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40章 翡翠眼(十一)

第40章 翡翠眼(十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伸出手,握住沈望舒的。

    沈望舒的眉眼温柔起来,反手和他十指相扣。

    “走吧。”她仰头笑着说道。

    薛玄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带着比方才还要明亮坚定的光彩,他的心也变得更加坚定。

    他什么都不说,就这样在众人的目光里,牵着自己爱人的手,一步一步走到了沈父的身边。

    沈父用三角眼嫉妒地看着薛玄。

    “你怎么把他带上来了?”还没到薛玄出场的时候呢。

    沈父本想等把闺女炫耀完了,再在大家面前郑重介绍一下薛玄,顺便看一看欧阳家那一家子的表情,可是沈望舒就这么直截了当地带着人上来,顿时就叫沈父有些措手不及。他目光落在四周那些好奇或是猜测的视线里,纠结地低声说道,“真是便宜他了。”

    是沈望舒先对薛玄伸出了自己的手,在大家眼里,自然是沈望舒喜欢薛玄喜欢得不得了。

    “宣告主权,我不喜欢我的男人被人觊觎。”沈望舒笑眯眯地说道。

    “我也不喜欢!”薛玄心里柔软一片,侧身看着沈望舒轻声说道。

    “呵呵……”沈父勉强笑了两声,他终于明白了传说中“呵呵他一脸”是个什么心情。

    不过这个时候是不能垮了沈望舒的台的,就算沈父有些不乐意,不过还是不自在地扫过沈望舒与薛玄扣得紧紧的手,心里摇头,闪身把沈望舒和薛玄推到最前,笑着说道,“这就是小女。沈氏珠宝设计部,眼下都由她管理。”沈氏珠宝大出风头,沈望舒立刻就得到了交口称赞,沈父得意了好一会儿,这才看向薛玄,笑着说道,“这是小女的……”他抿了抿嘴角。

    “未婚夫。”薛玄沉稳地说道。

    “呵呵……”沈父再次艰难地笑了,本想说个“追求者”的,没想到这家伙蹬鼻子上脸,不过这个时候不认账,坏了的就是沈望舒的形象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沈望舒是个私生活混乱的女孩儿。他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含着委屈的目光叹气说道,“来日小女订婚,还请大家赏脸。”

    他又介绍了一下薛玄的身份,这说的就是比较合法的身份了,只说是缅甸华人,手里有许多的矿坑,

    就是这么合法的身份,也叫人趋之若鹜了。

    珠宝是暴利行业,这薛玄手中有这么多的矿坑,说一句富可敌国的财神爷也差不多了,顿时就叫人心中赞叹起来。

    更不必提早就听说过薛爷传说的珠宝商人,眼睛也都亮了。

    要不是这位薛爷的手紧紧地抓着沈家大小姐,一脸的忠贞不二,而且看向旁人的目光都冷得叫人骨头缝儿里冒凉气,一时间想要冲到薛玄面前的就不知有多少。

    然而就算是这样,沈望舒和薛玄依旧被人团团围住,什么天作之合郎才女貌有缘千里来相会等等都冒出来了,沈望舒带着温和的笑容和人说话,时不时扭头看薛玄一眼,只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多么看重这个男人。

    这个高大的青年,什么都不说,也不去抢夺爱人的风头,站在她的身边谁都不理会,只用一双眼睛安静地看着她。

    他只专注地看着沈家大小姐,一时间众人看向沈望舒的目光,就复杂了起来。

    这显然不是家族联姻,而是真心相爱,在上流社会之中虽然不少,可是亲密得昭然若揭,喜欢得毫不掩饰的,却只有这一对儿。

    看着他们的样子,就叫人心生感慨。

    “这才是真爱呀,”一旁就有人窃窃私语地说道,“怨不得沈家大小姐不嫁给欧阳家二公子了,谁遇上这样的男人,还嫁给……”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似乎看到欧阳家的人脸色都很不好看地站在一旁,急忙笑着走了。然而他的想法显然是大家的想法,至少那场中隐蔽的同情与嘲笑,都落在了欧阳玉的身上。欧阳玉本是一个温柔的人,哪里被这样恶意的眼神看过,顿时就红了脸。

    他也看到了沈望舒与薛玄两情相悦的样子,用力地握了握自己的手。

    高婉宁最近连续几次失手,甚至都不再出去赌石,整天躲在屋子里哭泣,他不知为何,心里就感到有些烦躁。

    他喜欢的那个鲜活明媚的高婉宁,似乎变得软弱了起来,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不再笑得灿烂,而是多了很多的诅咒。

    她诅咒他的堂兄,诅咒沈舒雅,诅咒每一个对她不好的人,那沉甸甸的负面情绪,几乎压垮了他。

    可是她有了他的孩子,叫他不得不承担起对她的责任。

    “过去贺一声喜。”欧阳老爷子倒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人,他知道在这个时候表现得越大方,才会叫自己的形象越好,如果露出愤怒,反而叫人笑话自家被人抢走了妻子什么的,他心里其实也十分愤怒,努力忍着对沈家这样侮辱自己的恼火推了欧阳玉一把。

    见这个孙子踉跄着走到沈家人的面前,脸上露出几分茫然,他心里冷哼了一声,又把目光落在了欧阳欢这个孙女的身上。

    欧阳欢有一种热烈的野性之美,这在温吞的沈家大小姐面前,格外地惹人注目。

    “你也去。”薛爷既然能看上沈舒雅,自然也能看上他的孙女儿。

    想必缅甸那种乱七八糟的穷山恶水,没有什么好姑娘。

    欧阳欢正嫉妒地看着被围在中间的沈舒雅,听了祖父的话,顿时眼睛就亮了。只是她更要矜持一些,顿足羞恼了一会儿,方才追着欧阳玉的方向去了。

    她快步走到了欧阳玉的身边,几乎是用热切的眼神去看那个叫自己心动的男人。她看得毫不避讳,完全没有把沈望舒放在眼里。这样的神色顿时叫薛玄露出了阴沉之色,只是一只手被沈望舒紧紧地扣在身边,便冷笑了一声。

    “薛爷!”欧阳欢是个大胆的女孩儿,立时就叫了一声。

    她美丽的脸在灯光之下,更加耀眼了。

    “这位小姐?”薛玄看都不看欧阳欢一眼,一旁的别墅的角落阴影里,却走出了一个彪形大汉来。

    这大汉脸上一条狰狞可怖的伤疤,对着欧阳欢一笑,露出了满嘴锋利的牙齿,一手就扣在了她的肩膀上笑着说道,“想跟薛爷说话,得过咱们兄弟这关,你过来排队。”他一只熊掌般的大手捏在欧阳欢单薄精致的肩膀上,微微一用力,几乎叫人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欧阳欢顿时一声哀叫。

    “弄疼你了吧?老……我温柔点。”如果不是不敢搅和了沈望舒的庆功宴,这大汉早就露出血盆大口咆哮了,此时努力露出和气的笑容。

    只是再和气,也和气不到哪里去,在场的都是良家商人,哪里见识过这等脱了衣裳就能变身土匪的货色,顿时吓得瑟瑟发抖。

    还有几个想要到薛玄面前展现自己美丽的女孩儿,都吓得脸色发白,静悄悄地躲到了家人后头。

    “走罢小姐!”大汉瞪着牛眼,一把揽住欧阳欢的脖子往角落里拖。

    他的力气很大,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在欧阳欢惊慌的挣扎里,将她的半边小礼服都拉扯了下来,露出了欧阳欢内里雪白的酥胸。

    “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还有没有王法了!?”眼看欧阳欢衣裳半褪地要被拖走,躲在一旁想要给女儿鼓劲儿的二夫人顿时就坐不住了。

    她看那大汉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也知道这些缅甸出身的野蛮人眼里是没有王法的,娇滴滴的大姑娘落在他们的手里只怕没个好儿。就算不会怎么样,可是就这么叫个强壮的男人拖走,还露出这么多的胸口,据说和他的兄弟们“谈心”,回头这名声也清白不了了呀。

    她急的不行,忍不住说上前对薛玄可怜巴巴地央求道,“她小孩子不懂事,仰慕薛爷,如果叫薛爷不快,请薛爷原谅她罢。”

    “这话说的,她看起来缺男人,我也是男人,莫非满足不了她的要求?怎么成了我家老板的不是?你不就是送上来叫男人看的么?!”

    那大汉显然看出薛玄是不爱理睬二夫人的,笑嘻嘻地咧嘴上前说道,“从前到我家薛爷面前的女人,都是这个待遇。她也没吃亏。”他用力地用大爪子抓着欧阳欢赤/裸的肩膀,想到这女人似乎曾经挤兑过沈家大小姐,顿时再次用力,抓得欧阳欢痛哭流涕,这才慢吞吞地说道,“这位小姐记住了,往后看见咱们,先跟沈小姐问好,然而才是咱们薛爷。”

    他说完这话,顿时就感到了自家老大满意的目光,知道拍对了马屁,一时得意洋洋。

    只是他此时的身份说好了也只是一个保镖,把一个豪门小姐这么不礼貌地撕扯成这样,也十分无礼,一时就有人议论纷纷,觉得薛玄这有些管教不严了。

    “舒雅。”欧阳玉也吓坏了,而且更叫他震惊的,是这大汉他是认识的。

    那日来和他交易毛料,卖给自己两块坑爹货,害得自己差点儿不能翻身的大汉,可不就是眼前这个么。这披上了一身西装欧阳玉照样儿认识他。他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撼的表情,瞪着这个壮汉,心里已经想到上次的事情,只怕是薛玄在恶意坑害自己。

    他看着正被薛玄扣着手指漫不经心的沈望舒,见她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不发一言,不由抿了抿嘴角,低声说道,“就算你讨厌我,可是我要说,你被骗了。”

    沈望舒和他早就没有什么关系,充耳不闻,只当做没有听见。

    “这个人……”欧阳玉用不安的忧郁表情轻声说道,“上一次恶意卖给我家两块原石,害我们赔了一个亿!”

    “话不能这么说,难道是阿玄逼着你们买了?”沈望舒劈口打断他的话,哼笑了一声说道,“神仙难断寸玉,赚钱的时候没有见你们称赞阿玄,这解垮了几块石头,不说自己没有眼力,反倒埋怨阿玄卖给你们原石。”

    她仰起头冷冷地看着哑口无言的欧阳玉,不屑地说道,“放下碗就骂娘说的就是你这种小人!今日你抱怨的是阿玄,日后谁卖了你家不如意的材料,难道你还要大张旗鼓地跟外头人说,卖你货的都是恶人!?”

    她说得干脆爽快,就在欧阳老爷子知道不好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全都说完了。

    欧阳玉脸色惨白。

    今日应邀而来的大多有些身份,闻言也都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欧阳玉。

    沈家大小姐的话,确实很有道理。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明显是得罪一大片的意思,欧阳玉只是想挑拨沈望舒与薛玄之间的关系,没有想到沈望舒竟然对薛玄为恶半点都不在意,反而把罪过都推在了他的身上。他浑身发软,几乎不敢去看身后欧阳老爷子那张铁青的脸了。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善言谈的人,一时间俊美的脸涨得通红,露出几分无助。他生得实在是俊美逼人,一时间的茫然,也叫人感到可怜。

    “以后少在舒舒面前出现。”薛玄享受了一下被维护的特权,这才淡淡地说道,“无耻到你这个程度的,真是罕见。”

    “你!”

    “既然你不稀罕我家的原石,以后不卖给你。”薛玄冷冷地说道,“你当日劈腿,舒舒没有一点的吵闹就和你解除婚约,成全了你,这样的侮辱,时时在我的心上!你竟然还有脸出现在舒舒的面前?看看你那样儿,”他缓缓拉着沈望舒走到欧阳玉的面前,居高临下,鄙视地说道,“小白脸一个,你配得上舒舒一根手指头?!在我的面前,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的面前生事?”

    这可不是当初在人家面前口口声声“不是真爱不幸福”,赶紧叫欧阳玉退位让贤的时候了,沈父看着薛玄就这么把欧阳玉比成了弱鸡,兴奋得两眼放光。

    就冲着这么强势的气场,也得认了这个女婿!

    他竟然还因此对薛玄生出几分好感来,也不计较方才薛玄对自己小小的算计了。

    “你看看他没出息的样儿,幸亏舒舒和他没成,不然往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欧阳玉太软弱了,沈母看着都觉得不可靠,也不明白当初怎么就看欧阳玉好了,就跟鬼迷心窍了一样。不过眼下她自然不担心薛玄和沈望舒,也见识过了薛玄对女人的漠视。那是真正的漠视,完全不放在眼里,话都说不了一句就被保镖给拖走了,这样的冷酷,却叫她心里很高兴。

    看女儿的样子,显然也是开心的。

    “薛爷!”儿子叫薛玄的气势压制得瑟瑟发抖,更叫不堪,二夫人就冲上来哭着叫嚷道,“您大人大量……”

    “这是来砸场子呢?”沈父见她这么好的日子竟然还哭了,顿时就对欧阳老爷子淡定冷笑。

    “闭嘴,走!”知道今天是得不着好处了,本想叫人看到自家与沈氏珠宝的和睦,或是叫欧阳欢讨好了薛爷,重新打通翡翠原料的购货源。只要能重新买到翡翠原料,那么欧阳堂在软玉市场上的成功就不那么显眼,欧阳玉也可以乘势而上,和欧阳堂分庭抗礼。

    谁知道薛爷完全不吃欧阳欢这一套,看这样子还得罪了薛爷,欧阳老爷子一时没有办法,叫人堵住了二夫人的嘴,脸色铁青地走了。

    欧阳堂顿了顿,对薛玄微微颔首。

    他看了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慌张地整理自己衣裳的欧阳欢,眼里露出几分讥诮,却什么都没有多说。

    公然自荐枕席,却叫人弃之如敝屣,好悬叫人丢给手下作践,欧阳欢这次丢脸简直丢出新境界了。

    自取其辱!

    s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怕过不了几天,她的丑事就得漫天横飞了。

    欧阳欢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一路上哭个不停。

    “妈,我怎么办?”她是真心喜欢上了薛玄,可是佳人芳心一片,可是心上人却冷血无情,想到薛玄的眼睛只看着沈舒雅,欧阳欢就忍不住骂道,“那个狐狸精,装什么纯情,她都忘了当初我哥面前,她怎么讨好我们的了?!”

    沈舒雅当初喜欢欧阳玉喜欢得恨不能跪舔整个欧阳家,没脸没皮的叫人瞧见都觉得烦人,欧阳欢自然是看不起她的。可是看不起的女人,却抢走了她喜欢的男人。

    “这话你叫薛爷听见,你就别想活了。”欧阳堂突然皱了皱眉头。

    他突然觉得,放任这几个作死,那是真的要连累自己的。

    他大好的前程,本想兄弟情深,不过看二房这个意思,还有老爷子如今的偏心,只怕是不能善了的了。

    “大哥你就向着她说话!”欧阳欢顿时指控叫道。

    “不知好歹。”欧阳堂冷冷地说道,不再理睬这个没有脑子的堂妹了。

    他一脸的冷然还带着几分厌烦,二夫人看见他这样冷清心里就咯噔一声,拉住了欧阳欢不许她说话。

    欧阳老爷子的脸色也不好看,他本来就病着,今天勉强起身来参加沈家的宴会,就是为了叫人看看自己还没死呢,老当益壮。可是在宴会上这么一闹,他的脸色又不好看了起来。不提那发青的脸色,只看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上诡异的红润,就叫人心里害怕。他强撑着一路回了欧阳家的老宅,就再也忍不住踉跄了一下,软软地倒在了陪着他从车上下来的欧阳玉的手臂上。

    他的嘴角透出一抹刺目的红色,触目惊心。

    “爷爷!”欧阳玉顿时惊呼了一声,不安地看向自己的堂兄。

    如果老爷子有个好歹,只凭着最近他出的风头,堂兄怎么能容忍他留在公司?

    “回去说话。”欧阳老爷子勉强提起一口气,嘴里全是血腥味儿,他老眼昏花奄奄一息,抹了一把嘴,看见都是猩红的鲜血,不由心里生出恐慌来。

    他见欧阳堂什么都不说,立在欧阳玉的身边向着自己看了一眼,就去拨打私人医生的电话,叫医生过来,心里就满意了几分,不由努力严厉地看向给自己丢了脸的欧阳玉兄妹。他从没有想过这两个竟然是抹不上墙的烂泥,他这么拉拔,都不能扶起来。

    “爷爷。”欧阳玉被欧阳老爷子看得心里发冷,讷讷地唤了一声。

    “送爷爷进去。”欧阳堂目光闪烁,又往外打了几个电话,这才上前说道。

    欧阳玉如梦方醒,急忙扶着浑身发软的祖父一起进了屋子,就见欧阳家古朴陈旧的老宅里,正不安地坐着一个俏丽的女人。

    她一双眼睛有些暗淡,神经质地拧着自己的一双手指,本来艳丽的脸憔悴不堪,似乎失去了精神劲儿。

    “高姐姐。”欧阳欢见到是高婉宁,心里倒是有些欢喜的,急忙唤了一声。

    “大家好。”高婉宁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自己以后的生活,她没有想到今天欧阳家的人都去沈家参加宴会,因此扑了个空,却舍不得就这么走了,因此留在这里等人回来。

    可是她孤零零地坐在这空旷的老宅里,那些仆人都不和自己说话,越发叫她喜欢胡思乱想起来。她想到了最近风头正盛的沈舒雅,心里生出的不仅是嫉妒,更多的却是无力。当她当初挽着欧阳玉的手臂耀武扬威地站在沈舒雅的面前,看到她伤心气愤的样子的时候,是多么痛快呀。

    就算是豪门之女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她踩在脚下?

    可是一转眼,曾经连男人都输给她的沈舒雅,却风光无限,可是明明该有大好前程的自己,却困顿不堪。

    曾经她以为可以很接近沈舒雅,然而转眼,却依旧是云泥之别。

    就算她现在想和沈舒雅攀比,也只会叫人嘲笑自己自不量力。

    她不敢再去用眼睛赌石,因为如今的视线已经模糊起来,如果连赌石都不能做到,那她还怎么和沈舒雅想比?

    她已经不能开创自己的事业,那就一定要紧紧地抓住欧阳家,成为欧阳家的儿媳妇。

    “你怎么来了?”欧阳玉见高婉宁竟然追到自己家里来,顿时感到有一种被逼得透不过气的压抑。

    他许诺过会娶她,她就应该相信他,为什么一点时间都不给他,要这样步步紧逼,不给他一点的时间?

    就算是从前的沈舒雅,也只是温温柔柔地站在他的身后等待,从来没有这样勉强他的时候。

    “你几天没来了,我担心你。”高婉宁眼前模糊,当然看不到欧阳玉脸上的僵硬,不过她是个精明的人,唯恐欧阳玉对自己不满,急忙走过去抱着他的手臂亲昵地说道,“而且我也想过来看看老爷子和伯母。”

    她心里突然就想到,今天沈舒雅一定十分光彩,那么看到了那样光彩照人的沈舒雅,欧阳玉的心里会变得有什么不同?她怀疑起欧阳玉的心,却只将心底的猜忌都压住不敢露出来。

    欧阳老爷子今天是真的不好了,实在不能招待高婉宁,含糊的摆了摆手,叫欧阳玉把她送走。

    没有利用价值的女人,他怎么能看在眼里?

    不要说区区一个来路不明的高婉宁,就算沈舒雅,如果沈家衰败,他也不会有一点的怜悯的。

    “老爷子这是这么了?”高婉宁急忙问道。

    “还不是沈舒雅给气的。”欧阳欢眼眶还是红肿的,含恨说道。

    “沈家大小姐心肠这么坏!”高婉宁见她对沈舒雅有心结,顿时心里一喜,又陪着欧阳欢骂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这才羞涩地拉着欧阳玉的衣摆对老爷子说道,“您别生气,那就是个外人,为了她生气实在不值得。”她见欧阳老爷子双目无神地看着自己,不由红着脸说道,“您还要看您的曾孙出生呢,这才是喜事,何必为沈舒雅费心。”她紧张地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老爷子。

    欧阳老爷子一怔,无神的老眼之中闪过一抹厉色。

    “什么?!”比他还激动的,却是二夫人。

    这个柔弱地哭泣着的女人哪里还记得仪态,踩着高高的鞋子就扑过来抓着高婉宁的手惊慌地问道,“你,你怀孕了?!”

    她被这个事实刺激得浑身发抖,见高婉宁羞涩地点头,顿时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伯母?”二夫人曾经对高婉宁十分慈爱,最温柔的就是她了,高婉宁也觉得二夫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不高兴,可是没想到自己说出了这个喜事,二夫人却仿佛要死掉了一样。

    她心里有些惶恐,想要扶住往后仰倒的二夫人,却叫她涂着长长美甲的手用力推开,指着她尖声叫道,“你可真有心机!什么时候的事儿?你竟然敢偷偷怀孕?你想毁了我家小玉是不是?!”

    二夫人惊怒到了极点,声嘶力竭,精致的妆容都变得扭曲起来。

    她从前对高婉宁温柔,是因为她的儿子说,高婉宁对赌石很有一套,比沈舒雅的价值还大,是能够撑起一个大型珠宝公司的人才。

    可是高婉宁接二连三地赌垮了翡翠,完全是个废物,这样的女人,她何必继续疼爱,又怎么能叫她耽误了儿子的前程?

    想要在欧阳珠宝占据一席之地,就一定要联姻。

    虽然沈氏珠宝是不行了,可是凭着欧阳玉那俊美绝伦的脸孔,还有那翩翩温润的气质,s市有大把的名媛淑女愿意嫁给他。欧阳欢今天丢尽了脸,以后只怕不能在名媛之中立足,她唯一的希望就只剩下儿子一个,那是万万不能叫儿子被人拖累的。高婉宁想要用肚子里的孩子上位,就算欧阳玉愿意,她也绝对不能同意!

    “我……”二夫人几乎是决然不同的样子,顿时叫高婉宁惊呆了。

    早前那恨不能把她当亲女儿宠疼的二夫人,怎么会用那样可怕的眼神看她?

    她不是一个蠢笨的人,顿时就知道这才是二夫人的本性,虽然心里恐慌,可是到了这一步,已经叫她不能回头。

    她咬了咬牙,顾不得二夫人对自己憎恨的眼神,扶着自己的小腹仰头冷笑道,“不管您今天说什么,这都是我和阿玉的骨肉!”

    她顿了顿,便冷笑说道,“欧阳家不要想不承认这个孩子!不然,我是个光脚的,可是什么都不怕!”她就见二夫人一声尖叫向着自己扑过来,不知道为何她今天激动成这样,可是却急忙架住了她。二夫人养尊处优,哪里是高婉宁的对手,不过扭打了几下,就被高婉宁推在了地上。

    她的头发散开,仰头看着敢对自己动手的高婉宁。

    “你怎么能推我妈!?”欧阳欢之前还觉得高婉宁是个很好的朋友,可是看她竟然凶恶地推倒了自己的母亲,顿时大叫起来。

    “她不承认这个孩子,我还和她讲理不成?!”高婉宁尖声叫道。

    她一把拨拉开呆滞得不知该如何劝阻两人的欧阳玉,上前就跪在了欧阳老爷子的面前哭道,“求老爷子做主!我和阿玉是真心相爱的呀!”

    年纪大了的人,怎么能忍心叫自己的血脉流落在外呢?二夫人不是欧阳家能做主的人,高婉宁也一点儿都不怕她。

    自己病得就要死了,可是眼前却只有一出闹剧,欧阳老爷子叫这吵吵闹闹刺激得头颅剧痛,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有人把高婉宁给收拾了,反而这个时候一个个哑口无言等着他做主了。

    他心里本就憋着一口怒气,顿时气喘吁吁浑身抽搐起来,好容易艰难地喘了一口气,方才勉强地指了指废物一样的欧阳玉,眼里闪过厌恶,喃喃地说道,“拖走!”高婉宁害沈氏珠宝亏了那么多钱,竟然还敢来他面前叫他做主?

    还想嫁入欧阳家。

    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的好事。

    “爷爷,她怀孕了。”欧阳玉不安地说道。

    高婉宁见欧阳老爷子都对自己无情,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听到欧阳玉的声音,顿时仰头紧张起来。

    “你还年轻,往后结婚了,随便生。”欧阳老爷子几乎被天真的孙子气笑了,虚弱地咳嗽了两声,还是没有压住喉咙里的腥甜,呕出一口血来低声说道,“她可以做外室!”

    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生一个血统高贵的继承人,之后欧阳玉爱和谁在一起就在一起,欧阳老爷子才不会管这些破事。可是高婉宁这样贪婪的女人嫁到欧阳家,那是绝对不行的。见欧阳玉优柔寡断的样子,老头的眼里就闪过一抹失望。

    不能成大事的废物!

    “这女人……”他扭头叫欧阳堂给自己擦了嘴里的血迹,虚弱却清晰地说道,“偷偷昧下咱们的原石据为己有,还当我不知道!”

    这是人品问题。

    高婉宁当初从为欧阳家赌石时买下的毛料中偷偷取走了几块料子的事情,欧阳老爷子其实门儿清,不过当初高婉宁的眼睛好使,他犯不着为了一块两块小小的毛料和她反目,因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他的心里,却对胆大包天的高婉宁存了几分警惕。到了如今,高婉宁接二连三失误,显然是眼睛出了问题,那么新账旧账就得一起算了。在欧阳玉震惊的目光里,欧阳老爷子无力地摆了摆手。

    “回头从她那里,把那几块料子拿回来。”

    “那是我的!”高婉宁确实留下了几块内里有好翡翠的毛料,可是她也知道,那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了。

    “你真的拿了?”欧阳玉震惊地看着本以为从来都很光明正大,没有坏心眼的高婉宁。

    高婉宁目光游弋,然而表情却暴露了一切。

    她当初想要买毛料,可是手上的钱都被沈舒雅坑去买了那块靠皮绿,她没有钱买毛料,因此欧阳珠宝选购的时候她就把自己挑中的毛料一起算在里面,之后又取走了。她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却没想到全都在欧阳老爷子的眼里,更叫人不寒而栗的是,这老头子全都知道,可是却什么都不说,还对她十分慈祥。

    这得是多重的心机?高婉宁浑身发抖,见欧阳玉失望不已,顿时就尖声叫道,“拿了又怎么了?!你们利用我赌石,难道我就不能拿我的报酬?!”

    她想到老爷子无情的话,竟然说自己去做外室,不由越发地冷笑叫道,“你想娶个好妻子,做梦!我告诉你,以后谁敢嫁给你,我都一个一个去告诉她,你还有个私生子!”

    她就不信这天底下还有那么蠢的人,会嫁给一个已经有个老大不小的私生子的男人。

    “你!”欧阳玉从没有想过,高婉宁竟然这么狠毒。

    沈舒雅的狠毒,在她毫不留情地践踏他的尊严,可是高婉宁的狠毒,却是要毁了他的一生。

    “还有你这个老不死的!”高婉宁算是破罐子破摔了,指着虚弱地歪在沙发上等着私人医生过来的老爷子厉声道,“你别想……”她才要放狠话,却见门口传来了快速的脚步声。

    之后,许多人进门,看着眼前这乱糟糟的一幕目瞪口呆。

    欧阳玉也呆住了。

    这些人都是欧阳珠宝大大小小的股东和律师,大晚上的来欧阳家做什么?

    “阿玉这回太不像话了。”欧阳堂领着这些股东进门,在欧阳老爷子惊讶的目光里淡定地说道,“为了一个女人,把爷爷气得吐了血,这么不孝真是叫人心寒。还有爷爷,各位叔伯看看,虚弱成什么样了?再操心公司的事情,只怕身体更不能恢复。”他上前恭敬地对欧阳老爷子说道,“大家在外头刚刚开了一个临时股东大会,爷爷您往后安心静养,这公司里的事情……”

    “我替您代劳就够了。”他孝顺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