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25章 贵妃金安(十一)

第25章 贵妃金安(十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荷嫔被这一耳光抽得晕头转向,好半天回不过神儿来。

    她不敢置信地捂着脸,努力地去看眼前的帝王。

    若不是长发还在帝王的手中,若不是疼得受不住了,荷嫔甚至都不能相信,自己被惠帝给打了!

    若她被旁人掌捂,就算是摄政王,她都不会有这样的惊怒。

    可是眼下打她的是惠帝,荷嫔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碎裂成了无数块儿,虽然不知为何缘故,可是她却心中剧痛!

    从来爱惜她,恨不能将她放在手心儿宠爱,甚至连碰掉了一根头发丝儿都会比她还伤心心疼的惠帝,竟然出手打了她。

    还用这样一种仿佛是在看仇人的目光看着她。

    荷嫔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她这几日在宫中十分难捱,不提宫中的奴才们越发地不听话,竟敢克扣自己,只说她被摄政王打了耳光,又被惠帝降位,之后又在宫中得罪了容妃,这些挫折加在一起,她哪里还有脸出去呢?只闭门在这有些偏僻,当初是惠帝为了不叫她引人注目,因此格外选择的远离后宫繁华,说得不好听点儿就是偏僻荒凉的宫中,本等着惠帝来安抚,与她赔罪。

    可是才一见面,她脸上就挨了这个。

    荷嫔的眼泪顿时就出来了,滚烫的眼泪就大滴大滴地落在了惠帝的手腕儿上。

    可是惠帝盛怒,哪里还顾得上这个,只这一点点的不忍心,也都叫想到贵妃要与自己什么“和离”的时候,化作了怒火。

    “陛下这是为什么?”荷嫔顾不得自己的长发还在惠帝的手中,她心中悲痛无法言说,哽咽了许久,方才露出几分衰败地自嘲笑道,“莫非是容妃在陛下面前说了臣妾什么?只见新人笑,她如今是新宠,陛下自然是向着她的。”

    她见惠帝的脸色因自己的伤心与悲痛变得缓和了些,心中松了一口气,却越发哀怨地偏头,露出了自己苍白有些消瘦的脸颊来,强笑道,“还是……陛下觉得贵妃不服管教,想换个人宠宠?”

    莫非惠帝是为了她,想要换一个挡箭牌?

    想到贵妃若因此失宠,荷嫔心里又生出几分快意。

    不知为何,她总是忍不住怨恨贵妃,甚至想着,若贵妃万劫不复,不再绷得住那张傲慢艳丽的脸,该是叫人多么痛快。

    至于容妃……蠢物一个,就算得宠,只怕也是不如她在惠帝心中地位的。

    荷嫔想得很好,却没有见到,惠帝在她提及贵妃的时候,脸色顿时铁青一片。

    “果然是你!”惠帝默默地回想着方才贵妃与自己的决绝,还有阿玄看向自己的讥讽的眼神,此时看着荷嫔,只恨得双目流血,哪里还知道好坏,竟手中用力,在荷嫔的一声惨叫中抓着她的长发,将她硬生生地拖下了床榻。

    看荷嫔抓着自己的头发在地上哀叫,他不知怎么,心中竟生出一股子痛快,仿佛看荷嫔痛苦,自己心里叫阿玄压制的那些沉重的负担都不见了。

    这个女人完全没有反抗力气地在他的手下挣扎,生死都在他的手上。

    惠帝的心里有些异样的快意,然而听着荷嫔的哀叫,却想到了今日自己来的目的。

    “朕对你还不够好么?!”他想到这个一肚子气,贵妃要离开他,不仅叫他心中失落,却古往今来,也没有个皇家后宫的妃嫔要休了皇帝的呀。

    休了皇帝也就罢了,还转头要去嫁给摄政王,这叫惠帝的脸往哪儿搁?说句不好听的,这头顶上的绿帽子都够惠帝名垂青史的了!一想到日后的后人,在提及他的时候不是英明神武的帝王,而是鼎鼎大名的绿帽子王,惠帝眼前就是一黑!

    他更恨害得他落到今时今日窘迫之地的荷嫔。

    没有她,贵妃还安心当个摆设呢!

    “你为何败坏朕?!”

    “臣妾怎么了?”荷嫔或许干了不少坏事儿,可是这一回是真冤枉。

    她是真的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贵妃什么都知道了。”惠帝眯着眼盯着荷嫔,见她面上果然一喜,心里越发认定了就是她在从中做耗,抬起了自己的靴子用力地踹在了荷嫔的身上,阴郁地说道,“你该知道贵妃的性子!最是高傲眼睛里不揉沙子!你挑唆了她,她如今怎还会对朕真心爱慕?!”

    他从前是不耐贵妃对自己的痴心的,可是当这痴心不见了,他心里却失落得空荡一片。他默默地握住了自己的胸口,踩着痛呼的荷嫔轻声说道,“她不爱朕了,要离开朕了,你高兴了?!”

    荷嫔确实听高兴的,不过小腹剧痛,竟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明明,是朕的啊。”比她身上伤口更痛的,却是惠帝的怀念的模样儿。

    荷嫔与惠帝之间感情深厚,哪里看不出这是真的为贵妃动心了呢?一颗心拧着劲儿地疼。

    “你觉得没了贵妃,你就上来了?!”惠帝轻轻地冷笑了一声,摸了摸眼角,却又有些湿润。

    不过这样的眼泪,他不想在荷嫔的面前流下来,他蹲了下来,用从未有过的陌生的眼神,看着荷嫔。

    “还是,你从未相信朕,所以才会去在贵妃面前下舌头?”他一心一意地为荷嫔筹谋,什么都是为了她,若荷嫔相信他不会伤害她,怎么会忍不住去告诉贵妃那些话?

    一场爱情之中,若带了怀疑与猜忌,那还纯粹什么?惠帝看着地上艰难地抱着他的手,扬起了一场清雅秀致的脸的荷嫔,突然笑了笑,轻声说道,“怎会如此?!”他爱着的女人,竟然不相信他爱着她!

    她不相信他的心!

    惠帝的一颗心都叫荷嫔伤得淋漓尽致。

    一片真爱喂了狗啊!

    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忍不住掐住了荷嫔柔弱纤细的脖子,目光凶狠地用力掐了下去。

    荷嫔哪里肯就这样死了,顿时在地上用力挣扎,就感到窒息的时候,她一双手乱摸,就摸到了一旁一片冰冷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用力向着惠帝的身上刺去!

    惠帝一声惨叫,血花飞溅,转眼之间肩膀处就已经是喷出了鲜血,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肩膀处一片尖锐的瓷器碎片,再看向荷嫔,一双眼睁大了。

    “你想朕死?!”他从未受过这样的伤势,几乎是震惊了。

    “臣妾没有!”这原来是她方才被惠帝拽到地上后摔碎的瓷器,荷嫔再没有想过伤了惠帝,这行刺帝王是要灭九族的呀,虽然荷嫔的家中不过是寻常,里里外外加一起三族也差不多了,不过这也很够呛了不是?

    她泪如雨下,柔弱的身子在地上恐惧地颤抖,正要指着自己的脖子说事儿,却见惠帝一言不发,用冷漠的眼神扫过她,一双眼睛回复了清明,却离开了她,转身走了。

    他来去如风,又并未治罪,荷嫔心中安心了片刻,之后又忍不住忐忑了起来。

    她自然也并不知道,惠帝这是觉得自己最后的感情都被这要命的一瓷片给捅碎了,也不知道惠帝出了她的宫中之后,摸着自己肩膀的伤口,竟什么都不管,不顾身边内监的慌乱,一路往沈望舒的宫中去了。

    他一路踉踉跄跄,可怜脆弱地冲到了沈望舒的宫中,却见阿玄并不在,偌大的华贵奢侈,聚集了天下最华美一切的贵妃的殿宇之中,竟是鸦雀无声。惠帝走过这熟悉的,天天都走动的宫殿,又觉得这里才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

    他肩膀疼得厉害,忍耐着摇摇晃晃地进了宫中,却见沈望舒正托着一碗茶,听身边一个小宫女说话。

    他看见她眉目惬意,永远都不会有悲切的脸,眼泪就落下来了。

    他性情偏阴柔,本就是软软的性子。

    “陛下?”沈望舒才不管惠帝怎么死呢,见了他竟然去而复返,便皱了皱眉。

    “朕,朕没有地方可以去。”惠帝有些茫然地说道。

    他是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叫自己感到心安。

    荷嫔处不要说了,后宫这么大,可是其实那么多的妃嫔,真的一心为他,将他看的比命还要珍重,又能够护住他的,也只有贵妃一人了。

    “朕很疼啊。”他心里疼得甚至不能呼吸,捂着肩膀小心翼翼地走向第一次,在他落泪却眉头都没抬一下的贵妃,看她漫不经心是用美艳的眼只翻看一双纤细白皙的手,他终于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可是却绝不肯就这样失去,试图用自己的狼狈与可怜,来换贵妃对他曾经的感情。

    只要曾经有过感情,那就是存在过,总是会又重新回复从前的对不对?惠帝的眼里就充满了希望。

    “本宫又不是太医,陛下若疼了,该去宣太医。”沈望舒已经与惠帝撕破了脸,自然不会再与他纠缠,摆了摆手,就有阿玄留下的侍卫护在了自己的面前。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敢与惠帝这样冷言冷语,全都是因阿玄在给自己撑腰的缘故。

    若连帝王都能压制的摄政王不是阿玄,她真的敢对他这样肆意?

    若是从前的轮回,她只会用更多的筹谋的办法,来收拾这两个。

    “太医?”贵妃竟然冷酷到了这个份儿上,惠帝的眼里越发地有泪水在酝酿了。他看着就在自己三尺之外的贵妃,却叫许许多多的侍卫给拦着,只能勉强看见贵妃一个晃动的身影。

    他听着贵妃对自己无情到了极点,突然叫道,“荷嫔都是骗你的!”他似乎看到贵妃那双上挑的,神采奕奕的眼鄙夷地看过来,却顾不得这个,抓着自己的衣襟伤心地说道,“你在朕的心里,不是没有位置的人。”

    沈望舒连抽他一耳光的力气都懒得有了,只觉得龌蹉透顶,碰他一下都脏了自己的手。

    “阿玄,阿玄都是在骗你!”惠帝却自顾自地说起话来。

    他眼神急切地看着沈望舒,呼吸困难了许多,却还是急促地说道,“他是为了败坏朕,是为了将你置之死地,在哄骗你!你忘了,他从前多讨厌你?从前讨厌,如今怎么还会心悦你?不过是看朕的笑话,然后再处置了你!”

    他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儿,眼里都露出了光彩来,殷切地看着不远的自己的贵妃,目光不自觉地露出几分央求,仿佛在等着她不要给自己那么多的伤害。

    “若陛下从前将我当做靶子,如今还来倾诉衷肠,那阿玄突然心悦我,自然并不奇怪。”沈望舒不以为然地说道。

    “他既然喜欢你,为何不日日守着你?!”

    “他尊重我,自然会爱惜我,护着我,与陛下珍重荷嫔,又有什么不同?”沈望舒见惠帝的眼里希望在湮灭,不耐地说道,“陛下不必在我的面前作态。今日,你就算血在我的面前流尽了,我也不会有一点的在意。”

    她笑了笑,不愿再看惠帝那张伤心欲绝的脸,摇摇摆摆地就往后方的寝殿去了。虽然她要与惠帝决绝,日后也不再做这见鬼的贵妃,不过叫沈望舒说,这宫中的宝贝财物,那也是要一起带走的。

    这可都是贵妃当了靶子这么多年的辛苦钱。

    她也知道惠帝从她宫中回去大病一场,肩膀的伤口似乎还化脓不好痊愈,可是对她而言,惠帝不过是个陌生人,也不爱去打听。

    如今惠帝的面前,因贵妃不去见他,他又不乐意见哭哭啼啼请罪的荷嫔,因此到是容妃在照顾。

    容妃如今在帝王面前颇为风光,不过她是个有眼力见儿的人,贵妃宫里宫外那是叫摄政王的侍卫守着的,自然是不能得罪。

    她也在惠帝昏昏沉沉之中听他唤过贵妃,醒来之后还问过贵妃有没有来看望过他,知道贵妃没有来过,还十分失望消沉。

    容妃敏锐地察觉到这其中肯定有事儿,不过比起不好惹的贵妃,她如今忙着欺负荷嫔。

    据说惠帝的伤口就是荷嫔给捅的,容妃哪里能饶得了她,什么都不必说的,只暗示御膳房浣衣局等处怠慢些,不过几日,就将荷嫔给磋磨得干枯起来。

    荷嫔在宫中养尊处优久了,吃用都是最好,可是一转眼,送来的饭菜都是馊的,衣裳没人洗,送回来的还带着刺鼻的怪味儿,这谁受得了呢?只是从前若惠帝还好,自然有荷嫔告状的地方,如今她求告无门,只觉得这宫中竟是一个地府一般。

    就算使了银子,这些宫人银子照拿,却不给办事儿。

    因此,当沈望舒听精通后宫八卦技巧的阿香绘声绘色地与自己学着这里头的话的时候,也觉得荷嫔的日子过得真是不坏。

    她既然过得不好,沈望舒也就放心了,因此一心一意打包自己的行礼。

    只是她心中却忐忑,不知自己这和离,该如何不会连累了阿玄的名声。

    毕竟,贵妃出宫再嫁,多少会叫人用龌蹉的猜想,来猜测她与阿玄的一切。

    摄政王帮贵妃娘娘解决了这个天大的难题。

    不过一日,就有朝臣上书,说及惠帝后宫妃嫔三千,只是帝王实则心中独爱一个荷嫔,因此繁华凋零,女子的花期都被蹉跎,这是多么不人道的事情呀。

    既然皇帝陛下只想睡那一个女人,那就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耽误那么多美丽姑娘们的青春年华了。

    只是想来宫中妃嫔们都胆小,不知宫外世界如何,那就不必都出来,依旧继续在宫中生活,只叫一个胆子特别大的妃嫔出宫再嫁试试,若过得不好,就那么算了。若有幸过得好,才好叫妃嫔效仿不是?

    胆子大的是哪位?

    别瞅了贵妃娘娘,就是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