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118章 丑夫(五)

第118章 丑夫(五)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贵君就这么厥过去了,沈望舒就不能没心没肺地出宫。

    她不得不往女帝的面前去告诉自家母亲一回,她小妾被自己气晕过去了。

    女帝这个时候已经知道了。

    她往林贵君的宫中去了一趟,看太医给林贵君诊脉,说是怒极攻心,一开始还有些嗔怪自己的皇女无礼,然而在林贵君尚且昏迷的时候,听着一旁宫人将沈望舒的话一五一十说了,女帝的脸色又变得异样了起来。

    她细细地看面前安睡的林贵君,这男子依旧生得带了几分狐媚的美貌,宫中不知点着什么香料,甜腻入骨,透着叫人心里痒痒的气氛,那水晶珠帘晃动,晃得林贵君的脸都在摇曳。

    的确很狐媚。

    女帝眯了眯眼,沉默了一瞬。

    “叫他养着吧。”她什么都没有再说,从林贵君满目奢华的宫中走出来,回了自己的寝殿。

    殿中,沈望舒正悠闲地喝茶,半点儿都没有焦虑的意思,见了女帝面无表情地进门,还笑了笑。

    “你就不知道什么叫怕。”正常人气昏了贵君,是不是得诚惶诚恐地请罪啊?

    沈望舒却不以为然,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哼笑说道,“儿臣说的可都是大实话!林贵君是母皇身边服侍的人,怎么能和儿臣那般亲近?您不知道,他喊儿臣那叫一个亲热,娇滴滴的。若说只是一个小君,再妩媚也就算了,可是他已经是二皇姐的生父,还是宫中唯一的贵君,说得不好听些,京中尽皆瞩目的人,怎么就不知自重呢?从前还知道穿端庄的衣裳,言行却不知收敛,实在给母皇丢脸。”

    其实女帝也觉得林贵君有些丢脸。

    不过她拒绝承认自己的眼光问题,哼了一声说道,“那也没有你去说教的道理。”

    “看不过眼罢了,我也觉得对不住二皇姐呢。”沈望舒笑嘻嘻地说道,“皇姐本就敏感多思,虽嘴上大概得说不会对我生气,不过只怕心里要恼了。”

    沈望舒便越发叹气说道,“亲生父亲被人指责到了脸上,怎么会不恼火呢?若真的不恼火,这人也太无情凉薄了一些。毕竟母皇您想想,若对生父都无情,只怕旁人在她心里更是白给了。”她笑眯眯地摊了摊手,含糊地说道,“可我与二皇姐是亲姐妹,若说她憋着火儿却虚伪的说不生气,固然姐妹和睦,然而连对姐妹都要遮掩真实情绪岂不是太生分了么?我心里也难受。”

    女帝却深以为然,颔首说道,“你二皇姐的确该恼你。”

    沈望舒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目光潋滟,柔声说道,“二皇姐只怕一会儿会进宫看望林贵君,到时候您叫她过来,我给二皇姐赔罪吧。”

    她现在一副老实诚恳的样子,女帝也喜欢她知错就改,微微点头。

    不大一会儿,二皇女火急火燎地入宫了。

    看了一眼哭着说“再没脸见人”的林贵君,二皇女气得眼睛赤红。

    沈望舒骂了这一回,不仅叫林贵君丢尽了脸,还叫她同样被人指指点点。

    她的血脉低贱,只是宫人出身,的确不及大皇女姐妹高贵。可是这都是暗中被人嘲笑,再没有人堂而皇之地提到明面儿上来的。

    毕竟虽生父微贱,她到底还是女帝的皇女呢。

    如今被沈望舒指到脸上,就跟被扒了一层人皮似的,她五脏六腑都觉得被怒火烧花了。

    不过她从来都是个隐忍充满谋算的样子。她知道女帝是喜欢自己膝下的皇女姐妹情深,而不是反目的,因此到了女帝面前,她虽然脸上有些黯然,然而并没有怒意。

    见了女帝,她拜见之后便轻声说道,“父君醒了,还觉得心里头难受,仿佛是病了。母皇若有时间,便去瞧瞧父君,叫他心里安慰一些。”她当然也知道之前林贵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个妖精弄进宫,如今正得宠还封了柔君。

    女帝沉默了一下。

    她都和柔君说好了要晚上一起赏月的,若去见林贵君,只怕就要留宿,那个柔弱痴情的人儿,还不得把门泪眼朦胧地等着她一晚上啊?

    柔君正是心头好,因此女帝脸上就露出淡淡的不愿。

    沈望舒瞧见了,做女儿的当然得顾着母亲的心思,就笑着说道,“母皇又不是太医,看了贵君贵君也不能好。且母皇身体贵重,贵君也该在意些,病中还见什么母皇,不怕把母皇过了病气儿?”

    她嘴里吧嗒吧嗒地说得很快,二皇女瞪着眼睛竟寻不着插嘴的空儿,反而是女帝的脸上缓和,觉得这个借口不仅叫她可以与柔君共度柔情,林贵君那里也不显得自己凉薄。毕竟,这不是怕过了病气儿么,可不是自己喜新厌旧不是?

    “皇妹你!”

    “说起来我得给二皇姐赔罪。”沈望舒既然生在皇家,绝对是能屈能伸的性子,虚伪起身风姿翩翩给二皇女赔罪道,“我一时为母皇着想,口不择言伤了贵君的体面,二皇姐打我骂我,都是应该的。”敢打一下试试!

    她不叫她家阿玄废了她的!

    二皇女哪儿敢在女帝面前抽自己妹妹,沉默了一下,方才强笑道,“你不是有心的,我不怪你。”她越发露出自己宽容大度的气度,反劝沈望舒道,“皇妹不必往心里去,谁家里没有个磕磕绊绊呢?不过是寻常小事,这一次就算了。”

    她本生得美丽秀雅,此时风度翩翩,还真有几分皇家的雍容气象,然而女帝在一旁听着听着,却皱了皱眉,目光扫过这个女儿。

    沈望舒眉目之间恰到好处地露出几分黯然,轻声说道,“皇姐真的不怪我么?”

    “自然当真,我并没有恼怒。”二皇女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倒是希望二皇姐恼怒我了。”沈望舒强笑了一声,低声说道,“就如大皇姐,寻常常骂我吼我,我……”

    她侧头,仿佛明珠生辉的脸上,露出几分萧瑟。

    二皇女没明白这皇妹抽的什么疯儿,却露出一副温煦的表情说道,“大皇姐骂你了?下回你来与我说,我去与大皇姐说,叫她对你宽容些。”

    活该被骂!

    二皇女想到林贵君被骂得没脸出门,连方玄此时都被沈望舒勾搭走了,顿时心里生出几分恼怒。

    沈望舒含糊点头,飞快地说道,“我先走了。”

    她走得飞快,连对女帝告退都没有,这般没有规矩,顿时就叫二皇女眼中露出几分寒芒,侧身对女帝柔声说道,“三皇妹素来没什么规矩,母皇不要和她见怪。”

    女帝看着貌似为沈望舒求情的二皇女,脸上沉沉,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沈望舒当然知道女帝的心里恐怕不大开心了,不过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她在宫里发了一回坏,知道二皇女最近是没好儿了,就预备往大皇女面前去请功。

    更何况被二皇姐伤了心,这感情外露的废物点心肯定得去大皇女府里疗伤啊,沈望舒可知道女帝的耳聪目明,也不担心被女帝忌讳,大摇大摆地就到了大皇女的府上。大皇女分封萧王,王府虽然很大,不过真心没有鸾王府的奢华。

    她的正君同样温煦,见了沈望舒兴冲冲地上门,就在门口把她接了进去。

    “皇姐呢?”沈望舒坐在花厅里,得意洋洋地问道。

    宫里哪儿还有什么秘密呢?萧王君自然知道这妹妹在宫里把林贵君一通好骂了,无奈地说道,“刚出府去你的王府了,我瞧着只怕是要去抽你。”

    骂了林贵君固然解气,不过那是女帝的后宫,女帝恼火起来怎么办?

    沈望舒就笑着说道,“只怕皇姐要无功而返,不过我这是来求姐夫的,她在不在关系真不大。”

    没用就扔这真是一种叫人唏嘘的技能,萧王君都在心底有些可怜自家殿下了。他微微一笑,本不过是清秀的脸就带了几分光彩。他温润如玉,声音也清澈好听,性格自然也很和善,对三皇女素来当亲妹妹一样疼爱,此时叮嘱府中人去给沈望舒预备吃食,这才笑问道,“是什么事?”

    他出身礼仪大家,举手投足都带着几分风雅,谦谦君子如玉,沈望舒就觉得很养眼。

    更何况大皇女对自己的正君非常爱重,连从前的三皇女对他都带了几分尊敬。

    得妻主宠爱,和不得宠的正君,待遇肯定是天壤之别。

    “皇姐之前该对姐夫说过,我对朝中一位方将军一见钟情。”沈望舒顿了顿,认真地说道,“姐夫,我这回可是真心的。”

    萧王君脸上就露出一丝笑容。

    他当然也知道三皇女从前喜美人的性子,满府的小妖精姹紫嫣红的看了都觉得眼睛疼。不过听大皇女有些忧心地说起妹妹转了性子,他却并不觉得这是一件荒诞的事情。

    “我听你姐姐说过,能被你爱重,方将军该是一位世间难得的男子。”萧王君为人温煦,善解人意,见沈望舒连连点头,便笑着说道,“这位将军虽外头颇有诟病,然在我眼里,却是一位难得出众的人。寻常男子,可有勇气去和女子争锋?且女子在他面前都要折腰,只这一件,就叫人敬佩。”

    他顿了顿,就对沈望舒继续和声说道,“男子的容貌,时光消逝总会老去,只有品德才永远都不会转移。”

    沈望舒连连点头说道,“所以我才会这么喜欢阿玄。”

    萧王君越发地笑了,他看着沈望舒在自己面前可怜巴巴的,颔首道,“你是个一心一意的人,方将军有福气。”

    “皇姐怕我回头见异思迁呢。”

    “从前你没有喜爱过谁,因此才放了满眼的小侍,这是因谁都不被你放在心上。你府中那么多美人,可我从未听你说过谁的名字,可见不走心。如今爱重了,你心里眼里都是那位方将军,恨不得连头发丝儿都看在眼里,连厨子都搜罗,这份心意弥足珍贵。”

    萧王君见沈望舒美貌的脸上露出一个“愿得一心人”的亲近模样,笑着问道,“你想求我什么?叫我相看相看方将军?”

    “请他来见见姐夫,顺便见见我。”沈望舒无耻地说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相思入骨啊!”

    她美貌出众,就算无赖也十分好看,不叫人厌烦。

    萧王君自己也得大皇女宠爱,因此对方玄并不嫉妒,有心成全沈望舒的一片痴心,干脆点头。

    当然,大皇女虽与他感情好,不过向来端着自己一张正派的脸,还真少有甜言蜜语的时候。

    “他平日里总是被人轻视,我虽能护着他,不过总有鞭长莫及的时候,姐夫素日里多照看照看。”沈望舒继续无礼要求,一心一意为方玄打算,完全没看见门口大皇女铁青的脸。

    萧王君看见了,这挑了挑眉梢儿,没做声。

    “外头那帮长舌男总是絮絮叨叨的,姐夫您听见什么说道我家阿玄的,可一定得厉声驳斥,叫他们闭嘴啊。”

    这些豪门的男人们没事儿都喜欢碎嘴皮子,方玄是男子中的异端,当然会被人更加嘲笑,常以方玄当反面教材的。沈望舒知道方玄心性宽阔,可是她却不能知道他不在意,就叫人中伤他,因此抱怨道,“都是闲的!叫我说,一群勾心斗角的货色,哪里有我家阿玄光明磊落!”

    “胡说什么!”见沈望舒一开口就地图炮,大皇女忍不住了,上前抽了这妹妹一把。

    沈望舒可不是束手待抽的人,哼了一声反驳道,“本就是事实,一群男人,偏要涂脂抹粉的,看了眼睛疼。”

    男人不就是用来涂脂抹粉的么。

    大皇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这妹妹越来越神经了。

    “总之姐夫你得帮帮我。”萧王君就是那种不爱涂脂抹粉的,身上只带着淡淡的绿竹香气,清雅干净。

    他笑着点了点头,大皇女却皱眉道,“你姐夫还要照顾美儿,你不许闹他。”

    美儿就是大皇女的独女了,尚在襁褓,白嫩可爱极了,沈望舒想到上一世她被忠心的侍卫护送逃离的落魄,再想想眼前露出浅浅笑容,文雅清和的萧王君,沉了沉自己的眼睛。

    她心里轻叹了一声,点头说道,“只请阿玄来就是,我不会为难姐夫的。”她顿了顿,对大皇女和声说道,“老二素来假仁假义,在朝中也有几个簇拥。我虽然是个没用的,不过尚有几分浅见。”

    大皇女即位总比二皇女即位强,沈望舒也没想自己当个女皇什么的,温声说道,“母皇虽正值盛年,不过咱们做女儿的都长大了,只怕女儿不是女儿,更是自己该警惕的对象。”

    “闭嘴!”大皇女喝了一声,走出门去叫人看着门不许人进来。

    她府中自然都是忠心之人,当初殉主的有的是,沈望舒也不担心有人泄露什么,笑嘻嘻地看着。

    “你这张嘴真是什么都敢说了!”大皇女心里却欣慰不已。

    若妹妹真能有些主意,她还能多个臂膀。

    她当然是希望妹妹能在通往皇位的这条路上陪着自己往前走的。

    毕竟三皇女生而丧父,大皇女从小儿为妹妹上心惯了,把她当半个闺女疼爱。

    沈望舒迎着大皇女关切的目光,心里一暖。

    她这几个世界,仿佛非常有亲人的缘分,不管是父亲母亲,还是姐姐,都真心对待她。

    想到曾经爱惜着自己的人,沈望舒目光越发温柔,轻声说道,“在皇姐的王府若都不能畅所欲言,那也太没意思了。”她的话中带着亲近之意,大皇女也忍不住心里更加熨帖。

    这些年的龃龉,大皇女都不大记得了,唯一记得的就是两人关系尚且和睦时妹妹看向自己的亲昵与依赖。她想到从前,更加温柔,叹息说道,“可算是懂事了一些。”从前三皇女被林贵君父女哄得晕头转向,大皇女都要气死了。

    所以现在看到妹妹重新亲近自己,大皇女很欣慰。

    一欣慰,大皇女就决定成全妹妹的相思之苦。

    虽然京郊大营的主将上了皇女的大门会叫人侧目,不过大皇女觉得这都不算什么问题,与萧王君一同下了帖子给方玄请他上门。

    沈望舒望眼欲穿,厚着脸皮不要回自家干巴巴的王府里,左右萧王府虽然没鸾王府那般富贵,不过屋子还是有的。萧王君把屋子放在了大皇女的书房不远的一个院子里,又抱了自家白嫩可爱的小闺女来给沈望舒看。

    白嫩嫩软乎乎的小东西若平日里沈望舒肯定很喜欢,不过暂时就只能敷衍了,亲了两口,就和大皇女一同去了书房,随意看着慢吞吞地说道,“方才的话还没说完呢。”

    “你已经很久没住在萧王府了。”大皇女却感慨着漫无边际的话。

    沈望舒无语地看着这皇姐。

    当初大皇女刚刚大婚开府,三皇女和她关系还不错的时候,确实经常住在萧王府上。

    等到了后来……真是不提也罢。

    “怎么了?”大皇女看到沈望舒那无语的样子,笑着问道。

    “说正经事儿呢。”

    “你就是正经事儿。”大皇女轻叹了一声,走过来摸了摸妹妹的头发,仿佛对一个曾经的孩子一样温声说道,“我这么拼命在朝中争锋是为了什么呢?早年是为了你我,以后又有了你姐夫和你外甥女儿。你自己想,若登基的不是我们姐妹之一,以后可有你我活路?就冲着这个,我才在外殚精竭虑。只是若为了这些权势连你们都弄丢了,我抢这个位置还有什么意思?”

    她的脸温柔亲昵,沈望舒坐在窗边,抬头静静地看着她。

    此时已将近黄昏,夕阳的余辉透过窗户照进来,照在了大皇女的身上,生出细密的光晕。

    沈望舒清楚地看到大皇女眼角的一点极细微的皱纹,和几根白发,那是常年皱眉思虑才能生出的痕迹。

    她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哽咽,仿佛是这个时候,才明白大皇女总是训导三皇女,总是恨铁不成钢是为了什么。

    或许上辈子,三皇女临死的时候是后悔过的,因为换了沈望舒想一想,如唯一真心爱护着她的姐姐死去,那种心情一定痛彻心扉。大皇女不是一定要登基成为女帝,只不过是为了能叫自己的妹妹,还有自己的夫君和女儿有更好的出路。她知道大皇女并不是在用假话欺骗自己。

    “若我做了伤害皇姐的事儿呢?”她突然问道

    大皇女想了想,就老实地说道,“只要没祸害你姐夫和你外甥女儿,伤害也就伤害了。”

    早年三皇女经常觉得她烦,那伤害的还少了不成?

    沈望舒顿时不说话了。

    上辈子三皇女算是把萧王君给坑死了。

    她哼哼了一声,把自己丢进身后的靠椅里,不再看三皇女,只是慢吞吞地眯着眼睛说道,“母皇喜权柄,皇女为她分忧心里肯定不自在。就比如我,出了名儿的金玉其外,母皇却爱得不行,你以为是慈母心肠啊?”

    她哼笑了一声,目光横斜生出几分潋滟艳光来,慢慢地捻着手边的茶杯轻声说道,“越能做得好差事,越能笼络朝臣满朝称颂,越会叫母皇生出警惕之心。只是若什么都不做,朝臣和母皇觉得你不行,那也是坑自己。”

    早年她曾经经历过一个朝代,风云莫测,优秀的皇子全都卷入其中争夺储位,是为九龙夺嫡。

    沈望舒如今还记得那个惊心动魄的年代。

    当然,她在那个朝代也并不是路人甲。

    她那时是帝王母族家中的最乖巧的女孩儿,从小就入宫养育在当时的贵妃膝下,贵妃是皇帝的表妹,与皇帝感情深厚,然而自己没有儿子,亲闺女死了就把她当女儿养。

    当她穿越的时候贵妃膝下就抱养了一个皇子。那个世界的原主是个睁眼瞎,明明是自小长大的情分,还能把个潜龙得罪得透透儿的,最后还为了能叫自己真心爱着的八皇子成为太子,偷偷儿给人家潜龙下毒。奈何皇子家中有了母老虎,她又嫁不进去,把潜龙得罪完了,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天可怜见的,那皇子就算她到死,也没有为她流一滴眼泪。

    他说过会娶她进府,只是碍于家有悍妻,其实也不过是搪塞。

    沈望舒穿越的时候自然学乖了,老老实实活泼地给潜龙当个安分的表妹,什么都没做。

    因为皇位你死我活的,就算她不动手,潜龙也不会放过自家政敌来的。皇位争夺里,可没有兄弟之情。

    她只是冷眼旁观,鉴证原主那一世曾经经历过的一切,那曾经被爱慕的皇子被逐出皇家,连身份都不能保全,最后连名字都低贱不堪。

    她只是可怜皇子的妻子,不管她有多么的嫉妒,有多么的不好,可是却一心守着自己的丈夫罢了,如果一个女人能够全然不动心,笑着看丈夫三妻四妾,那到底对自己的丈夫有多少的爱呢?

    之所以伤心,之所以拼着被人辱骂也要守住自己的府邸,守住自己的丈夫,也不过是一片真心罢了。原主会在这样的感情里横插一杠子,沈望舒却没有兴趣,她只是可怜她,最后的最后被休还母家,*而死。

    这才是刚烈的女子,值得一个男人真心的爱惜。

    想到那个世界,她在最后将那皇子的妻子收敛安葬,走到那穷途末路的皇子面前,将一切的恩怨纠葛说清,叫他知道他那美艳高贵的妻子之所以会嫉妒,只不过是因为真心爱着他,宁愿死去也不愿离开他,看着那皇子最后的痛哭失声与追悔莫及,才觉得心里痛快了。

    她对于潜龙登上帝位有功,可是最后却只求远离京城,因为她知道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果然如是。

    或是她是女子,或许还记得幼年一同养于贵妃宫中的旧年情分,她好好儿地活着,却一辈子都没有嫁人,也没有再踏足京城半步。

    帝王在的时候,她得到的永远是最多的赏赐与尊荣,他们都以为远离京中的她是帝王心里的女子,可只有她才知道,帝王想着她,不过是怀念当年两小无猜,没有一点勾心斗角的干净岁月。那是所有皇族心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她离得远,没有牵连上权力,所以被容下了。

    不然等着她的,就只有赐死一条路。

    不然她的家族都在帝王的一念之间倾覆,曾经显赫的世家呼啦啦地散去了。

    沈望舒想到这个,忍不住目光微微一黯,她觉得那时她能冷眼旁观,用淡定的心情看着那一切,待帝王将所有的威胁都散去,自己出手救下了家族几个年幼没有威胁的孩子就可以一生安然。哪怕她孤独终老也无所谓。可是当遇到阿玄之后,她却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忍耐。

    若一个世界没有阿玄,她为什么还要在这个世界停留呢?没有阿玄的孤单,她甚至一刻都待不下去。想着当年的旧事,沈望舒垂了垂眼睛。

    “能干却不能将朝臣都笼络的皇女,和能干却必要被满朝称颂压过陛下的皇女,皇姐觉得母皇会更喜欢哪一个?”

    声势大作,等待她的也只有帝王的忌惮。

    越风光就越危险,沈望舒就淡淡微笑说道,“母皇还在位,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就算做了太女,咱们也该安分一些。”

    大皇女万万想不到妹妹竟然会说出这样有道理,万分精明的话,一时怔忡起来,目光落在一旁的一簇花枝上许久没有说话,很久之后突然艰难地问道,“这些是谁和你说的?”

    “自己想的。”鸾王殿下恬不知耻地说道,

    “真的有用?”

    这可是经历过惨烈的夺嫡之争后得到的宝贵经验,沈望舒笑了笑,温声说道,“做个能干的皇子,有在外会饮朝臣的时间,进宫多在母皇面前承欢膝下当个孝女也是好的。更何况趁着这个时候多生几个闺女,后继有人,母皇心里岂不是也高兴?”

    若什么都好却没有继承人,想也知道女帝得犹豫要不要把皇位给你了。沈望舒说得嘴巴都干了,见大皇女面带心动,笑着说道,“皇姐本就居嫡长之位,就算不如人,母皇心里也得多看重你几分。”

    “我只担心林贵君在宫里……你知道他很得宠的。”大皇女轻声说道。

    “现在不是多了一个柔君?他老了,能吹什么枕边风儿,只别叫他如愿做了凤君就行。”

    就林贵君那点儿战斗力,沈望舒真不是小看他。

    她经历过那么多的后宫,林贵君是最废物的后宫了。

    大皇女垂了垂眼睛,脸上也露出几分慎重。

    她抬头看着自己的妹妹,这美丽无比的女子正笑着摸着自己凉薄的唇角。她的手细白,是养尊处优的手,带着惊心动魄的美感,可是这手却似乎随时都能扼住人的脖子。

    大皇女突然觉得有些欣慰,微微颔首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听你的。”她觉得韬光养略确实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更何况妹妹并不是叫她和她学当废柴,而是不要上蹿下跳碍女帝的眼罢了,并

    不是坏事。

    她想通了,笑着突然说道,“得叫老二知道上进啊。”

    多和朝臣交朋友,叫人人称颂,二皇女只怕是愿意的。

    “那咱们就帮帮她。”沈望舒不以为意地说道。

    当然,她如今是只知享乐的败家女了,关于这些阴谋诡计的真是万万不要听,见大皇女想跟自己讨论一番,急忙真起身快步走了。

    大皇女笑骂了一声起身跟着她一起出了书房,她的心里生出几分踌躇满志,只觉得姐妹联手天下无敌的节奏,还带着几分兴致地跟在妹妹的身边笑着说道,“你姐夫家中投奔来了一个孩子,生得不错,只可惜家中有了后父,见他生得好就要把他献给他母亲的上峰做小侍,因此逃了出来,求到你姐夫的面前。你姐夫是个心软的人,更何况那孩子生得确实好,也不忍心叫人一生辜负,这不就留在家里了么。”

    “姐夫家可是世家,怎么还有这种不堪?”

    “谁家没一两个糟心的亲戚。”

    “就算要投奔,投奔姐夫的家中就是,为何还要找上姐夫这儿来?难道他不懂得嫁出去的男子泼出去的水?说到底,他的本家是姐夫家中,最优雅知礼的,还能委屈了他不成?如今投到这里,一则不在意姐夫是不是会在皇姐面前难做,一则,我冷眼瞧着,有贪慕虚荣的嫌疑,只怕还怀着别的心思。”

    沈望舒见大皇女露出诧异的模样儿,温声劝道,“再如何这也是个没名没分的男子,大咧咧地住在皇姐的王府,名声不要了?”

    “我看他还颇本分。”

    “世间男子若都本分,就没有那么多的故事了。”

    沈望舒快步走着,不大一会儿就和大皇女走过了王府的园子,就见前方更精致一些,来来往往的小侍都非常安分,很有大家气象,见了沈望舒与大皇女便都急忙走过来行礼,沈望舒都叫他们起来,就和大皇女往正房而去。

    才进门,就听到书房之中正坐着一个穿着青竹色青衫的少年,低垂着一双秀目正听着萧王君对自己说些什么,听到门口有响动,他霍然抬头。

    他一抬头,白皙干净的小脸儿扬起,一双漆黑清亮的眼睛闪过一丝明亮的光,刹那些仿佛破开了屋中的晦暗。

    这般惊艳的秀色,是萧王君自己都没有的。

    沈望舒笑吟吟地看了他一眼,就见这令人心动的清丽少年,脸刷地就白了。

    如果能有力气开口说话,他一定要大叫一声冤家路窄。

    可不就是被沈望舒往死里骂了一回的那白衣少年么。

    “哟,能再见面真是缘分。”当然,沈望舒早就知道这少年会在大皇女的王府上了。

    上辈子,他就是寄居在萧王府上,勾搭得三皇女和亲姐姐翻脸,和萧王君起了芥蒂,最后自己拍拍屁股给二皇女当凤君去了。

    想到这个,沈望舒脸上就带了淡淡的笑容。

    这少年既然和二皇女这么有缘分,这一回她这个三皇女可不能棒打鸳鸯,当那个逼着人家有情不能相守的罪魁祸首了。

    只是她真的很想知道知道,没有三皇女任劳任怨为他的那些讨债鬼似的家人收拾乱摊子,叫他们不必去打搅他当个云端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这一回他要直面他的那些家人,二皇女会不会对他如同三皇女那样无怨无悔。

    不过想来所谓真爱是什么都愿意为对方做的,沈望舒也不会跟三皇女一样儿为了他的一句“一劳永逸”就在女帝驾崩之前弄死了他的全家,就为了叫他能有个轻松的后半辈子。

    都叫二皇女去表现去吧。

    “你们认识?”见沈望舒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看着那清丽的少年,而那少年脸儿白了,大皇女突然心里一阵紧张。

    那个什么……这皇妹不是犯了老毛病,又看上这少年了吧?

    天可怜见,方将军还不劈死负心女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