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75章 论种马男主的倒掉(六)

第75章 论种马男主的倒掉(六)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玄?”这爱吃醋的狐狸竟然能忍住回了洞府才翻脸,沈望舒觉得有趣儿极了。

    它这么娇气,还知道在外人面前给主人面子。

    乖乖巧巧的小灵兽儿,多给主人提气呀。

    狐狸哼了一声,坚定面壁。

    只是它抖着耳朵,显然等着沈望舒来哄自己。

    如果自己不过去,这狐狸肯定得勃然大怒。

    沈望舒觉得这狐狸的举动叫自己很熟悉,仿佛是……阿玄的作风,虽然这么多转世里,阿玄是王爷,是总裁,是丧尸的,大多不同,可是那从骨子里叫自己熟悉的味道,却叫她看着狐狸的背影恍惚了起来。特别是当她看到那狐狸担忧地回头,唯恐自己真的不理睬它,担心得耳朵扑棱棱的,更加叫她的眼角带了几分笑意。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这狐狸。

    “阿玄?”她轻声唤道。

    狐狸小身子一僵,持续装作没听见,可是呼扇呼扇的大尾巴暴露了它心里的心虚。

    沈望舒眯了眯眼,却没有点破,更何况她也不知此事究竟是不是自己多心,因此想要多等几天看看。

    然心里有了这样的计划,掩在心中不提,见狐狸似乎对自己不追究松了一口气,她就走过去俯下身,见狐狸噗嗤了一声扭头,笑眯眯地将它抱起来问道,“吃醋了?是因为那个小弟子?”

    岳羲之公然在小玄的面前表示对自己的觊觎,还想给自己当个徒弟,还有不叫小玄恼火的?狐狸这种生物最喜欢干的就是吃醋,占有欲也特别强,不管这小东西到底是不是阿玄,总是会生气的。

    狐狸似乎漫不经心地把爪子印在她的胸口。

    它高高地翘着尾巴,斜眼看微笑的沈望舒。

    它隐蔽地撅了撅嘴巴。

    沈望舒从善如流,亲了亲它毛茸茸的大脑袋。

    狐狸白撅了一回嘴巴,却只被亲了耳朵,不甘地哼哼了两声。

    “除了阿玄,我只有你这一只灵兽,也不会收徒。”沈望舒见狐狸听到阿玄两个字又不高兴了,也不逼迫它,笑眯眯地把它抱开。

    狐狸本来对面壁就没有什么兴趣,谁喜欢冲着冷冰冰的破石头啊,又不是受虐狂!

    它又见沈望舒在自己面前低了头,显然已经被自己吃定了,更加不在意那区区小修士了,伏在沈望舒的怀里轻轻咬了咬她的指尖儿,小声叫了两声道,“吱吱!”再不许对别人比对狐狸好!它讨价还价,见沈望舒纵容点头,满足了,舒舒服服地在沈望舒的怀里打了一个滚儿,又若有所思起来。

    它想到那个清俊凛冽的少年,再想到俊美风流的羲梧道君,垂头看了看自己毛茸茸的爪子。

    正面看毛茸茸,翻过来,胖嘟嘟的小肉垫儿。

    它的眼里生出几分挫败,愤愤地往嘴巴里塞大把的灵丹,连爪子上的毛儿被咬住都不在意。

    等它更够重新化形,它一定叫舒舒知道,谁才是最好看的人!

    因有这样的动力,因此狐狸开始挥着小爪子卖力修炼。

    沈望舒看它不再玩耍,而是天天躲在聚灵阵里修炼,更加怜惜它。她这么多天已经看明白了很多,当然知道,自己面前的这只毛茸茸的狐狸幼崽儿,就是自己的阿玄。她隐约明白它为何不肯暴露身份,也知道狐狸这种喜欢吃醋的动物,只怕妒性比任何一世的阿玄都要来的强烈。

    它只怕只想做自己的小玄,而不是那个和她有很多世姻缘的阿玄。

    沈望舒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它原来一早就在她的身边,是她看不到眼前的景色,抱着它,却在怀念自己的爱人。

    它愿意做小玄,就做它的小玄。

    至于阿玄,在她的心里已经足够了。

    她爱着的,本就是这个灵魂。

    她开始给小玄开炉炼丹,炼制了许多的灵丹喂给这只狐狸。

    小玄并没有对她透露过自己的来头,可是沈望舒却觉得它的来历一定很不简单,因为不管她炼制了多少的灵丹,小玄竟然都能够吸纳,完全没有一点的障碍。

    她亲眼看着它短短时间就已经连续跳阶,不仅妖丹更加稳固,甚至连修为都直逼元婴。这样的速度不仅是有沈望舒源源不断的灵丹作为基础,更重要的是,有小玄本身的天资与实力。她闭门不见人,只把小玄和自己关在洞府里。

    直到一日聚灵阵中灵光大盛,蜷缩其中的狐狸抖了抖自己的白毛,从聚灵阵里缓缓迈着狐步出来。

    似乎是知道沈望舒正在看着它,因此狐狸这几步走得更加风情万种。

    沈望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看一只狐狸风情万种,这种感觉还是蛮叫人感觉新奇的。

    只是就算是一只狐狸,她也得表现得含情脉脉不是?

    她忍着心里的笑意,上前捧起这矜持地仰头的毛团子,把它举起来,亲了亲它的额头笑着说道,“果然看起来更好看了。”

    修为高了,连皮毛都更加油光水滑儿起来,沈望舒摸着这狐狸毛茸茸的耳朵,看它凑过来两只眼睛放光地亲自己的嘴角,看见沈望舒露出疑惑,还歪头露出懵懂纯洁的眼神,演技特别出众,不由弯了望眼角。

    她摸着狐狸的后背,带着几分恶趣味地喃喃道,“谁叫你亲嘴唇的?”

    狐狸垂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

    不过他雪白蓬松的尾巴迟疑了一下,轻轻地勾住了沈望舒的手腕儿。

    尾巴尖儿在沈望舒的手腕上轻轻地划动,叫沈望舒心里痒痒。

    “只差一线,你就可以进阶大妖,真是难得。”沈望舒看到狐狸的尾巴挠了挠自己,还环住自己的手腕儿,偷偷看她一眼,见她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现,还妄图扑过来用两只爪子塞进自己的衣襟儿里,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

    她想到这狐狸早先出现的时候,什么都对自己做过,顿时眯了眯眼睛,掩住目中的寒光,摸着狐狸的头笑得越发温柔,轻声说道,“看起来,你可以多在聚灵阵里待几天了。”

    狐狸歪头看她。

    “最近不许上床睡觉。”沈望舒冷酷地沉了脸说道。

    狐狸上挑妩媚的眼睛里,泛起了晶莹的泪花儿。

    它仿佛在问为什么。

    不过沈望舒可不会被这个迷惑,上辈子丧尸阿玄的那点儿道行她已经免疫了。她颠了颠更加沉甸甸的狐狸,掐了它的耳朵一把,看它两只毛爪子抱住耳朵,贼兮兮往怀里钻,一脸贼心不死,仰头看了看洞府的顶端,竟想不到为何总是发现,阿玄几世下来似乎脸皮更厚了。

    这只伪装懵懂纯良的狐狸被她提着尾巴悬在半空,正不知道如何来处置它,就看到洞府外,传来一道道灵光。

    她抬手散去洞府外的阵法,就见羲梧道君喜气洋洋地走进来。

    这个风流俊美的青年,似乎人逢喜事精神爽,看起来整个人都非常精神,而且充满了愉悦,显然与之前与灵儿之间争执的时候完全不同。

    “你怎么闭关这么久。”他笑着坐在沈望舒的面前说道。

    “修士闭关十年八载都很正常,这几日算什么。”沈望舒觉得羲梧道君这欢喜得有些怪异,忍不住关切地问道,“你不是又一见钟情了吧?”

    这青年看似精明,实则是个糊涂鬼,别再喜欢上和岳羲之有首尾的姑娘,到时候再被坑害一把。沈望舒虽然闭关,也知道外头的一些流言,知道羲梧道君其实之前被灵儿给骗得不轻,很多珍藏的法宝和灵丹都在他用心追求灵儿的时候被灵儿讨要走了。

    沈望舒都想不到羲梧道君这么心宽,被哄了这么多的宝贝,竟然都没想弄死灵儿。

    毕竟,灵儿也算是欺骗感情了。

    她更听说的是,最近灵儿更拿着自己的灵丹,去救济岳羲之。

    这就更尴尬了啊。

    羲梧道君还能笑出来,心理素质不错。

    “我哪儿还敢喜欢女人。”羲梧道君听到就露出一抹苦笑。他从未想过,看似单纯直爽全无心机的年少女孩儿,竟然也有那样的心机,不仅哄住了他,叫他以为彼此两情相悦,甚至还真的打着他的旗号在宗门作威作福。

    他命座下的几个弟子在宗门探访,知道有很多弟子都被灵儿折辱过。这姑娘当初摆出自己未婚妻子的身份,仗势欺人,干了不少叫人生气的事情。不说这些事都算在他的头上,羲梧道君更不喜女子跋扈欺人。

    特别是打着他的旗号跋扈。

    因心中到底有些愧疚,他命弟子赏赐了那些被灵儿欺负过的宗门弟子,又破了大财。

    沈望舒沉默了。

    “你现在喜欢男人了?”她突然问道。

    羲梧道君顿时咳了一声,目光幽怨深沉,喃喃地说道,“当然不,我以后都不敢喜欢人了。不过你不必担心我,你看!”

    他的脸上又露出光亮来,一双清亮的眼睛里泛出喜悦之色,霍然提出一个黑漆漆的小影子来,在沈望舒的面前抖了抖开心地笑道,“我以后学你,就喜欢狐狸!”他的手上吱了一声,一只乌漆嘛黑的小东西在拼命地挣扎,看起来真是特别生机勃勃。

    沈望舒却惊呆了。

    连在她怀里漫不经心舔爪子的小玄都惊呆了。

    一人一狐看着羲梧道君,都说不出话来。

    “你看,是不是很可爱?”羲梧道君对小身影的挣扎全然不在意,充满了怜爱地摸了那小东西一把。

    小东西挣扎得更厉害了。

    看那气势汹汹的架势,如果不是羲梧道君吊着它的尾巴,说不得就得给他一口。

    “这是……”沈望舒试探地问道。

    “狐狸,”羲梧道君很骄傲地隆重推荐自己的灵兽,桃花眼就弯起来了,抖着手上的狐狸微笑道。“天生异种,玄狐!”

    这是一只浑身漆黑,皮毛如同夜色的小狐狸。

    它看起来消瘦到了极点,可是一双眼却充满了不羁与野性,此时就算知道自己不是羲梧道君的对手,依旧龇牙上爪子和羲梧道君搏斗。它看起来凶狠极了,一双漆黑的眼睛里充满了敌意,一点儿都没有羲梧道君嘴里说的可爱。特别是当青年修长优美的手压在它的后背上,顺着脊背一遛儿地摸下来,一直摸到了尾巴尖儿,这黑狐狸打了一个寒战,更加愤怒了。

    “吱吱吱,吱吱吱!”它挥着毛爪子尖叫。

    “它说什么?”

    “再摸摸?”羲梧道君摸了摸光滑的下颚,笑眯眯地说道。

    小玄鄙夷地看了这青年一眼。

    “我怎么觉得,是在说咬死你?”沈望舒迟疑地说道。

    她总是觉得,摸狐狸尾巴这件事有些不妥。

    “怎么可能,我家小黑怎么会对我这样无情。”羲梧道君顿时笑了,摆了摆手说道,“你不知它多乖巧。”

    显然在乖巧这个问题上,沈望舒和羲梧道君的定义完全不同。

    她深深地看了正乐在其中,逗弄玄狐的羲梧道君,再看那黑狐狸精疲力尽地垂在他的手上,已经成了一只死狐狸,忍不住笑了笑。她嗅到玄狐身上有自己灵丹淡淡的清香之气,显然羲梧道君是把珍贵的灵丹给这狐狸吃了。她沉吟了片刻,这才慢吞吞地说道,“强扭的瓜不甜,若它不愿意,你就放它自由吧。”

    哪儿有霸王硬上弓的呢?

    硬上一只狐狸就更过分了!

    签订契约,怎么也得像她和小玄一样两情相悦的是不是?

    不能仗着自己是大修士就为非作歹,强抢良狐啊。

    羲梧道君笑眯眯地看了沈望舒一眼。

    他这个师妹看似无情,其实最为心软,也从不强迫别人,如今只怕看出这玄狐不是自愿留在自己身边的了。

    “这个不愿我。”他笑着把玄狐放在石桌上,见它软趴趴无精打采地蜷缩成一团,完全没有了方才的泼辣,伸手试图摸摸它的脑袋,却被它一爪子给拍下来,也不生气,笑眯眯地说道,“实在是它主动和我签了灵兽契约,还是血契,放不开它。”

    这青年见沈望舒露出几分诧异,似乎对自己签订不能拆散的血契感到不解,垂目,修长的手指捏着一枚碧绿的灵丹放在玄狐的小脑袋旁。

    玄狐一下子就精神来,抢过这只灵丹藏在肚皮底下,继续对羲梧道君吱吱叫。

    青年不以为意,含笑又给了它一枚灵丹。

    “你的冰峰似乎招狐狸,它还是我那天在你的道场外看见的,那时就剩一口气儿了,浑身都是血,看见我还冲我使劲儿叫唤。我只是想给它两枚灵丹救它一命就完的,谁知道阴差阳错,成就了血契。”

    说实话,这黑漆漆一团的狐狸,羲梧道君一开始是真没看上。人家道君也是有审美的,就喜欢火狐好不好?鲜艳靓丽,那也符合元婴大修士的身份儿呀,谁喜欢黑了吧唧的,谁知道血契一成,不想要也得要了。

    羲梧道君自认自己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既然有了这只玄狐,就不再肖想火狐了。

    更何况和这只狐狸相处久了,羲梧道君又觉得,这浑身油亮顺滑的黑狐狸,其实也蛮好看的。

    特别是它的性格,野性狠戾,叫他更加喜欢了。

    想到这里,这青年的脸上更见喜爱,一只手撑着自己精致的下颚,看着埋头咬灵丹,看起来非常没良心的玄狐笑了。

    就是那只白眼狼白狐小玄,还知道吃着灵丹冲他师妹摇尾巴呢。

    这只狐狸可真是……

    没有良心啊。

    他伸出手,摸了摸玄狐的毛儿。

    黑狐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爪子。

    沈望舒对于这种自动找虐的精神实在无法理解,这大概是羲梧道君从小儿就惊才绝艳,没受到过什么挫折,因此才对这如此凶狠非跟他对着干的黑狐这般纵容。

    若是沈望舒自己,早就扒了这狐狸的皮给自己当围脖儿了。她的目光专注,正埋头啃着灵丹的黑狐抖了抖耳朵,敏锐地抬头用凶神恶煞的眼神去看沈望舒,看见沈望舒就龇牙威胁,嘴里发出一声声压抑的吼叫,然后才要上前给沈望舒一爪子,却见沈望舒的怀里钻出一只雪白的狐狸。

    这狐狸拦在沈望舒面前,浑身皮毛炸开,露出了威胁的表情。

    显然,黑狐想要伤害沈望舒,叫小玄很生气。

    它刷地亮出自己的一只小爪子,上面锋利的光芒在闪耀。

    黑狐看着小玄,突然惊呆了。

    它一直在和羲梧道君扭打,之后又专注啃着灵丹补充自己的灵气,竟然没有注意一身白衣的沈望舒怀里还拱着一只雪白的狐狸。

    看到这白狐的瞬间,黑狐的眼睛剧烈收缩,之后跳后了一些,摆出了杀气腾腾的表情。

    它似乎看到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小玄对自己发出低低的嘶吼的时候,同样在眼里露出杀气,仿佛面前的白团子是自己决不能放过的仇人一样。

    它也顾不得这是在哪里,两只后腿用力一撑,就向小玄嗷嗷地扑了过去!它亮出自己雪白的尖牙,似乎要咬开小玄的喉咙,亮出锋利的爪子,似乎要撕裂小玄的皮毛,气势汹汹,还有点儿不死不休的意思,不仅是它,小玄同样充满了杀机,向它迎去。

    两只个头儿差不多的狐狸,顿时就掐成了一团。

    大概是因小玄在沈望舒处养尊处优,因此比黑狐大了一些,它愤怒地在黑狐的身上撕咬,不过几下,就撕开了黑狐的一只前爪,顿时沈望舒的面前迸溅出了几滴鲜血。

    黑狐就算受伤,却死不吭声,闷头在小玄的皮毛挥舞自己的爪子。

    狐狸们掐得浑然忘我,掐得不知今夕是何年,就跟生死仇敌一样,不大一会儿,就白毛黑毛儿横飞,黑色白色的爪子在沈望舒的眼前交错。

    不过虽然小玄如今已经半步元婴,却似乎和这黑狐势均力敌,彼此只挠出了一些不大的伤口,却不能把彼此怎么样。沈望舒托腮看着这两只狐狸,看了看自家的小玄,再看看那只能和半步元婴的白狐对抗的黑狐,眯了眯眼,伸手漫不经心地一个弹指,一道灵光就向着黑狐打去。

    那黑狐看到灵光也不在意,完全不理,似乎宁愿挨了沈望舒一灵光,也要先在白狐的身上挠下块肉来。

    白狐赤红的眼里却露出淡淡的得意,炫耀地叫了一声。

    “师妹息怒。”灵光就要打在黑狐身上的时候,羲梧道君急忙化解了这攻击,对沈望舒微微一笑。

    “师兄这狐狸气性真够大的。”沈望舒淡淡地说道。

    她面无表情,显然有些不悦。

    当然,自己的心肝儿灵兽受了伤,不心疼那是假的,羲梧道君也心疼得直喘气儿,听了这个就急忙笑着说道,“平日里特别可爱,今天有些逾越,大概是……”

    他迟疑地看了看还在厮杀的两只狐狸,犹豫地说道,“大概是因为……”因为什么呢?难道是黑狐嫉妒小玄的一身白毛儿?可是羲梧道君觉得这黑毛可爱极了,又深沉又优雅,又低调又有内涵,如同神秘的夜色,真是整个修真界都找不出这么美丽的狐狸了。

    “大概是因为……”沈望舒哼笑一声,慢吞吞地说道,“王不见王?”

    她的笑声意味深长,两只正人立而起,挥着小爪子厮打的狐狸,同时僵硬了。

    毛茸茸的爪子停留在半空,黑狐白狐同时屏住了呼吸,尾巴都不安地摆动起来,

    那只黑狐更加警惕一些,放下自己的两只爪子,一点一点把屁股挪到了羲梧道君的手边。

    它虽然看起来对羲梧道君很不友好,可是这个警惕的时候,却理智地将自己蹭进了温柔的青年的怀里,尾巴卷起,将青年的手举起来,黑乎乎的小身子藏进去,仿佛这样做,就可以避开沈望舒那仿佛寒冰一样的目光。羲梧道君笑叹了一声,手心化出灵光,将手下那黑黝黝的毛团子笼罩在其中。

    不大一会儿,黑狐身上的皮外伤就好得差不多了。

    黑狐冷哼了一声,一张嘴,一只灵丹被塞进它的嘴里。

    沈望舒有趣地看着它。

    “不打了?”她垂头,对蔫搭搭垂着尾巴蹭过来的小玄问道。

    毛团子讨好地舔了舔她的手指,伪装清纯无辜。

    它这样做是习惯了的,可是看在黑狐的眼里,却叫它的眼睛猛地瞪圆了。

    它奋力地跳出来,冲着小玄就是大声地尖叫了起来。

    小玄完全不理会它,径直抬头蹭了蹭沈望舒的手腕儿,见她眯着眼睛看着自己,厚着脸皮就往她的怀里拱。

    它美滋滋地拱到沈望舒的怀里,垂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几道浅浅的伤口,顿时举起来委屈地对沈望舒叫了起来。它的声音可怜极了,还小声儿呜咽,沈望舒明知道它是装可怜博取同情,却还是无奈地捏碎了一枚高阶灵丹撒在它的身上,用一旁的冰蚕帕子来给狐狸擦拭身上的血迹。

    雪白的狐狸得意洋洋,惬意地甩着毛茸茸的大尾巴扬起了头。

    黑狐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瞪着它,之后,几乎是用仇恨的声音对它咆哮,似乎这个时候真的想要咬死它。

    小玄置之不理,回头蹭了蹭沈望舒的脸,小身子一拱一拱的。

    羲梧道君羡慕得都要晕过去了,看着那只乖巧可爱会撒娇的白狐狸,垂头再看看面前那只暴躁的黑狐狸,忧伤地叹了一声。

    “这两个孩子看起来感情不好。”他本以为能给自家黑狐找个玩伴,毕竟都是狐狸是不是?没想到狐狸彼此是不能放在一起的,就凭放在这两只毛团子的架势,放在外头不管肯定得同归于尽啊。

    羲梧道君刷地打开了手里的桃花折扇挥了挥,隐隐的桃花虚影在他面前纷纷散落,化作了一道道的花影将黑狐笼罩其中,显然是很担心自家的狐狸被伤着了,嘴里就对沈望舒继续说道,“你家小玄这么大,怎么还欺负我家小黑呢?”

    既然是一只玄狐,那就叫小黑好了。

    羲梧道君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呢。

    “可笑,明明是它先动的爪子。”沈望舒擦干净怀里的小玄,顿时冷笑。

    “那也该让着一些啊。”

    “怎么让?叫它挠它?”

    “避开就好了啊。”

    “欺辱上门,还避开,黑狐狸长得黑就能霸道么?!”

    “黑怎么了?黑得多美!”

    “跟烧了半截儿的木炭似的,哪里美?也好意思在我家小玄面前出现,也不回去照照镜子。”沈望舒冷冷地摸着在自己怀里连连点头的狐狸,看着那只龇牙咧嘴的黑狐,傲然地说道,“长得难看极了,我家阿玄教训它,那是给它整容!”

    她家的狐狸是世上最美的狐狸。一只小小黑狐,竟敢在她面前吃着她的灵丹打她的灵兽,当灵霄道尊是死人呐?!沈望舒决定再也不给羲梧道君灵兽服用的灵丹了。

    “你家这狐狸也不是好狐狸,一身白毛儿,装什么纯啊!”羲梧道君顿时被气笑了。

    “至少你的黑狐是最难看的。”沈望舒呛声说道。

    她带着一点威胁的意思,手里灵光闪动,冷冽的冰雪之气,在她的身上蔓延。

    “那也不能这么欺负我家小黑,它可是女孩子。”羲梧道君双脚麻木冰寒,垂头一看,不知何时已经被冻上了双腿,凭元婴期大修士的修为竟然不能撼动这冰封。

    他头上的汗顿时就下来了,唯恐发生两只狐狸引发的血案,急忙露出几分怜惜,在黑狐猛地一呆的表情里轻声说道,“小玄怎么还和女孩子计较这么多?!”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这狐狸以后是不是不想娶母狐狸了?

    这么说打就打,以后哪只母狐狸愿意嫁给它!

    他服了软,沈望舒这才满意,收功放过羲梧道君,哼了一声说道,“谁都不能在我的面前欺辱小玄。”

    雪白的狐狸顿时狐假虎威,仰首挺胸。

    羲梧道君心情复杂地看着这只很快就要上天了的狐狸。

    “不过……女孩子……你怎么知道的?”沈望舒想到这个严肃的问题,突然问道。

    黑狐也想知道,霍然扭头看向羲梧道君。

    俊美绝伦的青年桃花眼里闪过淡淡的羞涩,之后轻轻地咳了一声,微笑,笑得天光失色地说道,“它昏迷的时候,我总要检查一下它的来历,你懂的。”他神秘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似乎也蛮不好意思。

    黑狐的眼睛顿时就直了,不敢置信地努力回头去看了看自己的尾巴处,再抬头看住羲梧道君。

    毛茸茸的脸上,露出崩溃与扭曲,之后黑狐仰头翻倒,撅了过去。

    “看看,你把这小东西给吓的。”见黑狐四爪朝天双目紧闭似乎是在抽搐,沈望舒忍笑说道。

    小玄也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

    “这孩子爱害臊。”羲梧道君趁着人家狐事不省,怜惜地摸了摸正在昏迷中的黑狐的小肚皮,觉得毛茸茸真的触感好极了,急忙把黑狐捧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蹭得恨不能满脸桃花开,也顾不得沈望舒了,摸着这狐狸一脸宝贝地就走了。

    似乎对黑狐吃瘪很开心,小玄的嘴里发出噗嗤噗嗤的笑声,它笑得恨不能满地打滚儿,然而猛地想到了什么,颤巍巍地扭头,就对上了沈望舒一双了然的眼睛。

    小玄挤出了一个天真可爱的表情。

    “狐王?”沈望舒突然微笑着问道。

    狐狸看天,装作什么都听不懂,一只毛茸茸的大尾巴扫来扫去。

    “九尾天狐?”沈望舒继续问道。

    狐狸跳上她的肩膀,把自己团成一只团子,尾巴环绕在沈望舒纤细的脖子上,很快就打起了小呼噜。

    它睡得很香,沈望舒侧头看着似乎什么都听不到的狐狸,再看看羲梧道君离开的方向,慢悠悠地笑着说道,“那一位,应该是继任你的那只玄狐吧?”

    看着毛团子打定一切主意装死,她哼笑了一声,白皙的手轻轻地划过粗糙的石桌桌面,低声喃喃自语道,“两任狐王相继出事,看来,狐族真不是个好地方,不过狐族如今正空虚,要不,我送你回去抢一把狐王之位?”

    她看见这回狐狸不装睡了,抬头呆呆地看着自己。

    “你也是半步元婴,在狐族算得上是高手了。”她笑眯眯地说道。

    狐狸用力摇头,嗷嗷直叫,拿小身子卖力地蹭着沈望舒的脸颊。

    “是不是狐王?”沈望舒眯着眼睛问道。

    狐狸迟疑了一下,没精打采地点了点头。

    它并不担心沈望舒真的把它送走,因为狐狸有自信她绝对舍不得,可是它最担心的是……

    九尾天狐成名千年,赫赫有名,哪里懵懂天真过呢?它仗着自己是只幼崽儿占了沈望舒许多的便宜,这如果暴露了,不知会不会被扒皮直接做围脖儿啊!

    它心虚地哼哼唧唧的。

    沈望舒含笑看着它一脸认罪的样子,挑起的狐狸眼儿都耷拉下来,不由笑了一声,扛着这等着挨抽的狐狸就走到了冰床边儿上,把它放在冰床上,淡淡地说道,“你……”

    狐狸疯狂摇头,奔到冰床的角落绝不出来,吱吱直叫,绝不分床!

    “你能不能化作人形?”这狐狸吱吱乱叫叫得沈望舒头都大了,见它警惕地回头看着自己,毛茸茸的脸都皱成一团,似乎很担心被自己丢开,目光就温柔了几分,坐在狐狸的身边温声说道,“化作人形,和我说说话,你能做到吧?”

    她却见这狐狸似乎很犹豫,很羞涩的样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吱吱地叫了两声。它既然能够化形,沈望舒就不在意别的,命令它如果不想分床,就赶紧化形。

    狐狸毛茸茸的耳朵无精打采地垂下来,似乎很难决断,半晌,它的身上传来一*灵气波动,身影变得模糊起来。

    一团白光升起,白光之中,模糊的人影慢慢地凝结,之后,一只优美的手,从灵光之中探出,压在了她的肩膀上。

    一个人落在沈望舒的面前,双手扣住她的肩膀,目光潋滟地和她面对面,低声唤道,“舒舒。”

    沈望舒猛地窒息了一瞬。

    这是一个极美的青年,妖媚上挑的眼线勾起一个诱人的弧度,与挑起的红唇融合出多情的风情,那魅惑众生的身姿,仿佛是最靡艳的光影,又似乎是……

    沈望舒心中震动的时候,突然感到手边传来毛茸茸的触感,下意识地伸手握住,捞到面前一看,却见一条毛茸茸丰润的大尾巴,被自己攥在手里。她不由轻轻地一抓,就听见眼前的青年闷哼了一声,向着自己的怀里倒去,目光潋滟,水光淋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