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84章 灰姑娘(一)

第84章 灰姑娘(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放弃了学校分配,来到一户人家做了保姆。

    当然,不必细究为何不做白领做保姆,毕竟这个时代每个职业都很重要,人人平等,只要用自己的力气在劳动,都是需要尊重的。

    这位名叫楚湘云的女孩儿来到的是一个仿佛隐藏着深深伤痛的家庭,一个英俊富有的男人,独自一个人带着一个小小的孩子住在这个巨大却冰冷的别墅里,每天都在用工作麻痹自己,并且夜夜借酒浇愁,不喝得大醉就无法安然入睡。

    还有那个小小的孩子,总是怯生生地躲在角落里,对自己的父亲充满了畏惧,对每一个人都充满了害怕,楚湘云顿时就被这个英俊而富有魅力的男人迷住了。

    她想知道他的秘密和故事,想知道他的痛苦,为他解开那无法排解的悲痛。

    这个别墅里没有女主人,只有一张张的照片,显示着她的存在。

    楚湘云通过男主人身边的朋友怜悯的诉说,知道了一个悲痛的令人伤感的爱情故事。

    一见钟情,门当户对,商业联姻,两个金童玉女一般的爱情童话,终止在妻子生下儿子之后,短短几年就病入膏肓撒手人寰的结局里。

    男人无法走出深爱的妻子已经离去的事实,甚至连儿子都不愿去多看一眼,每天都徘徊在家里妻子的照片前面,痛哭失声,怀念着从前的幸福。

    楚湘云被这个爱情故事震撼了,更加怜惜这个男人,并且愿意用自己全部的感情和温柔,来抚慰他的伤痛。

    天真纯洁的女孩子真诚的感情和照顾,令男人再次振作起来,重新来面对这个依旧美丽的世界。

    他把自己的集团打理得更加出色,成为了城中最大的富豪,他戒了酒,身体也在慢慢地恢复健康,重新地变得灵活了起来。他开始作息规律,变得精神奕奕,脸上也再次开始有了笑容,而这一切都是楚湘云带来的。

    可是他在一步一步靠近着楚湘云,被这个感情纯粹的女孩吸引的时候,却无时无刻不在对自己曾经深爱的妻子感到抱歉,觉得自己背叛了她,并且因为这个原因对楚湘云忽冷忽热,若即若离。男人的冷漠令楚湘云伤透了心,他们分了手,可是男人却发现自己无法放弃她。

    分分合合,争吵了无数次,他们彼此感受到了彼此的真爱,男人方才发现,自己原来深爱着楚湘云。

    比爱着自己的妻子更甚。

    结局非常圆满,灰姑娘嫁给了自己的王子,永远幸福地生活在爱的王国里。

    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故事,就算中间波折重重,可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总是令人感到开心的。

    可是没有人记得,当男人和楚湘云的在街上的争吵里,那个小小的孩子看到女孩子跳车跑掉,自己的父亲骂了一声跟着追了上去,头也不回,没有一句叮嘱,自己被留在车里会有什么心情,会有什么后果。

    城中富豪的独生子就这么被绑架,当警方找到他的时候,只剩下一具伤痕累累的冰冷的小尸体。

    当然,这也不算什么不是么?男人当然悲痛自己曾经爱情的结晶的夭折,也责怪自己粗心,只顾着和爱人重新和好相拥到天亮,却忘记了自己的儿子还没人管。可是自己新的爱人的肚子里,不也孕育着一个鲜活的生命么?

    人总是要像前看,死了的孩子,远远不及活着的人重要,他很难过,却愿意为了爱情原谅自己的爱人,还有自己的失误。

    他的爱人说的好极了。

    那个孩子的生命,可以在她的孩子的身上延续。

    沈望舒坐在真皮沙发上,抱着怀里软乎乎乖巧安静的小东西,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

    她这一世当然依旧是炮灰,还是一个非常莫名其妙的炮灰,作为一个姐姐病死后被家里人派来看望自己小外甥的无辜人士,就因为和姐姐长得八分相似,因此就成为了这个男人痛苦的根源。

    他看着她,想到的都是自己的妻子,那些曾经过往的恩爱和点点滴滴都浮现在他的眼前,叫他连和刚刚交往的楚湘云都顾不得。他看着这个和妻子血脉相连的女人,觉得自己还是爱着自己的妻子。

    楚湘云在他的心底,变得可有可无起来。

    怀里的孩子有些瘦小,怯生生地揪着沈望舒的衣袖。

    “小姨。”他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

    他并没有如同父亲一样,错认了母亲和姨母,哪怕她们几乎长得非常像。

    沈望舒垂目,把自己的手压在孩子微冷的脸上,握了握他的手脚,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冷笑。

    孩子很单薄,小肚皮憋憋的,看起来过得不怎么样。

    这两个是不是谈恋爱谈得废寝忘食,忘了还有个孩子要养呢?

    “饿不饿?”她贴在孩子的耳边温柔地问道。

    清秀的孩子仰头,用圆滚滚的大眼睛呆呆地看着沈望舒,突然吸了吸鼻子,把委屈都藏在自己平板的小脸儿下面。他觉得这一刻过世的母亲和姨母这么像,这么久,只有小姨会和母亲一样关心他有没有饿到,会温柔地把他抱在怀里。

    至于他的父亲,只知道激烈地喝酒或是痛哭,最近好一些了,会对着那个楚阿姨大声嚷嚷,后来会对她露出笑脸,楚阿姨也时刻关心着他爸爸,却没有一个人在意他。

    他老老实实地跟着吃饭睡觉,看着他们争吵或是亲密。

    “饿。”他把一双小手,紧紧地抓住了沈望舒的衣襟。

    “厨房在哪里?”沈望舒微笑起来,亲了亲孩子的脸。

    小小的孩子惊呼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许久,小脸蛋儿通红,羞涩地把脸埋进沈望舒的怀里,指向通往厨房的路。

    那个男人几乎是用热切的眼神在看着沈望舒的一切。

    他一只手还捂着小腹,面露痛楚,显然被沈望舒那一脚踹得不轻。

    可是他却似乎不在意了,全部的目光都落在沈望舒的身上。

    沈望舒看着这个名叫高森的男人。这个男人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自己,可是这种眼神却只会叫她感到恶心。

    他所谓的爱情,就是千方百计地要把自己这个名为盛瑶的女孩子骗到手,却在被拒绝之后哭诉自己和儿子高希失去妻子失去母亲的痛苦,在盛瑶为了自己的外甥心软照顾孩子的时候,他又在楚湘云不堪看到他们仿佛一家人的样子的时候幡然悔悟,发现自己爱着的还是纯洁无暇的楚湘云。

    他丢开儿子,把楚湘云从躲藏的地方找到,重新带回自己的家里。

    他为了和楚湘云永远在一起,却看到楚湘云的日夜不安,因此迁怒盛瑶,觉得是她在背后耍阴谋,令楚湘云感到痛苦。

    他挤垮了盛家的公司,用傲慢的表情把盛家人都驱逐出了这个城市,并且叫他们再也不会回归。

    盛瑶被他毁了那张叫楚湘云感到痛苦的脸,远远地丢开了。

    多么冷酷深情的男人,可是谁又问过盛瑶的心呢?她并没有对自己的姐夫有一点的企图,带着高希玩耍,也不过是同情自己的外甥早早地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可是就为了伟大的爱情,她就要被毁了和自己姐姐相似的脸,再也不许出现在楚湘云的面前,离开了自己的外甥高希。

    她艰难地度日,没有了富家小姐的身份,没有了一张完整的脸,连好一些的工作都找不到,活得那么艰辛,甚至连高希的死去,都是在最后的最后才从报纸上得到消息。

    凭什么呢?

    要爱情可以,为什么要伤害无辜的人?

    这或许,就是盛瑶对这个世界的疑问。

    她和高希都很无辜,却成为这场盛大爱情里的牺牲品。

    沈望舒心里闪过了很多的思虑,却抱着瘦弱得轻飘飘的外甥走到了非常豪华光鲜的厨房里。

    这间厨房非常大,却没有一个佣人,沈望舒打开冰箱,发现里面还有一些牛奶和面包火腿,全都取了出来,一边热牛奶,一边又切开了一个西红柿做了简单的三明治。怀里的孩子睁大了眼睛看着她飞快地做着饭,似乎看呆了。这个年纪独有的呆呆的孩子气叫沈望舒忍不住微笑起来,侧头又亲了亲他的脸。

    高希脸红红的,看起来很羞涩,可是眼睛里的开心,却表达着他喜欢被沈望舒这样亲吻。

    孩子简单的心里,被亲亲抱抱,才回叫他们感到自己被爱着。

    “先喝一点牛奶。”沈望舒热好了牛奶和三明治,也不出去看那一对要死要活的男女的表情。

    坐在厨房的台子上,她看着高希抱着透明的玻璃杯咕噜咕噜地喝着牛奶,小肚皮很快就鼓了起来,看他嘴边一圈奶白的痕迹,看起来可爱极了。小孩子喝了牛奶,用充满了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又凑上去亲着他白皙的小脸蛋儿笑眯眯地说道,“真是个乖乖的小宝贝儿。”

    小孩子幸福地蹭了蹭她的脸,软软地叫道,“小姨。”

    “吃饭。”沈望舒拿起三明治笑眯眯地说道。

    任谁看到乖巧可爱的孩子,总会感到心情很愉快。

    高希大概是真的很饿了,他捧起三明治,先捧给沈望舒,看着她咬了一口,这才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开始默默地啃着自己的三明治。

    沈望舒温柔地看着他,把牛奶时不时喂给他一口,唯恐他噎到。

    她专心致志地陪着高希吃完了饭,扭头,却看见高森正双目赤红地站在厨房门口,怀念地看着她和高希的互动,那眼睛里蕴含的感情实在叫沈望舒恶心得不行,更何况这男人的身后,那个穿着一件白裙子,纯洁无辜的女孩子眼睛里绝望的泪水,更叫人感到厌恶。

    她是来高家当保姆的,显然很合格地照顾了高家的男主人,却忘记还有一个小孩子,他甚至饿得肚子咕噜咕噜叫。

    有对男人千依百顺的时间,为什么不多来照顾孩子?

    沈望舒沉了沉自己的眼睛,想到来高家前盛父盛母的叮嘱,缓缓起身,抱着高希走到了别墅的客厅里。

    高森在她的身后亦步亦趋,眼里完全看不到别人,他就坐在沈望舒对面,看着沈望舒信手从桌上取了一枚苹果慢悠悠地削皮,眼里的泪水更加迅速地滚落。他几乎是贪婪地看着沈望舒的脸,回想着她在厨房喂高希吃饭时和妻子一样温柔的样子,还有如今她抱着高希给他切苹果的样子。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高先生。”沈望舒削好了苹果皮,看着小东西把苹果咔嚓咔嚓咬着,声音冷淡地说道。

    “嘉……瑶瑶,你怎么不叫我姐夫了?”高森听到这生疏的称呼,心里顿时一颤,巨大的失落叫他喘不过气来。

    不过别说他喘不过气,就算憋死在沈望舒眼前,沈望舒也不会在意。她摸着高希的头,看小孩子乖乖巧巧地蹭着自己的手,慢吞吞地说道,“我和高先生不熟,姐姐也不在了,还是不要叫得那么亲热,不然高先生现在的女朋友恐怕要水淹别墅区了。”

    她讥讽地笑了笑,看高森顿时不满地去看楚湘云,脸色有些清冷地说道,“高先生不必紧张,姐姐已经病故,盛家没有叫高先生一辈子不再婚的意思,那也太不通人情了。”

    “瑶瑶我……”这般通情达理的话,却叫高森有些羞愧。

    他的妻子才过世半年,他却对另一个人女人心动了,似乎是在侮辱对从前妻子的爱一样。

    更何况,和妻子这样相似的盛瑶就在他的面前,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楚湘云是自己女朋友的话。

    他身子有些紧张地看着盛瑶,很担心她会露出生气的表情。

    沈望舒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盛瑶本性是个非常温柔柔软的女孩子,不然不会被高森的哭诉就同情他,想着帮着他照顾自己的外甥。

    沈望舒本来应该更柔软一些,不过鉴于刚刚发现高希竟然饿肚子过日子,再温柔的兔子也会咬人的。

    “高先生对我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毕竟我没有这个资格。不过……”沈望舒冷冷地笑了笑,轻声说道,“我对高先生没有资格,对小希还是有这个资格的。”

    “小希?”

    “他是盛家的外孙,是盛家的珍宝,不是随便谁都能作践的。”沈望舒摸了摸高希毛茸茸的小脑袋,看他拍着自己鼓鼓的小肚皮对自己献宝,就露出一个浅浅的笑纹,漫不经心地说道,“高先生最近的作为,叫小希的身心受到很严重的伤害。你酗酒,狂暴,震怒的时候,小希都在你的身边,亲眼目睹你的一切行为,你觉得他不会害怕?他还是个孩子,做父亲的,不懂得保护孩子的心情?”

    一声声冷淡平静的质问,令高森满头是汗。

    他看着怯怯地躲在沈望舒怀里的儿子,突然变得清醒了几分。

    他的确忽略了自己的儿子。

    “我不知道高先生和你这位女朋友小姐平常是怎么相处,难道都是这么闹腾,哭哭啼啼不得安稳?”沈望舒不屑地看了看脸色惨白的楚湘云,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走到了高森的面前俯身看着他,在他激动的目光里,突然劈手一个耳光!

    这一个耳光重重地抽在男人英俊入骨的脸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男人被打得脸一歪,之后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一脸温和的沈望舒。

    “差点饿死小希,我懒得质问保姆,只能打你这个不合格的爸爸了。”沈望舒悠然地说道。

    高森捂着发疼的脸,仰头怔怔地看着沈望舒。

    她有着和他的妻子相似的容貌,可是性格却完全不同。

    记忆里的妻子是一个温柔大方的富家小姐,从来进退有礼,比谁都要有名媛府风范,和她走在一起,高森总是会被人羡慕地看着,说着他有福气,有一个能给自己撑起体面的贤内助。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真的喜欢那没有一处不好的妻子盛嘉的。她是那么完美,符合一个男人对妻子全部的的渴望,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呢?他深深的爱着这样完美得没有一点瑕疵的妻子,在她过世之后还恋恋不忘,她的光芒把所有的女人都压过,包括自己的妹妹盛瑶。

    高森甚至都不记得,从前那个躲在妻子身后的女孩子,究竟是什么样的性格。

    可是当她这样漫不经心地抽着他的耳光,满眼的怠慢,高森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涌出来的并不是被人侮辱的恼怒,而是与众不同的心情。

    盛瑶是……与众不同的。

    那满不在乎,目中无人半点不把人放在心上的傲慢,在她美丽的脸上盛放,叫人不能转移开目光。

    她还很泼辣,短短时间,给了他一脚,又给了他一个耳光。

    可是同时她还很温柔,她微笑着给小小的高希喂饭的时候,那疼爱与柔软,发自内心的喜爱,照亮了高森的眼睛。

    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不同的面貌?

    “瑶瑶。”高森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目光有些散乱地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沈望舒。

    他是一个英俊而高大的男人,一双黑沉的眼睛充满了感情地看着沈望舒的时候,仿佛能叫沈望舒的脸灼热得发烫。他就这样爱惜地看着沈望舒,可似乎是因为沈望舒转动着手里的刀子,随时会捅他一刀的样子,高森的眼神缩了缩,低声说道,“对不起,是,是我的错。”他想俯身去摸高希的脸,却见这个孩子害怕地躲在沈望舒的身后。

    沈望舒垂头摸了摸小东西的脸,看他仰头对自己露出怯怯的笑容。

    “小姨。”小孩子把自己的脸埋进沈望舒的怀里。

    高森的眼睛却亮了。

    虽然他承认楚湘云同样是一个细心温柔,心思细腻的女孩子,也很会照顾人,把他从暗无天日的酗酒的生活里拉出来,可是高森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儿子似乎从一开始就很不喜欢楚湘云。

    就算这个美丽纯洁的女孩子特意来讨好他,给他做她的拿手好菜,可是高希却从来都吃得不多,也从来不会用这样亲近的眼神依恋楚湘云。这样的目光,他只在儿子面对已经过世的妻子的时候看到过。

    想到妻子盛嘉,高森眼眶通红,可是面对盛瑶,妻子的影子却在慢慢地退去。

    “高总。”楚湘云已经当了很久的壁花了,她好大一个活人站在别墅里,可似乎不管是高家父子,还是这个突然走进门的盛家的小姐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这样的无视叫楚湘云心都碎了,叫她更难过的是高森对她也似乎完全忘记了一样,从一开始就完全没有再看她一眼。这是多么叫人心碎的事情啊?明明之前,他的眼睛里真切地出现过她的影子,他也会在她照顾了他一整晚后的清晨,在她的额头印下一个感激的亲吻。

    那个吻又温柔又甜蜜,叫楚湘云的心里充满了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快乐。

    可是如今这快乐,却在这位盛家小姐出现的时候,被完全打碎了。

    “什么事?”高森不耐烦地问道。

    他不愿意转移开看向沈望舒的目光,眼角的余光看到楚湘云那单薄的身体在摇摇欲坠,又忍不住心里生出细密的疼痛。

    “您昨天喝了那么多的酒,就算我照看您一晚上,可您的精神还是不好,您得多休息的。”楚湘云怯生生地扭着自己雪白的手指,不着痕迹地点出自己的辛苦,果然看到高大男人的脸色变得温和了很多,心里又忍不住生出欢喜。

    她不愿意对沈望舒露出很炫耀的表情,可是却忍不住在脸上露出一个充满了爱慕的笑容,仰头对怜惜看着她的高森小声说道,“我很担心高总的。”

    “你照顾我一夜也辛苦了,去休息吧。”高森温柔地说道。

    沈望舒冷眼看着这两个人在自己面前眉来眼去,垂头摸了摸高希的小脑袋。

    他扭了扭自己的小身子,和一只小狗儿一样拱进了她的怀里,一只小手依旧抓着她的衣角。

    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就算沈望舒没有学习过儿童心理学也完全能看得出来。只看这样的表现,谁会相信这是豪门高家的独生子?

    沈望舒突然笑了笑,把玩着手里的那把水果刀。这个世界的最根本的悲剧,都是因眼前高森和楚湘云的爱情而起。

    因为他们的爱情,盛家家破人亡,盛瑶一生都被毁灭,而高希,他还这么小,还没有见过这世上的美好,就成为一句冰冷的尸体。他们踩着所有人的尸体成就自己的幸福,还在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的爱情波澜壮阔感天动地。沈望舒真的很想每人给他们捅一刀。

    如果弄死这两个人,这个世界会不会就这么结束了?

    然后她会收到书册中的那不知名的金光,去恢复阿玄的妖丹?

    可是沈望舒的心里,却又有更多的忧虑。

    那些金光出现的第一次,是在她第一次遇到阿玄,嫁给他和他幸福地度过一生之后。那是不是代表着那些金光是曾经她和阿玄生活在一起后才凝结的东西?

    阿玄是存在在每一本书册之中的存在,还是因她而出现的特别?如果她这样早结束了这个世界,阿玄会怎样?他会不会被永远地留在这里随着书册烟消云散,从此再也不会存在,不会留下痕迹?

    沈望舒不想去赌,她也在抵达这个世界的时候,充满了忐忑的期待与担心。

    金色空间里发生了变化,妖丹将那些金色的痕迹全都吸收,那阿玄还会不会存在于这无数的书中世界?

    这是出现异状的第一个世界,沈望舒在心底祈祷,自己还能够遇见自己的阿玄。

    ……便宜这两个王八蛋,不过既然不能一刀捅死,那就好好儿叫他们为曾经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这当然是他们活该。

    沈望舒捏着手里的小刀,嘴角勾起淡淡的冷笑,她眼前闪过的是盛瑶毁容后丑恶的脸,还有高希冰凉凉的小身体。这些都需要从高森和楚湘云的身上讨回来。

    她眯着眼睛看着正彼此要求对方去休息的一双男女,这两个人,一个高大英俊富有内敛,一个美丽温柔楚楚可怜,可他们披着人皮不干人事,还不如畜生。她突然就笑了笑,就看到高大的男人霍然回头,惊慌失色地看着自己。

    “瑶瑶你别误会,我和湘云什么都没有。”高森显然没有看见楚湘云一瞬间的摇摇欲坠。

    从被爱人关心的甜蜜,到被无情地撕裂了心,只不过需要短短的一句话。

    “我姐姐已经过世了,高先生喜欢女人情有可原。”沈望舒垂目,脸色不变地说道,“虽然兔子不吃窝边草,不过高先生愿意图方便,随叫随到什么都包了,挺好的。”

    她轻描淡写的话,顿时就将楚湘云比喻成了一个很便捷,随时满足男主人需要的女人。

    这种侮辱令楚湘云摇摇欲坠,她含着眼泪低声说道,“盛小姐,你不能这样侮辱人!我是保姆,不是……”不是站街女。

    “你还记得你是保姆?”沈望舒哼笑了一声。她牵着高希软软的小手缓缓走到楚湘云的面前,看她在自己冰冷蔑视的目光里瑟缩成一团,可怜得叫人心碎,轻声说道,“小希昨天,你给他做饭了没有?”

    见楚湘云的脸顿时就苍白了,讷讷不能回答,她就已经知道了答案。这女人的眼里只有大的没有小的,爱情来了小的饿死了也是活该,她把手里的水果刀丢在地上,捏住了楚湘云尖尖的下巴。

    “你叫这么小的孩子饿着肚子过了一天,还好意思说你是保姆?别侮辱保姆这个职业了,说你是站街女,都是夸奖你。”

    楚湘云的眼泪滚滚地落在她的手上,却不敢动弹。

    “等等瑶瑶,她昨晚是为了我……”

    “为了高先生就把小希彻底给忘了,高先生也把他这个儿子忘了,我觉得,高先生不大合适抚养孩子。”

    沈望舒看着高森那张急切的脸,淡淡地说道,“做口饭能累死她?你问问看,她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把孩子放在心上?这样的保姆照顾高先生是足够了,其余的……”她捏着小孩子软乎乎的小手,觉得格外的新奇。这是和成年人宽大的手掌完全不同的手,会叫人心里感到很柔软。

    她懒得和高森多说什么,牵着高希冷淡地说道,“高先生既然忙着和保姆闲聊,小希我就带回家,盛家家业不及高家,也不差小希这一口饭吃。”

    “什么?!”高森的脸上顿时就变了脸色。

    虽然他作为一个男人确实非常粗心大意,也经常忽略儿子的存在,可是高希是他唯一的儿子,是高家的继承人,不管如何他都不会把高希交给别人。

    更何况他的心里有更多的秘密的心思,看到沈望舒这样关心高希,他努力在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情的表情,看着沈望舒的眼睛低声说道,“是我的错,忘记小希也需要我来疼他。以后我会改,可是他年纪小,没有了妈妈很可怜,瑶瑶你能不能留在这里照顾他?”

    “不能。”沈望舒冷冷地说道。

    她美丽的脸上充满了冷漠与疏离,还仿佛在眼睛的深处压制着冰冷的愤怒,高森怔怔地看着她。

    “小希我会带走。就算他是你的儿子,那也是盛家的外孙,难道连回盛家都不行?”沈望舒看到高森沉默地看着自己,知道这货色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却觉得可笑无耻到了极点。

    上辈子也是他先动了心,想要娶盛瑶做高希的继母,明明盛瑶并不愿意,可是他却纠缠着不放。可是当他的心被楚湘云拉拢住,又骤然翻脸,指责是盛瑶勾引了他,还毁了盛瑶的脸。这种男人竟然还被人称赞一声深情强势,情有独钟?

    她的要求合情合理,高森不好拒绝。

    不仅是因为高希确实是盛家外孙的原因,更重要的是,盛家是高氏集团最强有力的合作伙伴,他不可能如同对楚湘云那样轻慢地去对待盛家的二小姐。

    就算他心里不愿意,可是看在盛家的强势,还是不得不点了头。

    “那我们去收拾东西?”沈望舒看高森艰难地点头,面无表情地微微颔首,又垂头对仰头安静地看着自己的高希温柔一笑。

    这个孩子的眼睛顿时就瞪圆了,他的脸上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用力点头和,牵着沈望舒的手快活地跟在她的身边。他的小房间很温馨,就像是一个童话的海洋,四壁是天蓝色的大海,里面画着胖嘟嘟的小鲸鱼,神气活现,可爱到了极点,

    很多的玩具和童话书,有些陈旧,似乎是从前买来的。

    沈望舒静静地看着墙壁上一副巨大的照片。

    里面一个美丽的女人和一个孩子相互依偎,笑得春暖花开。

    她看了那个女人很久,收回了目光,看到高希也在看那个女人。

    “妈妈。”孩子小声儿呼唤着自己的母亲。

    可是他的母亲永远都不会回答他了。

    “以后有小姨在,谁都不能欺负小希。”沈望舒温柔地摸了摸高希柔软的头发,看这个孩子仰头笑了起来。

    他们一起收拾起了屋子里的行礼,高希的衣服沈望舒并没有带更多,只有一些独特的纪念品和照片把行李箱装得满登登的。她帮着高希收拾好了行礼,看他不时地回头去看墙壁上那大大的照片,迟疑了一下,跳上了椅子把照片从墙上取下来夹在胳膊底下,这才对露出一个大大笑容的孩子神秘地眨了眨眼睛。

    他小奶狗儿一样窝进了沈望舒的怀里,露出一个满足的表情。

    沈望舒提着行李箱,夹着照片,带着高希一起走出了房门。

    别墅的正中间,楚湘云依旧在哭泣,高森英俊的脸上露出烦躁的表情,他看见沈望舒走出来,眼睛一亮正要走过去,却听见门外铃声响起。

    沈望舒正走到门边,就见楚湘云跑去打开了别墅的门,一个胖嘟嘟的孩子站在别墅的门口,问道,“这里是高希的家么?”

    他圆滚滚的,一笑露出两层小下巴,还扭头招手叫道,“就是这里啦!”他兴奋地张望,看到怯生生的高希,顿时眼睛亮了,招手很热情地招呼了起来。

    “公主殿下!骑士来解救你啦!”

    沈望舒嘴角抽搐了一下,被雷得不轻。

    这是听童话故事疯魔了?

    这世上哪儿有这么胖的骑士呢?

    一个男人从他的身后逆着天光缓缓走来,眯了眯眼睛,扫过别墅里所有人,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气势。

    “恶龙在哪?”他淡淡地问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