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143章 天君(三)

第143章 天君(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滴眼泪落在望舒少君的手上。

    玄曦天君瞬间来到她的面前。

    他垂下头,凑近她的脸,伸出舌尖儿,舔走了这滴眼泪。

    正在木然地跟小蛇玩耍的六道仙君,猛地睁大了一双眼睛。

    他用一种别开生面的表情看着自己的主君。

    之后,他愤愤地看向同样睁大了眼睛的望舒少君。

    一定是!这望舒少君打坏了自家主君的脑袋!

    “你……”望舒少君本可以避开这个举动,可是比起自己的抗拒,更为诚实的却是自己的灵魂和身体。她对这个举动竟然有说不出的亲近,明明在心里告诉自己,玄曦天君是自己的敌人,可是却任由这个青年靠近自己,却没有斩杀了他。

    当温热柔软的触感落在她的手背上的时候,一种熟悉又陌生,恼怒却酸涩的感觉从心底升起,这种复杂的感觉令她一时竟然怔住了。

    眨眼,她拔剑,指住了这个俊美而清冽,薄唇微微挑起的青年。

    青年避开了她的剑锋,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好吃!”小绿蛇看到他舔了望舒少君,忙不迭地从六道的怀中探出一颗小脑袋,小身子一拱一拱的,满是垂涎地叫道,“望望最好吃。”

    它叼着自己的尾巴尖儿似乎在回想些什么之后,看到望舒少君冷冷看来的目光,顿时抽了抽自己的尾巴,扭头迟疑地去看六道仙君。它嗅了嗅这个青年仙人身上那干净而充满了自己喜欢的灵气的味道,努力龇牙咧嘴地叫道,“把你弄哭!”

    “哈?”

    “快流泪!”

    六道求助地看向主君,他主君却似乎依旧在回味那滴眼泪,他不得不垂目,硬生生地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给你吃点好吃的。”他目光一闪,从自己的长袖之中取出了一本金色的书册,这书册之中灵气盎然,那小蛇嗅了嗅,咔嚓咔嚓地咬了起来。

    望舒少君总是觉得那书册眼熟得厉害,可是却顾不得这些,只拿一双冰冷而警告的眼睛去看悬浮在自己面前的青年。她身上修长的衣裙在烈烈飞扬,衣裙浮动犹如天仙。可是她却只是冷冷地看了这青年一眼,就向远方的那些打闹的灵兽们飞去。

    在心情不大美妙的时候,有什么是比和自己的属民一起玩耍更来得开心的呢?望舒少君看着远方的那些巨大的妖兽,口中发出一声尖啸。

    她的背后,一道万丈的剑影凌空而起,隐隐地化作了实质。

    这是她通灵而出的那柄灵剑,是她真正依存的法体。

    她带着这把剑影,就要滚进妖兽堆儿里去。

    那正在玩耍冲撞的妖兽们看到一个美貌的女子向着大家冲撞而来,似乎要跟大家一起玩儿亲昵游戏,再看到她背后那道杀气腾腾的剑影,顿时感到浑身的皮毛都在发疼。

    那道剑影犀利无比,无物不斩,撞到它们身上那还了得啊?绝对是大卸八块的节奏。从前就有血的教训,妖兽们发了一声喊,转眼就做鸟兽散,也顾不得兴致勃勃想要亲民的主君了,踏着巨大的威势逃窜而去。

    望舒少君被孤零零地留在了中间。

    那些巨大的妖兽跑了很远才有了安全的感觉,想到她寂寞的样子,又忍不住回头,拿巨大的毛茸茸的身体怯生生地回来顶撞她。

    这轻柔的触碰倒是不会受伤,于是望舒少君被治愈了,笑眯眯地抱着一头火焰一般的巨狮蹭了蹭。

    玄曦天君垂目,看了看自己人类的身体。

    他才知道,原来作为一个只修出人身的存在,也会受到歧视。

    毕竟,望舒少君怎么没说往他身上蹭蹭呢。

    这巨大的反差令青年那张俊美的脸更加冷冽,他一双狭长而汇聚星光的眼睛之中透着淡淡的冰寒,清苑仙君本就在忐忑自己师妹对仙庭仙人们的冷漠,此时不由急忙上前低声说道,“天君请饶恕我师妹的无礼。”

    他一边说,一边迟疑了一下,看见那条小绿蛇一边叼着金色书册咔嚓咔嚓啃,一边警惕地扬起小脑袋看了过来,显然是在防备。他是知道这小蛇的强悍的。

    看似脆弱的绿蛇小柳,其实是比望舒少君更为可怕的存在。

    他抿了抿嘴角,不敢再多说什么。

    师妹对他尚且有几分亲近,然而这绿蛇小柳……发现他有异动的话,只怕是当场就会吃了他的。

    他们此时身处天外三十三天的罡风之中,想要回到真正生活了万年的北地神国,还需要更多的奔波。望舒少君显然是一个不喜欢享受的人,她对那架九龙车完全不感兴趣,似乎对玄曦天君对自己的讨好全不在意。

    在她而言,一个俘虏的讨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做了俘虏还敢跟她耍大牌,她一定叫他知道知道什么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此时,她正和自己的属民一起跋涉。

    玄曦天君也不将九龙车收起,就叫这奢华而高贵的车架跟在众人的身后。

    清苑仙君的嘴角抿了抿,迟疑地看向九龙车,再感到那浩荡的九龙威势,与那精纯的威压以及在罡风之中纹丝不动之后,眼里闪过淡淡的光彩。

    “天君,我有一事相求。”他诚恳地对玄曦天君低声说道。

    青年一双狭长的眼,冷冷地扫过他的脸。

    不辨喜怒,不怒自威。

    “我有一爱妻,身体虚弱无力,无法千里迢迢跋涉。”清苑仙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里露出了淡淡的温柔与怜爱,对这青年怀着深刻的柔情说道,“我不舍她吃苦,她的身体本就十分羸弱,只求天君开恩,叫她可以去九龙车上安歇,不至于劳累。”

    他之所以对望舒少君脱离仙庭要求回到北地蛮荒之地不满,更大的原因就是因自己这个身体羸弱,柔弱无骨的妻子。

    妻子不能经历这样的磨难,他同样也舍不得。

    “爱妻?”玄曦天君开口问道。

    “是。”清苑仙君的脸上露出淡淡的温柔。

    高贵的青年似乎是在思考,许久,在清苑仙君期待的目光里,淡淡地说道,“我拒绝。”

    “什么?!”

    清苑仙君几乎不能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我妻子碧落,她真的是太柔弱了,如果继续这样奔波下去,她会死的!”他急切地对似乎完全没有一点怜悯之心的玄曦天君说道,“天君!碧落,你也该听说过吧?仙庭之中的碧落河神女。她只不过是水一般的女子,何其无辜,求您看在与她同属于仙庭的情面,叫她不要这样艰难。”

    他用一种最诚恳而央求的表情对玄曦天君说道,“难道同是仙庭仙人,不能格外……”

    “和我无关。”玄曦天君冷淡地说道。

    “天君?”

    “我的车,只给舒舒坐,不给别的任何女人坐。”玄曦天君顿了顿,看了清苑仙君一眼,只觉得这青年清隽而优雅,那仿若春风化雨的轻柔令他心里生出几分不高兴来。

    这可是望舒少君的师兄呢,玄曦天君的小心眼儿顿时发作了,着重地说道,“男人也不给坐。”他冷酷的表情,令清苑仙君失望得脸色黯淡,可是他却明白,仙庭的仙人总是看不起自己这等蛮荒之民的,不得不重点说道,“碧落,是仙庭的仙河神女!”

    对于他而言,神女,当然会是很高等的地位了。

    他的目光越发温柔。

    “一个神女而已,你知道什么是神女?”玄曦天君一双清冷的眼看着和那些毛茸茸的妖兽挨挨蹭蹭的望舒少君,不耐开口问道。

    那语气之中,带着几分讥讽与嘲弄,看向清苑仙君的目光,带着几分怜悯。

    “侍奉仙河的女仙啊。”清苑仙君纯洁地说道。

    “你知仙界三千仙河,又归属于何人?”玄曦天君淡淡地问道。

    这优雅而犹豫的青年迟疑了一下,正要开口询问玄曦天君话中含义究竟是什么,却听见那更远处,传来了一声女子柔弱而仿佛垂死一般袅袅的声音。

    他急忙向远方看去,就见远远的,一头耷拉着一张毛茸茸的大脸的巨大妖兽,仿若雷霆一般奔驰而来,它虽然穿梭在罡风之中,然而却稳稳地将身上一个正抬起了上半身,脸上露出柔弱而急切表情的女子护得密不透风,没有一点的波澜。

    奔到了清苑仙君的面前,妖兽不爽地咆哮了一声,羡慕地看向远方的同伴。

    “夫君。”那白衣如水,娇弱而美丽的女子,对清苑仙君伸出了一只洁白的手,垂泪道,“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她方才昏迷过去,清苑仙君就急匆匆去寻望舒少君救命,谁知道夫君一去不复返,竟然再也没有回来看她。待她命自己身下的妖兽追来,就恐惧地发现,站在清苑仙君身边那卓然而俊美高贵的青年,竟然是仙庭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玄曦天君。

    他似乎要要和清苑仙君解释解释什么叫“神女”。

    这个时候,哪怕没气儿了,也得赶紧才喘一口啊,她顾不得自己如水一般羸弱的身体,硬生生从妖兽的背上挣扎着落进了清苑仙君的怀里。

    妖兽发现这女人自己下去了,快活地咆哮一声,转眼就奔向自己的同伴。

    “见过天君。”这名为碧落的仙河神女几乎不敢抬头看玄曦天君那带着几分晦暗的眼,她瑟缩了一下,把自己埋进了清苑仙君的怀里,柔柔地说道,“不要勉强天君,就算不坐九龙车,可是只要能在夫君的身边,再苦我也很开心。”

    那双仿佛泛着泪光的眼睛深情地看着属于自己的青年,碧落微微一笑,不敢去看六道仙君那古怪的目光,弱弱地咳了一声,果然就见自己的夫君顾不得别的了。

    他急切地从自己的手镯中,取出了一枚光华流转的灵丹,喂给碧落。

    那珍惜的样子,顿时令六道都目瞪口呆了。

    这个……不是他看不起这些蛮荒之地来的土鳖。

    只是这世上真是只有想不到,没有看不到的啊!

    因太过震惊,他还用力地掐了绿蛇小柳一下,后者看在金色书册非常美味的份儿上,大度地原谅了他。

    “可是也太委屈你了。”

    “这算什么,你的身边,就是我的避风港。”吃完灵丹又有了力气的碧落,楚楚动人地说道。

    她似乎不敢面对仙庭的这两位上位仙人,可是一双如水一般潋滟的眼中,却还带了几分莫名的意味,闪烁虚浮,仿佛是在犹豫着什么。可是这个时候她是绝不敢放开疼爱着自己的清苑仙君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虚弱得喘不过气。

    这般虚弱,清苑仙君就被她绊住了脚,玄曦天君懒得见人装模作样,走过这两个人,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这一对如花美眷。可是清苑仙君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天君……”

    “她坐九龙车,太脏。”六道开口冷冷地说道。

    他和玄曦天君都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清苑仙君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低微,因此黯然,在碧落对自己露出宽慰的笑容的时候,越发感到自己对不起自己的爱妻。

    他连安定的生活都不能给她。

    他停留在后面安慰,六道仙君却已经快步与主君并行。他不知道自己的主君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就算此时自己跟在他的身边,他却仿佛视若无睹,那双冷冽的眼睛里,只有远方那女子真切的倒影。

    这等无视顿时就令英俊的仙人感到失落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声对玄曦天君问道,“您真的要跟着她?”看到玄曦天君漠然看来的目光,六道竟然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

    自己的主君,为什么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仿佛对他生了气?

    “我已经立誓。”

    “又没有指着天道立誓。”这年月儿,经历万载的仙人们谁没立过一两个誓约呢?只要不是指着天道心魔立誓,那都是浮云!

    六道一边垂头喂给绿蛇小柳另一本金色书册,一边下意识地看了这美得翘尾巴的小蛇一眼,然而之后却猛地一哆嗦,用力揉着自己的眼睛仔细地看了这碧绿的小蛇一眼。许久,方才喃喃地说道,“莫非是我看错了?”

    方才这小蛇落在自己怀中的虚影,仿佛生出了九颗脑袋。不过这怎么可能呢?六道心中不由想了想上古传说之中,拥有九颗脑袋的妖蛇,其中凶名赫赫的那一种,顿时令他心中生出一丝犹豫。

    “怎么了?”玄曦天君一边急切飞向望舒少君,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六道欲言又止,看着这贪吃的小蛇,不由想到它化为少女人形的时候,那古怪的恐怖。

    “我曾听说,上古北地之中,曾有凶蛇名为相柳,剧毒,所到之处皆为泽国,喜食人,无人能敌。”

    那些仙庭的传说六道仙君倒是都听过,不过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可能地说道,“只是我听说这三界最后的一条相柳,乃是早就脱离三界的北地妖王的护法,与妖王一同脱离三界。从此三界之内相柳断绝。是不是……属下多心了?”他真心地希望,那种要命的祖宗最好能少点儿。

    对于仙人来说,三界并不安全,最要命的就是一些传说中的凶兽。

    其中相柳,是凶兽之中最为凶残的妖蛇。

    一想到这里,六道就觉得自己的怀中,总是酥麻而冰冷。

    这种仿佛抱着神雷的感觉,令他毛骨悚然。

    玄曦天君就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他垂头,和同样甩着尾巴叼着金色书页的小蛇对视。

    小蛇眨巴了一下小豆眼,嗅了嗅他,垂涎了一下,一边拿尾巴尖儿卷着脸色发青的六道,一边哼哼着对玄曦天君说道,“你可真好吃。”

    玄曦天君想了想,把自己的手递给它。

    以身侍蛇!

    小柳眼睛顿时就亮了,碧绿的小身子似乎能够发光!

    它张大了嘴巴,试探地张嘴,却停在了玄曦天君的手边没有咬下去。

    “望望不叫咬……”它似乎对望舒少君的话很听从,哪怕对这充满灵气的青年充满觊觎,却还是踌躇着没有真正地咬下去。

    然而那青年却垂了垂自己的眼睛,把自己白皙的手,往这小蛇龇出的毒牙上磕去。

    转眼,手背被咬破了一点皮,青年的手顿时就黑了。

    他甩了甩自己的后,看到六道仙君和绿蛇小柳同时惊呆了,这才一转身,眨眼就飞到了望舒少君的面前。

    她正在抱着一头妖兽的大头嬉闹,看到他出现,那双含着笑意的眼微微地露出了几分冷淡,她似乎对玄曦天君没有什么好感,只是微微颔首,然而就见这黑发黑眼如同最美的夜色的青年,抬起了自己修长的手。

    那手漆黑,明显是中了剧毒。

    望舒少君愣了一下,还没有回过味儿来,却已经上前用力抓住了青年的手腕,抬头愤怒地喝道,“小柳!”她顾不得去收拾那绿蛇,飞快地抓起了一只灵丹,塞进了这青年的嘴里。

    唇角与手指接触的一瞬间,这青年似乎不经意地舔了舔她的手指。

    望舒少君飞快地缩回手。

    “多谢。”玄曦天君不动声色地说道。

    他在服下了那枚灵丹之后,脸上却还泛着淡淡的青色,走上前似乎要对望舒少君道谢,却在罡风之中一个踉跄,倒在了望舒少君的怀里。

    他有些虚弱而灼热的呼吸,就喷薄在女子的颈间。

    望舒少君茫然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

    小柳的蛇毒,原来这样厉害么?

    她下意识地抱住了压在自己肩膀上的青年,抬头拍了拍他的乌黑的长发,轻声说道,“无事。”她还侧头,顺着这呼吸追索下去,却在这青年猛地张开一双漆黑的眼睛的时候,愕然地将自己嫣红的嘴唇悬停在了这青年的薄唇上空,露出淡淡的惊疑。

    这种似乎很习惯亲亲抱抱的动作,令望舒少君几乎不认识自己了,她再次伸手,脸色严峻地点在了自己的眉间,搜索自己的神魂。

    完全没有中了迷情咒的样子啊。

    不过,为什么她会……

    “舒舒。”青年低声喊道。

    “不准这么叫!”不知为何,当他这样叫着她的时候,她就忍不住眼里酸涩得不能自已。

    这种烦闷,令望舒少君感到非常不喜欢,她下意识地将青年推开了。

    他本在用自己的灵气悬浮在罡风之中,见自己被推开,就无声地向着下方的黑暗之中坠落,心烦意乱的望舒少君不得不抓住了他的手臂,垂头看着他无力的样子,喃喃自语道,“莫非小柳进阶了?”

    她又觉得仙庭的仙人很娇气,冷哼了一声,不耐地将这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金贵的青年往身边正蹭着自己手臂的巨大妖兽身上一丢,冷冷地说道,“看在你有用,叫你轻松些,可别死了!”

    她当然不会承认,自己不希望他虚弱地劳累。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玄曦天君趴在妖兽毛茸茸的背上,执着地看着身侧的女子。

    她美丽而骄傲,浑身仿佛发着光,哪怕是在这混乱危险的罡风层之中,依然神采奕奕。

    她明明对自己警惕又陌生,可是却还会拉住他,不叫他陷入困境。

    明明她已经忘记他,可是却依旧记得自己,心疼自己。

    望舒少君觉得这句话有些恶俗,哼了一声没有做声。

    巨大的妖兽委屈地叫了一声,比了比自己巨大的爪子,仿佛在对她告状。

    “嗷嗷嗷!”仙庭的坏仙人偷偷揪它的毛!

    望舒少君没理睬,转头带着所有的属民,向着家乡的方向飞去。

    玄曦天君趁着这个时候,再次揪了一把妖兽的毛,顺便低声警告道,“不许蹭我家舒舒!”

    谁是你家的呢?

    如果妖兽能说话,一定会把玄曦天君给骂得狗血淋头!

    它悲愤地叫了一声,听着青年那带着几分威胁的,“跟紧,不许离开我家舒舒!”这等无耻的话,不由想了想自己背上那美丽的皮毛,想到若没有了毛儿,以后母妖兽都不喜欢自己,自己就要陷入悲惨的单身兽的行列,不由热泪盈眶,屈服在了玄曦天君的威胁之下。

    它老老实实地飞在望舒少君的身边,就听着无耻而狡诈,凶残而恶毒的仙人对这女子轻声问道,“累了没有?不然我们同乘?”

    “闭嘴。”望舒少君深深懊悔自己竟然挟持了一个话唠,头疼万分。

    “你的那什么天帝,会不会半路再把你截走?”她突然开口问道,“你在他心底行不行啊?他不会拼着你的性命不要,也要弄死我吧?”

    都说玄曦天君在天帝的面前得宠,可是难道这份宠爱能越过天帝与仙庭的威严?望舒少君知道自己这次是叫天帝吃了个大瘪,不由眯着眼睛威胁道,“他如果敢对我们动手,你等着啊,第一个死的就是你!”她抿了抿嘴角,鬼使神差地说道,“第二个死的,就是我。”

    她是属民的主君,若有生死之危,当然她要死在最前面。

    难道还要受到属民的庇护,不名誉地逃跑么?

    “天帝不会伤害你。”玄曦天君觉得这是同生共死的意思,心里一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半点儿都不觉得自己自作多情。

    他的目光落在望舒少君那美艳而有些冷硬的脸上。

    灵剑化形,她当然身上充满了一往无前的锋锐之气。

    也或许是这种气势,才令他在还未进入轮回塔之前,这个女子依旧能在轮回塔之中无限轮回,每一世都过得很好。

    他不知道那些旧年,这女子在北地蛮荒究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可是却对她的点点滴滴都很在意。他想更多地知道她的一切,不管是什么都想知道。

    想到了这莫名其妙,连天帝都觉得棘手的北地神国,他不由问道,“北地神国,是你师尊创立?”见望舒少君点头,他继续问道,“你的师尊,是什么样的存在?”能教导出望舒少君这样惊才绝艳的仙人,那位无名仙,同样也不应该在三界籍籍无名才对。

    隐世不出的上古强者很多,可是这位无名仙,却似乎另有来历。

    玄曦天君隐隐地觉得这其中另有隐情。

    无名仙……似乎天帝曾经说过一句什么来着?

    “师尊对我恩重如山。”望舒少君淡淡地说道,“虽然脾气火爆,可是为人却很好,对我悉心教导,将我养育长大。如果我不是一出世就知道自己的来历,一定会以为,她其实就是我的母亲。”

    无名仙的性情并没有多温柔,风风火火,快人快语,是个极落拓爽利的仙人,明明是女仙,可是却光风霁月。她对女仙的理解与外界不同,以为女仙都应该强横而强势,这种认知,都是从无名仙而起。

    “三界之中上位女仙不多,如你所说的女仙就更少。”

    “她失踪了。”望舒少君淡淡地说道。

    这个话题似乎令她感到有些暗淡,因此她的表情变得不大开心。

    “仙人若非陨落,很少会在三界失踪。”

    “她没有死。”

    “你怎么知道?”

    “有这种感觉。”仙人的感觉可不是一般的胡思乱想,而是一种冥冥的感悟,望舒少君有这种感觉,更何况无名仙与她息息相关,她当然会有更大的把握。

    不知为何,她总是想要将自己的心情和这个静静聆听的青年吐露,哪怕他其实是自己的敌人,可是当他立誓的那个时候,她又总是会感到……只有这个人,永远都不会背叛自己。这种发自内心的笃定。令她不由自主地倾吐。

    “我保护北地神国,就是希望当她回到北地,看到我没有辜负她留下的承担。”她轻轻地摸了摸身边妖兽的大头。

    她不希望她的师尊回到北地蛮荒,却只能看到属民的尸骨。

    那样的画面,想一想都觉得令人难过。

    她唯一不想看到的,就是师尊失望的脸。

    “只要你能回到北地,天帝不会再讨伐你。”玄曦天君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望舒少君一把拍掉他的手,皱眉问道,“为什么?”

    青年垂头,看了看自己被拍红的手背,心酸地想到这要是从前,自己摸了自家舒舒的脸,舒舒早就笑眯眯地凑过来亲亲他作为奖励了。

    他默默地期待了一下,看到爱人完全没有想回亲自己一口的意思,不由开始在心里默默回想这三界之中,还有哪位上神能够给仙人恢复忘却的记忆。他想了很久,回神就看到爱人正不耐地看着自己,不由低声说道,“天帝不喜踏足北地。”

    “为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的狂傲仙人,其实就是个三界小土鳖的望舒少君好奇地问道。

    玄曦天君沉默了一下。

    他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不能说。”

    他还卖弄起来,明显是要跟自己摆谱儿,望舒少君虽然自幼万载生在蛮荒,无名仙也没跟她讲述什么三界的各种传闻,不过她当真不是一个穷追不舍的人。

    明明心里好奇极了,可是她还是冷淡地微微颔首,之后在青年有些失望的目光里不再探问。她只是甩着手中的灵剑破开眼前的那些空间,穿梭过无数的小世界,很快,就有一处熟悉的地域令她眼前一亮。在无数空间交叠之后,北地蛮荒露出了真实的面貌。

    虽然看着近在咫尺,可是却依旧隔着很远。

    望舒少君却松了一口气,回头去看自己的属民。

    虽然妖兽的肉身与灵气有很强横,不过这样穿行在危机四伏的罡风层之中,已经耗尽了它们的力气。

    望舒少君决定停下休息。

    这些妖兽欢呼了一番,都纷纷躲去了安全的地方美滋滋的休息,或者……趁着有空繁衍一下去了。

    望舒少君却没有清闲的想法,就要飞走。

    “做什么?”玄曦天君急忙拉住她的衣摆。

    他本以为还能和自家舒舒多说几句话呢。

    “警戒。”女子任他扯着自己的衣摆,冷淡地说道。

    “我也去。”

    “你余毒未清。”望舒少君却觉得自己舍不得……

    舍不得?!

    这真是一个令人惊恐的想法,望舒少君用力地甩开了青年骨节分明的手,用疏远而冷漠的目光看了玄曦天君一眼,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转身就飞去了更远的高空。

    玄曦天君本以为自己和她亲近了几分,可是被那一眼冰冷扫过,却觉得心中一凉。

    他有些怔忡,不明白为何方才已经缓和的情绪,短短时间就会重新变得冷漠。他正趴在妖兽的背上,听着身下这妖兽把两只毛爪子搭在自己的大头下,一转眼就呼噜连天,不由微微皱眉。

    正在此时,他就看到清苑仙君正紧张地飞了过来,他目光犹豫地扫过隐入了高空巨大罡风之中的望舒少君,见她不肯向玄曦天君的方向看来,脸上露出淡淡的喜色,对这青年急切地说道,“天君,快逃!”

    玄曦天君冷冷地看着他。

    “此地空间错乱,只要天君逃入小世界之中,师妹是不会追击于你的。毕竟,她还要看护这些妖兽。”

    清苑仙君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这位被自己师妹绑架的高贵天君,低声说道,“我与师妹不同,对仙庭并无恶感,同样不喜师妹暴虐。”他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碧落,仿佛生出了无边的勇气,对玄曦天君诚恳地说道,“我愿与天君一道回归仙庭,日后,以忠心侍奉天帝。”

    “我逃了,你师妹就死定了。”玄曦天君声音冰冷地说道。

    他的心中突然生出厌恨。

    若他是舒舒的师兄,那得多幸福,无论发生什么,就算抛弃生命也要维护她。

    可是清苑仙君是她的师兄,如今……却在背叛他。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若逃离,不论是望舒少君,还是这北地妖兽,全都得死?

    没有顾忌的天帝震怒一击,只怕她会在三界彻底烟消云散。

    一想到这个,玄曦天君就觉得心中剧痛。

    “师妹……若能低头,天帝仁慈,不会对她赶尽杀绝的。”清苑仙君犹豫着说道。

    这话,他连自己都不相信。

    玄曦天君却在这个时候点了点头,似乎被他劝服了,然而就在清苑仙君脸上露出安然的笑容的时候,他霍然飞了起来。

    却不是冲入小世界,而是冲向了望舒少君。

    “舒舒,我要举报。”曾经作为星际联邦的元帅,玄曦天君早就点亮了举报政敌技能,此时就用正义的表情说道。“有人要私自放我逃走。”

    “谁?”望舒少君目中露出一抹了然,却还是冷淡地问道。

    优美的手指,毫不犹豫地指向了脸上惊惧的清苑仙君,正义无比。

    “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