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18章 贵妃金安(四)

第18章 贵妃金安(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未待沈望舒回过神来,那远远的身影,竟向此处快步而来!

    那身影飞快地靠近,华衣翻飞,一张英俊逼人的青年的脸,转眼就显露在沈望舒的眼前。

    那青年生得眉目冷峻,可是那双眼睛,却不知为何,熟悉得沈望舒想要落泪。

    那是季玄的眼。

    她心中不知受到多大的触动,竟不能动作,只听见自己的心在剧烈地狂跳,连这御花园之中泛着淡淡花香的风都寂静了下来。

    她本可以机灵百变,可是此时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浑身无力地看着那英俊的青年几步到了自己的面前,用一双她曾经日夜相对,熟悉得仿佛是她自己的眼睛一般的黑瞳看向她,那双眼中带着几分迷茫,还有几分疑惑,可是最后,却化作了执着。

    “你……”他沉声道。

    沈望舒依旧不能动作,不知他是不是还记得自己的誓言。

    她不能忘记他,他也不能忘记她,不管到了哪里,他总是会认出她来。

    她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对这个人,抬起自己的手臂,晃一晃他亲手给她戴上的小小的金锁。

    她从未想过还有这样的幸运,她与他的缘分,竟然从未断绝,还可以重头再来。

    哪怕明知道不合适,会叫人疑虑,可是沈望舒的眼泪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艳丽夺目的美人儿,两行清泪从她妩媚的眼角落下,竟带了几分脆弱。

    “摄政王!”见贵妃竟然被摄政王这气势汹汹而来给吓哭了,且摄政王这漆黑的眼就坚决地落在了贵妃的身上,这显然是不知为了什么不肯善罢甘休的意思。

    阿香这个小宫女顿时就滚了出来,扑到了沈望舒的膝盖上,用自己柔弱的身体将沈望舒给挡住,拼命扭头叫道,“这是在,在后宫!摄政王不能欺负我家娘娘!”她还带着几分稚气与一往无前的无知无畏,仿佛贵妃是她最重要的人。

    摄政王的眼落在她与沈望舒抱在一起的模样,露出几分不悦。

    他微微偏头,身后就有默不作声的侍卫上前,将阿香提走。

    他抿唇走到了沈望舒的面前。

    他曾经给过贵妃一耳光,还差点儿把贵妃给剁了之事,后宫皆知,如今见他一脸要来找茬的样子,宫妃们都兴奋起来,连一旁默不作声,只用无声的不舍去看着那雕像不知在伤怀什么的荷妃,都忍不住期待地看住了这个端贵英俊的青年。

    见他的手抬了起来,贵妃却仿佛被吓软了,只知道哭,荷妃的眼里露出几分解气的感觉,一双手扭着,正要看好戏,却见摄政王优美修长的手,伸进了自己的怀中。

    他取出了一条锦帕,伸手去给贵妃擦了眼泪。

    “别哭。”他轻声说道,又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她这样熟悉,熟悉得叫他眼睛酸涩,又觉得仿佛总是在寻找的空落落的感觉,全都不见。

    她伤心落泪,他却觉得,自己的心里更难过。

    他眼前恍恍惚惚一片,不明白这熟悉的感觉从何而起,毕竟这不是第一次与贵妃相见,可是这种感觉却来的突兀,叫他甚至不愿意离开她。

    “我记得你。”他的声音轻微,可是却十分坚决地说道,“你也该记得我。”

    他不明白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是却脱口而出,他见眼前的这个女子捂着脸失声痛哭,心里难过得几乎无法忍耐。

    他几乎克制不住地想要把她抱在怀里,他会很熟悉地安慰她,爱惜她,可是却在他抬起了自己的双手时,见那个方才跳出来的小宫女,挣脱了侍卫重新滚进了贵妃的怀里。

    她抱着呜咽得弯下了高傲的腰肢的贵妃,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

    摄政王阴沉着脸盯着这找死的小宫女,正要叫她从贵妃的怀里滚出去,却听见一旁传来了妃嫔们的窃窃私语。

    他心中一醒,顾不得自己心动与满腹的爱惜,不动声色地退后了一步,离贵妃更远一些。

    他忘记了,他突然发现这世间还有一见钟情的这个女子,她是惠帝的后宫,是惠帝最宠爱的妃子。他当然知道整个后宫之中,贵妃荣宠最盛,可是他远离她一些,不是因厌弃了她是别的男人的贵妃,而是因为,她这样得宠,这宫中妃嫔又有哪一个不痛恨她?

    若叫她与自己有了暧昧,只怕风言风语都会叫她的清名有损,那时只怕是会害死她。她已经在宫中这样艰难,他怎能由着自己的感情来伤害她?

    摄政王皱了皱眉头。

    他想到从前贵妃对自己的冲撞,依旧满怀厌恶,可是看到眼前的贵妃,却觉得满心的爱惜……

    不管她对自己做什么,哪怕是伤害他,他都会觉得幸福。

    这真是一种可怕突兀的感情,可是他看着这女子那双熟悉得仿佛叫自己落泪的眼睛,却又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

    只要能叫她一笑,什么都是值得的。

    “季玄。”她的嘴里吐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嗯。”这明明不是他的名字,可是他却鬼使神差地应了这一声。

    她抬起头,对他露出了一个带着泪水的笑容,沐浴在日光之下,美丽得叫他不能自持。

    “王爷与贵妃娘娘,这是怎么了?怎么仿佛是……”一旁荷妃见贵妃异状,目中一闪,柔柔地笑着说道,“化干戈为玉帛?”

    她手中美人团扇轻摇,眉目温柔秀致,连说出的话都文绉绉的。

    可是沈望舒却听明白了。

    这是在提醒摄政王,他还跟贵妃带着仇儿呢。

    只是荷妃在宫中素来是个小透明儿,惠帝恐自己的宠爱叫她被后宫的妃嫔围攻,因此素来在外对她淡淡的,荷妃自己也只老老实实,从不多言,因此妃嫔们对她都不过是寻常。

    她从来轻易不开口,此时却忍不住跳了出来,只怕当日惠帝从她手里又把佛像要出来给了自己,叫她按捺不住了。只是能将惠帝把住,爱惜她为她筹谋前程,自然不会真是一个纯良简单的女子。

    她说出这话,就叫沈望舒觉得有趣儿了。

    摄政王的眼角,微微地眯了起来,看向了笑容清雅的荷妃。

    “你是谁?”他也不急着走了,只立在沈望舒身旁不远之处,居高临下地问道。

    他生得英俊,俊眉修目,且气势逼人,是个世间难寻的美男子,可是在他的面前,叫人第一样留意的,却并不是他的英俊的脸。

    而是那叫人自惭形秽的威严与气势,这是浸淫权势十几年后天然的气度,浑然天成,令人心折。

    这气势比有时软弱的惠帝要强出几座山去,荷妃虽然对摄政王压制惠帝,连累得自己竟然不能封后,也不能光明正大地立在惠帝的身边心生怨恨,可是却还是忍不住眼神恍惚了一下。她正红了脸,却在对上了摄政王那双不耐无情的眼时,浑身叫人泼了冷水一般,努力地忍耐了畏惧,方才将心中的情绪全都压制下来,勉强起身福了福说道,“荷妃,见过摄政王。”

    “荷妃是什么东西?”英俊的青年傲然地问道。

    这说得还是人话么?

    荷妃,那怎么能是个东西……

    她不是个东西呀……

    不对!

    荷妃叫摄政王这仿佛羞辱一般的问题给问住了,竟立在原地张了张嘴,说不出辩驳的话来。

    她今日竟然在摄政王面前出言要强,本就叫余下的妃嫔不快,此时见摄政王似乎很看不上她,还亲口折辱了她,顿时都嬉笑讥讽地向着她看去。

    荷妃从来清雅,哪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受过这样的侮辱,且妃嫔们异样的目光与窃窃私语叫她气得浑身乱抖,几乎因摄政王这一句话,就丢人丢得满宫都知道了。她自然知道,只怕今日之后,荷妃谄媚摄政王,摄政王却看不上她的流言,就要宫中皆知了。

    她从来看重自己的名声,把自己当做未来的后宫之主,没有想到竟然吃了这么大的委屈。

    虽然习惯了韬光养略,不过荷妃还没有修炼成圣人呢,气得浑身乱抖片刻,便忍不住冲着摄政王厉声道,“王爷可知罪?!”

    她眼角眉梢都带了怒色,声势不同往昔,竟叫平日里只当她是个软弱女人的妃嫔们,都露出几分诧异。

    摄政王眯起了眼睛,上前一步冷冷地看着她。

    荷妃却扬起了自己的头,义正言辞地说道,“后宫本是陛下妃嫔的所在,王爷不顾礼法擅闯禁中,这岂不是大逆不道?!陛下对王爷素来看重,可是王爷也不该仗着陛下的这份宠爱无法无天,横行肆意!”

    她心里觉得自己说的这些话十分正义,颇有风骨与不畏摄政王强权的厉害,这对于女子都是美名,越发沉声说道,“本宫是陛下的妃嫔,虽无德,却不是王爷能够羞辱……哎呀!”

    她话音未落,只觉得脸上传来重重的力道,剧痛无比,竟顺着这力道撞在了地上!

    “就羞辱你了,你能拿本王如何?”英俊的青年慢条斯理地收手,一脸不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