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 > 第94章 【第三十三章 :造化弄人间】

第94章 【第三十三章 :造化弄人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本文由晋(jin)江(jiang)文(wen)学(xue)城(cheng)独家发表,其余网站皆为盗·文!

    *****

    穆珩阳争锋相对的冷漠态度让叶则心底一凛,他不想在眼下这个关头横生枝节,便说道:“几年不见,你变了许多。我方才一时没认出来,你会恼我也是理所当然。”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竟然这么会说话?”穆珩阳淡淡嘲讽一句,说道:“依我看来,你变得更多,几乎可以说是面目全非了。”

    叶则微微一哂,他如今戴着□□,可不就是“面目全非”吗?

    就算穆珩阳是在暗讽他自甘堕落,他心里也毫不在意,毕竟他从未隐藏过自己的本性。

    池韶司显然也听出穆珩阳的话里暗藏讥讽,阴沉着脸冷声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他冷嘲热讽?”

    他现在脸上带疤、满面虬髯,不怒自带三分煞气,此刻看起来更是尤为凶戾。

    穆珩阳冷冷看向他,神色忽然一凝,微微眯起眼睛说道:“是你!”

    话音未落,他猛地一枪直刺池韶司胸口,势若雷霆!

    池韶司护着叶则疾退两步,右手拔剑出鞘,闪电般挡住红缨长·枪。

    他们两人这一开打,客栈大堂内登时一片刺耳尖叫。众人四散奔逃,鸡飞狗跳,眨眼间便只剩一地风卷云残过后的狼藉。

    店小二躲在桌子下面瑟瑟发抖,不住地偷眼去看处于风暴中心的三个人。

    池韶司道:“阿则,你到旁边坐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自大。”穆珩阳冷哼一声,手中长·枪舞如游龙,步步紧逼!

    池韶司嗤笑道:“你这身枪法的确是今非昔比了,但也不过如此。”

    自从突破《万魔策》第十九层之后,他的实力堪称是日进千里,世间鲜有敌手。

    穆珩阳目光赤红,枪法中戾气浓重。

    “你害得阿雪成了活死人,不杀了你,难泄我心头之恨!”

    “那你便来试试,”池韶司挽了朵剑花,拦腰一剑横削过去。

    穆珩阳侧身一避,池韶司猛地抬脚踹向他腹部,力气奇大,“砰砰——”两脚就把穆珩阳踹飞出去,摔在一张饭桌上!

    饭桌四分五裂开来,扬起一片尘土。

    穆珩阳强忍住几欲喷出的鲜血,提着长·枪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叶则怕他们再打下去就要把客栈拆了,忙道:“珩阳,你方才说上官姑娘成了活死人,这是怎么回事?”

    穆珩阳将目光从池韶司身上移到他身上,说道:“当年我将她带走之后,只保住了她的性命,却没能让她醒过来。”

    叶则想到上官雪是为了替他挡剑才落了个这样的下场,心中不免愧疚,问道:“那你如今打算怎么办?”

    “印……叶则,你于胡不思有恩,”穆珩阳紧盯着他,目光炙热,“道嵩大师说他无能为力,为今之计,就是让胡不思来试试。你会帮我吧?阿雪是为了你才会落到如今这个光景,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对吗?”

    这几年来,他发了疯一样地搜寻一切有关胡不思的消息。可是胡不思行踪不定,他一次次满怀希望地找过去,又一次次失望而归。

    好不容易查到她与叶则之间的关系,穆珩阳正打算在叶则大婚之后央求对方帮忙引见胡不思,没想到他就这么死了!

    而今峰回路转,本该与池韶司同归于尽的叶则仍然活着,那么找到胡不思救治上官雪的几率就更大了。

    穆珩阳晦暗的眼眸因为心底编织的幻梦亮了起来,他殷切的目光看得叶则心里一软,轻轻颔首道:“珩阳,你放心罢,我会请不思来救治上官姑娘的。只是……生死有命,不思若是真的无法救醒上官姑娘,还望你千万不要迁怒于她。”

    穆珩阳似乎生怕他改变主意,忙不迭地点头道:“我不会迁怒她的。多谢你了,叶则。今后你若有事要我帮忙,我定万死不辞!”

    叶则不置可否,淡淡道:“那倒不必,你权当没有见过我与阿司,就是帮了大忙。”

    “……”穆珩阳默然半晌,说道:“叶则,你们这样是……”

    “不对的?”叶则嗤笑一声,语气有些咄咄逼人地说道:“珩阳,你告诉我:何为正?何为邪?所谓的对错又是什么?这世间的条条框框不都是人定的?你敢肯定,那些人就是正确的吗?”

    一连串的问题抛向穆珩阳,他思忖半晌,只能沉默着摇了摇头,但又忍不住说道:“可他配不上你。”

    此言一出,本来站在叶则身边作壁上观的池韶司当即便冷笑了一下。

    “哼,我配不上?”他斜睨了穆珩阳一眼,说道:“你就配得上了?手下败将!”

    “你!”穆珩阳被气得想要一枪挥出战个痛快,但右手一发力,腹部的隐痛就开始剧增。

    池韶司唇角弯起一个轻蔑的笑容,正要开口继续刺激穆珩阳,叶则却拉住了他的衣袖,在他看过来时摇了摇头。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住了嘴,一双幽黑的眼睛却委屈地看着叶则。

    结果下一刻,池韶司就听见叶则对穆珩阳说道:“无论外人如何看待阿司,他在我心里的地位,无人能及。我心悦他。”

    穆珩阳完全没想到叶则竟会如此坦然直白地表露出他与池韶司之间不容于世的感情,一时震惊得无言以对,他难道不怕被人唾弃,让人戳脊梁骨吗?

    “阿则,”池韶司也没料到叶则会这般维护自己,心里又是感动又是雀跃。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一个人?

    如果这不是在客栈大堂内,他真想直接抱住叶则揉进怀里,吻他红润的嘴唇,抚摸他光·裸的身体,让他从里到外都染上自己的气息。

    仅仅这般想着,池韶司就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他伸手揽住叶则瘦削的肩膀,说道:“别理他,我们该用晚膳了。”

    叶则微微颔首,被池韶司牵着回到饭桌边坐下。

    他唤来店小二,温声问道:“你们这里可有给婴孩食用的东西?”

    他温柔可亲的态度虽然给被吓得犹如惊弓之鸟的店小二壮了点胆子,但一旁有个面目凶恶的虬髯大汉盯着,店小二还是忍不住两股战战,颤声回道:“有、有的,百宜羹就是。”

    叶则无奈地笑了笑,说道:“那就来两份云英面,雕花蜜煎、酒醋白腰子、黄雀鲊、三鲜笋炒鹌子和酥琼叶各来一份,再拿一碗百宜羹。”想了想,又补充道:“百宜羹尽快上来,小孩子禁不起饿。”

    店小二道了声“客官稍等”,就飞快地溜走了。

    *****

    不一会儿,店小二就拿着托盘呈上了一碗百宜羹。

    叶则一边抱着司无崖给他喂食,一边说道:“等会儿不能光付饭钱,要记得给人家赔钱,知道吗?”

    “是穆珩阳那厮先动手的,要赔也是他赔,”池韶司胳膊杵着桌面,托腮看他,只觉这人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美不胜收,但他仍不忘抨击穆珩阳,“况且,要不是他太肥了,那桌子怎么会裂掉?”

    坐在不远处的穆珩阳:“……”

    ——习武之人耳聪目明,这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吧?

    “……”叶则无语片刻,小声说道:“你不要总是盯着我看。”

    其实盯着他看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他早已习惯随时随地被池韶司视·奸了。关键是池韶司现在的眼神不太对劲,叶则对这道火·辣辣的视线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他立刻就回想起了浑身酸·软疼痛的感觉。

    池韶司谦虚地请教:“那我要看什么?”

    叶则道:“随便哪里都行,只要别看我。”

    池韶司笑道:“这世间最美的风景就在眼前,我为何要舍近求远?”

    “……”这家伙的甜言蜜语还真是信手拈来。叶则轻咳两声,耳根烧得通红,还不小心把勺子里的东西喂到了司无崖脸上,惹来怀中小孩不满的抗议声。

    池韶司瞥了一眼司无崖,忽然问了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阿则,无崖现在这么小,还是请个奶娘来喂他比较好吧?”

    叶则点了点头,说道:“是要请个奶娘来喂他。等到此间事了,我们就找个地方定居下来,把无崖养大。”

    ——也不知他能不能熬到那一天。

    然而在听见池韶司的话之后,他心中的刺痛立刻消失无踪。

    “嗯,可惜你只能喂我,喂不了他,不然就省了请奶娘的钱。”

    池韶司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还流连在他的胸口上,嘴角的笑容暧昧而轻·佻。

    叶则立刻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调·戏了,羞恼得简直想钻进地缝,他咬牙切齿地低声道:“……池、韶、司!”

    池韶司满脸无辜,“怎么了?”

    叶则:“……”

    ——这日子没法过了!

    *****

    用完晚膳,叶则喊来店小二打算付钱。

    店小二却道:“客官,那位戴面具的公子已经付过了。”

    池韶司道:“穆珩阳那厮倒也识相,总算有个看得过眼的优点了。”

    叶则冷哼一声,仍在气头上,抱着司无崖拔脚就往客栈门外走去。

    池韶司亦步亦趋地跟上去,嘴里闲不住地撩·拨他,“阿则,你怎么也不等我一下?”

    叶则冷漠地说:“我不等你,你不也跟上来了。”

    池韶司道:“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可大了,怎么能混为一谈呢?”

    叶则顿住脚步,回头似笑非笑地说道:“那你说说看?”

    池韶司微微笑着,垂首在他唇上飞快地轻啄一下,干脆利落地道歉,“我错了,别生我的气,你这样冷言冷语地待我,我心里很是害怕。”

    此时虽然已是月上梢头,但缙云城夜市繁华,路上行人不少。池韶司的动作虽然迅速,但仍有几个人看到了他惊世骇俗的举动,不禁驻足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两个不知羞耻的男人。

    “……你还会害怕?”

    叶则心道该害怕的是我,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他注意到路人探询的目光,不由拉住池韶司的手,疾步向前走了一段,而后拐弯进入另一条街道。

    池韶司任由他拉扯自己,愉悦地笑道:“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无懈可击。我怕的东西不多,只是恰好全部与你有关。”

    叶则忍俊不禁,但又不想让他太过得意,便淡淡说道:“油嘴滑舌。”

    池韶司接道:“口是心非。”

    叶则:“……”

    *****

    摆脱那些令人如坐针毡的视线之后,叶则终于有心情欣赏缙云城的夜景了。

    极目望去,一条灯火通明的大道展现在眼前。道路两旁摆着各式各样的摊子,衣帽扇帐、盆景花卉、时令果品、糕点蜜饯、奇巧玩意、钗宝钿翠应有尽有,买卖吆喝之声昼夜不绝。

    叶则见多识广,自然对这些东西没有多大兴趣,也就看个热闹。

    池韶司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掠过沿途经过的小摊,不时侧过头去看与他十指相扣、并肩而行的叶则。见对方眉眼含笑,他自己也不由弯起嘴角,只觉得目之所及的一切都如斯美好。

    “阿则,”他温柔地唤了一声,说道:“把无崖给我抱罢。”

    叶则垂头看看怀里的小家伙,他似是有些困倦地打着哈欠,小脑袋啄米般一点一点。

    平常这个时候,司无崖已经去会周公了。

    “好,那你抱稳一些。”

    司无崖完全没注意到抱着自己的人变成了总是欺负他的池韶司,他扭了扭小屁股,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两人继续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一个扛着圆柱形秸秆柱子的小贩迎面走来,嘴里大声吆喝着:“冰糖葫芦——冰糖儿多呀哎!刚蘸得啊——冰糖葫芦……”

    叶则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的笑意忽然加深了些。他拦住小贩,买了一串冰糖葫芦,笑吟吟地歪头看向池韶司,“司司,想不想吃冰糖葫芦呀?”

    池韶司低头看他,眼眸含笑,十分配合地说道:“想。”

    叶则便将手中的冰糖葫芦往他嘴边送了送,等他吃完一颗,问道:“好吃吗?”

    “好吃,”池韶司笑道:“阿则哥哥要不要吃?”

    叶则点头道:“那我尝一尝。”

    他咬下一颗透亮晶莹的红果,薄薄的淡黄色糖衣融化在嘴里,微酸带甜,十分可口。

    两人你一颗我一颗,走到街道尽头时,竹签上只剩下孤零零的一颗红果了。

    叶则刚把最后一颗咬到嘴里,便感觉到右手被人用力一扯,好一阵天旋地转。待反应过来之时,他已被人按在了墙壁上,后背硌得生疼。

    炙热的吻铺天盖地落了下来,叶则无处可避,只得仰着下颌承受。纤长的脖颈向后拗去,弯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完好无损的红果堵在嘴里,导致口腔内分泌的唾液不及吞咽就从他嘴角流出,沿着下颌流入脖颈。

    叶则呼吸急促紊乱,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呻·吟似的哀求,“唔……不……嗯……”

    糖衣已经被高温融化,甜丝丝的味道流窜在舌尖。

    池韶司将叶则口中的红果卷到了自己嘴里,三两下嚼完咽了下去,才略微餍·足地说道:“嗯,最后一颗果然最好吃。”

    叶则双腿有些发软,如若不是池韶司搂着他的细腰,恐怕他已经滑坐到地上去了。

    他喘息着说:“混账,你要吃给你就是。”

    池韶司微微低头,顺着叶则嘴角流下的涎·液痕迹一路舔吻下去,而后含住他的喉结吸吮一下,舌尖在上面划了几个圈。

    他含糊不清地说道:“阿则哥哥,你好甜啊。”

    叶则搂着他脖颈的双手不由圈紧了些,身体微微战栗,咬牙说道:“……回去!”

    池韶司低声笑道:“好,我们回去。”

    *****

    室内光线昏暗,依稀能看清重重幔帐内,两个搂抱在一起的男人正躺在床榻上。

    地面十分凌乱,东一只足袜、西一件衣袍,可以想象昨夜两人究竟有多么迫不及待。

    叶则今晨醒得很早,他浑身酸软懒得动弹,便目光平视盯着池韶司的下巴看了一会儿,发现对方光洁的下巴上冒出了点儿青色的胡茬。

    视线往下一转,除了占据半个胸膛的神秘刺青,池韶司胸膛上明晃晃的几枚咬·痕最为引人瞩目。

    叶则装作若无其事地别开了眼,耳根却悄悄红了。

    他刚准备起身,就感到搂在腰上的那只手微微发力,两人光·裸的身躯又贴紧了些。紧接着,一个亲吻落在了他额头上。

    池韶司抓着叶则的一只手腕,半撑着身体居高临下地俯视他,幽黑的眼睛犹如深潭。

    叶则感觉到抵在自己大腿上的东西,轻咳一声,说道:“早安。”

    “早安,困的话再睡一会儿。”

    池韶司低头吻了吻他的嘴唇,掀开被子下床。

    叶则看着他线条优美的背肌,一时有些傻眼——他都做好准备了,结果对方就这么支着帐篷走了?

    池韶司似乎猜测到了他的想法,回过头来冲他一笑,这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衬着他背部横七竖八的抓痕显得十分情·色。

    “有个不识相的家伙站在门口,我可不想让别人听见你的呻·吟。不过,你要是能憋住不叫的话……”

    “……闭嘴。”

    叶则一脚踹了过去,被早有防备的池韶司一把抓住脚腕。

    “看来我是对你太温柔了,你才有力气踢我。”

    池韶司语气森然地说完这句话,开始挠叶则的脚板心。

    “你干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挠了……”叶则起初还蹬着双腿对池韶司又踢又踹,想要挣脱束缚,但他很快就笑得眼角泛泪,只能虚脱无力地躺在床榻上喘气,哀声告饶:“我错了,下次再也不踹你了……不要挠我了……”

    “再有下次,我就直接办了你。”

    池韶司这才松开了手,放他一马。

    闹腾了半天,等到两人穿戴洗漱完毕,推开大门的时候,走道上已是空无一人。

    下楼来到客栈大堂的时候,叶则一眼就看到了穆珩阳。

    他一袭黑衣,戴着银质面具,身旁还立着一副棺材,再显眼不过。

    穆珩阳也看到了他们,思及昨夜响了半宿的声音和今晨站在门口听到的动静,他不禁有些尴尬地垂下了目光。

    池韶司嗤笑了一声,与叶则一同走到穆珩阳所在的饭桌边落座。

    叶则道:“珩阳,我已通知了不思。再过几日,她就来了。”

    胡不思给他的最后一只千丝蛊子蛊已经用完,往后他再有什么性命危急的时刻,她都无法知道了。

    穆珩阳面露感激,恳切道:“叶则,大恩无以为报,我……”

    “不需要你报恩,”池韶司径自打断他的话,冷冷说道:“只要你别恩将仇报就好。”

    “你——”穆珩阳暗自忍耐住几欲喷薄而出的怒火,干巴巴地说道:“我不会的。”

    叶则微微笑道:“嗯,我相信你。”

    连他自己都觉得话里的可信度低得可怜,但穆珩阳显然被安慰到了,紧绷的脸色有所缓和。

    池韶司面上刚刚露出不虞之色,怀里就被叶则塞了个小家伙,垂头一看,司无崖抱着自己的小拳头啃得正欢,口水流得到处都是。

    “……”

    ——得了,还是先把这个小祖宗喂饱了再吃醋吧。

    *****

    叶则一行人在缙云城停留了约莫五天,胡不思才匆忙赶来。

    为了方便她看诊,穆珩阳还特意租了一个清净的小院搬进去住。

    上官雪被他从棺材里抱了出来,放到床榻上。她双手交叠在腹部,容貌英气美丽,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般。

    仔细观察,才会发现她面色苍白,呼吸微弱,身体瘦弱得几乎只剩一把骨头了。

    叶则看了一眼,便明白上官雪应该是休克时间过长,导致大脑缺氧变成了植物人。

    在这个医疗科技落后的时代,穆珩阳为了保住上官雪的性命,真可谓是花费了大量心血。

    只希望胡不思能找到办法,让他得偿所愿。

    *****

    胡不思从屋内走出来时,看到叶则坐在亭子里,正抱着一个玉雪可爱的孩子逗弄。

    她不禁笑道:“这便是你给我找的乖徒儿?”

    叶则颔首道:“对,他叫司无崖。”

    胡不思奇道:“不跟你们俩姓吗?”

    叶则微微笑了起来,“我觉得这名字很好,不跟我们姓也没什么。”

    胡不思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说:“这是池韶司起的吧?”

    “嗯,”叶则想了想,说道:“你这次离开,把无崖也带走罢。”

    “你舍得?”

    “我与阿司有事要做,暂时不能带着他。”叶则轻轻捏了捏司无崖软嫩嫩的小脸,将他递给胡不思,“要不要抱一下?”

    “我试试。”

    胡不思小心翼翼地将司无崖抱进怀里,生怕力气稍大一些就会弄坏这个浑身上下都软绵绵的小家伙。

    叶则笑着看了一会儿,问道:“不思,上官姑娘还能不能醒过来?”

    “我只有六成把握,”胡不思拧起眉头,说道:“拖得有点久了,现下只能先以针灸刺激穴道,其他的慢慢来吧。所幸穆珩阳对她照顾得很是精心,不然她恐怕早已死了。”

    叶则点了点头道:“我与阿司这两日就准备启程了。”

    胡不思有些惊讶,“这么快?”

    “我的身体等不了太久……”叶则语气有些飘忽,苦笑道:“近来,我越发觉得身体乏力困倦,耳目也不及从前灵敏,似有油尽灯枯之象。我不想拖着阿司与我一起死,所以……”

    没等他说完,胡不思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让人一听就知道她是在装模作样,“咳咳咳咳咳……”

    叶则一怔,看到她对他用力地眨了眨眼,他心中忽然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声随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声随其并收藏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