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 > 第93章 【第三十二章 :再遇穆珩阳】

第93章 【第三十二章 :再遇穆珩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本文由晋(jin)江(jiang)文(wen)学(xue)城(cheng)独家发表,其余网站皆为盗·文!

    *****

    捡到司无崖之后的第七天,叶则和池韶司行船抵达距离缙云城最近的港口。

    两人卖掉船只,换乘马车向着缙云城而去,准备在此暂歇几日。

    西山的风土人情与别处大相径庭,它没有东湖水乡的烟雨朦胧,更不及中陆作为贸易交通枢纽的繁华。但这里青山叠嶂、沟壑纵横,就连建筑风格都透着一股粗犷沧桑的气势。

    为了避开麻烦,池韶司把叶则易容成了相貌清秀白净的书生模样,他自己则改头换面变成了一个脸带刀疤的虬髯大汉。

    叶则一开始还觉得颇为有趣,嘲笑池韶司丑出了新高度,结果下一秒对方就恶意满满地倾身吻了过来。

    他粗硬的胡子扎得叶则脸上又痒又疼,连忙单手挡开,嫌弃道:“你别顶着这张脸亲我。”

    池韶司振振有词:“我是用嘴亲你,又不是用脸。不想看的话,你闭上眼睛就是了。”

    叶则说道:“胡子扎脸,你的脸伤眼。喂,我可警告你,你别过来!不然晚上分房睡!”

    池韶司一把搂住他的肩背,把脸往他颈间蹭去,语气故作凶狠地问:“你要跟我分房?嗯?快说,分不分?还敢不敢分?”

    “你干什么?停下来!快停下——好痒……哈哈哈哈哈……”叶则险些把怀里的司无崖扔了出去,整个身体都软倒在池韶司怀里,笑得几乎岔气,连连讨饶道:“放开我!不分了,不分了……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罢……”

    “哼,姑且饶你一回。”

    池韶司语带笑意地轻哼一声,这才作罢。他抱着叶则仍在微微颤抖的身体,低头吻去他眼角笑出的泪花。

    缓和过来之后,叶则羞恼地捶了池韶司一拳,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孩子。

    他雪白的小拳头抵在脸旁,兀自睡得香甜,显然已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就习惯了当夹心饼干的生活。小小年纪,就颇有一种任他风吹雨打、山崩地裂,我自巍然不动的气势。

    叶则忍不住在司无崖白嫩嫩的脸蛋上亲了一下,笑道:“无崖这般可爱乖巧,我都有些舍不得把他交给不思了。”

    池韶司酸溜溜地说道:“她再不来,你的魂都要被这小鬼给勾走了。”

    叶则已习惯他动不动就吃飞醋的脾气,轻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温柔地问道:“司司今年几岁啦?要吃糖葫芦吗?”

    池韶司起先愣了愣,而后从善如流地把脑袋往他怀里一钻,捏着嗓子说:“司司三岁啦!我不喜欢糖葫芦,只想吃阿则哥哥,可以吗?”

    万万没料到此人竟然如此不要脸,叶则憋了半晌才涨红着脸说道:“……你赢了。”

    “噗!哈哈哈哈——”

    池韶司顿时乐不可支,脑袋埋在叶则怀里爆发出一阵大笑,肩膀还时不时耸动一下。

    他脸上的胡子扎到司无崖白嫩幼细的脸蛋上,小家伙眉头皱着,怎么躲都避不开,立刻就张大嘴巴委屈地哭嚎出声。

    “哇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

    声如洪钟,震得池韶司当场傻住,被叶则推开了也没反应过来。

    叶则一边柔声哄着怀里的孩子,乖宝甜心地叫着,一边抽出空档训斥罪魁祸首:“你一天下来要弄哭他几次才甘心?还有没有点慈父心肠了?”

    池韶司耳鸣半晌才恢复过来,晃了晃脑袋,想要减轻眩晕之感。

    他漫不经心地答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就是太欠缺磨练了,一点屁事儿就哭得跟号丧似的。”

    叶则冷笑道:“我不管,下次无崖再哭,你来哄他。”

    池韶司道:“每天早上不都是我哄的?”

    叶则早晨总是起不来,婴孩又少食多餐禁不起饿,因此司无崖的早餐一贯都是池韶司给喂的,尿布也是他给换的。

    可池韶司不提这一茬还好,一提起来叶则就扬眉怒目道:“还不都怪你!”

    ——要不是这家伙不知节制地索求,他怎么可能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

    池韶司见他真的恼了,忙抱住他哄道:“好好好,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

    叶则心里好气又好笑,冷哼道:“知道错了,晚上就老实点。”

    ——这怎么行?

    池韶司可不愿意因为一时失言,就落了个割地赔款的结局。

    然而未等他开口,车帘外便传来了车夫的声音。

    “两位公子,缙云城到了。”

    池韶司只得暂且罢休,对叶则说道:“我来抱无崖罢。”

    司无崖一只小手紧紧攥着叶则的衣襟,眨巴着亮晶晶的黑眼睛,一会儿看看叶则,一会儿又瞅瞅池韶司。

    叶则刚把他往池韶司怀里送了送,他立刻就瘪着小嘴巴,眼里蒙上一层泪光,一副要哭不哭的委屈神色。嘴里还“啊啊呜呜”地乱叫一通,估计是在骂池韶司。

    “……”沉默了一下,池韶司面无表情道:“阿则,严父出孝子,慈母多败儿。你可别什么都依着他。”

    “……他还小,”叶则终究还是不忍心,说道:“你先下去罢。”

    池韶司知道他一旦打定主意,说再多话也无济于事,只得悻悻地率先下了马车。

    在他之后,叶则也抱着司无崖跃下马车,两人随着人流走进了城门。

    *****

    找了家装潢位置皆算上乘的客栈安顿下来后,叶则就把自己扔在了床榻上,长舒一口气。

    他的身体日渐虚弱,但因为还有高强的武功和深厚的内力支撑着,此时还看不出来有什么大碍。只是气虚体寒,较之以往更易生病了些。

    池韶司见状,伸手在叶则面部几个穴位轻轻按摩,滴下药水,而后揭掉了他脸上的易·容·面·具。

    他俯身碰了碰叶则的额头,两人呼吸相闻,气氛温馨。

    浅啄了一下叶则的嘴唇,池韶司退开一些距离,说道:“没有发热。你睡一会儿,到了晚膳时间我喊你起来。”

    池韶司自从知道叶则染了弱症,时不时便会头疼咳嗽,对他的身体状况就尤为在意。

    叶则“嗯”了一声,说道:“明日去买辆马车,再置办些东西。我们去的地方,不适合雇佣车夫同行,还是自己驾车为好。”

    池韶司蹭了蹭他的鼻尖,笑道:“都听你的,快睡罢。”

    这旁若无人的*显然让被无视的司无崖小朋友很是不满,他被放在叶则的脑袋旁边,咿咿呀呀地叫着。

    但是沉浸在二人世界中的叶则和池韶司都没有听到他的抗议,依然故我。

    司无崖蹬了蹬莲藕似的白胖小腿,蹭着身下的锦被转了小半个圈,脚丫子一伸踩到了叶则脸颊上。

    叶则:“……”

    池韶司忍着笑抱走了司无崖,将他放到先前叫店小二拿上来的摇篮里。

    回头再瞧叶则,他已经闭上了眼睛。清隽秀雅的面容安然静好,令人心生爱怜。

    池韶司目光往下,只见叶则两只脚都悬在床榻之外,鞋还未脱,不由失声一笑。

    他走上前,轻手轻脚地褪去了叶则脚上的鞋袜,而后将他摆正,盖好锦被。

    环顾四周一圈,池韶司发现桌案上竟备有文房四宝,无愧于它高昂的定金。

    他心念一动,看了看叶则的睡颜,缓步走到桌案前坐定。

    *****

    天将暮时,池韶司停笔搁置桌上,细细端详着桌案上墨迹尤新的海棠春睡图。

    他满意地笑笑,起身走到床榻前轻声喊道:“阿则,该起来了。”

    连唤了三遍,叶则才睁开朦胧睡眼,声音带着刚刚醒来的沙哑,“阿司,什么时辰了?”

    “酉时三刻,”池韶司去倒了杯温热的水递给他,说道:“到饭点了,那小鬼肯定马上要嚎起来了。”

    话音刚落,像是要证明他所言不虚,摇篮里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哭声。

    叶则正捧着茶杯喝水,嘴里的水“噗——”地一下喷了出来,被呛了个半死。盖在他身上的锦被湿了一大片,倒是池韶司身手灵敏,侥幸逃过一劫。

    “咳咳咳咳咳……”

    叶则咳得撕心裂肺,池韶司连忙把他抱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脊背,说道:“喝水也能呛着,你真是一刻都离不得我。好些了没?”

    这话一箭双雕,不止调戏了叶则一番,还往自己脸上贴了金,真是腻歪死人。

    “还、咳咳……还不去哄无崖?”

    “好好好,我这就去。”

    池韶司无奈地点了点头,松开叶则,三两步走到摇篮前抱起里面正在干嚎的司无崖。

    “每天饭点都准时开嚎,以后不用看时辰,光听你报时就够了。”他两只大手将小小一团的司无崖举在眼前,一本正经地说道:“思来想去,你也就这点用处了。”

    叶则已戴好了易·容·面·具,着装完毕,听他这般说法,不禁哭笑不得道:“你在他这个年纪,不也是整日吃了睡、醒了哭吗?”

    “他比我幸运,”池韶司道:“我那时候哭了可没人理、没人疼。”

    叶则沉默一瞬,笑道:“要不你现在哭给我看,我来疼你爱你?”

    池韶司目光幽幽地望着他,说道:“不,我现在比较喜欢看你哭。”

    “……”叶则轻咳一声,说道:“走罢,再不去用晚膳,无崖又该哭了。”

    他转移话题的手法依然如此拙劣,池韶司也不戳破,从善如流地点头道:“好。”

    两人相携走出房门,下楼梯的时候,叶则觉察出一丝不对劲来。

    按常理来说,用膳时间应是客栈大堂里最为热闹的时候,就着饭食高谈阔论的人不胜枚举。

    然而此时大唐内安静得过分,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就连店小二招呼客人也是轻声细语的。

    叶则目光一扫,视线很快便锁定在了一个奇怪的黑衣青年身上。说他奇怪,是因为他的身旁竟立着一副棺材。而在他这张饭桌周遭,已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黑衣青年脸上戴着银质面具,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嘴唇下巴。

    但仅看他的脸部轮廓和嘴唇线条,便足以让人遐思他定然拥有一张英朗俊美的面孔。

    显而易见,大堂里的众人并不是被他的俊美所俘,而是被他的气势所摄。

    他看起来实在不好惹,可能一言不和就会把人捅个对穿。众人皆深谙明哲保身之理,自然不敢去触他霉头。

    叶则收回目光,觉得这人隐隐有些眼熟,却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按理说他的气势外貌如此鹤立鸡群,若是见过,哪会那么轻易就忘掉?

    池韶司不予理会,径自找个地方坐下,扬声叫来店小二,道:“把你这里有名的菜色说说。”

    放眼整个大堂,也就只有黑衣青年身周还有空余的位置,因此店小二蹭过来报菜名的时候都结结巴巴的。

    “客官,我、我们这里的招牌菜有……有雕花蜜煎、酒醋白腰子、黄雀鲊、三鲜笋炒鹌子、云……云英面、橙酿蟹、酥琼叶和百宜羹。”

    池韶司偏头看着叶则,问道:“阿则,你想吃什么?”

    叶则道:“你看着罢。”

    他话音一落,黑衣青年“唰——”地就站起了身,死死盯着他。

    池韶司也霍然起身挡住他的视线,右手按在腰间佩剑上,蓄势待发。

    黑衣青年的目光在两人之间转了转,冷笑道:“你竟还活着。”

    他的眼里流露出深切的哀伤、痛恨,情绪复杂至极。

    电光火石之间,叶则想到了一个人,他微微讶然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声随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声随其并收藏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