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28章 贵妃金安(十四)

第28章 贵妃金安(十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陛下!”

    刺耳的尖叫声中,惠帝用不能置信的眼神缓缓倒下。

    他的身侧,脸色冷淡的阿玄弹了弹身上被惠帝喷出的鲜血,扭头十分平静地说道,“宣太医。”

    他垂头,用冷漠的眼神去看嘴里涌出了鲜血,张了张嘴说不出话的惠帝,一双俊目之中,露出讥讽的神色。

    “不,不可……”惠帝眼下还有意识,他艰难地倒在地上看着近在咫尺的阿玄,又呕着鲜血地看着自己面前摔得稀碎的酒杯,露出诧异于迷惑之色。

    他不知道有什么地方生出了错误,竟然叫原本给阿玄的毒酒落在了他的嘴里,可是他看着对自己没有一点恭敬之意,对自己中毒似乎乐见其成的阿玄,却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来,努力虚弱地去抓他的衣裳央求道,“救,救朕!”他是皇帝,是天下之主,这天下的权柄还没有享受舒坦,怎能就这样死去?

    就算是对自己的仇人央求,他也希望自己继续活着。

    可是他肺腑之间都是剧痛,甚至感到自己的内脏在融化一般,嘴里都是腥甜的血气。

    他就知道,自己只怕是要不好了。

    “陛下放心,臣是一个忠心的人,自然会救陛下。”阿玄垂目淡淡地看着这个已经羸弱到了极点的帝王,想到他多年的猜忌,却只觉得无所谓。

    若不是因沈望舒,他只会叫惠帝继续坐在这个龙椅上做一个可笑的傀儡,慢慢儿耍着这蠢货玩儿,叫自己平淡枯燥的人生过得有意思些。不仅是当初看惠帝糊弄贵妃,还是看惠帝小心翼翼地守住了荷嫔,只以为自己的爱人谁都不知道时的有趣,可是他到底不耐烦了。

    惠帝,觊觎他的王妃,这就该死。

    可是该死之前,他还要做一件事。

    “臣对陛下生死没有什么在意,只是今日,是有人要谋害陛下。”他嘴角微微勾起,俯身对着惠帝微笑说道。

    惠帝用震惊的眼神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正看见了荷嫔的心腹的侍女。

    那个侍女惊慌失措地抱着一壶酒,那酒正是方才给惠帝斟满了的。

    “荷嫔想要陛下的命,陛下若死在荷嫔的手中,也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不过摄政王是个有良心的忠心的臣子,怎么可能叫惠帝就这么被毒杀了呢?

    他半点儿都没有表现出对惠帝其实想要弄死自己的愤慨,见惠帝的眼中露出恍然大悟,露出痛恨,露出后悔,看向荷嫔的眼神已经成了仇人,这才心满意足地命人将惠帝抬到了惠帝的寝宫,命急忙赶来的太医去诊脉。

    眼前的慌乱都平静之后,他才将冷酷的目光,落在了荷嫔的身上。

    虽然不知出了什么差错,可是荷嫔还是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她一贯的清高温柔,云淡风轻全都不见了,只留下了惶恐之色。

    显然她也明白,今日没有毒死摄政王,就该是摄政王弄死她了!

    这可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

    可是作为帝王的真爱,无论如何都是要有风骨的。就算是在最艰难的时候,荷嫔也要用自己的气势与姿态来震撼这些心怀叵测的恶人。

    她努力地扬起了自己清秀皎洁的脸来,用看贼子的眼神瞪着阿玄厉声叫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今日事败,是老天开眼,我认了!王爷以为杀了我,就能堵住世人的悠悠之口么?!”她不屈的舍生忘死,在天光之下濯濯生辉,自有一番高贵的品格,然而阿玄只是偏了偏头。

    一个强壮的侍卫大步上前,抡起蒲扇大的大手,冲着荷嫔就是一个大耳瓜子。

    荷嫔叫这一耳光抽得眼冒金星,仰天翻倒,半点没有醒过神儿来。

    半晌,她吐出两颗沾满了鲜血的后槽牙。

    “贱婢,脏了本王的眼。”阿玄拒绝亲自去抽一个无足轻重的宫妃,盖因如今摄政王是个有王妃的人了,自己高贵的手只能去摸自己的妻子不是?

    他见荷嫔养尊处优的脸都叫这一耳光抽裂了,鲜血崩裂再也没有了方才的秀致,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谋害陛下,竟然还敢狡辩?”他快步越过了一双眼睛露出惊恐的荷嫔,上前扶住了看好戏的沈望舒,上下打量了一番,见沈望舒没有受惊,这才满意。

    “吓着你了。”他温情地说道。

    “那酒,你有没有……”沈望舒恐阿玄也喝了毒酒,不由担忧地问道。

    “荷嫔想谋害的只有陛下,怎会将那剧毒浪费在我的身上。”阿玄见沈望舒为了自己松了一口气,目光越发柔软。

    他也懒得看一旁正抚着小腹露出惊容的容妃,叫碍眼的小宫女阿香滚到一旁,自己护在了沈望舒的身侧,一同居高临下,向着狼狈不堪的荷嫔看去。

    荷嫔的脸都惨白一片,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儿了。

    她本以为摄政王是要治她的意图谋害朝中重臣的罪名,惠帝不过是误伤,至少她还有个贞烈,为了惠帝不怕死的名声,可是方才摄政王的一言一行,竟是要将谋害帝王的屎盆子扣在她的头上。

    这还了得?若谋害摄政王,有惠帝的相助,她至少还能脱罪,可谋害惠帝,又有摄政王对她如此厌弃,岂不是死定了?四面楚歌说的就是此时的荷嫔了,不仅如此,荷嫔绝望地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为她出言。

    这被众人冷眼旁观,被所有人放弃的画面,仿佛她曾经经历过。

    她似乎看到另一个女人,也曾经遭受过这样的绝境。

    荷嫔再也顾不得别的,对阿玄露出几分央求,梨花带雨地摇着头,希望他放自己一马。

    楚楚动人,虽然脸上全是血水有些狰狞,可是却依旧窈窕的美人儿,多少叫人感到可怜。

    阿玄却只是冷冷地看着她,突然低沉一笑。

    这点绝境,又算得了什么?

    若沈望舒没有遇到他,若还是那个傻乎乎被蒙骗的贵妃,那遇到的,会是比这更恐怖千倍百倍的绝境与绝望。

    她会被惠帝当做弃子,会被心爱的帝王废弃,会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女子得意地走向帝王的身边,知道原来一切都不过是虚假。

    宠爱是假的,爱人是假的,真心是假的,人生就是笑话一场。那是怎样的痛苦,阿玄不想替沈望舒去想,此时只庆幸,自己出现在她的身边,可以有无上的权势来保护她,不叫她被人伤害。他看着荷嫔此时才露出的可怜,只觉得无趣头顶,扭头,用严肃的语气对沈望舒说道,“你不可以心软。”

    “我并不心软。”沈望舒见他担心自己,不由笑了。

    见她真的没有心软到想要放荷嫔一马,阿玄才露出几分满意,回头先叫人将那侍女给捆了。

    “荷嫔谋害陛下,叫陛下亲自治罪好了。”他看着尖叫着不许侍卫也来拉扯自己的荷嫔,淡淡地说道。

    他眯了眯眼,扫过了容妃,在后者脸色微白之中,笑了笑。

    容妃在他露出笑容的那一瞬,终于松了一口气,对他与沈望舒福了福。

    沈望舒历经不知多少的世界,自然明白阿玄是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她对在皇位上坐着的那人是谁没有什么兴趣,只是看着荷嫔尖声对阿玄求饶,可是阿玄却无动于衷地叫人将她捆了,一同向着惠帝的寝宫而去。

    此时的寝宫之中各处的宫人与太医都乱成了一团,几乎是末世的景色,脸上都带着对未来的迷茫与绝望。虽然有一两个忠心的宫人依旧守着惠帝,可是沈望舒却敏锐地发现,更多的,都跪在了阿玄的面前。

    高高在上的帝王,如今几乎要断气,却似乎被抛弃了一样孤零零的。

    她看着仰天躺在床上,每呼出一口气都要吐出一口血,每小小地动弹一下都要哀嚎的惠帝,心里没有一点的恐惧与害怕,只有排揎不去的痛快。

    她喜欢看惠帝落到这个地步,从未有一点的可怜与不忍。

    或许她本就是一个心中狠毒的女子,也许也是因这个缘故,历经无数轮回,她只得到了一个心爱的男人。

    可是这一个,就足够了。

    她满足地握着阿玄的大手,那温柔的温度顺着他的手流动到自己的手上,叫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欢喜与幸福。

    她再也不是一个人,孤零零机关算尽地在争斗了。

    “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阿玄似乎感受到沈望舒心情的激烈,用力握紧了她的手,轻声说道。

    “奴婢也是的。”阿香也跟着沈望舒一同入了这寝宫。

    她十分鄙夷那些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宫人,只觉得太没有忠诚,又鄙夷又心凉,见沈望舒看着惠帝不动了,她恐她心里伤感,急忙拱到沈望舒的身边,怯生生拉着她的衣袖,用纯净的眼神仰慕地看着自己一定会忠心一辈子的王妃,认真地说道,“奴婢,奴婢一辈子都守着王妃,王妃在哪里,奴婢,奴婢也在哪……”

    她还没有说完,就被不动声色的阿玄给挤到了身后去,正要揪住沈望舒的衣角,却叫一个笑嘻嘻的侍卫捂着嘴,提到了一旁去。

    沈望舒无奈地看着一脸义正言辞的阿玄。

    “太聒噪。”阿玄批判道。

    沈望舒哭笑不得,实在不明白阿玄为何一定要和一个年纪还小的小宫女较劲儿,不过似乎嫁给他这些日子,阿玄比从前更活泼了些。

    “你也不差。”阿玄其实也很聒噪,沈望舒因在外头,竟不能去捏一捏他的耳朵,只好遗憾地记在心中。

    她见后宫的妃嫔们都脸色惶恐地进来,也都不敢去亲近惠帝,只觉得那床榻之上的青年,真是凄凉得叫人心生愉悦。

    他众叛亲离,连自己的姬妾们都不愿意在这样要紧的时候与他有什么瓜葛,显然在他的妃嫔心中,比起他的安危,摄政王才是最应该被讨好的那一个。

    显然惠帝也想到了。

    从前为了帝宠恨不能使出浑身解数,为了他的宠爱什么都愿意做的妃嫔们,竟然都离开他了。

    他看到自己的床榻前只有几个浑身哆嗦的太医,只有几个吓得浑身发抖的宫人,余者什么都没有,不由挣扎着扭头去看一旁,就见宫门投射进来的阳光之中,有一个美艳绝伦,神采飞扬的艳绝的女子。

    她依旧那样的光彩照人,依旧那样的高傲贵气。她看着他,手里却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她看向他的眼睛里再也没有一点的情意,只有漠然的戏谑与冷酷,叫人心疼。

    若贵妃还在他的身边,这个时候,一定会第一个扑到自己的身边,就算死,也会陪着自己一起。

    愿意与他同生共死的女人离开了他,直到她离开,他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的逢场作戏,他早就将她放在了心里。

    可是似乎已经晚了,她不会再回头,看曾经欺骗了她的自己。

    惠帝只觉得心痛莫名,这心痛,比中毒之后的剧痛,还要叫自己感到痛苦。

    他张了张嘴,却已经再也说不出话来。

    “陛下如何了?”阿玄对惠帝此时的心路历程没有什么兴趣,只去问那几个太医、

    “陛下,陛下只怕是……”那太医见摄政王垂询,哪里敢有一点的隐瞒,只是救不活帝王,只怕会被摄政王给殉葬,急忙祸水东引地告状道,“荷嫔娘娘一心要陛下的命,这毒就下得很重,不要说陛下,就是更多人,只怕一口下去,都救不了了。”

    浓烈的毒/药已经将惠帝的肺腑都化开了,神仙也救不活。不过惠帝这样清晰地听到自己没救儿了,还是露出了绝望。

    不是谁都能安心面对死亡的。

    “陛下听见了?”阿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叫这几个太医下去,这才施施然扶着沈望舒走到了惠帝的床前,看他泪流满面,混着鲜血狼狈不堪,便不客气地说道,“太医说了,陛下只怕活不了了,如今陛下还未驾崩,是不是该预备后事,另立新君?”他见惠帝闭着眼睛装作听不见,这才哼了一声说道,“臣一心为了陛下,陛下临死,是不是想要见一见害死了自己的女人?”

    惠帝的眼睛猛地张开了,仿佛能冒出仇恨的火焰。

    曾经他倾心爱怜的心爱的女子,竟然一心要毒死他!

    难道,就是因为他那些时候的冷落?

    就是死到临头,惠帝也不想叫辜负了自己爱情,还要自己命的女人好过,双目怒睁,狰狞可怖。

    可是阿玄却看懂了,对惠帝的识相十分满意,挥手,叫人将被捆在外头待罪的荷嫔进来。

    荷嫔被侍卫毫不怜香惜玉地丢在了惠帝的病榻前,抬头就看到了惠帝一双血红的眼睛。这是出事之后她与惠帝最亲近的一次,也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她艰难地在地上打滚儿,挣扎着扭到了惠帝的眼前无助地哭泣道,“陛下救我!”她涕泪横流,惶恐到了极点,可是却忘记问一句,惠帝如今的情况。

    她对他的生死完全不在意,惠帝的心都凉透了,越发相信就是她下的毒。

    女子狠毒起来,甚至不会计较后果。

    这是一个毒妇!

    “贱人。”惠帝嘴里都是鲜血,吐字艰难,可是这两个字声音虽然微小,却格外清晰。

    荷嫔本在哭泣,听到惠帝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顿时惊呆了。

    “陛下?!”惠帝那样疼爱她,荷嫔几乎不能相信,他竟然有一日,会用这样仇恨的眼神看着她。

    “陛下说你是个贱人。”沈望舒觉得反目成仇的大戏不错,好整以暇在一旁含笑说道,“不过陛下没说错,你确实是。”

    “你!”荷嫔出离地愤怒了,怒视兴风作浪的摄政王妃。

    不过此时,她也只能怒视一下了。

    沈望舒对于她叫天天不应的模样儿,颇为满意,挑眉笑了笑,便不再理睬。

    这个时候,也不是她能插手其中的时候不是?

    没见惠帝都要把荷嫔给活吃了呢!

    “陛下,臣妾怎么会谋害陛下?”荷嫔到底与惠帝相知相爱了许多年,哪里会看不出惠帝的眼神。她断断没有想到,情深似海,曾经海誓山盟的爱人,竟然宁愿相信仇人,也不愿意相信自己不会伤害他。

    或许……当帝王的口中更多地提到贵妃的时候,她的心里是怨恨过他的,可是她从未想过叫他死呀。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荷嫔将头用力地磕在了床头上哭叫道,“臣妾愿意与任何人对质!臣妾要毒死的,只有贵妃,没有陛下呀!”

    她怀着紧张的心情,给了贵妃一杯酒,本以为会斩草除根,可是却没有想到,贵妃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有事的却是惠帝。

    “贱人!”阿玄脸上骤然露出了暴怒之色,上前照着荷嫔柔弱的后背就是一脚!

    荷嫔叫这一脚踏得向前冲去,一头撞上了硬木雕花儿的龙床,头破血流。

    沈望舒甚至听到,当阿玄盛怒地踹在了荷嫔的身上,这柔弱女子的背上,传来了骨头被踏碎的声音。

    “我无事,你不要为我担心。”就算惠帝想要毒死阿玄,这个青年依旧云淡风轻,可是当涉及到她的时候,阿玄却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沈望舒却觉得心里很快活,拉住了阿玄的手,冷眼看着荷嫔伏在地上□□,这才扭头淡淡地说道,“都听清楚了?不论别人,只谋害本王妃,就已经令人心寒,罪大恶极!”她给荷嫔的罪过里毫不怜悯地记上这一条,这才继续说道,“荷嫔也自己承认,毒确实是她下的,是不是?”

    这个可是荷嫔亲口说出来的,容妃见惠帝就要驾崩,心里已经有了别的念头,急忙抢先赔笑道,“都是荷嫔的罪过。”

    摄政王妃看起来很不喜欢荷嫔,这时候不踩上几脚,那才是蠢货。

    荷嫔再没有想过沈望舒要对自己赶尽杀绝,可是她此时身受重伤,是真没有力气来与沈望舒纠缠了,只呜咽着趴在地上,如同一条虫子一般地扭动。

    她身上狼藉一片,哪里还有一点儿的清纯美丽,惠帝恨她欲死,见她自己都承认下毒,早就忘记那毒还是自己命荷嫔去买来要毒死阿玄的。他沉浸在自己竟然阴沟翻船的暴躁里,看了地上的荷嫔许久,突然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不知是不是因仇恨的缘故,他觉得自己有力气了,还比方才少了许多的疼痛,甚至能够开口说话了。

    “这贱人!”他努力地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咽了嘴里的鲜血颤巍巍地指着仰头期待地看着他的荷嫔,虚弱地说道,“谋害朕,罪不容诛,该,该……”他眼神里闪过往昔与荷嫔恩爱的画面,可是更多的,却是这个女人如今对自己的杀意,心中恨到了极点,咬着牙说道,“废了她身上的尊荣,贬为贱奴!千刀万剐,永远,永远……就是死,朕也与她两厢断绝!”

    沈望舒突然哼笑了一声。

    贵妃从前是废了的,如今荷嫔也是被废。

    惠帝似乎只有废了身边女人封号这一个手段了。

    “陛下!?”荷嫔呆滞地看着要把自己千刀万剐的惠帝。

    “朕怎么要了你这个毒妇!”惠帝真是追悔莫及。

    他欺骗过贵妃,可是再怨恨,贵妃也没说要了他的命。

    女人与女人之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早知道,他为何还要宠爱一个毒妇……

    “朕对不住你。”惠帝是真的后悔了。他想到从前与贵妃的点点滴滴,眼里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他想要去拉住沈望舒就在自己眼前的手,可是突兀地看到自己的手上那被自己染上的鲜血的痕迹,却又自惭形秽地缩了缩,用胆怯与不敢接近的眼神,伤感地看着垂目看他的沈望舒,许久,微微苦笑着说道,“不要弄脏了你。”他那珍惜得小心翼翼的样子,叫荷嫔惊呆了。

    那是从前,帝王看她的眼神。

    荷嫔突然想明白了,尖声哭着,又突然笑了起来。

    “不要弄脏了?”她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丈夫,终于嘴里说着逢场作戏,却真的爱上了另一个女人,只觉得心里被一把刀子来回地捅来捅去。

    她不在意被惠帝误解,不在意被人治罪,唯一在意的,就是这人的心只要还在她的身上,她就是这场感情争夺中的胜利者,是高高在上的。可是唯一能够赢了贵妃的,却也都被惠帝无情地湮灭,她绝望得终于露出了心底那隐藏多年的怨恨。

    “陛下只说她干净,不过是个幌子罢了!陛下口口声声都是我的罪过,其实不过是个借口!”她尖声控诉惠帝的变心。

    惠帝没有想到她竟然此时还在大放厥词,顿时大怒。

    “陛下厌倦了我,移情别恋,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话就错了。”沈望舒看荷嫔几乎疯狂的样子,便漫不经心地扶着阿玄的手说道,“陛下从未宠爱过你,有什么移情别恋的?少往脸上贴金!一个无宠的嫔妃,心怀怨恨,被陛下拒绝了你的自荐枕席,就恶向胆边生?”

    她在荷嫔怨恨的目光里哼笑道,“你的大名在宫中谁人不知?只是再没有哪宫的妃嫔,再没有如你一般丧心病狂,不过是被陛下冷落日久,就敢下毒谋害陛下。”

    惠帝从前宠爱荷嫔都是静悄悄没什么声息,如今,就叫荷嫔顶着一个无宠的毒妇的名声,一直到死也好。

    “没错!”惠帝眼前有些发晕,耳朵轰隆隆作响,对荷嫔此时倒打一耙恨得咬牙切齿,几乎没有听到沈望舒的话,便厉声道,“都听贵妃的!”他甚至都忘记,她再也不是他的贵妃。

    阿玄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沈望舒摸了摸他的手指,戏谑地看着惠帝与荷嫔互相指责。

    这两个日夜相伴,彼此不知知道多少的隐秘之事,此时都翻了出来。惠帝虽然越战越勇,不过却越发地气虚起来,他看着对自己露出了怨恨的荷嫔,终于再也忍不住呕出了一口鲜血。这口鲜血似乎是一个征兆,几乎是转眼之间,惠帝就重新跌回了龙床之上。只是这一次,他再也没能睁开自己的眼睛,甚至都来不及再多说一句话,就完全地没有了声息。

    沈望舒一怔,便叹气道,“荷嫔竟然气死了陛下。”

    荷嫔惊恐莫名,却说不出辩解的话来。

    惠帝确实是在与她争执的时候咽了气。

    “如此贱人,若留着就对不住陛下了。”容妃早就不喜荷嫔,此时拼命地掩饰着自己的喜悦,露出了哀容走到沈望舒的身边,看惠帝那铁青发黑流血,变得狰狞无比的脸,却忍不住在心中生出了无边的喜悦来。

    她讨好地对沈望舒说道,“陛下也知这是个祸水!驾崩之前到底留了话儿,将她贬为贱奴。只是臣妾的意思,她入了奴籍,这一辈子只是贱奴,若千刀万剐之后,只丢到乱葬岗去,不要叫她脏了皇家的地儿。”

    “既然是谋害陛下的主谋,千刀万剐……”沈望舒凉薄地看着缩成一团的荷嫔,温声道,“也是应该的。”

    “王爷的意思呢?”她到底有些狠毒了,容妃都觉得心惊,不由看向阿玄。

    也不知摄政王,知道不知道自己欢欢喜喜迎娶的王妃,是一个这样狠毒的女子。

    “既然是王妃的吩咐,那么说了千刀万剐,就得千刀万剐。若她少挨了一刀就死了,剩下多少刀,本王都算在你们的身上。”阿玄只是用自己修长的身体挡住了这殿宇之内看向沈望舒的那莫名的目光,淡淡地说道。

    容妃看着沈望舒掩在摄政王身后那安然的样子,不知为何,突然有些羡慕。

    “此地气味儿不好,咱们走罢。”左右惠帝都已经死了,荷嫔又叫人给拖了下去等死,恐荷嫔寻死,容妃急着讨好阿玄,还命人堵住了荷嫔的嘴恐她自尽。

    可是荷嫔的境况沈望舒并不在意,更叫她感到快意的,是惠帝死得这样凄凉,死后,众人也没有人再对他有一点的兴趣,只叫他冰冷的尸身躺在龙床之上,连一个宫人都不愿意将他那张扭曲变形的脸,重新收拾一下。

    他这样屈辱没有半点尊严地被人遗忘。

    如同当年,贵妃死在冷宫里冰凉凉无人收葬的凄凉。

    那本书中并未写明贵妃的结局,不过也该是如此罢。

    直到几日之后,在前朝群臣为了新君争执出了一个结果之后,前朝后宫,才又想起了这位帝王。

    这个时候惠帝的尸身都臭了,沈望舒没有再入宫,只听说惠帝的寝宫被人关得紧紧的,过往之人都捂着鼻子走路,当群臣要将驾崩的帝王下葬的时候,惠帝早就烂了一半儿。

    因太恶心了,因此众人将他往棺椁之中仓促地一丢,下葬之后便不再理会。至于荷嫔,沈望舒再也没有听过她的消息,她也对她的下场不再在意。对于她来说,荷嫔固然可恨,可是她更厌恶的,本就是身为男人的惠帝。

    惠帝连死了都很凄凉,她就满足了。

    “谁是新君?”她坐在阳光灿烂的午后,嗅着扑鼻的花香,眼前姹紫嫣红,有一种尘埃落定的轻松与自在。

    “容妃肚子里那个。”好容易给惠帝封了皇陵,阿玄就不想再跟一群前朝的糟老头子耽搁废话,匆匆回家。

    他心满意足地坐在沈望舒的身边,伸开手臂将他的妻子收在怀中,感到她依恋地依偎着自己,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沈望舒一怔。

    容妃有孕,只是想要生下来还有大半年呢,且是男是女,都未可知。

    “是男就为帝王,是女……”阿玄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沈望舒的手指,悠闲地说道,“就在宗室里寻一个孩子来登基。”他自然更希望容妃肚子里那个是个儿子。

    刚刚降生的小婴孩儿,想要长成到与他分庭抗礼,至少还有二十年时间,那个时候,只怕他已经功成身退,带着沈望舒远走天涯,不再勾心斗角。二十年的安稳,已经叫他感到足够了。阿玄目中露出憧憬之色,握着沈望舒纤细的皓腕,凑到自己的嘴边。

    “过几年,咱们就去海外,逍遥自在,一样儿的说一不二。”他在海外也打下了一片的势力,那才是他与沈望舒真正的退路。

    所以,他才对自己称帝,没有半点儿兴趣。

    谁愿意一辈子被困在这个勾心斗角的上京呢?

    “多带些亲近的人,才好安心呢。”沈望舒也露出几分期待,她的目光落在前头的那片开得灿烂的花园里,看着里头,一个天真懵懂的小宫女儿,瞪着眼睛对一个正对她憨笑的英俊的银甲侍卫,指责着他竟然敢在王妃娘娘需要她的时候捂住她的嘴,不由露出了一个温情的笑容,带着几分坏心地偏头,摇晃着手腕儿说道,“到时候,带着阿香一同去。她说她还有个姐姐在宫外,以后也带上,她也能一家团聚。”

    雪白的皓腕袒露在天光之下,露出了一只精致的小金锁,挥动之中,带出了一片璀璨的金色的光辉。

    阿玄哼了一声,从来无所不应,这一次却只是上前,用温热的嘴唇,碰了碰那个冰冷的金锁。

    他的眼里是一片的安然,与执着。

    他真的信守着自己的承诺,不过十年,就在小皇帝与太后的真切的挽留之下,带着她一同出海。他们在海上看遍了美景,悠闲惬意地度过了一生。

    沈望舒在最后的最后,在阿玄的怀里合上了自己的眼睛。

    她感到有温热的泪水,滴落在自己的脸上,还有那个年华老去,可是依旧英俊的男子,一遍一遍在她的耳边轻声细语,仿佛她会忘记。

    “望舒……你别忘了我。我是阿玄,是……季玄。”

    她很满足,在知道,她还有机会和他相见,他并不是湮灭在了那一段段书中的世界之中,终于感到了一点期望。

    因此,当她再一次张开眼睛,只觉得眼前微微眩晕,之后眼前缓缓地清明了起来,只听喧哗吵嚷,男女的嬉笑还有浓烈的香烟缭绕。

    她的眼前,站着一个青春靓丽的女人,她二十四五岁的年纪,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一双眼不知是不是沈望舒的幻觉,清亮得叫人目眩神迷。

    这女人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俊美高挑的青年,他穿着银灰色的西装,修长优雅,映衬着那双眼里的淡淡的忧郁,仿佛童话之中走出的王子一样。他就站在那女人的身边,看向沈望舒的眼神有几分不认同,还有几分异样的心虚。

    “沈小姐该出价了。”那女人傲慢地抬了抬自己的下颚,看向沈望舒的眼神露出几分不屑。

    沈望舒的目光,落在她身边一块漆黑的石头上,那石头不小,漆黑的表面全是裂缝,可是却在边角的两处,露出巴掌大的两块绿色。

    水意盎然,碧绿清透,仿佛一层淡淡的薄冰。

    只看水头,只怕已经到了冰种了。

    沈望舒的眼里露出淡淡的笑意,扫过了那色厉内荏的女人,含笑问道,“之前又有哪位出价呢?”

    “高小姐出价三千万。”一旁一个矮矮胖胖的男人笑眯眯地说道。

    他的目光在沈望舒和那对男女之间逡巡,显然赌石的魅力,远远不及两女一男的八卦。

    这两位小姐竞争一块毛料,那价格飞涨得叫作为赌石店老板的他心花怒放。

    “三千万?”沈望舒戏谑地笑了笑,看了看那块毛料,挑眉说道,“恭喜你,这赌石归你了。”

    “什么?!”那女人没有想到沈望舒竟然不再和自己赌气竞争,本是想叫她吃个厉害的大亏,却没有想到结局不对,尖声叫道,“为什么?!你不是为了欧阳公子……”她下意识地看向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的俊美青年。

    “这有什么为什么。”沈望舒漫不经心地说道,“一个男人,能值三千万么?你当他镶了金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