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130章 豪门继女(四)

第130章 豪门继女(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望舒一夜好梦。

    毕竟虽然遭遇了一个南宫曜,不过沈望舒也不觉得自己应该为这种贱人辗转反侧的呀。

    更何况还有东方玄在自己的身边,就更没有道理睡不着觉了。

    可是她睡到了最后就觉得呼吸都艰难了,一睁眼,就见自己被少年紧紧地搂在怀里,这少年还把大半个身体都压在自己的身上,更加丧心病狂的是,这少年一副清醒的样子,也不知道专注她睡着的蠢样儿多久了。

    看到她迷蒙地张开眼睛似乎找不着北,少年的眼睛里露出欢喜的笑意,凑过来亲了亲她的脸颊,温柔地说道,“舒舒,你醒了?”看到沈望舒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少年歪了歪头。

    他决定继续伪装无辜。

    “我就是想叫你起床。”他温柔地说道。

    沈望舒侧头,看了看被厚厚窗帘笼罩的窗户。

    “已经七点了。”这世上也只有东方玄才和沈望舒心有灵犀了,很贴心地说道。

    沈望舒沉默了。

    才七点就叫人醒过来,人干事?

    “我也舍不得舒舒睡不好,只是……”少年雪白的脸凑过来,越发温柔地亲着她的眼角,耳根,喃喃地说道,“你该上学了。”

    “我该什么?”沈望舒伸手捂住他的嘴,突然嘴角抽搐地问道。

    “你忘了,你今天高三啦,该去上学了。”东方玄挣脱了少女,抱着她笑眯眯地问道,“昨天的作业完成了没有?”

    沈望舒继续沉默,觉得自己抽搐得嘴角都歪了。

    那个什么……在经历了被八千亿总裁捆绑,万亿总裁带回家,世界第一杀手什么的之后,突然出现了高三还有作业这么淳朴的话题,这是不是画风不符啊?

    就连十分机智的沈望舒都不知道究竟改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魔幻的世界了,她觉得自己的头疼死了,捂着头哼哼了一声,在万亿总裁如同小狗儿一样凑过来之后,慢吞吞地爬起来,推开了少年就往床下爬,顺便呆呆地说道,“昨天老师没留作业。”

    说出这句话之后,少女的脸上突然有些自暴自弃的表情。

    少年被推开也不恼,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颚靠在被子里,弯起眼睛笑了。

    沈望舒回头看着这个温柔的少年,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得差不多了,凑过去亲了亲少年的嘴唇。

    “早安。”她和他唇齿衔接的时候,看到少年的表情变得更加温柔。

    他顺从地握住她的手,仰着头接受这个温柔的吻。

    许久,他满足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跳下床和沈望舒手牵手一起走出门,门口正冷冷地站立着一个英俊而冷酷的男人,他看到沈望舒和东方玄走出来的瞬间,不着痕迹地退后了一步,似乎对这两位有一种天然的警惕。

    沈望舒觉得很有趣,对东方玄眨了眨眼睛,两个人露出了一个心有灵犀的笑容。这种笑容太可恶了,又不能往死里打叫他们知道知道杀手的冷酷,阿夜决定当做没看见,看到东方玄笑了,他的脸上隐隐露出一个恶意的表情。

    “老爷子回来了。”他带着几分险恶地对少年说道,“知道少爷带了女朋友回来,连夜坐专机从南极回来。”

    沈望舒慢慢地沉默了。

    这种万亿富豪有钱人她真的很不懂。

    南极?

    当自己企鹅啊?!

    东方玄同样默默退后了一步,用一种非常忧郁的表情看住了自己的爱人。

    “舒舒。”他突然唤了一声。

    阿夜突然皱了皱眉。

    他记得这狡猾的小姑娘是叫思纯吧?

    “小名儿。”沈望舒对阿夜和气地说道。

    英俊冷酷的男人挺拔地站着,用最无情而杀手的目光看着她,似乎对她到底叫什么完全不感兴趣。

    “怎么了?”沈望舒看着这个一脸装模作样的第一杀手,咳了一声又转头去看用忐忑而担心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东方玄。这少年的目光复杂,仿佛充满了担忧,他的脸都苍白了,沈望舒忍不住温柔地问道,“你在担心什么?”

    “不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在一起。”少年轻声说道,“我爷爷……”

    沈望舒的心目中更加浮现出一个冷酷无情,铁血会拿支票抽在自己脸上,叫自己这个没根基的丫头从孙子身边滚蛋的老古董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握住东方玄的手,充满了勇气,也似乎是被彼此更多的勇气,温柔地说道,“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已经有所觉悟。”

    自己会和阿玄有很多艰难的阻碍,可在他们在一起后,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沈望舒看到东方玄怔住了,温柔地说道,“不论你爷爷说什么,我都不会和你分开。”

    那些拿支票甩人的都蠢死了好么?

    得到这个男人,就等于得到了他的无数的财富,不比支票上那点儿小钱多多了么。

    有谁放弃大的只要小的呀。

    当然,拿了支票不分手,才是沈望舒的风格。

    这有个非常学术的名词,就叫大小通吃了。

    得到了沈望舒的保证,东方玄才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虽然他还是有些不安,可是似乎被爱人安慰了,牵着她的手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

    阿夜忍耐地看着这两个没完没了地对视顺便彼此微笑,忍得几乎要反胃了,这才淡淡提醒道,“老爷子在下面等着。”他的冰冷的脸昭示着这是一龙潭虎穴,沈望舒觉得自己做好了准备,用力握了握东方玄的手,两个人一起往楼下走。

    这所谓的楼下其实是在另一片别墅区了。

    沈望舒觉得当有钱人也蛮艰难的。

    别墅修得这么大,走起路来不觉得累啊?!

    当然,这种小市民的那点儿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嫉妒心态就不好光明正大了。

    沈望舒和东方玄慢慢地走到了东方老爷子所在的地方,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个最纯洁美丽,羞涩可爱的笑容,把自己伪装成天然型美少女,这才在阿夜鄙夷的目光里推开了面前一道金光闪闪的大门,往里面叹了一个头,之后打了一个喷嚏,用震惊的目光看住了默默垂头的东方玄。

    “这是什么情况?”她木讷地问道。

    大门里透出的冷气,叫沈望舒一下子就从初夏转换到了腊月天啊。

    而且里面飘着的鹅毛大雪是个什么情况?

    “你说过,不会和我分手。”少年用最忧伤的表情看着沈望舒,深情地捂着胸口说道。

    他在沈望舒震撼的目光里垂头说道,“爷爷他……反正不分手。”他话音未落,阿夜已经熟练地从一旁安静的仆人里接过了两件厚厚的羽绒大衣,一件丢给沈望舒,一件给东方玄穿上,当沈望舒把自己包裹好了,他顺手再次打开了金光闪闪的大门,把沈望舒塞了进去,顺便贴心地关上门,不许东方玄跟着进去。

    沈望舒眼前一花就置身冰天雪地了,她看了看地上码放得整整齐齐,还切割得很有冰山味道的那些叠起来的冰块,再看看冰块上的大片的雪花,仰头。

    头顶上,巨大的造雪机无声地工作着。

    好几台冷气机同样在工作着,还有大风从一旁的风口里吹进来。

    沈望舒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看这片冰天雪地了。她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三生来的,此时慢吞吞艰难地走在冰上,就看到不远处,一处支出的冰山上,正坐着一个孤单的背影。

    毛茸茸的。

    沈望舒凑过去一看,险些滑倒。

    一只大号企鹅正一脸忧伤地垂头坐在冰块上,看到她的身影,这企鹅抬头,看了沈望舒一眼。

    沈望舒就看到这是一个年纪不小的老头子,身上穿了一件仿真企鹅装,就真的把自己当企鹅了似的,不过不怕人的企鹅沈望舒见的不多,看到他默默地给自己让了一个位置,沈望舒心中尊老爱幼的那点良心苏醒了,裹着羽绒大衣坐在这老头子的身边,和他一起垂头思考人……呃,鹅生。

    就在很久的沉默之后,她就听到老企鹅用悲伤的声音说道,“我是南极的最后一只东方企鹅了。”

    沈望舒默默地捂住嘴巴。

    她含糊地应了一声。

    “我只有一个孙子……”老企鹅继续忧伤地说道。

    “您是最后一只,怎么还能有你孙子的第二只呢?”沈望舒温和地问道。

    老企鹅沉默了一下,坚决当做没听见,用更忧伤的声音说道,“他是东方家族最后的一只企鹅了,如果不结婚,以后我们的种族就会断绝。”

    他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忍笑的少女,含着真诚的眼泪拿毛茸茸的小翅膀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小姑娘,你是他带回家的第一个女孩子,以后一定要和他相信相爱,和他生很多的小企鹅,壮大我东方家族啊!”他感激得流下了眼泪,挥着翅膀大声说道,“等我死去,这片天地,就都是你们的了!”

    她对冰天雪地没啥想法好么。

    沈望舒揉了揉眼角,嘴角的笑容更加灿烂。

    怪不得东方玄担心自己和她分手,原来不是亲爷爷棒打鸳鸯,这亲爷爷是个神经病啊。

    正常点儿的姑娘,这个时候没准儿已经被吓跑了好吧?

    “好的,您放心,一定会有很多小企鹅。”穿越了这么多世界,沈望舒早就不正常了,男人生子都经历过,这算得了什么?

    老企鹅扭头,用濯濯的眼睛看着格外温柔,完全没有一点异样的少女。

    “好孩子,叫爷爷,啊!”他扑上来,似乎还要亲亲这个乖乖的小姑娘。

    这个动作没有得逞,老头儿被提着企鹅装提在半空,转头就看到阿夜那双满怀郁闷的眼睛,急忙垂头伪装自己是一只迷失在鹅生道路上的老企鹅。

    东方玄在这个时候非常忐忑地走过来,看了看这老企鹅,眼里露出一抹绝望,之后用非常忧伤的表情扑到了沈望舒的肩头,抽着自己的鼻子小声儿说道,“我不分手。”他觉得这爷爷间歇性的抽风一定会叫爱人很恐惧的,急忙用真诚的眼睛看着沈望舒说道,“我们可是真爱!”

    真爱,就该什么都不在意,哪怕爷爷是个神经病。

    “挺好的。”沈望舒沉默了一下,温柔地说道。

    少年一怔,眼里的光彩慢慢地绽放。

    他恢复了在沈望舒面前的温柔内敛,含着柔情笑着看她。

    这个时候,仿佛没有什么能叫他看到沈望舒之外的人了。

    老企鹅探头探脑,非常想和沈望舒说话。

    东方玄顺势拉住沈望舒的手,走过这老头儿,一边走一边对沈望舒温柔地说道,“该去上学了。”

    “上什么学,请家庭教师!”老头儿在后面急忙地炫富道。

    东方玄才没听见呢,他充耳不闻,同样看道沈望舒也当没听见,更加感到自己和爱人心有灵犀,两个人一起走出金色的大门,就看到安静的仆人将大门关上,沈望舒这才小声笑道,“你爷爷很有趣。”

    她顿了顿,对东方玄温柔地说道,“他能承认我,愿意接受我,我真的很感激他。”这样的老者,是曾经掌控了东方家族的人,怎么会有那样无害而蠢蠢的样子呢?不过是因为,她是他孙子喜欢的女孩子。

    因为孙子喜欢,所以在他的眼里,她是一家人,才会用这样不同的样子来见她。

    “爷爷得谢谢你。”东方玄笑了笑,温柔地说道。

    沈望舒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急忙问道,“因为你只喜欢我?”

    “是。”

    少年看着只和自己差不了多高的少女,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仿佛这样才会知道她是真实的存在,低声说道,“从十五岁,我就对他说过,如果这世上没有一个你,那么我永远都不会再爱上另外一个女人了。”

    他伸手,将少女纤瘦得几乎能感受到骨架的身体拥抱在怀里,轻轻地说道,“爷爷一直很担心东方家会后继无人。”可是他同样得感谢自己的爷爷,因为他并没有因自己的任性,就逼迫自己亲近别的女人。

    “为什么是十五岁?”沈望舒被这样的深情感动,低声问道。

    “十五岁是豪门子弟的成年礼。”东方玄眼里闪过一抹笑意,在沈望舒诧异的目光里轻轻地说道,“成年礼上,总会被塞个女人。”

    有了第一个女人,才相当于成年。

    东方玄却拒绝了,并且告诉自己的祖父,没有他的舒舒,自己就……一辈子没法成年了。

    沈望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就跟古代大户人家的子弟,十几岁就给俩通房丫头似的。

    这什么破规矩啊!

    “做得好!”她对少年知道守身如玉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觉得自己应该奖励他,凑过来亲了亲他的嘴角,满意地说道,“以后我亲自叫你成年。”

    她说完这样大胆的话,就脸红了,又似乎听到从身后传来小小的欢呼,扭头,就看见金色大门开个一条小小的缝隙,一老头儿正在探头探脑。

    似乎沈望舒的话,叫他特别欣慰。

    显然这老头儿已经为孙子操碎了心了。

    不过,感到老人热忱的沈望舒,又忍不住有些愧疚。

    她从前只沉浸在每一个阿玄的宠爱与庇护里,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自己没有出现,阿玄会怎样孤单。

    他也会像这样一个人一直等着自己,不会开始第二段感情的吧?

    这样的感情会令人感动,可是感动之外,沈望舒终于能为阿玄想一想,没有妻子和儿女的陪伴,一个人到老,会是怎样的寂寞。

    她就连想一想都无法忍受这样的而寂寞,此时听着东方玄用这样云淡风轻的模样说着其实很决绝的话,她的心酸涩不已,第一次有些庆幸,自己还是在这里出现了。她摸了摸少年还带着几分稚嫩的后背,紧紧地伸手和他抱在一起,低声说道,“我在这里。”

    她来了,努力给他幸福。

    顿了顿,她又忍不住有些羞愧地问道,“如果我不在,你后继无人的话……”

    看东方玄的样子,只怕叫人代孕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少年感到怀里少女的愧疚,蹭了蹭她的脸颊,低声笑道,“还有阿夜呢。”

    他顿了顿,放开沈望舒摸了摸她的眉间儿,轻柔地说道,“阿夜是祖父妹妹的孩子,同样有东方家的血脉。”他连自己的后继者都找到了,并且看这个样子很愿意给阿夜做个媒多生几个小孩儿继承东方家似的,这种带着几分小算计的样子顿时叫沈望舒嘴角抽搐了,深深地感到第一杀手也满不容易的。她伸手弹了阿玄一记,见他弯起眼睛对自己笑了,点头满意地再次称赞道,“做得好。”

    金色大门里传来冰冷的杀气。

    为了不叫杀手先生暴走,少年男女开开心心地坐车走了。

    沈望舒坐在加长的轿车上,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她依旧穿着昨天的衣裳。

    和思心相似,思纯的品味同样是喜欢纯色系的干净的衣裙,不仅看起来干净清纯,更加带着几分还未成年的少女的懵懂。她看着自己的一身衣裳,想了想思纯所在的学校,不由对东方玄好奇地问道,“你也是贵族学园的学生?怎么之前我没有听说过你?”贵族学园是一所综合学园,其中包括了从幼稚园一直到大学的所有的学校。

    沈望舒在高中部,思心在大学部。

    这种独特的学园方式,沈望舒同样是第一次经历。

    就和从前看过的漫画书中的仿佛。

    贵族学园顾名思义,学生大部分都非常有权有势,或是有各种各样的才华,当然,这其中还有更多的没钱的学生,不过这样的学生一定会在某个方面有独特的强项。

    就如同思纯和思心,就是成绩非常优异,能够在全国的各项竞赛中得到名次,因此被减免巨额学费,哪怕那个时候思佳丽还没有嫁入豪门,依旧可以在贵族学园中有一席之地。当然,思纯和思心虽然优秀,不过在贵族学园中的人缘却不怎么样。

    不是被那些豪门子弟排挤。

    而是根本没有共同语言。

    在人家谈论新型游艇的时候,思纯思心已经完成作业去打工了。

    更何况学园中人才济济,她们也并不打眼。

    不过如同东方玄这样的富豪少年,不论在哪里都不会是黯淡的纯在,可沈望舒却从未听说过。

    哪怕思纯孤陋寡闻呢,她也该听说过一点点。

    “我是转校生。”东方玄笑眯眯地偏头,露出几分少年的稚气。

    “什么时候?”

    “今天。”他笑了。

    沈望舒难以压制地微笑起来。

    她看着同样年少的少年,不由自主想到自己和阿玄的每一次相遇,她所遇到阿玄的时候,他都已经是可以担当一切的成年男人,可他年少的时光,从来都没有自己的参与。

    他们总是一见钟情,可是却从未有过青梅竹马。那从年少时光就相依相伴的岁月,她和他从未经历,也叫她憧憬,可是这一世,不论有多么荒诞,可她能和他在这样的花季岁月相遇,然后一起长大。

    其实这对于沈望舒来说,非常的幸福。

    “我们一个班?”她弯起眼睛笑着问道。

    “一定是。”阿玄神秘地眨了眨眼睛。

    不过沈望舒完全没有被他糊弄住,想了想就忍不住笑着问道,“你不是和贵族学园之间有什么关系吧?”见少年带着几分得意地点了点头,她就知道果然。

    毕竟是万亿总裁呢,控股一个什么贵族学园,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了。

    她深深地感慨了一下这些土豪们的世界,看到东方玄穿得很休闲,又觉得如果没有讨厌的南宫曜这么一群人在,自己其实很愿意和爱人一起感受这样美好的青涩的时光。

    “不过,如果没有我在,你平时都做什么呢?”看东方玄的样子,显然是不上学的,沈望舒忍不住想到南宫曜对爱人的忌惮,果然见少年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温柔地抬手过来,给沈望舒细致地整理着她有些凌乱的领口,微冷的手指时不时地触碰在她的脖子上,那敏感的皮肤上都是细密的刺激。少年温柔而带着几分凌厉的声音在沈望舒耳边回荡,温柔地说道,“当然是发展东方家。”

    如何发展,就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了。

    他笑了笑,靠后了一些看沈望舒,觉得很整齐,这才对沈望舒温柔地说道,“有我在,以后你不必害怕任何人。”

    “打从我妈嫁到南宫家,我就再也不害怕的。”

    沈望舒想了想当思佳丽嫁给南宫成之后,自己都成了香饽饽,在学园很受追捧,笑眯眯地说道。

    当南宫曜没有对两个拖油瓶做出厌恶的表示的时候,思纯真的突然一下子就受欢迎了起来,不知道多少豪门子弟对她献殷勤。

    不过当南宫曜亲口喊出“拖油瓶”三个字之后,思纯和思心又成了透明人。

    不得罪,却也不理睬,至于什么欺凌啥的……

    豪门子弟们又不是没脑子,做什么做这么得罪人的事情呢?

    莫欺少年穷。

    不过冷暴力就更叫人受不了了,沈望舒想一想,忍不住有些心疼思纯。她就算在学园里被人当成透明人,每每被人不着痕迹地排挤,可是却忍耐着没有在新婚,总是很幸福的母亲面前提起一个字。

    她知道自己妈妈的性子,知道如果自己开口,思佳丽一定会有所动作。如果那样的话,思佳丽势必会和南宫曜有所冲突,而继父会夹在其中两边都无法做人。她不能为了自己,就叫母亲变得不幸。

    再多的爱情,也禁不起日日的争吵的。

    更何况南宫曜是南宫成的儿子,一个男人,会偏心妻子还是儿子,这简直太可以选择了。

    她忍了一切的冷遇,却没有忍过南宫曜对自己的欺凌。

    沈望舒黑色的眼睛里,闪过冰冷的光,隐隐含着一抹冰冷的锋芒,仿佛刀锋出鞘时刹那的……

    “舒舒!”东方玄突然握住沈望舒的手臂,用力攥紧,叫沈望舒回过神儿来看向他。

    这个纤弱温柔的少年,此时一双眼睛里全是惶恐。

    “怎么了?”她不明所以地笑问道。

    少年动了动嘴角,似乎想要笑一笑,却始终失败了,只是努力用平静的表情柔声说道,“没什么。”他还是忍不住,在沈望舒的笑靥里把她揽在自己的肩膀,这个时候,沈望舒才发现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他的额角,有一滴冰冷的汗水滴落,少年的声音轻轻地说道,“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他侧头将自己的嘴唇印在沈望舒的发顶,低声说道,“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他不知是多少次许诺了,沈望舒伸手掐了掐他的手臂。

    这么单纯的少年,她都觉得不好意思下手了。

    之前总是主动推倒阿玄,还吃干抹净什么的,怎么能用在这么纯洁的少年身上呢?

    她深深地哀叹了自己只怕还得等几年,这负罪感才能消失,心安理得地吃自家的少年,这才笑眯眯地说道,“你这么离不开我,我非常高兴。”

    谁不愿意被自己的爱人痴缠呢?从前阿玄可没有这么缠人的时候呢。

    少年努力地笑了笑,低低地应了一声,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不论什么时候,我都离不开你。”

    “你素来方正,难得会这样甜言蜜语。”沈望舒仰头要亲亲少年的眼睛,却看到这少年竟然看着自己怔住了,之后那双眼睛里露出了叫自己无法忽视的恐惧。他就这样看着自己,表情难以描述,复杂得沈望舒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罪大恶极的事情。

    因为东方玄的脸雪白的没有血色,之后仿佛是真的害怕了什么一样,将她用力地扣进了怀里。他身上颤抖,有些娇气地喃喃地,“舒舒,我很冷。”

    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哭音。

    沈望舒停顿了一下,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她伸手在车里慢慢地抚摸少年的脊背,仿佛是在安慰,在他突然变得软弱的模样里,仰头静静地看着车顶。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她突然声音清冷地问道。

    少年没有说话,身体却用力地颤抖着。

    沈望舒突然笑了笑,觉得不能呼吸。

    她早在进入这个世界的最初就有了这样隐隐的感觉,她有着每一世和阿玄在一起的记忆,可是那些记忆,却在她想要仔细回想的时候出现偏差与模糊。仿佛是隔着什么,又似乎是缺失了什么,如果她不如刻意回忆,她会觉得自己没有一点的问题。

    可是当她在少年那惊慌的目光里回想从前阿玄的记忆,却终于发现,那些记忆变得模糊,她可以随意地想到阿玄从前曾经也做过大富豪。

    可是之外呢?他和自己是怎么生活的?他是怎么工作的?点点滴滴,她竟然想不起。

    她不由自主地想到金色空间里灼人的大火。

    那时……大火在焚烧空间的时候,确实焚烧到了她的灵魂……

    所以,她才会无时无刻地感受到自己灵魂上的炙热,和隐隐的痛楚。

    “你记得什么?”沈望舒温柔地问道。

    “我只是会做梦,梦到很多的画面。”东方玄相信这世间是有夙世姻缘的,他也同样相信,自己和沈望舒之间是不论多少轮回都会在一起,那些曾经的回忆,会令他感到熟悉,感到自己每一次都更爱怀里的少女一些,可是却又会感到嫉妒。

    他嫉妒那些阿玄曾经在爱人的爱惜之下那么幸福,也嫉妒为什么那些记忆不是她和他的。当他隐隐地发现,沈望舒的记忆出现偏差和缺失的时候,第一个出现的感觉,并不是惶恐。

    而是高兴。

    他很高兴自己的爱人,将从前的记忆全都忘记,忘记那些男人,只看着自己。

    可是高兴之后,又让他忍不住心生恐惧。

    他希望爱人忘记从前的所有的阿玄,只把目光放在自己的身上,可是他又突然想到,当这一世他们老去死去,她重新遇到下一个阿玄……

    她会不会如同遗忘从前,忘记他?

    “别忘了我,舒舒。”他低声说道。

    “不会忘记的。”沈望舒不知道金色空间里,那颗妖丹上突然燃起的火焰究竟是来自哪里,会在之后在自己身上发生什么,还是温柔地安慰道。

    她知道东方玄会梦到那些前世的记忆,又忍不住感到安慰。

    如果……她真的会因为被火焰灼伤而有些记忆缺失,那么能记得这一切的,只有阿玄了。

    她得感激他,还能记得他们之间的一切。

    她顿了顿,又有些疑虑空间的异变,感受到少年的颤抖,她忍不住捧起变得软弱的少年,看他漆黑的眼睛,觉得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似乎没有那火焰焚天灭地的强势,可是空间的异变还是令她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还记得什么?”

    她在想,空间的火焰,会不会来自她的阿玄?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总不会想灭了她的记忆吧?看阿玄这慌张的样子,沈望舒都觉得不可能。

    阿玄怎么会伤害她呢?

    少年呼吸停滞了一瞬,摇头说道,“没有什么了。”他轻叹了一声,带着几分掩饰地喃喃道,“我什么都不记得。”

    不能忘的,他都会忘记。

    他对沈望舒温柔地笑了笑,轻声说道,“我本来就只是舒舒的阿玄。”

    他看着沈望舒对自己露出的笑容,目光沉静,仿佛要将自己曾经的重负都释然。

    他记得那道人影对自己苦苦的央求,可是他不想杀死自己的舒舒。

    他怎么可能伤害自己的爱人?

    “她不死,就是您了!”

    东方玄垂了眼睛,将那痛苦的声音隔绝,彻底丢在一旁,握住沈望舒的手。

    他的目光变得坚定,可是却坚决不肯给沈望舒去讲那些在梦里看见的,属于沈望舒和别的阿玄的点点滴滴,而是重新露出几分笑意地压在少女的耳边柔和地说道,“想不起来真是太好了,我很高兴。以后,你是我一个人的。”

    在沈望舒哭笑不得,同样变得轻松起来的笑声里,他同样露出了笑容,一双美丽的少年男女相依相偎,直到车停,沈望舒牵着东方玄的手下车,之后再次被镇住了。

    巨大的高大的金色的校门,哪怕已经在思纯的记忆里看了一百遍,还是叫人觉得震撼。

    “那是纯金的啊?”沈望舒继续瑟瑟发抖。

    她勉强能回忆起来的败家女鸾王那一世,再败家,似乎也没有拿纯金当大门的。

    不怕被偷啊?

    少年竟然还带着几分得意地笑了笑。

    之后,他的目光微微一沉,落在了黄金校门旁,一个被许多人簇拥的高大英俊的男人。

    漆黑的发和眼,身姿笔挺,如同暗夜的帝王。

    他看着看过来的沈望舒,踏着一身气势走了过来,垂目,看着美丽的少女,勾起一个冷厉的弧度。

    “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南宫曜突然抬手。

    那只手上带着一些细碎狰狞的伤口,泛着血色,当然是昨天晚上被沈望舒的皮鞋给踩的。

    他带着几分暧昧与蛊惑,舔了舔这些伤口,目光邪魅,“真是个泼辣的女人。”

    沈望舒沉默了。

    她用一种非常难以理解的表情问南宫曜道,“你这么喜欢舔别人的鞋底儿?”

    被她皮鞋踩过的手指,哪怕清洗过,竟然还能往嘴里塞?

    什么品位啊!

    邪魅总裁脸色铁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