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3章 嫡女逆袭(三)

第3章 嫡女逆袭(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望舒淡淡扫过魏王那有些惆怅的眼睛,微微合了双目。

    她并不是真的愚蠢得什么真心话都说。

    救了太后,是大功一件,只是在这些人精子的眼睛里,她一个臣下之女,有什么理由一定要护卫太后呢?

    忠心?

    仰慕太后威仪?

    还是……挟功有所图?

    不如实话实说,不仅太后与魏王的疑虑顿消,还会看在她诚实多为青眼一些。

    她的伤势不轻,不过说了几句话就已经不能支持,又觉魏王碍眼,便垂头咳嗽了几声。

    魏王用一双俊目扫过她透了淡淡薄汗的苍白的脸,见她似乎对自己方才的劝慰不以为意,抿了抿嘴角,亲手将她放平这才快步地离开了侧殿。这侧殿乃是太后的宫中,自然奢华无比,沈望舒本就是个功臣,又在养伤,因此在侧殿休息得十分安逸,且太后遇刺却被臣女所救之事已经在京中沸沸扬扬,甚至连皇帝都来见了她一面。

    皇帝是个十分敦厚的中年人,与太后母子情深,对沈望舒格外温煦。

    此时不知什么缘故,魏王突然求情于皇帝,要求给予沈望舒一定的赏赐,因此皇帝与太后,赐给沈望舒一个爵位。

    乡君。

    为官容易,封爵却难。

    这虽然是女子爵位之中最微小的一个爵位,然而却也是寻常官家之女所不能得到的,说不好听些,连沈望舒这便宜生父宋丞相都未必有这个乡君尊贵。且太后很喜欢沈望舒的恭顺诚实,因此还赐了封地。

    皇帝在前朝,温言嘉奖了宋丞相,举京侧目。

    沈望舒却有些遗憾。

    她与宋丞相父女之间并不十分和睦,反倒有些冷落,盖因宋丞相专宠柔姨娘,如今不仅叫柔姨娘一个婢妾管家,甚至宠爱庶女宋婉儿几乎逾越了嫡女的程度。

    若不是宋丞相的嫡妻年轻轻就病死,只怕如今看见了也得被气死。有皇帝嘉奖宋丞相的好处,还不如全都给了她自己,也叫她能够不要依靠宋丞相就能不被人践踏。她带了几分唉声叹气地坐在御花园精致华丽的石亭之中,托腮看着不远处碧绿清凉的大湖。

    湖面上有微风而来,清爽怡人。

    远远地如花的窈窕宫女嬉笑成群,叫人看着心都欢喜起来。

    又有一个俊美高挑的锦衣青年分花拂柳而来,他仰头逆着天光看到凉亭里的沈望舒,那双有些冰冷的凤目变得温和了许多。

    “你身子还没有好,怎能在这里吹风?”魏王上前习惯地将身上的赤红披风解下来,披在了沈望舒的身上。

    他的态度理所当然,显然是因最近这十几日在宫中,经常看顾沈望舒熟练了的缘故。

    沈望舒也并未有什么不妥。

    她身为大长公主的前世,众人侍奉,早就习惯了被人如此精心照料。

    魏王见她理所当然地倚靠自己的样子,安静地抿了抿嘴角。

    他当日将沈望舒的直言说与太后,太后听了就笑了,还与他说宋家这姑娘真是一个聪明爽快的姑娘。

    他自然也明白这女孩儿坦诚之中却又十分精明,可是看着她在宫中安静地闭门养病,从不肯出门去奉承太后,或是在皇帝面前露脸,又忍不住心里生出复杂的情绪,想要更加照顾她,叫她过的好一些。所幸这名为宋岚的少女并不是一个迂腐的人,不过几日,就与他熟悉了起来。

    “我已与太后娘娘告辞,今日就会出宫,因此最后看看这宫中的风景。”

    只怕这一次出宫,她就没有什么机会再前来宫中谒见了。

    她给太后挡了一刀,太后赏了她乡君的爵位与封地,这买卖已经两清了。

    “太后与我说了。”魏王的手紧了紧,见沈望舒对自己笑了,也不再多说什么。他本就是一个十分沉默的青年,越过了沈望舒的肩头向着面前的石桌上看去,就见上头是一张棋盘,其上黑白棋子交错纵横,厮杀得难解难分。

    他双手压在这少女纤弱的肩头,贴近了她的后背,感到她轻微地动了动,知道自己是有些失礼,却还是倾身压在她的背上,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持起了眼前的一枚白玉棋子。

    一声清脆的响声,白玉棋子点在了棋盘上。

    沈望舒眼前一亮,顾不得这青年近在咫尺的泛着淡淡灼热的呼吸,拿起一枚黑子,顺势点在另一处。

    魏王的眼,落在她白皙的手指与漆黑的棋子上。

    黑白分明。

    “该你了。”沈望舒扭头与魏王笑道。

    魏王虽然并不是太后所出,然而很得太后与皇帝的信任,他既然愿意对自己示好,自己自然不介意寻一个靠山。

    特别是如今,没准儿什么时候宋丞相就要把自己给卖了的时候。

    魏王只见眼前的少女笑靥如花,美不胜收,然而看见她那双清明的眼睛,却又觉得自己内心龌蹉,默默地放开了她的肩膀,坐在她的对面与她对弈。

    他心不在此,不过不久,就败在了沈望舒的手下。

    “棋散了,我们也该走了。”魏王既然前来,显然是太后要他送自己离宫,沈望舒见魏王认输之后安静地坐在自己的面前,垂着浓密漆黑的睫羽看着眼前的棋盘,不知为何,看着这个银环束发,身姿如同优雅的青松一般笔直的俊美青年,看他静默的样子,心里生出淡淡地惆怅来。

    她起身对魏王笑了笑,就不再留恋地自己下了凉亭,往给自己预备的宫车前走去。

    她走到宫车前,正要上车,却叫魏王从身后扣住,转眼就被他抱在了怀里。

    “你伤了,不要折腾了。”魏王把她抱起来,亲自送到了车里,这才解释说道。

    沈望舒看着他一双乌黑的眼看着自己,突然皱了皱眉头。

    “多谢王爷。”

    她再三谢了谢,抬头看着魏王。

    魏王看出她的抗拒,从善如流地退出宫车,上马护卫在一旁。

    这显然是要送自己回家的意思了,沈望舒不再多看,只歪在了宫车之中,感到宫车稳稳地向着宫外而去。

    论起来,她并不想回到家中去看宋丞相的那张偏心的脸。

    宋丞相府中妻妾成群,可是子女缘却浅薄,只有宋岚与宋婉儿两个女儿,连个儿子都没有。

    只是如今他被柔姨娘迷住了心,早就将其余的姬妾都撇在了一旁,看着这个样子,显然是以后未必会有儿子了。如此,两个女儿就是他唯二的血脉,他自然会越发珍重。只可惜叫沈望舒看来,这份爱惜珍重全都给了宋婉儿,与宋岚是一点儿都没有。不然宋岚嫁入侯府之后,也不会求告无门,最后亡故在了侯府。

    又或者……将宋岚嫁过去当个摆设,宋丞相是知道的?

    沈望舒并不会小看偏心这种玩意儿,已经在心中带了几分疑虑。

    她正在思忖,却感到宫车停下,眼前的轻纱纱帘被一只修长的手挑起,露出魏王那双狭长威严的眼睛。

    “到了。”他对沈望舒伸出手。

    沈望舒安静地看着他,片刻,避开了魏王的手,自己跳下了车。

    魏王收回手,侧立在宫车旁,只是垂目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沈望舒的伤口因跳下来有些生疼,只是她飞快地拂过自己的伤口,就见丞相府中角门开了,一个目中含泪柔顺婉约的女子正带着几个丫鬟立在门口。

    看见沈望舒出现,这女子急忙拿雪白的帕子掩了掩眼角,露出几分欣喜来上前就要握住沈望舒的手,带着几分哀愁地说道,“大姑娘回来了?可叫咱们担心坏了,只是也都怪老爷,沸沸扬扬说大姑娘伤得重叫人担心极了,如今妾身瞧着,仿佛并未伤重,也就放心了。”

    她笑容温顺,可是却句句带着几分心机。

    沈望舒平静地看着这个女子。

    这就是宋丞相的爱妾柔姨娘了。

    她出身卑微,就算做宋丞相的妾室都是高攀,因此当年就算宋岚的生母过世,宋丞相想要将她扶正,却受到了家族的反对。

    出身卑贱的东西,做个妾室还算不过分,可若是做正妻,就是给丞相府蒙羞了。

    宋丞相也有此顾虑,因此虽然独宠她,却没有办法将她扶正。

    “待你挨了一刀以后,再来与本乡君说一说什么叫‘并未伤重’。”沈望舒冷淡地说道。

    她完全没有把自己的手递给柔姨娘的意思。

    柔姨娘的脸微微一白,讪讪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魏王本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听到沈望舒的话,忍不住在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妾身也是担心大姑娘,因此关心则乱,求大姑娘原谅妾身一回罢。”柔姨娘叫平日里就对自己十分冷淡疏远的宋岚给堵了嘴,本脸上不好看,美丽的脸已经皱了起来。

    然而当她目光落在了立在这个脸色苍白的少女身边气势清贵傲然的魏王时,目光一闪,深深地福了下去,示弱得倒有了几分可怜。她论起来乃是宋丞相的姬妾,却在宋岚这个小辈的面前折腰,若是叫有心人看到,只怕就有一个不敬长辈的罪过了。

    沈望舒却坦然受了这一礼。

    柔姨娘保持着蹲礼的姿态许久,头上都冒汗了,方才听到宋岚平静的声音。

    “一个婢妾……罢了,看在你服侍父亲也有几分功劳,罚你三个月的月钱。只是下次再犯,就不要怪我家法处置了你!”

    她竟真的将她当成奴才!

    柔姨娘的脸腾地涨红了。

    羞愤莫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