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楚玖GL > 第62章 初九(六十二)

第62章 初九(六十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也看见了,真是可惜了,为嘛不是正面。电视上那些不小心就亲上去的,不就是这样的嘛。”云婷回过头来,又突然瞅见萧以荀目不转睛的看着初九笑,那眼神简直是柔情似水,就和没见过初九似得,就问她:“初九脸上有花啊?”

    初九见霍然还拿着酒杯惆怅,刚想安慰安慰她,听见云婷说话莫名其妙,抬头问她:“什么花?”

    萧以荀站起身,冲还坐着的初九伸出手,说:“走,该睡觉了。”

    初九看看面露微笑的萧以荀,有种心安的感觉涌上心头,怔了好久,最后又不放心的看看霍然,可她基本是没丝毫挣扎,就果断选择了萧姐姐。

    云婷看着萧以荀牵住初九的手,两人手拉手走了。云婷推推霍然问她:“荀荀刚才在笑什么?”

    “笑语盈盈暗香去。”霍然一手撑着脸,幽幽一笑,颇为妩媚的说:“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霍然说完,仰头喝完最后一口酒,站起身晃晃悠悠的往回走。“这才喝了几口啊,酒不醉人人自醉也不能这么夸张吧?”被霍然那妩媚的笑吓着了,云婷禁不住打了个哆嗦,抬头看了看天空,一颗星星都没看见,顿时有种乌云罩顶的感觉:“都几月份了,不约而同的发哪门子的花痴啊?现在又不是春天,还没到□□的季节好吗?”个顶个的愁人!撒狗粮完全不分时间地点,和别人的心情,想撒就撒连个招呼都不打!

    可是云婷忘了,夏天过完,新学期开学,就到秋收的季节了呀!大家在春天种下一个希望,可不是快到收获季了嘛。

    萧以荀不回公寓住,小公举就急了,第二天就奔到学校里好一番死缠烂打。她又不住酒店也不睡沙发,还得要萧以荀在公寓陪着。萧以荀不厌其烦,小公举不依不饶。

    僵持了整整三天,萧以荀走到哪儿,小公举就跟到哪儿,一步不落,恨不得厕所都跟着进去。看见初九就给她脸色看,三零三的小盆友们关系多好啊,小公举冲初九甩脸子,初九还没怎么着呢,看的她们都快炸毛了。

    太欺负人了,看到最后,霍然这暴脾气一怒,手一挥,招呼着苗苗和时舞架着初九就走了。还勒令小公举回家之前,不准初九和萧以荀眉来眼去,暗通款曲。

    初九觉得冤枉啊,她啥时候和萧姐姐眉来眼去过?还暗通款曲,再延伸下去,是不是就叫做珠胎暗结啊?再接着,就可以直接侵猪笼了。不过小公举这么着缠萧以荀,初九还真不想这时候去凑热闹。

    一连好几天三零三还真和三零一的姐姐们疏离了,她们最近忙,吃饭时间三零三的小盆友们又都避开她们,是因为小公举还在s大里晃悠着,对此气的萧以荀都快炸毛了。

    这天初九下午上完课闲来无事,就被同学方雪拉去了音乐社,据说各大社团都已经开始彩排,准备九月份的迎新活动。

    时间过的还真快,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大一就要结束了。初九记起刚开学的时候,就忍不住一阵感叹。

    方雪的男朋友是音乐社的,初九想想小公举的脸色,深深觉得即便是被拉来陪美女看帅哥,也比看小公举的脸色要好。

    学校里所有的乐器都在音乐社,还都不外借,基本上也只有音乐社和学生会的人可以自由使用。其实它们也只能在这种举办学校集体活动的时候,才特别的能发光发热。最近这段时间,各大社团和学生会的人忙的不可开交,要忙着排练还得忙着应付考试。

    学姐们也开始忙了,忙会里的学期总结,忙迎新的一些事情。初九记得云婷之前说过,她们都想辞掉学生会的职务来着,但就算要辞,估计怎么着也得九月之后才会批吧。迎新这种活动正是缺人手的时候,怎可能不等完事就放人呢?

    初九和同学刚到音乐社,就被人拦住了去路,初九抬头一看,哎呦,这不是偶遇过好几次的陈涛学长嘛。

    陈涛冲初九一笑,问她:“学,学妹,你怎怎么来了?腿好点了吗?”

    “呦,学长,你平时说话那么利索,怎么就突然结巴了?”方雪冲他俩笑了笑,还忍不住冲陈涛挤眉弄眼的问:“吃饭的时候咬着舌头了?”

    陈涛没介意,也知道方雪没事就往这跑是为了看男朋友。方雪的男朋友和陈涛是同班同学,又都是音乐社的,一看就知道他们私交很好,平时也没少开玩笑。

    “好多了,谢谢学长关心。”初九笑了笑说:“我是陪方雪来的。”

    方雪说:“我去找孙新,学长你带初九参观参观呗。”说完,也不等初九说话,冲他俩挤挤眼睛,撒腿就跑没影了。

    好一匹脱缰的野马!初九站着看了看周围,人挺多的,可一个都不认识啊。初九不是第一次来这,刚开学时间不长,有次迷路晃到这来,听见里面有人弹钢琴,弹的是天空之城,那动听的琴音紧紧的缠着初九。她从来没听过谁能把那种悠远而又哀怨的感觉,演奏的那么淋漓尽致。

    上次她寻着琴声走来,琴音却在弹到一半的时候戛然而止,她没能见到那个弹琴的人。那段时间她又来过几次,但最终也没能再听到有人弹出那种缠绵悱恻,引人悲伤的愁绪来。

    有人喊陈涛,他应了一声又对初九说:“学学妹,我在隔壁,隔壁练习室你要去吗?”

    初九刚想拒绝,就听见有人弹琴,是卡农。演奏的很温柔,简单而温馨,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快乐的追逐着,初九想这个演奏者一定是个正在恋爱中的女人。至少,她有一份能让她觉得开心向往的感情。

    她问陈涛是从哪个房间传出来的琴声,陈涛说在a3练习室,他见初九很有兴趣就带她过去看。练习室的门开着,钢琴边上围了不少人,初九站在门口往里看,透过顶盖她看见萧以荀坐在钢琴前,如杨柳梢头飘然而过的微风,就那样轻柔绮丽的吹进了初九心里。

    萧以荀细长的十指正在黑白琴键间轻快的跳跃,突然响起了合奏,轻缓如呢喃细语,飘渺如风中丝絮,紧迫的追逐嬉戏。淡淡的喜悦,隐喻的忧伤,缠绵至极的音乐,就像契合的两个灵魂生死追随,是生生不息的单纯爱恋,到结局最终会永不分离。

    周围有人嘟囔着说这双钢琴合奏太默契了,还有不少人去找合奏那间房。快到凄美的结局时,萧以荀提前停了,寻着那越渐低缓的声音而去。

    初九弹完最后几个音符,抬头看向萧以荀,从那边的琴声停了的时候她就知道,一定是萧姐姐找来了,要换成是她,她也会等不到结尾就来看看能和自己琴音共鸣的人,会是怎样一个人。

    “你怎么来了?”看见初九的时候,萧以荀有些惊讶,但随之而来的喜悦远比惊讶要浓郁的多。

    初九眨眨眼睛,微微一笑解释说:“陪同学来看帅哥,正巧听见姐姐在弹琴。”她往四周张望着,确定小公举不在才稍稍松了口气。

    萧以荀目光扫了扫四周,笑着问她:“帅哥这么多,你看的过来嘛?”

    初九笑说:“看不过来,所以就改看美人了。”

    看萧以荀和小学妹认识,旁边立刻有人开口煽风点火:“学妹,这么好的苗子不加入我们音乐社,那不是暴殄天物嘛。”

    初九看了看他,又指了指萧以荀一脸天真的问:“萧姐姐在音乐社吗?”

    “呃……”萧以荀可不在音乐社,这是多大的遗憾啊。可听初九这意思是萧以荀在音乐社她就会加入?那人顿了顿,又问她:“是不是萧会长在音乐社你就加入?”

    “不。”谁在我都不加入,初九摇摇头,说:“我只是顺口问问。”

    这是被耍了么?那人嘴角抽了抽,他一脸失望的看向萧以荀,萧以荀耸了耸肩,无奈的笑了笑说:“sorry,无能为力。”

    初九拒绝别人的时候,还是这么坑。萧以荀想起来前段时间,有个男生追初九,弄的人尽皆知,避无可避。结果初九在大庭广众之下淡定的扔给人家一句:你要是不搞基,就不要来找我了。

    结果那男生没觉得初九喜欢女生,还以为初九兴趣奇葩喜欢gay里的小受,碰巧那货又是个在他们系里出了名的风流成性的直男,他是没辙了,这话宣扬出去也确实是掐灭了不少雄性生物的希望,但初九因此给自己招来了一群关系暧昧的女生。

    一想到初九收个苹果,还个梨的事,萧以荀就忍不住直乐。也难怪不少人对初九有猜测,大致是因为她确实低调,身边男性友人也不多,最常见的除了同班同学,就是舍友。萧以荀突然很能理解,为什么八卦社的吃瓜群众喜欢扒她和初九有暧昧。

    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苏雪在旁边笑的挺欢实的,她说:“社长,你的挖墙脚能力有待提高啊。”

    那人看向萧以荀问她:“那我之前的提议,还ok吗?”

    萧以荀摇头拒绝了:“不合适,你找别人吧。”

    周围的人开始散了,门口有人找萧以荀,萧以荀示意初九等会,就去了门口。方雪把陈涛挤开凑到初九跟前和初九聊八卦,虽然初九不想听,但碍于方雪说的是萧姐姐的八卦,初九听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她说刚才那个音乐社长潘宁也是学生会的,喜欢萧以荀人所共知,别说音乐社了,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打从她萧姐姐大一追到大二,目测还会追到毕业。还经常和另一个人闹矛盾,那个人初九倒是听说过,也是学生会的,就是冬天在雪地里被撞倒时候冲过来的那个人。

    初九听完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讨厌~,幸好我不认识他。要不每天看他缠着萧姐姐,我得多闹心啊。

    初九正忙着在心里吐槽呢,就看见萧以荀在门口喊她。萧以荀挑了间没人用的琴室带初九进去,初九问她:“小公举不在?姐姐常来乐器室吗?”

    “她哪儿能在学校里闷着。”发现初九不怎么出现了,自己也比较忙就跑出去玩了。“我平时偶尔来,像现在这种忙学校活动的时候,会来的次数多一些。”

    “姐姐常来这,有没有听过一个人弹琴,是特别勾人心弦那种?”初九眼睛一亮,期盼的看着萧以荀,她想没准萧姐姐知道呢。“我之前听到过一次,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后来来找过几次,可惜都没再听到过。”真有种知音难寻,恨不相逢的赶脚啊。

    “没有,我们这又不是音乐学院。”看见初九那亮晶晶的期盼眼神,萧以荀就心塞。她低着头随意点了几下琴键,琢磨着初九随便听首曲子就能被人把心魂勾走,那还得了?萧以荀斜着眼睛看她,似笑非笑的反问初九说:“怎么,勾走你的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楚玖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顾并收藏楚玖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