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49章 重生娱乐圈(七)

第49章 重生娱乐圈(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要看。”沈玄捂着沈望舒的眼睛,压低了声音说道。

    他的目光落在周晨的身上,皱了皱眉头。

    “给他把衣服穿起来。”宋一河见自己的老朋友一脸瞠目结舌,只好越俎代庖地说道。

    这个小明星身上的伤痕一看就知道是怎么造成的,他虽然不想管这其中的龌蹉事情,不过这也算是不好的丑闻,毕竟这个小明星是男一号不是?

    他急忙叫人给周晨穿衣服,又叫人去警告那些兴奋围观的人不许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还抢了几个家伙手里的手机,这才抱怨地说道,“真是世风日下啊!”好好儿的,走什么歪门邪道呢?就算走,也不能太拼了是不是?这一晕倒,把自己的丑事暴露在大家的面前,还怎么在这个剧组混下去呢?

    那种异样的目光,想想都觉得头疼。

    “可是他还没醒呢。”就有人高声叫道。

    “没醒也穿上。”宋一河叹了一口气,看着周晨身上的痕迹被掩盖住了,这才吐出一口气来。

    也不知道是哪个金主,可真会玩儿啊。

    沈望舒被沈玄捂着自己的眼睛许久,方才重获光明。

    她看见虽然周晨的身上盖了一件衣裳,可是一旁的演员和幕后看向周晨的目光,都很从前不同了起来。

    “他就是周晨。”沈望舒不愿意隐瞒沈玄,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放心,现在的我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她感到沈玄握着自己的手猛地收紧,不由摸摸他的手指温柔地说道,“只不过是一个小人,你看见了,他自己就能把自己给折腾死。”周晨自己给自己来了这一回,日后的风言风语是不会少的,如今也是网络时代了,随便谁发到网络上去,都能叫周晨喝一壶。

    她笑了笑,摇了摇沈玄的手说道,“咱们就看着他去死。”

    “你说了算。”沈玄眯了眯眼睛,却没有拒绝沈望舒的话。

    他目光有些闪烁,却并不会在沈望舒的面前露出痕迹,对宋一河微微示意。

    这剧组都乱了套了,周晨这显然短时间是不要想醒过来,谁愿意在乱糟糟的剧组里给人添乱呢?况且沈望舒的戏份已经拍完了,众人就一起上车回了自己的地盘。

    一下车沈望舒就觉得还是自己剧组里的气氛比较好,宋一河到底是有能力的导演,就算是带资进组,也不敢在他的面前耍大牌。她一下车就看见吕可和张同舟一起快步过来,吕可的眼睛亮亮的,连声问道,“拍得怎么样?”

    那是武侠大戏,风声早就透出去了,沈望舒能在那部戏里露脸,对以后的星途帮助很大。

    “还行。”沈望舒笑眯眯地牵着沈玄的手下车。

    “我听说那部戏比咱们这部戏杀青早两个多月,过不了过久,你就能在那部戏里出场了。”宋一河拍戏出了名的龟毛,拖拖拉拉的,更何况这部戏是一出后宫大戏,暂定了八十多集,想要拍完都得等到年底了。

    吕可在心底默默腹诽了一下宋导的拍摄速度,见沈望舒精神不错,这才在心里放心了许多笑着说道,“张总给你接了一个节目,访谈类型的,我看了挺不错的。”

    “你给我安排就行。”沈望舒觉得张同舟太殷勤了。

    这会儿这位张总已经凑到沈玄的身边说笑了。

    “我看见周晨了。”沈望舒和一脸疲惫的孟芳菲告别,一边往酒店走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他跟你说什么了?”吕可脚下顿了顿,之后快步跟上轻声说道,“你本……你已经不喜欢他了,就不要和他接触。这小子最会花言巧语,还会炒作,你别被他骗了。”

    她垂了垂眼睛方才轻声说道,“你现在喜欢的人是沈总,就好好儿地喜欢下去,不要三心二意,最后一场空。”她握了握沈望舒的手,回头见沈玄果然目光锐利地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手上,笑了笑,不着痕迹地松开。

    “我和阿玄说过,他不在意。”沈望舒完全不放在心上地说道,“他最近只怕要倒霉,咱们可沾不上他。”她笑嘻嘻地把周晨今天晕倒的事情说了,见吕可的脸上露出厌恶之色。

    “以后不要提这个恶心的人。”吕可铁青着脸说道。

    沈望舒也不爱提这个东西,笑眯眯地应承了,又回头去看沈玄,对沈玄招了招自己的手。

    沈玄快步走过来,和她十指相扣。

    “节目录制是什么时候?”沈望舒漫不经心地问道。

    “还有一个多月。”沈总已经很熟练经纪人的工作了,毫不迟疑地说道。

    他抱着沈望舒在武侠剧组里的服装,只觉得手臂上炙热得叫自己感到口干舌燥,他想到沈望舒放才在镜头前的妖娆一笑,自己红了耳根,用力地握了握沈望舒纤细的手指方才说道,“张同舟想问问你想不想发唱片,我替你拒绝了。”

    摊子铺得太大,很容易自顾不暇,沈望舒专注演戏就已经很卖力了,况且她在娱乐圈的根基不稳,不应该这样急于求成。沈玄看沈望舒同意的点头,嘴角轻轻勾起了一瞬。

    他本想趁着今天的好机会和沈望舒来个二人世界什么的,却走到门口,看见了一个抱膝坐在沈望舒门前的女人。

    她听到脚步声一抬头,露出了一张楚楚动人的脸来,细细的娥眉,柔和的眼睛,一双眼里似乎有水光在流动。

    这是一张十分清纯温柔的脸,和沈望舒热烈到了极致的美丽完全不同,春风化雨,叫人心里看着就舒坦极了。

    她看见沈望舒过来,眼睛顿时就亮了,站起来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叫道,“容姐姐。”

    沈望舒将她视作无物。

    “容姐姐,我是罗心呀。”这女人明明快三十岁的人了,可是一把柔弱的声音仿佛十七八岁的小孩子一样。

    她见沈望舒不理睬自己,脸上露出一份惊慌,却还是上前来拉着沈望舒的手含着委屈的眼泪说道,“容姐姐是因为现在是女三号,所以看不起我了么?我们从前不是说过,不管以后身份怎么样,都是一辈子的好姐妹么?”她口口声声都是自己的委屈,声音柔弱,却将沈望舒顿时形容成了一个得志就看不起从前朋友的小人。

    沈望舒被她拦住,冷冷地看着她。

    她当然不会忘记罗心。

    这个丫头刚刚进入演艺圈的时候,只是一个小龙套,被人往死里欺负,那时虽然吕容也没有成名,不过论资排辈也有些地位了,经常出手护着这个连反抗都不敢的小姑娘。

    她知道她一个人孤零零在演艺圈闯荡,还十分同情她,经常邀请她到自己的家里来吃顿好吃的补补。如果自己接到了哪个剧组的戏份,一定会把罗心也推荐去这剧组,和她要好得众人皆知。甚至连在微博上,也经常和罗心互动,十分亲密。

    那时所有人都知道,罗心是她很要好的朋友。

    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么好的朋友,背地里勾引她的男朋友。

    她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罗心和周晨搅和到了一起去,然后在最后,周晨给了她致命一击,痛哭流涕的时候,罗心在她的身上踩了一脚。

    这个一脸清纯无辜的女人,在媒体采访到她的时候,哭着捂着自己的脸说着吕容的许多的事情,然而摇着头说她早就知道吕容和许多的投资商纠缠不轻,说她劝说过吕容,可是吕容不听她的话,也不把周晨放在心上。

    她在吕容死后和周晨毫不掩饰地走到了一起,在周晨的扶持之下,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她的心里,只怕早就忘记了曾经的那个愚蠢的吕容,曾经把她当做最要好的朋友。

    沈望舒安静地看着罗心。

    沈玄也看了过来。

    剧组里来了一个富豪,把宋导都镇住了的新闻在整个剧组都传遍了,罗心自然也知道,这个富豪是沈望舒带来的,口口声声是经纪人。

    她迎着沈玄冰冷审视的目光,更加羞涩地垂下了自己的头,一双小小的手紧张地揉搓着自己的衣角。

    “走开。”沈玄顿了顿,冷冷地说道,“好狗不挡路。”

    他话音刚落,羞答答的罗心顿时震惊地抬起了自己的头,几乎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一个男人这样不客气地对自己说话。

    “听见了么?还不走开?”吕可之前并不喜欢罗心,也冷冷地说道。

    沈望舒被护在这两个人的身后,好整以暇地看着罗心。

    这个时候似乎罗心就和周晨有了首尾,可是却能毫不愧疚地又走到她的面前来姐妹情深,这种演技沈望舒是相当佩服的,不过她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叫碍眼的人都消失,挑眉说道,“少在我的面前攀亲,你是谁啊?从前看在你可怜,给了你一些帮助,只是也没有叫你把我当冤大头的道理。我跟你可不熟,想要借着我往上爬,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她说得轻描淡写,却将罗心的心思全都暴露出来。

    “容姐姐怎么能这么想我?”

    “别叫得这么亲热,算了,看见你心情都不好了。”罗心在这部戏里也出演了一个没有台词的小角色。

    她的脸很合观众的眼缘,是标准的温柔如水的类型,因此后期已经开始有了走红的迹象。

    沈望舒记得,打从罗心开始走红,就再也不再吕容的面前出现,也不在微博上和吕容互动,就算都知道她似乎和吕容的关系不错,却从不主动在采访的时候提起她。

    这明显是个白眼狼,而且这么喜欢和周晨在一起是,沈望舒不成全她都觉得对不起她。

    算了……看在从前的情分上,她就再帮她一把,至少叫她和周晨朝朝暮暮,日也相对啊。

    “别理她,哭哭啼啼的晦气死了。”吕可一边打开房门,一边冷冷地说道。

    一打开房间,里面温暖的气息就透了出来,罗心下意识地向着房间看去,顿时就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她也和沈望舒一样跟着剧组住在这个酒店里,不过她住的是四人间,和另外三个小演员住在一起,整天吵吵闹闹休息得都不好。不是为了一瓶洗发水被人偷偷用了,就是有人大清早上起床动静大的把其余的人都吵醒,哪里有沈望舒这样一人一个房间,不管做什么都没人管来的自在呢?

    罗心一边在心里嫉妒,一边看着屋里的明显装修豪华得多的房间,抿了抿嘴角,更加楚楚可怜了。

    她不去看沈望舒,只用一双水意朦胧的眼睛,看向沈玄。

    她当然知道,沈望舒有如今这一切,都是沈玄带来的。

    连这么一个妖艳却庸俗的女人都会喜欢,她是连周晨都征服了的,自然对沈玄也志在必得。

    从傻乎乎的狐狸精手里抢男人,其实简单得很。

    沈玄懒得理睬一个小明星,如果每一个都自己动手,沈总早就累死在茫茫多自荐枕席的女人之中了,他只是冷冷地看了看热闹的张同舟一眼。

    这一眼冷厉,张同舟顿时嘴角抽搐。

    堂堂星光娱乐的总经理,不是用来做这个的啊。

    “再不走,我就叫宋导送你。”张同舟推了推自己的眼睛,笑得斯文,嘴里却冰冷极了。

    这一句话才是最有威力的,罗心顿时吓得浑身发抖。

    她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宋一河剧组里这个绝色,怎么能被宋一河对自己生出厌恶之心呢?她抖了抖自己的嘴角,委屈地用盈盈的眼扫过沈玄,却只见眼前一道门拍了过来,差点儿撞到自己的鼻子上,那个英俊内敛的男人竟毫不客气地甩上了门,把自己关在了门外。

    这样无情得近乎冷酷,罗心就十分失望地垂了垂头,有些黯然失色地低声说道,“我,我只是想容姐姐了。”

    她之前在剧组知道沈望舒是女三号的时候,惊讶极了。

    可是她不敢贸然出现,唯恐自己说出什么叫人疑惑的话来,因此躲在一旁很久,什么都打听明白了,才来堵沈望舒,希望自己能和沈望舒一样,一飞冲天。

    幸亏她只是一个出场戏份不多的小角色,缩着头这么多天,似乎沈望舒并没有注意到她,叫她松了一口气。

    她和周晨暗地里在一起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她很心虚,也唯恐周晨露出痕迹里叫吕容察觉,可是如今看起来,似乎她并不知道。

    不知道才好,才能叫她利用不是么

    张同舟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眼前冰凉凉的大门。

    沈玄这么甩上了门,连张总经理都给关在外面了好么?

    张总经理默默地诅咒了一下过河拆桥的沈总,不耐地看了罗心一眼。

    有心机手段,在娱乐圈并不算什么,也不会叫人鄙夷,可是明明人家都看透她了,偏偏还要送上门考验人家的智商,这就太过分了啊。

    更何况,看着罗心,张同舟目光一闪。

    这个罗心的形象路线,和自己公司旗下的一个新人的规划简直一模一样,都是清纯温柔路线啊!

    那新人眼下连个角色都不能在宋一河的剧组里找到,张同舟几乎是白养着一个吃干饭的,已经惆怅很久了。

    可是看到罗心,张同舟的心里就活泛了起来,想了想,对罗心和气地一笑。

    “这位小姐……”

    “我叫罗心。”罗心看着同样西装革履的张同舟,怯生生地说道。

    “这真是一个好名字。”张总毫不犹豫地赞美了一下,见罗心偏头对自己弯起眼睛笑了,也斯文地笑了。

    “罗小姐在宋导的剧里出演的是哪个角色来着?”他似乎不经意地问道。

    “一个小角色而已。”罗心急忙小声儿羞涩地说道。

    她随手把眼前的一缕长发别在了耳后,动作优美温顺。

    张同舟就笑了笑。

    “罗小姐这样的形象,只演一个小角色真是太可惜了。”他温和地对仰头用盈盈目光看着自己的罗心笑道,“我才从隔壁剧组出来,听说那剧组里缺一个女二号,虽然设定是一个魔教妖女,不过罗小姐演技惊人,想必能适应这个角色是不是?”

    他想了想就继续说道,“那可是武侠大戏,比宋导这部戏精良很多。罗小姐如果感兴趣的话,可是过去试试看。”

    左右隔壁那导演最近焦头烂额的,应该没有时间再去找个女演员来拍戏。

    就算那个角色已经被人拿下了,张同舟也觉得无所谓。

    他又不是真的为了叫罗心去得到那个角色的。

    他只想叫罗心送宋一河的剧组里滚蛋,把角色空出来便宜自家旗下的艺人罢了。

    “多谢您,您真的是一个好人。”罗心眼睛顿时就亮了。

    她虽然更合适出言纯情的路线,不过想要演一个魔教妖女,也不是不能胜任。

    更何况一个小龙套和一个女二号,如何取舍傻子都知道。

    “多谢您。”她对张同舟柔柔地一笑,迟疑了一下,如同轻盈的蝴蝶一样扑上来抱了抱张同舟的腰,这才感激地走了。

    张同舟被这一下抱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转头,看见吕可鄙夷地看着自己。

    “误会,误会。”他勉强笑了笑,抖了抖自己方才被抱得弄出了褶皱的西装,不知怎么就觉得有点心虚。

    吕可自然不在意他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冷哼了一声打开了沈望舒的房门走进去,就见沈望舒正把头枕在沈玄修长的大腿上。

    她悠闲地枕着沈玄的腿,闭着眼睛,感到沈玄修长微冷的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轻轻地给自己揉捏着。

    “走了?”

    “走了。”张同舟必须要表功,笑眯眯地走过来,他看着沈玄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份地给沈望舒捏着额头,取了眼镜揉了揉自己的眼角。

    “重不重?”沈玄俯身压在沈望舒的耳边问道。

    “力道正合适。”沈望舒蹭了蹭他的手指,哼了一声轻声问道,“别捏了,你也累坏了。”

    沈玄这段时间一直陪着她,他也是有自己事业的人,而且比起沈望舒这微不足道的事业,沈玄手中的显然是一个产业遍及各处的商业帝国。她有好几次都看见沈玄在空暇的时间抓紧一切的机会来审阅文件了,幸亏现在是网络化的时代,所有的文件沈玄都可以在网络上浏览。

    不然每天来回送文件的都会累死人的。

    “我不累。”沈玄见沈望舒按住了自己的手不叫自己动弹,目光一软,忍不住倾身将自己微冷的嘴唇,压在了沈望舒的额头上。

    ……

    “沈总?”当众秀恩爱什么的,有没有考虑过单身人事究竟是个什么心情?张同舟眼睛都要瞎了,懒得戴上眼镜清晰地看这两个家伙,笑眯眯地问道,“那个罗心是不是……”

    他没有把话说完,可是显然有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意思了。他早就看出沈望舒对罗心很不待见的样子,自然胆子就大了起来,征询着等了一会儿,果然就听到沈望舒冷淡地说道,“我很不喜欢她。”

    “叫她不要出现在舒舒面前。”沈玄淡淡地说道,“从这个剧组里消失。”

    “她的角色我觉得很合适咱们公司的艺人,沈总您觉得呢?”

    “随便。”沈玄记得沈望舒在看到一个人名之后眼里露出的厌恶,如今想来,应该就是因为这个罗心了。

    他很不喜欢沈望舒为了别人心里不痛快,更加厌恶的是罗心这个女人眼神很轻浮,明明长了一张清纯的脸,却偏偏总是要勾引谁一样。

    沈玄心里冷哼了一声方才继续说道,“你引着她去隔壁剧组?不管成不成,她都不必再回来。”一个小艺人的任免,他还是能在宋一河的面前说上话的,他也知道,如果自己提出来,只怕日后会有人说沈望舒仗着自己欺凌小艺人,可是凭什么就为了不叫别人议论,就要委屈自己的心情呢?

    沈玄宁愿沈望舒有个霸道的名声,也不愿她吃委屈。

    如果被人非议,日后洗白了就是,沈总做了一段时间经纪人,一定多少知道了演艺圈的操作手法。

    “太简单粗暴,没有技术含量了。”沈玄毫不犹豫地要赶走罗心,沈望舒心里很欢喜,她抱了抱沈玄的脖子,这才笑着对张同舟说道,“张总叫人盯着一点就好了。罗心什么时候去试镜,什么时候咱们提醒宋导一声,叫他心里有数,余下的,宋导自己就帮着咱们办了。”

    罗心如果真敢自己找过去试镜,那对宋一河来说就是一场冒犯了。如同沈望舒这样被宋一河带过去的也就算了,可是如果没有通知宋一河,身上背着宋一河剧组演员的身份去试镜,只怕宋一河心里肯定不痛快。

    当然,沈望舒是衷心希望罗心能试镜成功的。

    不仅是张同舟莫名其妙的要送自家艺人进组,更重要的是,周晨在隔壁剧组。

    罗心既然和周晨早就好上了,那以后也不需要遮遮掩掩的,好好儿和周晨相处就可以了。

    周晨今天伤得那么厉害,触目惊心极了,沈望舒都觉得很不忍呢。如果有罗心的悉心照顾,沈望舒自然会为前男友很放心。

    她这样以德报怨的前女友,这世上真的是不多了。沈望舒感慨了一番自己的善良,嘴角就露出了一个艳丽的笑容来。

    她笑得勾魂夺魄的,沈玄明显是愣了一下。

    张同舟眼睛转了转,侧身对一言不发的吕可笑着说道,“小吕跟我出来一趟,我有重要的话叮嘱你。”

    他对吕可一头雾水的样子只笑呵呵当做没看见,带着吕可出了房间,体贴地带上了门。沈望舒无语地看着张同舟自作聪明,回头看着沈玄叹气道,“张总真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的特点就是,总是想太多,总觉得自己特别地体贴。这大白天的,就算她想做点什么,也不可能叫他在这儿听墙角啊。

    “他很得力。”沈玄公允地说道。

    他起身把沈望舒放在沙发上,长身玉立,一双腿格外修长有力,站在沈望舒的身边,投落的阴影叫沈望舒红了自己的脸。

    他身上炙热的气息几乎把沈望舒全都笼罩在了其中,带着逼人的侵略的气息。

    “你等等。”沈玄垂头,在沈望舒默许垂头的动作里,摸了摸沈望舒的头发,走进了一旁的一个小房间。

    走了!

    沈望舒正羞涩地咬着自己的红唇预备发生一点什么,这个家伙走了!

    她愤愤抬头,看着寂静的小房间目光凶狠,然而一转眼,却见薛玄再一次走了过来,他的手上握着一个天鹅绒的小盒子,走到沈望舒的身边,单膝跪地,把小小的盒子打开送到侧身用肩膀撑起身体的沈望舒的面前,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我们结婚吧?”

    他手中的小盒子里,一枚硕大的白金钻戒在沈望舒的视线里濯濯生辉,逼人的璀璨。沈望舒看着这光芒流转的粉色钻石,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难得的带了美丽颜色的钻石,只怕价值连城。

    “结婚?”她看沈玄是一副不答应就不起来的表情,笑着问道。

    “领证。”沈总对结婚证充满了执念。

    沈望舒笑着对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毫不犹豫地。

    “给我戴上罢。”她笑吟吟地说道。

    沈玄紧绷着的一口气顿时就吐了出来,他勾了勾自己的嘴角,眼里露出淡淡的笑纹,飞快地握住了手,把钻戒戴在了沈望舒的手上。

    他的目光落在沈望舒手腕上一个做工古朴的金锁手镯上,眼里闪过了一抹迷茫,却还是转移开了目光,把自己全部的感情,都投在沈望舒的身上。

    他握着沈望舒的手,看着她被自己的钻戒套牢的手说不出话来。

    “你是我的了。”他声音变得愉悦起来。

    沈望舒点了点头,扶着沈玄的肩膀从沙发上起身,走到了自己的房间翻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这才满足地走到他的身边对他晃了晃自己手上的东西。

    然而叫她意外的是,沈玄对她这么快速就翻出了证件完全没有反应,利落地摸进西装,之后就摸出了他自己的所有的证件,把这些证件都压在了沈望舒的怀里问道,“证件齐全,随时都可以结婚。”

    “你这些证件天天随身携带?”沈望舒瞠目结舌。

    沈玄是m国华人,可是沈望舒都不知道,沈玄连使馆的证明都已经拿回来了。

    “我说了,张同舟是个很得力的人。”沈玄满足地碰了碰沈望舒呆滞的脸,见她无奈地看着自己,心里却很得意地小声说道,“你说结婚的时候,我就预备着了。”

    他梗了梗自己的脖子,严肃地说道,“有句古话说得好,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他什么都准备好了,当然可以随时就结婚。想到了婚后的生活,沈玄的眼睛亮得叫人心惊,骨节分明的大手,不着痕迹地在沈望舒的手腕间摩挲。

    沈望舒哭笑不得。

    “这么急啊?”她戏谑地问道。

    “我很急。”沈玄严肃着脸说道。

    他的黑色的西装外套已经脱掉,只露出里面一件雪白的衬衫,此时解开了两个纽扣,露出修长的脖子。

    沈望舒静静地看着他挽起的袖口许久,抬头,看着这个黑发黑眼,然而却有着精壮胸膛隐藏在那薄薄的衬衫之下的男人,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也很急,咱们真是心有灵犀。”她愉悦地说道。

    沈玄眼里露出笑意,探身过去,把她柔软的身体揽在了自己的怀里,侧头吻了吻她的头发。

    沈望舒心里发软,就算是立刻去和沈玄结婚也是愿意的。她想到了就希望能够做到,迟疑了一下,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外面的动静,发现没有听到声音就松了一口气,垫手垫脚地带着沈玄一起出了酒店,开车踏上了民政局的漫漫长路。

    这座影视城是在市郊很偏僻的地方,离市内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沈望舒却觉得心里快活得厉害,看着沈玄亲自开车,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她化了妆,穿上了一件红色的很喜庆的裙子,把自己的头发高高地挽起。

    沈玄穿着自己的黑色的西装,眉目英俊,叫人移不开眼去。

    两个人直到民政局快要下班,才领到了属于自己的结婚证。

    沈望舒看着结婚证上那个美艳妩媚,眼角眉梢都带着幸福笑容的自己,忍不住抹了抹自己的眼睛。

    能够在遇到阿玄之后立刻就嫁给他,不再蹉跎他们之间的时光,她觉得很幸福。

    沈玄似乎也看着结婚证上的自己愣住了,很久之后,他转身,把沈望舒整个人都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谢谢你。”他对沈望舒轻声说道。

    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嘶哑和颤抖,压着沈望舒的头不叫她看到此时的表情,可是沈望舒却感到有一滴温热的液体,滴落在自己的发顶。

    沈望舒笑了笑,忍不住伸手抱住了沈玄有力的腰,把自己更认真地埋进他的怀里。

    “应该是我要谢谢你。”谢谢他这不离不弃的爱,也谢谢他总是在第一时间认出她,来到她的身边。

    沈望舒顿了顿,在沈玄的眼里闭上了眼睛,喃喃地说道,“我爱你。”她很少会表达这样的感情,可是不知为什么,只想叫自己的心意,叫沈玄知道。

    “我也是。”沈玄压低了声音,声音里带起了一丝笑意。

    他修长的手,在她的脑后抚弄了几下。

    “我看的几本书里说,当女人说我爱你的时候,男人不说我也爱你,而是说我也是,其实是一种很敷衍的表现,证明他其实不爱那个女人,所以这句我爱你才说不出口。”沈望舒声音变得有些怪异地说道,“一般这样的女人,都是炮灰的命。”

    她蹭了蹭沈玄的胸口,就感到摸着自己头发的大手停住了,片刻,方才传来沈玄勉强的声音问道,“你听谁说的?”

    叫沈总知道,非灭了他不可!

    “总裁文里都是这么说的。”沈望舒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还看总裁文?!”

    “等以后我还能写呢。”就写一篇《我的老公是总裁》好了。

    沈玄沉默了很久,方才慢吞吞地说道,“我爱你。”

    “好勉强哦。我看过的几本书里说,勉强得来的这句我爱你,一般都……”

    “又是总裁文?”

    “喜欢你听到的么?”

    “哪家出版社的?”

    “什么?”

    “天凉了,明天就叫他破产!”

    许久之后,沈总威严霸气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