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暗杀游戏 > 第52章 童年番外(1)

第52章 童年番外(1)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是初冬,有些寒冷的一个早晨,安淳起床的时候发现窗外竟然飘起了零零散散的细雪。 首发哦亲

    毕竟是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他抻了抻脖子,看到地面已经积起一层薄薄的白色,不由得有些高兴。可惜情绪还没有真正高涨起来,却率先打了个寒颤,外面的冷空气早已浸透到了屋内,安淳抱着肩膀缩着小小的身体,又哆嗦着钻回了被子里。

    母亲这时候却在屋外唤了他几声,见没反应,又推开门探头进来,“小兔崽子,快点起来。”

    安淳装作没睡醒的样子,含含糊糊地“唔”了一声,又往被子深处缩了缩。

    他以为母亲是喊他起床吃饭,或者去院子里帮忙扫雪,却不想母亲又道:“快起来了,穿好衣服,给你介绍个新朋友。”

    安淳心里一动,但还是特地等了一会儿,才慢慢从被子里探出脑袋,有些不敢确定地看着母亲的方向。母亲没说话,只是远远地冲他挤了挤眼睛,安淳脸上的不确定瞬间化为小小的惊喜,一骨碌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说是给他介绍朋友,实际上是隔壁空了好些年的空房子搬来了一户新人家。

    很少有人会把搬家时间选在这样的时间和天气,那户人家似乎来得很急,在这之前,周围的邻居们几乎没有人听到过任何风声。

    他们是这天早晨突然搬过来的,行李也不多,若不是因为下雪,父亲出门扫雪的时候碰巧看到了,恐怕连旁边的空房子什么时候住进了人都无人知晓。

    小地方的人都有些好客的习性,母亲给饭桌上多添了两副碗筷,又出门和父亲一起把人请了过来。

    那是一对母子,女人的身材很高挑,即使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也能看出她姣好的身材,皮肤很白,乌黑的长发披在肩膀,脸上表情有些淡淡的,却不显得疏离,反而让人觉得温柔亲切。

    安淳心里咚咚地打着鼓,对面前这位漂亮亲切的阿姨异常喜欢,再看她的右手边,站着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男孩,表情却有些冷冰冰的,但在对上安淳目光之后,脸上却蓦然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那个微笑并不显得虚假,看起来爽朗又天真。安淳突然就移不开眼,也说不出话,就那么定定地看着。

    “你好,我叫季凌。”小男孩走过来牵住了安淳冰凉的小手。

    两个孩子的手其实都不怎么暖和,但是握在一起却好像能互相传递到很暖的温度。安淳有些脸红地缩了缩脖子,低着头,往自己的脚尖看去,磕磕绊绊地开口道:“你好……我、我叫安淳……”

    小孩子的年纪考虑不到太多的事情,安淳只觉得他很好看,也很耀眼,想要去亲近他,想要和他成为朋友。

    人啊,无论是心智还未成熟的小孩子,还是已经历经世事的大人,总是会对眼之所见的美好事物、憧憬却无法成为的人,产生一种与生俱来的向往。

    不是吗?

    一顿寒冬里温暖的早饭,两家人很自然地交好,安淳也如愿和季凌成为了朋友。

    两个人会一起上学,一起吃饭,安淳会教季凌一些男孩子们喜欢玩的游戏,季凌也会经常给安淳讲一些他从没有听过的大城市的事情。

    那时候的安淳还是一个好奇宝宝,他最喜欢听这些奇闻异事,每次季凌讲给他听的时候,他总是一眨不眨地瞪着眼睛,异常专注地听,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他也会忍不住感叹,原来世界上还有那样的地方,还有那样的东西,还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远比想象中的要精彩得多,也复杂得多。

    季凌似乎很乐意见到他这副呆傻又崇拜的模样,并不吝啬于讲一些他喜欢听的东西,只是经常话说到途中突然就停顿了下来,仿佛在回忆什么,又仿佛在整理思路,但若是能够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时候季凌的手总会用力攥成小小的拳头,在微不可察地轻轻颤抖。

    他仿佛是在恐惧,但那份溢于言表的恐惧却永远只是稍纵即逝,安淳从没有察觉。

    生活平静而又融洽地继续,安淳交到了想交的新朋友,也依旧继续着自己充实快乐的学校生活。

    安淳性格比较软,但还算开朗,在班级里和男孩子们也算是打成一片。而季凌则因为他的聪明懂事深得老师的喜爱,也因为姣好的皮相受到女孩子们的追捧。

    对于季凌的魅力,安淳是从来没有怀疑过的,因此受到喜爱也是理所当然,只是在男孩子的圈子里他却意外遭到了排斥。

    即使是小孩子也会有嫉妒的心态,就连安淳有时候也会想,为什么自己不会长得那么好看?不会那么聪明懂事?不会被那么多人喜欢?可能大家都是一样的想法,只不过他的这份“嫉妒”最终变成了憧憬,众人则不敌而远。

    然而当安淳天真地请求小伙伴们接纳季凌的时候,大家的回答却完全颠覆了他原本的想法。

    “我们也想跟他玩呀,是他不愿意。”

    “我跟他说话,他还让我滚远点呢!”

    “他太坏了,老师和女生们都被他骗了,安淳你也不要和他玩了!”

    安淳听着男孩子们喋喋不休的“控诉”,一阵阵地发愣,大家并不像是开玩笑或者说谎的样子,但他也不愿意相信,季凌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那样的“坏人”。

    他下意识往后排季凌的座位看过去,这才发现,有一道目光穿越大半个教室,早已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自己身上,他对上了季凌的眼睛,突然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

    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因为男孩子们的话而发生变化,他们还同往常一样,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季凌还是会给他讲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但是安淳听得却没有以前那么认真了。

    他开始心不在焉,每次两人呆在一起的时候,脑中总会不受控制地响起男孩子们的那些话。季凌真的是坏人吗?像他们说的那样坏?但为什么他愿意和自己玩呢?为什么他在自己面前好得那么过分呢?

    安淳想不明白,他苦恼了好多天,脸上的笑容少了,有时候因为心虚,甚至不敢去看季凌的眼睛。

    而季凌呢,却像是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变化,如同往常一样,热情又亲切地面对他。

    安淳开始觉得内疚,他想起上次自己怀疑同桌偷拿自己橡皮擦的时候,妈妈曾说过:要相信朋友。

    明明自己所看到的季凌就是那么的讨人喜欢,让他憧憬不已,为什么要擅自怀疑呢?

    必须要去道歉。安淳的脑海里猛然出现了这样的念头。当时他还在饭桌上,不顾父母的询问,丢下碗筷飞奔了出去,敲开了季凌家的门。

    开门的是漂亮的阿姨,看到他气喘吁吁的样子有些微微的惊讶,随后便了然地笑了笑,偏着身子把他让了进去。

    季凌正坐在院子角落的小石凳上看书,安淳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偷偷地瞄了一眼,是自己完全看不懂的那种内容,于是心里的崇拜又多了一分。

    季凌放下手中的书,热情地同他打招呼,然后偏着脑袋看着他,像是知道他有话要说一样。

    安淳被看得心虚不已,低着头看着脚尖,好半天才重新抬起头,红着脸说道:“我来、我来跟你道歉!”

    季凌没有询问他道歉的理由,只是看着他慌乱的样子笑了起来,好像十分开心。

    他说:“没关系,我原谅你。”

    就仿佛从一开始就知晓一切的样子,就仿佛看透了他。

    安淳眨巴着眼睛,有一瞬间的恍惚。季凌从不吝啬于对他笑,但是这次,他看着那本该一如往常的笑容,身体却冷不丁地抖了一下。

    小孩子通常都直觉敏锐,却心思单纯,安淳更甚。他微缩着小小的肩膀,瞪着眼睛呆看了季凌几秒,终究还是在对方的笑眼里卸下了防备,季凌冲他张开手臂,两具小小的身体拥在了一起,看起来亲密又快乐。

    季凌问:“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安淳用力地点着头。

    季凌笑得更开心了,就仿佛得到了世界上最珍奇的宝物,连说话的音调也带上了几分跳跃:“作为最好的朋友,我相信你,你也永远不能背叛我哦。”

    这句话就像一个魔咒,从那时起,便深深地印在了安淳的心里。

    当晚,季凌带着安淳第一次来到了那间地窖,那所谓的秘密基地,那也是安淳噩梦真正的开始。

    “永远也不能背叛我哦。”

    即使恐惧得浑身发抖,即使哭得双眼通红,喉咙沙哑,心底却永远有个声音在提醒着他。

    不能背叛,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不能背叛,这是他们之间重要的秘密。

    不能背叛,因为季凌说了……相信他。

    安淳知道,他们在犯错,在做一些不被大人们允许的事情,每次他胆怯、他犹豫的时候,季凌都会异常温柔地把他抱在怀里,嘴里却说着不容抗拒的话:“你说过不会背叛我的。”

    无法停下,无法逃离,他没有办法,也并不愿意去“背叛”季凌。

    原来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也并不是净是些开心的事情。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久到安淳从起初恐惧怯懦,到最后开始有些麻木起来。

    他偷偷扔掉过自己暗恋的女孩子的作业本,用石头砸烂过每次遇到都会对他和蔼微笑的邻居奶奶家的窗户,也剪烂过妈妈最喜欢的一条裙子。

    他是很抗拒的,做这些事情,让他感觉像是背叛了全世界。

    然而季凌却会这样对他说:“作业丢了可以再写,窗户碎了可以再换,裙子烂了可以再买,不会有人发现的,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是我们友情的保证。”

    安淳不能完全理解,他听着季凌的话,无法做出反驳,也无法给予回应,眼前的世界似乎有什么崩坏掉了一般。

    季凌拉着他,一起慢慢陷入深不见底的黑暗。

    他希望有人能来拉他一把。

    所以那一天,父亲来了。

    他还没有从血肉模糊的死老鼠尸体带来的冲击里缓过神来,便被父亲一把拉到身后,冰凉的小手被父亲温厚微热的大手紧紧地包着。

    是熟悉的父亲的味道,那一瞬间,他从心底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觉得安心,甚至高兴,眼角却控制不住地氤氲出了泪水。

    父亲,那是他的父亲,可以真正爱他、保护他的人。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真正所爱、所需要的东西,即使放弃一切也不想要失去的东西,能让他有归属感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魔咒的结界裂了缝。

    安淳不敢再看季凌,听着季凌用天真的语调说着谎,他的心里渐渐涌出一股悲伤。

    当时的安淳并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感情,只想快点离开,他偷偷地扯着父亲的袖子,仿佛再晚一步,自己就永远也逃不开了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暗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蝉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蝉刀并收藏暗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