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97章 灰姑娘(十四)

第97章 灰姑娘(十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森从来没有想过,这世上有一招儿,叫釜底抽薪。

    雷玄收购高氏的股份,显然是冲着他来的。

    一旦雷玄手中的股份超过自己,那就算高氏集团还在,可也不是高森的了。

    就算不超过,可如果雷玄执意召开股东会想要罢免他这个高氏的掌控者,或是就算他勉强抵御了雷玄的针对,只要雷玄手里还有高氏股份,能在高氏说上话,日后不管是什么决策,他都会被掣肘,岂不是要恶心死?

    高森不知道雷玄手里有了高氏多少的股份,可是敢在众人面前说出来,只怕已经有了底气,股份不少了。不仅是雷玄,盛家还有自己的不少股份,这些加在一起,已经能给高森很大的压力了。

    一个不好,他就得翻船。

    什么合作案成功的喜悦,全都化为乌有。

    一个不好,他就是给人当牛做马,之后就被过河拆桥。

    雷玄的脸依旧冰冷冷漠,高森的脸却已经苍白如纸。

    雷玄这么干,简直是要他的命!

    更何况,听到雷玄冷淡宣布的话,宴会上这些嘉宾们的脸色都不对了,不仅默默地离高森远了一些,甚至隐隐地围住了沈望舒,更加客气起来。

    不得了,了不得了,高氏集团这是要变天啊!

    没想到过来赴个宴,能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

    “雷总真是有魄力,莫非是看好高氏的发展?”高森英俊的脸铁青一片,他恨不得给雷玄一刀,可是在这个时候却只能勉强压住了心里的恐惧与愤怒,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缓缓地说道,“有了雷氏的加盟,我相信高氏未来的发展,会更进一步。”

    他非常和气地颔首说道,“我很感谢雷总对高氏的另眼相看,日后高氏和我,都不会叫雷总失望。”他看到雷玄走到沈望舒的面前,揽着美丽的女人看向自己,一时有些茫然。

    这是什么意思?

    雷总揽着爱人肩膀越发紧了紧,再次看了看高森。

    高森茫然了很久,却已经看到有人影一闪,有人到了沈望舒的面前恭喜她。

    顺便恭维盛家二小姐目光如炬,寻了一个男朋友,一看就是精英分子,这不……连高氏都收购了。

    沈望舒干笑着对众人道谢,听着满耳朵都是自己眼光好,日后肯定特别幸福的赞美,还有更多夸赞自己美德的话,眼角微微抽搐。

    已经有人在盛赞她和雷玄是天作之合了。

    雷玄对每一个赞美了沈望舒,祝福自己以后幸福的人,都微微颔首。

    显然雷总很喜欢听。

    恭维声更多了。

    高森这才知道雷玄在对自己表达什么,本来心里因高氏被收购了股份就万分痛恨,如今看到他炫耀的样子,又觉得心里有隐秘的刺痛。

    他想到如果一开始,如果没有遇到雷玄,那沈望舒会不会对他有好感?会不会为了高希嫁给他?他想到这里,就想到沈望舒当时对自己忽略儿子的痛恨,又忍不住冷着脸去看一旁脸色惨白的楚湘云。如果没有楚湘云,如果不是她疏忽高希,那沈望舒对他还会不会不假辞色?

    如果没有楚湘云在中间搅局,那她已经会同情自己,同情高希,为了自己和高希嫁入高氏。

    如果她嫁进门,还带着盛嘉留给她的高氏股份做嫁妆,那高氏如今也不会落得如此风雨飘摇的境地。

    他到了现在才明白,自己究竟错过了什么。

    一时之间,高森的心底充满了怨恨,对柔弱担心看着自己的楚湘云,心里的怜惜却越来越少。

    他虽然看起来还不以为意,可是在场的谁不是人尖子,当然知道雷氏得到高氏的股份代表着什么。

    好好的庆功宴顿时就变成了一个笑话,已经有人在嘲笑高森白辛苦了一场,好处都便宜了更加老奸巨猾的雷玄。沈望舒当然也听说过这些风言风语,从高家别墅和雷玄一起出来,一起回家的时候满意地说道,“来这个宴会,想看的就是这个!”不然她为什么要参加高森的宴会?

    她早就和高氏撕破了脸,儿子都抢了,庆功宴什么的,对她来说只会叫自己感到不爽。

    “很开心?”雷玄伸开自己宽阔的手臂,把沈望舒压在自己的怀里。

    沈望舒当然很开心,顿了顿,迟疑地问道,“我们的股份是不是还差他一些?”

    雷玄点了点头,却慢吞吞地说道,“收拾他绝对足够了。”他一脸很有心计的样子,沈望舒却觉得自己最喜欢这个样子,趴在他的肩膀摸着这个男人英俊的脸问道,“你准备怎么做?”她顿了顿突然问道,“你是故意叫他知道,雷氏在收购股份?”

    一直以来雷玄收购高氏都是在暗地里,很担心引起高森的警觉,真真儿的是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可是这一次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叫人知道,确实蹊跷。

    “他非常喜欢独掌高氏的感觉,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和他争夺高氏。”雷玄慢慢地说道,“权力欲很重的人。”

    沈望舒虽然一肚子阴谋诡计,可是商业上却没什么天赋,一脸茫然。

    雷玄却停了下来,垂头默默地看着沈望舒。

    他突然撅了撅自己的嘴巴。

    他一向冷酷无情,却做出这么一个动作,沈望舒的眼睛顿时就睁大了。

    “跟谁学的啊?!”线条冷硬的男人完全不合适做堵嘴求亲亲的动作好么?

    雷玄面无表情,远在盛家别墅里正伙同小伙伴儿高希一起坐在亲爸身上骑马的胖骑士猛地打了一个打喷嚏。

    “真可爱!”沈望舒违心地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唇,却感到自己被男人翻身压在了轿车的真皮椅子里,柔软的椅子承载着两个人的重量,沈望舒只觉得这个吻凶狠得厉害,自己被咬得舌尖儿都疼,仿佛要被身上呼吸急促的男人吞吃入腹一样。

    她今天本来就穿得单薄,更够察觉他身上传来的热力与鲜明的变化,却感到自己被放开了,喘息得厉害,头上已经密密麻麻全是忍耐薄汗的男人把她重新扣在自己的怀里,声音带了热气。

    不再是冷漠得完全没有情绪。

    “可以打收购战。”雷玄声音嘶哑地说道。

    沈望舒本就对商业战争没有什么了解,此时头脑一片混沌,更迟钝了。

    她一脸茫然的样子也很可爱,雷玄觉得心里更热了,忍不住想起肌肤相亲的时候,她在自己身下露出的茫然的眼神。

    他把西装外套脱下来丢在一旁,冷冷地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

    虽然他和沈望舒的后排有隔断,前面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可是雷总却依旧觉得司机有点儿碍眼。

    他本来想给沈望舒解释一下自己想要做什么,可是在沈望舒软软地依偎在自己的怀里,柔若无骨,雪白的肌肤上红潮和桃红色的薄薄晚礼服一样叫人心旷神怡。这个时候谁还管什么高氏集团。

    雷玄只是含糊地说着“以后你就知道了”,忍耐到了盛家别墅之外,开进了后面的车库,雷总一脸严肃地叫司机离开,四处看了看,见无人,满意地钻进了车里。他重新把沈望舒压在后排座上,蹭了蹭沈望舒雪白的颈子。

    “等等,你不是吧?”沈望舒觉得有点儿不妙了。

    几辈子的阿玄加起来,都比雷玄的感情多,可是捆在一起,也没有他的花样儿多啊!

    当然……狐狸小玄还是可以竞争一下的。

    可这不是重点,沈望舒只想知道,这家伙是怎么突然就仿佛打通了奇经八脉的。

    雷玄蹭了蹭她,带着更加热烈的温度压了过来。

    沈望舒只恨自己不能晕过去,知道彼此都精疲力尽,方才被餍足的男人从车里抱出来。她身上只盖着他的黑色西装外套,纤瘦的身体蜷缩在衬衫胡乱扣起的雷玄的怀里,西装外套很大,几乎把她身体都笼罩在其中,只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

    雷玄一边抱着沈望舒走后门进了盛家别墅,目光却忍不住落在沈望舒那双微微晃动的小腿上。他觉得自己又热了,一只大手轻轻地握住了那纤细的脚踝。

    沈望舒无力骂他,随他在自己的脚踝上摩挲。

    直到雷玄把她抱回房间,沈望舒摸了摸他的脸笑着说道,“去给我拿一杯牛奶。”

    她不大喝牛奶的,不过方才做了激烈的运动,雷玄正想着那狭小的空间里的激烈,想得目光闪烁,想得决定今天晚上不睡觉了,听见这个很利落地点了点头,准备再给爱人拿点吃的补充体力,还继续运动。

    他才走出房门,就听见一声门响,扭头,却看见爱人的房门被无情地关上了,里面还传来了落锁的声音。雷总默默地面对此门面壁了一段时间,挠了挠房门。

    里面没有声音,显然开门是别想了。

    他挠了一会儿房门,刺耳的声音顿时就叫人感到生气了。

    斜对面的一扇门开了,探出一颗不高兴的头来抗议道,“孩子们要睡觉!”俊美的雷泽此时早就没了风情万种,一脸任劳任怨甘当奶爸的样子。

    不过看到雷玄身上的那歪歪斜斜的衬衫,还有他明显的变化,雷泽的脸上又露出坏笑。

    雷玄眯着眼睛看着这个花花公子的大哥。

    这公子此时脖子上正骑着一只小棕熊,怀里还抱着一只雪白的小兔子,俩小孩儿头探头探脑地看着他。

    小棕熊骑着亲爸的脖子,觉得自己已经是真正的骑士,还对雷玄招手,傻笑叫道。“小叔!看,龙骑士!”他含情脉脉地从脸色扭曲的老爸头顶对怯生生咬着自己指尖儿的高希说道,“我已经转职啦!以后可以保护公主哦。”他还兴致勃勃地问道,“公主要不要和我共骑。”

    “好高的,小希害怕。”高希弱弱地说道。

    “怕什么,真正的龙骑士,就该不惧万里高空!”胖骑士顶着一双熊耳朵牛气地对雷玄叫道,“小叔回头给我打造龙枪啊!”

    雷泽俊美的脸上,一脸菜色。

    不过他默默地忍住了,继续扛着自己熊儿子走了两步,示意自己这坐骑真是特别给力。

    雷玄看着这仨,冷冷地沉默着。

    他想了想,敲响了沈望舒的房门。

    门里没动静,雷总脸色冰冷地轻声道,“舒舒,出来看龙骑士!”

    “我说……”花花公子的脸已经成了调色盘了,他看见弟弟不说帮自己一把,还叫别人过来围观,一脸共襄盛举的样子,顿时感到深深的伤害。他可是雷玄的亲哥,当然知道这混账弟弟心里想的是什么。

    看这个样子就知道只怕在外头这弟弟一个没忍住把自家女朋友吃得骨头都不剩,现在被人踢出来睡客房,可是如今为了自己继续睡盛家小姐的那柔软的床,竟然出卖哥哥。

    盛家二小姐看他现在这个样子,还不笑死啊?!

    门里沉默了片刻,有人问道,“什么龙骑士?”

    “保护小姨公主的龙骑士!”胖骑士顿时兴奋了。

    片刻,门开,沈望舒穿着一件严严实实的睡衣走了出来。

    她看了脸上苦逼的雷泽一眼,嘴角就抽搐了。

    “等我拿到龙枪,带着小姨一起飞!”胖骑士两眼放光地叫道。

    他扭着自己的小屁股,一点儿都没看见自家小叔黑了。

    “不许骑别人!”雷玄警惕地抱住沈望舒柔软的身体,顺便冰冷地看着双腿发软的花花公子大哥,冷酷地说道,“零花钱减半。”

    “等等!”雷泽好无辜的,借他八个胆子也不敢去被盛家二小姐骑好么,他无辜地被亲儿子陷害,正觉得自己冤枉得六月飞雪,却看见弟弟已经冷酷着脸带着巨大的怒气,抱着沈望舒一起回了她的房间,想了想,顿时暗骂了一声奸诈。

    这弟弟打着吃醋的旗号,叫盛家二小姐忘记他之前干的坏事儿,真是狡猾啊。可是他却不敢和弟弟一样去挠盛家小姐的房门,垂头丧气地带着骑士儿子和柔弱的公主殿下回了儿童房。

    今天晚上还没有讲故事呢。

    他本想次日清早抱着弟弟的大腿哭诉,争取把零花钱要回来,却只等来了一个脸色阴沉的弟弟。

    沈望舒的房间里有一个小沙发,雷总昨晚在沙发里睡的。

    他撞到枪口,另一半零花钱也被扣掉,顿时成了穷光蛋。

    没心没肝的熊儿子早就跑着去打滚儿了,雷泽伤心地坐在沙发里,却感到自己的腿被推了推。

    他低头,就看到一向内向柔弱的高希,正对他抿嘴露出羞涩的笑容,两只小手紧紧地扭着一张鲜红的纸币递给他。

    “给我的?”虽然他带了高希几个月,可是这个怯生生的小孩儿并不和他多说话,雷泽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小孩儿毫不犹豫地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清秀的小脸儿羞涩地红了。

    雷泽的目光温柔了起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你是个好孩子。”如果说从前是为了赎罪而带着两个孩子,不大出去和女人厮混,可是这一刻,感到小孩儿那纯粹的心意,雷泽却感到心里有比和女人风花雪月更幸福的感觉。

    他从这一刻,才真正地发现,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雷泽欣慰地收下了钞票的时候,却不知道,小可爱他亲爹也在为钞票奔波。

    宴会结束,高森脸上镇定的表情就彻底不见了,他顾不得叫人来收拾别墅里的杂乱,一把推开了含着眼泪扑上来的楚湘云,脚步匆匆地去了书房打电话,连拨打了几个电话,他的心就凉透了,只觉得头上一盆雪水哗啦一下就泼在了头上,几乎不能呼吸。

    他双手颤抖地想到那几个电话里歉意的话,努力深深低了一口气,还是没有忍住,把书桌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在地。

    简直混账!

    这群王八蛋,就因为雷玄给了非常好的价钱,就真的把高氏股份给悄无声息地给卖了。

    为什么不来告诉他?!

    高森英俊的脸狰狞一片,几乎不能忍耐心里的怒意。

    高氏集团有如今的规模,是他千辛万苦打造的,可是雷玄虎视眈眈,他一个不小心,只怕高氏以后就不归他了。如果真的集团落在雷玄的手里,雷玄再恶心点儿,给高氏集团改个名字,日后这公司和他还有什么关系?

    高氏是长辈流传下来的,有高氏几代人的心血,如果毁在他的手上,他就是死了也不能闭眼。高森用力地扯开了领结,一双手紧紧地握紧,他就是想不明白,雷玄为什么阴魂不散。

    他并不需要浪费资金以超过市价的价格收购高氏的股份,对于本性逐利的商人来说,这其实是赔本买卖。可是雷玄偏偏就这么做了,这哪儿像一个大财团总裁能做出来的事情?高森只恨得牙根儿痒痒。

    他并不是一个蠢货,当然想到雷玄之前叫他去张罗市中心那个合作案是想做什么。

    用无数的工作叫他不能分心她顾,之后暗地里给了他一刀,雷玄甚至完全不吃亏,因为若高氏易主,那些谈下来的地皮依旧还在雷玄的手里,他大可以甩开高森自己一个人做。

    可是高森怎么可能甘心,他努力压制着心里的怒气,慢慢地想着自己的办法,盘算着自己拥有的高氏的股份,越想越吃惊,之后冷汗顿时就下来了。盖因他想到,雷玄手中的股份,加上盛家盛瑶和高希手中的股份,已经可以和他不相上下了。

    如果雷玄在这个时候再说动哪个大股东把股份卖给他,或是不需要买下来,只需要大股东的支持,他就得滚蛋了。

    怎会如此。

    高森一脸疲惫地搓了一把脸。

    他有些后悔,把盛家和自己儿子给得罪狠了。

    不然,只看在一家人的份儿上,盛瑶和高希的股份都交给他管,他就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担心。

    想到了这里,高森英俊的脸就露出一抹痛楚,他顿了顿,不由想到心机深沉的雷玄。这混账对沈望舒的追求,也叫高森直觉地感到他的不怀好意。他一个人在书房关了一个晚上,终于想到该如何重整河山,一脸疲惫地走出书房,就看到楚湘云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门口打瞌睡。

    听见响动,她抬起头,顿时惊喜地起身叫道,“阿森,你还好么?”她一脸担心地走过来摸他的额头,伤心地说道,“你昨天看起来很不好,我真的担心你。”

    可是除了担心,楚湘云真是完全不顶用。

    她什么忙都帮不上,还只知道哭。

    高森看着依旧穿着昨天的白裙子,美丽得楚楚动人,又有些憔悴可怜的楚湘云,突然皱了皱眉,不耐烦地打开她的手。

    如果是盛嘉,这个时候只会问,“我能为你做什么?”

    风雨飘摇的时候,他需要的是这样可以帮助自己,与自己携手走过风雨的女人,而不是一个只知道对自己哭泣无助,需要自己分心照顾的女人。更何况楚湘云没有什么见识,她甚至都不明白,雷玄买下高氏那么多的股份,究竟意味着什么。她的见识远远不能和他故去的妻子相提并论,如果说身体的抚慰,高森现在真没心情。

    他自认不是一个只知道睡女人的败家子。

    “要不要我给你做点饭?”楚湘云被高森的冷淡惊到,怯生生地问道。

    高森一把推开她,也不回答,就要出门。

    “阿森,我还有件事。”楚湘云急忙拉住他,在高森不耐烦转头的目光里,她突然羞红了脸,一双手捧住自己的小腹露出几分憧憬地说道,“我……”

    “有什么等我回来。”高森哪儿有时间和她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看她支支吾吾,更加不耐,抬脚就走了。

    他走得很快,雷厉风行充满了气势,都看不到楚湘云在他的身后露出了伤心的样子。他当然从现在开始就忙于收购一些零散的小股东的股份来和雷玄抗衡,更在拉拢一些大股东希望他们站在自己的一面,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着长辈们之间的旧交情,许下了很多未来的承诺,却只是杯水车薪。

    商人毕竟看重的都是利益,在承诺上,雷玄能给的高森给不了,可高森能给的,雷玄一定能给。

    他有大把的金钱和资源,可以碾压高森。

    高森一早上奔波了好几家,却只得到了很暧昧的回答,身心俱疲,却又得到了一个叫他目眦欲裂的消息。

    雷氏突然暂停和高氏的市中心合作案。

    这一举动,顿时就叫高森心里一沉。

    市中心的合作案牵扯得太多了,早期投入就已经是巨额资金,如果只是高氏独自承担,虽然也可以承接,却会非常勉强。可是如果现在暂停,那之前他所有的努力都算是喂了狗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雷玄摆出一副要把他置于死地的架势,毕竟他和雷玄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怨,如果说有,也只有在盛家二小姐的问题上了。可是他没来得及追求沈望舒,也说不上是情敌结怨不是么?

    高氏虽然是一块肥肉,不过吃起来一不小心就得扎嘴,雷玄是个聪明人,如果想要兼并公司,有的是软柿子啊。

    比如盛家,盛父老迈无力,后继无人,不是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么?

    为什么……

    高森想不明白,可是他已经被逼到了绝境,顾不得什么礼貌了,气势汹汹地就冲到了雷玄的总裁办公室。他推开阻拦自己的董秘书闯进了办公室,却看见今天雷玄这间总是很冷清压抑的办公室里,传来了孩子们嘻嘻哈哈的笑声,还有满屋子的阳光灿烂。

    想要逼死他的雷玄正坐在书桌后头,把巧笑盈盈的美丽女子抱在膝上和她低声说话,一旁的沙发里,俊美的雷泽一身雪白的西装,看起来逼人的漂亮。

    他正笑眯眯地抱着一个同样穿着白色小西装的小孩儿给讲故事,神情非常宠溺。

    一只小棕熊在厚厚的地摊上打滚儿,从东滚到西,从西滚到东,自得其乐。

    那个听故事的小孩儿不知道听到了什么,发出咯咯的笑声,他的小脸儿雪白,一双漂亮快乐的眼睛,在漆黑柔软的头发下发亮。

    高森脸上的怒气突然僵硬了。

    他看到的那个一脸快乐地抱着雷泽的孩子,竟然是高希。

    他和雷泽那么亲近,穿的还差不多,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父子俩。

    “小希?”突然想到高希手里有自己分出去的股份,高森虽然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突然心里剧痛,还有一种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的痛苦,可是却顾不得这些了,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俯身看着自己的儿子。

    他似乎过得很好,消瘦的小脸儿变得有些肉了,看来盛家把他照顾得真的很好,至少饭是一定吃饱了的。他在他面前那如同受惊小兽的表情也不见了,只有属于孩子的安逸与幸福。

    高森的心细细密密地疼痛。

    “不要!”高希看到他,突然露出惊恐的表情,扭着小身子推开了雷泽,吧嗒吧嗒跑到雷玄的身边,撅着小屁股往雷玄的怀里爬。

    他的动作,令雷泽忍不住苦笑。

    只有在最惊恐的时候,一个人才会真正地暴露出在他的心底,谁才是他可以信任,亲近的人。

    他这样讨好高希和雷天,两个小孩儿似乎也很喜欢他,和他玩儿得很好,可是一旦发生变故,就可以看出亲疏远及。

    他们心底,真正对他们好,可以庇护他们的,只有雷玄。

    “不要回去。”雷玄哼了一声,正把小孩儿托着小身子抱上来也沈望舒一起坐在他的腿上,就感到小孩儿扑进他的怀里恨不能把小身子都藏住,抽泣着叫道,“不要把小希送人,不回去!”他顿了顿,小声儿叫道,“爸,爸爸。”

    他伸出小小的手,把自己依偎进男人可靠的怀抱里,还伸出一只小手,捏着沈望舒的衣角,仿佛这个样子,就可以把眼前的两个大人都得到了,不会被外面那个爸爸把他抢走。

    雷玄完全没有被这声“爸爸”感动,依旧冷漠疏离,一只大手压在高希的小脑袋上,哼了一声。

    叫妈妈也没用!

    雷氏总裁冷酷地想着。

    “我记得你已经把儿子卖了。”他抬眼看着对面失魂落魄的高森,冷冷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儿子。”高希后面的叫声高森并没有听到,不过看到儿子亲近另一个男人,看见亲爸却跟见了鬼似的,这已经叫人心里很生气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步走到了雷玄的面前,俯瞰这个一脸漠然无情的男人。就是这么一个似乎永远都不知道喜怒哀乐是什么的男人,却得到了他全部的东西,女人,儿子,都被他给抢走了。如今还来和他抢高氏集团!

    “我只想问问雷总,你究竟想做什么?!”他表情激烈地问道。

    “花钱卖你滚蛋。”雷玄眉头都不眨,直率地说道。

    “为什么?”高森匪夷所思地问道。

    雷玄冷哼了一声。

    当然是因为沈望舒非常厌恶高森,可是他却并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

    “雷总,高氏是我的家产,一直以来都在高家人的手中发扬光大,这是我们高家的心血,你不能这样……”

    高森目光凶狠地看了雷玄很久,突然缓和了自己的表情,示弱地说道,“高氏无法和雷氏抗衡,雷氏旗下的子公司不知道多少,为什么一定要和高氏斤斤计较?如果从前我有得罪雷总的地方,我愿意和您赔罪,化干戈为玉帛,不好么?”

    他从小就是天之骄子,从未对人说过这样示弱的话,觉得屈辱极了。

    “高氏会一直留在高家人的手里。”雷玄冷淡地说道。

    高森以为他是在许诺不会再对高氏动手,顿时吐出一口气。

    只是这口气吐得有点儿早,就听雷玄继续慢吞吞地说道,“我会把高氏交给小希。”

    高森顿时被噎住了,一双有神深沉的黑色眼睛,顿时露出了惊诧。

    他看了看雷玄,又看了看从雷玄怀里偷偷儿探出小脑袋警惕偷看自己的高希。

    他突然有些好笑,要成为他对手,想要夺走他一切的,竟然是他的儿子!

    “小希?他才多大?!”

    “我会帮助他。你怕么?”雷玄后一句,就是冲着高希说了。

    高希抖了抖自己的小身子,他看了看对他露出鼓励微笑的小姨,再看看对他面无表情的雷玄,用力摇头,小声儿说道,“小希不怕。”

    他才说完,小棕熊滚到他的腿边抱住他细细的小腿仰头,拍着胸脯儿叫道,“别怕!骑士保护你!不就是一个公司么。”两小孩儿顿时傻笑,显然没有明白,得到一个高氏究竟代表着什么。高希还蹭了蹭雷玄的脸,小声儿说道,“有爸爸在,小希就不怕。”

    这回高总听到了。

    可是他宁愿没听着。

    这才多久,儿子不认他了?!

    他失去了自己的儿子?!

    “高总别担心,阿玄对高氏没有什么企图,只想叫小希拿到他该有的东西。左右以后高氏也是小希的,我们只是提前给小希拿过来而已。”

    沈望舒看见雷玄的眼角在微微跳动,一个不好就得把自家外甥吊起来打,只好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捧着雷总的大脸吧嗒亲了一口,果然见男人愉悦了起来,也不计较称呼了。她侧头讥讽地看着双目赤红,似乎不知道该恨哪一个的高森,轻声说道,“这本就是小希应得的。”

    “他怎么能叫别人爸爸?!”高森愤怒地怒吼。

    “因为他爸爸不配做个父亲!”沈望舒同样高声道。

    不管是前世冷漠对待高希的死去,还是这一世简单地为了合作案就卖掉高希的抚养权,他都不配再做高希的父亲。

    “瑶瑶!”

    “滚!”沈望舒冷笑,哪里还有伪装的温柔,冷冷地说道,“高先生,准备好和你家小保姆从高氏滚出去!”

    她眼看完全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高森迎着她厌恶的眼神,只觉得痛彻心扉,更叫他绝望的是,高希和盛瑶的股份是完全别想了,他只能另外想些办法。

    他干脆地离开,回头就回了家里翻箱倒柜地拿出了许多的不动产的契约,又查询了自己的流动资金,却有些不安地发现,这些资金加在一起,只能购买到一部分小股东手上的股份。可是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什么了,卷起这些东西就要离开。

    “阿森!”楚湘云正等着他,看到他回来顿时露出笑容,扑到他面前,唯恐他不听自己的话,喜悦而快速叫道,“我怀孕了!”

    她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她有了高家的血脉,就算为了这个孩子,高森也一定得娶她,不是么?

    豪门攻略还是很有办法的。

    高希走了,那这个孩子就是高氏的继承人……

    高森的身体果然僵硬了,他猛地停住焦急的脚步,垂头冷冷地看着对自己露出笑容的楚湘云,片刻,他的眼神冷漠下来,“谁的?”

    “什么?!”楚湘云的笑容顿时就凉透了。

    “我戴套的。”高森的表情更加冷酷了。

    楚湘云顿时就说不出话来。

    她能说为了得到高森的孩子,所以她扎破了套子么?这太像狡辩,傻子都不信啊!

    她正扭着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听见高森的手机响起,他接通之后,脸上突然露出喜色,声音柔和地说道,“你等等我,我马上就来……”他鄙夷地看了她一眼,毫不怜香惜玉地推开她,扬长而去。

    楚湘云失魂落魄地摸着自己的小腹,想到高森接到电话温和的样子,用力攥紧了自己的双手。

    狐狸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