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 > 第89章 【第二十八章 :瓮中捉鳖记】

第89章 【第二十八章 :瓮中捉鳖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则轻功极好,一路在东湖上踏波逐浪,不过须臾便抵达了湖心的玉衡岛。

    岛上的水云宫弟子们见到少主归来,纷纷屈身行礼。然而未及问安,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视野中。

    水云宫主殿外的长阶下,两列守门弟子肃穆地站着。

    殿门紧闭,想来是里面正有人在商讨要事。

    及至此刻,叶则嗡嗡作响的大脑才冷静了下来。他放缓脚步正要走上台阶,却被人给拦住了。

    “少主,宫主先前吩咐过,不许任何人擅闯主殿。”

    叶则垂首看她,这女子是水云宫护卫队的队长江凝紫,江湖人称“紫罗刹”。她一袭深紫衣裳,长眉斜飞,薄唇冷目,一看面貌便知不是好相与的人。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江凝紫如此行事,再正确不过。

    叶则无意刁难,便道:“既然如此,烦请队长通报一声。”

    江凝紫垂首恭谨道:“是。还请少主稍等片刻,属下这便去请示宫主。”

    叶则站在阶下,身子笔挺颀秀,如劲松苍竹。他心不在焉地看着石阶两旁栩栩如生的莲花纹样雕栏,思索着该怎么开口询问江清秋。

    不过一会儿,江凝紫折返回来了。

    “少主,宫主有请。”

    叶则微微颔首,从容不迫地走进了正殿。

    迎面就是江清秋慈爱的笑容,她朝叶则笑问:“阿则不是去城里喝茶了吗?怎么,嫌那茶不够好?水云宫里不缺好茶,没必要特地跑去城里。”

    江岚也在殿内,面纱已除下,容貌之盛堪与日月争辉。她一双秋水盈盈的眼睛瞧着叶则,目带探究之色。

    叶则瞥她一眼,内心赞了一声倾城佳人,便淡然自若地移开视线,回道:“水云宫的茶自然很好。师祖,我有一事想要请教您。”

    江清秋笑道:“哦?何事?”

    叶则道:“我想知道,师父……道嵩僧人为何突然将我逐出师门?”

    江岚满目讶然地望向他,她一直以为叶则是自愿还俗的,哪想得到他竟是被逐出师门的!如此奇耻大辱,他居然还能面不改色地说出来,就不怕她宣扬出去吗?

    江清秋脸上的笑意僵住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叶则不疾不徐地道:“师祖,数年前南海佛门也曾逐出一名品行不端的弟子。那人只将《浮图宝鉴》修习到了第六层,但被逐出师门之际,道真住持仍然废去了他的一身功力。既然他是这样的下场,我又如何能全身而退?”

    “你与他是云泥之别,自然不同!”江清秋面色一沉,冷声道:“他德薄才疏,你却是雪胎梅骨、天纵奇才!再者说,你是水云宫少主、叶昙渊之子,他们哪里敢废你?”

    “好,那我换一种说法,”叶则神色冷肃,紧盯着她问道:“我被逐出师门一事,是否与池韶司走火入魔有关?”

    不等江清秋回答,江岚便嗤笑道:“少主竟还是对那魔头念念不忘?他究竟给你灌了什么*汤?”

    “阿岚,你住嘴!”江清秋叱了一声,转向叶则,“阿则,你莫要胡思乱想了。这两件事之间,能有什么干系?”

    叶则问道:“果真没有任何干系?”

    江清秋道:“千真万确。”

    叶则眼睫微垂,殿内静默半晌。

    就在江清秋以为此事已经揭过的时候,他忽然弯腰拱手道:“师祖,叶则今日便要向您辞别了。”

    江清秋怔了一下,惊怒道:“辞别?你是要去找池韶司那厮吗?”

    叶则冷笑道:“您堵住了我的眼耳口鼻,不许我探得事实真相,难道还不允我离开吗?”

    话毕,他转身便拂袖离开,纤尘不染的白色衣袂扬起落下,凛然如剑光。

    江清秋没想到他说走就走,等他快要跨过门槛,才怒喝道:“站住!叶则,你若是再走一步,我便打断你的腿!”

    她对叶则说话的时候一贯温柔和气,从未如此声色俱厉。

    但叶则听而不闻,背影挺拔如旧,脚下一步不停。

    江清秋被他气得几乎吐血,连声道:“好!你当真是好得很!你不是要知道事实真相吗?那我便告诉你好了!”

    叶则转过身来,对上了江岚责备的视线,对方正抚着江清秋的背部给她缓气儿。

    “水云宫安插在北地的探子得了个消息,池韶司只要杀掉一个人,走火入魔之症就能不药而愈。”江清秋唇边一丝冷笑凄厉至极,“杀你一个,能换来江湖安宁,你说南海佛门会不会同意?更何况走火入魔之人六亲不认、嗜血滥杀,池韶司武功又强横如斯,难保那些宵小之辈会把歪心思打到你身上来!你师父为了保你,只能狠心将你逐出师门。”

    “……原来如此,”叶则怔了半晌,道:“他真的已经……”

    江岚不客气道:“还能有假?前段时日他灭了沙地门,杀得鸡犬不留。这事儿证据确凿,难不成还是我们给他泼脏水了?”

    她语气太过尖锐,江清秋忍不住叱道:“阿岚!”

    江岚住了嘴,忿忿不平地看着叶则,怎么都想不通他为何会袒护偏帮着一个魔教教主?她知道池韶司对叶则很有几分特殊优待,而叶则心性纯良,自然也会投桃报李。可是先前他已为了池韶司徒手挡下她的剑,早该恩怨两清了。

    叶则沉默了一会儿,道:“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与其躲着他,不如让他送上门来,瓮中捉鳖。”

    闻言,江清秋赞许地看着他,江岚却是惊得掉了下巴。

    “阿则这么说,想来心中已有良策,不妨说来听听?”

    “如您所言,只要池韶司想要恢复神智,便会来找我,”叶则心平静气道:“水云宫戒备森严,不利于引他上钩。不如让我外出游历,以我为饵,不愁抓不住他。”

    江清秋直言拒绝:“你一人在外,我不放心。”

    叶则道:“师祖派人跟着就好,等他入了圈套再行围剿,伤不到我的。”

    江清秋沉吟半晌,意味深长道:“你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不过……在你离宫之前,须得办了你的终身大事。”

    叶则眼角一抽:“……师祖何出此言?”

    “你已过了及冠之年,自然要成家立业。”江清秋面上流露出浅笑,“阿岚是我看着长大的,无论模样资质,同辈中皆无人能出其左右。成婚之后,你便能带着阿岚一同游历四方。你意下如何?”

    叶则:“……”

    江岚白玉无瑕的面容微微一红,垂下眼睑盯着地面,显然已是羞臊得不行。

    叶则无奈道:“江岚姑娘很好,可我……”

    “可你怎么了?”江清秋忽然拔高声音打断了叶则的话,冷冷道:“阿则,你莫要再念着他了。你以为这些年来,江湖上关于你和池韶司的风言风语还少吗?若不是水云宫和南海佛门一力压下,你早已是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对象了!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你下去罢。”

    叶则只得应道:“是,师祖。”

    他转身离开正殿,步履不急不缓,仿佛江清秋的话没有在他心里掀起半点波澜。

    *****

    东湖水云宫以莲花为门派徽记,是以七个岛屿上无论大小池塘,皆栽种着品类不同的荷花。

    叶则站在凉亭内,扶栏望着一池红莲。天边月倒影在荷塘里,潋滟生波。

    夜色静好,蝉噪之声时有时无,愈发显得四周安谧。背后有人缓步行来,且无意掩盖自己的行踪。

    那人在叶则身后不远处站定,说道:“少主半夜赏莲,真是好兴致。”

    叶则微微侧首,道:“江岚姑娘不也还未就寝?”

    江岚笑了笑,问道:“少主可是在为师祖所提之事费神?”

    叶则道:“姑娘对师祖所言似乎并不意外?”

    江岚静了一会儿,道:“师祖知道你的身份之后,便有意将我许配给你。”

    她手指无意识地抓紧了腰间随着夜风轻轻飘荡的丝绦,这个小动作让她羞怯的女儿情态毕露无疑。

    叶则仰头看着皎皎明月,轻轻叹了一声,没有说话。

    江岚心里一紧,忍不住问道:“……你不愿意吗?难道我不够好?”

    “你很好,”叶则道:“可在我心里,有个人比你更好。”

    江岚只觉眼前一黑,胸口闷痛,怒恨交加。以往她只当叶则与池韶司是至交好友,他们之间存有私情的那档子事儿不过是谣言罢了。可叶则刚才意有所指的那一番话却仿佛当头棒喝,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她咬牙道:“……少主,你自小在南海佛门长大,不通世俗人情。男子之间,岂能有那违背纲常伦理的龌龊感情?池韶司那魔头欺你赤子之心,骗得你好苦!”

    叶则听了这话,有些哭笑不得,道:“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他并未欺我。”

    江岚心中妒火更炽,却只能强压下去,说道:“少主,如今三日将过,明日你便要答复师祖了。你既然注定无法、无法与池韶司那厮……共结连理,应了师祖又有何妨?”

    叶则道:“江岚姑娘,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江岚盯着他的背影,苦笑道:“我若不争不抢,难道有人会双手奉上?更何况,师祖也是一心为了你好,怕你离开水云宫后了无牵挂,又与他……旧情复燃。你一日不肯成亲,她便一日放不下心,怎么会允你离开?”

    叶则终于转过了身,说道:“离开水云宫,于我而言并非难事。姑娘何必威胁我?”

    “少主未免也太小看水云宫了,”江岚扬起下颌看他,“师祖若是不允你离开,你便踏不出这水云宫半步。”

    叶则玩味地“哦”了一声,问道:“你就不怕我在成亲当日悔婚么?”

    江岚道:“我知你不是这样的人。”

    叶则挑了下眉,说道:“时辰不早,在下先走一步,姑娘自便。”

    不等江岚回答,他就径自离开,留下江岚在原地独自生闷气。

    *****

    叶则心里颇觉好笑,江岚一副对他知之甚深的模样,却不知道她眼里不谙俗世的佛门僧人实则是个狠心薄幸之人。在他眼里,魔头池韶司的地位远非所谓的清白名声能及,就连师长同门都不能与其争辉。

    可惜这一点,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知道。池韶司恐怕都不知道,原来他在叶则心上如此地位超然。

    思及江岚带着几分威胁意味的话语,叶则转了个弯,没有回寝屋,而是往通往沿岸的水云宫偏门去了。

    玉衡岛上仅一处码头供船只停泊来往,但叶则轻功卓绝,无需乘船也能离开玉衡岛。因此,他并不打算从守备最为森严的正门走。

    然而还未等他走近偏门,远远便看见了提灯巡逻的护卫队。

    为首之人正是“紫罗刹”——江凝紫,她五感敏锐,立刻察觉到有人靠近,抵在剑格上的拇指一动,一截细长明亮的剑身便露了出来。

    叶则缓步从幽暗的林子里走出,月华朦朦胧披在他身上,愈显清冷孤高。

    见到来人,江凝紫似乎一点都不惊讶,拱手便道:“少主,还请回吧。”

    叶则道:“久闻‘紫罗刹’大名,今日我便试试是否名副其实。”

    话音未落,人已拔剑冲了过去,如一道白色惊雷!

    江凝紫毕竟身经百战,“锵——”地一声便格住了这来势汹汹的一剑。虎口虽被震得发麻,长剑却依然握得很紧。

    她借力下腰避过剑锋,身体柔韧至极。

    叶则手中的藏心剑如影随形,竟没有半分怜香惜玉之心。

    江凝紫心知自己打不过他,但也不急——水云宫之所以戒备森严,外敌不敢轻易来犯,概因为水云宫弟子们擅奇门遁甲之术。叶则就算想走,一时半刻也走不脱。

    更何况,能在玉衡岛上巡逻护卫的水云宫弟子,一身武功都不算弱。蚂蚁多了也能咬死象,何愁留不住一个叶则?

    如她所料,江清秋得到消息赶来的时候,叶则连偏门都没闯出去。

    电光火石之间,江清秋二话不说便制住了他,有望破碎虚空的名声果然不假。

    她横眉怒目盯着白衣青年,道:“阿则!你这是做什么?”

    叶则一脸淡然,轻轻甩开她扼住自己腕部的手,说道:“水云宫的铜墙铁壁,名不虚传。”

    江清秋道:“奉承话就不必说了,我自问对你还是有几分了解。阿则,你可想好了怎么答复我?”

    叶则道:“成亲罢。”

    言简意赅,成功地让江清秋满肚子的谆谆劝导都梗在了喉咙。

    江清秋:“……你想好了?”

    叶则道:“是。”

    既然他无法离开东湖水云宫,便让山来就他,也省了四处找池韶司的麻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声随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声随其并收藏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