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暗杀游戏 > 第五回合(6)

第五回合(6)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世界真小,或者说,原本这个世界就是由一个一个巧合组成的。不管是游戏里还是游戏外,身边人的人生轨迹总是不知不觉就有了交叉。

    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控制着一切,而他们不过是一个个受人摆布的棋子。

    安淳看着近在咫尺笑颜如初的孙萌,脑子里突然闪过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可怕念头。

    于是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他的这番反应看在其他人眼里感受各不相同,秦北阳只觉得有趣又好奇,往前探了探身子,季凌虽然依旧没什么动作,但是目光却敛了起来,在安淳和那女人之间打量着,然后眯了眯眼睛,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孙萌依旧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笑着打趣道:“真想不到秦北阳说的人就是你呀,可真巧呀。”

    安淳心里别扭得慌,眼神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尴尬地说道:“我也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

    孙萌哈哈地笑了两声,安淳忍不住又看向了她,只觉得恍如隔世,她笑起来的样子一点也没变,还和以前一样好看,只不过自己却是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心情。

    虽然是与前任的久别重逢,但是安淳并没有打算再和对方深入交谈叙旧什么的,于是把目光移向季凌,给他递了两个眼神,想要离开。

    季凌却只当没看见,抱着胳膊坐在那里,过了几秒突然开口,却是对着秦北阳说道:“这位可爱的小姐是谁,秦先生不给介绍一下?”

    秦北阳把目光收回,看向季凌,有些后知后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我看她和安淳似乎认识,就忘了介绍,这位是……”

    话还没说完,孙萌却抢先一步开了口:“我叫孙萌,你好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她的身上。

    “我是安淳的……前任女朋友。”她故意强调着后面几个字,说话时眼神放在季凌身上,像是在打量着对方的反应。然而却又不等对方做出反应,突然走到秦北阳身后搂住了他的脖子,继续说道:“也是秦北阳的现任女朋友。”

    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孙萌却是挂在秦北阳的脖子上笑得特别高兴。

    秦北阳露出一个颇为无奈的笑容,拍了拍她的胳膊,把人拉到了一边,也不知道是对着安淳还是季凌说道:“别听她瞎说,她就喜欢开这样的玩笑。”

    孙萌站在旁边笑而不语。

    秦北阳解释道:“她是前几天刚分到我手下的员工,在她入职之前我们有过几面之缘,她帮过我几次,所以虽说是上下级,我们的关系倒更像是朋友。”

    安淳被这乱七八糟的反转和信息量砸得有些懵,半天才堪堪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而季凌呢?在听到“前女友”这个词的时候整个人都要炸了,亏他还能维持住面上的平和表情,似笑非笑地对着秦北阳说道:“我看孙小姐可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你懂我。”孙萌笑着冲着季凌眨了眨眼睛,然后又扭头看了秦北阳一眼,话锋突然一转,“不过他说的也不是全错,毕竟只是我一厢情愿呢。而且我后悔了,现在重新见到了安淳,突然觉得旧情复燃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你说呢,安安?”

    安淳:“……”

    秦北阳:“……”

    季凌:“……”

    孙萌的外形其实是特别乖巧可爱的小女人类型,但是言行举止却总是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她的这种反差的感觉其实对于男人来说是很致命的,所以她从来不乏追求者,安淳每次想到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与其说是回忆,倒不如说是一场梦,并没有什么真实感。

    他看着面前的孙萌,虽然知道她只是在开玩笑,但是心情却有些复杂。

    安淳的沉默看在季凌眼里那简直就是真的在犹豫要不要答应那个女人,他危险地眯着眼睛,目光死死地钉在安淳身上,等着他的反应。

    在这种情形下他还没有直接把人拖走,只是因为他明白安淳不喜欢在人前被强迫,若是以前他根本不会顾及这些,这个世界从来就是强大者居于人上的,不是吗?但是如今的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莫名其妙地对安淳的一举一动都在意起来,甚至一个细微的表情。

    他并不希望让安淳痛苦,却又很喜欢把安淳控制在手里的感觉,期待着他在自己身下哭着求饶的样子。这似乎是一件非常矛盾的事情,但是也不是没有让事情合理的方法。

    季凌知道,事到如今,他追求的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些东西了,他没办法满足,他需要的是更加可靠的东西,而那种东西,也是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安淳终于开口:“孙萌,你别逗我了。”

    孙萌噗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安淳也笑了笑,走过去牵起还乖乖地等在一边的张希辰,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转身对着秦北阳说道:“秦组长,没什么事我们就带着小辰先走了,您那边的手续处理好了记得通知我。”

    秦北阳点了点头,说道:“就这几天,不会太久。”

    安淳嗯了一声,没再多留,牵着张希辰的手走到季凌面前,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话里却有点微不可察的埋怨:“看戏有意思吗?你还走不走了?”

    季凌听着他的话,目光落在他牵着张希辰的那只手上,心中的阴翳莫名其妙就退散了大半。他多看了两眼,突然心中一动,也笑了起来,然后在安淳疑惑的目光下相当自然地抓起了他的空出来的那只手,并且紧紧地牵在了手里,颇为理所当然地说道:“你可不能区别对待。”说着,他指了指张希辰。

    安淳:“……”

    季凌不给他甩开自己的机会,继续说道:“走吧,回家还是去哪儿,我听你的。”

    安淳:“………………”

    *

    直到坐上车之前,季凌还都是牵着安淳的手,甩都甩不开。

    刚开始安淳还有点懵,等反应过来整个人都不太好了,秦北阳和孙萌还不知道要怎么想他,况且公共场合两个大男人牵着手,还领着个小孩子,怎么都会觉得古怪又尴尬。

    季凌却不管那些,大摇大摆地牵着他走,虽然带着帽子和墨镜看不出是谁,但是他们这副样子也是招摇了一路。

    安淳心累,还有点生气,坐上车之后绷着脸一言不发。

    这次他没坐在副驾驶,季凌也没强求,毕竟多了个小孩子,安淳陪着张希辰坐在后排要安全一些。

    季凌松手之前还在手心狠狠地抠了一下,安淳浑身一僵,季凌看着他那反应才满意地松开了手,帮他关上车门。

    一路上没人说话。回到别墅已经是晚饭时间了。

    季凌似乎还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没有处理完,把张希辰完全交给了安淳安排,自己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别墅里的空房间很多,安淳找了一间离自己比较近又向阳的房间,把张希辰带了过去。

    张希辰抱着小书包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若是其他的同龄孩子早就好奇地四处张望了,但他却看着地板一言不发,直到安淳问他:“喜不喜欢这里?”他才抬头看了安淳一眼,然后用力地点点头,说道:“喜欢。”

    安淳看着他那副乖巧过头的样子,特别心疼。他虽然说了喜欢,但是从从始至终没有好好看过周围,恐怕他是知道,自己没了父母,寄人篱下,没有任性的资格。

    安淳微微叹了口气,他想告诉这个孩子,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但是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这里对他不过是个陌生的地方,他又刚刚失去了妈妈,没有家人的地方有怎么能算是家呢?安淳想给他关爱,但是却力不从心,有时候爱就等于一种责任,如果张希辰因此变得依赖自己,将来把人送走的时候就又算是一次被抛弃的经历了。

    安淳深知自己无法承担,所以也没有再过多地说些什么,只是又摸摸张希辰的脑袋,让他在房间里休息一会儿,然后去浴室给他放好了洗澡水。

    原本安淳是打算留在浴室帮他洗的,但是张希辰却站在一旁扯着衣摆半天也没有动作,安淳心下了然,走过去轻声问道:“你想自己来吗?”

    张希辰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安淳看了看一旁有些复杂的洗浴设备,还是有点不太放心,想了想说道:“第一次我先教你怎么用,之后你再自己来,好不好?”

    张希辰拽着衣摆的手动作顿了顿,过了一会儿才又点了点头。

    这孩子学习能力非常强,只看了一遍操作就都学会了,安淳有点惊讶。要知道他第一次用这里的浴室的时候简直一脸懵逼,研究了半天才勉强放出了热水,花了四五次他才算是基本搞明白了怎么使用,这么说来,这孩子倒是比自己厉害多了。

    安淳看着他那小大人的样子,心里放心了一些,既然他想自己洗,那就让他自己好了,于是等张希辰泡进了浴缸之后,就出了浴室,顺手给他关好了门。

    这时候安淳突然想到,这孩子似乎在这里没有换洗的衣服,回来的时候因为生季凌的气所以没考虑到这些,这不能怪他,都怪季凌那个神经病。

    安淳在心里骂了一通,觉得舒服些了,就准备去张希辰的卧室看看,他想起了张希辰的那个小书包,说不定里面会有衣服。自己没考虑到的事情秦北阳不一定考虑不到,他做事比自己周全得多,也许早就帮忙准备好了。

    于是他去到了张希辰的卧室,找了半天才在床上叠好的被子里找到了那个小书包,也不知道这孩子为什么要把书包藏起来。安淳打开书包,发现里面有一个包装袋,打开一看果然是几套小孩子的衣服,还是崭新的,应该是秦北阳帮忙买的。

    安淳把袋子拿出来,发现下面有两本书和几个作业本,作业本封面上写着张希辰的名字,小孩子的字虽然不是很好看,但是却写得异常工整,安淳仿佛想到了从前的自己,为了把字写在一条水平线上,用尺子比着一笔一划地写,那样的时光却是一去不复返了。

    他心里微动,抽出了其中的一个本子,翻开,是一本英语作业本,上面写满了工工整整的英文字母。内页右上角印着学校的水印:星辰小学。这似乎是学校专门派发来写作业的本子。

    对于这个小学的名字,安淳觉得有些熟悉,但是一时又记不起是从哪里听说的,他接着往下翻了两页,竟然从后面老师给的批语里看到了孙萌的名字,落款时间是6月25日,就是七八天前的事情。

    安淳觉得有些讶异,难道她与自己分手之后做了小学老师?正好是还是张希辰的老师?直到七八天前还在职?现在又正好到了秦北阳的公司?其实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张萌自己的事情,而且每件事单独拿出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是放在一起,却让人觉得未免也太巧了些。

    安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虑了,但是他却不得不怀疑,他宁可自己多想一些,也不想再重蹈覆辙,浪费重生的机会了。只是真要考虑起来却有些无从下手,除了怀疑他们是不是暗杀者之外,似乎找不到其他的着手点了。他叹了口气,合上了手中的作业本,放回了书包里。

    书包里的本子不止一个,压在一个作业本下面的黑皮笔记本又引起了安淳的注意。他知道这样随便看别的东西不太好,即使对方只是个小孩子。但是他却忍不住,从他注意到那个黑皮笔记本的时候,他的心就剧烈地跳了起来。仿佛有种异样的直觉驱使他把手伸了过去。

    这个笔记本是张言的,他果然没有猜错,之前在医院的休息室的时候他看到过,在张言的柜子里,放在一起的还有一袋零食和几个药瓶。难道秦北阳说张希辰非要去医院拿的东西是指这个笔记本?

    安淳心情有些紧张,他忍不住向后看了两眼,像是在确认有没有人一般,然而背后空空旷旷,毫无人影。他深吸了一口气,抽出了这本笔记本,慢慢地翻开。

    第一页似乎是一些医疗用品的记录,安淳大体扫了一眼,不是很懂。又往后翻了几页,后面也基本差不多,净是一些医院病人的记录,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有些不甘心,直觉告诉他这里应该会有什么发现,他又往后继续翻看,直到记录的最后一页也都毫无所获,剩下全都是一片空白。

    安淳叹了口气,放下了笔记本,想找到什么明明自己也不清楚,但是又为什么这么笃定能发现点什么呢?自己想从张言那里知道的无非就是游戏上的事情,张言作为一个暗杀者,真的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吗?

    安淳想了想,又重新拿起了笔记本,这次他从最后一页开始翻看。

    起初的几十页依旧空白,然而在那之后,安淳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而且远远超出他原本的期望。

    他没有想到,张言竟然会把游戏规则记录到纸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暗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蝉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蝉刀并收藏暗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