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楚玖GL > 第57章 初九(五十七)

第57章 初九(五十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亲的不是脸,那就是嘴呗,萧以荀霎时觉得只关萧棠禁闭好像不太合适。她挑起初九下巴,迫使她仰着头给她擦嘴。初九心里更郁闷了,这都过了多长时间了,再说也就是挨了一下,上次阿涔亲自己唇角的时候,虽说这是很平常的事,可萧姐姐也没这么大反应啊。

    擦了几下,看初九那眼神有点惊恐,萧以荀疑惑的停下手问她:“初九,上次不会是初吻吧?”

    “怎么会。”我初吻早就献给太后了。太后是个收初吻的恶魔,阿涔和茹茹的,她也没放过。

    萧以荀像是能看穿她的心思,睨着她说:“给父母的不算。”

    这个话题好像什么时候讨论过,初九记得许涔也说过:茹茹喜欢你那么久,又常同吃同住,你以为你的初吻还会在吗?

    其实说直白点,她们仨根本就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在一张床上睡过觉,在一个碗里吃过饭,谁不了解谁?

    初九心虚,怯怯的说:“我也没算给我妈咪的。”可她刚才先想到的确实是太后她老人家啊。“阿涔是青梅竹马,她说初吻大概是早就毁在两小无猜手里了。”

    其实许涔也是吓唬初九,茹茹亲初九会到什么程度,大家怎么会没分寸?要是茹茹能一点都忍不住的话,她俩能是现在这样?要么在一起,要么早都发展成见面尴尬的两难境地了,虽然现在见面也自在不到哪儿去,但茹茹绝不会等到大学那临门一脚的时候,才弄成这样。

    萧以荀一听,心里不高兴了,而且她发现初九可能根本就分不清所谓亲亲和亲吻两者间的区别。萧以荀还挑着初九下巴,她懒得和初九胡扯这些,低下头就吻了上去。

    这又何尝不是萧以荀生平第一次正式的接吻呢?而那非正式的两次,也不过是前不久在这里被初九在睡觉的时候卡了油,虽然罪魁祸首完全没印象,但好歹是发生过的,第二次,也不过是她在宿舍里把初九占过她的便宜又占回来罢了。

    萧以荀的舌尖撬开初九的贝齿时,初九就明白萧以荀所谓的初吻是指什么。她柔软的舌扫过初九的口腔,试图勾起初九的回应。可惜初九还蒙圈着的脑子里,千方百计的回忆着从前,她想的是她和茹茹肯定没有这样过。她又不是猪,就算睡着了被人这样亲吻还不醒过来那肯定是重病垂危,濒临死亡的状态。

    毕竟在太后的引导教育下参考了那么多萌萌的爱情动作片,亲亲和接吻初九还是分得清的,只是一直不愿意面对现实又单纯的初九,在思想还有那么点保守的情况下,就被迫接受了。

    初九没什么回应,唇舌有些僵硬,萧以荀挺满意的,毕竟这是她对接吻一窍不通的表现,自己来教总比她和别人学会的要好太多。只不过,萧以荀很不满意的是,初九在和她接吻的过程中,出神了。

    到这种时候,初九才记起来,有次和茹茹一起午休,她总觉得有东西蹭她的脸,蹭的她鼻子和嘴唇痒痒的,她以为是茹茹的头发呢,就随意蹭了蹭,后来睁开眼发现自己和茹茹脸贴脸的睡着,鼻尖都对着鼻尖了,嘴自然也跑不了的。可就是因为初九分的清亲亲和亲吻的差别,从小这样睡觉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所以才从来没多做他想过。

    在这种时候,大多数情况下初九都会顺便亲亲人家,就是逮哪儿亲哪儿那种,但也不过是亲亲而已,更像是特别亲昵的蹭蹭。根据许姑娘和太后娘娘的判断,初九睡到迷迷糊糊时,这样暧昧不明的举动最容易勾人犯罪了。

    也幸好她不喜欢和陌生人一起休息,和她一起睡觉的人,数来数去也不过就那么几个人而已。不然的话,还不知道她这小动作得祸害多少人。不过太后也永远不会做什么自我反省,因为这都是她从小对初九教育的成果,目的很简单,她就喜欢看楚小九一脸睡意朦胧,迷迷糊糊的抱着她亲亲又往她怀里蹭啊蹭的萌样。

    人出神的时候一般是在回忆,而这回忆大多数是相关的事情和人物,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萧以荀都不喜欢。她放开初九的时候,初九还愣着。简直就和断电了的机器人一样,萧以荀说:“原来这个才是。”

    过了一会,初九回过神来,讷讷的问萧以荀:“是什么?”

    “你的初吻。”萧以荀凑近她耳边说:“感觉很好,我收下了。”

    初九红着脸,挣扎了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其实这个初吻很糟糕,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跳跃,压根就没顾上要做什么反应。

    萧以荀看她暗自懊恼一脸纠结,拉她起来说:“出去吃晚餐。”

    初九被萧以荀牵着走,临出门的时候,她看了看书房问萧以荀:“她还在里面。”

    “不用管她,她会想办法自救的。”萧以荀连看都没看书房方向,和初九出门的时候还心情颇好的问她晚上想吃什么。

    萧棠被关在书房里,原以为自己安静的待一会,姐姐就会开门放自己出来。结果等着等着等来了关门声,看看时间,姐姐肯定是吃饭去了,指不定吃完饭会磨蹭到时候什么才舍得回来。

    萧棠很懊恼,但她反思了好久,也没对萧以荀把她锁在书房的原因想出个所以然来。幸好手机在身上,她知道储伊肯定有这的钥匙,就给储伊打电话求救,一口一个伊伊姐叫的那叫一个亲热。

    可惜储伊听完她的遭遇,只扔了个六字真言给她:‘你活该,我没空。’储伊想想都觉得好笑,荀荀关你禁闭,你觉得谁会跑大老远去放你出来?

    萧以荀惹不起,储伊也不敢惹。萧棠的活动范围就那么大,手机电量不多了也没法充电,电脑还有密码不能用,只有一柜子的书,她又不是萧以荀和储伊何时何地都能淡定的不食人间烟火似的,这会她哪有心情看啊。

    她坐立难安的等着,隔一会就给萧以荀发个信息请安,巴望着她早点回来释放自己。

    约莫过了两个多小时,萧以荀带着初九回来了,萧以荀一进门就打发初九说:“你先去洗澡。”

    初九点头,拿睡衣去洗澡,走到门口还刻意看了看书房门。萧棠在里面安静的出奇,知道有人回来了也不敢轻举妄动。

    房间里多静啊,别说针了,就是掉一根头发在地上抓狂的萧棠都听得见。外面大门一开萧棠就竖起耳朵了,她立刻蹲在书房门口等着萧以荀来开门。等了好久门都没开,急的她都想挠门了。可是越这样挣扎,动静越大萧以荀越来气,还不如安安静静的生机还能大些。

    萧以荀倒是不着急,初九洗完澡,她又去洗澡,磨磨蹭蹭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看初九那眼睛总是不经意的往书房那瞟,她才算是开了恩,过去打开门发现萧棠蹲在门边靠在墙上。

    萧以荀低头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又要回客厅,萧棠赶紧拉住她裤腿说:“姐姐,我脚麻了。”

    被萧棠那种求抚摸的小狗眼神,看的全身不自在的萧以荀扶她起来说:“有椅子不坐,谁让你蹲着的。”

    “我蹲在门口等你开门啊。”萧棠说着,顿感委屈,再多控诉两句估计眼泪掉下来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萧以荀把她扶到沙发上,初九站起身来问她:“喝水吗?”

    “不喝。”萧棠气呼呼的瞪她一眼,颇为愤愤的拒绝了。

    萧以荀按着初九坐下说:“不用管她,她已经成年了并且四肢健全。”

    萧棠中午在飞机上,好死不死的错过了饭点。反正就算赶得上飞机餐以萧棠的矫情劲,肯定会嫌弃味道不好,也不会吃。机场在郊区离市区较远,赶到公寓都下午了,一来又忙着和初九较劲。

    一天没吃饭,接着又被关了四个多小时,不渴不饿才不可能。萧以荀这会没空关心她别扭什么,以她对萧棠的了解来看,也无非就是觉得姐姐被被人抢了,相当于被别人抢了心爱玩具的孩子罢了。没多少恶意,自个儿一个人别扭也别扭不了多长时间。越哄越来劲,不搭理她慢慢就好了。

    “姐姐我饿。”萧棠扁着嘴,怯怯的冲萧以荀哼唧。

    萧以荀坐到初九身边,对她说:“放东西的地方都没有变,想要什么你自己拿。”

    装什么装,萧棠什么时候客气过?她去年来s市玩就是住这,对这门清,这周围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她比萧以荀都清楚。上次萧以荀带初九去吃饭,那家饭店还是萧棠带萧以荀去过的。

    萧棠往萧以荀这边挪了挪,拽着她衣角奄奄一息的说:“腿麻。”

    “自己揉揉。”萧以荀在茶几抽屉里翻出外送电话递给萧棠说:“晚上少吃点不好消化的东西。”

    萧棠笑嘻嘻的接过去,完了还冲初九吐舌头嘚瑟,那眼神赤、裸、裸的挑衅。看的初九好无奈,她就不明白萧姐姐递了菜单给她,关心了她一句,这有什么好炫耀的。

    萧棠就近点了吃的,大概就是小区门口的哪家饭店,十几分钟就送来了,这速度快的吓人。

    等萧棠吃完饭都十点多了,初九她们也该刷牙睡觉了。初九不知道今晚该怎么睡,一张双人床一张沙发,三个人不好分配啊。早知道她就该坚持点回宿舍住,想想她就后悔莫及,自己下午怎么就那么没出息,被萧姐姐亲了一下,就什么都忘了。

    萧棠吃饱饭,打包好垃圾,然后眼巴巴的看着萧以荀。萧以荀回看她然后下了命令:“睡沙发,还是住酒店。”

    萧以荀不想让萧棠睡沙发,不是怕她睡不舒服,而是怕她打扰自己和初九,也怕她在自己眼前晃的自己烦躁。可她知道,萧棠不会这么容易就答应睡沙发,更不可能去酒店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楚玖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顾并收藏楚玖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