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88章 灰姑娘(五)

第88章 灰姑娘(五)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昏君雷总带着助理小姐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沈望舒观赏了一下精美的装潢,就坐在他唯一的一张真皮椅子里。

    雷玄也不在意这个,拿了手里的文件坐在沈望舒座位的扶手上慢慢地看,看了一会儿,把沈望舒揽过来扣在怀里,叫她跟着自己一起看。

    沈望舒虽然从前早就知道怎么管理公司,不过时间久了也有些气弱,正好趁着这个时候把那些记忆给捡起来。她趴在雷玄宽阔坚硬的怀里,翻看着这些文件,有些模糊的地方张嘴就问,雷玄就耐心给她解释。看过了公司的运作,雷玄从桌上拿来几分文件。

    “这几个合作案还有并购案,你看看。”他对沈望舒轻声说道。

    沈望舒信手接过,看了几眼,目光就专注地停留在了其中一份上。

    这是和高氏集团的合作案。

    不过也对,高氏集团是最大的集团之一,雷氏当然会和高氏有合作往来、

    不过沈望舒实在是厌恶高森透顶,她一想到盛家的遭遇就觉得心里憋闷。此时翻开合作案,看到上面是一处投资市中心地标性商业中心,她的目光就闪了闪。

    她依稀记得,高森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大量的心血和时间,野心勃勃想要把这个项目做大,只可惜上辈子盛瑶到死这个项目都没有结束,毕竟是占地非常广,业务多元化的一个项目,不过就算这样,这个项目也叫高氏集团声名鹊起。如果这辈子有雷氏插手,想必会事半功倍了。

    “这个项目很有前景。”

    不过耗资也很大,雷玄虽然并不在意金钱,不过也想要更稳妥一点。

    “我记得这个项目地皮方面有很大的问题。”市中心寸土寸金,这个项目所占的地皮囊括了非常巨大的土地,各种纠纷非常麻烦,沈望舒记得高森曾经为了这些焦头烂额,如果不是在后面的时候各方都被许诺了好处退让,这个项目就会夭折。

    然而就算是这样,这里面还牵扯了很多的问题,可以说是最年来最复杂的一个项目,沈望舒看这份合作案轻描淡写,就皱了皱眉头。

    “这份合作案说得太简单模糊,我已经叫人去查问了。”雷玄叫董秘书给屋里送咖啡,顿了顿,面无表情地叫送好吃的蛋糕。

    片刻,董秘书一脸严肃地端着咖啡进门,看见雷玄竟然由着沈望舒坐在他的位置上,目光闪了闪,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她把蛋糕放在沈望舒的面前,看到桌上摊开的几个文件,眼角跳动了一下,然而作为一个合格的秘书,她什么都没有说,默默地退了出去。

    就算是再沉稳的秘书,也忍不住在关门的时候突兀地看了沈望舒一眼,毕竟随意翻看雷氏的文件,还有叫从不吃甜食的雷玄叫了蛋糕,这就不是一般人了。

    “董秘书……”董秘书看起来也得四十多了,这叫看多了千娇百媚的女秘书和英俊漂亮的男秘书的沈望舒有些诧异。

    “省事。”雷玄张嘴,老老实实地吃了沈望舒喂给自己的蛋糕,完全没有不爱吃的意思。

    他这个雷氏的总裁英俊多金,不知是多少人眼里的香饽饽,不仅美人想要拿下他,连男人都想拿下他,哪里敢要美貌的秘书呢?

    董秘书就不错,性子刻板,工作得力,最好的是有一个恩爱的老公,还有一个乖巧的儿子。

    雷玄觉得还是这样的秘书更放心一点。

    他沉默地看着沈望舒把蛋糕美滋滋地吃掉,默默记下她看起来似乎更喜欢奶油而不是蛋糕,正在和她看下一个合作案,却听见董秘书在外敲门,“雷总,高氏集团的高总拜访。”

    作为一个时刻掌握雷玄时间表的优秀秘书,董秘书显然知道这位高氏集团的高总是不告而来,不过她也知道高氏集团的分量,听见里面沉默,就转身对站在自己身边的高森礼貌说道,“雷总刚到,高总您稍等。”

    “没关系。”高森颔首说道。

    他眯了眯眼睛,站了一会儿,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那里疼得厉害,昨天乱糟糟的没有在意,今天他觉得小腹疼痛低头一看,一块已经发黑的尖锐的痕迹。

    显然是昨天沈望舒的那一脚。

    他想到冷漠厉害的沈望舒,不得不承认,自己昨天睡梦里都是她的影子。

    那个美丽清雅,或温柔和顺,或泼辣厉害,或不屑一顾的女子给他的印象太深了。更何况她还是盛嘉的妹妹,和她那么像不说,同样是盛家的小姐。他还记得盛嘉病故之前,只留给自己这个做丈夫的一些她收藏的首饰珠宝,说是留给自己做个念想,股份却都留给了盛瑶,沉默了片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盛瑶身上不仅有他迷恋的感情,还有他在意的高氏的股份,他当然不会错过她。

    只是昨天楚湘云在家哭了一个晚上,叫高森的心里莫名地生出几分难受来。

    他知道楚湘云一心一意地爱慕着自己,他也承认自己心动过,可是当遇到盛瑶,他的心里却在一瞬间就忘记了楚湘云。

    如果他的心里有一架天平,左右两端是两个女人,他已经不由自主地偏向了盛瑶。

    可是他也不否认,清荷一般清纯温柔的楚湘云,确实令他心动,也叫他的目光无法转移开来。

    她就像是怯生生的藤萝,把他当做最重要的存在,为了他可以眼里不再有别人的影子,仿佛离开他会叫她干渴而死。这是一向光彩照人的盛家姐妹身上从来没有过的。她们可以和他并肩而行,从不需要他的辅助,可是楚湘云却不一样,她没有了他,他总是会想,她会不会躲在无人的地方偷偷地哭。

    一定会的,毕竟她是那么爱着他。

    所以,就算知道楚湘云遗忘了高希,可是高森在她的眼泪里,还是舍不得责罚她。

    他在心里想着很多的事情,终于听见里面传来了声音,身边这个一脸严肃的女秘书推开了大门叫他进去,他脸上本来露出淡淡的笑意,然而看到自己面前的人后,却用力地张大了眼睛诧异地叫道,“瑶瑶?”

    他看见沈望舒坐在巨大的办公桌后,托着下颚冷淡地看着自己,一旁一个黑发的男人正侧坐在她的身边,目光冷漠疏远。这个男人高森一下子就认出来,正是昨天出现在他家里的男人。

    他都没有想到,那个男人就是雷氏的总裁。

    更叫他诧异的是,沈望舒似乎和这位雷总很亲密的样子。

    雷玄看着高森进来,却没有兴趣叫他落座,一双没有感情的眼睛看着他。

    “瑶瑶,你怎么在这里?”高森顾不得雷玄,急切地对沈望舒问道。

    她和雷玄的亲密,叫他的心底莫名地剧痛。

    似乎有本属于他的重要的东西,被人夺走了。

    “我男朋友。”沈望舒淡淡地说道。

    “未婚夫。”雷总面无表情地纠正。

    “你求婚了么?”沈望舒都要被这人的厚脸皮逗笑了。

    雷玄表情冷漠地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你亲我了。”

    “亲了你就是你未婚妻?”

    “嗯。”雷总用力点头,没有什么表情,可是态度却认真极了,看向沈望舒的目光仿佛在看始乱终弃的负心汉。

    高森被这两个人亲昵的话打击得眼前发花,不敢相信地看着沈望舒笑靥如花的样子。他的脸上惨白,一双手用力地握着。然而他是个心机深沉的人,沉默了片刻,挺直了自己的脊背声音沉稳地说道,“瑶瑶你心思单纯,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谈。”

    他摆出了一副可以为沈望舒做主的长辈的样子,可是心里却剧痛得无法呼吸,勉强稳稳地站住,又对雷玄颔首说道,“今日登门,我想问雷总合作案的事情。”

    这个合作案本不需要高森亲自过来询问,可是他对这个项目太过重视,因此明知很失/身份,还是亲自过来。

    “合作案放一放。”雷玄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

    “我要考察,这个项目的资金投入太多。”越郑重才会越谨慎,雷玄见高森眯起眼睛,继续说道,“日后高总登门,请提前和我的秘书联系。”

    他当然知道高森为什么一定要拉着自己搞这个项目,毕竟自己作为大投资商非常被政府重视,为了留住自己,一些平常的小事只要递个话就能解决,而这份方面是本地商人不具备的。高森想要拉着自己把项目弄得简单一些,雷玄并不在意。

    只要能创造利益,他不在乎自己有没有被利用。

    他也知道项目困难,可是叫他搁置这个项目的原因并不是他的谨慎,而是他认出了高森。

    这是高希的父亲,传说中的恶龙。

    这恶龙还对自己的未婚妻虎视眈眈。

    高森这个人看起来英俊充满魅力,就算站在他的面前,雷玄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不过只凭着他在高家别墅里的见闻,还有侄子雷天嘴里那些高家的家事,就叫雷玄对高森的人品打了一个问号。

    更何况他是知道沈望舒不喜欢高希的爸爸的,也深深地厌恶他。沈望舒的态度,叫雷玄不得不重新考虑要不要合作,甚至在考虑彻底地终止合住。因为高森叫沈望舒不高兴了。

    他从来理智,工作的时候从不牵扯个人感情。

    可是他在看到沈望舒不悦的脸的时候,却不愿意叫她心里憋闷地获得利益。

    这对于雷玄来说是一种很稀罕的感情,可是他却并不觉得讨厌。

    赚钱不就是为了更自在快活的么?

    他坐在沈望舒的身侧,看她愣了愣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靥,突然就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

    他愿意放弃这些从前叫自己感到愉快的利益,来换取她对他的一个笑容。

    “什么?”高森英俊的脸微微一变。

    他的心底却生出一份恼怒,并不是对沈望舒,而是对雷玄。

    这个雷总,显然是因为自己和盛瑶的亲近,这才故意拿捏他。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高森心机过人,心里已经怒极,却不动声色地颔首,转身大步走了。沈望舒看着高森离开,扭头笑着看着沉默的雷玄问道,“你怎么不答应他?”这个项目一旦完成,获益非常大,不然高森也不会紧紧攥在手里说什么都不撒手了。她想到高森那憋着怒火几乎内伤的样子,扑进雷玄的怀里问道,“是为了我么?”她看起来自作多情极了。

    雷玄抱紧了她,点了点头。

    “如果能叫他解决地皮上的大部分问题,这个合作案我觉得不错。”沈望舒客观地说道。

    高森还是有能力的,不然不会短短十几年就叫高氏成为首富。

    “你会不开心。”雷玄敏锐地说道。

    沈望舒就笑了,见雷玄不在意自己弄皱他昂贵的西装,更加美滋滋地扑进他的怀里,把自己的脸埋进他温暖的西装心情愉悦地说道,“虽然高森讨厌,不过合作是合作。项目成了,雷氏和高氏都有好处。你不知道,我姐姐过世前给我留下很多高氏的股份,高氏赚钱,我也跟着赚的。”

    更何况……高氏应该属于高希的不是么?她希望高氏越来越好,日后留给高希的就越来越多。

    倒霉去死的不需要整个高氏集团,只要高森一个就足够了。

    “这个项目最麻烦的就是土地问题,不只是附近的居民拆迁,还有好几个工厂和机构,麻烦得太多,叫高森去解决这个问题。你可以在资金上多让步。”

    高森现在还不是首富呢,资金压力还是很大的。更何况虽然他在高氏掌权,不过想要拉他下马的也不是没有,同样紧张这个项目。沈望舒笑着摸了摸雷玄的耳朵哼笑道,“叫他好好卖命,给我和小希赚钱。”更何况,有了正事要忙,是不是就顾不得自己的心肝儿了?

    沈望舒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了。

    她笑得很愉悦,又似乎带了几分隐隐的狠毒,雷玄想了想,点头,叫人一会儿开会讨论这个项目。

    他似乎迫切地要把沈望舒昭告天下,到了开会的时间,拉着沈望舒一起去了会议室。会议室顿时一静,几道目光都不着痕迹地扫过雷玄和沈望舒十指相扣的手。

    当雷玄介绍沈望舒的身份,虽然只说是助理,不过谁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呢?沈望舒顿时就觉得自己被敬仰的目光包围,似乎自己攻陷了雷玄,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她觉得大家把雷玄当成洪水猛兽了。

    “盛助理,你是怎么做到和雷总手牵手的?”会议之后,一个看起来很精干的男人在和雷玄讨论和高氏合作的最大的问题,就有人偷偷凑过来问道。

    “手牵手很罕见么?”沈望舒不由笑问道。

    “盛助理你可是第一个啊。”顿时就有人八卦地凑过来咬耳根小声儿说道,“自从雷总把一位试图挽他胳膊的小姐推进游泳池,就再也没人敢这么做了。”更羞辱人的是,雷玄把那位小姐推进游泳池,自己也蹲在游泳池旁,把自己被人碰过的地方都好好地现场洗了一遍,这就非常打脸了。因此,沈望舒握住雷玄的手却毫发无损,顿时成为了大家心里的英雄人物。

    沈望舒哭笑不得。

    可是看着雷玄专注听取下属汇报时的侧脸,沈望舒又忍不住目光温柔起来。

    他的嘴唇紧紧地绷着,带着一种严谨的气势。

    他的目光也非常专注,看起来英俊极了。

    怪不得有人说专注工作的男人最英俊了。

    沈望舒眼里含着笑意看着自己的爱人,她的目光同样专注而炙热,一旁的声音都远去了,只有雷玄在自己的眼里变得更加深刻。雷玄正在听着报告,猝不及防地抬头看了沈望舒一眼,他没有什么表情,可是一双眼睛却静静地看着她,不肯转移开。

    这两个人在会议室里彼此对视,似乎谁都不能叫他们转移注意力,一旁正在汇报的一个高挑的男人无奈地停了下来。

    会议室地的人的表情变得更加怪异了。

    雷玄工作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分心,这样连工作都不听,只看着一个女人,还是第一次。

    这位盛助理的地位,显然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高。

    “继续。”雷玄看见沈望舒对自己微笑,英俊的脸上露出淡淡的柔和,微不可查,却对那个下属淡淡地说道,“说快点。”

    下属僵硬地点头,努力组织着语言,争取把三十分钟的汇报压缩成十五分钟。

    一时间会议室里静悄悄的,沈望舒吐了吐自己的舌头,坐在雷玄的身边听着每一个人的报告,雷玄的决断非常快速干脆,每一个问题都会很快地想出办法解决,每一个投资都会精明地做出批示。

    可是雷玄叫每个人说起这些汇报的时候都会叫他们用更简单的语言缩短时间,这似乎是不平常的事情,可是沈望舒却隐约地觉得,雷玄这样做,或许是为了她自己。她同样在听着这些汇报,从雷玄的判断里提炼着该怎样做一个上位者。

    还有如何经营好一家很大的公司。

    直到说到了市中心的那个项目,雷玄的目光就更专注起来。

    他的想法非常多,要考虑到的问题也更多,令沈望舒忍不住诧异。

    显然雷玄已经在这个项目上做了很多的工作,可是他却愿意为自己的心情不好,就把所有的努力都推翻。

    这或许不是一个掌控大型公司的总裁应该做的,沈望舒却觉得心里很甜蜜。

    雷玄认同了这个项目,把项目交给了底下的一个得力干将。两个项目在洽谈前期并不会叫各自的总裁进行谈判,高森贸然拜访已经是露出下风了。

    沈望舒默默地听着雷玄对这个项目的更多的交代,直到到了最后,会议室里的人三三两两地走了,沈望舒才笑眯眯地走到雷玄的身边俯身问道,“为什么叫他们加快速度做报告?你很急么?”她雪白的手压在雷玄的肩膀上,雷玄侧头,就可以看到她指甲上鲜红的颜色。

    他的目光定住了一瞬,把沈望舒抱进怀里,叫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沈望舒抱着他的脖子,把身体埋进他的怀里,听他在耳边冷淡地说道,“多陪陪你。”

    她忍不住笑了,亲了亲雷玄的耳朵,看他把自己抱得更紧,小声笑道,“今天你和我这么亲近,明天只怕整个公司都会传说你被盛家二小姐迷住了。”

    “你确实迷住我了。”雷玄的声音冰凉,然而说出的却是炙热的话。

    他安静地抱了沈望舒一会儿,又拿起来面前的文件给沈望舒解释最近的经济形势,甚至还有一些国际政策走势。男人冰冷的声音在沈望舒的耳边,他却在全心全意地教导她,没有一点藏私。沈望舒听了一会儿,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从雷玄的怀里跳出来。雷玄抿了抿嘴角,起身牵住她的手。他似乎对牵着自己心爱的人充满了兴趣,哪怕不要很亲密,可是手牵手就足够了。

    整整一天,雷总牵着盛助理的手,走遍了公司的每一个角落,收获了不知多少的眼球。

    他什么都没有多说,可是态度却证明了一切。

    他是在用这样一种方式告诉大家,沈望舒是自己的爱人。

    沈望舒当然觉得很高兴,到了下班,两个人手牵手一起回家,就和这世上所有幸福的情侣那样,也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坐在车上回家的时候,沈望舒的心情就好得不得了,把头枕在雷玄僵硬的肩膀上笑着说道,“也不知道小希和小天在家待得怎么样了,幼儿园那边儿,先请几天假叫他们在家好好儿玩儿,回头再去吧?”

    高希和雷天都在市里最豪华的私立幼儿园,沈望舒觉得就是缘分。

    雷玄和雷天来到这里的时间不长,高希却和雷天成了好朋友,这难道不是缘分么?

    “你说了算。”雷玄的注意力却全都在自己的肩膀上。

    他努力保持着一动不动,唯恐沈望舒枕得不舒服。

    沈望舒看着他绷紧的没有表情的脸,又摸了摸他僵硬的肩膀,笑眯眯地问道,“这么听我的话啊?”

    “嗯。”雷玄言简意赅地点了点头,可是他垂头看着沈望舒温柔的笑脸,又觉得有些后悔,想要说更多的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只好更加努力地不要动,不要叫沈望舒的头离开自己的肩膀。

    “笨蛋。”沈望舒叹了一口气,把他的手拉起来搭在自己的肩膀,把自己依偎进他的怀里,感受着自己被这个男人抱着,忍不住把自己的手压在他的胸膛上,那里在有力地跳动,鲜活而热烈的生命叫沈望舒满足地蹭了蹭他的脸。

    她这回更舒服了,感到男人有力的手臂慢慢环住她的肩膀,把她缆向更贴近他的方向。前面开车的司机当然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豪华的黑色轿车飞快地向盛家开去。

    沈望舒觉得这条路很短,她还没有在雷玄的怀里赖够,就已经到了家。

    她笑着下车,却看见盛家的几个佣人正脸色怪异地走过来,看到沈望舒和雷玄顿时欲言又止。

    “怎么了?”沈望舒隐约听到别墅客厅里有人在哭,不由皱了皱眉头。她才问了这一句,就见两个小孩儿跑了出来。高希的小脸儿煞白,扑进了她的怀里把小脑袋埋进她的裙子里,小胖子雷天到底人胖力气大,撅着胖屁股在雷玄冰冷的目光里把自己挤进两人中间,回头就抱着沈望舒的大腿仰头叫道,“小希不回家!”

    他看起来很有经验的样子,板着扳手指叫道,“坏阿姨!会打小希,不给小希饭吃,骂小希拖油瓶!”

    “什么坏阿姨?”沈望舒还不知道哪个吃了雄心豹子的的敢这么欺负高希。

    就算是高森的真爱楚湘云,也就是忘了给高希做饭什么的,完全不敢指着他骂好么。

    “爸爸的女朋友都是这么对小天的。”小胖子点着小脑袋说道。

    沈望舒心里一酸,垂头摸了摸雷天的小脑袋。

    她如今觉得,把雷天接到雷玄的身边真的太好了。

    “以后都没有坏阿姨了。”她安慰地说道。

    “对,以后有小姨了。”

    “小姨是小希一人儿的。”高希怯生生地从沈望舒的裙子里抬起头,小声说道。

    他眼眶红红的,看到一旁冷漠的雷玄,小小地打了一个寒战,瘪了瘪嘴角小声儿说道,“分,分一点点给你。”他比了比自己的小手儿,见沈望舒看着自己笑了,继续弱弱地说道,“小希乖孩子,小姨才喜欢小希。”

    这大概是盛母教给高希要听话才回被喜欢,沈望舒却觉得更心疼,她温柔地蹲下身子,顾不得别墅里头究竟是谁,亲了亲孩子的脸颊温柔地说道,“小希就算不乖,小姨依然很爱你。”

    “真的么?”小孩子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沈望舒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两个小孩儿眼睛都亮了,凑在一起巴巴地问道,“那要小姨每天都一起睡,讲故事。”

    雷玄沉默地看着两个熊孩子。

    沈望舒觉得得厚道点,不要去看爱人的脸色,她看着两个得寸进尺的小东西,却觉得心情好极了,努力憋着笑意点头笑道,“可以。”

    听着两个孩子在欢呼,她抬头就看见雷玄冰冷的脸泛着黑气,似乎这个情绪不大鲜明的男人一下子就活过来了,她对雷天眨了眨眼睛,小胖子蔫头耷脑地蹭在雷玄的腿边努力装可爱,这才牵着高希往里面走去,笑着问道,“什么回家不回家的?小希的家当然在这里。”

    她已经有了叫高希留在盛家的好办法了。

    小孩儿亮晶晶地抬头看着沈望舒。

    他充满期待的目光叫沈望舒又笑起来,掐了掐孩子的小脸儿笑道,“小姨答应了小希,就绝对不会叫小希失望。”

    这个孩子变得安心了很多,白皙的小脸儿红彤彤的。他一下子就真正地快乐了起来,变得不像之前那样胆怯,还跑到雷玄的身边仰头眼巴巴地看着他,小声说道,“对小姨好,对小希也要好。”

    他说得没头没脑,可是沈望舒却觉得自己听懂了。她心里叹息了一声,知道只怕盛母和盛父之间的谈话被高希听到了一些,这个孩子知道只怕以后都要和自己一起生活,而自己又会和雷玄在一起。

    他现在这样,就是在接受雷玄了。

    高大而冷峻的男人微微垂了目光,在高希怯生生的目光里伸出手,把他抱了起来,叫他坐在自己的手臂上。

    “我也要!”小胖子看小伙伴儿尖叫着扑进雷玄的怀里,又咯咯笑着抱住自己小叔的脖子,顿时叫道。

    他胖嘟嘟的小身子扑腾了半天,男人觉得烦了,把这小胖子往胳膊底下一夹。

    看起来雷天和喜欢这个位置和姿势,眉开眼笑地在半空晃悠。

    沈望舒哽咽了一下,看了看抱着一个夹着一个的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揉了揉眼角就走进了客厅。客厅里传来的女人的哭声叫她感到很熟悉,她一进门,就看见穿着一件纯白裙子的楚湘云正跪在盛家二老的面前。

    她的眉眼清纯而楚楚可怜,带着盛家姐妹都没有的柔弱,当然,她的本性也非常固执,不然也不会感动了酗酒崩溃的高森。她跪在地上呜呜地哭着,还央求道,“请二位把小希还给高总吧。”

    “你怎么敢这么说话!”虽然楚湘云是在盛嘉过世之后才和高森搅到一起的,可是谁家受得了看见女婿的新宠找上门呢?盛母已经气得浑身乱抖。

    她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是一个标准的豪门贵妇,又从来没有一点不顺心的事情,因此性子并不是很好,指着楚湘云就开始骂人。

    沈望舒倒是对楚湘云刮目相看了。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她来了盛家别墅挨了骂,无论高希会不会跟她回去,高森心里总得念着她的好。

    只怕还要怜惜她在盛家受辱。

    看这膝盖软的,就这么跪下了,想必下跪不是盛家二老的要求吧?

    “妈。”小孩儿都被雷玄接收了,沈望舒轻巧得很,快步走到了盛母的面前。她笑着看了一眼抬头泪眼朦胧的楚湘云,笑了笑只当没看见,在盛母怀里撒娇笑道,“和这种人生气做什么?她算是什么东西,妈也太看得起她了。”

    她扬声叫佣人给自己端了点心和茶水,推给坐到自己身边的雷玄,看他一人一块点心塞给两个孩子,笑着喝自己的一份甜滋滋的炖品。

    盛父盛母僵硬地坐在沙发里。

    雷玄方才抱着两个孩子的画面太有冲击力了,就算老两口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觉得接受不能。

    冰冷淡漠的强势气场多了两个小孩儿算什么?

    不过盛母还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她推着沈望舒强笑道,“你们坐去那里。”她指了指对面。

    “我要和爸妈坐。”沈望舒觉得自己是个孝顺的女儿,笑眯眯地依偎在盛母的身边。

    盛母在孝顺女儿的亲昵下更加僵硬了,她为了自家女儿那脆弱的小心肝儿,不好意思说这个双人沙发装下自己老两口已经很艰难,再装下一个沈望舒已经叫要了沙发的命了,这再挤进去一个非要和女儿坐在一起的雷总真的惨绝人寰啊。

    她忍了又忍,看见两个小孩儿都咿咿呀呀地要挤进来,灵机一动笑着说道,“你们一家子去坐另一个。”果然她看见虽然女儿不愿意,可是雷总已经冷酷起身拉了女儿去坐一家人的专座。

    两个孩子果然咯咯笑着一转头,扑进了沈望舒的怀里。

    一室欢笑,更叫跪在地上的楚湘云变得尴尬起来。

    楚湘云艰难地跪在地上,看着盛家把自己视作无物,任由自己跪在地上却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她的眼眶红了,实在想不到,高森口中温和的盛家人,会是这样刻薄的一家子。

    “盛夫人,小希是高总的儿子,您不能叫孩子没有爸爸啊。”她跪得疼极了,盛家的佣人进进出出,把嘲笑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楚湘云觉得自己的心都在被火烧着。

    “你是谁啊?高森的儿子,管你什么事?”沈望舒给小胖子挠下巴,突然笑着问道。

    “我,我是高总的保姆……”

    “一个保姆,就做好自己的本分。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也配来管高家的闲事?怎么着,以为高森给了你两个好脸色,跟你睡了两天,你就觉得自己是高家女主人,可以到盛家指手画脚?”什么是恶毒女配呢?沈望舒觉得现在的自己就是了。

    果然纯洁的楚湘云顿时涨红了脸,眼泪差点流下来,哽咽却坚强地说道,“盛小姐,我和高总之间是清白的,你不能侮辱我!”

    “清白的你跑来盛家示威?你帮高森来要儿子?不就是显摆你和高森之间关系不一般么?挺有勇气的,还侮辱,”盛母同样冷笑挑眉道,“你不就是送上门叫咱们侮辱的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