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96章 灰姑娘(十三)

第96章 灰姑娘(十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怎么说?”雷玄从不说虚头巴脑的话,沈望舒忍不住笑问道。

    为了叫雷玄开口,她还殷勤地奉上了一杯甜甜的咖啡。

    雷玄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觉得甜得心里去。

    不管做什么,只要有了沈望舒的照顾,他都觉得值得极了。

    “我本想叫高氏破产。”不愧是雷氏财团的总裁,说叫人破产就叫人破产的气魄令人仰慕,雷玄喝了咖啡,把乖巧的沈望舒揽进自己的怀里,目光却慢吞吞地落在了自己对面的红木书桌上,目光微微一黯。

    他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盖因浑身雪白的女子被压在赤红的书桌上,在他的撞击下抽噎求饶的样子实在太深刻了。他的手紧了紧,努力转移了自己的目光继续说道。“会叫高希的路不好走。”

    高希是高森的儿子,是高氏集团的继承人,如果高氏破产,对高希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雷玄可以在高希成年之后为他打造一个新的高氏,不过意义是不一样的。

    他顿了顿方才说道,“不如把高氏夺来。”

    “你在收购高氏的股份?”沈望舒突然问道。

    雷玄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咱们有钱。”

    虽然高氏的股份很值钱,不过再值钱也肯定有个价码,雷总什么都缺,三无男么,却唯独不缺钱,只拿钱来开道。

    还真有一些小股东被打动,卖了股份给雷玄。

    他收购得很隐秘,更何况高森最近忙着市中心的项目,一时就没有察觉股份变动。

    “你早就盘算好了?”沈望舒艰难地用自己从不耍阴谋诡计的脑子想了想,想了之后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从雷玄的怀里爬起来捧着他的脸诧异地问道,“从和他约定这个合作案的时候?”

    能把高森忙于合作案无暇顾及公司股份的事情都计算上,显然雷玄早就想干这么个坏事儿了。她再想想高森被雷玄在背后捅了一刀,忙碌得几乎虚脱却为他人作嫁衣裳,不由低声道,“你可真坏啊。”

    没准儿雷玄同意合作案,就是因为盯上了高氏,想要吞了它。

    当然,多了一点变数,沈望舒的出现,叫雷玄不得不吞了高氏,还得给高希吐出来。

    “你不是就喜欢我的坏?”雷玄面无表情地背诵着秘籍上面的话。

    沈望舒觉得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抖了抖,往雷玄的怀里依偎得更紧了。

    她眯了眯眼睛,嘴角就挑起了一个淡淡的笑意。

    雷玄收购了高氏的股份,再加上她和高希手中高氏的股份,虽然依旧不及高森,可是在股份上也相差不远了。

    她心里已经在想怎么把高森从高氏里赶出去,却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请柬。

    虽然知道高森是她的大仇人,然而雷玄却不肯看她为别人在意的样子,把请柬抢走丢在一旁,抱着沈望舒不说话。沈望舒昨天才被翻过来倒过去地折腾了一遍,实在不能接受短短时间的暴饮暴食,委婉地拒绝,叫雷玄遗憾地去看文件,看着门外董秘书贴心送进来的服装图样,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从前你去参加宴会,都不带女伴?”

    “嗯。”雷玄点了点头。

    “如果要求带女伴呢?”沈望舒好奇地搭在他的长腿上问道。

    雷玄的目光顺着自己修长的腿,落在沈望舒雪白的脸上。

    “那就不去。”因此,知道雷总怪癖的如果开宴会,那从来不强制要求带女伴,不然一旦有需要女伴的要求,那雷总肯定就不来了。这不是会叫人遗憾死?

    可不管别人说什么,雷玄就是我行我素,外人爱看不顺眼就看不顺眼,爱在后头非议他喜欢男人就非议好了,雷玄完全不在意这些诟病,只会在之后停了和这些人的合作。他只这么干了几回,身边就彻底清净了

    “这么说,我是你第一个带的女伴?”沈望舒白皙的手指拂过一件桃红色的晚礼服,笑着问道。

    桃红是一种很挑人的颜色,一旦穿不好,就成了村姑,沈望舒摸了摸自己更加白皙精致的脸,觉得自己应该勉强胜任。

    雷玄探头去跟着看,只觉得雪白的指尖儿和艳丽的桃红,仿佛交映生辉。

    “不好看。”他冷酷地说道。

    “那你觉得哪件好?”沈望舒很好奇地问道

    雷总默默地挑选了一下,垂目,有些憋闷地说道,“都不好看。”

    沈望舒适合每一件晚礼服,可是雷玄却不愿意叫人看到自己爱人最美丽的样子。她的所有都只有他能看到,那样才幸福。雷玄波澜不惊的心里涌动着陌生的嫉妒,挑选了很久,挫败地说道,“这件马马虎虎。”

    虽然桃红色很娇艳,很引人注意,不过雷总当然也很有办法的,他想了想,指了指一旁一件桃红色的西装说道,“情侣装!”

    雷总要穿桃红色的西装。

    沈望舒用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爱人。

    她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艰难地说道,“不好看。”

    这个是真,不好看。

    雷玄冷硬冰冷,并不适合这种娇艳的颜色,而是更合适肃穆沉稳的深色系。

    如同桃红西装什么的,倒是瞒适合雷泽那个花花公子的。更何况,两个艳色逼人的男女有什么好看的呢?

    男人们,就该穿得简单一点,好衬托女伴的美啊。

    “我给你挑的,咱们穿起来一定好看。”沈望舒给雷玄挑了一件中规中矩的黑西装,又和雷玄开始讨论该戴什么样的珠宝更好。

    雷氏总裁办公室里是为了宴会讨论,而高家的别墅里,楚湘云同样在为之后的宴会犯愁。她看着面前的很多崭新的礼服,还有许多的珠宝,却忍不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抱着一件自己最喜欢的雪白的长裙有些为难。她咬着牙很久,方才换上了这条裙子,走到正疲惫地在一旁打瞌睡的高森面前。

    高森最近更瘦了,精神也恍惚,叫楚湘云心疼极了。

    她想用自己的温柔来抚慰他,可是高森却似乎把她给忘记了。

    他时不时地偷偷儿打个电话,捂着话筒唯恐被人听见的样子,还防备着楚湘云。

    这叫楚湘云的心里痛如刀割,不知道外面的那个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来历,叫高森魂不守舍的。可是她知道,在这个时候如果说破,只会失去自己的男人,只能勉强压住心里的苦闷,在高森的面前展现自己的美丽,期待地问道,“阿森,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她没有想到,自己过的日子并没有幻想中的那么好。曾经高希还在高家别墅的时候,她总是在想,如果高希走了,高森就会对她一心一意。

    可是现实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就算高希走了,可是高森似乎也并没有把她更放在心上一些。

    她和他睡在同一张床上,却永远不知道高森究竟在想些什么。

    “挺好看的。”高森虽然儿女情长,不过更在意工作,更何况现在还藏着一个盛伦,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随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很合适你。”

    楚湘云是个温柔纯良的女孩儿,所以非常合适穿白色的裙子,那会叫她展露更多的温柔清纯。不过高森这个时候实在是没有精神去欣赏这个美了,盖因他昨天晚上和人去谈了市中心的一处土地使用权的问题,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累得几乎要吐血。

    他之前酗酒的身体还没有养好,突然这么强力地工作,顿时就有点儿撑不住了。

    因此,他看起来精神萎靡极了,眼下发青,都可以被人怀疑他之前到底在做些什么。

    楚湘云确实有这个怀疑。

    她咬了咬牙,把自己怯生生地连同袒露着雪白肌肤的长裙都依偎进高森的怀里,亲了亲高森的嘴唇忐忑地说道,“你真的觉得很好么?可是我觉得露得太多了,”

    她看似是在担忧,却下意识地把礼服的胸口位置往下拽了拽,看到高森的目光幽深,不由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把自己柔软的身体依偎上去,小声儿说道,“虽然很好看,可是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穿得暴露的。”

    高森确实热血沸腾了一下。

    不过他现在是真的没有力气折腾男女之事,把她推开,搓了搓脸保持清醒。

    “阿森?”楚湘云竟然被推开了,顿时诧异地叫了一声。

    她看到高森对自己没有兴趣的样子,心里拧着劲儿的疼。

    他在外到底和狐狸精们是怎么相处的?怎么高森对她这么冷淡,甚至都不愿意抱她了?

    “我太累了,咱们以后再说。”高森对自己的女人还是很大方的,看见楚湘云买了这么多的珠宝首饰回家,却只露出了纵容的温柔道,“如果你在别墅里寂寞,就多出去购物,都记在我的账上。”

    他摸了摸楚湘云那张柔弱的脸,突然盛家姐妹两个的容颜在脑海中闪过,一时触动很深,急忙收回了在楚湘云的身上作乱的手,脸色有些恍然地说道,“嘉嘉从前最喜欢购物。”

    他们之间,永远都隔着一个盛嘉。

    楚湘云心里痛苦极了,可是怎么和死人争呢?她只好憋着心里的痛苦期待地问道,“那宴会那天,你觉得我穿这一件会不会失礼?”

    她是知道高森给很多上流社会的人家发了请柬,请他们来自己的别墅参加宴会。作为高森的女人,楚湘云当然觉得自己就是别墅的女主人了,所以带着几分满足地抖着自己身上的礼服眼睛亮晶晶地问道,“还是该穿一件小披肩?”

    “你要参加宴会?”高森皱了皱眉。

    楚湘云轻轻地点头,轻声说道,“我们的关系是不是也得叫大家都知道了?”

    她当然是希望高森在上流社会的那些太太们的面前,把自己给推荐出去的。

    “不行。”高森摇着头说道。

    高氏集团总裁情迷小保姆,已登堂入室,这种话题很丢脸的好不好。

    更何况……高森嫌弃地看着楚湘云的打扮有些不高兴地说道,“这件衣裳很好看,只是太没有特点了,从前嘉嘉在的时候,这都不用我操心。”

    当初盛嘉在的时候,高家别墅里灯火通明,不管举办哪一种宴会,盛嘉都游刃有余,总是会叫人赞不绝口。可是楚湘云就不行了,她什么豪门的常识都不动,什么都不会,眼光似乎也不怎么样,顿时就叫高森因最近的烦恼变得焦躁担心有了突破口。

    “你还没学会怎么和上流社会的太太们打交道,还是算了吧?”高森勉强用温和地语气对楚湘云说道。

    “为什么?”

    “你什么都不会,去了给我丢脸怎么办?那也是你的脸,不是么?”高森见楚湘云用伤心的眼神看着自己,到底心软,继续给她解释说道,“更何况,你只是一个保姆,如果去了那里,也没有看得起你,何必给你我丢脸呢?”

    堂堂高氏总裁和家里的保姆勾搭上了,还叫她摆出女主人的样子招待各位来客,信不信这样的传言出去,大家立时就都得抛售高氏的股票啊?!

    更何况那天沈望舒也去,高森的心底还是很有野望的,喃喃地说道,“到时候瑶瑶也来。”

    他对盛嘉的怀念,对盛瑶的苦苦惦记,已经叫楚湘云心疼得喘不过气。

    她看着嫌弃着自己的高森,一时觉得茫然。

    她是上不得台盘的,那谁上得起?

    盛家小姐们么?还是……外头那个狐狸精?!

    楚湘云的心里生出无边的怨恨和伤痛,她没有想过爱情竟然这么伤,也没有想到,原来活人是真的争不过死人的。她从前也同样没有想过,高森疼爱自己,可是却不肯把自己介绍给大家认识。

    她觉得自己卑贱极了,更卑贱的是,自己除了高氏别墅,竟然无处可去。她心痛过去,才要央求高森,却看见高森的手机又响了,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高森接了电话,神神秘秘地走了。

    这段时间,他甚至没有和她多说一句话

    楚湘云的眼泪顿时就落下来了,可是她是百折不挠的性子,就算高森不同意,她却还是把自己整理得干干净净。

    也因此,当宴会那一天,沈望舒和雷玄一起进门躲在角落说话时候,看到楚湘云穿着一件袒胸露背的雪白礼服摇曳地走进门,忍不住笑了。

    觥筹交错,珠光宝气的宴会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楚湘云那雪白的长裙上。

    她是这样引人注目,是这样叫人的目光都不能转移。

    不引人注目不行啊,宴会早就开场了,不仅已经有人在跳舞,更多的都在高谈阔论,高森满面春风地走在宴会的人群里正是最得意的时候,身边围拢的都是想在和雷氏合作案里得到好处的那些商人。

    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个窈窕柔弱的美女姗姗来迟,走在了灯火通明的门口,谁不多看几眼呢?特别是这美女还很陌生,莫非还有什么来历不成?因此大家的目光都看向高森。

    高森手里举着红酒,眼角轻轻地跳动了一下。

    “你怎么来了?”他快步走到楚湘云的身边,拉着她的手臂皱眉说道。

    他这番动作,更显示了他和陌生美女的熟悉和亲近,看那窃窃私语的样子,还有那美女眼眶红了,大家的目光都带了几分了然,之后把目光都转移到了沈望舒的身上。

    毕竟高森曾经是盛家的女婿,这盛家大小姐才死了半年,高森就有了新欢,说得不好听点儿,这也太快了。

    上流社会都是很虚伪的,就算妻子死了有了新欢,也得多藏一段时间,怎么能这么迫不及待地拉到台前来?

    这不是打盛家的脸么。

    更何况这位美女模样极好,可是目光怯生生的,一看就都是小家子气,远远不及从前的高夫人盛嘉,高森能下得了这个嘴,这审美也是叫人唏嘘了。

    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柔柔弱弱只能依靠男人的女人的,盛嘉从前在上流社会的风评极好,不仅是个贤内助,其实在外面的一些夫人宴会上也大放异彩,为高氏拉拢了很多的合作伙伴。

    这才是一个合格的总裁夫人应该有的样子,而不是眼前那个此刻不知道怎么了,眼眶都红了的美女柔弱的样子。因此当沈望舒漫不经心地看着高森和那美女的互动,一点都不在意的时候,众人又想到了一件事。

    坊间传言,高森把独生子高希的抚养权,卖给了雷氏总裁。

    看在抚养权的份儿上,雷氏总裁才对高森支持了大量的资金,用于开发市中心的项目。

    这就很让人不耻了啊,这不是卖儿子么。

    不管怎么样,就算盛嘉死了,儿子还是高森的,怎么这么干脆……想到这里,众人看到那个泪眼朦胧,之后高森绷紧的脸跟着缓和,似乎是被哭得心软的美女,顿时都露出了然。

    这是还没上位,就把前头人家的儿子给赶走,看似是个柔弱美女,其实是个毒蝎心肠啊!

    虽然后妈难当,不过这天底下有把人家儿子都给卖掉的后妈没有?

    “高总这是……”就有人已经凑到沈望舒的身边,顶着雷氏总裁冰冷的脸小声儿问道,“盛小姐,您……”

    “人家要再婚,天作之合吧。”沈望舒不在意地笑着说道。

    “可是……”

    “小希是盛家的外甥,也是高氏的股东。”沈望舒干脆地说道。

    她不会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也不会对这些商人对高家的家事的揣测去可怜高希,更不会叫高希成为这些人眼中的小可怜,慢慢地说道,“高氏不管发生什么,小希都是高氏的股东,这些不必高总给,我们盛家就可以给他。”

    她口口声声高总,已经不再叫姐夫,顿时就叫人知道两家不和,然而想要再接再厉问一些八卦做日后的谈资,这些围拢过来的人就被雷总冰冷的目光给惊住了。

    雷氏财团颇有盛名,据说行事也很强势,这位雷总出了名的软硬不吃,因此当他护卫在沈望舒的身边,所有人的目光再次一闪。

    对了……之前,为什么高森是把儿子卖给了雷玄?

    就算卖,也该卖给盛家啊?

    可是看到雷玄守着沈望舒寸步不离的时候,又有消息灵通的知道沈望舒在雷氏做总裁助理,大家就都明白了。

    好么盛家那个老东西,前头的女儿精明干练拉拢了高氏集团的高森,这后头的小女儿竟然勾走了雷氏财团总裁的心,借此叫盛家抱上了粗大腿。

    怎么好事儿都是盛家的?

    当然,盛家也有不如意的事情,就是两个女儿都很能干,可是继承盛家的儿子却是一个金玉其外的草包,可是现在谁都知道,盛家老头儿连这块短板都给补足了。

    把亲儿子给赶出家门,之后就把外孙子给抱回了自己的家里,如今断了高森和高希的父子之情,如果看得不错,日后没准儿盛家就要落在高希的手里。至于盛瑶,到底是外嫁之女,如果真的嫁入雷氏,难道还要拿盛家当嫁妆便宜了外人?

    “高总,这位小姐是?”就在大家都觉得看明白了的时候,就有人笑着对高森问道。

    高森虽然脸上缓和,心情却并不好。

    他虽然很喜欢楚湘云,可是也知道楚湘云的身份叫自己很丢脸,更何况,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他不愿意叫盛瑶看到楚湘云。

    他早就知道自己和盛瑶已经没戏,可是看到她的时候,心里知道,对于自己来说,她是不同的。

    沈望舒明白这种心理,得到的总是不珍惜,得不着的才是最好的。

    说到底,就是吃饱了撑的。

    此时她漫不经心的一瞥,就叫高森的眼神微微一黯,想要说楚湘云是自己女朋友的话就说不出来,迟疑了片刻方才淡淡地说道,“朋友。”

    原来是还没上位的,看起来也不像是豪门小姐,顿时大家对楚湘云就不怎么在意了。

    楚湘云的脸顿时一片雪白。

    她今天出席宴会,不就是希望得到高森的承认,叫整个上流社会都知道自己的身份么?

    “阿森。”她的眼眶又红了,“我只是你的朋友么?”

    她哀哀的样子叫高森心里忍不住地怜惜,更何况想到楚湘云一心为了自己,他也觉得自己的确太过残忍。他用力地攥紧了自己的双手,还没有说话,就看到眼前衣裙雪白纯白无暇的女人已经挽住了自己的手臂。她的不安和恐惧,还有四周那些人看向楚湘云的轻视,都叫高森更加可怜她,沉默了片刻额,开口说道,”不仅是朋友。“

    楚湘云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却听见一旁,有人笑着继续说道,“还是高总的保姆。”

    “女朋友”三个字憋在高森的嘴里没吐出来,把他憋得够呛。

    他震惊地去看笑吟吟走过来的沈望舒,满眼的不难相信。

    然而四周那诡异的目光,更加令他芒刺在背。

    “保姆?”这就叫人很吃惊了啊。

    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都是体面人,外面的美女何其多,在外面风流快活就好了,怎么能回家还吃保姆呢?这也太饥不择食了!

    一般在外头玩耍得有经验心得的人,都用一种不能描述的语言看着连保姆都不放过的高森。

    那种从心里发出来的鄙夷和讥笑,都叫高森面上无光。

    他今天本来是开了庆功宴,可是却发现庆功宴已经变成了他私生活的八卦场,沈望舒点破了楚湘云的身份,还叫他怎么给楚湘云名分?他一开始满腔的得意和炫耀都凉了下来,看了看梨花带雨,已经伏在自己怀里的楚湘云,却干笑着把楚湘云给推了出来,慢慢地说道,“确实,小楚照顾我很好,为了感谢她,我才请她来了宴会。”

    他一脸和楚湘云没有关系的样子,顿时就叫楚湘云呆住了。

    他在所有人的面前,竟然否认了自己。

    难道是因为觉得她只配当个保姆么?

    还是外面的那个狐狸精那么厉害,已经叫高森的心不在她的身上了?

    楚湘云本来就是一个雪为肌肤,花做肚肠的柔弱女孩子,看到高森对自己无情,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就转身走了,再看到那些围拢过来的人都散去,只剩下一些无聊的贵妇在看着自己,那眼里的轻慢和鄙夷,叫她骨头发冷,只觉得自己身上的衣裳都被这些贵妇人给扒下来了。

    她没有想到自己明明想好的,可以跟在高森的身边,成为和他并肩的女人,会被人恭恭敬敬叫一声楚小姐。

    她可以成为高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会在宴会里得到众星捧月的待遇。

    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她却觉得自己更被人鄙夷了。

    可是她已经来了,却不能就这样走了,楚湘云心里害怕,拼命想要寻找爱人的影子,却看到他已经被很多人给淹没了。

    她只认识沈望舒,虽然畏惧她,可是这个时候还是叫她不得不咬着牙走到了沈望舒的身边,含着眼泪仰头问道,“盛小姐,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刻薄?”

    如果不是沈望舒一口叫破了她是身份,连高森都似乎是要给她一个名分的。如果真的被高森承认,那曾经在梦中才会有的被人奉承被人讨好,成为整个宴会最璀璨明珠的梦想,那都简单到了极点。可是就为了沈望舒的一句话,叫她梦想城空。

    “难道你不是保姆?”沈望舒和雷玄并肩站在一起,挑眉戏谑地问道。

    她脸上还带着笑意,眼里却有不同错辨的厌恶。

    “我是。可是我……”

    “决定你身份的,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高森。你没能耐叫男人承认你的身份,难道还是我的过错?”沈望舒犀利地问道。

    可不是盛家的过错么,高森现在还念念不忘盛家姐妹,死的活的都惦记。

    楚湘云气苦,可是却不想说出来叫眼前这个穿着桃红色晚礼服,白皙艳丽得如同四月桃花一般的女人得意。她只是含着眼泪,一张柔弱清丽的脸上露出难以压制的难过,忍了又忍方才继续说道,“阿森是对我好的,只是我不能给他带来什么,他怎么对我,我都不会在意的。”她仰头神情颤抖地说道,“我的心,是不变的。”

    “那你就期待高森的心也不变好了。”沈望舒笑了笑,温煦地说道。

    她在宴会中也是焦点人物,不仅是因为盛家家大势大,更重要的是,她是雷玄的女伴。

    雷氏财团总裁对她的呵护,眼睛不瞎的都看得出来,顿时就知道,盛家二小姐是个能巴结的人。

    巴结上了盛家二小姐,岂不是就登上了雷氏的大船?

    在场的都是人尖子,别说高森没有承认楚湘云的身份,就是承认了,哪怕现在就和楚湘云领了结婚证,可是只要沈望舒不喜欢楚湘云,也没有人会对楚湘云报以善意。

    毕竟高氏虽然很强横,可是和雷氏这个庞然大物比起来,并不算什么。为了讨好雷氏总裁夫人,去欺压楚湘云,真是再划算不过了。此时看到楚湘云不招沈望舒待见,一时就有一个贵妇笑着说道,“这人呐,就得有自知之明,外面的花花草草谁没见过呢?只是找上门,就贻笑大方了。”

    “想上位,也得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啊。”

    “只不过是在外放松放松,偏偏有人当了真。”一时就有人讥笑起了楚湘云的自作多情。

    雷玄揽着沈望舒的肩膀,微微颔首,表示同意。

    他高高在上,是所有人都讨好的对象,却可以为了沈望舒,对一个柔弱的女人落井下石。

    叫人看见,都得腹诽一声格局太小。

    不过这话说出来就叫人笑话了。

    雷氏总裁把雷氏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心胸怎么可能会小,如今对一个女人不依不饶,只可能是为了自己的爱人。

    为了盛家二小姐,他甚至都不在意自己会不会被人非议。

    这种感情,令人都复杂到了极点。

    都说豪门联姻很少有情投意合的,不过是为了彼此的公司,或是门当户对,可是看到雷玄这样在意盛家二小姐,除了羡慕之外,更多的,还有隐秘的嫉妒。

    楚湘云势单力薄地站在豪门圈子里,张皇无助,更加惶恐。

    她终于知道,自己做了蠢事。

    原来这些豪门中人刻薄起来,比寻常人还要叫人羞愤欲死。

    沈望舒却知道,楚湘云这算是完了。

    有了今天她的身份被叫破,再加上这些豪门贵妇的鄙夷嘲笑,只要高森还要自己的脸,就不可能和楚湘云结婚,毕竟,她的出身是硬伤,以后都会被人嘲笑。

    上一世高森千方百计地谋夺盛家,也是为了楚湘云的出身。他也知道自己堂堂高氏集团迎娶保姆是有些丢脸的,他作为一个男人可以肆意,可是他作为高氏的总裁,娶了自家保姆这就太难听了,回头高氏的股价就得飞流直下三千尺。

    他小心翼翼地把楚湘云隐藏着,不叫人知道她的存在,之后雷厉风行地得到了盛家,把盛家的公司过度给了楚湘云。

    更何况还有盛伦,在更早之前将楚湘云挂名在盛家的公司,两个男人花了无数的心思,把楚湘云包装成了一个身份坎坷,却事业有成的有故事的女人。

    楚湘云名义上执掌了盛家的公司,身份才和高氏集团匹配,也叫她更加光芒万丈,被豪门中的贵妇尊敬簇拥。

    那一切的光彩,都是为了高森能和楚湘云名正言顺地在一起。

    没有人知道她从前曾经是什么身份,因为当她嫁给高森的时候,就是那么美好的一个人。

    可是如今……也该扒下她那披着盛家血泪的人皮了。

    沈望舒看着楚湘云笑了笑,紧紧地握住了雷玄的手,却在这个时候听到高森快步上了宴会的中心的一个舞台,风度翩翩地感谢大家的造反,炫耀了一番自己在合作案上取得的成绩,之后笑着说道,“同样感谢雷总的莅临,也希望日后,高氏和雷氏的合作能够更加紧密。”

    他心里本来有些惊讶,毕竟雷玄的身份参加自己的庆功宴,是低就了的,他本以为心高气傲的雷玄根本不会来。

    没想到他不仅来了,还带着对自己很有意见的沈望舒。

    这莫非是为了缓和关系?

    高森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请雷总上台讲几句。

    热情的掌声里,雷玄面无表情地走上来,对众人微微颔首,之后,淡淡地说道,“雷氏与高氏的合作,一定会更加紧密。”

    高森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雷氏已经收购高氏的股票,日后共事,希望高总配合。”雷玄继续说道。

    高总脸上的笑容,顿时变成了惊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