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110章 星际荣光(十二)

第110章 星际荣光(十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望舒万万想不到,还有这种奇事啊。

    “姐姐?”她用纯洁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姐姐。

    她姐姐竟然会藏人了。

    卡尔斯是个不喜欢撒谎的诚实的人……当然,在一方面,其实上将阁下还真的很诚实的。沈望舒觉得卡尔斯不会用这种谎言来开玩笑,更何况自家姐姐那张脸上同样很不自在,不自在岂不是就是心虚?

    她努力想了想,咬着自己的指尖儿低声说道,“我记得……昨天兰斯和茉莉同车。如果不是兰斯,为什么茉莉没看出来?如果是兰斯的话……”她犹豫了一下,决定相信自家爱人。

    “到底是谁啊?”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艾菲沉默了一下,淡淡地说道。

    “真的是陌生人?”那这个人在艾菲心里的地位就肯定不一样了。

    艾菲是个冷酷的人,眼睛里不揉沙子,一个陌生人借着菲尔德家的车进了菲尔德家的大门,艾菲竟然无动于衷?开玩笑呢,真是陌生人,早被上将阁下给扫成筛子了!

    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沈望舒细细地看着姐姐的脸色,艾菲此时脸上恢复了一贯的平静,手压在光能枪上一脸的淡然。然而在妹妹清澈的注视下,艾菲还是沉默了一下,慢慢地说道,“只不过是从前认识的人,许久不见,这次来看看我。”

    她用很沉稳的目光看着沈望舒,仿佛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了,然而沈望舒却歪了歪头问道,“姐姐的好朋友,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来看望你呢?”

    艾菲顿时被噎住了。

    她嘴角抽搐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卡尔斯的目光同样逼迫了过来,冷冷地笑了笑。

    “大概是身份不能见人。”他声音冰冷地说道。

    艾菲无言以对,然而却没有反驳,自然表现出了她的态度。

    不能见人的身份,难道是坏蛋?还是间谍?沈望舒不说话了,她觉得姐姐在交友上会有自己的分寸,就算那个人身份有妨碍,也不会是一个龌蹉的小人。

    她同样对联邦没有什么忠诚之心,也没有对艾菲的交友有什么反对或是警惕,点着小脑袋嗯嗯地说道,“如果是这样,确实是要小心一点呢。不过那人是姐姐的好朋友,在外面的时候委屈他不能和姐姐光明正大,在家里的时候,咱们要对他好一点。”

    多么通情达理啊,不过这三观有点儿歪啊,不是应该说如果是联邦的敌人,咱们就要大义灭亲么?

    卡尔斯捂着嘴角,静静地看着三观不知道歪到哪个外星域的金发少女,掩饰着勾起的那个弧度。

    他看向她的目光更加幽深,充满了深切的爱意。

    艾菲却有点儿发呆,她看着特别通情达理,还知道为自己和朋友着想的妹妹,一时瞠目结舌。

    菲尔德家的祖训从来就是为联邦而战,是将生命奉献给联邦,永远不做背叛联邦的事情。她确实是这么做的,可是看到妹妹对联邦并不在意,而是更在意自己的心情,她的心里复杂到了极点,却又觉得幸福到了极点。这种幸福,令她忍不住温和了冰冷的暗金色眼睛,伸手把软乎乎的小妹妹揽在了怀里。

    “有爱丽丝这句话,姐姐就满足了。”她似乎放下了心里难以排解的重负,变得释然了。

    那种若有若无的悲痛与沉重,都淡淡的化去,虽然她的眼里依旧有压抑的痕迹,可比从前好得多。

    沈望舒下意识地拿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了蹭姐姐的胸口。

    那个什么……艾菲上将高挑修长,她这个小短腿儿也就只能蹭着她的胸了。

    也不知道弯下腰来姐妹两个蹭蹭脸,沈望舒打从穿越成了爱丽丝,更加会撒娇了,伸出一双柔软的手臂哼哼唧唧地揽住姐姐的脖子,强烈要求更亲近。

    她的依赖和柔软叫金发女人发出了低沉的笑声,果然俯身弯腰,听着妹妹咯咯的笑声,感受脸颊上柔软的触感和小动物一样的蹭来蹭去。这样亲昵的早晨,就算有什么艾菲都觉得不愿去想了,然而卡尔斯的心情却非常不好。

    他脸色阴沉地看着艾菲,突然,转身,就在艾菲以为他是恼羞成怒转身离开的时候,却见这男人突然一脚踹开了自己的书房。

    势若奔雷,猛若雷霆!

    转眼,艾菲上将阁下的书房大门就成了一堆碎木片儿。

    空洞洞的大门,可怜巴巴地露出了里面的书房。

    “你做什么?!”艾菲脸色一变,厉声喝道。

    沈望舒转头的瞬间,就见书房中有一道敏捷的身影闪过,在刹那间就向窗外扑去,然而卡尔斯比那道身影更加迅速,手中光线一闪,光能剑就劈向那道背影,转动之中,就见艾菲书房之中被光能剑全都扫成两断,那道身影不得不翻身向一旁倒去,抬脚就踹向卡尔斯的手腕。

    沈望舒并不是真正的没见识的千金大小姐,一眼就看出这道身影同样有着非常强悍的身手。

    虽然卡尔斯先声夺人,然而他却同样彪悍,竟然和卡尔斯打得不分上下。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始终不愿使用武器,而卡尔斯冷笑一声,同样骄傲,将光能剑往一旁一丢,长腿打横扫向那道身影。

    势若千钧。

    “别担心。”就算卡尔斯丢了武器,那道身影依旧不能处于上风,艾菲的脸色铁青,摸着沈望舒柔软的头发安慰说道,“卡尔斯是近战精英,不会有事。”

    她心里却冷哼了一声,就在她赞美卡尔斯的时候,那道黑影似乎很不乐意地扭头飞快看了她一眼。然而高手过招哪儿有分心的时间,这一瞥的功夫,这身影就被卡尔斯一脚踹在了脸上,他似乎很有骨气,一声不吭地仰头就倒。

    一记重击,竟然都憋住没有惨叫。

    卡尔斯抬脚踏下,沈望舒就听到清脆的骨裂声。

    “够了!”艾菲沉声说道。

    “不是来偷姐姐书房文件的么?”沈望舒眨着眼睛问道。

    艾菲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这捂着被踩了一脚的胸口的人影被卡尔斯跟拖死狗一样拖出来,根本就不想说话了。沈望舒看着她有些郁闷的表情,同样来看这人影,却在看到之后惊呼了一声。

    “好看!”这是一位非常漂亮,漂亮得锋芒毕露的年轻男人,一头细碎的黑色长发弯弯曲曲的被高高扣在一侧,那张漂亮的脸上,有一双狭长而高挑的漆黑眼睛,仿佛永远是在嘲笑什么,又似乎永远都在风情万种地斜视看人。

    高挺的鼻子下,是薄薄的嫣红的嘴唇,同样似笑非笑,哪怕疼得已经在白皙的额头上冒出冷汗,却依旧是一副很放荡不羁的样子。不过再漂亮,现在也非常狼狈了。

    沈望舒目光落在他修长的身材上。

    他身上穿着一件军装,却不是很合身的样子。

    看起来很消瘦,可是那军装却扣不上,露出了修长的脖颈和一片雪白的锁骨。

    活色生香的。

    “多谢赞美。”冻死迎风站大概说的就是这男人了,他还彬彬有礼地对沈望舒道谢,显然对自己的脸感到很满意。

    艾菲不着痕迹地拦在沈望舒的面前。

    “哦艾菲,我怎么可能会伤害你的妹妹,虽然我很嫉妒你对她的爱。”那男人单薄的嘴皮子就不预备阖上了。他完全不在意卡尔斯还提着自己的衣领,用深情款款的表情看着脸色发青的艾菲,目光潋滟,顾盼多情地说道,“你爱着的,就是我爱……”

    他感到自己又被卡尔斯踩了一脚,差点儿被断气儿,不得不把同样爱着爱丽丝这样鬼都不相信的话给吞下肚子里。

    “舒舒只有我能爱。”一旁,卡尔斯收回脚,淡淡地说道。

    ……原来不是恼火他骗人,而是恼火他要去撬墙角……

    谁稀罕呐,真以为爱丽丝是万人迷不成?干瘪瘪的小豆芽儿菜。

    这男人沉默了一下,觉得这一脚挺冤枉的。

    “你放心,我只爱我的小艾菲。”

    小艾菲三个字一出来,沈望舒下意识地去看自己的姐姐。

    “是从前姐姐认识的人么?”她好奇地问道。

    艾菲脸色发青,就差点儿连隔夜饭都吐出来,沉默了很久方才勉强说道,“不熟。”她看到沈望舒从自己的身后探头探脑地去看那个漂亮得充满了危险的男人,犹豫了一下方才低声说道,“不要靠近他。”

    “为什么?”

    “因为他……”

    “是海盗头子。”卡尔斯冷漠地在一旁说道。

    “海盗?星际海盗?”沈望舒诧异了一声。

    无边无际的星海之中,隐藏着这么一种非常特殊的职业,他们靠着在星海打劫为生,无所顾忌,无法无天,过得比任何人都自在,可是每一个人的身上,其实都由着斑斑的血迹。

    他们在星海之中穿梭,生于星海,也死于星海,或许成功地打劫别人,也或许被别人击碎自己的生命。不过大部分的星际海盗都是无恶不作的,因此在星际的各大势力之中,都是被通缉的角色。

    能被卡尔斯认出来的,一定不是什么好鸟儿。

    “这就是姐姐的朋友啊。”怪不得说不能见人呢,不过沈望舒看了看这男人身上那件不合身的军装,想了想这军装的来历,顿时有点儿同情兰斯了,轻声说道,“虽然你隐瞒身份来看姐姐,我很感谢,可是你不能去扒兰斯的衣服。天寒地冻的,兰斯没有了衣服多冷啊,还可丢人……你扒了他的衣服,把他安置好了么?”

    她用明亮的蓝色眼睛,谴责地看着这个被拆穿了身份的男人。

    漂亮男人当卡尔斯说破自己身份的时候,嘴角还带着似笑非笑的不羁笑意,听到这里,霍然看向这个金发少女。

    他动了动嘴角,沉默了,

    当知道他是一个星际海盗的时候,这位传说中单纯清澈的小姐,是不是注意的重点有点儿不对?

    现在还在计较一件衣服?!

    不是该尖叫,该害怕,该赶紧送他去联邦监狱?

    “爱丽丝真是为人着想的好孩子。”艾菲完全没有发现这里面有点儿问题,大声称赞道。

    “丢在他的悬浮车里了。”漂亮男人老实了,干巴巴地说道。

    显然菲尔德家的这位爱丽丝小姐不吃自己这一套啊。

    不过他不甘心。

    作为赫赫有名的星际海盗头子,谁听见了他的名字不是惊慌失措,或是另眼相看呢?星际海盗也是有尊严的!他沉默了一下,慢慢地抬眼,看着沈望舒沉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他的声音非常冷酷冰冷。

    “姐姐的朋友。”干净而清纯的声音,如同小鸟儿清脆的歌声。

    漂亮男人沉默得仿佛星际尘埃。

    “西斯,外星域最大的海盗舰队,就是我的。”他努力继续说道。

    “姐姐竟然认识这样厉害的人呀!”依旧无忧无虑的声音快活地传来。

    男人闭上眼,将雪白的脸歪在一旁什么都不想说了。

    ……遇上一个不识货的,他能怎么办?

    “外星域,是联邦之外的地域么?”小天使可算是问到一句人话了,她对了对自己的指尖儿轻声问道,“活动范围,有没有接近过联邦呢?你抢劫过平民和无辜的飞船么。”

    见这漂亮男人用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看着自己,她就笑了笑,温柔地说道,“如果你没有对联邦的人有过伤害,也没有对平民下过手,那么就算是海盗……”她想了想,合掌笑着说道,“也是好海盗。”

    星际海盗也有很多,是存在只抢劫那些恶行满满的商队的。

    比如走私或是进行星际人口买卖什么的,还有那些身上有着罪恶的富有的人。

    如果是艾菲认识的海盗,应该品质不会很坏。

    能上通缉名单,也或许是说明真把那些身份高贵却干了很多坏事儿的人给得罪狠了。

    如果真的是这种海盗,沈望舒觉得自己还有信心给他讲讲什么叫侠盗罗宾逊……

    “他做的坏事不多。”艾菲公允地说道。

    “如果是这样,咱们就不要伤害他了,是姐姐的朋友呢。”沈望舒对卡尔斯眨了眨眼睛,黑发男人把西斯踹到了艾菲的面前,没有理睬他,却径直转身走了。

    他走得很干脆,艾菲甚至都不知道他去做什么,然而沈望舒却知道的。这个名叫西斯的海盗头子不管怎么样,都是通缉犯,出现在菲尔德家当然会引来波动,菲尔德家的仆人忠心家族不会说什么,可是茉莉呢?

    那些在菲尔德门外日夜窥视的人呢?

    这些都需要卡尔斯去解决。

    更何况……沈望舒想起了这个漂亮海盗的身份。

    当他提到自己的身份的时候,她才记起来,这就是当初艾菲送爱丽丝离开联邦,去投奔的那个人的名字。

    能在生死关头被艾菲交付信任的人,一定是艾菲的至交。

    只是这么和艾菲要好的人,却在上一世爱丽丝匆匆抵达他在外星域的一个小型星球基地之后,受到完全的安置,然而这个男人却始终不曾露面来看爱丽丝一眼。

    那时沈望舒只以为这个男人是万不得已接收了一个干吃饭没什么利用价值的小丫头,所以懒得来表示自己的亲近。可是看到现在西斯看向艾菲的眼神,她突然明白,为什么西斯上辈子,完全都不想看到爱丽丝。

    因为他爱着艾菲。

    而他深爱的女人,为了爱丽丝,宁愿留在联邦,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意。

    没有人会喜欢背负了自己爱人生命的孩子。

    哪怕爱丽丝是艾菲爱逾生命的妹妹。

    当爱丽丝离开联邦,艾菲留下,就注定艾菲必定陨落的结局。

    也或许这个男人的心里……是深深地怨恨着爱丽丝的……

    怨恨她给艾菲招惹了祸端,连累艾菲失去了生命。

    其实也没说错,如果不是为了庇护爱丽丝,艾菲不会被军部攻歼,引来后面一连串的麻烦。如果不是为了叫爱丽丝平安离开联邦,如果艾菲能再狠心一点,把妹妹丢给联邦审判,自己离开,依旧能够海阔天空,也或许会在联邦之外依旧继续自己传奇的一生。

    可是什么都没有了,这个男人是个聪明人,当爱丽丝落在自己的基地面前,就已经会明白,艾菲已经有了托孤之意。

    这叫谁能够平心静气地对待爱丽丝呢?

    没弄死她就不错了。

    想到这里,沈望舒的目光不由微微一沉。

    如果西斯是势力很大的海盗,那么……当初安迪上将和茉莉的飞船遭遇海盗打劫,是不是有西斯的手笔?

    将安迪的人头高悬在菲尔德家族的墓地前,又将茉莉不知道带到离那里去,这种手段,已经不是不是单单一个海盗会做的事情,更像是复仇。想到这里,沈望舒看向西斯的目光就变得亲近了一些,抱着艾菲的手臂好奇地看着这个漂亮得锋芒毕露的男人,小声儿说道,“姐姐扶他起来呀?”

    扶个屁!

    艾菲脸色铁青,装作没听见。

    这海盗头子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样子,笑眯眯地自己爬起来,隐蔽地闷哼了一声。

    哦……对了,这人正好儿被卡尔斯踹断了一根肋骨来的……沈望舒的目光更加客气了。

    她偷偷拽了拽艾菲的衣角,小声儿央求道,“不可以见死不救的。”

    她单纯而善良,艾菲是不愿意叫她看到自己冷酷的一面的,咬着牙伸手扶住这个男人。漂亮的青年眼睛一亮,更加大声□□,把自己的身体都压在了艾菲的肩膀上,就跟被打断的是全身骨头的样子,沈望舒笑坏了,觉得真是很有意思,跟在艾菲的身板叽叽喳喳地问道,“姐姐和西斯,是很好的朋友么?”

    星际海盗那都是亡命之徒,一根肋骨算什么啊?还不是在艾菲面前装可怜?

    换了在战斗里,只怕就算断了他浑身的肋骨,这男人都不会有一点动容的。

    “一般。”艾菲忍耐着说道。

    “我们少年时相遇,现在已经有七十年了。”西斯在一旁温声说道,

    说起年纪这个问题,沈望舒就想笑,她看着自己八十五“高龄”的姐姐,笑眯眯地说道,“那还真是青梅竹马呢。”

    “两小无猜啊。”西斯继续笑眯眯地说道,他觉得这金发少女有点儿可爱了,这小嘴巴这么甜,说的都是自己喜欢听到的事情呢。

    因此,他从自己的怀里摸了摸,摸出一个漂亮的金属小袋子来丢到少女的手里,看这少女小仓鼠儿一样开心地捧着小袋子仰头单纯地看着自己,更加和气地说道,“见面礼,啊!”他虽然在笑着,不过看起来很肉疼的样子,显然这小袋子里的东西价值不菲。

    沈望舒兴致勃勃地打开,摸出几十块珍珠大小的透明石头。

    “最高级的能源石,一枚就可以供给一艘战舰在星海航行百天。”西斯侧头对艾菲笑着说道。

    沈望舒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小袋子,懂事地抬起,交给了自己的姐姐。

    一看就是给她姐姐的,不然她一个小小的小姑娘,要什么战舰的能量石呢?

    艾菲信手接过,冷漠地看了看正对自己微笑的西斯,忍耐到了下方的客厅里,把他丢在沙发里,听着他装模作样地喊疼也不在意,自己去拿了治疗用的药剂丢给他,她用力地给西斯涂了药,这才淡淡地说道,“你已经来看我,知道我过得不错,你可以走了。”

    她的脸冷酷得无以复加,在西斯那双狭长又些妖艳的眼睛注视下淡淡地说道,“以后不要再来,我对你没兴趣。”

    西斯笑了笑,低声问道,“你就这么想赶我走?”

    艾菲平淡地看着他,漠然地说道,“我不会喜欢任何人。”喜欢上一个人,就意味着弱点。

    她不想再给自己多出一个弱点了。

    她也不想为了另一个男人,叫自己的心,除了菲尔德和妹妹,再生出更多的人。

    “最近我不准备走。”海盗头子显然是个没脸没皮的人,握住艾菲的手笑着说道,“你那几个副官不忠心,我怎么安心离开?要不,我来给你当副官?”

    他虽然是笑着,可是眉眼里却没有一点的戏谑,只有认真,显然是真心要留下来。不过这就很要命了不是?谁敢用个还在通缉名单上的海盗头子当副官啊,这还能不能活了?沈望舒嘴角都隐蔽地抽搐了一下,觉得西斯有点儿异想天开。

    这不是疯了么?

    海盗头子往艾菲身边儿一站,俩都得被联邦塞大牢里去。

    “不用,我有副官人选。”艾菲断然拒绝。

    沈望舒只希望这个人选说的不是可怜的克里学长。

    这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金发少女小脑袋瓜儿里转悠着很多的吐槽,可是目光更加单纯,一脸什么都不懂的小天使纯洁脸。西斯看了她一眼,更加感到艾菲的辛苦,再接再厉地说道,“如果你担心我的身份,我和你保证,绝对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听到艾菲的冷笑,他隐蔽地往艾菲的怀里蹭了蹭,低声说道,“你太叫人不放心,我还是想要留在你身边。”他仰头静静地看着她,轻声说道,“如果不是……你的天地不会只在这个联邦。”

    艾菲的目光有些幽深,仿佛想到了很久很久的从前。

    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年少气盛的菲尔德家大小姐,父亲母亲和哥哥们都在,她没有执掌家族的压力。

    她那个时候多么喜欢自由啊?

    她喜欢在星海开着一个飞船探险,喜欢在那些或是先进或是原始的星球上探索,和那些星际中的旅行者一起畅快地说笑,她意气风发,以为自己的一生都会漂泊在这片星海,有着自己最喜欢的自由和快乐。

    她遭遇过最惨烈的海盗战争,经历过星球上那些千奇百怪的动物的追赶,唯一和她在一起的同伴,就是这个正在看着自己的男人。他们同样是家族的幼子,不需要承担责任,只需要对自己负责。

    志同道合。

    她希望自己成为最好的星际旅者,而他希望成为风风火火的海盗,劫富济贫。

    他或许完成了他的梦想,可是她的梦想却葬送在一次又一次的战争里。

    “早就忘了。”艾菲冷酷地把西斯推在沙发里,起身冷淡地说道。

    沈望舒抱着自己的手臂,看着自己的姐姐变得更加面无表情起来。

    漂亮的男人笑了笑,伸开了自己一双修长的腿,搭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卡尔斯走进来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画面,他冷淡地看了看西斯,又走过来坐在沈望舒的身边,看到自家舒舒和这海盗离得很远,满意了,把软乎乎的小姑娘揽在自己的怀里,淡淡地说道,“交代好了,谁敢多说一个字,全家都死。”他的声音冷酷,显然是威胁人家了,艾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突然皱眉说道,“茉莉继续留在家里,我很不放心。”她对沈望舒柔声说道,“不如叫她离开。”

    “离开?”沈望舒慢吞吞地问道。

    “给她一笔可以用到成年的钱,这就对得起她了。”艾菲努力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善良的姐姐。

    “过些天或许有惊喜。”卡尔斯突然开口冷冰冰地说道。

    “什么惊喜?”

    “安迪看上她了。”别看整个庆功会上将阁下只关注自家舒舒,不过有个得力的副官,那可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机灵人,更何况他就盯着安迪来着,当然什么都知道。

    卡尔斯早上接到兰斯的哭诉的时候,可不止是听他在哭诉自己被美人打晕没有一个热情的夜晚,只有冷冰冰的被塞悬浮车里去的倒霉事迹,更多的就是安迪上将的异动了。卡尔斯想了想就对脸色猛地一沉的艾菲说道,“叫他娶一个养女就不错了”

    等安迪上将把婚事做成了,再翻脸不迟。

    艾菲冷笑了一声,垂目说道,“果然是个不安分的东西。”茉莉竟然搭上了安迪,真是不想要命了。

    沈望舒依旧伪装小天使,如果不是黑发少女不在,一定热烈地祝贺她一下。

    “就算她看见我,你也不用担心,不会连累你。”西斯非常温和地说道。

    “西斯方才给了我好珍贵的礼物,可是我不要,我就喜欢你给我的礼物。”颠倒黑白说的就是沈望舒了。

    明明是那礼物用不上借花献佛,非要说得情比金坚,她还有一张真诚清纯的小脸蛋儿,顿时就把黑发上将给震撼了。这个高大威严的男人看着仰头依恋地看着自己的小姑娘,觉得心里热热的,揽着她低声说道,“以后谁的礼物都不要。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拿来。”

    西斯沉默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菲尔德家的这小姑娘了?

    好有心机啊。

    “什么都给我么?”沈望舒歪头问道。

    卡尔斯郑重点头,目光变得柔软,“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西斯面无表情地听着这联邦的传奇发着这么个誓言,心情真是复杂。

    早知道卡尔斯上将是个为了个女人神魂掉的的人,就给他一个美人计了。

    沈望舒却满意地点了点头,她也不看西斯那复杂的眼神,而是一双小爪子扒着艾菲的手臂,硬拉着她在自己的身边坐下。只是这位置不大好,一边儿是卡尔斯,一边是艾菲,中间软乎乎笑眯眯的小姑娘完全当做看不见这两人之间那目光中刀光剑影似的,而是喜气洋洋地说道,“现在才是一家人都在,开心!”

    她用力地点着小脑袋,似乎真的很开心似的,艾菲再次忍耐了一下。

    换个地方,卡尔斯敢跟她坐在一起,早就掀桌子了。

    西斯心里却似乎微微一动。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似乎说了很正常的话的金发小姑娘。

    他怎么觉得……这个一家人里,包括他呢?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自作多情的漂亮男人,就看见那个快乐的小姑娘趴在了艾菲的怀里。娇小柔软的小姑娘和高挑的女子相得益彰,不过西斯却嫉妒得眼睛里恨不能流出血来。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没有把这小姑娘给塞到地里埋了,竖着耳朵听着这小姑娘突然问道,“昨天,西斯就见到姐姐了么?和姐姐一直待在书房里么?那姐姐身上的红印子,就西斯留下来的么?”

    “什,什么?”艾菲没有想到沈望舒问的是这么一个问题,顿时脸色就变了。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是我!”西斯为了不叫别人抢走这“功劳”,急坏了,急忙开口挣扎着说道。

    金发小姑娘回头好奇地看了看他。

    漂亮男人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个慈爱的表情。

    “那姐姐要负责么?”沈望舒心里满意这男人对自己的尊重,想到以后如果能有个海盗头子给自己当牛做……当姐夫,那其实也是很威风的事情呀,岂不是传说中的黑白通吃?

    她想到了那些,脸上就笑开了花儿,推着艾菲的手臂眼巴巴地说道,“不可以对别人不负责任的。”她一脸纯洁地看着艾菲,似乎如果艾菲吃完不擦嘴,那是一件非常不对的事情。艾菲看见她这表情,更头疼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咦?”

    “真的。”艾菲诚恳地对沈望舒说道。

    “那印子……”微冷的小指尖儿,点了点艾菲的脖子。

    “一个意外而已。”西斯只不过是扑倒她吸了一个印记出来,回头就被她打得满脸血,别说睡一睡,差点儿直接去睡墓地。

    艾菲温柔地装作自己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对沈望舒温柔地说道,“姐姐知道的,男人的清白和女人的同样重要,如果真的和他睡在一起,我一定会和他结婚。”她顿了顿,更加诚恳地说道,“这是菲尔德家的品德!”睡了就认,不睡不认。

    “睡在一起就结婚?”卡尔斯正在一旁听得百无聊赖,突然沉声问道。

    “嗯。”艾菲冷淡地应了一声,却见黑发男人坐直了自己的身体,露出了一副认真的样子。

    他看见小姑娘静悄悄地解开了自己的衣领,露出一截小嫩脖子,还有一个自己留下的吻痕,嘴角微微勾起,更加理直气壮。

    “昨天我们也睡在一起。”他对艾菲淡淡地说道。

    “什么?!”艾菲转头,看到了妹妹脖子上的吻痕,再看看志得意满的黑发男人,突然暴怒道,“混账!她才十五岁!”这王八蛋敢对幼崽下手!

    “所以才要立刻结婚。”卡尔斯冷冷地说道,“我的清白需要负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