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107章 星际荣光(九)

第107章 星际荣光(九)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卡尔斯静静地看着沈望舒。

    不过他现在露出了被沈望舒夸奖的满足。

    沈望舒看着这样认真,死都拉着自己一起死的家伙,什么心情都没有了,然而心里却软和得如同一汪春水,还是继续亲了下去,含糊地笑着问道,“死都在一起么?如果……我死了,你也会追着我去死么?”

    她说着这话的时候,感到有些心酸,因为每一世,都是他陪着自己一起死去。他明明还可以有漫长的生命度过余生,却愿意把生命终结在自己死去的那一刻。

    沈望舒眼睛酸涩起来,低声说道,“我也愿意陪着你。”

    方才的炙热,变成了默默的温情。

    卡尔斯抱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少女,突然觉得心里有什么在慢慢地化开。

    他觉得自己听不懂,却又觉得自己什么都听懂了。

    他点了点头,把沈望舒压在自己的怀里,轻声说道,“你不会死,我保护你。”可是他的爱非常自私,因为他不能忍受,哪怕是想一想都会觉得心里生出杀意的那种想法。

    他想到如果自己死了,自己的舒舒一个人孤单地留在这个世界上,就觉得很痛苦。他肯定她不会再喜欢上另一个人,也不会接受别人的爱,那么她没有了他,会过怎样孤独的日子?如果一定要这样,他宁愿带着她一起死去。

    至少到死,他都是属于她的。

    “那你要好好儿地保护我啊。”沈望舒柔声说道。

    在联邦的军部,有很多的夫妻,他们一起生儿育女,一起上战场,然后一起死去。

    就比如爱丽丝的父亲和母亲,他们一辈子都在一艘战舰上,并随着战舰,一起消逝在茫茫的星海。

    联邦军人的爱情,就是这样直接。

    到死都在一起。

    沈望舒的声音有些哽咽,她想说有些调节气氛的话,想要努力笑一笑,却不能成功。她抱着自己的爱人,低声说道,“我也会好好儿保护你的。”她顿了顿,轻声说道,“毕业以后,我给你当副官好不好?”

    这一次,她就站在他的身边,一直看着他,守着他,不管他到哪里,自己都跟随。她听到这青年压低了声音嗯了一声,就笑了笑,抹去眼角的泪珠儿低声说道,“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不管经历过多少的世界,她都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

    卡尔斯的眼里变得有些迷茫。

    当少女的话在他耳边回响,他似乎感到自己的灵魂都在悸动。

    眼前闪过了无数的画面,分分合合,聚散东西,生死离别,浮光掠影地在他的眼前闪过,可是最后,都化作他现在的满满的一颗心。

    他觉得这些画面很奇异,可是却并不想拒绝,只是看着那些画面中的男人们,就觉得自己似乎和他们有了共鸣。这种仿佛是灵魂融合的感觉,叫卡尔斯剧烈地颤动了一下,当沈望舒疑惑地看住他的时候,卡尔斯又似乎忘记了那些画面。

    他总是觉得,自己似乎忘记过更重要的事情。重要的人是舒舒,可是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他皱眉撑住自己的心口,只觉得那里跳动得厉害。

    他觉得那一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被他忘记,一旦想起,或许会叫所有的一切都为之颠覆。

    他隐隐抗拒这种莫名的感觉。

    “怎么了?”沈望舒急忙问道。

    卡尔斯抬眼,看着金发小姑娘蓝色的眼睛里都是对自己的担忧。

    “没什么。”他轻声说道。

    他似乎……不想想起来。

    不能忘,一定不能忘的事情,可是他却绝不肯想起来。

    “舒舒。”他把自己的头埋进沈望舒的怀里,低声说道,“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沈望舒摸了摸他的脸,笑着点了点头。

    虽然她依旧是跨坐在他的腿上,可是这一刻谁都没有想过更进一步。

    卡尔斯脸上的迷茫与异样,不知为什么,叫沈望舒都变得有些心惊胆战。她看着卡尔斯仿佛是挣扎着什么的样子,把手贴在他的脸上低声说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阿玄,我们都得在一起。”她感到自己或许会失去他,可是这种感觉太可笑了,叫她心里的不安一晃而过,之后,她摸了摸男人的头发。

    有些粗硬,有些扎手,不过手感不错。

    怪不得艾菲那么喜欢摸她的头。

    沈望舒不喜欢这沉重的气氛,垂头亲了亲卡尔斯的头发,笑嘻嘻地问道,“不想再做多余的事情了么?”

    她悠闲地坐在他的腿上踢着两侧的小腿,晃晃悠悠,天真可爱。

    卡尔斯沉沉地收回自己的目光,抿了抿嘴角,低声说道,“你太小了。”

    “我已经快成年了。”沈望舒感觉两个人忘记了方才的气氛,用力张大眼睛说道。

    卡尔斯垂目看了看自己依旧有些坚硬的部分,看着一脸天真懵懂的小姑娘,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轻声说道,“还是太小了,你会受伤的。”

    这话就充满了暗示了,沈望舒可是见多识广的人,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顿时感受到巨大的危机,看了看卡尔斯强壮的身体,再看了看这一世自己娇小柔嫩的身体,沉默了一下,连滚带爬地从这家伙的身上滚下来,紧张地说道,“我确实还小!”

    这么鲜明的对比,她还不死在他手里啊?!

    卡尔斯冷峻的嘴角微微勾起。

    “为什么你长得这么高大?!”如果克里在这里,一定会感慨这两个不愧是夫妻,恶人先告状都是一样儿一样儿的。

    “长得高大,会叫你幸福。”卡尔斯俯身去拉这少女,看到她警惕地后退,低声说道。

    沈望舒被这无耻的话惊呆了。

    型号问题,纯洁的小公主怎么可能会明白?

    她用力扭头,坚决不肯去看卡尔斯这张正义冷峻的脸,却感到身体一轻,又被他抱了起来。这一回沈望舒吓得够呛,这辈子的卡尔斯她是不知道,然而上个世界的雷总就叫她很吃不消了。

    天杀的花花公子雷泽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很多的珍藏绝版小册子塞给自己的弟弟,沈望舒每天都在痛苦与欢愉里挣扎,托花花公子的福,她已经有了一种阅尽千帆的淡然。然而那是正常的匹配,可不是现在的少女和野兽来的。

    “我还是幼崽儿。”沈望舒抖的连金发都在哆嗦,怯生生地对着手指求饶道。

    “我知道。”卡尔斯点了点头,大手覆上了她白皙细腻的腿,沿着轻薄的裙子,向里面探去。

    他的手粗糙又有力,骨节分明,上面都是拿着光能枪后的硬茧,摩挲之间,叫沈望舒的皮肤都在颤抖。

    沈望舒看这个连幼崽儿都不放过的家伙,垂头丧气地把头压在他的肩膀上,等待更深入的探索。

    可是他的手只探到她柔嫩的腿根,就不再动作了,慢吞吞地画着圈儿停留了一会儿,就慢慢地退了出去。他的的身体紧绷,连衣服都似乎要被崩开,却努力地压制着对她的欲/望。很久之后,沈望舒听到他轻声说道,“别叫我等太久。”

    当了九十多年的单身汉,有了女朋友还要继续等着,这简直就是酷刑!可是看到怀里的少女可怜巴巴的样子,卡尔斯却狠不下去来。

    他抹去头上的薄汗,线条分明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薄红。

    “你真是一个好人!”沈望舒毫不犹豫地发了一张好人卡给他。

    不过她依旧觉得蛮危险的,想了想就趴在卡尔斯肩膀上讨好地问道,“我们去挑衣服去吧?”

    这可是他们糊弄艾菲的借口来着。

    “到时候穿军装去。”卡尔斯漫不经心地说道。

    沈望舒想到他军装时的笔挺有力,不得不承认,比起寻常的礼服,一身冷硬的卡尔斯显然更适合军装。

    她点了点头,顺应了这个选择,然而想到艾菲,还是忍不住小声儿说道,“恐怕姐姐看到,又要骂你了。”

    艾菲对卡尔斯横竖看不上眼,沈望舒倒是能理解,她笑起来,看到卡尔斯抿嘴,似乎对艾菲很有意见,捂着他的嘴唇认真地说道。“艾菲很好,她是真心爱着我。”她曾经宁愿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妹妹的生命。她知道只要自己站在联邦首府,就不会有人去追寻爱丽丝的下落。

    当爱丽丝离开联邦,就可以开阔天空。

    她却从未想过自己最后会面对什么结局。

    “我知道。”卡尔斯生气的就是艾菲真心爱着妹妹了。

    想他堂堂军部上将,成熟英俊,是联邦众所周知的英雄传奇,可是艾菲就是看不上他。

    多少名门,如果知道自家的女孩儿得到他的青睐,只怕早就把女儿打包上门了好么?

    “你要帮帮我。”沈望舒目光一黯。

    她不想在艾菲的面前露出一点的心机。

    她想在那个女子的面前,永远都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妹妹。

    因为她知道,一旦艾菲发现她的变化,就会敏锐地发现,自己不是她的妹妹。

    没有人的性格可以一夕改变。而从前傻白甜,经历过一系列的事情就会计谋种种,这都是神话故事。

    性格决定人的做法与判断,如果是同一个人,哪怕她的做法会偏激,可是真正的手段,却不会相差很远。

    沈望舒是真的很担心艾菲看出什么,如果是那样,当艾菲唯一的妹妹都失去,她最后的信仰崩塌,那她还剩下什么?

    沈望舒闭了闭眼,轻声叹息了一声。

    “怎么帮?”卡尔斯没有一点抗拒地问道。

    沈望舒垂头,抱住爱人的脖子,眯着眼睛轻声说道,“我知道,军部里有一位安迪上将?”她感到卡尔斯轻轻点头,一只纤细的手伸开,轻轻地握住,仿佛是握在那个男人的脖子上,慢慢地说道,“我想要他背叛联邦的证明。如果没有,创造一份,我也希望会有。”

    这样阴暗的谋算,她除了在卡尔斯面前,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对别人说出口的。她甚至在卡尔斯面前完全没有忐忑。

    她相信自己不管什么样子,他都会喜欢她。

    “好。”卡尔斯果然点了点头,无所谓地说道。

    “我在叫你陷害军部高官,你怎么答应得这么快啊?”沈望舒笑嘻嘻地问道。

    “你有你这样做的理由。”卡尔斯垂头,小心地打开沈望舒的手,静静地看了看手掌心儿里那浅浅的指甲留下的痕迹,垂头将吻印在上面,“无论什么,我都愿意为你做。”

    “如果我是坏人,联邦就真有麻烦了。”沈望舒突然推了推卡尔斯问道,“如果我是间谍,专门来策反你的呢?”

    “卡尔斯上将会战死在前线,他的弟弟会继承自己的家族,带着族人继续沿着英雄的道路走下去。”卡尔斯慢慢地说道,“遥远的星域里,会出现一对儿夫妻组合的海盗,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为了爱情奋不顾身是他自己的事情,不是家族的事情。他不会连累自己的家族,也不会放开爱人的手。他说起这些,漆黑的眼睛里带了几分幽深地说道,“联邦失去了我,如果你是间谍,就算是完成工作了。”

    然后,他把间谍带走,一辈子把她困在自己身边。

    看到沈望舒咬着指尖儿感动地看着自己,卡尔斯觉得自己有点儿热。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舍不得这甜蜜的折磨。

    “如果能策反安迪的副官,盖几份文件就好了。”沈望舒亲了亲他的眼角喃喃地说道。

    “好。”

    “他应该身败名裂,被联邦抛弃,遗臭万年。”

    “好。”

    “还有茉莉,要跟他一起被钉在耻辱柱上。”

    “好。”虽然不记得茉莉是谁,不过看沈望舒咬牙切齿的样子,卡尔斯继续点头。

    “姐姐的身边,那些副官里恐怕出了纰漏,你要帮我查查,还有查查看,他们有没有用我姐姐的印鉴,盖了一些不该盖的文件。”

    沈望舒板着手指头一件一件地说道,“茉莉,她应该先风光得众人皆知,然后粉身碎骨。”她看着连连点头没有一点不悦的卡尔斯,用力亲了他一口说道,“全都托给上将阁下了。”至于这场复仇之中她需要做什么,沈望舒摸了摸垂在胸前的柔软的金发,羞涩地咬着嘴唇笑了。

    当然只需要貌美如花就好了。

    白莲花当起来也需要严苛的条件的。

    没有一个任劳任怨的爱人,怎么能安心地当白莲花呢?

    卡尔斯看着眨着眼睛清纯无辜的少女,心里一动,摸了摸她的脸颊。

    “我都记住了,令你伤过心的人,都不该留在世界上。”

    “你不觉得陷害同僚是不对的么?”沈望舒突然问道。

    卡尔斯冷冷地在嘴角勾起一个冷硬的弧度,微微摇了摇头,有些厌恶地说道,“那本来就是一个踩着别人爬上来的蠢货。”

    军部的高官,有卡尔斯和艾菲这样从战火之中一步一步走上来的铁血军人,还有一些名门出生没见过血,只知道勾心斗角的废物点心。安迪显然就是这个样子,他躲在军部里,暗算着一个个有了破绽的名门,然而将这些名门遗留下来的资本吞吃,强大了自己的力量。

    卡尔斯一向厌恶这样的小人。

    更何况……卡尔斯清楚地记得,似乎安迪曾经妄图和风雨飘摇中的菲尔德联姻。

    那个时候……他想娶谁来着?

    黑发上将的脸慢慢地露出几分阴沉。

    是不是他家舒舒?!

    真是痴心妄想,也不照镜子瞅瞅自己配不配。

    从前,安迪的蹦跶在卡尔斯的眼里算不上什么。

    又没有恶心到他的身上,有什么好在意的。

    可是现在想到安迪或许对自家舒舒有过觊觎,卡尔斯的心里就不大开心了。

    想要和他抢舒舒的,一定要搞死。

    弄死一个败类对于他来说不值得一提,只是沈望舒的要求叫他需要好好筹谋。毕竟爱人的要求太多,还要求那个什么茉莉和安迪搭上线最好做一对儿同命鸳鸯。

    卡尔斯可算想起来茉莉是谁了,那不就是在爱人面前哭得楚楚可怜妄图博取同情的那个丫头么。他想到茉莉对沈望舒的那些算计,就觉得心中更加厌恶,抱着沈望舒轻轻地点了点头,慢吞吞地说道,“都交给我。”

    这种似乎被迷昏了头什么都愿意干的说法,叫沈望舒笑得弯起来眼睛。

    她凑过来亲了亲阿玄的眼睛,笑眯眯地说道,“奖励!”

    上将阁下想要的奖励其实不是这个,他目光漂移了一下,捻了捻自己的指尖儿。

    不过沈望舒显然没有想给他更多。她的兴趣转移到了这艘战舰上。

    这艘战舰比艾菲的那艘看起来还要巨大,她还是联邦学院的学生,当然对真正的战舰充满了兴趣,忍不住从他的腿上跳下来在这些操作台上兴致勃勃地看着。卡尔斯安静地走在她的身边,侧身用低沉的声音给她讲解这些不同的操作台的用处,时不时穿插一些实战时的应用,并且指出沈望舒之前那场遭遇战中的不足。

    “攻击旗舰是正确的,不过如果你更仔细地看,就会发现他们隐藏的地方,是在一道极度不稳定的星体带中。”

    卡尔斯看到沈望舒迷茫地看着自己,低沉悦耳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轻声说道,“炮口只需要再偏转一些,直射这些星体,引爆整个星体带,巨大的能量会将这些舰队彻底吞没。”这些不稳定的星体只要爆炸,放射出的巨大能量是非常恐怖的,一般规模的战舰无法与这种星际中自然的能量抗衡。

    一击必杀,只要操作得当,比战舰本身的能量炮强大很多。

    “当然,我不建议你这么做。”这种星体带一旦被引爆,那半个星域都会被卷入其中,沈望舒别说战舰,连飞船都跑不出来。

    这也是当艾菲冲入战场之后,为什么立刻命令快速将地方战舰彻底击毁的原因。

    一则是为了妹妹,一则是唯恐这些战舰同归于尽,去冲击那些不稳定的星体。

    那时艾菲心有余悸的呼唤,也是为了沈望舒的劫后余生。

    如果他们的能量炮再偏一点儿,打在了这些星体上,他们也不必救援了。

    沈望舒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从不知道,当时竟然是这样危险,简直是死神离自己就差一步。

    “学院里没有讲过。”学院里虽然教导过这种不稳定的星体,可是那时都只是警告他们,带领战舰穿行星空的时候,一定要避开这些随时可能爆炸的星体。

    可是学院从未讲过,可以把这种星体当做武器。

    这确实是巨大的失误,然而沈望舒想了想,还是轻声说道,“我们都没有认出来那是什么。可就算认出来,我们的炮火也绝不会停下来。”

    开炮是个死,不开炮同样是个死,那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战斗。沈望舒看到卡尔斯的脸上露出一抹深切的后怕,努力踮脚,踮脚,再踮脚。之后她面无表情地叫高大的男人俯身,满意地亲了亲他的嘴角轻声说道,“可是我从你这里,学到了更多的东西。”

    果然实战出身的军人,会有比书本中更多的经验。

    沈望舒更加觉得,就算自己毕业,也不应该一蹴而就,仗着自己的家世就成为真正的指挥官。

    指挥官肩负着麾下战士们的性命,没有经验,或许就是害死这些生命的凶手。

    “你来当副官,到时候我都教给你。”卡尔斯双手压在操作台上,把金发少女困在双臂中,弯腰看着她。

    他凑过来,咬住了沈望舒的嘴唇。

    沈望舒红着脸扶住他撑在两侧的手臂,柔顺地承受着这个深深的亲吻。

    直到她几乎站立不住,方才抱着卡尔斯的脖子重新坐在他的手臂上。

    这个高大的男人有些不满足,用难耐的目光看了沈望舒一会儿,方才抱着她向战舰之外走去。他看到外面已经天黑,就知道再不把沈望舒送回去,艾菲肯定得把军部给掀了。果然,当他送了沈望舒回家的时候,就看见弟弟克里和罗莉都被五花大绑地吊在大门上,看到哥哥,克里哼了一声,面无表情地扭动。

    他就算在门上晃动,依旧努力维持着自己淡然沉稳的模样儿。

    “舍得回来了?”克里这小子竟然把心机男和自己单纯的妹妹给放走了,艾菲觉得打他一万遍也不觉得心疼。

    她更在心底叹息了一声。

    显然克里对她妹妹没有什么超出朋友之外的感情了。

    “玄罗带我去看他的战舰,真壮观。”沈望舒急忙从卡尔斯的手臂上跳下来,凑过来对艾菲很讨好地说道。

    她的两只眼睛亮晶晶的,艾菲到底舍不得责备她,只好冷冷地看向卡尔斯,后者正一脸无视地从她的身边走过,解开了垂头丧气的克里和罗莉,侧头对艾菲淡淡地说道,“宴会一定要尽善尽美。”

    他仿佛是吩咐小弟的样子叫艾菲很不爽,同样是军部的上将,谁又比谁差呢?然而艾菲对妹妹的庆功宴非常在意,抿嘴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不需要你命令我!”

    “茉莉呢?”沈望舒天真地问道。

    艾菲嗤笑了一声。

    那个紧张的黑发少女当然是要了最好的料子,要求做一件最美丽的礼服,来衬托她了。

    她揉着妹妹的小脑袋柔声责备道,“不必理会她。”见沈望舒乖巧点头,她毫不客气地把卡尔斯兄弟扫地出门,满意地开始筹备接下来的庆功宴。她把庆功宴定在联邦最好的酒店,邀请了无数的权贵来,争取把自己的妹妹推荐给大家。

    然而不需要她这想方设法的动作,短短几天的时间,联邦学院的少年们在星海中的表现就传遍了整个联邦。作为正能量的代表,他们代表得是联邦下一代的最优秀的品德。

    牺牲,无畏,彼此守护,还有永不认输的心。

    每一个经历过这次战斗的学员,都被再三地称赞。

    当金发少女的那席话在联邦扩散,就连飞船上的学员,都成为真正的优秀军人的代表。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这些孩子并没有错。

    忍着耻辱离开同伴,背负着同伴的牺牲,这何尝不是一种勇敢呢?

    因此,整个联邦都沉浸在对这些联邦的未来的赞美之中。

    茉莉痛哭流涕忏悔的那一段儿完全没有播放,因为一个战士需要做的不是忏悔,而是努力从耻辱中走出来,用更多的努力来偿还从前的错误。

    难道哭一哭,之前的事情就能抹杀了么?当然不是这样。播放那时的报道的都是联邦最有经验的媒体,当然不会把这种丢脸的记录播放出来,因此比起被踊跃采访的同伴,黑发少女的形象并不鲜明。然而不知何时,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

    星海拉练之中仅有的三个女孩子,两个留在战舰上,另一个登上逃生的飞船。

    她们有各自的选择,可是却有共同的真诚的心。

    特别是茉莉和爱丽丝,她们都有着最美丽的容貌,柔弱单薄的身体,她们彼此形影不离,是最要好的同伴。

    爱丽丝的形象在公众的心里最为深刻,能成为善良的爱丽丝的朋友,同样可以知晓黑发少女同样拥有这些美德。

    她还是菲尔德家收养的战争遗孤,被从小儿当做菲尔德家真正的小姐一样抚养长大。

    名门菲尔德,同样是一面金字招牌,这个家族为联邦牺牲的族人,用鲜血与生命证明了对联邦的贡献。

    那么这位美丽的黑发少女,生在菲尔德,自然同样是一位会为联邦付出一切的最忠诚的战士。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茉莉的名声同样在联邦流传了起来。她虽然不及爱丽丝的光辉,可是在公众的心中已经有了深刻的印象,并对这个柔弱却勇敢的少女发出了赞美和祝福。

    短短时间黑发少女就被人接受,这其中非常蹊跷。艾菲敏锐地察觉到了问题,因此并没有暴跳如雷,而是冷眼旁观。然而是茉莉突然经历了转变,变得惊喜莫名。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被爱丽丝光芒下黯淡无光的影子。

    她同样被人所知,被人喜爱,有了自己的光彩。

    因此,她变得理直气壮的很多,提着自己崭新的礼服,兴奋地对沈望舒讨要首饰。

    沈望舒只给了她一张联邦的星币卡,温和地说道,“去挑自己喜欢的。”她顿了顿微笑说道,“花多少星币,是你自己的选择。”

    她的目光流转,正在快乐的茉莉怔忡了一下,只觉得心里很是古怪。

    然而这种奇异的危机感没有叫她放弃自己的愿望,她用力点头,转身就带着这张卡去了联邦最大的珠宝行。菲尔德家非常有钱,她不需要为菲尔德家节省,而且今天是她或许会迎来命运转变的一天,因此她毫不吝啬地买下了最多的珠宝,将自己打扮得光辉璀璨。

    她满足地直接去了联邦酒店,就看到无数最华丽的悬浮车停在酒店之外,更远处还有源源不断的悬浮车赶来。

    她的光彩照人,令人感到惊艳。

    璀璨的珠宝,令她更加美丽生辉。

    几个认出她是谁的青年,感兴趣地向她走过来。

    然而刚刚走到半路,他们的目光又越过了茉莉,看向她的身后。

    黑发少女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急忙转身,就看到一艘悬浮车上,正缓缓走下两个女子。一个高挑,暗金色的短发干练内敛,一个柔弱清纯,金色的长发被编成一个松松的辫子,垂落在雪白的颈子旁。

    她们看起来是不同的女子,可是却似乎有着相同的气质,不需要更多的珠宝,却可以引来所有人的关注。这是名门菲尔德家最后的后裔,也是最被人称赞的两个后裔。

    在所有人的目光里,她们都没有玷污菲尔德的荣光。

    所有人都专注在她们的身上,茉莉感到自己再次被忽略,忍不住咬了咬自己鲜艳的嘴唇。

    远远的,那个正在羞涩微笑的少女似乎感受到她的目光,偏头,对她一笑。

    茉莉急忙在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可是当那少女对她挥了挥手就看向别处,黑发少女又忍不住露出嫉恨的表情。

    她唯恐自己的表情引来麻烦,飞快转身走进了酒店,就看到灯火辉煌,灿烂的光鲜之下,所有人都衣香鬓影,有着最优雅的样子。没有人注意到她,她觉得非常难过,之前被公众赞美的快乐都不见了,忍不住躲到角落里去哭泣。

    沈望舒挽着艾菲勾起的手臂,轻盈地走到了酒店里。

    所有等在这里的联邦学员都围拢了过来,看着她露出惊艳的表情。

    她同样穿着雪白的裙子,那美丽的珍珠白仿佛流动着最美的流光,行走之间仿佛有一道道的光在颤动。

    只不过和茉莉的礼服撞了颜色。

    然而沈望舒最不怕的就是撞色了。

    她笑着和同伴们说这话。这次的庆功宴虽然是艾菲在推动,然而并不是她一个人的庆功宴,而是大家的。当然,所有人都不需要再登台刷存在感,而是借着这个缘由更多地把自己的功劳砸实惠了。

    沈望舒一边笑着,一边在酒店的会场之中搜寻着自己想要看见的人,当发现一无所获,她只是淡淡地撇开头,和同伴们继续说话。与她和罗莉选择留在学院继续深造不同,更多的人选择进入军部。

    他们的年纪比沈望舒年长,本来已经快要毕业,正要在这个时候得到一个更好的位置。

    沈望舒一一送上了祝福。

    对于她真心的祝福,当然所有人都很感激,他们同样知道的是,如果没有这个金发少女的一番肯定,就算日后他们这些登上飞船的人,同样说出一模一样的话,效果却依旧是不同的。

    对于他们亲自开口,只会被人当做狡辩。

    虽然没有再张嘴说谢谢,然而沈望舒的事情,日后就会成为他们自己的事情。

    沈望舒却并不大在意这个,救了他们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她只是说笑的时候,却不知道酒店的会场角落,一处露天的阳台上,一名英俊的男人,再看到怯生生哭泣的黑发少女时,眼里露出的惊艳。

    他的眼里,在看到这少女惊慌看过来的时候,看到这张最近经常在联邦新闻里闪过的脸,目光闪烁了起来,踏着优雅的脚步走到这少女面前,俯身,肩头的将星璀璨。

    “这位小姐,你为了什么要躲在这里哭泣呢?”

    名门菲尔德家的养女。

    似乎和爱丽丝一样,受尽了宠爱。

    想必艾菲上将一定对她非常重视。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