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55章 重生娱乐圈(十三)

第55章 重生娱乐圈(十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又不是和傻瓜,难道看不出罗心在打什么算盘?

    虽然之前他听说了一些流言蜚语,不过这是第一次亲眼看到。

    说起来,罗心还是自己介绍给宋总的!

    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周晨气得简直要发狂,他赤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满面春风的罗心,仿佛要把她一根骨头一根骨头地嚼碎!

    “周哥。”罗心也诧异不已。她垂头看了看自己手中提着的保温杯,目光就变得坚定了起来。

    说起来,她是真的很喜欢英俊的周晨,他对她那么好,就如同真正的王子一样,可是这年头儿真爱不能当饭吃,这王子明显是贫穷贵公子的节奏,如果火了也就算了,这眼看不能翻身,她也不得不和真爱说一声对不起了。她不由想到吕容,这个狡猾的女人想必就是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因此甩了周晨和富豪结婚。如今靠着富豪丈夫的钱和人脉,在短短的时间就成就了自己的事业。

    别说吕容引得各位导演青睐是有人格魅力啊,不就是看在沈总的钱上面么。

    吕容能靠着金主上位,她罗心自然也能。

    只要她嫁给宋总,就可以成为第二个吕容。

    到时候,她也和名导影后做朋友。

    她理直气壮起来,抚弄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见宋总不在,不必表现得十分娇弱胆怯了,眉眼之间就带了几分锋芒,看着气得浑身发抖的周晨娇笑道,“周哥怎么来找宋总了?宋总不喜欢你了,你已经下堂,就别痴心妄想了。”

    她想到周晨竟然曾经雌伏在宋总的身下就觉得恶心透顶,挺了挺自己不大的胸脯傲然地说道,“宋总怎么会和一个男人当真!跟你只是玩玩儿罢了。”

    她说得轻蔑极了,哪里有从前的柔弱可爱,善解人意呢?

    周晨惊呆了。

    他一张英俊的脸都僵硬了,呆呆地看着仿佛大变活人的罗心。

    这个美丽温柔的女人,早前还对他一往情深仿佛没了他就活不下去。

    她善良纯洁得如同天山的雪莲,又懂事又乖巧,比之前的吕容强出不知多少去。他就是喜欢罗心的这份清纯,因此对他格外爱惜,甚至为了她背叛了吕容。他以为她是他的真命天女,可是他现在听到了什么?这个女人不仅背叛他,甚至还在看不起他,用最恶毒的语言来辱骂他,仿佛他就是天下最大的垃圾。

    她竟然是这样恶毒的女人!

    周晨看着这口蜜腹剑的女人,不由想到总是嘴上凶巴巴,可是从来都愚蠢得叫人不耐的吕容。

    吕容曾经用一颗真心对他,可是罗心呢?

    她真的爱过他么?

    周晨在罗心得意的娇笑里几乎透不过气来。他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突然觉得酸涩得厉害。

    他想到从前和吕容那清贫却很快乐的日子,不知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可是吕容早就决绝转身离开了他,就算他后悔,她也绝不会再回头。他用怨恨的眼睛看着罗心,突然露出了一个阴沉的笑容,轻声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宋总就喜欢男人?”他见罗心脸色微变,就知道这女人还没有爬上宋总的床。

    不然,她就不是这样胆战心惊的样子了。

    “你胡说!”白白送上门的美丽女人,宋总怎么可能不吃呢?罗心是断断不肯相信的。

    然而宋总还真就是这么一个人。

    他快步走进来的时候,看见正在自己别墅里针锋相对的青年男女,脸上就露出几分不耐。周晨也就算了,一日夫妻百日恩,买卖不成仁义在。可是这个罗心就很莫名其妙了。之前跟着周晨过来了一次,就似乎对宋总有了点儿想法,天天打着“求宋总再给周哥一个机会”的楚楚可怜的样子上门,还贤妻良母地炖汤水补品给他,眼里的温柔仿佛能滴出水来。

    可是不巧,性别不对啊。

    宋总不喜欢女人的。

    更何况宋总平常也是照镜子的,知道自己的形象,也知道自己和周晨之间容貌上的差距。

    这个女人舍了俊俏的男友想要讨好自己,不就是冲着宋总的钱么?

    很抱歉的是,宋总也不大喜欢给女人花钱。

    只不过免费保姆什么的宋总很享受,罗心既然愿意卑躬屈膝服侍他,他就勉强接受。他本想享受两天,谁知道今天又接到了沈玄的电话,黑名单上不仅有周晨的大名,罗心小姐也光荣上榜。对于宋总来说,一个两个的都连累他真是冤枉的不行。

    周晨也就算了,他确实跟他有点儿关系,不过这个罗心他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到,却被沈玄迁怒,这世上还有天理没有?

    宋总憋着一口气,顿时脸色就阴沉了起来。

    “宋总。”周晨惊喜地叫了一声。

    罗心也用柔柔的滴出水来的眼神看着他。

    宋总什么都不说,走到沙发上做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摆手道,“都滚。”跟这些人多说一句话都晦气。

    “宋总!”周晨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他如今已经不能再回头,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这样走下去。他扑过去没有尊严地跪在宋总的脚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腿仰头深情地说道,“不在宋总身边的日子,我真的过不下去了!”

    到底是演员,他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依旧英俊深情,喃喃地说道。“我想念你,就算知道不合适,会害了宋总,也忍不住回头来找您。”

    “知道害我还来找我?!”宋总不是真爱论的忠实信徒,不懂得千难万难也要在一起的幸福,几乎要气笑了。

    “你不要脸!”罗心看见周晨竟然和自己争夺宋总的宠爱,顿时扑了过来。

    宋总对她如此冷酷,一定是因为周晨的原因。

    她死死地抓着周晨的手,尖声叫道,“你撒手!”

    “走开!”

    宋总木然地看着这两个小艺人争夺自己的裤腿儿,转眼功夫,三万一条的西装裤顿时被撕得粉碎。他看了看自己粗胖的大腿,再看着眼前在地上扭打成一团,早就没有什么你侬我侬了的周晨和罗心,怒从心头起,起身向着这两个人一脚踹了上去!

    一声哀叫,罗心抱着周晨狼狈地滚在地上。她柔软顺滑的头发都散乱开了,乱糟糟地被周晨揪在手里,仰头呆呆地看着宋总。

    她断断想不到,宋总竟然真的对她这样无情。

    “脏了我家的别墅!”宋总骂了一声,转身走了。

    下次再潜规则小明星什么的,他可得把眼睛好好儿擦亮点儿,不然撞见一个周晨这种货色,简直短寿十年。

    “您如果一定要分手,至少叫我把您卧室里我的东西都带走。”周晨摸着自己脸上一道疼痛的伤疤,一摸就是一脸血,暗恨罗心竟然伤了自己最珍贵的脸,可是现在不是和罗心争执的时候。

    他知道宋总是肯定要和自己分手的了,目光一闪露出了宋总最喜欢他的忧郁与脆弱的眼神低声说道,“求您了,这是最后一次。”他清泪滚落,风姿不凡,宋总对他还算念旧情,点了点头方才离开。

    周晨撒开了已经呆滞不知所措的罗心,冷笑了一声,进了宋总的卧房。

    他出来的时候手里拎了一个不小的袋子,里面露出几件他的衣服。

    他看都不看罗心一眼,径直离开,罗心却顾不得别的,急忙追了出去拉住了周晨的手臂。

    “还有什么好说的。”周晨被罗心哭着抱住了手臂,听她忏悔鬼迷心窍,说着其实最爱的还是他,目光却很冷漠。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冷酷地将罗心推倒在地上,却被她抱住了大腿嚎啕大哭。

    她看起来狼狈极了,身上精致的裙子都歪歪斜斜地散开,不由用力地踹了她几脚,纠缠了很久,方才努力地解开了这个女人的桎梏抱着自己的行李走了。他胡乱地跑了几步,就见一旁隐隐约约冒出了一个镜头来。

    狗仔队!

    他心里一突,摸了摸自己散乱的行李,感到里面一个冰冷的小小的u盘还在,顿时安心,回头伤心地流泪道,“没有想到,你竟然为了钱背叛我!”

    他的伤情与痛楚,在身后那个柔弱的女人追上来的画面里,格外地叫人为之心痛。

    他隐隐地听到了相机拍照的清脆响声,嘴角微微勾起。

    刚刚在访谈节目里和罗心刷完真爱论,如果这个时候他和罗心分手,外界大多会更同情女性一些。可是如今却不同了,罗心这么个模样从宋总的别墅里跑出来,想也知道她过来时为了什么。

    一个被爱人背叛了的,事业上经历了挫折的男人,这个人物设定还是很能赚到同情分的。更何况,他找到了宋总的一段视频,正好是云端会所那天发生的一切。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宋总把这段视频给取出来放在一旁,可是顺手牵羊,日后总会安心下来。

    他没有了这段视频,也不会再担心被人泄露威胁。

    罗心又扑了上来,对他拼命地哭着喊对不起,周晨由着那狗仔队拍摄罗心对自己忏悔的样子,还跟她纠缠了很久。

    之后,他用决绝的眼神看了罗心一眼,流着眼泪离开。

    罗心见他真的不再对自己动心,顿时崩溃大哭,转身也走了。

    一个狗仔从角落里兴奋地走出来,看了看罗心,再看了看周晨,知道自己算是撞见大新闻了。

    虽然罗心和周晨并不是一线艺人,不过《天山剑侠》才下档,这两个人还算有点热度,总能赚到一些点击率。他兴奋了一会儿,又看见地上有一个小小的u盘,心里好奇极了,弯腰给捡起来揣走。

    狗仔们的效率总是非常惊人的,当宋一河正是宣布新电影《玫瑰女侦探》开机之后,有关罗心劈腿富商,被周晨捉奸在床的新闻就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这一回可正是有图有真相,那一张张清晰的照片,叫罗心不能反驳。

    一时间,罗心在网络上红了。

    她当初能在《天山剑侠》里出演女二号,也被人扒出是靠着周晨给她说话,可是一转眼,她却又去攀附更有钱的土豪了。

    这种行为是最被人唾弃的,更何况周晨在记者采访的时候泪流满面,伤情得难以自已,顿时就叫罗心成为人人喊打的人物。

    已经有网友在网络上纷纷高喊“罗心滚出娱乐圈”了。

    她本靠着在《天山剑侠》里微薄的人气和与周晨卖真感情接到了一个小小的剧本,可是现在却被人结束了这个角色。从前她的形象有多么温柔娴熟,如今都变成了心机女的代名词。她当初在节目里对周晨是那么真切的爱着,爱得痴恋仿佛没有了周晨不能活一样,可是却能劈腿。

    这简直是侮辱了粉丝们对她的祝福和真心的喜爱,连为数不多的粉丝,都彻底地抛弃了她。

    沈望舒这些天就靠着刷罗心的新闻过日子呢,看到罗心最新的消息是据“可靠人士”爆料,被人捅出之前插足吕容和周晨的感情,不由眯了眯眼睛。

    她回头看了一眼“可靠人士”。

    此人正坐在吕可的身边,奋力笑眯眯地给一片面包片上涂满了果酱,狐狸眼里都是笑意。

    “推波助澜,张总真是一个好手。”罗心这种小艺人,就算闹丑闻有个一两天的热度也就差不多了,可是这回网络上咄咄逼人就是死不原谅她的架势,还将她清纯的形象全都毁灭,显然是背后有人做推手。

    这个推手这么熟练,一看就是惯犯,不必想就知道是星光娱乐的张总干的这好事儿。不过沈望舒觉得他做得好,见沈玄默默地坐在自己的身边陪着自己看新闻,就笑着说道,“还有你为我出气,我很开心。”

    大抵沈总就是那提供财力支持的人了。

    “她要用你和周晨的过去来诽谤你,我就先叫她尝尝这滋味儿。”沈玄淡淡地说道。

    罗心能找着小记者对沈望舒发难,想要败坏她,沈总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反正罗心是真有黑料,他也没有污蔑她。只不过宋总火急火燎地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是那天在云端会所的视频不见了,就叫沈玄不是那么愉快了。

    他本想把这视频上传到网络,好好儿给周晨扬个名的。

    “不说他们了,反正看见他们过得人人喊打,我就已经很开心了。”沈望舒刷了罗心的几条新闻,见里面都是各类的爆料,罗心早就被脏水给泼得浑身漆黑了,就挑眉一笑。

    娱乐圈开放又保守,粉丝们包容却又计较。他们或许会原谅很多小小的瑕疵,可是对于出轨插足的容忍度却非常低,一般有了这个名声的女星,星途也就到头儿了,罗心如今名声坏成这样,谁还会用她拍戏呢?

    她不能再演自己习惯的善良的形象,可是如果演坏女人……

    本色演出的话,会被骂得更厉害,顺便在她演的剧集播出的时候,总会带上她的各种之前不堪的新闻。

    多来几次,那就真的人人喊打了。

    沈望舒心情愉悦,顺手打开了手里的剧本,表情郑重了起来。

    宋一河对这部电影真的非常重视,就连片名都改了好几回。

    最先的《玫瑰杀人事件》被和谐枪毙了,之后的《玫瑰如血》太过文艺被宋导自己毙掉,再之后的《玫瑰庄园》不知所云,最后宋导急了,大手一挥,决定给起个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类型的片名。

    就叫《玫瑰女侦探》。

    虽然沈望舒实在搞不懂,宋导为什么对玫瑰二字情有独钟。

    而且这电影名字听起来就是个恶俗扑街货啊。

    她认真地看着手里的剧本,沈玄坐在她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她的侧脸。

    她看起来全神贯注,连认真的样子,也叫他喜欢得不得了。

    他甚至都舍不得转移开自己的眼睛。

    “沈总?”张同舟又在吕可的身上碰了钉子,揉着自己的鼻子悻悻地坐在了他的身边。

    他嫉妒地看着才见一面就收服了狐狸精的沈总,又看了看自己。

    沈玄看了他一眼,起身,又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这显然是有话要说的样子,张同舟见沈望舒并不在意的样子,笑了笑,走到了一旁,就见沈玄将自己精良的西装袖子高高地挽起,露出了精壮的手臂。他眯着眼睛看着张同舟,在后者莫名其妙的目光里淡淡地说道,“你是个聪明人。”

    见眼前斯文的青年一脸迷茫,他垂了垂眼睛慢慢地说道,“对吕可嘘寒问暖,你打的主意,我看得出一些。如果你不是真心,就离吕可远一点。”

    “沈总?”张同舟抽了抽自己的嘴角。

    沈玄和吕可之间简直要掐得狗血淋头,怎么这个时候反倒为吕可说话了呢?

    “她是她最好的朋友。”沈玄冷着脸慢吞吞地说道。

    只这一句话,张同舟就什么都明白了。

    还是吕容的身影无时无刻地贯穿了所有人之间的联系。

    沈玄不喜欢吕可,可是吕可却是吕容最重要最在意的好朋友,如果吕可受到伤害,那么吕容也会跟着伤心。沈玄竟然连这样的伤心,都无法忍受。张同舟突然心里有些难以压制的奇异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从未见过一个男人,会将一个女人这样放在心上。

    他只好笑了笑,习惯地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笑着说道,“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如果这兔子真的吃了窝边草的话,我想,大概是因为它真的太爱这根草的缘故。”

    一开始,或许只是觉得吕可十分有趣。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份心意改变了,连张同舟自己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的眼睛总是不由自主地落在这个精干精明,却总是在大家背后,露出伤心表情的女人。

    “我是认真的。”他正容说道。

    “别叫舒舒为她烦恼。”沈玄叫过来张同舟,只为了这一句。

    他见张同舟点头,又去围着吕可献殷勤了,这才坐回了沈望舒的身边。

    “问清楚了?”白皙柔软的手指翻过了一页书页,沈望舒漫不经心地问道。

    沈玄的目光停留在白皙的指尖儿上片刻,默默吞了一口口水,这才压低了声音嗯了一声。

    “他是真心的就好。”沈望舒合上了剧本,看见远远的宋一河冲着自己招手,知道是到了自己的戏份了,方才缓缓起身,一边和沈玄冲着宋一河走去,一边轻轻地说道,“吕容……不能一直留在可可的身边,她就希望可可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她可以有自己的爱人,有自己的生活,别再什么都为她着想,为她伤心了。她就只可以小小地,”她用手指小小地比划了一下,声音嘶哑地说道,“小小地想着她就够了。”

    别忘记吕容,也不要再为吕容伤心,不要为吕容毁了她自己。

    她的话语里带着莫名的违和,可是沈玄却只当做没有听见。

    “你是舒舒。”他握着沈望舒的手,轻声说道。

    沈望舒轻轻地回握他的手。

    她努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走到宋一河的面前之后,就已经露出几分强势与高傲。这部戏里的女侦探聪明得令人心生恐惧。

    她的眼睛里没有秘密,看得到所有人心里的晦暗。她看破凶案现场所有的蛛丝马迹,却从不给人留下余地。她总是把别人问得哑口无言,轻松地完成别人艰难地做着的事情,最终把自己和别人分成了两个世界。她的世界别人进不来,可是别人的世界,也在默默地排斥她。

    她看似洒脱地生活,其实十分孤独。

    所有的寂寞,在一天清晨,一个闯到她家门前的柔弱女人全都改变。

    她目睹了一场凶案的发生,虽然没有看到凶犯的脸,可是却被凶犯无情地追杀着,她逃了很远,最后逃到了这个女侦探的面前。

    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命,阻止接二连三发生在家族中的凶案发生,她接受着警方的调查,加入了女侦探领导的专案小组寻求庇护。

    两个完全不同的女人,开始了一段奇妙的友谊。

    一个高高在上,聪明得没有朋友的女侦探,一个是富家千金,柔弱善良和每一个人都可以聊得来。

    她开始在这个女人的帮助下,开始改变自己说话行事的方式,开始不用刺伤人,而是缓和自己的态度和姿态,叫自己变得平易近人。她为了保护证人和这个女人住在一起,每天都不再发愁自己要点什么外卖,因为这个女人她精通一切的美食。

    她管着她的胃,管着她的作息,管着她的衣着和为人处世,短短时间就侵入了她的生活,可是女侦探却并不讨厌。她和自己的好朋友一起努力地追查着凶手,并且锁定了疑犯。

    她松了一口气。

    这个女人是她唯一的朋友,她不希望有一天自己回家,看到的只是她的尸体。

    沈望舒一边回想自己的戏和台词,一边想着一会儿该如何酝酿情绪。

    她和孟芳菲也不是第一次搭戏了,因此没有什么迟疑的地方,只是在看到一个影帝警惕地和沈玄坐在了一起,瞪着一双眼睛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时候,终于明白了孟芳菲在和自己搭戏的时候,被沈玄紧紧盯住的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她看了一眼穿着一件雪白的裙子,明明年纪不小却清纯无辜的孟芳菲,咳了一声。

    “嗯?”孟芳菲扭头看她。

    沈望舒目视她去看英俊的影帝先生。

    孟芳菲冲天翻了一个白眼,当做没看见。

    这是一栋民居之外,沈望舒饰演的女侦探正面无表情地抱着一袋法式面包快步地走在回家的街道上,此时正是初夏,有些炎热,可是绿意之下却有几分清凉。她对周遭的一切都视而不见,只是默默地在心里数着自己的脚步。

    从面包店到自己的家,一共需要三百步,她已经寂寞到了这个程度,可是却依旧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慢表情。当她数到二百九十步的时候,惯例被打破了。

    纤细的女人,如同一只蝴蝶一样,轻飘飘地从天而降。

    她从一旁惊慌失色地冲出来,撞进了女侦探的怀里。

    “对不起!”她慌乱地叫了一声,之后想到了什么,急忙推开她飞快地说道,“不要和我一起跑。”

    女侦探顺着她的来路,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飞快地逃开。

    她用力收了收自己的手臂,看着这个单薄纤细的女人轻呼一声跌落落进自己的手臂,扭头,惊慌无措地看着她。

    四目相对……

    “咔!”宋一河十分满意地叫了一声,探头回放之前的镜头。

    这一回,两颗大头凑过来,和宋导一起看。

    “非常不错!”镜头的最后定格在了女侦探和受害人的第一次目光相对上,宋一河觉得这眼神很入戏啊。

    《玫瑰女侦探》虽然带有紧张的破案色彩,可是更多的是在讲述人和人之间珍贵的友情。

    不管是女侦探因为好友的改变,还是好友变得坚强,这中间的温馨的日常如同暖暖的阳光,温吞却叫人会心一笑。

    因此,这部戏才会被称作双女主的剧情。

    除了这两个在破案道路上的相互帮助,还有美好的友情以及信任。

    宋一河就觉得沈望舒和孟芳菲都演得很好,不需要ng的演员,简直是导演心里的爱啊。

    “不好看。”沈玄看了一会儿,阴沉着脸说道。

    “不好看。”一旁,一个探头半晌的影帝,也皱眉说道。

    两只菜鸟知道个屁!在剧组大权在握的宋导装作没听见。

    反正投资也给了,影帝免费参演的合同也签了,宋导已经无所畏惧!

    “继续拍。”他带着不成功就成仁的气魄叫道。

    这一回他肯定不扑街!

    实在不行,就炒一炒电影里孟芳菲沈望舒和某影帝那三个角色隐隐约约的三角恋情好了。

    他在心底默默地嘀咕,看见沈望舒正笑嘻嘻地俯身从地上把方才散落的面包捡起来,不由露出几分满意的表情。

    沈玄冷冷地看着沈望舒和孟芳菲一起回到宋一河的面前,一起翻看方才的片子,不由有些委屈。

    他可是正经的领了结婚证的,当然有权力走到妻子的身边抗议,凑到沈望舒的身边轻声说道,“剧本上没有这么多戏。”

    方才沈望舒和孟芳菲就是超纲演出了,剧本上根本就没有撞入怀中手臂收紧等等等么,最初的剧本只不过是孟芳菲慌不择路地逃跑的时候,撞散了沈望舒怀里的面包,继而晕倒。

    哪儿有什么四目相对啊!

    “突然变的戏份,说起来我和舒舒也真是心有灵犀。”孟芳菲突然变了剧本台词,沈望舒竟然能顺势跟上,而且发挥得极好,孟芳菲的眼里就露出赞赏。

    她没有想到沈望舒第一次拍电影,就可以这么从容。

    “这么拍起来,咱们两个似乎就暧昧了。”沈望舒咳了一声。

    她真的就是被孟芳菲的演技一激,也跟着飙起来了。

    现在回看之后,果然有点儿不对劲儿。

    “好好好!”宋导却连叫了三个好字,之后埋怨地对沈望舒说道,“思想纯洁点嘛。”

    他好无辜的样子,沈望舒抽搐着嘴看着他。

    这胖导演是怎么有脸叫别人纯洁点的?

    不过这场戏确实很有张力,不管是两个女主角的神态还是动作,都满满的都是戏和说不出的韵味,仿佛电光火石擦出了火花。就算沈玄十分抗议,不过抗议无效,宋导决定就按着这个模式来拍。

    他完全忘记金大腿如果不爽下一部电影的投资大概就遥遥无期了,跳着脚儿红着眼睛叫人赶紧拍摄。沈望舒的戏份过了大半之后,就到了几场凶案的戏份,她就看着某影帝接二连三地惨死,可就是不肯死。

    最叫宋一河头疼的就是影帝惨死这场戏了。

    明明是演技派,只要按照惯例死一死就可以了,谁知道总是ng。

    当孟芳菲眯着眼睛在一起被ng,顺手丢开抱在怀里嘴边吐着番茄酱的影帝,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之后,她揉着眼角沉默了。

    为了能蹭在她的怀里多埋胸几次,影帝也是拼了。

    沈望舒都笑得眼泪花儿都出来了,完全没有想到,这倒霉影帝ng这么多,败的可是自家总裁的钱!

    她笑了一会儿,想明白了,顿时脸就黑了。

    她家总裁兢兢业业赚钱,怎么能被一个男人这么败家呢?

    为了赶紧过了这一条,沈望舒就对一旁也跟着皱眉的宋一河建议叫自己上阵把影帝换下来,她躺到孟芳菲的怀里去。反正镜头是分开拍的,回头补拍影帝临死的特写好了。

    这个建议被沈玄和影帝断然拒绝,之后影帝演技爆发,一条就全过了。

    孟芳菲对沈望舒竖了竖大拇指。

    不过这部戏并不是十分复杂的戏份,更多的是对友谊的诠释和对案件缜密的推理和侦破。宋一河这一回靠着自己在娱乐圈的好人缘汇聚的都是一些自己满意的艺人,演技上都没有什么问题,因此拍摄起来的速度就非常快,几乎是沈望舒还沉浸在这部戏里的时候,电影就已经杀青。

    之后的工作就是宋一河如何剪辑的问题了,一部电影,如果剪得好了,会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宋一河神神秘秘地抱走了所有的带子,预备自己闭关开剪。

    沈望舒紧绷的心情,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

    她从忙碌的电影拍摄情绪里走出来,方才发现,在自己不经意的时候,原来时间过得飞快。

    她突然对沈玄有些歉意。

    艺人是一个忙碌的工作,一忙起来似乎就会忽略身边的人,她拍摄电影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拍摄和等待拍摄之中度过。

    可是沈玄却对这完全没有一点的不满。

    他就这样陪在自己的身边,寸步不离,永远在她能看得到的地方。

    她抬脚,抱了抱自己的阿玄。

    “阿玄……”她轻轻地唤了一声,“不管在什么地方,你都一定要找到我。”她知道自己很自私,可是却宁愿自私,也要永远牵住这个男人的手。

    “一定要很快很快地找到我。”

    “好。”沈玄认真点头,说着自己的承诺,“不管你在哪里,我一定会很快找到你。”他抱着突然笑起来的妻子,眼前晃动着许多的画面,这些画面纷纷破碎,只露出他唯一的爱人。

    他垂头抱紧了她,忍不住勾起了自己的嘴角,柔和了目光。

    然而沈总的嘴角只勾起了三个月,就狠狠地落下来了。

    《玫瑰女侦探》全国上映。

    “你知道玫瑰代表着什么么?”柔弱精致的女人,含笑将一只血红的玫瑰放在女侦探的面前,她的背后,大片的玫瑰花海,碧蓝的天空和雪白的云朵。她的笑容干净得一如晴空。

    聪明却不通人情世故的女侦探迟疑了一下,仰头,露出她美艳张扬,却犹豫的脸。

    “……我爱你?”

    她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迷惑和茫然,声音慢慢地淡去,最后化作了女人诧异却忍俊不禁的笑声,镜头拉远,只剩下那只玫瑰之上,两个人相互触碰到的指尖儿。

    片头过去,露出几个大字。

    《玫瑰女侦探》!

    “这俩肯定有事儿!”电影院里顿时有人窃窃私语。

    沈总微服私访,坐在乌泱泱的观众席里,脸上漆黑一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