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暗杀游戏 > 第四回合(10)

第四回合(1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言的死确实只是一场意外,她逃跑的时候太过慌乱,脚下踩空,在楼梯上翻滚了下去,连那把水果刀也是在翻下楼梯的途中不小心插.进太阳穴的。

    不会有其他的隐情,就算有,也不会与安淳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当时发生意外的时候,安淳正在离她两层楼梯的位置,现场的所有人都可以证明。

    但是蒋自舟就是迟迟不肯结案,也不放安淳离开。

    其实安淳觉得这事儿很不对劲儿,他刚被带到警局的时候,蒋自舟确实是对他进行了一番审讯,虽然神情和言辞都很严肃,逼问得也很紧,但是安淳却感受不到他对得到答案的渴望。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只是想要通过这一系列的过程,达到拘捕对方的目的似的。

    安淳最终被成功地关进了看守所,不管蒋自舟是真的怀疑他,还是只是看他不顺眼,目的都已经达到了。安淳心情复杂地看着面前的铁栅栏,只觉得世事无常,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这样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也会被关进这种地方。他是该怨恨蒋自舟呢,还是该唾弃这该死的游戏呢?

    在看守所熬到隔天的下午,安淳终于有些呆不住了。

    蒋自舟自审讯完之后就再没出现过,他能见到的人,除了外面看守的两个小警察之外,就只剩和他关在一起的一位小偷兄弟了,准确来说,小偷兄弟这次被抓应该是由于偷盗未遂。这位兄弟是个话唠,又或许是被关久了没人说话,自安淳被关进来时,基本上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就是在安淳耳边喋喋不休。

    安淳原本烦不胜烦,在得知了他是怎么走上盗窃的道路、怎么选择盗窃的对象、又是怎么被运气不好被警察逮了个正着之后,对方又开始对着他回忆起了悲惨的童年生活,以及几段所谓痛心疾首的其实在安淳看来很是无聊的恋情。

    但后来他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有个人在自己耳边不停说话,分散了自己的一些精力,才让他得以熬过看守所里的第一个难熬的夜晚。

    只是这会儿,随着时间的推进,第四回合的最后的一个夜晚马上就要到来了,张言虽然已经死了,但是没办法待在季凌身边亲自确认安全,还是让他不能安心。

    安淳抬手揉了揉眉心,然后起身走到铁栅栏旁,把外面看守的小警察叫到跟前,只问了一句:“几点了?”

    小警察皱着眉头地瞥了他一眼,摸摸口袋,然后掏出了一块手机,看了一眼,说:“七点半。”说完他刚想转身离开,又被叫住,然后一脸不耐地问道:“又干嘛啊?”

    安淳脸上神色有些复杂,顿了两秒才小心翼翼地反问:“呃……刚才那块儿手机,好像是我的吧?”

    小警察一愣,随即脸上表情就有些挂不住了,他哽了两秒,又气急败坏地把问句丢了回来:“是又怎么样?”

    安淳:“……”隔着铁栅栏遥遥相望,他还真是不能怎么样。

    过了会儿小警察才似乎恢复了理智,咳了两声重新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手机是你的,你放心,我没看你*,我就用来炒个石油,两个账号,我一个手机观察起来不方便,借你的用用,等你出去了就还你。”

    安淳:“……”

    人家的都那么说了,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何况自己现在还被关着,手机本来就是被没收的状态,别人要强行拿去使用,他也没有拒绝的权利。

    只是……

    安淳心里一动,转头看了那位闲得蛋疼正在拔腿毛的小偷兄弟一眼,脑子里生出了一个念头。

    *

    第四回合的最后一个夜晚,11点40分。

    值夜的两个警察,一个已经打着哈欠昏昏欲睡,另一个则精神抖擞地盯着桌子上的两块手机。

    安淳坐在离栅栏不远的地方,靠着墙,目光在两个警察之间来回扫动。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力气很大,疼得他浑身一哆嗦,接着眼眶也湿了,是由于疼痛分泌的出的生理泪水。

    接着他扶着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只手还捂着肚子,呻.吟着走到栅栏前,重重地踢了一下,然后说道:“警察同志……”

    差点睡着的警察被吓了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还懵了两秒,这才从座位上站起来,远远地吼了回去:“干什么!”

    安淳暗中又掐了自己一把,额头还沁着汗,哽咽着说道:“肚……肚子疼……”

    那警察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耐,然后他往旁边看了一眼,只见他的同事依旧死盯着手机,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一般,他翻了个白眼,又叹了口气,这才抓起桌子上的钥匙上前打开了栅栏门,领着安淳上厕所去了。

    时间又过去五分钟,去厕所的两人还没有回来。

    这时候,铁栅栏里又突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嚎叫:“哎呦喂——!”

    这次的叫声可比安淳那声厉害多了,差点没把看守所房顶给掀了,看手机的小警察也给吓了一跳,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拍,烦躁地站了起来,“叫什么叫!闭嘴!”

    “警官大人!哎哟……不是我想叫啊!”小偷兄弟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我说你们的牢饭是不是有问题啊!我我我……我肚子也疼……哎呦喂……憋不住了……”

    “……”小警察皱了皱眉,又拿起两只手机来回看了几眼,然后才分别揣进口袋里,走过去把栅拦门打开,“行了行了,别喊了,赶紧起来去厕所!”

    “哎哟……谢谢警官大人!”于是小偷兄弟也被警察领着去了厕所。

    他们去厕所的途中,正好碰见安淳和之前的警察从厕所回来。

    又过了五分钟,小偷同志也从厕所回来了,重新被关进了铁栅栏。

    小偷兄弟一回来,便忍不住冲安淳眨了眨眼睛,安淳神情一动,嘴角忍不住弯了弯,最后恢复常态。

    两人靠着墙壁的阴影处并排而坐,小偷兄弟从衣袖里缓缓地把一件东西推到了安淳手里。安淳把东西拿在手里,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转到墙角小心翼翼地摆弄起来。

    没错,那件东西正是安淳的手机。两人也并没有拉肚子,这只是安淳的计划而已。

    他先看了看时间,晚上11点57分,马上就要到十二点了,看来他们时间卡得刚刚好。

    这时候外面的小警察突然“咦?”了一声,接着传来翻找东西的声音,应该是一经发现手机不见了。

    安淳现在异常紧张,心脏如擂鼓,额头也开始冒汗,但他必须保持冷静,在心下祈祷小警察不会把那么快地怀疑到他们身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小警察在乱翻一通之后无果,和旁边打盹的同事交代了一句,就急匆匆地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安淳憋在嗓子眼的那口气终于才敢长长地吐出来。

    还有时间,接下来,他用最快的速度给季凌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自己被抓的事情,让他想办法早点把自己弄出去,并且让他不要回复。

    这边短信刚刚发出去几秒,手机上的时间跳到了午夜12点整,也就是第二天的0点。

    一条新的信息安静地出现在手机里。

    游戏通知:

    暗杀游戏·第四回合结束

    守护者确认存活

    目标确认存活

    暗杀者姓名:张言

    暗杀者编号:04

    剩余死亡次数:5

    第五回合开始

    安淳的拳头紧握,又松开,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却没有轻松的感觉。

    但是还好,最起码季凌没事,他们又熬过了一个回合,也算是可喜可贺。

    这时候一旁的小偷兄弟见他愣着没了反应,忍不住推了推他的肩膀,安淳这才回了神。

    已经没什么时间了,他迅速地把刚刚发送出去的短信以及刚刚接收到的游戏通知删除,然后又在小偷兄弟的催促下往某个账户汇了两千块钱。待汇款成功界面出现之后,小偷兄弟的嘴都要咧到耳朵后面去了。

    安淳瞥了他一眼,觉得有些无语,又有些好笑。但他没说什么,只是轻轻走到铁栅栏旁蹲下,从栅栏的缝隙把在地上把手机滑到了小警察办公桌的方向。这时候小警察刚刚从外面回来,另一个打盹的警察也没有清醒,一切有惊无险。

    待小警察终于从桌下发现手机之后,小偷兄弟已经呼呼大睡过去了,他们并没有引起任何怀疑。

    安淳靠坐在墙角,回想着最近发生的种种,总觉得种不真实的感觉。

    当然,所有的事情都是真实发生了的,死亡、背叛与守护,一切都近在咫尺。

    他很累,但是却没办法停止思考,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却不幸被游戏选中,步步紧逼。

    没有选择的余地,他的脑子里还都是张言死前死后的那些事情。

    安淳又把医院里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在脑袋里过了一遍,把一些违和的地方一个一个地揪出来,再结合陈医生针对季凌病情说的那些话,张言的计划大体就能呈现出来。

    最重要的一个串联起整个计划的点,应该说是安淳意外发现的。他之前去休息室找削苹果的刀子,在张言柜子里发现了一些小药瓶,是安眠药和另外两种他并不认识的药物。

    现在想来,安眠药应该是用在了周怡宁的身上,所以才导致周怡宁突然神志不清,呈现出嗜睡劳累的症状。而另外两瓶,安淳猜想其中一种药大概是用在了自己身上,他想到季凌中毒当晚,他突然腹痛尿急,那是个很不自然的情况。

    也许细节上还有些偏颇,但把一件件小事联系起来之后,安淳心中也已经了然了。

    显然,张言属于有详细的计划,却没有熟练的手段和强大的心理素质去实施,所以才导致破绽百出。安淳毫不怀疑,如果她能够精确果断地实施自己的计划,他们这一回合的剩余死亡次数绝对会折半,甚至……

    想着,安淳打了个哆嗦,显然还有些后怕。但是再往下想,就有点让人悲伤了。再怎么可怕,张言也已经死了,根据陆平死亡的经验来看,暗杀者死了,就是真的死了,没有回旋的余地。

    她还很年轻,她还有个儿子,但她的儿子已经没有了妈妈。

    安淳微微叹了一口气,试图排解心中的负面情绪,但是效果甚微。他没办法顾及到所有人的利益,为了在游戏里生存下去,有时候不得不站在对人敌对的立场上。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的命运被迫与季凌捆绑到了一起,这已经让他分.身乏术,又如何去拯救他人?

    再次轻叹一声,安淳在心底重新告诉自己:想要得救,没什么错的,这都是为了生命和自由。

    *

    明明发出了信息,却始终没有什么回应,安淳又在看守所熬了两天,他就像被遗忘了一般,连蒋自舟也没有再出现过。

    直到这天下午,小偷兄弟的关押时限到了,他虽然算是惯犯,但这次被抓却是偷盗未遂,所以也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定罪,所以就被丢进看守所关了七天,现在算是“刑满释放”了。

    他临走的时候故作深沉地拍了拍安淳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兄弟,保重啊!”等出了栅栏又冲安淳抛了个飞吻,大喊道:“我会想你的!”

    “……”安淳十分无语地冲他摆了摆手,轻笑一声,但没有说话。

    在这种憋死人的地方,没了这样一个乐天话唠的伴儿,他竟然还觉得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心下微叹,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鬼地方呆多久,也不知道季凌看没看到他的短信,打不打算来救他。

    正想着,外面突然传来几声喧闹的人声,接着看守的小警察就闻声跑了出去,过了半分钟又跑了进来,抓起桌子上的钥匙匆匆走过来打开了栅栏的门。

    安淳还不明所以地坐在墙角,就听小警察毕恭毕敬冲他说道:“安先生,快出来吧,您可以走了。”

    安淳:???

    安淳还没有从这逆转的形势中反应过来,小警察就先一步上前把安淳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把手机偷偷地塞到了安淳的手里,压低声音说道:“那个,安先生,手机的事情我跟您道歉,您能不能别告诉我们头儿……”

    安淳拿着手机,听着小警察的话,终于算是堪堪地反应了过来,难道有人过来保释他了?

    他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面露难色的小警察,只觉得世事难料,真是奇妙。

    至于手机的事情,他从始至终也没有打算计较,于是也压低声音说道:“你放心吧,我不说。”

    小警察立马换上感激的眼神看向他。

    虽然只是隔了一排铁栅栏,但是里外的空气呼吸起来都不一样。小警察给安淳搬了个椅子,安淳坐在那里感觉整个空间的空气都变纯净了,呼吸起来通畅多了。

    他低头摆弄了会儿手机,再抬起头来,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了他的面前。那人一身别致的休闲西装,身姿修长挺拔,一副墨镜拿在手边。

    安淳看着他,心脏不由重重一跳。

    那人缓缓走近,在离他半步距离站定,微微俯身,对上了他的目光。

    直到把他看得有些发毛,对方才轻轻启唇,依旧是那熟悉又迷人的声色,对他说道:“安淳,我来接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暗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蝉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蝉刀并收藏暗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