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暗杀游戏 > 第四回合(4)

第四回合(4)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淳本来觉得,秦梦梦已经几乎半强迫性地被带走了,再出现的可能性应该不大了,没想到隔天一早,她又出现在了病房。这不免让人心存疑虑。

    但她这次并不是一个人,和她一起前来的还有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打扮比较朴素,样子也有些腼腆,看着是个大学生的模样,正是之前在季凌公司有过一面之缘的、秦梦梦的男朋友。

    其实究竟是不是男朋友,安淳也不太肯定,不过能看出这个男孩应该是真的喜欢秦梦梦,从始至终目光就没离开过她。

    至于秦梦梦……她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季凌,而且看季凌的目光还要更火热一些。

    也许她本来是没有打算介绍那个男孩的,不过那么大个人杵在那里,想让人忽视也难。

    季凌的眼神往那男孩身上飘了几下,立马被秦梦梦捕捉到了,这才嘟着嘴把身后的男孩拽到身前,说道:“这是杜影,我男朋友。”

    没想到这男孩还真是秦梦梦的男朋友,而且她还能介绍得那么干脆,这让安淳有点吃惊。

    季凌倒是一脸和气又诡异的笑容,冲男孩点点头,“你好,我是季凌。”

    名叫“杜影”的男孩慌忙红着脸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您好,您好。”

    “你丢不丢人啊!”秦梦梦皱着眉头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

    杜影不气不恼,反倒是一脸幸福的模样,被秦梦梦推到一边还能傻呵呵地笑出来。

    秦梦梦就这样在病房里缠了季凌一上午,季凌全程微笑包容,不烦不恼,那场景看得安淳简直要怀疑人生。

    而杜影就一直站在不远的地方,没事的时候看着秦梦梦傻笑,有事的时候前前后后端茶倒水,包揽了全部的杂活,基本没安淳什么事了。

    也不知道这秦梦梦是有什么独特的魅力,说杜影是因为爱情,他信,不过季凌竟然能对这样一个脾气有些娇惯任性的女孩做出这么大的包容和让步,这就让他有些想不通了,甚至心理还有点堵得慌。

    意识到自己这种危险的想法之后,安淳吓了一跳,赶紧调整心绪,避免自己再胡思乱想下去。

    其实这样也好,他们一派和谐,自己也就乐得清闲,他还求之不得呢。而且第四回合的暗杀者是谁还没有端倪,这样一来自己也就有更多时间去观察身边的人,寻找破绽,避免季凌的危险。

    当然,他观察的对象包括秦梦梦,而且现在对她的怀疑值还相当得高。

    倒是周怡宁,本来巴不得在这间病房生根的人,露面次数却突然变少,从昨晚到今天午前的查房全部都换回了张言。

    难道是突然从少女春.梦中醒悟过来,放弃季凌了吗?

    然后很快,安淳就被打脸了。

    午餐的时候,推着餐车进来的不是之前和蔼的阿姨,赫然变成了一脸娇羞中掺着兴奋的周护士。

    没想到昨日火药味十足的两人再度正面交锋,安淳捏了一把冷汗。

    果然,周怡宁在看清抱着季凌胳膊不撒手的那个女孩的脸时,表情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本来红彤彤的脸色瞬间又绿又黑。

    秦梦梦也马上开了嘲讽腔:“昨天还是护士小姐,今天就变送饭阿姨了,为了达成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也不回去多照照镜子清醒一下,痴心妄想。”

    周怡宁瞪着眼睛,脸憋得通红,看样子都想冲上来撸袖子干一架。不过好歹她还残存了一点理智,还记得自己是医院的护士,这要是真打起来,恐怕就得不偿失了。

    但她也不是能忍气吞声的性格,知道秦梦梦不好惹,于是把气往旁边撒,推餐车的时候故意装上了一旁的杜影,嫌弃他挡路,末了又朝安淳冷嘲热讽了一通,说他是来照顾病人的,就应该有个照顾病人的样子,然后把一车饭菜扔给安淳,又恶狠狠地瞪了秦梦梦一眼,气冲冲地离开了病房。

    安淳十分无语,就周怡宁的这种脾气和性格,她是怎么当上护士的?

    吐槽归吐槽,餐车还落在了自己手里,也没理由继续坐着不动了。安淳起身把餐车小心翼翼推到了病床前,把用餐的支架撑开,又把冒着香气还热腾腾的饭菜端到了季凌面前。

    秦梦梦一脸嫌弃道:“这什么破医院啊!就给季凌哥哥吃这个?”

    安淳又瞄了那饭菜一眼,觉得挺丰盛挺有食欲的啊,黄橙橙绿油油的蔬菜应有尽有,看得他都饿了。

    “一点肉都没有!”秦梦梦又抱怨的一句。

    季凌拍拍她的脑袋,用温柔的声线解释道:“医生说这些天要吃得清淡点,对身体康复有好处。”

    “哦~~~”秦梦梦这才咧嘴笑了两声,对季凌这番态度十分受用的样子。

    安淳看着两人的互动,无语的扯了扯嘴角,瞥了眼一旁的杜影,想看看他的反应,却发现对方似乎毫不在意,依旧只是用有些痴迷的目光盯着秦梦梦。

    安淳觉得自己有点呆不下去了,想离开病房,但把季凌和秦梦梦放在一起他又不太放心,而且以杜影这状态,恐怕秦梦梦要上天他也会变成火箭完成她的要求。

    安淳很无奈,很纠结,很烦恼,抛却这诡异的关系和气氛不说,最重要的是……他还饿了。

    季凌倒是吃得津津有味的,剩下两人都是痴汉,看得也是津津有味的。剩他一人在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压力下捱着一分一秒的时间。

    也许是有些心不在焉,也许是他总是无意间避免和季凌的目光相撞,所以他并没有发现,季凌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目光基本都放在他的身上。

    *

    要问第四回合暗杀者究竟是谁,安淳第一个怀疑的就是秦梦梦。

    可是在季凌餐后,秦梦梦却突然要离开,说要和杜影去国外旅游一段时间,下午的飞机,这次算是临走之前来和季凌告别。

    季凌基本是一副“不管她说什么都理解都包容”的态度,又是温柔地拍拍她的头,让她注意安全,玩得开心。

    安淳则是一脸懵逼,怀疑防范的对象突然自己要洗脱嫌疑,究竟是他搞错了目标,还是这只是对方的权宜之计?

    他不得而知,不过直觉告诉他,秦梦梦的样子并不像说谎。

    离开之前,秦梦梦依旧又接了一个电话,表情反应几乎和上一次一模一样,原本高涨的情绪瞬间压低,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都变得古怪起来。

    她挂了电话,眼神直勾勾地转身,和季凌告别:“我走了,季凌哥哥……”

    季凌点点头,又嘱咐她一句:“注意安全。”

    秦梦梦眉头突然猛地一皱,嘴唇抖动着似乎还想说点什么,被不知什么时候凑过去的杜影一把抓住胳膊,“梦梦,我们该走了。”

    秦梦梦像是被定住一般,呆愣了秒,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周身古怪的感觉也消散了一些。她顺从地点了点头,又对着季凌轻轻摆了摆手,然后拽着杜影的衣袖,跟在他身后离开了。

    与早晨到来的时候相比,两人离开的时候气场简直像是调换了过来。

    安淳还在发愣,被季凌叫了几声才回过神来。

    “饿吗?”季凌问道。

    安淳下意识就点了点头,然后就见季凌大变脸一般,之前对待秦梦梦的温柔态度瞬间化成了一副歪嘴调笑的欠扁模样。等到安淳反应过来想摇头的时候已经晚了。

    季凌抬了抬下巴示意道:“你也不用出去了,医院的午餐的量很足,不如我们一起吃?”

    安淳像听见什么天大的玩笑一般不可思议地瞪了瞪眼睛,季凌邀请他吃同一碗饭?这是哪门子上古神话?

    季凌嘴边笑意更深,冲安淳勾了勾手指。安淳还在震惊中就傻不拉几地被他勾了过去。

    接着季凌递给他一只餐盒,安淳接过来一看,满满当当的一盒胡萝卜……

    “我不爱吃,你吃吧。”季凌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然后继续从剩下的饭菜中挑出胡萝卜,夹到安淳手中的餐盒里。

    “……”安淳觉得他刚刚肯定是脑抽了才会以为季凌是真的想跟自己分享。

    他勉强控制住把餐盒扣到他头上的冲动,咬着牙保持镇定的微笑:“……十分感谢。”

    “咱们都什么关系了,别这么客气,放轻松。”

    安淳:“……”

    一天不到的时间,已经两个人让他“放轻松”了,难道真的是他神经绷得太紧了吗?

    ……不,即便如此,这也和他现在的心情并不冲突,把餐盒扣到季凌脑袋上的心情。

    *

    一顿悲催的午餐,好歹算是果腹。

    当然,安淳没有吃那盒被季凌挑拣出来的胡萝卜,他又不傻。还是张护士是懂得察言观色,人又善解人意,说前几天给儿子买零食的时候捎带着屯了几桶泡面,放在休息室里,随后便给安淳拿了一桶来。

    季凌对于他不是自己“精心挑选”出来的蔬菜,而选择泡面这种垃圾食品的行为有些不满,在一旁调笑嘲讽了几句。

    安淳觉得他这一系列的行为十分幼稚,懒得理他,专心致志吃自己的泡面,顺便验证了一个真理:人真要饿起来了,泡面也能吃出山珍海味的味道来。

    其实吃完之后,安淳还是有点饿,不过他忍了,医院的食堂离病房还蛮远的,来回时间太长多少还是有些不安心。何况还有另一件事梗在他的心头,纠结了好几天没做决定,而现在时间不多了,已经没办法再拖下去了。

    “今天是陆平葬礼的日子。”安淳背对着季凌,一边处理泡面盒与里面的食物残骸,一边小声说道。

    不知是不是声音太小没有听到,安淳说完这句话之后,季凌并没有反应。

    他慢慢转身看了季凌一眼,发现他表情没什么变化,才堪堪松了一口气。

    没听到?没听到最好了,陆平的父亲还记恨着季凌,公司那边也要求保密,何况陆平之前还想杀他,季凌会住院不都是陆平的错吗?于情于理,没什么义务一定要去吧?

    只是……

    安淳又看了季凌一眼,心里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在隐隐作响。

    季凌去不去参加陆平的葬礼,应不应该去,这是自己有权利决定的吗?所谓的“为他人着想”,若不是建立在本人意愿的基础上,那真的有意义吗?

    何况他究竟为什么一定非要为季凌这个混蛋着想啊!

    短短几秒,安淳的内心却像是经历了大风大浪般,原本心中摇摇晃晃了多日的小船,突然被大浪拍翻,然而小船并未被击沉,重新浮出的船底上是一个焕然一新的世界。

    也许这么说有些抽象,但这就是安淳的决定。

    “今天是陆平葬礼的日子。”安淳正视着季凌,重新开口大声说道。

    季凌放下手里的书,抬头看了他一眼,“我听到了,刚才你扔垃圾的时候我就听到了。”

    安淳:“……”敢情他纠结了这么半天,对方根本就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其实准确来说,这件事我五天前就已经知道了,”季凌补充道,“场地还是我定的。”

    安淳:“……”

    “不过出席嘛,还是算了,也没必要,何况陆平他爸现在应该也不想见到我。”

    “……你知道陆平的父亲记恨你?”安淳有点惊讶的反问道。

    季凌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目光看向他。安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瞬间有些尴尬。

    “我之前和陆平的父亲通过一通电话,打的陆平的手机,他父亲接的。”安淳有点心虚地解释道。

    “给陆平的手机打电话?”季凌找到可疑的地方,反问道。

    安淳实在想扇自己的嘴一巴掌,说话之前一定要过脑子啊,这下可好,怎么解释呢?

    怎么解释都很可疑啊好不好,除非他把陆平的暗杀者身份告诉季凌,否则还有什么理由要去拨打一个死者的电话号码呢?

    感受一下与亡灵通话的战栗感吗?

    扯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暗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蝉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蝉刀并收藏暗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