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115章 丑夫(二)

第115章 丑夫(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样英武的青年。

    沈望舒看直了眼,一时竟无法说话,也无法动作,只把自己晃悠悠地悬在这男人的手臂上。

    那双熟悉的眼睛,令她眼睛发酸。

    一滴晶莹的眼泪从她的眼角落下来,仿佛是在怀念,又仿佛是喜悦。

    这个高大的,穿着一身重甲浑身气势无法忽略,逼人而来的男人,同样在静静地看着她,看了很久,那双眼睛里慢慢地透出对她的怀念,垂头喃喃地说道,“你……”

    他有些茫然,有些熟悉,更深入,仿佛连他都没有发现的眼底里闪过的是一道冰冷的锋芒,转眼就消失不见,只剩下那深刻的感情,轻轻地说道,“我见过你。”他看着沈望舒一身华丽的锦衣,有些迟疑地问道,“……舒舒?”

    他曾经每一天的梦里面,都有不同的女子。

    那些女子的面目都不一样,也身在不同的,连他都觉得疑惑的世界里。

    他觉得那一定是仙境,因为那不同的梦境里,都是他没有见过的景色。

    然而所有的景色在烟消云散,只有这一个个的女子,或温柔或狡黠,或可爱或天真,可是她们都有着同样的一双难以忘怀的眼睛。

    透过那双眼睛,他可以看到那一副副面具之后的同样的独特的灵魂。

    她的身边有不同的男人,他们叫她“舒舒”。他们生活得很幸福,总是和美好,他在一旁看着他们的每一天每一刻,从心里生出深深的羡慕,还有更多的嫉妒。他觉得自己和那些男人有着同样的心情,因为他也在深深地爱着她。

    感受着她对那些男人的爱,他同样能感到自己心生欢愉。他不明白这些都算什么,可是看到她在他们的怀里安然微笑,就觉得什么都可以为她做。

    什么都是值得的。

    哪怕是追着她,陪着她,最后为她死去……他也心甘情愿。

    沈望舒看着这个一口叫出自己名字的男人,伸手拂过他冷硬的侧脸,看他似乎瑟缩了一下,突然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阿鸾!”

    就在她柔情地和自己的爱人再次相逢,彼此对视的时候,大皇女已经从宫车上稳住了身形扑了过来。她把沈望舒拉到自己面前细细地看了看,连声问她有没有磕到头。

    看到这披散的长发的妹妹青丝凌乱,华服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虽然有些不整齐,然而却又有一种凌乱美,她一时松了一口气庆幸地说道,“天幸无事,不然你有个什么,我的心怎么能好过。”这可是她亲妹妹。

    同父的。

    也就是这个妹妹了,换了二皇女,大皇女不往她身上踏一万只脚就不错了。

    “多谢……”大皇女把沈望舒从那男人的怀里拉出来,仰头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和气起来,笑着拱手看着这一身重甲越发身形彪悍的男人,目光扫过他腰间的重剑,只觉得这浑身冷硬气场彪悍的家伙可真不像是个男人啊,亲近地说道,“方将军。如果不是方将军出手,三皇妹最少也要伤了头了。”

    她目光落在这男人身上一瞬,眼角突然挑了挑,试探地问道,“方将军?”

    这男人专注地看她皇妹做什么?

    当然,她这个妹妹别的不好说,生的倒是一流的美艳,美名传遍上京,是不少王孙公子的梦中情人。

    说句不好听的,想要嫁到鸾王府上去的男人,能从后宫排到护城河去。

    因此,没见识的方将军看呆了她皇妹,倒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三皇女素来喜爱美色,最厌恶不美丽的东西了,这方将军这么看她,大皇女唯恐三皇女不高兴口不择言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

    虽然她素日觉得这位方将军一个男人却非和女人一起上阵杀气有些太过彪悍,也觉得这方将军确实长的跟女人似的不大婉约漂亮,不过并不妨碍她认为方将军是一位保家卫国的优秀的人才。她也不会对为了天下百姓做出牺牲,流过血的男人有什么应该被人嘲笑的地方。

    世人嘲笑这男人和女人一般刚强叫人鄙夷,可是大皇女却觉得方将军非常难得。

    不过男女有别,她素来是疏远着些,也是为了方将军的清誉。

    万一传点儿方将军和皇女殿下的绯闻,导致人家嫁不出去了呢。

    本来就挺难嫁的不是?

    因此,当大皇女看着这位高大魁梧的男人就跟没听见自己说的话似的,沉静地握着腰间的重剑,坐在高头大马上看着自己美艳的妹妹,越发为难了。

    她并指,捅了一把同样失魂落魄的妹妹。

    沈望舒就仿佛惊醒了一样,抬眼,看到自己的爱人还在眼前,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带着眼泪的笑容,颤抖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当然,她的眼泪被认为是吓哭了的眼泪。

    毕竟,从前的三皇女真是一个啥啥不行的败家女而已。

    看到她被吓哭了,那男人身后的几名同样跨马停顿的女将脸上就露出了淡淡的不屑,然而她们似乎非常听从这位方将军,见他没有说话,就努力在脸上露出了恭敬之色。

    大皇女在一旁冷眼旁观,看到她们脸上那不容错辨的不屑,心里有些恼火,虽然知道这些从边关回来的守将们性格爽直,有什么说什么,最看不起胆小懦弱之人,却还是心里不舒坦。她家皇妹就算是废物,她也不许别人来看不起她!

    “方玄。”那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

    “阿玄?”沈望舒试探地问道,“我可以这么叫你么?”

    她的眼里充满了期盼,一双潋滟的眼里流光溢彩,无限的美丽。

    他立刻就点头道,“嗯!”

    这样痛快与亲近,倒是叫后头那几个打马转圈儿的女将露出诧异的表情,互相对视了一眼,看向沈望舒的目光多了几分好奇。

    “今日多谢方将军了。”皇妹竟然没有恼怒,相反还特别和气,大皇女觉得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又觉得心里熨帖,觉得皇妹懂事了很多。

    所谓懂事,不是学会拉拢朝臣,而是懂得,该给人最起码的尊重。

    三皇女若是从前,看到如此粗鄙的男人,只怕会叫着“丑八怪”而走的。

    从前就有三皇女取笑人家待字闺中的某公府家的小少爷丑得跟女人似的,结果和人家公府结仇。

    沈望舒显然记不住三皇女从前给自己修下多少大仇人了,她同样目光晶莹地看着自己的爱人。

    现在鸾王殿下的脑中,就只有“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一行大字了。

    “是我们无状,冲撞了两位殿下的宫车。”方玄垂目静静地说道。

    他说不出方才的那种感觉,仿佛是心有所感,冥冥中似乎就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他念念不忘的爱人就在这个方向。他得更快,更快地来找到她。这种急迫叫他忍不住在京中策马飞奔。

    幸亏这一顿路是通向宫中的道路,寻常百姓不会在这里走动摆摊什么的,不然他都要唾弃自己扰民。他想到方才那种知内心感到的紧迫,又忍不住把目光死死地黏在了那个美艳绝伦的女子的身上。

    她美貌高贵,养尊处优,一双修长的手白皙细嫩,和他是完全不一样的。

    一个如同天上的华丽鸾鸟,另一个……就跟地里的冬瓜似的。

    不过沈望舒肯定自己没见过这么英俊的冬瓜,她同样看着自己的爱人。

    他这么英俊,英俊得叫人无法转移自己的目光。

    不过这么看一个男人太不礼貌了,大皇女知道一般丑男都不喜别人这么看自己的,急忙捅了捅自己这个没心没肺的妹妹,迎着她无辜的眼神,轻声说道,“方将军只怕是要入宫?”见方玄沉默地点头,她就温和地说道,“方将军简在帝心,日后不要辜负了母皇的看重。今日之事,是本王姐妹欠了将军一个人情,改日本王设宴,一定好好感谢方将军今日之恩。”

    方玄抿了抿嘴角,没有看大皇女,而是去看沈望舒。

    “你要去见母皇?”沈望舒突然问道。

    她突然就知道了。

    一个男人,还被称作是将军,还被女帝看重……

    满天下也就这么一个男人吧?

    方玄就是二皇女想要迎娶的那个?

    自己男人被觊觎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沈望舒深深地觉得,自己跟二皇女做敌人真不是没有理由的。

    她警惕地看着自己的爱人,看他猿背蜂腰英姿勃勃,那一身的强悍英武之气扑面而来,令人心生战栗爱慕,还有那仿佛刀削一般棱角分明的脸,薄唇,狭长冷厉的双眼,英俊入骨,又冷硬入骨,身披铠甲的时候,那铁血的气息和无比强势的气息仿佛将人压倒。

    这到了哪里都不是一个会被人忽略的男人。这么英俊的男人,真是难怪被人觊觎啊。

    沈望舒哼哼了一声。

    “本王累了,要不你送本王回家?”她突然笑了笑。

    方玄突然有种不要去见女帝,马上带着眼前笑容妩媚的女子转向的冲动。

    大皇女用力地咳嗽了一声,叫妹妹别发疯。

    可不是什么男人都能调戏的。

    “咱们同骑一匹马……哎哟!”沈望舒感到后脑一痛,回头怒视自己的皇姐。

    “方将军公事要紧。”大皇女笑着说道。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她真的不想抽自己妹妹这一下。

    不过她看方玄显然在那吃沙子的地方没见过多少世面,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口花花,就叫花花皇女的,竟然真的被说动了心,想要伸手去把这笑容艳丽的妹妹给抱上马,就觉得糟心坏了。

    她此生最恨妹妹贪恋美人,另一则就是喜欢对那些王孙公子*说笑。她是个端方的人,哪里喜欢这等不规矩的言笑,正容对方玄赔罪道,“阿鸾素来喜欢说笑,方将军不要和她见怪。”

    她瞪了妹妹一眼,看她敢怒不敢言,心里冷哼了一声。

    “将军,陛下等着呢。”那几个女将看到自家将军似乎真的被这才见过一面的鸾王给迷住了,顿时露出几分紧张。

    鸾王庸碌无能,上京皆知。

    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方玄垂目,抓着缰绳的粗糙的大手紧握,青筋毕露,却不说话。

    沈望舒目光落在他的手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心疼。

    他得在边关吃过多少苦,才有了这样的一双手?

    “要不然,你去见母皇,我在这儿等你?”她温声问道。

    方玄狭长的眼里露出一抹明亮的光,可是转眼,他却默默地摇了摇头。

    “外面晒。”他轻声说道,可是声音却变得有些喜悦了。

    “你的仪容都乱了,小心明天御史参你。”沈望舒身上乱糟糟的,如果在外面等着也太难看了,更何况还有一群御史最喜欢的就是拿皇女们开刀了,大皇女劝了沈望舒一声,见她不乐意,心有所感,连自己都不知道原因地就看了方玄一眼。

    后者似乎明白了她的心意,俯身,把侧坐在宫车上的美艳女子扶了扶,飞快地缩回手,一张英武的脸竟然红了,低声说道,“见过陛下,我再登门拜访。”

    大皇女皱了皱眉。

    方玄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如果真的出入鸾王府,那没准儿明天他的清白名声就没了。

    一个男人若没了清白名声,以后怎么嫁人?

    “好啊,我叫人做八宝鸭子好不好?”沈望舒眼睛顿时就亮了。

    不过她又被大皇女捅了捅。

    “将军,您忘了?见过陛下,咱们今天要回京郊大营点兵的。”那几个女将也知道这样不大好,急忙说道。

    方玄再次沉默了。

    他执拗地坐在马上,一声不吭,顿时叫人心里生出几分绝望。

    从来冷硬,从不提嫁人婚配之事,甚至连二皇女的殷勤都漠然以对的她们的这位将军,不是看中三皇女了吧?

    那还不如看上二皇女呢!

    “既然今天没空,那就明天,咱们好好儿说话。”沈望舒情情爱爱很重要,可是爱人的前程和正事却更重要。她看到方玄还是不走,想了想,笑眯眯地从腰间解下了自己的金丝荷包来,塞进了男人粗糙的大手中。

    那粗糙,似乎带着毛刺的手刮了沈望舒白皙的手一下,那只大手就突然瑟缩,似乎自卑一样地缩了缩。沈望舒心里叹息了一声,伸手,握住了他那只粗糙的大手

    粗糙与柔嫩,雪白的手落在男人的大手中,清晰得刺眼。

    “大庭广众,请殿下自重。”这又牵手又给荷包的,还怎么叫方玄做人?一旁的女将脸色郑重地对沈望舒说道。

    沈望舒顿时讪讪地笑了。

    那个什么……她忘记这是一个男人被拉下手就要嫁给人家的奇妙世界了。

    不过……她就是等着爱人嫁给自己的呀!

    想一想,鸾王殿下牵手牵得更加理直气壮了,还万分郑重地说道,“本王会负责的!”

    方玄的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纹。

    不过在场的除了他和沈望舒,似乎没人把这句话当真。

    那几名女将看着一见面就海誓山盟的鸾王,不知怎么就想到京中的传闻了,警惕地护卫在方玄的身边。

    沈望舒迎着这防贼的目光,觉得这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将军,陛下该等急了。”一名女将低声说道。

    方玄沉默了片刻,他本似乎不愿离开沈望舒,然而摸了摸给自己稳心的荷包,还有沈望舒的誓言,这才微微点头,垂头从自己的铠甲里摸出了一只狼牙来,把它从自己脖子上的项圈上解下来放在了沈望舒的手里,低声说道,“我打的,狼王,最尖的那枚牙。”

    他这一世似乎是很腼腆的性子,脸上红红,飞快地看了沈望舒一眼,看她笑吟吟地抚摸这枚雪白的狼牙,突然不敢看了,打马而去。

    沈望舒摸着这狼牙,感受着上面传来的阿玄的炽烈的温度,目光不舍地看着爱人高大的背影。

    她翘首以盼,仿佛怎么都看不够似的,大皇女皱眉,又拍了拍她的头。

    沈望舒只当做什么都没有感觉到,直到方玄的身影消失在远远的宫门,这才转头摸着头抱怨道,“本就不聪明,你再打就更傻了。”

    “我倒是想把你打傻!”大皇女冷笑一声,突然沉了脸问道,“你方才做什么呢?”

    “难道你看不出来?”

    “方将军可不是你从前玩笑调戏的那些浪荡货色!”大皇女沉了脸,露出了一副说教的表情说道,“不要说他如今是京郊大营的主将,他更是一个老实人,可跟你玩不起你那些风月游戏!你也大了,也该知道分寸些,怎么能这么牵扯好人家的男儿?”

    大皇女隐在嘴边的一句话还没有多出来,唯恐把这皇妹吓个好歹的。这方玄力大无穷,比女人还勇武,那个什么,真要是妹妹辜负他,被他知道只是玩弄开心一下,说不得一刀下去把她劈成两断啊。

    什么人能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都不知道?

    “我没有调戏他,我是真喜欢他。”沈望舒觉得姐姐对自己存在误解,努力解释说道。

    大皇女冷笑一声。

    从喜欢风流美人儿,一下子就换了口味,当她这么好糊弄不成?!

    “真的,一见钟情,你不觉得他很英武么?”沈望舒双手合十,露出了憧憬爱慕的目光。

    她虽然是个败家女,还挺好色还不知分寸,不过从不撒谎,大皇女本来在恼火她不知分寸对人家本分人下手,现在看见她这么一副爱慕的样子,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惊悚的表情。

    “什么?!”

    “方将军呐,我觉得自己从没这么喜欢过一个男人。”这话绝对是沈望舒的心里话。

    然而不仅是大皇女,连一旁两家王府的下人都吓得脸色发白。

    鸾王殿下这口味儿,可真是挺重的啊。

    “你说的真的假的?”大皇女没从沈望舒的脸上找着开玩笑的痕迹,觉得自己的牙齿都在打架了。她虽然不许妹妹贪欢好色,不过也没想过叫妹妹娶一个女人似的男人好么。

    她就希望妹妹能过得幸福一点,就跟她似的,娶一位温柔贤良的正君,生一两个乖巧可爱的孩子,没有什么波澜,不过也不必有什么风波不是?她很看重赞赏方玄,不过从未想过他谁嫁给自己的皇妹。

    大皇女突然目光一凛。

    “你不是因为老二,所以想先下手吧?”她突然开口问道。

    这妹妹之前还在跟她说二皇女试图迎娶方玄之事,此时对方玄这么感兴趣……

    “我要皇位,可不需要你这么牺牲。”她正容说道。

    沈望舒觉得这皇姐真是想多了。

    显然她和这个世界的女人们的审美有点儿不一样啊。

    那些她们觉得妖娆柔弱乖巧懂事的,鸾王殿下看一眼都觉得浑身发麻好么。

    还涂脂抹粉,大红胭脂的,怎么叫人下得去嘴?

    “以后你就知道了。”她觉得世人是无法理解自己了,哼了一声,恋恋不舍地看了看方玄消失的方向,这才上了宫车回了自己的王府。

    大皇女今天觉得她的表现大部分都不错,因此带了几分兴致地和她一起进了府中,就见王府之中恢弘堂皇,亭台楼阁小谢廊桥应有尽有,无数的各地的树木花枝的高高低低,一道活水成就了一条碧绿的湖水,碧波荡漾,连空气里都透着几分清凉。

    这倒是一处非常美丽的园林,不当王府的话,当园子倒是也不错。

    显然鸾王府比大皇女的王府奢华多了,大皇女却并不嫉妒。

    然而走在王府的石桥上,大皇女心情正好,脸色却突然沉了下来。

    正百无聊赖的沈望舒转头就见几个花枝招展的少年,身上穿着各色飘逸的纱衣,分花拂柳而来。

    那美丽的容貌也窈窕的身段儿,都是最出色的美丽少年。

    沈望舒默默地抹了头上的冷汗。

    幸亏方玄今天没送自己回家,不然看见这么多美少年,岂不是说不清了么?

    鸾王殿下显然还不知道自己王府中遍布天下美色的传闻已经天下皆知了。

    “哼!”大皇女瞪了一眼不争气的妹妹。

    沈望舒讨好地拱了拱手,看着那些笑容灿烂的少年,觉得头疼。

    这些少年不是林贵君送的,就是各地的那些地方官进贡上来的,要不就是当初三皇女买的。三皇女喜奢华,喜美色,虽然现在还没有睡这些美少年一睡,不过却很喜欢美少年养眼。

    只是沈望舒是不喜欢的,然而这些少年并不是物件儿,她不觉得冷酷对待就现出自己对方玄的深情或是自己的坚定,因此想了想,也不回到屋里去,叫一旁的侍卫个自己搬来两张红木雕鸾凤的椅子来,和大皇女一起坐下。

    她又叫露出诧异表情的王府管家去命所有王府中被三皇女收藏的美人过来,之后又叮嘱了几个心腹几句。

    那几个人领命而去,沈望舒捧着一旁侍女给自己倒的茶,沉吟不已。

    她今日声色不同往日,若是之前,进了王府总是会对他们调笑一番,因此那几名走过来的少年露出几分无措。

    不大一会儿,管家领着许多的美丽少年走了过来,立在沈望舒的面前。

    沈望舒数了数,觉得三皇女也真是蛮拼的。

    起码七八十人啊!

    “本王……”她声音清越优雅地开口,顺便接过心腹快步回来捧给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匣子,打开,看到的是一盒子的身契,命人挨个交给这些少年,看到他们或惊喜或害怕的样子,就笑了笑,温声说道,“本王有了真心喜欢的人,不能辜负他,不想叫他伤心,也同样不愿耽搁你们。”

    这里面有林贵君的密探,不过沈望舒却不是一个赶尽杀绝的人,她只会弄死幕后黑手林贵君罢了。

    “殿下?”一少年颤巍巍地唤了一声。

    “拿了身契,日后你们就是良民,不再是贱籍。”沈望舒对他微微颔首,看到他红了眼眶跪在地上,看着可怜,可是心里却无法生出真正的爱惜与垂怜。

    她收回目光,手指在红木扶手上轻轻弹动,慢慢地说道,“你们进王府一场,也算是从前叫……我很开心,每个人一千两银子,足够你们做一些小本生意,或是买些良田,寻一户好人家。”这些少年生得美丽,虽然有些招祸,不过她难道就要庇护他们一辈子么?

    如果安分些,掩饰一些自己的容貌,安分度日,拿着她的银子,就可以过得很好。

    就当做是他们之前侍奉三皇女的酬劳,日后与沈望舒两不相欠就是了。

    当然,一下子没了十万两银子,沈望舒觉得浑身都疼。

    那些少年顿时呜呜地跪在地上哭了起来,然而有一部分却露出了喜色与感激,只是唯恐沈望舒是在试探他们,不敢应承。

    不管究竟是什么心思的,沈望舒都不预备留了。

    她再次摆手,叫人取了银票来给了这些少年,命他们退去。

    “殿下究竟爱慕了哪位少爷?奴婢愿意当个侍童,服侍殿下与未来正君!”还有不死心的,不想离开这鸾王府的荣华锦绣之处,扑上来仰头可怜地哭道,“只要将奴婢当个小猫小狗儿,再不敢在正君面前碍眼!殿下只随意使唤,只要偶然想起奴婢,奴婢就满足了!”

    他伏在地上,哭得可怜到了极点,柔弱得如同风中的清荷,沈望舒却觉得看着这一幕喜感极了。

    她真是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有求给自己当小猫小狗的。

    “再不走就拖你走。”她不耐地沉了脸。

    大皇女一言不发,然而脸上却带了满意的笑容,挥了挥手,她身边的侍卫都不是怜香惜玉的,上前拖着这些少年就走。

    转眼哭声震天。

    沈望舒真是觉得耳朵疼。

    “这才对。”大皇女觉得鸾王府这才算是干净了,然而看到沈望舒利落地赶走这些少年,又想到她方才说真心喜欢上一个人,心中一动,挥手叫侍卫们站得远了一些,这才轻声问道,“你说喜欢方将军,莫非是真的?”

    这皇妹方才对那些窈窕美人儿可没留情啊,大皇女就觉得没准儿从宫车上一滚,这皇妹的审美观就被滚歪了,一时就露出笑容来说道,“方将军虽生得差了些,不过为人端正,倒是个好人选。”

    “他生得多招人喜欢啊。”沈望舒抗议道。

    大概审美真歪了,不过歪的好!

    大皇女决定放弃这个关于容貌的话题,反正这三皇妹喜欢,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纵容地笑了笑,只是又叮嘱道,“你若真喜欢他,素日里就更要郑重对他,不能轻薄了人家。”见妹妹美艳的脸抽搐成了一团,她越发苦口婆心地说道,“且万万不能见一个爱一个。若你觉得自己不能对他一心一意,就不要招惹人家,免得日后为你伤心。”

    这妹妹审美这么怪,万一以后又正回来了可怎么办?女人可以多多纳侧,不过男人嫁错了人,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大皇女知道皇妹联姻方玄的好处,因此更加慎重。

    总不能利用完人家的兵权,就把人撇到身后去吧?

    “我这一生……”沈望舒却不觉得大皇女的殷殷叮嘱心烦,相反,想到阿玄,她的目光变得温柔起来,轻声说道,“只爱着他一个就足够了。”

    她素来美艳风流,可是此时郑重起来,却令人感到发自真心的诚意。

    大皇女微微颔首,想了想柔声说道,“既然如此,过些天你就和陛下求赐婚的旨意吧?”这个时候,她突然有些庆幸这皇妹是个众所周知的废物点心,并且在外人的眼里和她的关系并不亲密了。

    毕竟没用并且和大皇女不大亲近的鸾王,才会叫女帝放心地把掌控京郊大营的主将赐给她,而不会有任何担心。不然换个人,如她或是二皇女,女帝说什么都不会赐婚,就是赐婚,只怕也会收回方玄手中兵权的。

    女帝不可能叫方玄和大皇女二皇女有关系。

    三皇女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赐婚也不用担心。

    而且女帝更有信心,毕竟三皇女更亲近女帝更甚大皇女,且她也并不是只有京郊大营这一处的兵权。

    “一定的。”沈望舒笑嘻嘻地应了。

    她送了大皇女回府,这才回了自己那奢华无比的住处梳洗干净,又熏了一夜上等的冷梅香,第二天一大早把自己收拾得越发光彩照人,这才换上了皇女的华美服饰往朝中去了。

    她今日心急,走到了朝堂之上的时间比从前不知早了多少,顿时就叫一概只见三皇女姗姗来迟或是干脆不上朝了的朝臣露出诧异的表情。不过沈望舒这个时间肯定没时间理会她们,只是四处张望,就看到靠近角落的地方,正垂目静静地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他身周三尺,没有人,露出了格外的孤单和寂寞。

    虽然世人说起方玄都说是与众不同,可是这些女人们却都依旧看不到他的好。

    她们愿意对他表示钦佩,可是却不愿靠近他。

    沈望舒心里有些刺痛,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下来。

    如果不是女帝已经带着内侍坐在了御座上,沈望舒就要走到他的身边去。

    “你怎么来了?”女帝觉得太阳打西边儿出来,看着沈望舒笑着问道。

    “儿臣到底是皇女,怎么也不能辜负母皇的期望不是?且……”沈望舒顿了顿,抬眼笑道,“儿臣还有事求母皇做主。”

    三皇女要求做主的一般没啥大事儿,女帝也不大在意,而是专注地开始听政,待所有的朝臣都说完了,女帝的脸上就带了淡淡的笑容,一双威严的眼睛,落在了一侧沉默而高大的方玄的身上,笑着说道,“方卿此次在西北立了不世之功,可保我西北子民数十年的安泰平安,只是年华易老,方卿的年华都在西北蹉跎,如今依旧孑然一身。朕心中实在不忍……方卿,你可有心仪之人?若有,说出来,朕都给你做主。”

    她看似在说笑,实则令人心底都发凉。

    听女帝的意思,这是只要方玄看上谁,谁就必须得娶的意思啊!

    一时朝中家中有俊俏女儿的,都忍不住不安了起来。

    “臣……有。”方玄沉默了很久,沉闷地说道。

    所有朝臣都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要是自家闺女。

    兵权虽好,不过方将军太丑了啊!

    “是谁?”女帝还十分感兴趣地问道。

    方玄迟疑了一下,却没有开口。

    他知道女帝的意思,可是却不想强迫自己的爱人,用这样强权的方法得到她。

    “是我。”

    鸾王殿下等了半天没等到爱人吐口,不得不风姿翩翩,实则厚颜无耻地走出来,微微一笑。

    有点儿得意,有点儿炫耀,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

    “他中意的是本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