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带着手机来修真 > 第七十八章炼丹房

第七十八章炼丹房

作者:骑猪赏日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先前,张平就因为自己的失误,造成丹田尽毁,也间接导致曾经身边的丫鬟细柳,复发蛊毒而身死。

    后来的经历,更是因为丹田不存,而受到寒风冷雨。

    好不容易,发现肚子里面的雪莲鹤兽胎竟可以容纳天地灵气,担当起丹田的作用。

    从而让张平精神处在几近崩溃的边缘之时,因此,重新唤醒了重返正途武道的信心。

    如果,任凭休甲天的灵气流窜,继而摧毁张平体内的兽胎,那么就意味着,张平再次成为任人践踏的凡夫俗子。

    “尔敢!”

    张平来自心底的一股呐喊,浑身暴虐的红雾陡然萦绕全身,如同荒古战神一般,不容亵渎!

    轰隆隆!

    张平的体内,发出震天发聩的巨响,如同晴天霹雳,雷转九霄。

    嗯哼!

    休甲天满目露出惊骇,猛然间撤回拳掌,双眸露出惊悚仿若,看到了鬼神附体飘渺虚幻的身影一番,惊吼道:“你身上怎么会有木之灵的气息?”

    “怎么,很费解吗?”张平趁此,揉了揉手腕,重新握回拳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的拳头比之前变得松垮。

    斑驳的阳光洒落拳头指缝,闪过一丝光耀的亮色。

    “如此的天灵地宝,真是可惜了。”休甲天嘴上说着不悦的话语,但是脚影纷乱叠走,犹如一道山岳瞬间出现在张平的面前,一股沛然威压,径自不容分辨,直欲要盖过张平的头顶,将其彻底的撕碎,碾压。

    休甲天双眸绽放出秃鹫的锐色,手一掐决,骤然自二人之间,凭空兀自现出八道,比之他手上的湛蓝色光幕,还要大胜,散发着诡异、惊悚的波纹。

    瞬间,将张平所处的四面八方全部封锁住,唯有与他共斗!

    张平就犹如待宰的羔羊,浑身的灵气透支,百战极富战斗经验的休甲天,不做任何的拖沓,以免夜长梦多。

    “死吧。”

    休甲天双刃蓦然挥出,斩碎空气就连全身周围的虚空,都出现了扭曲的形状!

    “一步踏入先天武者。”张平双瞳骤然紧绷,全身心精神力不敢有任何的疏忽。

    全身向后爆退。

    然,没有了灵气的辅助,身法实在是太慢了。

    休甲天笑了,桀骜般笑了,甚至他都怀疑自己的傻弟弟,怎么会被这么个根基不稳固的记名弟子,“偷袭”的了呢?

    双刃击出,破开气浪,直轰而来。

    蹦!

    张平停留半空,已出一半的拳头,击在休甲天的手臂上,也不能改变他双刃的丝毫轨迹。

    散发冰冷的双刃,准确无误的刺进张平胸膛,只差三毫米许,就能破开张平的心脏。

    张平嘴角流血,凄惨一笑。

    木讷的休甲天,却再也没有将双刃递出一分一毫。因为当他察觉手上传来异样时,抬头下看,竟发现自己的手臂,竟以惊人极快的速度下萎靡,缩小。

    最后化成一团白色的灰烬。

    “你……”休甲天惊吼,就连喉咙也发不出半点的声音。

    张平蓬松的拳头摊开,手上平躺着再次已被血渍布满的金叶子,黄金般的光泽不再耀眼,反而被包裹着浓郁的血气替代。

    “这就是你轻敌的代价。”张平嘴角噙着不屑,从纳戒取出几瓶止血粉。不管不顾的倒在上面,只可惜被汹涌的血水,瞬即冲开。

    张平的汗珠落下,“这会不会失血过多而死?”

    将身上带的多有止血粉,还有诸多的跌打丹药,全部服下。

    停留了一刻钟,胸口流血的伤势,才微微缓解。

    扯过一条衣服碎片,将它裹住伤口,张平惨白的脸,勉强道:“待会儿,可要去丹房,买些丹药,只靠拼命的打法,终究不是个事。”

    弯腰伸手,拨开上面的衣服,露出刚才还是颐指气使,转眼成为一摊休甲天的灰烬。

    从中搜寻了一番,倒也找到了两枚戒指,和一个碧绿的小葫芦,另外又有两个令牌。

    每个令牌上面,都镂刻着各自人的名字,一个是休和运的,另一个则自然是休甲天的。

    由于这种令牌,真是做工极为精美,又是金镶玉的材质,张平舍不得扔,美滋滋暗暗道:“一定值不少钱。”

    张平也自然将那似玉非玉的双刃,收为己有。

    最让张平感到惊愕的则是,休甲天来找自己报仇,竟然只有他有一人,连个帮手都没有。

    这倒让张平很是讶异,否则,就是现在,再多出任何一名内门弟子,也定能打败张平。

    他又哪儿知道,休家在这金阳宗的名声,早就臭了。

    休和运仗着苍荣的这个堂叔,又有休甲天整天晃悠,才让他组成的小队,无往不利,自然也免不了剥削其他外门弟子。

    休甲天同样仗着他这个做主事的堂叔,加之自己修为有些能耐,同样横行内门弟子之中。

    纷纷,所有人敢怒不敢言。

    今天,正巧碰上张平这个出头鸟。

    于是,总务阁大厅内的诸多弟子,纷纷跑去给休甲天报告,他兄弟休和运,被一介记名弟子偷袭,快要惨死在试炼区的消息。

    更有甚者,为了彻底激怒休甲天,又是手舞又是描绘的,说什么这个记名弟子,多么多么的不把他们放在眼中,因为人家有些最令宗门动容的天赋,悟出了“意”!

    整个大陆,最为惊人的剑意!

    只是可以,修为才聚灵六重。

    于是,正在参悟的休甲天,顿时火冒三丈,二话没说,急的连诸多法宝,都没来得及带,大吼一声:“老子专杀不长眼的天才。”

    后面长长的队伍,确实跟着休甲天来了。

    不过,进了试炼区后,大群的弟子颇有默契,不时走两个,一会儿跑五个。

    当真正二人相斗时,休甲天带来的人,一个个早都没了踪影。

    这张平杀死休和运,乃是执法堂血长老亲自下的命令,那个蠢货会糊涂到跟一堂之主对干。

    然而,傻傻的休甲天,却完全被人利用,就算能阻止住张平,他也必定会因为血长老的震怒,连个囫囵尸首都剩不下。

    这就是,忍了他们休氏兄弟两人多年的金阳宗弟子,此时终于爆发了,一箭双雕,直接除了这两祸害。

    只不过,这一计,同样的也把张平利用上了。

    “都杀了吗?”忽然间,身前出现一个小胖子,眨着眼睛,一脸天真道。

    “两都死了。”张平就好似自言自语般。随口不经心直道。

    不过,旋即好像自己说错了什么,张平为之一囧。

    不料,当拖着疲惫的身躯,溅落的满身是血,猛然间,转身看到试炼区的,拐角的广场,摩肩接踵,挥汗如雨,不分内外门弟子,结成一大条蜿蜒长龙。

    纷纷欢喜雀跃的站着,击响锣鼓鞭炮,无数轻男俊女,载歌载舞,就犹如欢迎参战胜利归来的英雄晚会一般,不时频频有女弟子,向张平的方向抛来媚眼。

    “出什么事了?”张平隐隐感觉自己被阴了,还是习惯性的,将纳戒中的痴嗔剑掏了出来,横亘在身前,满目煞气。

    却仿佛并不能影响众人喜悦的心情,依旧锣鼓喧天,红旗飘扬。

    “欢迎除害的英雄,回归!”

    挨着张平最近的小胖子,扯着嗓门大喊道。

    顿时,全场寂静!

    场面上,至少足足有七百多人,这双双的眼睛,并没有因为张平穿着的寒酸而轻视,也没有因为张平满身的血迹而厌恶。

    反而,更让在场人目光,放出仰慕般的惊羡、钦佩。

    “我除什么害了?”张平被这喜悦的场面,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小心问向自己身旁的小胖子。

    “你杀了休氏兄弟两人,可为我们除了两大害。”小胖子依旧天真,毫不迟疑道。

    “你说我杀了那两人,你们才有了这个场面?”

    张平有些摸不着头脑。

    “对啊!”小胖子说完这句话,小跑几步,同样加入了众人雀跃的队伍中。

    张平摸着下巴,隐隐感觉自己终于也做了件好事,喃喃道:“这俩人,做人都能做到这份上,也真是够够的了。”

    张平有心想要与之同乐,不过身上的伤,还是让他悻悻缩回了伸出去的步子,以一种不太熟练的方式,伸出常在路边,拦出租车的手势。

    拒绝了一个个摆出友好示意的女弟子。

    张平走过的一路,拒绝的手都酸了,同时也让他心软了,毕竟拒绝女人,不是他强项,而且女弟子的姿色也都算是中上游。

    “炼丹房。”张平抬头一看,手里还拿着不知从何处捡来的木棍,当作拐杖,终于半推半就的,来到了目的地。

    长舒一口气。

    推门而入,扑面便是一股浓郁的药草香,混合着空气氤氲的热气。

    闻入鼻吼,也有清新健肺之功效。

    让张平不禁咋舌,常从小说中得知,里面描述的丹药房,基本百利无一害。

    炼丹房里面空旷无比,只有四个丹炉,大约两丈高,最高端的三条龙,直接几乎快到了屋顶,旁边还有两架梯子,显然是用来放入药材时,供人攀登使用。

    这时的丹炉,还在蒸腾的冒着热气,四周上下,并没有明亮的火焰,看来丹炉的供热,另出一门。

    张平见没有人在场,胸口反而不时传来剧痛,如果就这么老老实实,就这么的静等炼丹之人来。

    张平感觉这是在无耻般的浪费时间,浪费的他心口直疼,双手直哆嗦,嘴唇泛白。

    于是,张平怀着好奇心,拄着拐杖到处游走,袍子上还有凝滴未干的血迹,沾染到炼丹房漆黑如墨的石板上。

    留下连串的紫黑色线条。

    “这地方,僻静又优美,空气充斥着淡有若无的灵草幽香,真是个养人的好地方啊!”张平性到所致,不时大着胆子,用木棍敲击冒着热气的丹炉,旋即就会发出嗡鸣,回荡久远的音响。

    木棍用的力大,回馈而来的声音就会越浑厚,持续回荡的声音也变得短暂,但如果用的气力小,则回馈而来的声音就是清脆,如同溪水潺潺边,翠竹拍打的响声。

    丹炉内震荡的声音,也随之流转不绝。

    张平双目一亮,惊喜道:“不错啊,当个乐器来玩,回头有钱了,一定也要买个这个大的。”

    “可玩舒服了?”张平的身后,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语气透着无波无动的老者之声。

    张平猛地心头一跳,转身看到是一个蓝袍老头,也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不过他的身上散发的气息,并没有血长老隐而不发的暴戾、残虐。

    “外面那么热闹,你怎么不去逛逛?”

    蓝袍老者好似并不心急,微微一笑道。

    “前辈,弟子是来购买丹药的。”张平态度露出诚恳,希望给他一个好印象,待会儿,希望能给自己一个优惠价。

    “哦,你们年轻人要多出去走走,不要总想着修炼突破,要多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大陆何其之大,怎么只能天天拘束一室之内……”

    这老者十分的健谈,扯着张平东说西掰,叨叨个没完没了,就仿佛忘了张平所为何来?

    “弟子想要购买20枚回灵丹,再加50枚止血丹。”终于,张平忍不了这个面目慈善的老头,生硬错开话题,开口道。

    “你一个小孩子,买这么多的战斗时,常备的丹药,想要做什么?”蓝袍老者微笑的神情此刻,反被一片寒芒替代,一双眼睛死死盯在张平的身上,浑浊的双眸骤然亮起光束。

    张平自脚底板,透穿出冷气,背后一阵寒芒刺背,心神死死抱守,才恢复平常意识,解释道:“弟子,只是想一次性买回去,不用再来回折腾,以免耽误修炼。”

    “哎呀,我给你直接说的都白讲了吗?你要多出来走走,不要总是……”蓝袍老者睁大眼睛,顷刻变成了另外一副脸庞,大有圣人好心劝慰之态。

    张平愕然,手里紧攥着的木棍都掉地上了,不想再去听他叨叨,催促道:“还请前辈给弟子拿丹药吧。”

    “你有足够的灵石吗?如此之多,可要大手笔啊,你现在月薪俸多少……”老者说的唾沫都横飞了,脚步却是没有丝毫的挪动前兆。

    “前辈!”张平脑门冒出黑线,无语道。

    蓝袍老者这才迟迟,白嫩的手一摊,纳戒里面赫然,一张乌木漆黑的大桌子,上面排列整齐的几十瓶丹药。

    瓶身都是篆形字体,刻写价格,还有丹药的种类名称,反正是一应俱全。

    瓶子底部,更是镂刻着金阳宗的印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带着手机来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骑猪赏日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骑猪赏日落并收藏带着手机来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