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129章 豪门继女(三)

第129章 豪门继女(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望舒嘴角抽搐地看着用一双无辜眼睛回看自己的东方玄。

    她突然觉得这少年似乎比自己还会装无辜。

    “你的腿没问题啊?化装舞会?为什么打扮成坐轮椅?”她直言不讳地问道。

    少年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之后咳了一声用最温柔的声音说道,“古往今来,精彩绝艳的少年智者形象,都是坐在轮椅上的。舒舒,你不觉得和我很相配么?”

    羽扇纶巾,智珠在握用病弱的身体努力指点江山,一双眼睛里永远都存在着的是温和与睿智,羸弱的身体与世人仰望的智慧形成鲜明对比什么的,这不是充满了内涵与秀雅么?不过沈望舒的目光颇为可怖,东方玄对她露出一个略为讨好的笑容,柔声说道,“我身体确实很虚弱。”

    他用力地咳嗽了两声,把自己压在沈望舒的肩膀上。

    “没力气。”他白皙纤细的手指搭在额头上,虚弱地说道。

    沈望舒保持沉默。

    她推了推这少年,哼了一声说道,“自己走。”

    “头疼。”少年执着地压在她的身上不动,顺便耍赖。

    “总裁身体不好。”冷酷英俊的黑西装男在后面提着轮椅,用低沉的声音对沈望舒说道。

    为了叫沈望舒相信,这男人还拍打了一下东方玄的肩膀,就见这少年轻呼了一声,双目微颤看起来仿佛是晕过去了的样子。

    他看起来就非常狡猾,沈望舒却忍不住在心里怜惜他,抚了抚他的脸颊,没有再说什么就拖着这少年往别墅的门口走,脚步刚刚抬起,就发现这少年果然如影随形地跟着自己的脚步,却还是闭着眼睛仿佛耍赖一样依偎在自己的肩头。

    这样亲昵而看重,沈望舒觉得心里变得柔软了起来,努力和他保持着这个造型走到了别墅门外,她忍不住转头,却看见南宫曜追到门口,晦涩不明地看着自己。

    这男人似乎被自己一脚踹出了心理障碍,又仿佛是时刻要把沈望舒记在心上一样。

    东方玄轻哼了一声,用最柔软如同春风的声音说道,“他不足为虑。”

    这少年明明有着最单薄的身体,可是沈望舒却觉得他可靠极了。

    “我没有害怕他。”沈望舒淡淡地说道。

    少年侧头,飞快地探出头来,亲了亲沈望舒的脸颊。

    他一双漂亮细长的眼睛里,倒映的都是沈望舒的影子。

    那黑衣男人早就走到了别墅的台阶底下,沈望舒在这个轻柔而大胆的亲吻里回过神儿来,心里更加柔软,却见月色之下,南宫家的宽阔别墅外,正停着一辆漆黑的车,这车子有四五节的长度,低调奢华,闪烁着淡淡的光亮。

    车子外面正站着一排的彪形大汉,看起来气势汹汹的,也怪不得东方玄可以闯进南宫家的别墅里。这些大汉在看到东方玄出现之后,全都微微躬身,恭敬地打开了车门。

    沈望舒钻进车里,就看见少年跟着自己就钻了进来。

    车里非常宽敞,还有各种奢华享乐的陈设,沈望舒深深地羡慕了一下万亿总裁的奢华人生。

    在车里还放红酒柜,装什么装啊?

    成年了没有?

    能喝酒了没有?

    沈望舒信手在车载电脑上搜索到了一部非常火热的动画片儿《x木楠雄的灾难》,虽然这动画片儿有超能力什么的了,不过看起来还蛮娱乐的,她接过东方玄递给自己的果汁喝了一口,就看见这少年已经不装无力了,正用一双温柔缱绻的眼睛看着自己。

    这么年少清纯的少年,沈望舒突然有一种吃了他会有深深负罪感的感觉,摸了摸他清透白皙的面容,温声问道,“你怎么会来找我?”

    “我感到你在,就来找你。”东方玄说得玄之又玄,侧身躺下,把头枕在沈望舒的膝盖上。

    他不感兴趣地看了看动画,看到屏幕里那还挺帅的红发无口男,哼了一声,信手给关掉。

    这样小气,仿佛连二次元都无法容忍,再也没有方才在南宫家看到的那个低调谦和,却会令所有人忌惮的少年总裁。

    “给你看看我的珍藏。”东方玄笑眯眯地塞进去一张光碟,沈望舒就见屏幕里开始闪动着大闹天宫,不由复杂地看向自己的爱人。少年愣住了一下,之后讪讪地说道,“这不是我的,是……”

    他转了转眼睛,笑眯眯地指着前方正襟危坐的英俊男人说道,“是他的。”他专注地看着沈望舒,见她似乎相信了,更加弯起眼睛笑了起来。他生得非常秀致白皙,看起来温柔极了,笑起来的样子叫人转移不开眼睛。

    干净又清透。

    车子已经开了,沈望舒垂头,双手压在他的头发上轻轻地给他揉着额头。

    少年枕在她的膝盖上仰头看着她温柔的表情,目光有一瞬间迷离,之后将冰冷的手探在她的手腕儿上。

    他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她手腕上的伤痕。

    “他做的。”他肯定地说道。

    “无妄之灾。”沈望舒笑了笑,轻声说道。

    总是会伤害别人的爱情,还叫爱情么?

    南宫曜和思心的这场所谓的爱情,伤害了太多无辜的人。

    “他会付出代价的。”沈望舒安抚地说道。

    没有人可以伤害了她之后,还悠闲地活着。

    思心同样也是。

    她两世加在一起,都选择了男人,而不是自己的亲人。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要把这么个女人当姐姐呢?

    这么喜欢南宫曜,以后可一定得好好儿在一起不是么?沈望舒的目光一瞬间地幽深了,她心情其实还算不错,见东方玄执着地看着自己,这一刻这少年似乎重新变得成熟起来,可是这不过是错觉,转眼,少年依旧笑得美好极了。

    这笑容只有沈望舒才会欣赏,前面的那一脸冷酷的男人哪怕装作看不见,可是额头上已经带出了冷汗来了。车子在不经意的时间发动,沈望舒就看这车飞快地行驶在夜色里。

    宽敞的大路上,夜魅一般的车平稳飞快地驶过。

    沈望舒等了等,在开出半个钟头之后,看到依旧前后左右没什么人烟,不由好奇地问道,“人怎么这么少?”

    “还没出南宫家的庄园呢。”东方玄温柔地说道。

    沈望舒实在不能理解这个世界的土豪。

    一个庄园修得当车辆全力行驶半个钟头都没有出去,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你家不会也是这样吧?”沈望舒虽然当过更富贵的皇女什么的,不过还是觉得被开了一把眼界。

    “没有。”东方玄纯良地摇了摇头,看到沈望舒仿佛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更加温柔地说道,“我家得开一个钟头。”他看到沈望舒用“你和我开玩笑?”的表情看着自己,忍不住发出了清越的笑声。

    他顺势就滚进了沈望舒的怀里,把自己的脸压在沈望舒的小腹上,抱着她笑得浑身颤抖。他笑得沈望舒的脸都黑了,知道再笑恐怕少女就要翻脸,不得不忍耐住,还是舍不得把脸从她的怀里抬起来。

    他还蹭了蹭,满足地说道,“舒舒在的时候,我觉得好困。”

    沈望舒默默地试图给自己做出解释,妄图证明这句话是喜欢自己的意思。

    爱人看见她没有激情四射,而是……困了。

    莫非这是成功的少年只能在一个女人身边安睡的意思?

    不管如何,初见时温柔体贴的形象算是碎成渣渣了,沈望舒没想到这一世的阿玄充满了恶趣味,在他舒服地轻声叹息,合上一双眼不仅自己睡,还招呼她跟着睡的时间里,她突然鼓起自己美丽年少的脸,本想给这少年一记螃蟹钳,却还是没有舍得,而是专注地看着大闹天宫。

    不过说起来大闹天宫虽然主角是一只猴子,然而看得时间久了,沈望舒就觉得这故事的画风还颇带着几分国画泼墨的艺术之气,一时都看得津津有味儿起来。

    少年似乎真的睡了,一双手臂环着沈望舒的腰,睡得很香甜。

    沈望舒把一侧的毯子盖在他的身上,哪怕他并不感到寒冷。

    她做完这一切,就见到前方的男人正默默地看着自己,不由露出一个笑容。

    男人复杂地看了沈望舒很久。

    他承认她很美丽,可是这种没有走出校园的青涩,令这男人实在不明白她究竟与众不同在哪里,可以在被自家总裁拒绝了的女人堆儿里脱颖而出。他从未见过东方玄和任何一个女人有这样亲密的时候,他面对别人的时候,也同样没有这份安宁。可是沈望舒是个例外,为了此时东方玄的轻松,这男人还是默默认可了这位未来的女主人。

    为了叫沈望舒更加在意东方玄,高大的男人咳嗽了一声。

    “少爷从小到大,这样安心熟睡的几次屈指可数。”他认真地说道。

    沈望舒摸了摸东方玄的头,没有多余问什么。

    生在豪门世家里拥有的并不都是幸福,在权势与财富的面前,所有的感情都会变得复杂,就比如南宫曜,连父子之情都不会在意地把自己的父亲赶下台,见了他一个就知道,这世上不缺这样的亲人。

    沈望舒不知道东方玄经历过什么,可是那一定不会是很痛快的经历,因此她不愿多问。从前的经历都是过去的事情,她只在意和东方玄的将来。沈望舒看到那男人似乎还想对自己说些什么,温和地说道,“我会好好和他在一起。”

    “少爷洁身自好,从没有过女人。”男人带着几分炫耀地说道。

    沈望舒沉吟了一下问道,“他多大了?”

    “十七。”高大的男人沉声说道。

    “十七岁,确实不要和女人有更多的接触,不然以后恐怕会中气不足啊。”沈望舒觉得东方玄还是一个小花骨朵儿呢,那些外面的女人还真是挺下得去嘴的。

    她用戏谑的表情说了这个,那男人的脸慢慢就黑了,哼了一声却还是说道,“十七岁可以做很多事了。”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目光忽悠了一下,之后一派精英的脸就阴沉起来。沈望舒这才突然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十分英俊的男人。

    如果是惯例的话,这样英俊高大,带着几分气势的男人,才是阿玄。

    她多看了那男人两眼,垂头,却看到东方玄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他默默地看了她一会儿,又去看了看那男人,哼哼了一声。

    “头疼。”他握着沈望舒微冷的指尖儿轻声说道。

    他的脸色果然有几分苍白,沈望舒的目光顿时落在了他的身上,她专注地给他揉着额角,却看到这少年用一双含着笑意的眼神看着自己。他的目光太温柔,沈望舒也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早就忘记在南宫曜面前的泼辣。两人对视了一会儿,东方玄就叹气说道,“这车真挤。”

    明明是好宽敞的车,可是少年却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前方的那高大男人沉默了一下,叫司机停车。

    车停,男人打开车门,关上车门,自己走到了后面的车上去。

    沈望舒瞠目结舌。

    “这回宽敞了。”少年满足地蹭了蹭沈望舒的脸。

    少女垂头再次用刮目相看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爱人。

    “真是霸道总裁范儿。”沈望舒这回是真相信自家这个是万亿总裁了。

    多么的霸气呢?

    东方玄觉得这夸奖蛮不赖的,探身就趴在了沈望舒的胸前,被她摁着额头压下去,这才抱着她继续蹭,小声儿说道,“就咱们俩该多好。”他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用自己细腻的手指摩挲沈望舒受伤的那处手腕儿,和沈望舒一起看着大闹天宫发笑。

    沈望舒觉得车里的气氛叫自己感到很安逸,因此和他不知看了多久,才发现车子停了下来,之后那个高大的男人快步从后面的车里走过来。

    他打开车门,微微颔首请两人下车。

    沈望舒站在一处占地极广的山头上瑟瑟发抖。

    山头上那整片灯火通明的别墅区,叫她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东方玄。

    皇家园林都还不如这片别墅呢,不愧是万亿身家的总裁阁下啊。

    东方玄早就见怪不怪,安静地陪着沈望舒在原地看了感慨了一回别墅区,这才看到更多的人影从别墅区里走了出来。沈望舒就看到别墅里都是一群杀气腾腾的男人,将整个别墅都保护在其中的样子,他们看起来很凶,可是对东方玄却非常恭敬。

    后者对不明所以的沈望舒笑了笑,牵着她的手将她领到这些人的面前,温和地说道,“这是我未来的妻子,你们的主母。以后面对她,你们就要如同侍奉我。”

    他毫不掩饰自己对沈望舒的爱意。

    那些男人对沈望舒一点儿好奇都没有,只是都用一种令人很紧张,头皮发麻的表情看着沈望舒。

    “为什么这样看我?”难道这是在看仇人?

    沈望舒觉得东方家别墅里的人,可比南宫离别墅里的那些人彪悍多了。

    “把你记住。”东方玄温柔地说道。

    沈望舒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她很困,东方玄察言观色当然看得出来,急忙牵着沈望舒的手在装修奢华的别墅里拐了七八十个弯儿,这才走到了一处独立的复古大门之前,他推开了大门,露出巨大的空间,还有一张格外巨大的雪白大床。

    沈望舒默默将这大床和南宫曜的那个做了个对比,之后默默捂脸。

    莫非做总裁的,必须要有一张超级型号的大床,没有就没资格做总裁了么?

    东方玄紧张地看着自己的爱人。

    当看到沈望舒面无表情的时候,少年带着小心翼翼的表情试探地问道,“舒舒,不满意么?”在他的地盘,在无人的时候,少年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唤本属于沈望舒的本名。

    他似乎为这样的情况很满足,在沈望舒无力看过来的时候,他歪头露出一个纯良而柔软的笑容,温柔的问道,“你觉得还是不够大么?”这句话,叫他问得有些沮丧,又似乎有些可怜巴巴的。

    仿佛是想要讨好,却唯恐被主人嫌弃的一只可怜的小奶狗。

    不够大?

    沈望舒下意识地顺着少年纤细的腰身往下看了一眼,之后陷入了深深的唾弃。

    对于纯洁的还没有成年的少年,怎么可以这么龌蹉呢?

    不过……

    “什么不够大?”她突然问道。

    “床啊。”少年更加温柔地微笑。

    沈望舒继续沉默,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面前已经很大的大床。

    “是不是睡不下我们两个?”东方玄觉得床太小了。

    这个……不愧是总裁啊,沈望舒看着这能给十七八个人在上头打滚儿的大床哼哼了一声,然而之后注意力就被转移,震惊地问道,“我们两个?!”

    她觉得自己很作孽的,虽然也很想和东方玄就这样在一起,不过那个什么……他才十七岁来的,这么一个青春年华被吃掉是需要很大勇气的。沈望舒显然忘记自己跟这少年一个岁数,咳了一声努力地说道,“我得睡客房。”

    “不要。”东方玄用力摇头。

    他这样单薄,用含着晶莹清泪的眼睛看着沈望舒,不得不叫她心软了。

    比起强硬的阿玄,她觉得单薄虚弱的阿玄有一种更加特别的韵味儿。

    “好吧。”看了东方玄一会儿,沈望舒又觉得有些心疼他,慢慢地握住他微冷的手温柔地说道,“我们可以住在一起,但是什么都不能做。”

    “不然舒舒想对我做什么?”东方玄的秀雅的眼睛里,带了几分温柔的笑意。

    沈望舒坚决地不肯回应这个话题,她站在门口向里看了看卧房里的装饰,就看见那张大床之外就全无余下的东西,不由自主地想到南宫曜的那大大的卧房里,似乎除了床之外也没啥东西了。难道这儿世界总裁们的工作主要就是在床上活动么?

    只要床之外其余的都不需要?

    她默默地比对了南宫曜的床和东方玄的床,愕然地发现别看少年年纪小,不过床似乎比南宫曜的大了好些。

    这大概就是东方玄是万亿总裁的原因吧?

    沈望舒漫无边际地想着。

    她觉得这个世界……有一种说不出的与众不同的魔幻。

    她抽了抽嘴角,感到少年的目光正期待地落在自己的身上,慢吞吞地问道,“我要不要拜会你的家人?”

    这样的一个总裁世界里,经常性地会出现很夸张的人物,不是拼命反对儿子爱慕一个草根,往女主脸上甩支票的父母,就是身份高贵对男主非常执着的未婚妻,要么就是前仆后继的妄图把真爱拉下马的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儿什么的,一个不好还得把女主弄个流产绝育什么的……

    沈望舒看着身边万亿总裁,觉得只怕暴风雨得来得挺凶猛。

    南宫曜那种货色都被人环绕,更不要提东方玄了。

    沈望舒决定知己知彼。

    “家人?”少年用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单薄下颚,似乎在思考,片刻,纯良微笑道,“没有呢。”

    “您这么说,把老爷子置于何地?”方才一脸正经地陪着少年玩儿“轮椅上的贵公子”的男人已经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两个人的身后,他非常挺拔,投落下来的阴影将沈望舒和东方玄两个完全遮蔽在了其中。

    他看着面前同样纤细,眯着眼睛一笑竟连神色都有几分相同的少年男女,用非常平静的声音慢慢地说道,“老爷子会很伤心。”他的目光很平淡,摆出了非常职业化的表情。

    “老爷子?”沈望舒心目中出现了一个身在万亿富豪之家,神色冷酷,逼着少年成才的冷酷大家长。

    东方玄的沉默,似乎更加印证了这个形象。

    “我爷爷。”东方玄垂了垂眼睛,对沈望舒温柔地说道。

    他没有提起自己的双亲,沈望舒就没有开口,这种小心翼翼的珍惜,唯恐少年会难过的感情,对于沈望舒来说十分陌生。她看到少年的黯然与伪装欢笑,忍不住有些心疼地凑上去,用自己殷红的嘴唇碰了碰他冰冷的额头,在这少年诧异的目光里,她对他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温声说道,“以后,你有我了。”

    如果他不幸福的话,那她就守着他,用自己的爱来叫他幸福。

    少年一双清澈的眼睛里,泛起了淡淡的涟漪。

    那男人立在沈望舒的身后,看到少年已经热泪盈眶了,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太会骗人了。

    不过他是东方玄身边的心腹,因此不会在这个时候揭穿,毕竟如果吓跑了眼前这一个少女,以后自家少爷不肯结婚,那东方家岂不是要断绝血脉?

    他轻轻地冷哼了一声,然而这般肆无忌惮,在东方玄面前依旧没有什么惶恐的样子,倒是叫沈望舒对他露出了几分好奇。他看起来又像是个保镖,又像是一个助理,不过这样的身份可不会叫他看起来对东方玄这样自在。因此沈望舒好奇地问道,“这位大哥是……”

    “是爷爷的干孙,看着我长大的。”东方玄眨了眨眼睛,对沈望舒小声儿说道,“你可以叫他夜叔。”

    他看起来正经极了,不过沈望舒亲眼目睹这男人的额头上,慢慢地蹦出了十几条青筋。

    眼看就要爆血管的那种。

    她觉得东方玄一定是故意的,因为看少年脸上的笑容,多开心啊。

    明明是大哥……非要叫人叔……

    “夜叔。”沈望舒一边腹诽东方玄的坏心眼儿,一边柔和地对男人微微颔首。

    英俊男人那张冷漠冷酷不动声色的脸上,无数的青筋开始蹦跳。

    沈望舒觉得自己下一刻就得被这男人给一脚踹飞。

    “少爷和小姐,叫我阿夜就是。”许久的忍耐,这高大而英俊的男人似乎还挺能隐忍的,他看着少年男女脸上那相似的坏笑与玩笑,竟然没说把两个死孩子往死里打的,就淡淡地摸了摸自己的腰间缓缓地说道,“我只是一个下属,不必对我那样客气。”

    他用深沉而深邃的眼睛看着东方玄,看他在沈望舒符合自己的时候,眼里闪过夺目的光彩,顿时在心里更加冷哼了一声。

    枉他之前还蛮担心这位美丽天真的小姐,真是一片好心喂了狗了。

    这俩一样坏。

    绝配!

    “这怎么可以。”沈望舒笑眯眯地说道。

    “对世界第一杀手,怎么能这样不客气呢?”东方玄再次爆料。

    沈望舒笑眯眯的眼睛变得呆滞了起来,她挖了挖自己的耳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不由再次问道,“什么玩意儿?”

    英俊的男人脸上一抽。

    “世界第一杀手呀。”少年弯起眼睛,露出一个温柔无比的笑容,还很与有荣焉的意思。他看起来温柔,可是其实一颗心都坏透了,似乎很欣赏地看着沈望舒抽搐的脸,和男人那慢慢狰狞的表情,捧着脸偏头纯良地说道,“东方家黑白两道都能够成为执掌者,夜叔……”

    他笑眯眯地眨着眼睛说道,“阿夜是东方家地下势力的掌控者呢。”他说起世界第一杀手什么的,就跟喝凉水一样简单。

    沈望舒在这个世界算是开了眼界了。

    世界第一杀手什么的……

    她真是没办法用真诚的表情面对了。

    “这个职业不错。”她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更多的剧情,什么第一杀手身边的娇弱妻,什么黑道小娇妻,混乱的地下世界爱恨情仇等等等的,令她不由自主地用充满故事的目光看着阿夜。

    这男人同样英俊,似乎被第一杀手光环笼罩之后,沈望舒又不由自主地看出了一些什么深不可测,内敛高深的底蕴来。更何况,作为黑道枭雄,第一杀手,这必须得英俊才行,阿夜的硬件儿条件也合格了。

    她觉得可以给阿夜单独开一个世界了呢。

    “久仰大名。”她认真地对阿夜说道。

    阿夜还是决定不要理睬这个跟着自家少爷犯坏的少女了。

    他深深地看了沈望舒一眼,把这个脸上郑重,可是一肚子坏水儿都要从那笑眯眯的眼睛里冒出来的小姐记在心底,对东方玄颔首说道,“少爷休息,我先走了。”

    以后见了她绕路走。

    “夜叔慢走。”沈望舒非常礼貌地说道。

    世界第一杀手转眼就消失在了少年男女的面前。

    东方玄含笑看着沈望舒作弄阿夜,看到沈望舒意犹未尽地看过来,温柔地笑着说道,“阿夜很喜欢你。”

    他静静地看着美丽狡黠,仿佛能够发光一样的少女,这样的女孩子,谁会不喜欢她呢?可是她却会对阿夜露出那样俏皮的样子,却都是因为他而已。因为阿夜是他亲近的人,所以她才会这样露出本性,轻轻松松地说话。她的心底为了的,还是他而已。这样的感觉,叫东方玄心里有一个地方变得温暖。

    那些冰冷的梦里的场景,在这一刻都化作无形。

    “喜欢我?只怕是避之不及吧?”看第一杀手跑的那个快啊,沈望舒觉得可以用光速来看了。

    “如果不喜欢你,他不会对你这样纵容。”东方玄牵着沈望舒走进了自己的卧房。

    他叫沈望舒坐在自己很大的床上,把自己的额头抵在她的肩膀上。

    少年的脸上很满足,又很快乐,轻轻地说道,“你在我的身边真好。”

    他有些疲惫的声音传来,轻声说道,“我已经很久……”

    沈望舒垂头想听见些什么,却只看见少年的眼睛里透出淡淡的迷茫。他仰头,捧着沈望舒的脸,探头将自己的嘴唇压在她的眼睛上,有些惶恐地说道,“我很害怕,你会忘记我。”

    他看到沈望舒愣愣地看着自己,欲言又止,却还是再三地问道,“你是爱着我的对不对,舒舒?”他方才还在微笑的样子变成了惶恐,沈望舒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害怕。她轻叹了一声温柔地说道,“我怎么可能忘记你?”

    少年怔忡了一瞬,露出苍白的笑容。

    “我很爱你,舒舒。”他轻声说道。

    一只微冷的手压在她的手背上,哪怕没有用力,可是沈望舒还是感受出他的惶恐与不安。

    似乎从上一世,阿玄就在惶恐着什么。

    他担心自己忘记他?

    这怎么可能。

    沈望舒忍不住用最缱绻的柔情来反手握住他的手,再三地说道,“我很爱阿玄,也永远都不会忘记你。”她言之凿凿,令少年的眼睛变得明亮充满了神采。

    似乎爱人的保证叫他整个人都活过来了,用力点头,又似乎是心情很激荡,这少年扑过来就把沈望舒压在了雪白柔软的大床里,看这少女柔顺地抱着自己的脖子陷入软软的被子里,他的眼睛里就露出鲜活的笑意。

    他把被子与少女一起卷在一起,蹭了蹭。

    单薄的碎发蹭得沈望舒痒痒的,她觉得自己仿佛养了一只猫咪。

    少年慢慢地打了一个哈欠,垂了垂自己的眼睛解开了外套就钻进了沈望舒的被子里,含糊地说道,“困。”

    这家伙在车里就已经睡了很久了,怎么每次和自己在一起都没啥热血沸腾,只知道睡睡睡呢?沈望舒在被子里摸了摸自己这一世干瘪得跟四季豆儿一样纤弱的身材,嘴角抽搐了一下,深深地觉得还是前几世那一直以来的丰满狐狸精的身材更叫自己满意,哼了一声把少年抱住说道,“去洗个澡。”

    虽然这样说,可是这一刻她也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困了,翻过来蹭了蹭少年。

    “不要。”少年撒娇一样地小声儿说道。

    “乖啊,去洗。”沈望舒闭着眼睛昏昏欲睡,还摸了摸少年的头。

    “我已经很久不能睡了。”少年的声音含糊地传来,沈望舒没有听见,她在紧张与激动之后,慢慢地陷入了梦乡。

    没有她的回答,少年当然不会去洗澡,蜷缩在她的身边睡去。寂静的房间里昏暗,只有两个人细微的呼吸声。

    当整个房间都变得寂静的时候,熟睡的少年突然变得不再安稳了起来。

    “不要忘记。”

    “别忘……”

    “您得……”

    “杀了她。不是她死,就是您!一定杀了她,天君!”

    “杀了她,天君!属下只能,只能为您……”

    最后的悲鸣之下,少年猛地睁开了一双惶恐的眼睛,他霍然起身,一双修长的手捂住自己的头,觉得自己的身后都被冷汗打湿。

    他颤抖地看着在自己身边熟睡的少女。

    她睡在他的身边,这样放松而安宁,仿佛在他的身边,是她可以感到安全而幸福的避风港。

    少年没有血色的的嘴唇微微颤动了片刻,他轻轻地凑过去,对她伸出手,看到她很熟练,毫不迟疑地滚到了自己的怀里,蹭了蹭,却没有醒。

    这样完全没有防备的样子。

    他弯起眼睛笑了,珍惜而温柔地把她抱在怀里,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

    “晚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