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6章 就是个老妈子

第6章 就是个老妈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施凉在酒店附近搭了辆计程车。

    她穿的白衬衫,宝蓝色包臀裙,扯破的丝袜丟在酒店,露在外面的两条腿光滑修长,除了那块更严重的淤青和伤口,其他地方布满痕|迹。

    脖子,手臂,锁骨,脸上都有,展现着在某个时候经历过怎样的疯狂。

    司机第三次往后视镜看,他是一个健康的男人,看到这副秀色可餐的情形,难免会心猿意马。

    凌晨一点多,一个成熟性|感,身材妖娆的女人敢孤身一人搭车,还留有放荡过的痕|迹,不是心大,就是没脑。

    不知怎么,司机的背后突然有一丝凉意,他下意识去看后视镜,对上一双黑黑沉沉的眼眸。

    那一瞬间,司机打了个寒战,他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这很荒谬,不过是个女人罢了,可是那种害怕竟然往心里渗透,驱赶不掉。

    之后的路程,司机目不斜视,一声不吭,到了目的地就走。

    施凉到家就放水泡澡。

    她靠着浴缸的边沿,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醒来时水早就凉了。

    施凉从浴缸起来,浑身冰冷,皮|肤泡的发白发皱,那些深红的痕|迹经过这么一泡,看起来很恶心。

    她擦干身子,裹上大浴巾,去找药箱给伤口消毒。

    睡了一觉,又不想再躺了。

    施凉在酒柜拿了红酒和酒杯去阳台,坐在藤椅上等着日出。

    旭日的第一缕曙光如一把神剑,当空劈下,墨蓝里泛出鱼肚白。

    施凉举起酒杯,不多时,有万道霞光映在酒液里,大自然的美在此刻呈现。

    上午,她接到盛晖人事部的电话,通知她周四去上班。

    “好。”

    施凉语气不变,意料之中的事,她欲要去收拾东西,桌上的手机发出嗡的声响。

    黄金殊打来电话,“阿凉,建军叫我们今晚去他那儿。”

    施凉靠着桌子,“说什么事了吗?”

    “没说。”黄金殊在那头发出受不了的声音,“他今天挺怪,看着我,想说什么,又闭上嘴巴,给我一个迷一样的笑容,把我瘆的,带公司的早饭都没吃。”

    施凉的烟瘾犯了,她没找到打火机,怕是丟酒店了,那头黄金殊喂了好几声,她按按眉心,“到时候见面再说。”

    黄金殊,“嗯嗯,那我去忙了。”

    “阿凉,我给你带我最新设计的内衣,你穿什么尺寸?”

    施凉说了一个字母,黄金殊发出一声尖叫,“你又长了?”

    “没长。”施凉说,“原来就那个号。”

    黄金殊咂嘴,她羡慕的嘟囔,“行了行了,你的布料都比别人用的多。”

    七点多,施凉跟黄金殊碰头,她瞪圆眼睛,“阿凉,你腿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施凉三言两语说了。

    黄金殊的脸色一变,“什么?”

    她唉声叹气,“都怨我,我要是没算错,你就不会出事了。”

    “未必,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施凉说,“金殊,你能够摸到天机,已经很了不起了。”

    闻言,黄金殊骄傲的尾巴甩了起来,“真的吗?”

    施凉笑笑,“真的。”

    黄金殊开心的挽着她的胳膊,“哎呀,知道听一次你的夸奖有多难么?”

    施凉有兴趣倾听,“说说。”

    两人一路说笑着去到王建军的住处。

    王建军准备了一桌子好酒好菜,他站在玄关,低眉垂眼,一副小媳妇的姿态,就差问一句“是先吃饭,还是先泡澡”。

    黄金殊进门,“建军同志,你这是……鸿门宴?”

    王建军拍她,“没有的事!”

    施凉也看了那桌子菜,很丰盛,花了不少心思,“说吧。”

    王建军说,“先吃饭。”

    他热情的拿碗筷,“阿凉,金殊,不喝洋酒,喝二锅头啊,带劲。”

    施凉跟黄金殊没动筷子,一同看着他。

    王建军搓搓手,“就是那什么……”

    黄金殊性子急,“什么那什么,有屁快放。”

    王建军露出一个羞涩的笑,“你们俩能不能借我点钱?”

    黄金殊哦了声,转手就拿钱夹,“二百够不?不够再给你五十。”

    王建军眼瞅着靠谱的,“……阿凉。”

    施凉问他,“借钱做什么?”

    王建军摆弄手里的碗,“我想买辆车。”

    黄金殊哼哼,笃定道,“是孙苗苗想吧。”

    “她是我媳妇,”王建军抬头,“我跟她不分彼此。”

    黄金殊摇摇头,啧啧两声,“哎哟,说的好听,你俩还没领证结婚呢。”

    “回头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王建军拍桌子,“黄金殊,你不借就不借,嘲讽我干什么?”

    黄金殊也拍,“我有嘲讽你吗?我在嘲讽一头猪。”

    王建军气的拿手指着她,“你!”

    “身材干巴巴的,嘴巴还毒,难怪你没人要!”

    话喊出去,他后悔了,眼睛乱瞟。

    黄金殊气的叉腰,“你说什么?王建军,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王建军不敢,嘴硬道,“我好男不跟女斗。”

    他跟靠谱又不犯病的说话,“阿凉,我是真的想买车,这样你们有个什么急事,也能找我啊。”

    施凉问,“哪款车?”

    王建军立马去拿杂志,“我觉得东风508不错,雅阁也很好,还有蒙迪欧……”

    施凉说,“你看的这几款都是二十万左右的。”

    王建军“嗯”一声,“阿凉,你说哪款性价比高一点?”

    “那都是其次。”施凉问出关键,“首先是,你现在手上有多少存款?”

    王建军抿嘴。

    一旁的黄金殊开吃了,“他的工资全上交了,自己知道个屁,这事得问孙苗苗,不对,他媳妇儿。”

    施凉蹙眉,“建军。”

    王建军搔搔鬓角,“卡给苗苗保管了,她今天加班,等她回来了我问问。”

    施凉说,“这样,你先跟她谈好了,确定了卡里的数目,还差多少,然后再来找我们。”

    “带她一起。”

    王建军缩缩脖子,“知道了。”

    当年施凉转学后,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男生追着,女生报团害她,几次恶意事件后,她成了大姐大。

    他跟黄金殊都是跟班,前几年他们的相处模式才有所改变。

    尽管如此,心里还是畏惧的。

    毕竟是亲眼目睹过她把一个人打的半死不活。

    “吃菜吧,都快凉了。”

    施凉喝了口二锅头,再去吃尖椒干豆腐,整个肺腑都火辣辣的。

    王建军嘴上不停,“阿凉,我跟你说,我媳妇人特好,真的,她在容氏上班,很能干……”

    门锁转动的声音突然传来。

    桌上三人停下吃喝的动作,说曹操,曹操就到。

    开门声后,是孙苗苗撒娇的声音,“建军,我快累死了。”

    王建军小跑着过去,蹲下来给她脱鞋,“媳妇儿辛苦了,晚上我给你按摩按摩。”

    孙苗苗动动鼻子,“好啊王建军,一个人还背着我做满汉全席……”

    话声戛然而止,她这才发现家里有外人。

    王建军给她介绍,“媳妇儿,这是阿凉。”

    孙苗苗的表情有一瞬的惊艳,这女人跟黄金殊不同,眼神让她很不舒服,好像什么都能看透。

    她是名校毕业,进入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容氏,是容家大少爷的秘书,这个工作足以让她接触到上流社会。

    想到这里,孙苗苗挺起胸来,她抬着下巴,“你好。”

    施凉昂首。

    “我还有点工作没做完,”孙苗苗指着房门,“那我就先……”

    “去吧去吧。”王建军捏捏她的肩膀,“媳妇加油!”

    黄金殊搓搓鸡皮疙瘩,施凉继续吃豆腐干,好像孙苗苗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存在。

    王建军刚坐下来,就听见房里的喊声,“建军,你进来一下。”

    接下来,孙苗苗的魔音隔一会儿就有。

    “建军,我口渴了。”“建军我想吃葡萄”“王建军,我数到三!”

    施凉跟黄金殊坐在桌前,看着王建军跟个陀螺一样,被孙苗苗拧着旋转。

    “阿凉,我没说错吧,他就是老妈子。”

    “我们走吧。”

    两人打了招呼,带上门离开。

    房里,王建军跪在孙苗苗脚边,给她捶腿,“媳妇儿,你不高兴啊?”

    孙苗苗冷哼,“我应该高兴吗?”

    她揪住王建军的耳朵,“你是我男人,给别的女人做饭做菜,当我是什么?”

    “疼疼疼,你轻点。”王建军吃痛,“她俩是我最好的朋友。”

    孙苗苗手上力道加重,“还顶嘴!”

    王建军赶忙认错,“错了,媳妇儿,我错了。”

    “知道就好。”孙苗苗松开手,拿了葡萄吃,“买车的钱怎么样了?”

    “我有办法的,”王建军说,“媳妇儿,我们手上一共有多少钱啊?”

    孙苗苗的声音含糊,“也就三四万吧。”

    这么少,王建军问她,“那是三万,还是四万?”

    “我哪儿知道?”孙苗苗质问,“是不是你那俩个好朋友跟你说了我的坏话?”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王建军说,“哦对了,阿凉要进盛晖了。”

    孙苗苗吐葡萄籽,王建军拿手接着,她愁眉苦脸,“提到盛晖,我就头疼,新锐的那个项目又出了问题,容总今天刚下达指令,下半年我不但要跟他多地飞,还都没假。”

    王建军心疼,“真可怜,来,老公给你捏捏肩。”

    他一下一下捏着孙苗苗的肩膀,“那盛光德不是有个宝贝女儿吗,跟容家联姻,两家变一家不就行了。”

    “联姻?跟谁联啊?”孙苗苗说,“容家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都成家了,老五在兵营,还有个老六。”

    她轻笑,“容蔚然是谁啊,女人多的是,他有一个流动的后宫,怎么可能放弃皇帝般的生活,去娶那个盛馨语。”

    王建军哦哦两声。

    孙苗苗撇嘴,“真是的,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又不懂。”

    王建军嘿嘿笑,“我就喜欢听你说话,特好听。”

    孙苗苗哼一声,“少来,去给我做水果沙拉。”

    王建军,“渣。”

    容家豪宅,极度奢华且敞亮的大厅里,气氛不太好。

    家宴不欢而散。

    容振华恨铁不成钢,小儿子太不争气了,只会给他在外头抹黑,丢脸,一事无成。

    不对,还是成了一事,玩女人。

    自己的种,他不能不管不问,再这么下去,心脏病是早晚的事。

    容夫人倒是心宽了不少,她有孙子可以抱,很快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忙的很。

    无意间发现小儿子的膝盖有一大块淤青,她吓一跳,过去就拉他的短裤,“老六,你这淤青是怎么回事?”

    容蔚然啃着苹果,“被人踢的。”

    他一说,大厅几人的神情就变的古怪,天底下竟然还有人敢动这小霸王?

    是哪方神圣?容振华都有点好奇,他这小儿子不脱层皮,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作为。

    如果有谁能让对方改变,他愿意亲自上门讨教一二。

    容夫人的脸一冷,“谁?”

    容蔚然还没答呢,老四容幕远就冒出一句,“妈,还能是为什么,肯定是老六看上哪个少妇了。”

    “你们看老六的脖子,好几个带血的牙|印呢,那少妇八成是跟他急了。”

    容蔚然差点噎到,他的眼睛一瞪,“滚蛋,老子有三不沾,一,有夫之妇,二,未成年,三……比老子年纪大的。”

    说第三个的时候,心虚。

    他沾了,还是两次。

    脖子上的牙印就是那女人弄的,要不是他硬给拽开,能连皮带肉的给他咬下来。

    又骚又烈,透着狠劲,容蔚然正回味着那女人的味道,被容振华一声呵斥打断,“混账东西,你是谁老子?”

    他的嘴角抽搐。

    这时,下人进来禀报,说是盛小姐来了。

    容蔚然起身就走。

    容夫人及时拉住他,“老六,坐下。”

    容蔚然又坐回去,他翘着长腿,脚尖很不羁的一抖一抖。

    盛馨语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