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暗杀游戏 > 第五回合(8)

第五回合(8)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接下来的几天平静得可怕,季凌全天呆在家里,哪儿也不去,秦北阳那边也没有联系。

    张希辰也依旧是安静乖巧的模样,只是成天抱着张言的那本笔记本,虽然他不说,但是安淳明白,他应该是想妈妈了。

    这么小的孩子,身边没有了母亲,能不哭不闹已经相当不容易了,何况他还那么听话懂事,安淳对他异常同情。

    目光在他身上放的时间长了,安淳慢慢发现这孩子似乎有些害怕季凌,每次季凌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或者是有意无意看过来的时候,他总是会下意识缩紧脖子,就像是小兽开启了防备状态,眼神里也会带上些敌意。

    季凌应该是发现了的,但是他只当没看到,对此似乎并不在意。安淳倒是很能理解张希辰,自己曾经也是这么害怕季凌的。他是因为了解,所以恐惧,而张希辰的反应恐怕就是来自小孩子特有的直觉了。

    安淳并没有多想。

    不知不觉到了第五回合的最后一天,一切依旧平和安静。

    只要过了今天这一天,第五回合他们就算胜利了。他深知自己没必要慌了手脚,但是时间越是临近,却越发得不安起来。

    其实有时候事情过于顺利了,反而会让人恐慌。

    傍晚的时候,事情终于发生了些变化。秦北阳那边来了消息,说是与领养方的父母已经谈妥,手续也办好了,那边比较急,想今天就看到今天就把孩子接过去。

    安淳莫名心悸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秦北阳很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反应,问道:“你那边不方便吗?”

    安淳想了想,说:“有点仓促,对小辰来说也有点突然,明天再送他过去不行吗?”

    安淳这番话说的确实是他的真实想法,但同时也藏了私心。原本他就有些怀疑秦北阳可能是第五回合的暗杀者,在现在的节骨眼上突然找借口见面,安淳不得不防。这一回合剩余的时间不多了,不能功亏一篑。

    秦北阳沉默了一会儿,本以为他会坚持来接张希辰,没想到他却认同了安淳的话:“你说的也对。”

    安淳松了一口气,但是秦北阳话却没说完,继续道:“不过我今天还是得过去一趟,那边的父母给孩子订做了一套新衣服,现在在我手里,他们希望小辰能穿着那套衣服进他们家门,你懂吧?有些家庭就是在乎这些形式上的东西。”

    “……”安淳对此只能表示理解,但是秦北阳越是想要过来,他越是觉得这可能是对方留的后手,既然已经起了警惕心,就得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

    安淳没做犹豫,直接说道:“不如我过去找您拿吧。”

    秦北阳再次沉默下来。

    话说到这里,安淳几乎想要确定秦北阳的身份了,不然他为什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一定要来季凌的别墅呢?一定是有什么计划吧,安淳想,无论对方想要做什么,他都必须要阻止。

    秦北阳一定猜到了他的想法,半晌没有说话,直到安淳反问了一句:“秦组长?”他才又重新开口,话里有些无奈的意思:“那也行,你过来吧,我一会儿把地址发给你。”

    安淳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算是落了回去,忙回道:“好。”

    地址是秦北阳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位置有些远,离别墅大约四十分钟的车程,安淳一刻都不想耽搁,走之前特地嘱咐季凌千万不要出门,顺便帮忙看着张希辰,让他们两个人好好呆在家里。

    季凌问他去哪儿,安淳没有说实话。如果被他知道自己要出去见秦北阳,他一定会跟过去,那阻止秦北阳来别墅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安淳骗他自己出去采购些调味品,最近他做饭次数频繁,季凌也就信了。

    由于别墅附近打车困难,等到安淳到达咖啡馆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秦北阳应该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手边的咖啡都已经见底了。

    几次约定几乎都是自己迟到,安淳有些不好意思。

    秦北阳倒是毫不在意得笑了笑,然后抬手招呼服务员,想给他也点杯咖啡,被安淳当即拒绝了:“不用,我一会儿就走。”

    如果不是碍于礼节,他几乎打算拿到衣服就返回别墅的,在开车来咖啡馆的路上他就有些心悸,现在最大的念头就是想赶紧回去确认季凌的安全。但是毕竟秦北阳也等了他那么长时间,自己刚刚过来又说走就走,总归有些不妥。

    秦北阳听了他的话,又看他那副坐立难安的样子,有点受伤地说道:“你似乎很不想见到我啊。”

    安淳愣了愣,刚想说不是,就听他又叹了口气,说道:“是因为孙萌吗?我和她……哎。”

    秦北阳话没有说完,但是要表达的意思安淳是听明白了,他把安淳想要离开的原因归咎到不想见他,又把不想见他的原因归咎到他与自己的前女友走得过近。

    安淳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对孙萌已经完全没有感情了,应该说从最开始和她恋爱到后来分手,全都是孙萌自说自话,他则是全程晕晕乎乎的状态,如今即使孙萌真的和秦北阳在一起了,他也不会因此对秦北阳产生什么意见或者隔阂。

    他虽这么想,但是话却不能这么说,只能解释道:“您说的我明白,而且我和孙萌早就分手了,她的私生活也跟我没关系了。”

    秦北阳点了点头,看向安淳的神色却有些复杂,过了半天又问道:“你现在……有中意的人吗?”

    中意的人?安淳没想到他会提起这个话题,愣了一愣,随即脑中莫名闪过一张熟悉的脸。

    他被自己吓得浑身一抖,赶紧把思绪拉回现实,却发现秦北阳嘴边不知什么时候噙上了一抹微笑,似乎是把他看透了的样子。

    安淳的脸微微红了红,不想被发现,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是顺势就站起来打算告别。

    秦北阳没拦他,对他说了一句“路上小心”,安淳点头应下,提起手边装衣服的袋子离开了咖啡馆。

    这边的路段交通比较繁华,来往的出租车很多,但是安淳却没有立刻去拦。

    他还惊诧于那一秒自己脑海中浮现的那张脸,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那一定是错觉。

    他吹着夜风顺着马路走了一段距离,感觉心情平复下来,才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师傅是个中年男人,开车很稳,同样的距离,比来时却要慢了许多。

    外面的天渐渐暗了下来,安淳的心也随着逐渐被黑的夜色跳动地越来越快,然而慢慢地,这种频率快得有些不对劲儿。他心中的不安其实一直都没有消散,不安的时间长了,他有时候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敏感了。

    然而不是的。

    此时此刻,安淳几乎可以确定,别墅那边一定出了什么状况,那疯长般的情绪几乎在他的脑中叫嚣着:季凌有危险了。

    哪里出了问题?他不知道,也没有任何精力去再去思考。

    不安感狂涌而来,一瞬间将他淹没。

    安淳几乎不能呼吸,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想要告诉司机师傅:开快点,再快点。

    然而终究是徒劳,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

    有火警的鸣笛声呼啸着从旁边经过,司机师傅还好奇地张望了一下,然后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小兄弟!你家那边的方向好像着火了!”

    着火……吗?

    安淳用最后的一点意识捕捉到了关键的信息,然后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

    再醒来时,安淳回到了咖啡馆里,秦北阳坐在他的对面,正准备招呼服务员点单,被安淳一把拦下。

    秦北阳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安淳却是一秒也等不了了,直接抓起一旁的袋子,留下一句“抱歉”,然后便转身冲出了咖啡馆。

    这时候天还不是很暗,路上车来车往,他拦了半天竟没有拦到一辆空闲的出租车,急得额头都沁出一层薄汗。

    他往前小跑了一段距离,一辆出租车刚好停在了一旁,从车里下来几个年轻的女人,安淳不等她们回头关上车门,便抢先一步钻进了车里。

    他迅速地报出地址,然后催促司机:“快点。”

    司机师傅气性不小,对乘客颐指气使的态度非常不满,催促了好几遍也不开车。

    安淳急得都想哭了,直到最后说给他加钱,司机师傅这才满意了,一脚把油门踩到了底。

    他这次追上了时间,至少可以确定的是,季凌还没有死掉。

    只是面前的别墅依旧火光冲天,周围已经聚集了一些围观的路人,却没有人敢上前靠近。

    人类对于危险,总是会有一种本能的规避行为。

    安淳也害怕,他看着那滋滋往外冒的大火和浓烟,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起来。

    怎么办?放弃这次机会吗?这几乎是他第一时间就产生的消极念头。

    但是他也明白,机会所剩无几,即使这次再重生了回去,下次未必一定能救得了季凌。

    难道他努力到现在,一切都要在这里功亏一篑了吗?

    不行。安淳对自己说道:绝对不行。

    他必须要救季凌,何况别墅里也不止季凌一个人,张希辰那个孩子也在里面,他可没有死掉再重来的机会。

    思及此,安淳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使命感,盖过了原本把他钉在原地不敢前行的恐惧。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别墅着火的地方似乎是偏前厅的位置,后门那边火势很小,应该可以找到突破口。于是拨开人群,飞快地往别墅方向跑去。

    途中也有人让他不要过去,但那不过是几句苍白无力的语言,人们从来不会真正去阻止飞蛾扑火。

    而此时的安淳,就是那只飞蛾。

    离别墅越近,火焰的灼烧感就越厉害,安淳咬着牙一鼓作气地往前奔,他怕自己一停下来,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勇气了。

    他不敢让自己多想,一刻也不敢停歇地找到别墅的后门。

    还有时间,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衣袖捂住口鼻,弯腰钻进了别墅里面。

    室内浓烟滚滚,温度高得快要把人融化。安淳当即就被呛了一下,仅仅一秒,他便有返身折回去的冲动。

    但他强迫自己忍住了,调整了一下呼吸,躲避着溅落的火星,伏低身子在地面小心地移动了起来。

    季凌在什么地方,张希辰又在什么地方,根本毫无线索,只能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找。

    好在他运气不算太差,在厨房旁的矮柜前发现了已经失去意识的张希辰。他连忙上前确认,呼吸还在,应该只是晕了过去。他又往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季凌的身影。

    怎么办?继续找季凌,还是先把这孩子送出去?安淳的心里异常纠结。

    救下季凌对他来说才是最有利的局面,然而就这么放任这孩子继续呆在这里,恐怕过不了多久他就不再只是晕过去的程度了。放弃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他做不到。

    安淳当即在心里做出了打算,咬着牙把张希辰抱了起来,然后用最快地速度从原路把人送了出去。

    他把人放在一旁的草坪上,贪婪地呼吸了几口外面新鲜的空气,然后没做等待,再一次返身进入了别墅。

    此时他坚定的心情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可能真要到了这种地步,所有的危险似乎都不再具有威胁性了,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找到季凌,把他从火海里带出来。

    然而季凌究竟在哪,安淳几乎找遍了一楼的所有地方,依旧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这时候安淳的呼吸已经很困难了,他万分确定自己已经吸入了几大口浓烟,如果不立刻离开这里,恐怕他也要死在这里了。

    可是很奇怪,他现在竟然一点也不想离开。

    此时他的心里却莫名出现了一股执念,驱使着他站到了通往二楼的楼梯前。

    他想找到季凌,没有任何一刻会比现在更想要看到他的脸。

    安淳努力地握紧了拳头,抬脚迈上了第一层的台阶。

    然而下一秒却终究失去了力气,又跌倒在了地上。

    他艰难地倚着身后的墙壁,努力地呼吸着,视线却在逐渐变得模糊,意识也在渐渐抽离身体。

    周围的火势却是越烧越旺。

    楼顶传来木头断裂的声音,有什么东西落在的地上,在他的脚边发出了剧烈的响声。

    完了。安淳心想,下次再有东西落下,就该砸中自己了。

    但是很奇怪,明明那么渴望活着的一个人,却对即将面临的死亡没有太多的恐惧。

    安淳有一种直觉,仿佛他现在只是睡一觉,再睁开眼时,看到的将会是不一样的世界。

    他想着,竟然有些安心,然后缓缓阖上了双眼。

    在意识消失的那一刹那,他仿佛听见了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由远及近,一声一声,从他的耳朵,钻进他的心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暗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蝉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蝉刀并收藏暗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