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 > 第83章 【第二十二章 :暗潮汹涌间】

第83章 【第二十二章 :暗潮汹涌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池韶司身体底子好,当日傍晚,这场突如其来的温病就好得七七八八了。

    虽则如此,在叶则的强烈反对下,他还是没有离开寝屋去书房处理教务。

    这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模样要是被天魔教教众看到,只怕会当场哭晕。

    叶则坐在桌案前翻阅书籍的时候,池韶司不甘寂寞地走到他身后,将下巴搁在他肩膀上闷声说道:“阿则,我好无聊。”

    “看出来了,”叶则头也不回地说:“要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吗?”

    他的调侃没让池韶司感到丝毫羞窘,反而很是坦然地接受了:“好啊好啊。”

    池韶司从后面搂住叶则纤细的腰肢,亲昵地用鼻尖蹭了蹭他颈侧的肌肤,然后顺嘴咬了一下。

    “唔!”叶则紧锁眉头,侧过脸怒视着他,“你是狗吗?”

    “你说是就是吧。”脸皮厚如城墙的池韶司一脸愉快地笑道:“据说狗会撒尿圈地盘,我这应该算是盖印章圈地盘。”

    叶则一巴掌糊到他脸上,拉开了两人的距离,面无表情道:“去榻上乖乖躺好。”

    池韶司顺从了他的指令,躺在床榻上眼巴巴地看着叶则,看起来像只等待主人抚摸的大型犬一样温顺。

    叶则嘴角不由微微翘起,随手抽了一本游记,坐到床榻边开始给幼龄化的池韶司讲睡前故事。

    他的声线清冽得像是淙淙溪流,温柔地淌过了池韶司躁动的心田,所有不安的情绪都被慢慢抚平。

    没过一会儿,难得显出病弱之态的魔教教主就沉入了梦乡。

    叶则见状便阖上书籍,正要起身把手中的游记归置原位,却发现有一只手正紧紧捏着自己的衣袖。

    他不禁失笑,索性坐在凳子上,安静地端详起了池韶司的睡颜。面目轮廓深邃、线条冷峻,眉骨锋锐,鼻梁英挺,薄唇性·感——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仔细看来,萧远、贺梓轩、厉寒朔以及池韶司这四个男人的眉目或多或少都有些相似之处,就连性格也如出一辙。

    “……你到底是谁呢?”

    叶则不由低喃出声,他想起了自己在帕拉斯星上得到的那张照片。

    照片上与萧远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究竟是谁?

    他飘忽的视线重新回到池韶司的脸上,便看到这个一向恣意狂妄的魔教教主眉峰紧蹙,嘴唇微微翕动,似乎是在说梦话。

    ——在说什么呢?

    叶则仔细辨别,听到他说:“……不,别离开我……不要……求……求你……”

    ——求求你,带我离开!

    是谁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炸响,如此卑微地恳求着一个肯定的答复?

    叶则用力按住额头,脑袋痛得像是要裂开了。他死命咬住嘴唇,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生怕吵醒了池韶司。

    ——好疼啊!为什么这么疼?为什么要离开我?

    ——为什么?为什么?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痛苦的叫声再也压抑不住,叶则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撞倒了身后的凳子,也惊醒了睡着的池韶司。

    “阿则?你怎么了?”池韶司连忙掀开被子下床,伸手去扶被疼痛折磨得已经跪坐在地上的叶则。

    “啪——”地一声,叶则用力挥开了他的手。

    无形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随着这清脆的声响碎裂了。

    池韶司微微一怔,随即半跪在叶则身前,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问道:“头疼吗?”

    叶则恍若未闻地阖着眼眸,额上冷汗涔涔,单薄的胸膛随着他粗重的喘息剧烈起伏。

    他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五指插·进黑发中,用力得连指骨都微微泛白。

    没有得到回应的池韶司垂眸望去,看到叶则嘴唇都被咬破了,鲜血淋漓的样子让他心疼得不得了。

    “别咬了,”池韶司抬手捏住叶则的下颌,强迫对方张开嘴巴,然后把自己的食指、中指并拢在一起隔在了叶则的两排牙齿之间,让他无法咬合,“我知道你不想大喊大叫吵醒我,可是你这样……我难道不会心疼吗?”

    叶则显然已经痛到了极点,忍耐不住地咬着他的手指,鲜红的血液从伤口流出。

    脑袋里面像是有万千虫蚁在横冲直撞,也像是有人拿着棍子在翻搅!每一根神经都在战栗,每一个细胞都在哀嚎!

    “疼……啊啊啊!我好疼啊……萧远……萧远……”

    他嘴里无意识地哭喊着,一直在念叨着同一个名字。不是池韶司的名字,而是一个前所未闻的姓名。

    池韶司抿紧了嘴唇,目光暗沉地看着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的叶则。

    他按捺住狠狠质问对方的冲动,温柔地安慰道:“阿则,别怕,我在你身边。乖……乖一点,不疼了……不疼了……”

    良久之后,叶则咬住嘴里手指的力道松了下来。浑身脱力的他一头栽进了池韶司怀里,失神的双眼半阖着。

    他缓慢地眨了眨眼睛,眼里朦胧的水光化作泪水滴了下来,混在了脸上的泪痕中。

    满嘴的血腥味让叶则下意识地抬头看去,气喘吁吁地问道:“阿司,你的手……唔嗯!”

    嘴唇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攫住,恶狠狠地吮·吸吻咬着,唇瓣上的伤口也在隐隐作痛。

    叶则有些喘不过气地张开嘴,还没问完就被凶神恶煞的池韶司乘隙而入了。

    “怎么突然……啊……”

    火热的舌头用力扫荡着他的口腔,带着横扫千军的气势,像是要把他的舌头绞断一样。

    池韶司将自己的一腔愤懑疼惜都倾注在了这一吻中,等他发泄完毕,才发现叶则已经晕过去了。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抱起叶则放到床榻上。

    给叶则盖好被子之后,池韶司拿起先前叶则用来给他降温的巾帕浸水绞干,而后动作轻柔地擦干了对方脸上的泪痕。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俯身在叶则的唇上温柔地辗转碾磨,目光脆弱得像是一触即碎的水月镜花。

    半晌后,池韶司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叶则的嘴唇,目光暗沉地看着他沉静的睡颜。

    “……在你眼里,我到底是谁呢?”

    *****

    东湖,水云宫内——

    “岂有此理!”一袭杏黄色宫装的中年美妇愤怒地一掌拍碎了木桌,破口大骂道:“天魔教欺人太甚!真当我水云宫无人吗?”

    江岚跪在地上,满脸泪痕,任由四溅的木屑划伤了女子最为珍爱的花容月貌。

    “还请师祖为我做主!”她伏身叩首,声音颤抖着乞求。

    江清秋平复了急促的呼吸,冷着面容问道:“你方才说……天魔教那池韶司身上的刺青与水云宫宫主印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江岚语气坚定:“是,师祖。”

    江清秋微微眯起眼睛,冷笑道:“原来如此!阿岚,你且站起来。”

    听到她稍有和缓的语气,江岚心下大定,撑着酸麻的双腿站了起来。

    江清秋问道:“你可知道,宫主之印上的图案是什么?”

    江岚摇了摇头,疑惑不解地看向她。

    “你是未来的宫主,告诉你也无妨。那是……”江清秋顿了顿,望着虚空说道:“能够打开剑圣藏宝之地的钥匙。”

    江岚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剑圣……藏宝之地?”

    江清秋笑了笑,说道:“没错,剑圣莫长歌。数百年前,宗祖江梧月与剑圣莫长歌结为连理,育有两女。长女名为莫离,幼女名为莫忘。后来因为剑圣一心追求剑诀极致,忽略了妻女,宗祖便与他和离,带着两个女儿来到东湖一带创建了水云宫。剑圣在破碎虚空之前,曾将一块海洋玉髓送到水云宫中,并附上书信一封,言明这块玉髓是开启藏宝之地的钥匙。可是宗祖恨极了他,便将藏宝之地的地图毁去了,只留下了一块海洋玉髓作为江家代代相传的宝物。”

    “竟有这样的事情?”江岚被这段信息量庞大的话震惊了,半晌又追问道:“既然如此,宫主印上会有这个图案自是情有可原,可是池韶司身上怎么会……”

    江清秋皱了皱眉,说道:“宗祖长女莫离后来改名叫做‘江莫离’,继承了水云宫。她的夫婿是招赘得来的,甚至后来她这一脉的长女都是招赘得婿,诞下的长女便成为内定的继承人,而海洋玉髓也只会传给继承人。所以,这个图案万万不可能是从水云宫的这一脉流出的。”

    江岚迟疑地问道:“莫非是……凰山城莫家?”

    江清秋点了点头,“极有可能。据说当年莫忘远嫁到北地的时候,宗祖为了让她能够自由调动水云宫的势力,便刻了一个与宫主印一模一样的印章作为嫁妆。莫忘生了两对儿女,因她并未随母改姓,其中剑道天赋异禀的幼子便继承了‘莫’姓,这一支就是现今的凰山城莫家。而她的幼女则跟着一个苗人私奔出逃了,这件事情闹得很大,所以《水云宫志载》中也有记录。至于其他后人,我就不甚清楚了。”

    江岚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如此说来,天魔教的确极有可能是从莫忘这一支得到图案的。”

    江清秋“嗯”了一声,说道:“世人都不知晓水云宫与剑圣莫长歌的关系,皆因宗祖当年不愿与之有分毫牵扯。阿岚,今日之事你听过就罢了,莫要传到他人耳中。你可明白了?”

    话音一落,她的身上爆发出了极为强悍的气势,令人忍不住想要臣服在她的脚下。

    江岚心中一震,微微颔首道:“是,阿岚谨遵师祖之令!”

    ——这就是有望破碎虚空的修炼者,无需依靠外物便能叫人肝胆俱碎!

    江清秋露出微笑,说道:“好孩子……天魔教竟敢如此欺辱于你,本宫绝不会善罢甘休!打压魔教本就是我等分内职责,不过,单凭一个水云宫很难撼动天魔教的根基。”

    她的神色看起来不像是畏缩不前,反倒是胜券在握的模样。

    江岚不禁问道:“不知师祖有何妙计?”

    江清秋唇边的笑容带着冷意讥嘲,“若是正道人士能够齐心协力杀上明尊峰,区区一个天魔教又有何惧?阿岚,狗都能为了一块肉骨头撕咬起来。如果叫人知道天魔教藏有剑圣藏宝图,何愁不能让各大门派对其群起而攻之?”

    江岚按在地面的双手微微颤抖,不是害怕,而是心情激动所致。

    她觉得自己仿佛已看到了池韶司和卢靖身首异处的模样,连忙叩首道:“师祖高明!多谢师祖为我出气!”

    江清秋脸上的表情恢复了温和,“阿岚,你出去罢。”

    “是,师祖。”

    江岚躬身行了一礼,退出了这座宫殿。

    殿内安静莫名,脉脉斜晖倾洒在江清秋的身上。她看起来风韵犹存,仍然美得动人,却仿佛在一息之间老了十岁。

    “素瑶,我的孩子……我的女儿……”她失魂落魄地低声喃喃着:“娘亲给你报仇了……”

    二十年前,她的女儿被池天汉亲手杀死!可是,那时候的江清秋只修炼到了《移花神功》的第十层,根本不敌已突破至《万魔策》第十九层的池天汉。

    仇恨的种子就此埋藏在了心底,成为了她不断突破壁障的助力,也在日复一日的怨恨中茁壮成长。

    江清秋望着自己孤零零的影子,心里忽觉有些茫然。

    大仇得报在望,可是冤仇了结之后呢?她该怎么办?继续修炼《移花神功》直至破碎虚空吗?

    水云宫这一脉的剑圣后人流传至今,只剩下她一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一旦她离开此世,传承就会断掉。

    江清秋叹了口气,一瞬间仿佛想到了什么,蓦然皱起了眉头。

    她干涸的心田注入了一股清泉,黯淡的目光也随之亮了起来。

    ——她还有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外孙尚未找到!

    ——那孩子一定还活着!

    *****

    斜阳欲坠,霞染碧空,地面上的皑皑白雪也映着暮色,仿佛融进了天穹。

    池韶司负手立在窗前,听着身后两大护法之一阳冰的汇报,眉心紧蹙。

    他平静的声音中喜怒难辨,“孟无痕被人救下了?”

    阳冰单膝跪在地上,垂首说道:“属下无能,在最后关头让他被上官雪和穆珩阳救走了。”

    “上官雪,穆珩阳……”池韶司眯起了眼睛,反身就是一记窝心脚,“没用的东西!”

    阳冰被他踹得口吐鲜血,脸上却没有丝毫怨怼之色,他伏身磕头道:“请教主责罚。”

    池韶司面无表情地说道:“滚去执刀堂罢。”

    阳冰道了一声“属下告退”,就踉踉跄跄地离开了书房。

    池韶司站在原地,心中杀意暴涨。

    ——早知今日,当初就该把这两个多管闲事的家伙杀掉!不过,现在动手的话,也算为时未晚。

    “殷律,”他唤了一声,径自吩咐道:“派人截杀上官雪和穆珩阳,务必要在他们进入北地之前。”

    门外有人应道:“属下领命。”

    凛冽冬风割面来,池韶司浑然不觉,直至皓月当空才活动了一下麻木的身体,离开了书房。

    他穿过蜿蜒的廊庑,无心欣赏沿途的雪景,满脑子都在想着叶则。

    前天傍晚,叶则晕过去后,池韶司一夜未眠。

    此后的两天,他一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叶则,索性装作教务繁忙的样子窝在了书房。

    但是,逃避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他也忍受不了这种想见却不能见的折磨。

    池韶司驻足在庭院内,望着灯火通明的寝屋,低声自语:“……阿则,我该拿你怎么办?”

    ——如果能够忘掉那些困扰着两人的事情,阿则就不会离开他了。

    ——如果阿则没有看到那间密室就好了……

    “没有看到?”池韶司忽然福至心灵,唇角微扬,露出了一抹诡谲的笑容,“阿则……原谅我。”

    “你傻站在那里做什么?”一道清冽的声音忽然传入耳中,他抬眼望去,一头黑色短碎发的叶则正赤足站在门口。

    ——原来……阿则的头发已经那么长了吗?

    池韶司有一瞬的恍惚,随即连忙上前几步,将叶则打横抱起,略带责备地说道:“怎么又不穿足衣?你这两天一直头疼,再着了凉岂不是雪上加霜?”

    叶则在他怀里浑不在意地笑道:“没关系的,你不用那么紧张。”

    屋门被池韶司用脚阖上,阻隔了外面的凛凛寒风,只余一室温暖。

    叶则乖乖坐在床榻上,在池韶司捉着自己赤·裸的足踝时,忽然伸手抚上了他的脸颊。

    温热的手掌轻轻摩挲着池韶司冰凉的肌肤,如同温润滑腻的暖玉。

    池韶司替叶则套上足衣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眼前这个浑然不知自己正在玩·火自·焚的青年。

    他声音微哑地问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叶则微微笑了起来,没有回答,猛然俯身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呼吸相闻的刹那,池韶司忍不住心跳加速,幽黑的眼睛里面隐含希冀。

    两人独处的时候,叶则总是克制而内敛,很少主动索吻,但每一次都能让池韶司欲罢不能。

    “你是不是……”叶则轻声问道:“在躲我?”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在头痛欲裂的时候喊出了“萧远”这个名字,只对那蚀骨的疼痛映像深刻,否则他一定不会问出这种答案昭然若揭的弱智问题。

    池韶司闭了闭眼睛,掩去了希望破灭后的失落。

    他微抬起下巴顺势吻了一下叶则,而后低下头一边继续为对方套足衣,一边回答道:“没有,我粘着你还来不及呢。你今天有没有乖乖吃药?”

    叶则有些心虚地移开了目光,干咳两声道:“阿司,你看我自小师从道嵩僧人,怎么说医术都要比天魔教里的大夫高明吧?依我看啊,这个药就不必……”

    他的声音在池韶司肃然的目光中越来越小,最后只能闭上了嘴。

    “嗯?”池韶司松开他的脚踝,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没什么。”

    叶则暗自腹诽了两句,在魔教教主无声的威胁下委委屈屈地妥协了。他在上一个游戏世界中的身份是病弱眼盲的亲王,把药当饭吃,以致于他现在十分痛恨吃药。

    池韶司看着叶则难得孩子气的模样,不由轻轻揉了揉他细软的黑发,低声哄道:“乖,我叫人准备了蜜饯,不会很苦的。”

    叶则朝他横了一眼,“知道了,别拿我当小孩子。”

    池韶司没有诚意地应道:“好,都听你的。”

    叶则:“……”

    ——这么明显的敷衍态度,当他还是那个眼盲的瑞安亲王吗?语气再温柔也不能改变本质!

    *****

    两人聊了一会儿,送药的仆役就敲响了门。

    池韶司打开门接过仆役端在手中的木制托盘,阖上门后,不动声色地从袖口掏出一个瓷瓶,将其中的粉末倒进了药盅搅匀。

    这一系列流畅完美的动作是在眨眼之间完成的,没有露出丝毫马脚。

    他收好瓷瓶,转身朝着叶则走去,微微笑道:“阿则,药来了。”

    叶则斜倚在床榻上,看着池韶司动作熟练地把药盅里的汤药倒进瓷碗,拿汤匙轻轻搅了几下,然后端着瓷碗准备一勺一勺地喂他。

    “……喂,”叶则嘴角抽了抽,说道:“我的手可没有残废。”

    池韶司似乎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但还是从善如流地把瓷碗和汤匙递给他,叮嘱道:“有点烫,你慢点喝。”

    叶则“嗯”了一声,舀起一勺汤药吹了吹,在池韶司的目光中喝下了第一口。

    汤药甫一入口,他就知道里面有问题。

    池韶司在旁紧盯着他,似是在催促他继续喝。

    ——是阿司下的药吗?真是个傻瓜啊……这种致人失去近些时日记忆的药物是他自己配置的,就算再神不知鬼不觉,也逃不过他敏锐的知觉。

    叶则恍若未觉地又喝下了一口汤药,甚至还因为药汁的苦涩而蹙起了眉心。

    ——如果忘掉密室的事情能让阿司有安全感,失忆又有什么关系呢?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失忆是什么呢?是遗忘所有的痛苦悲伤,埋葬曾经的甜蜜温存。

    也许……是比死亡还痛苦的事情!

    叶则机械性地喝着汤药,混乱不堪的脑海中蓦然响起了一道熟悉的电子音——

    【惩罚debuff启动!接下来的一刻钟内玩家的负面情绪将会持续增幅,且会影响到在此期间与玩家进行各方面接触的人。】

    大脑忽然疼得像要爆炸了,叶则意识到让他心有余悸的痛苦再次袭来!他忍耐地闭了闭眼睛,端着瓷碗的左手微微颤抖。

    池韶司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担忧地问道:“阿则,头又开始疼了吗?”

    “啪啦——”

    瓷碗碎裂的尖锐声音在寝屋内响起,叶则捂着嘴巴干呕了两下,泛着生理性泪水的眼睛死死盯着池韶司。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池韶司刚刚做了亏心事,不敢与他对视,只能干巴巴地说道:“阿则,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叶则冷笑一声,淡淡问道:“为什么要这么自以为是?为什么要抹除我的记忆?”

    知道事情已经败露,池韶司沉默半晌之后,抬手遮住了叶则的眼睛,“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阿则……我会忍不住的……”

    ——无法忍耐对方看着他的眼睛里面流露出厌恶憎恨,那一定比下十八层地狱还痛苦千百倍!

    叶则眨了眨眼睛,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掉出眼眶,濡湿了池韶司的掌心。

    ——可恶!可恶的游戏光脑!可恨的惩罚debuff!

    ——不要再说出那些无情残酷的话了!不要再说了!

    他不想再伤害池韶司了啊!

    池韶司见叶则气得都哭出来了,手忙脚乱地抱住他哄道:“阿则……别哭了,你别哭了!对不起,我不该擅自下药企图抹除你的记忆!对不起,对不起……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只要你别离开我……对不起……”

    叶则死咬着牙关,手脚并用地环抱住池韶司,像只八爪章鱼,勒在对方脖颈上的双臂甚至差点让魔教教主背过气去。

    他暗自忍耐了好一会儿,像是有人拿着锯子在来回切割大脑的痛感才渐渐消弭。

    耳边池韶司的道歉还在继续,念经似的一连串“对不起”让他不由轻笑出声。

    “没关系,”叶则的声音略微沙哑,虚弱得仿佛风一吹就散,“只要我还记得你就够了,其余的……忘了就忘了罢。”

    池韶司怔怔地望着叶则,鼻腔忽然一酸,艰难地问道:“我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吗?”

    叶则语带调侃地笑道:“嗯,感动得要哭了吗?”

    池韶司闷不吭声地抱紧了他,“如果我是你的……仇人之子,你会离开我吗?”

    叶则微微一愣,刚想开口说“不会”,却想到如果这不是在游戏世界,他还会这么无所谓吗?他忍不住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

    察觉到他的迟疑,池韶司目光一沉,“会的吧?”

    “你在想什么呢?”叶则回过神来,哭笑不得地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一开始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介意。可是……犯下罪孽的不是你啊,阿司,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池韶司听到他真挚的话语,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嘴里也开始没个正行,“我对自己很有信心,就是对你……”

    叶则:“……闭嘴。”

    池韶司乖乖闭上了嘴,但眉目间神采飞扬的模样丝毫不像是被训斥了一顿。

    叶则不由弯了弯嘴角,为了不让池韶司看到之后太过得意,他撇过头去说道:“阿司,对不起。”

    “嗯?”池韶司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叶则苦涩地笑道:“我说的话……让你很痛苦吧?但是,那个时候我控制不住……对不起。”

    “我们这是要互相忏悔吗?”池韶司忍俊不禁道:“阿则,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的错,你不需要向我道歉。”

    他将虚软无力的叶则轻轻推倒在了床榻上,双手撑在对方脸侧,缓缓开口道:“你这样纵容我,会让我变得更加贪心,想要索取更多……”

    “是吗?”叶则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没关系,那是我的错。反正,你想要的是我……”

    他似醉非醉的桃花眼温柔地望着身上的男人,目光如钩似火,看得池韶司整个人都战栗了起来。

    “是的,”池韶司声音低哑地说:“只有你,我想要的只有你。”

    他单手撑着身体,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抚上了叶则的脸颊,暧·昧地摩挲着。

    叶则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燥热的空气让他莫名觉得干渴。

    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目光迷离地说道:“阿司……抱我。”

    池韶司再也按捺不住,垂首吻住了不断诱·惑着他的绯色薄唇,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从交缠的唇舌间溢出。

    绮窗外寒夜迢迢,罗帐内风月正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声随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声随其并收藏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