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 > 第115章 【第十三章 :轮椅流亡路】

第115章 【第十三章 :轮椅流亡路】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本文由晋(jin)江(jiang)文(wen)学(xue)城(cheng)独家发表,其余网站皆为盗·文!

    *****

    叶斯臣打开紧闭的房门,将镀金的钥匙放进胸前的手巾兜内,而后推着小推车缓步走进了卧房。

    叶家宅邸的房间都是套房,除了卧室之外,兼有客厅、露台、盥洗室、衣帽间以及书房。叶则的房间更大,甚至还打通了一间钢琴房和画室。

    叶斯臣将小推车停在了露台的餐桌边,将小推车上精致可口的餐点早茶一样一样地摆放在了桌子上,而后迈步走进了卧室。

    室内十分安静,一股淡淡的药香窜入鼻息,还有隐约的清冷檀香。

    他在距离大床三两步之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静静地凝视着躺在床上闭目沉睡的少年许久,才走到落地窗边轻轻拉开了厚重的窗帘。

    明媚的阳光瞬间照亮了光线幽暗的卧房,叶斯臣打开窗户,凉风带着草木清香吹拂进来,偶有几声细嫩的啾啾鸟鸣响起,令人不觉莞尔。

    后面传来悉索的声音,叶斯臣转过身来,看到方才还躺在床上的少年已经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他整个人周身似乎都笼罩着熹微的晨光,眉目清隽秀逸,皎洁无暇,如同将要凌云羽化的仙君。

    “少爷,”叶斯臣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说道:“早上好。”

    叶则语气冷淡地说道:“早上好,斯臣。”

    叶斯臣几步走到床边,掀开被子,露出下面一双缠绕着白色绷带的长腿。

    那日揭掉鳞片之后,叶则接连昏迷了两天才醒过来,现在已经是他醒来的第五天了。因为行动不便,他的吃穿住行都要由执事来贴身照料,差不多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动手换药之前,叶斯臣抬起头看向抿唇不语的少年,说道:“少爷,会有一点疼,您忍耐一下。”

    叶则沉默不语,眼睫微垂,似乎完全没有在意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这几天来,每到换药、穿裤子或者挪动身体的时候,叶斯臣都会说这句话,好像说了这话就能减轻叶则的痛苦一样。

    他小心翼翼地解下绷带,间或抬眼看一下自家少爷。只见对方面色苍白,薄唇色泽浅淡,看起来病弱至极。令人怜爱的同时,心底也不由滋生出浓重的施·虐·欲。

    鳞片覆盖的区域是臀部之下一直到小腿腹部,短短七天的时间,揭掉鳞片造成的大面积撕裂创伤就有了结痂的迹象。

    高昂珍贵的药物固然是伤口迅速痊愈的原因之一,但恐怕也有人鱼再生能力极强的基因细胞在作祟。

    叶斯臣只能在心底暗自庆幸,还好之前抽取血样检查的时候,叶则的血液颜色仍未发生异变。

    这就说明他才刚刚进入蜕变,不需花费很大心思就能阻止同化。

    叶斯臣上药的时候,叶则忍耐着一阵一阵的刺痛,视线漫不经心地掠过眼前的墙壁,而后定在了多宝架上一个半开的锦盒上。

    盒子里面装着一条项链,坠子是紫罗兰色蓝宝石镶嵌而成的,花瓣层叠,精致无比,形如一朵紫色的娇艳玫瑰。

    这是他准备送给阿琉斯的礼物,代表着我只钟情于你。

    ——如果阿琉斯知道这是他花费了两个多月亲手制作的,一定会很高兴。

    重新绑好绷带之后,叶则额上已是冷汗涔涔。

    叶斯臣将倚靠在床头的少年打横抱起,轻轻放到了床边的轮椅上,目送着他驱动轮椅进了盥洗室。

    为了维护自家宝贝儿子的自尊心,让他能够自己洗漱,叶轩特意命人把盥洗室改造了一番。因此无需执事的帮助,叶则就能自己完成一系列洗漱的事宜。

    趁着叶则呆在盥洗室的时候,叶斯臣将床上凌乱的薄被叠好,又去衣帽间拿出了一套服饰,等着自家少爷出来的时候再为他换上。

    *****

    盥洗室内,叶则看着镜子里面苍白消瘦的人影,略微失神。

    ——不知道阿琉斯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傻愣愣地回到别墅里,被叶轩逮了个正着?

    从昏迷中醒来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所有通讯工具都被收走了,根本无法通过手机联络到阿琉斯。

    依照叶则对便宜爹的了解,在发现他与人鱼之间存有违逆人伦的关系时,叶轩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阿琉斯,将这条胆敢勾引自家宝贝儿子的人鱼大卸八块!

    因此,叶则十分担心阿琉斯的处境。但是他现在腿伤严重,又被禁足在卧房里,只能接触到叶斯臣一人——之前他几次要求去见叶轩,都被拒绝了。

    如果想要寻找突破口的话,他的这位执事绝对是不二人选。

    这些天来,叶则也察觉到了叶斯臣似乎对自己抱有些许隐秘的心思。

    虽说利用他人情感并不道德,但是为了能够尽早见到阿琉斯,他不得不这么做。

    叶则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扶着盥洗池,想要试试能不能站起来。随着他的动作,剧烈的抽痛感从腿部蔓延开来,像是有千万只虫蚁噬咬着腿部的血肉,绷带之下似有温热的液体沿着腿部线条慢慢地往下流淌。

    他皱着眉毛,紧紧扣在池壁上的指节苍白如冰雪,双腿也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未等叶则完全站直,他便无力地重新坐回了轮椅上,撞击间发出一声闷响。他呼吸急促,满头大汗,两条腿仍然无法克制地痉挛。

    叶则微微闭上眼睛,口中呢喃着一个名字,似乎这样就能从中汲取到力量。

    “阿琉斯……”

    门外传来叶斯臣温和的声音,“少爷,您洗漱完了吗?”

    叶则睁开眼睛,安静了片刻,淡淡说道:“嗯,好了。”

    他擦干了额上的汗水,驱动轮椅离开了盥洗室,而后被叶斯臣抱了起来放在床沿,由他帮忙穿上裤子。

    “少爷,”叶斯臣注意到叶则腿弯处的绷带氤氲了些许血色,不由问道:“您刚才在盥洗室里面的时候,尝试站起来了吗?”

    叶则说道:“是又如何?”

    他尖锐的语气让叶斯臣微微一愣,随即沉下脸色说道:“如果您不想落下残疾的话,应该谨遵医嘱,不要擅自开始复健。”

    叶则冷笑一声,说道:“斯臣,你最近管得有点宽了。”

    叶斯臣不慌不忙地说道:“少爷,我是为了您着想。如果家主知道您这么不爱惜自己,您禁足的时间恐怕又要延长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

    坐在床沿的叶则微微俯下身去,与他的执事四目相对。

    叶斯臣看到他的睡衣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单薄的胸膛。淡淡的香气萦绕在鼻尖,如同一只温柔妩媚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脸庞,令人神魂欲醉。

    他喉结上下滚动着,极为克制地说道:“……我只是少爷的执事,怎么敢威胁您呢?”

    叶斯臣垂下眼睑,动作轻缓地重新为叶则换上新的绷带,而后拿起先前选好的服饰为他穿戴齐整。

    就在他单膝跪下为自家少爷穿鞋的时候,头顶上冷不防传来叶则清冽的声音。

    “斯臣,你是不是喜欢我?”

    叶斯臣怔然半晌,说道:“少爷,您别开玩笑了。”

    “我没有开玩笑,”叶则强忍痛意,缓缓抬起腿来,脚尖若即若离地掠过他的胸腹,蜻蜓点水一般,而后稳稳地停在了他的喉结附近,“如果不喜欢我,你前天为什么要在我睡前喝的牛奶里下安眠药?又为什么要趁着我睡着的时候,亲吻我的额头?”

    他对于药物一向敏感,叶斯臣在他的牛奶里动了手脚,自然瞒不过他。只是叶则当时很好奇——这位忠心耿耿的执事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便没有戳破,没想到会发现对方暗藏在心底的情愫。

    虽然这样出格的行为只有一次,但也足以窥见一个人心底的想法。

    叶斯臣沉默半晌,没有矢口否认,而是说道:“少爷,您该吃早餐了……我会向家主请罪的。”

    他捉住少年纤细的脚踝,忍耐着摩挲掌下肌肤的*,为对方穿好鞋袜之后,便将这个磨人的小少爷放进了轮椅。

    叶则身姿笔挺地坐在轮椅上,淡淡说道:“你应该明白,如果被爸爸知道了,你会是什么下场。不想死的话,告诉我阿琉斯的情况。”

    叶斯臣下颌紧绷,不发一语,径自推着轮椅走到了露台。

    餐桌上的早点仍然冒着热腾腾的香气,令人食指大动,但叶则看起来却兴致缺缺。

    用完早餐之后,他开口问道:“斯臣,你考虑清楚了吗?”

    叶斯臣置若罔闻,任由少年打量自己。

    他有条不紊地收拾好了餐桌,将所有器皿放回小推车上,而后摘掉手套,弯腰牵住了叶则的手。

    叶则手指不禁微微蜷缩起来,似乎很想甩开他的手,但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

    叶斯臣在少年白皙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柔声说道:“少爷,我并不害怕死亡,我只是不想离开你。”

    叶则嗤笑一声,蓦地抽回了手,冷眼看着他,语气淡漠道:“所以,你准备告诉我了吗?”

    叶斯臣眼神一暗,说道:“是的,告诉您也无妨。家主已经查到了您这些年的资金动向,也找到了您在离耳岛以及其他五个岛屿上秘密购置的临海别墅。他命人潜伏在了离耳岛的别墅附近,准备重创那条人鱼,然后利用从您身上剥离下来的鳞片,将他引到一处荒岛上就地格杀!此外,家主已经让同叔为您办理好了转学手续,后天我就会陪伴您前往美国就读。菲利普艾斯特中学是世界一流的名校,您在那里一定能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同学。”

    得知了叶轩对付阿琉斯的计划之后,叶则心里一沉,明白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但他仍然需要忍耐,便淡淡说道:“我知道了。给我拿一本书过来吧,随便什么都可以。”

    叶斯臣直起身来,说道:“是,少爷。”

    他走了两步又停下来,侧身看向正凝望着天际出神的叶则,补充了一句。

    “少爷,人类和人鱼之间是没有未来的。所以您不要想着耍花招了,跟家主作对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您是他唯一的儿子,自然不会有性命之忧,但其他方面就难说了。”

    叶则冷冷一笑,并不作答。

    *****

    天边斜阳欲坠,日渐西沉,一抹淡淡的月影在凝紫的晚霞中若隐若现。

    海水泛起万顷金波,成群的鸥鸟掠水而过后,锋利弯曲的爪子上瞬间就多了一条活蹦乱跳的海鱼。

    船只鸣笛的声音夹杂在浪潮声中,悠远如钟鼓。

    阿琉斯沉浮在海中,赤·裸精壮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一头银色长发随着海潮浮动。他轻轻摆动着幽蓝的鱼尾,细密的鳞片闪烁着粼粼波光,如同远古神话中惑人心神的海妖。

    人鱼的视力极好,哪怕相隔千米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阿琉斯遥遥望着离耳岛,岛屿上高大的建筑群已经亮起了五颜六色的夜灯,璀璨如海上的一颗明珠。

    临海别墅群也亮起了一盏盏明灯,唯独他和叶则的家里漆黑一片,像是巨兽幽暗的血盆大口。

    阿琉斯胸腔里的一颗心登时如坠深渊,阴郁俊美的脸上冷若冰霜。

    早在五天之前,叶则就应该回来了,然而他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海螺被人吹响的声音。

    这是他们之间约定的信号,他知道如果叶则没有吹响海螺,那就意味着他没有来。

    这种情况以前并不是没有出现过,但叶则每次都会给他打电话,再不济也会用短信告知他迟来的缘由。

    现在最坏的可能就是叶则身上出现了蜕变的征兆,并且还被人类发现了。

    阿琉斯不由想起了那个多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仅仅一眼,他就看出来对方不是好惹的人。

    但是那又如何?想要将他的宝贝夺走的人,他绝不会姑息!

    忍耐了那么多天,阿琉斯已经到了极限。

    此时此刻,每一秒钟于他而言都是煎熬。

    因此,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阿鼻地狱,他也要去闯一闯!

    *****

    叶家宅邸,灯火通明的监控室内——

    数十个保镖紧盯着离耳岛临海别墅的监视器以及监控飞机传回来的画面,生怕有一丝错漏。

    忽然,其中一个保镖喊道:“家主,您看!”

    叶轩抬眼看着他指向的监控屏幕,只见一道银白闪电般的身影迅速地逼近临海别墅的地下水道。

    放慢画面之后,仔细一看,果然是那条曾经救过叶则的银发人鱼。

    叶轩冷声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保镖答道:“是,家主。”

    叶轩微微点头,说道:“严密封锁消息。”

    保镖说道:“家主放心,绝对不会走漏半点风声。”

    两人说话间,监控屏幕内已经经历了一场大战。人鱼甫一进入临海别墅的地下水道,通往大海的水道就被铁闸封死了。

    炮火的轰鸣声不断响起,水花溅起三尺高,就连监控画面也变得模糊不清。

    所幸安装监控器的时候考虑到了这一点,地下水道内还有不少防水监控器,叶轩立刻从上百个监控屏幕中找到了人鱼的身影。

    只见银发蓝尾的人鱼操控着紫色的球状闪电,如臂指使,将妄图接近自己的七、八个人类全都电成了焦炭!

    汹涌起伏的水面上已经晕开了深蓝色的血液,可见枪林弹雨对他来说并非全然无效。

    整个地下水道内逐渐弥漫起了淡黄色的烟雾,这种水溶烟·雾·弹具有极强的麻醉效果,甚至只要接触到皮肤就能使人晕眩。进入启明纪百年以来,人类抓捕人鱼通常都会用到它。

    监控画面中,银发人鱼的动作果然迟缓了许多,深蓝色的血液不断地在水中晕开。

    叶轩的嘴角刚刚浮起一丝胜券在握的笑意,便看到人鱼周身忽然爆发出了强烈的紫色电流,毒蛇一般窜向四面八方,监控屏幕接二连三地暗了下去。

    但是画面连接断开之前的几声惨叫却久久地回荡在安静的监控室内,令人毛骨悚然!

    就在此时,大门忽然被人敲响了,外面传来一道急切的声音。

    “家主,不好了!少爷逃跑了!”

    大门“唰——”地打开,一个壮硕的人影跌了进来,骨碌碌滚到了叶轩的脚下。

    叶轩微微眯起眼睛,冷声问道:“他一个残废,能跑多远?”

    壮汉战战兢兢地回答道:“可是,那辆电动智能轮椅时速五十公里。而且……少、少爷他手上有枪,可能是以前偷偷藏在卧房里的,之前搜查的时候没有找到。”

    “……”叶轩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已、已经到停机坪了。”

    ——既然已经到了停机坪,想拦也拦不住了。两年前,叶轩送了一架安装着虹膜识别系统的私人飞机给自家宝贝儿子作为生日礼物,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简直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叶轩冷笑着说道:“废物!”

    随即抬脚一踹就把壮汉踢出去老远,问道:“叶斯臣呢?你们几十个人守着阿则,居然还能让他跑掉?”

    他话音刚落,门外就走进来一个高大修长的男人,正是叶斯臣。

    他戴着手套的右手放在胸前,微微躬身道:“家主,属下办事不力,请您责罚。”

    “责罚的事情暂且押后,”叶轩冷漠地说道:“你先告诉我,阿则是怎么逃出去的?”

    叶斯臣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少爷今晚闹着要洗澡,属下拗不过他,又担心他的伤势,就陪他进了盥洗室。”

    事实上,这其中也有他自己的私·欲作祟,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对那个清俊的少年究竟抱有怎样的龌·龊心思。

    叶轩语带讥讽地说道:“然后你就被他打晕了?”

    叶斯臣坦然地回答道:“是,少爷精通穴位之术。属下一时不察,被他近了身,就被打晕了。”

    他垂首凝视着地毯上古朴雅致的图案,脑海中却不可抑制地回想起了少年湿热的呼吸近在耳畔的感觉。

    在明白自己暗藏在心底的情愫之后,他一直刻意与叶则保持距离,对方每靠近一点,就会让他更加意乱情迷一分。但这次教训却让他明白了,他可以克制自己不去接近,却无法拒绝对方的主动亲近。

    叶轩眯着眼睛看了叶斯臣一会儿,对旁边的保镖说道:“派人跟紧了,别让阿则接近那条人鱼。让他看看那条人鱼是怎么死的,正好断了他的念想。”

    保镖答道:“是,家主。主宅的监控录像已经调过来了,您要看吗?”

    叶轩冷笑道:“当然要看看我的宝贝儿子到底有多厉害!”

    最后两个字几乎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声随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声随其并收藏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