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27章 贵妃金安(十三)

第27章 贵妃金安(十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这是……”

    沈望舒看着满目的大红,还有沸沸扬扬的喜乐,竟觉得眼睛酸涩起来。

    “你既然出宫,我自然不能辜负你,叫你难堪。”贵妃出宫之后该往何处去?

    对不住,朝中的大臣们只在乎的是贵妃赶紧出宫给自家在宫中讨生活的女孩儿腾地方,哪里管得了贵妃在哪儿呢?可是阿玄却不能叫沈望舒落在一个尴尬的境地。他今日大张旗鼓地带着迎亲的队伍大张旗鼓地来迎接沈望舒,就是要叫朝臣们都看清楚,自己重视爱惜着沈望舒的态度。

    她并不是无所容身。

    他恋慕着她,连一点小小的委屈,都不愿意她有。

    他赫赫扬扬地来迎娶她,什么都是最好的,什么都不敢有一点的懈怠。

    只有被摄政王珍重的王妃,才是这京中宫里宫外的第一人。

    比在宫中做一个莫名其妙的贵妃,还要风光。

    “可是你的名声……”摄政王看上了帝王的贵妃,千方百计地给弄出宫娶走,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热热闹闹来娶,这只怕会叫天下人都非议他了。

    他的名声可怎么办?

    如此迫不及待,不是更昭显了摄政王的狼子野心?

    以臣谋君……觊觎后宫……

    “只有你是最要紧的。”阿玄见沈望舒眼眶微红,从袖子里取出了帕子来给她轻轻地擦着眼角,认真地说道,“旁人说什么,我都不在意,我只在意你的心。”

    他轻轻地咳了一声,方才红了脸,再也没有了一个叱咤朝堂的摄政王的威仪,只有一个无措的爱惜着心上人的寻常男子那般地说道,“我也得不及想要见你。”叫沈望舒出宫之后等着他,他慢慢儿筹备盛大的婚事确实稳妥,可是他却辗转反侧,总觉得夜长梦多。

    他得把她娶过来,叫她在天下人眼里只是自己的王妃了,才能安心。

    给他这种不安的,正是沈望舒身后,正扶着宫门口泪流满面的惠帝。

    他满眼的痴望,可怜无助,只等着沈望舒回头看一看自己。

    摄政王阁下的脸顿时就阴沉了下来,伸出了修长的手,覆在了沈望舒颤动温热的眼睛上,亲手扶着她就往宫车上走。

    宫车上已经下来了许多美丽喜气洋洋的宫女,围拢在沈望舒的身边请安拜见,又急忙将许多的首饰给沈望舒戴起来,又将一串儿摇曳的红水晶垂帘戴在了沈望舒的头上。

    只见珠光流动,流光溢彩,本就艳绝的女子,那刹那的光彩叫天光都失色。不过是带了几分喜气,可是这前贵妃,如今该称呼一声摄政王妃的女子确实美丽得艳冠群芳,许多拜在摄政王麾下的朝臣们见了,都忍不住在心中唏嘘了起来。

    这般绝色,威风凛凛,怨不得叫摄政王丢不开手,宁愿千夫所指,也要费尽心机地抢过来宠着护着了。

    此时此刻,谁还记得被夺了贵妃的惠帝呢?

    阿玄只是含笑看着沈望舒上了宫车,看着鲜红的珠帘哗啦啦地垂落,露出隐隐约约端坐的那个心爱的女子,招了招手,自己上马。

    他用阴沉警告的眼神看过了惠帝,对他那双眼中的怨恨视而不见。

    是惠帝先辜负了他心爱的女子,既然如此,如今这幅样子做给谁看?!

    他既然丢了她,他就不会再给惠帝第一次机会,叫他抢走自己的爱人。

    他心里却又感激惠帝,将沈望舒推到了自己的怀里,又觉得惠帝有些可笑。

    他的目光落在惠帝身后匆匆而来,露出了一个轻松笑容的荷嫔的身上,心里冷笑一声,知道沈望舒曾被这两个算计,已经在心里记恨,脸上却不动声色,只带着贺喜的朝臣与仆人们浩浩荡荡地向着摄政王府而去。

    沈望舒从未来过摄政王府,可是当宫车穿过了一处宽阔的朱门,行到了一处华丽奢侈不让后宫的庭院之中,看着毕恭毕敬的下人请自己下车,沈望舒却觉得,自己没有一点的不安心。

    这里是阿玄住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家。

    她笑了笑,想将手放在面前奴婢的手中,却看着那个似乎大气都不敢喘的下人,被一只修长的都扒拉开了。

    阿玄身姿修长,玉树临风地占据了方才下人站立的地方,眼睛里露出隐蔽的得意。

    他伸出手,对沈望舒微微一笑。

    沈望舒看着那下人连滚带爬的跑了,这才握住了阿玄温热的手,跳下了车来。

    阿香委委屈屈地上前,却叫阿玄给示意一边儿呆着去。

    一个笑嘻嘻的英俊侍卫提走了这小宫女儿。

    “你怎么看起来倒十分怕人?”沈望舒早就听人说过摄政王的威名,那以前还给过贵妃耳光呢不是?只是她没有想到,阿玄竟叫人这样畏惧。

    “谁知道,其实本王十分和善。”阿玄咳了一声,目光游弋地说道。

    沈望舒哪里会相信这个,偏头微微笑了一声,伸出手捏了捏阿玄的耳朵。

    阿玄猝不及防地扭头,咬了咬她的指尖儿,目光火热。

    似乎是因在自己的王府之中,他竟然变得胆子大了起来,沈望舒被咬得脸上微微一红,竟觉得自己比不得这个在宫里还对自己十分规矩的青年的厚脸皮。

    只是她与阿玄沸沸扬扬地在京城之中绕了一圈儿,如今天色将晚,她只看见了王府中不要钱地点着许多的红灯笼,还有更多的下人们流水一般将宴席都端到了院子里的宴桌上,不由急忙想要收回自己的手。

    阿玄却坦然地抬手握住了她的,带着她立在了众人的面前。

    他今日大婚,虽沈望舒在宫中不知道,可是京中有些身份的,却无不知晓。

    那时勋贵世家与宗室都不知摄政王要迎娶谁,只是从不怜香惜玉,都被怀疑都断袖之癖的摄政王竟要迎娶王妃,这可真是一件大事了。

    也是因为这个,今日摄政王府的宫车出门,跟着来看热闹的勋贵宗室才这样多。

    都想瞧瞧迷住了摄政王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只是看着阿玄与沈望舒十指相扣地立在众人面前,看着阿玄脸上要昭告天下的坚决,一时也没有人再说些扫兴的话。

    惠帝虽然被夺了贵妃十分无辜,可是这世道哪里是能讲理的地方呢?贵妃出宫,也有这些勋贵世家的私心所在,比起他们想要叫贵妃消失的龌蹉,摄政王只爱着这一个女子的心似乎干净了许多。

    左右各取所需,摄政王得到自己的王妃,后宫少了一个跋扈的贵妃,也算是皆大欢喜了。

    因此,面对沈望舒,竟无人再说一句不是。

    “日后,你们见摄政王妃,该如见本王。”阿玄与眼前所有的勋贵宗室说道。

    这是头上又多了一个祖宗的意思,不过自然无人敢反驳的,一时,又有人羡慕贵妃……摄政王妃命好。

    “不必如此。”沈望舒轻声与阿玄说道。

    阿玄安静地看着她,眼里的执着,却叫沈望舒忍不住心里酸涩一片。

    “我知道你待我的心。”她握着阿玄的手认真地说道。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这是我对你的心。”阿玄摇了摇头,见眼前京中的勋贵宗室的人物都对沈望舒不敢露出轻视与鄙夷,这才将心里的担心放下来。

    他本还想要杀鸡儆猴来给沈望舒树一树威风,谁知道这群家伙缩得这样快,竟叫自己拿捏不住。有些遗憾地扫过了这群“摄政王果然不怀好意!”,满头大汗的勋贵,阿玄憋着心里的坏主意,对着一旁瑟瑟发抖的喜婆招了招手。

    亲王娶妻自然是十分庄重的,沈望舒与他拜了不知多少的祖宗,方才一同往后院儿去了。

    她被迎到了王府的正院,端坐在一处铺着十分柔软绫罗的紫檀木雕着鸾鸟的大床上,与阿玄喝了交杯酒,却不知自己的脸上生出淡淡的薄红,一双艳丽的艳丽波光潋滟生辉,在珠光之下越发娇艳欲滴。

    她目光流转,就生出无边的风情,对似乎愣住了的阿玄微微一笑,见这青年执着酒杯看着自己,却看见他的一双眼,只看着自己的眼睛。她的绝艳的美色对他来说,似乎都比不过她的那双眼睛。

    他看了很久,俯下身来,将温柔泛着淡淡酒香的薄唇,印在了她的眼睛上。

    “找到你了。”他带着几分释然地说道。

    沈望舒却叫他这一句,几乎掉下了泪来。

    她声音有些嘶哑地应了一声,伸出手臂抱住了阿玄的脖子一瞬,感到他低沉地笑了一声,这才舍不得地松开了手。

    她不知道阿玄有没有记起自己的前世,可是从他的眼睛里,她只看到了对于寻找她的执着。她有些心疼地看着阿玄,却觉得就算自己不询问,也知道若是她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他会是什么样子。

    他就会像书中的摄政王一样,无妻无子,孤零零地在这空荡荡的王府里一个人过完一生,得到了许多人的畏惧与恐惧,却没有一个人真心地在意他的喜乐与冷暖。沈望舒把额头抵在阿玄的额头上,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道,“往后,你都有我了。”

    阿玄的大手用力地抓着她的手腕儿,滚烫,叫她感到有些痛楚。

    他看她许久,方才松开了手,小心地扶她歪在床边,带着那些意犹未尽,觉得贵妃果然很会迷惑人的女眷们都走了,不许她们打搅。

    沈望舒经过了这一天已经十分疲惫,又惊喜又忐忑,就在屋里昏昏欲睡,直到自己被人轻轻地放倒,又感到重重的身体压住了自己,叫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不由急忙睁开眼睛,却见明亮的烛火之下,阿玄一双眼睛放光地看着自己。

    那眼神似乎是要吃人,沈望舒顿时就一个机灵,那点儿睡意全都不见了,推了推阿玄强笑道,“你素来是个规矩人,你别忘了,在宫里你可规矩得很。”

    “在自家王府还规矩什么。”规矩是叫人知道沈望舒是个好女子的,如今好女子已经嫁给他,阿玄哪里还忍得住?

    他抱着怀里柔软的妻子,小心地解开她的衣裳,看她红了脸,觉得如今的她美丽极了。

    “我的望舒。”他喃喃地说道。

    沈望舒本在等待他继续,听到了这个,却突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这一世,贵妃的名字并不是望舒,可是阿玄的口中,却唤出了这样的名字。

    “你怎么……”

    “我只是觉得,该这样唤你。”阿玄也有些迷茫,可是比起迷茫的,却是他空荡荡的心,慢慢地因眼前这个女子的存在变得圆满起来。

    他垂头看着身下的沈望舒,看她一脸复杂地望着自己,垂目低声说道,“我只是,找了你太久。”他从幼年起就开始寻找她,哪怕不知她的容颜,不知她的身份,可是在见到每一个女子的时候,他都可以立时就知道,都不是她。

    他看到沈望舒的眼里落下泪来,全是对自己的心疼,低下头将那些泪珠儿都卷到自己的舌尖儿。

    “你找了太久了。”她只是来了这么短短的时间,可是他却找了她这么多年,沈望舒心疼他,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襟。

    “我不觉得辛苦。”阿玄轻轻地将她揽在怀里,听着她的抽噎,却并不觉得难过。

    他从未感到寻找她是一件很叫自己难过的事情,他觉得自己甚至可以永远地寻找下去。只为了找到自己的心爱的人。这仿佛是天命的爱人,叫他永远都不能改变的恋慕,在她落在他的眼里第一眼,就能叫他知道她是谁。

    望舒,就该是她的名字。

    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他满心的怜爱,伸出自己的手将沈望舒脸上的眼泪都擦干净,方才对她一笑。

    “该安寝了。”他垂头,覆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沈望舒身躯一颤,可是想到了他为自己那么多年的寻找与独处,又忍不住怜惜他几分,因此在他冒着绿光的眼睛里,主动凑了过去,轻轻地咬在他精致的锁骨上。

    这仿佛是放开了一只十分可怕猛兽的信号,沈望舒就听见这青年一声低沉得叫自己头皮发麻的笑声,又被他重重地压住,火热的手在自己的身体上到处逡巡起来。直到他真正地与她缠绵在了一处,沈望舒才不得不承认,不论是那一世的阿玄,体力都相当不错。

    也或许……是当了太久的和尚?

    原谅摄政王妃这点小小的恶毒吧,至少当沈望舒辗转在青年有力的身下,几乎要断了自己的气的时候,是真的需要怜惜的。

    那青年的汗水一滴一滴都落在她的身上,又被他亲自伸出舌尖儿卷走,沈望舒紧紧地抓着摇曳的床幔,发出了求饶的呜咽。

    她伏在火红的锦被里,感到这青年的吻,顺着自己的脊背一路向下,延伸出一片的战栗。

    她的眼角微红,不知是欢愉,还是难过。

    “最后一次。”这青年在她耳边信誓旦旦地保证,沈望舒看不见他的脸,却感到他炙热的呼吸与喘息,都在自己的耳边。

    他的声音里带着极致的满足,沈望舒却只想回头给他一下子。

    这是今晚地四次“最后一次”了!

    不过事实证明,这一回,摄政王的信誉还是能够保障的。

    就在沈望舒要掀开新婚夫君罢工的时候,这青年用力地抱着她一瞬,将她柔软的身子揽在了怀里,满足地抱着她一起睡了。

    这一觉睡到天亮,沈望舒就迷迷蒙蒙中就感到阿玄的嘴唇在自己的发间逡巡,她勉强睁开眼睛,却见阿玄正将整个脸都埋在自己的发间。他的模样又餍足又快活,还带着几分余下的清明。看到沈望舒看过来,阿玄亲了亲她的眼角,翻身将她搂在怀里。

    沈望舒趴在这青年宽阔坚硬的胸膛上,只觉得安心极了。

    “叫你累着了。”阿玄伸出修长的手指,绕着沈望舒的青丝柔声说道。

    “确实很累,今天叫我歇歇吧。”沈望舒再强悍的人也架不住这么折腾了。

    “……”阿玄垂头绕着她的头发,假装没有听见。

    他却在心里骂了一声惠帝混账。

    沈望舒还是完璧,只要洞房他就试出来了,却在心中越发痛恨惠帝。

    要怎样的算计,才会叫惠帝连碰都不碰沈望舒一下,叫她在后宫之中凋零,只为了在他的面前树个靶子?!

    想到沈望舒吃的苦,阿玄没有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的愉悦,只有对沈望舒的怜惜。

    他不在意她是不是完璧,只在意她会不会难过。

    “往后,我一定替你报仇。”他轻声叹息了一声,抱着自己心爱的妻子,不由想到昨天梦里,他看到的那一段梦中的景象。

    他似乎端坐在堂中,对面却是一个陌生端庄的女子,她生得不及怀里的女子美艳绝伦,可是他却看到那双相同的眼睛的时候,就敏锐地知道,那就是自己心爱的姑娘。他看着梦中的女子与自己的点点滴滴,却又觉得熟悉极了,仿佛那个他附身看着一切的那个人,本就是他。

    那个女子在梦里,唤他一声“季玄”。

    阿玄的手微微用力,却飞快地放开。

    “望舒啊。”他低低地唤了一声,如同梦里季玄唤着他的妻子,也如同如今,他唤着自己心爱的王妃。

    沈望舒察觉到他心绪之中莫名的悸动,心有所感,听到他轻声唤自己的名字,抬头蹭了蹭这青年的脖颈,模样儿懒散。

    阿玄眼里带了几分笑意,翻身把这女子压在床上,却并不再动作只是将额头抵在了她的额头上,轻声说道,“往后,别忘了我。”

    沈望舒迎着他温柔深情的眼睛,有些迷茫,不知他为何说出这样一句十分无关的话来,可是隐隐约约,却又觉得自己听懂了。

    “经历百世,我也绝不会忘记你。”她轻声保证说道。

    仿佛是因她的保证,阿玄眼里的笑意越发地盛大,他忍不住俯身在沈望舒的眼睛上亲吻了片刻,直到自己呼吸急促,沈望舒的脸色有些勉强,方才不舍地松开了自己的手,翻身穿上了衣裳。

    他穿戴好了,方才叫屋外的侍女进来服侍沈望舒,见打头的就是在沈望舒面前十分得用的宫女阿香,想了想方才对阿香吩咐道,“日后,好好服侍王妃!”不再是贵妃,而是他的王妃。

    阿香素来有些畏惧他,想到昨天被提走,瘪着嘴委屈地应了。

    沈望舒并不在意。

    她救了阿香一命,她的命运比从前被宫中争斗暗害而死有个鲜明的不同,也算是被她改变的一段人生。

    她还是豆蔻年华,可以嫁给一个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夫君,生几个可爱的小孩子,叫自己的人生长长久久地走下去。

    不过似乎阿香对她还有几分依恋,又年纪小,因此沈望舒并不急着将她嫁出去,只是叫她跟在自己的身边。

    她穿上了簇新的大红色的衣裳,与阿玄一同到了王府,坦然地在这王府下人们畏惧的目光里接了管家权,方才与阿玄一同去前院用膳。虽然她是第一次和阿玄用膳,可是叫人惊讶的是,阿玄似乎知道她喜欢的每一样儿的膳食,不管是小菜还是汤水,都是她极爱的口味。

    “和阿香问过了?”她笑问道。

    阿玄安静地看着她满足地用膳,笑了笑,轻声说道,“梦里我知道的。”

    这个笑话倒是颇有趣,沈望舒就微笑点头笑道,“多梦着些。”

    她也是知道自己喜欢吃鸭子的,阿玄却觉得心里没有半点不痛快,仿佛自己经历的那些也不过是一场梦。如今这个女子,她坐在他的身边,眼里心里的是他,就足够了。

    他安静地陪着沈望舒用膳,时不时地吃掉一些沈望舒不喜欢的菜色,待吃得差不多了,方才与她和声说道,“这上京里头,咱们就是规矩!往后你不必与任何人赔笑,不喜欢的人,也就不必见。”

    他比皇帝还风光,自然他的王妃,也得是女人里头的头一份儿。

    至于什么还没影儿的皇后……

    阿玄心里冷哼了一声,垂目,覆在沈望舒的耳边,将自己的大头沉甸甸地枕在沈望舒的肩膀,有些无赖,又仿佛是一只吃饱餍足了的大猫。

    “至于宫里,不去也罢。”他并不喜欢宫里的那些妃嫔,虽然里头的妃嫔不少都是走了他的门路入宫,不过也都只是交易罢了。

    他见沈望舒微微颔首,便抱着她轻声说道,“你放心,我总是会给你报仇!”惠帝竟敢把她当做弃子,想想阿玄都觉得恼怒,他感到沈望舒摇头,便轻声说道,“听我的。他们不该脏了你的手。”他知道沈望舒是个有仇就报的性子,却不愿她再因惠帝费心。

    就算是费心报仇,也叫他不乐意。

    “你想怎么报仇?”沈望舒捏了捏近在咫尺的耳朵,笑问道。

    她的笑靥如花,就在眼前,摄政王哪里还想到别的,仰头就吻住了她的嘴。

    只是虽然他并不喜欢叫沈望舒再与后宫有什么牵连,然而惠帝却再三地邀请阿玄与沈望舒入宫。待知道沈望舒真的与阿玄圆房,他竟称病,三日没有上朝。

    不过朝中并不需要惠帝决断朝政,因此他上不上朝的,意义不大。

    他再三下旨邀请阿玄与沈望舒入宫,然而阿玄却并不理睬,沈望舒与他正新婚燕尔,自然也顾不上寻惠帝的麻烦,也不知阿玄究竟在外头做了什么,直到他脸上带了几分轻松地与她说要一同入宫,沈望舒方才盛装打扮一番,与他一同往宫中去了。

    如今的宫中百花齐放,大抵是沈望舒离宫之后,惠帝几乎大病一场,因此如今帝王在妃嫔的眼里就跟小可怜儿差不了多少了。

    汤汤水水嘘寒问暖的,一群殷勤的妃嫔围在惠帝的面前,真是百花齐放。

    荷嫔早就不知道被挤兑到哪块儿茄子地里去了,自然别想在这个时候出风头。

    不过这大抵是惠帝心中所愿。如今后宫姹紫嫣红的,自然也显不出他真心疼爱的人儿了。

    他在后宫设宴,口口声声款待沈望舒,然而沈望舒与阿玄见了他,却几乎叫他那双含情脉脉失去所爱的眼神给恶心死。

    她也不看惠帝对自己的爱慕的眼神,见妃嫔之中最上手还有一个空位,容妃十分恭敬地从一旁走来,扶着她就往那空位去。这空位凌驾在所有的妃嫔之上,与皇后的位置也差不多了,不过沈望舒却知道,这是阿玄的体面,也不客气,径直坐了那位置。

    她坐在最上首,下头的妃嫔都不敢在她的面前高声嬉笑。

    光彩夺目的美艳女子,也确实艳冠群芳,无人能比。

    容妃最近因在惠帝面前“怀念”贵妃,因此颇有几分得宠,她默默地拂过了自己还十分平坦的小腹,眼角闪过一抹得意之色,看向了坐在最角落的荷嫔。

    荷嫔越发地消瘦了,苍白单薄,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散了去,她对容妃看向自己的目光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怔怔地看向那高高在上,就算出宫之后,依旧风光无限,叫人侍奉的沈望舒。她的眼里闪过几分愤恨。

    那个位置,本来该是她的。

    “王妃坐在我等上手,于理不合。”荷嫔明明知道不该在惠帝面前攻击如今的摄政王妃,可是却忍不住。

    她想到惠帝这段时间对贵妃的怀念,就觉得心肝儿疼。

    “荷嫔这话就错了。”容妃单手压住了自己的小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方才用讨好的语气说道,“不必说王爷的身份体面,只说王妃,”她见荷嫔的目光也落在自己的小腹上,如被雷劈一般看着她的小腹脸色都扭曲了,这才含笑奉茶与沈望舒说道,“王妃乃是正妃,我等却只是陛下的嫔妾!王妃自然该坐在我等上首,独享尊荣。”

    她果然感到阿玄满意的目光。

    她如今有了身孕,却要想得更多。

    只有得到了摄政王支持的妃嫔与皇子,才能在后宫立足,或许日后会有更远大的前程。

    摄政王并不是一个容易讨好的人,可是却对自家王妃爱惜到了极点,讨好了摄政王妃,岂不就是讨好了摄政王?

    果然,她赌对了。

    “什么?!”荷嫔顿时秀目圆睁!

    她的心就如同被捅了一刀一般。

    只做个嫔妾,不能光明正大地与惠帝在一处昭告天下,本就是她心中的暗伤。她没法儿承认自己如今对于帝王面前,只是一个妃妾,更叫她难过的是,她甚至比不上容妃,只是一个小小的嫔妾。

    她想到最近惠帝对她的冷落,还有对后宫妃嫔的眷顾就觉得心肝儿疼,且不知从何时开始,惠帝,再也不提将她立后的事情了。她前些时候又堵着了惠帝一回,哭泣哀求,叫惠帝对她怜惜了几分。

    可是当她隐隐地提起封后之事,惠帝却避而不谈。

    仿佛当初的承诺,全都是镜花水月。

    荷嫔忍不住露出一个惨笑,看向上手那个看都懒得看自己一眼的女人。

    都是因为她,惠帝的心,如今都落在了她的身上,甚至转变了心意,想要将后位从她的手中抢走。

    他如今想要将自己所能给予的双手奉上,可是这个女人却不稀罕了。

    她唾手可得的,却是她拼命想,却再也得不到的东西。

    帝宠,摄政王的宠爱,妃嫔们的敬畏与讨好,凭什么这些都叫眼前这个女人得到,可是她却一无所有?

    她白白用青春在暗地里当了帝王多年的真爱,可是却如同锦衣夜行,没有一个人知道,就算她吵嚷出来,可是谁又会相信?

    荷嫔只觉得自己多年的期盼都成了一场空,叫容妃挤兑之后,又见她得意地拂过小腹,顿时眼中生出了绝望。摄政王妃占了帝心,容妃有了惠帝的血脉,到头来,她也不过是一场空罢了。她想到这里,只觉得喉间一片腥甜,眼前发黑。

    “容妃说得对,也只……配坐在上头。”惠帝急着想要沈望舒看到自己的真心,急忙在一旁说道。

    这一句如同压倒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顿时就叫荷嫔呕出一口血来。

    “晦气。”阿玄坐在惠帝的下手,见惠帝还在用深情的眼神去看沈望舒,便十分不客气地与惠帝冷冷说道,“陛下不必讨好我家王妃。她是本王的妻子,日后,可与陛下没有什么关系。”

    他顿了顿,用很无耻的嘴脸,仿佛忘记这个王妃是怎么从帝王手中抢过来的一般说道,“觊觎臣下之妻,可不是明君所为。陛下是畜生不成?!”他义正言辞地指责了一番,就听见噗嗤一声。

    沈望舒笑容艳丽,目光潋滟,正撑着下颚笑得花枝乱颤,显然阿玄的话很对她的胃口。

    惠帝却被深深地伤害了。

    他怨恨地看着明明夺走了自己的贵妃,却还在自己面前如此张狂昭示贵妃不属于自己了的摄政王,眼中露出几分冷厉。

    他不耐地去看正伏在小案上呕血的荷嫔,抬了抬自己的下颚。

    荷嫔本因他的这一句话心神都被动摇,痛苦得几乎死掉,可是看到他对自己露出的表情,又努力地振作了精神。她自然是得了惠帝的意思,要在宴席之中要了摄政王的命。

    砒/霜她都下到了酒水里,如今得了惠帝的命令,她就见自己的心腹宫人小心翼翼地给众人上了清冽清香的酒水,目光一闪,缓缓起身,在妃嫔们诧异的目光里,捧着自己的酒杯,袅袅走到了沈望舒的面前。

    “喝啊。”惠帝双手捧着酒杯,也对阿玄示意。

    阿玄只是冷冷地看他,在惠帝以为自己就要暴露的瞬间,仰头喝了自己杯中的酒水。

    见他喝了酒,惠帝的眼中就是一喜,努力地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喜悦,急忙将自己的酒一口喝下。

    荷嫔见摄政王喝了酒,越发露出喜色,对沈望舒越发柔和地说道,“嫔妾冲撞了王妃,这一杯酒,就当做嫔妾的赔罪!”她仰头先干为敬。

    沈望舒却并不预备原谅她,也不接这酒杯,由着小脸儿绷得紧紧的阿香将那酒杯夺下,泼在了地上。

    阿玄本在荷嫔敬酒时起身,见小宫女还算有用,露出几分满意。

    “贱妇的酒,脏了本王妃的眼。”沈望舒心中微动,一脸漫不经心地说道。

    荷嫔脸色微变正要开口,却突然听见自己的身后,传来了一声酒杯落地的的脆响。

    与其同时,传来了宫人们的尖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