉得这一幕有点像高冷的女主人正带着自家宠物狗遛弯儿。

    三人在楼下一张空桌边落座之后,上官雪就抬眼看向了戴着斗笠的叶则。

    她盯着他看了许久,直到穆珩阳怀疑她是不是想要干架的时候,才开口说道:“你是个剑客。”

    叶则看到上官雪眼中浓厚的战意,饶有兴味地说:“何以见得?”

    上官雪抿了抿嘴唇,回道:“直觉。”

    直觉是个玄乎的东西,很多江湖人在面临危险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直觉,只是准不准的问题罢了。有些人的直觉准得可怕,那是因为他们的敏锐、经验已经让他们在潜意识中有了决断。

    叶则不置可否地弯了弯嘴角,“你想与我一战,而我,也正有此意。”

    上官雪握紧了剑柄,问道:“那还等什么?”

    叶则摇了摇头,“你不想知道,我为何愿意与你一战吗?”

    上官雪冷嗤一声,“愿意?江湖上有很多用剑者都不愿意与我一战,只因我是个女流之辈。”她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继续说道:“无论是看人品、看资质、还是看实力,他们都不配被称为剑客!所以,他们终究还是败在了我手中。”

    叶则说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巾帼何须让须眉?我之所以愿意与你一战,只因你是一个剑客。”

    穆珩阳点头道:“印溪说的是,你比男子更强三分。”

    上官雪神色稍霁,她思索了一下,说道:“再过两日,论剑大会就要开始了。不如等论剑大会结束了,你我再另行约战?”

    叶则颔首道:“如此甚好。”

    *****

    次日,叶则、穆珩阳与上官雪三人一起登上九岳剑宗的主峰九岳山报名抽签。

    每个签号各有两支竹签,而叶则抽到的签号是“玖”,也就是说他会与抽到同样签号的人对决。

    穆珩阳只是来观战的,所以他并没有抽签。

    三人参观了一下搭建在九岳剑宗主峰上的论剑擂台,便各自回到了九岳剑宗为他们安排的住处。

    论剑大会开始的第一天,擂台旁边的告示栏上才贴出了每个签号对应的两个参赛者以及他们的师门。

    上官雪抽到的签号是“柒”,比赛次序在叶则前面。她的对手实力显然远不如她,被她一招轻松取胜。

    叶则的对手是个小有名气的年轻剑客,但可惜的是,他在叶则手下也没有撑过三招。

    然而最令人畏惧的是,叶则根本就没有拔出藏心剑,他只是随手捡了根树枝作为剑刃,但他手中灌了真气的树枝却锋锐得堪比真正的刀剑。

    他对内力真气的掌控能力之强,由此可见一斑。

    论剑大会一开始的时候就像是大浪淘沙,将劣质的筛除,只余留下实力强大的剑客。

    当然,也有一些出色的剑客在最开始的时候就不幸碰到了实力相当的对手,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败”,败者也只能抱憾而归了。

    论剑大会第九天,叶则抽到的签号是“捌”,上官雪的签号是“陆”。

    上官雪的对手是九岳剑宗的破月剑范云羲。

    两人都是青年剑客中的佼佼者,一个是九岳剑法的传承者,一个却连师从何人都无人知晓。

    但谁也说不清这两人到底谁更强一些,于是这场比赛就变得悬念重重起来。

    尚方城里的赌坊已经将两人的胜负作为一场赌局,显而易见,压范云羲赢的人要更多一些。

    穆珩阳得知此事之后,当天就下山跑到尚方城的赌坊里去压上官雪赢。他是西山穆家堡的少堡主,口袋里面自然不会缺钱。

    当然,这件事情只有他和叶则知道,上官雪却是完全不知情。

    比赛当日,艳阳高照,天空万里无云。

    擂台上的两人并没有立刻拔剑出鞘,相视良久才郑重地行了一礼。

    穆珩阳皱着眉说:“有什么好看的?”

    叶则专心致志地看着台上,没有理会他。

    行礼过后,上官雪率先开口道:“此剑名为‘天霜剑’,剑锋三尺四寸,净重六斤七两。”

    范云羲脸上笑意温文尔雅,他就像是一座静默的高山,也像是一块温润的白玉。

    “此剑名为‘破月剑’,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两。”

    两人相视一笑,紧接着,台上忽然闪过一片剑光。

    原来在这电光火石般的一刹那间,两人就已交手数十招!

    穆珩阳呆愣愣地看着擂台上的打斗,喃喃自语道:“原来……她竟也会笑……”

    他的三魂七魄似乎都被上官雪那一抹转瞬即逝的笑容夺去了,根本无心去认真观看这场万人瞩目的比赛。

    范云羲提气纵飞,身影已如鬼魅般出现在上官雪身前。

    他一剑刺出,冷锐的剑芒犹如破开了重重迷雾,令人避无可避!

    台下九岳剑宗的弟子低喊道:“是‘云破月出’!这是大师兄最得意的招式之一!”

    众人皆以为上官雪败局已定,但她只是向后一仰,险而又险却也巧妙至极地避过了剑势。她旋身一转,手上的天霜剑已劈向了范云羲,犹如回风舞雪。

    这个预想不到的结果惊呆了众人,但比赛还在继续,他们只得压抑住激动的心情,继续屏息凝神观看比赛。

    九岳剑宗的宗主范千里也在观看这场比赛,但他并没有和众人一样围聚在擂台之下,而是在距离擂台不远的高楼上俯瞰着这一切。

    与他同在高楼上的还有几位九岳剑宗的长老,以及其他剑派的掌门人。

    “这个小丫头的剑法,令我有一种似是故人来的感觉……”九岳剑宗的一个长老说道。

    范千里收回视线,淡淡说道:“云羲要输了。”

    几位长老皆惊愕道:“怎么会呢?”

    范云羲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他的资质万中无一,又十分勤快,怎么会输给一个十八岁的小丫头片子?

    不远处的擂台上传来唱喝之声:“上官雪胜!”

    ——范云羲输了。

    *****

    上官雪虽然胜了,却是惨胜。

    她走下擂台之后,穆珩阳正要向她道喜,就被她嘴角溢出的血线吓了一大跳。

    他急忙问道:“你受伤了?疼不疼?伤在哪了?”

    上官雪摆了摆手,说道:“无妨。”

    叶则道了声“失礼了”,就将手指搭在了上官雪的腕上。

    “内力耗尽,剑势反噬……”他皱了皱眉,说道:“恕我直言,你修习的内功似乎太过刚烈,并不适合女子。”

    上官雪神色如常地掏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一枚通透如玉的丸药吞服下去,才回答道:“我修习的内功的确更适合男子,但我师父这一生只有我一个传人。我若不修习他的内功剑法,百年之后,他这一生的心血就要埋葬在一抔黄土之中了。不过,我还是要多谢你的劝诫。”

    此时,擂台上的第七场对决已经开始了。

    “没关系,你……”

    叶则一边与上官雪说话,一边抬眼看了一下台上的两个剑客。但只一眼,他就再无法移开视线,他像是突然被人点了哑穴,发不出半点声音。

    在他清澈幽亮的桃花眼中,映出了一个身穿玄色劲装的修长人影。

    上官雪听到他话说了一半却再没有动静,不由疑惑地看向他,继而又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那是司无崖,你没有看过他的比赛,这实在是一大憾事。我原以为他只是个无名小卒罢了,没想到他竟能击败青萍剑路遥。”

    青萍剑路遥年已二十七,颇负盛名,就连上官雪也不敢肯定自己能赢过他。

    叶则说道:“他没有拔剑。”

    司无崖背后有一把被白布裹住的长剑,而他手中却握着一把再寻常不过的黑铁长剑。

    但是没有人敢说他是目中无人,这样说的人早在见识过了他前面几场比赛之后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上官雪点点头,颇为神往地说道:“不知谁才能让他拔剑。”

    司无崖的比赛可以说是毫无看点,因为这场比赛实在结束得太快了。他的剑法没有展露分毫,众人甚至都没看清他究竟是如何起势的,比赛就已经结束了。

    并非是他的对手太弱,而是他太强了!他的强大,已让他的对手渺小如蝼蚁一般。

    司无崖跃下擂台之前,若有所觉地回头望了一眼,看见了一个戴着斗笠的僧人。他知道那是来自南海佛门的印溪僧人,一个在论剑大会上还没有拔剑出鞘的僧人。

    隔着黑色的纱质帷帽,两人视线相交,一瞬后又匆匆错开。

    脑海中回想着司无崖那一双幽黑的眼睛,叶则忽然说道:“论剑大会上,如果有人能让他拔剑,那个人必定是……”

    上官雪问道:“是谁?”

    叶则淡淡笑道:“除我之外,别无他人。”

    穆珩阳脱口而出道:“如果有人能让你拔剑,那个人也一定非他莫属。”

    上官雪思索片刻,说道:“此言极是。”

    此时的他们都没有想到,验证他们所言非虚的一战会来得这么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声随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声随其并收藏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