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楚玖GL > 第69章 初九(六十九)

第69章 初九(六十九)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婷说:“好了啊,我和伊伊一间。”

    这是楚妈没来之前的安排,现在好了,又多出一个人来。楚妈能和谁一起睡呢?那不是许涔,就是初九,再不然,就只有别人挪地方了。

    可楚妈这样一问,总觉得有什么目的似得。何况她还看着萧以荀笑呢,像是在等她的回答。

    萧以荀没做声,她总觉得看起来平易近人的楚妈会释放出来一种无形的压力,而这种压力,又好像完全是在针对自己一个人的。就这么一会,萧以荀所认知的是这女人简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古今学贯中西,要说她上一秒能和云婷谈论学科专业知识,下一秒就能和苗苗聊化妆美食电影,一转眼换个学术知识照样能侃侃而谈,拉家常谈八卦更是不在话下,张嘴就来。

    都和云婷她们打成一片了,瞅瞅云婷她们的笑,还有那一口一个云姐云姐叫的,萧以荀就觉得脑壳痛。再看看许涔那面含微笑的脸,长的再漂亮也掩盖不了是个妖孽的本相。

    萧以荀真是有些怀疑初九身处在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妖孽堆里,是怎么健康长大的?不需要说别人,就面前这两个的腹黑劲,初九的情商居然还能那么低真是不容易。

    “你们还不出来?”初九站在汤池边上,穿着浴袍,光着雪白的脚丫子,看那精明的眼睛,就是已经清醒过来了。

    “你怎么又光着脚?”楚妈嗔怪她一声,话音一转又略带嫌弃的说:“晚上容易着凉。”这听起来是责怪的话,却又包含着浓浓的关心。

    初九呆了会,然后快走几步过去穿上拖鞋,回来路过大家的时候还一本正经的指了指脚,一副你看的模样对楚妈说:“我没有光脚。”

    楚妈无力的瞟她一眼,问许涔说:“你说这颜值是遗传了亲妈,这让人捉急的智商到底遗传了谁?”

    “这分明是呆萌嘛,也是遗传了亲妈的。”许涔笑了笑,起身走了。

    “孩子们都长大了,不好调戏了。”楚妈心里一叹,萌点不一样了,都学聪明了。

    时间还早,大家洗漱完都聚在客厅里,初九半躺在沙发上。许涔和楚妈坐在初九旁边,把萧以荀挤的远远的。

    一眼看去,初九那姿势软塌塌的像是没了骨头的软体动物一样,半干的头发侧披在肩上,眼睛盯着电视,却悄悄竖着耳朵听周围她们打闹的动静。

    坐着实在太无聊,楚妈叫一声初九,问:“你刚才是不是偷瞄荀荀来着?”

    初九费劲的抬头看看她说:“没有。”脑袋费劲的挪回来的时候,又看见萧以荀正瞅着她,初九眨眨眼睛一脸无辜说:“真没有。”

    看了她俩一会,楚妈凑近初九耳边小声的说:“其实是她在偷偷看你,我怎么觉着那眼神不对劲呢。”楚妈顿了顿又说:“你是不是欠人家钱了?还是挖人家墙角了?”

    初九瞟瞟萧以荀,一脸不相信的看看楚妈说:“你以为我会信么,我这二百五的智商可是来自遗传。”

    楚妈一脸惊讶:“原来咱家不止我一个人觉得你爸的智商只有二百五。”楚妈笑嘻嘻的说,“挖墙脚,我猜你也没这本事。”初九连个墙都没有,还能学会挖别人墙角?她要真会了,自己还能多点乐趣,少点操心呢。

    初九被说的无语,把脸往楚妈腿上蹭。楚妈嘴上说着“困了就回房睡觉。”可是心里还是很喜欢,初九从小就爱往她身上蹭,楚妈总趁机抓她痒,因为越痒就越往她身上蹭,还会打滚,简直是恶性循环。

    时舞一听这话,立刻插嘴叫道:“才十点多,我们应该找点娱乐活动。”

    “你折腾一天了,还不困啊。”年轻真好,楚妈说:“书房有棋牌,要不就去酒店那边的娱乐室。”

    初九举举手说:“我要睡觉觉。”

    楚妈绷着脸环视了一周,严肃的气场一出,只一瞬间连整个客厅的气氛都压抑了。她一脸认真的问:“说,你们谁的小名叫觉觉?”端的是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神情。

    当所有人的目光落在萧以荀身上的时候,萧以荀终于忍不住抖了抖好看的眉毛,破天荒没智商的说了一句:“我的小名是荀荀。”

    许涔笑了,大家都憋着笑,连储伊都绷不住脸皮也有了颤抖的反应。干妈还啥都没干呢,萧以荀就开始掉智商了。许涔觉得萧以荀现在脑子里想的一定是:初九的小名才是觉觉。

    楚妈站起身点点头,说:“也是,谁会有初九那么不合群的小名。”她说着又冲初九说:“楚小九,走吧,既然没有觉觉,在你的觉觉出现之前,你就将就下睡床好了。”

    初九从沙发上爬起来,一脸认真的说:“我还可以睡别的。”

    “哦?是吗?沙发地板还有楼梯台阶,你都可以试试,反正这些东西哪里都不缺的。”楚妈还坐在沙发上,和刚才突如其来的认真相比,这会说话的语气倒是挺随意的,可总有让人觉得她有说到做到的意愿。

    楚妈站起身来,初九就冲她一笑,伸过手去,楚妈拉着她的手一起回房睡觉。临走前,还回眸一笑扔下一句:“小盆友们动静千万小点,我老人家晚上好静。”

    这转过身走都走了,临了还又扔下一句:“尤其是嗯嗯啊啊,哦哦喔喔之类的呦。”

    看见干妈这样的笑,许涔有些怔愣,放佛看见了许多年前的一幕。那是干妈来找初九回家,自己站在那看着初九和干妈并排站着说话,然后初九就举起手来,干妈牵着她回家,走出两步又回过头来笑着说:阿涔快来。

    然后干妈会一手牵着自己,一手牵着初九离开。类似的场景太多太多,几乎每次都是小小的初九头都不抬,只是习惯性的对着身旁扬起小手,然后干妈就自然的牵住她的小手。一大一小的背影,暖暖的,那样的回眸一笑太灿烂温柔,看在眼里就能融化人心。

    有一张照片就记录下了这样的场景,两张回眸一笑的脸,简直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相似,初九是干妈血脉的延续,小时候初九的那张脸太像干妈,倒是后来五官长开了,反倒是有了些变化,但些许细微之处还是极相似的。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干妈总冒充初九的姐姐,不管别人看来是亲姐姐,是表姐或是堂姐,那都不会有所怀疑。

    而初九只有对着干妈才会有这样的举动,从小便是如此,就像呼吸一样自然。这样的习惯,从初九学会走路直到现在,已经太久太久了。

    干妈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平时的衣着打扮依然很是随意,淡妆化的很精致,保养的半点不见岁月残忍前行的痕迹。只是自己和初九已经长大,再不是小小的可以随时随地粘着干妈撒娇卖萌的小孩子了。

    许涔有些缅怀过去能无止境腻着干妈的时光,她在呼喊声中惊醒过来,见是干妈喊她,就起身快步跟了上去。牵着干妈手的时候,听她还在耳边念叨着:“怎么又发怔,每次回家都得我回头喊你才能跟上来,你们俩一点自觉都没有。光是这点,茹茹就比你俩好多了。”

    初九打着哈欠反驳着:“你最爱的果然还是茹茹,我和阿涔只有抱头痛哭的份。”

    听着她们的对话,许涔低头笑了,时光若能静止在这样的一刻,也是好的,但是越简单的希望,越会变成奢求。

    云婷扭捏着惊叫道:“天呐,这都不用勾小指头,初九就主动抛出橄榄枝了。”想想那天晚上萧以荀意气风发,用那温柔恬淡如清风似水的微笑,才把初九勾走了。这会倒好,啥都不需要,初九就自动送上门去。“而且我刚才看见许姑娘低着头笑了,她们刚才说了什么?真是好难得。”

    对于云姐这件事,初九什么口风都没透露过。三零三的孩子们也是两眼一抹黑,霍然只能拍了拍时舞的肩膀说:“为了明天能更欢快的蹦跶,你还是早点睡吧。”说完也上楼去了,谁让她听说明天那个情敌会回来,她得知己知彼去。

    大家都要回房休息,时舞琢磨着一个人也无聊啊。她想了想,回房时候路过萧以荀身边,还学霍然拍自己一样拍了拍萧以荀的肩膀,但她可不敢使劲,只是轻轻的象征性的拍完就安慰她说:“不就一枝红杏出墙去嘛,学姐别气馁,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一边去,说什么不好说这么猥琐。”苗苗呵斥完,转头也拍了拍萧以荀的肩膀说:“学姐别听她说这些污九抹黑的事,虽然云姐回眸一笑能生百媚,但学姐的魅力那也是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别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这句说的真好。”云婷都忍不住夸苗苗了,难得她正经一次。

    可云婷话音刚落,苗苗就得意忘形的笑着说:“那当然,俗话说的好,名花有主咱不怕,锄头无情把墙挖,只要锄头挥的好,不怕墙角挖不倒!”

    时舞还故意来了个二重奏:“嘿,挖不倒!”

    “错了。”

    “嘿,一挖就倒。”

    这是哪门子的俗话?云婷扶着额头,耸耸肩无奈的说:“我觉得她们有正经的时候,才是真的错了。”我的错,妥妥的。

    储伊凑过来也拍拍萧以荀的肩膀,眨巴着清澈如水的大眼,和鬼上身了似得换了个人一样,特别温柔的问她:“要不我今晚和你睡?”

    苗苗回过头来看了看储伊,忍不住感慨道:“连一一学姐都学坏了。”都会落井下石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楚玖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顾并收藏楚玖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