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15章 叫声哥哥

第15章 叫声哥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姜淮跟了盛光德多年,他见惯了,那些老总对外个个正派,门一关,灵魂里的一些东西就随着酒精释放了出来。

    随同的女性没个伎俩,酒量,胆量,不够狡猾,会脱层皮。

    姜淮又一次看手机,半小时已到,他按下号码,那边无人接听,之后再打,还是如此。

    包间里,施凉把杯子里的酒喝完,跟盛光德和在座的打了招呼。

    美人面带醉意,她一挑眉一勾唇,便是春光明媚了好几转。

    桌上那几位看直了,盛光德咳了俩声,大家继续谈笑。

    施凉出去后,去了洗手间。

    姜淮在外面立了一会儿,里头的呕吐声很大,他抬脚离开,进了包间,弯着腰向盛光德汇报。

    盛光德对上几道视线,“年轻人酒量不行,喝多了。”

    有个肥头大耳的笑道,“老盛,小施是个会计,你让她好好在家看报表就是了,何必让她凑这个局。”

    “可不是,小施人爽快,一杯不推,难为她了。”

    这才半小时,几人就亲|密的称小施了。

    盛光德平时只带姜淮,今天多带了一个,还以为是新助理,哪晓得介绍是财务部主管。

    这几位见多了各色各样的女人,依然惊艳到了。

    成熟,性|感,聪慧,大气,干练,是个尤|物。

    他们稀罕。

    盛光德迫不及待的带出来,那用意多的很。

    能坐一桌碰杯的,哪个不是有头有脸,一肚子的阴暗算计。

    他们各怀鬼胎,三句真两句假。

    卫生间里,施凉蹲在马桶前平缓呼吸,她的酒量远不止这些,刚才是用手抠着喉咙逼自己吐的。

    一是故意给姜淮听,二是,酒里加了东西。

    “妈的。”

    施凉扶着隔板站起来,额头沁着一层密密的汗,她的牙齿咬到嘴唇,出现一排血印,“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吗,老早就给我准备了?”

    无人答应。

    施凉想打电话,号码按到一半,又删了。

    她往脸上扑冷水,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往手里倒出一粒白色药片,就着唾液咽下去。

    “你又帮了我一次。”

    施凉走出洗手间,瞧见一人站在走道上,她手撑着墙,“姜秘书。”

    姜淮闻言扭头,先撞上一双湿湿的眼睛,有未褪去的红色,哭过了。

    应该是吐的时候引起的,醉后的感受他深刻体会过。

    他快步过去,“施主管,没事吧?”

    “胃里有点难受。”施凉的发梢滴着水,“我出去透透气。”

    姜淮拧拧眉,把施凉的重量转移到自己身上,伴随一股子酒味,“你要我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施凉没别的表情,似乎是料到了。

    酒店外面,空气没那么混浊,比包间嘈杂,却不会让人犯恶心。

    施凉站在台阶上,随口问道,“姜秘书,你在盛晖多久了?”

    姜淮看她一眼,“十几年。”

    施凉说,“那挺久了。”

    姜淮手插着兜,端正斯文的面上出现敬意,“董事长是一个很好的人,你刚来,以后就知道了。”

    今晚没风,施凉燥热难耐,“我听说过,董事长很重感情,他每年都会去墓园看过世的老丈人和妻子。”

    “还以他们的名义做慈善。”

    “是啊。”姜淮说的有点多,“当年吴老去世后不久,曹秘发生意外,变成了植物人。”

    “董事长念及他在公司待了大半辈子,就为他找了最好的医疗团队,常常去医院探望,这些年没断过。”

    施凉的唇角一带,“看来董事长真是一个念旧情的人。”

    见着她的笑,姜淮的眼皮颤了颤,咽了下唾沫。

    施凉抬眼,“回去吧。”

    姜淮看着她,“施主管,你……”

    施凉轻笑一声,“叫我名字就行。”

    姜淮抿唇,镜片后的眼睛微闪,“施凉。”

    施凉往酒店走,“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继续跟着沈肆?”

    姜淮嗯道,“有点好奇。”

    施凉边走边说,“我的朋友都来了a市,这里还有一些老朋友。”

    她回头,笑意魅|惑,还有几分回忆之色,“我回来跟他们叙叙旧。”

    姜淮的身形微滞,这女人笑的时候,能把人的魂勾去。

    真可怕。

    他抹一把汗,像他这种老|处|男,根本抵御不了。

    难怪董事长会拿他开玩笑。

    回了酒店,施凉进包间,姜淮也一起,混进乌烟瘴气里头。

    上流社会的糜|烂透着一股子金钱的味道,这个饭局是盛光德的意思,饭后甜点是老规矩。

    那几人嘴上说是盛情难却,眼睛往施凉身上扫。

    盛光德没表示,就是答案,他们交换了个眼色,只得换地儿泄火。

    上车时,盛光德脸上的肌|肉一抖,见了什么妖魔鬼怪似的,他后退一步,又突然推开姜淮,往前面的行人里跑去。

    姜淮站稳了身子,施凉已经追上去了。

    前头,盛光德一把拽住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

    那女生吓的不轻,她扯着嗓子尖叫,“你想干什么?”

    周围的人纷纷侧目,指指点点。

    盛光德那副恐怖的表情不见,他松开手,“对不起,小姑娘,叔叔认错人了。”

    女生翻了个白眼。

    盛光德揪着心口,呼吸困难。

    后面的施凉扶住他摇晃的身子,“董事长。”

    盛光德抖着手,在找什么。

    施凉快速在他的左边口袋找到喷雾剂,“是这个吗?”

    盛光德夺走喷雾剂,犹如濒死的鱼看到水源。

    施凉抚着他的心口,给他顺气,“董事长,您好些了吗?”

    盛光德往后看,他的秘书还在后头。

    施凉会意,“我以前跑过马拉松,最擅长的是100。”

    “看不出来,”盛光德忽然问,“小施,你为什么选择盛晖?”

    他生性多疑,问这个,太正常不过。

    早该问的,拖到现在,是他搜查不到满意的东西。

    施凉说,“上学那会儿,我就跟俩个朋友约好了要来a市。”

    “其中一个朋友喜欢一些占卜类的东西。”

    以盛光德的能力,这些只要一查,就都能查到,比如王建军是c市王长的私生子,黄金殊的爷爷在占卜上面有着常人难以想象,也无法理解的造诣。

    施凉笑着,“当时我让她给我卜了一卦,容氏,李家,盛晖三选一。”

    盛光德啼笑皆非,“不觉得太草率了?”

    “不会。”施凉说,“盛晖有另外两家没有的优势。”

    盛光德,“哦?”

    施凉说,“盛晖的原身是吴扬,它积攒了强大的影响力,无论是从整体资源,还是固定老客户……”

    吴扬这个名字一出现,周遭气流就凝了起来。

    公司是吴建成一手创立的,他死几年后才改成盛晖。

    盛光德的脸色变了变,转瞬即逝,他点点头,“你分析的没错。”

    施凉走的慢,不时抽气。

    盛光德发现不妥,“脚怎么了?”

    施凉说,“跑的急,脚后跟破了点皮。”

    她说的轻描淡写,盛光德看到的是另一回事,都出血了。

    想到这孩子是担心自己,盛光德的语气温了些,“我让小姜送你回去。”

    施凉摇头,“不麻烦了,我打车就可以。”

    盛光德不强求,“也好。”

    一辆空车过来,施凉打了招呼就走。

    她望着后视镜,盛光德还在路边,东张西望,似乎并没有从某个状态出来。

    半夜,施凉头疼,她摸到杯子喝水,凉透的水进到胃里,好似掉了块冰。

    “医生,我好难受。”

    施凉不由自主的说了句,她的呼吸一停。

    那人说过,她执意回a市,他就不会再管她的死活。

    施凉清楚,他说到做到。

    两年前就断了联系。

    没了睡意,施凉索性去写日记,拿着笔的时候,她的心能平静下来。

    皇世,迷|乱不止。

    包间里华丽又喧闹,年轻男女在打牌,唱歌,燃烧着青春和激|情。

    有人抱着话筒嚎,脖子上的青筋都出来了,“来啊,快|活啊——”

    其他人跟着吼叫,“反正有大把时光——”

    角落里,容蔚然躺在皮沙发上,他懒懒道,“那谁谁,你盯着老子看了一晚上,是有冤要申,还是怎么着?”

    文雯尴尬的满脸通红。

    有人说笑,“六少,校花妹子多可爱啊,人喜欢你,喜欢的不行。”

    他一说完,气氛就有点僵。

    谁不知,那是六少的禁|忌。

    容蔚然还是那个腔调,“过来。”

    文雯不安的靠近。

    容蔚然抬脚,鞋尖勾起她的下巴,“你喜欢我?”

    文雯的身子一颤,“不,不喜欢。”

    容蔚然挑起一边的嘴角,将人捞到怀里,“叫哥。”

    文雯细若蚊音,“哥。”

    容蔚然摸着她的脸,光软。

    文雯到底是个不懂情|事的,她眼泛泪光,不知所措,“哥……”

    容蔚然带人离开。

    后面是其他人暧|昧的笑声。

    开了房,该办事了,总归不是来聊天的。

    文雯紧张的躺着,容蔚然居高临下,看着眼皮底下年轻的身子,形状好看的胸,细细的腰,白皙的大腿。

    很不错。

    欲|望有了,却差点什么。

    容蔚然选择将其抛到脑后,他厌恶自己看不透的一切东西。

    但是,越想忽略,就越做不到。

    容蔚然撕开t,不打算亲个嘴,摸一摸,来个缠|绵的前奏,“你抖什么?”

    文雯一副青涩的样子,声音带着哭腔,模样很是惹人怜爱,“哥……我……我害怕……”

    容蔚然把t一扔,坐到一边,“那你走吧。”

    文雯睁大眼睛,尽是呆愣。

    容蔚然穿着整齐,斜眼道,“听不懂?”

    “那换一个。”他不羁的叼了根烟,一双电眼里全是暴躁,“滚。”

    文雯看着青年鼓鼓囊囊的,面积大的惊人。

    明显已经有了反应,怎么又不想了?

    她把手放上去,声音委屈,“哥……”

    容蔚然吊着眼尾,一脸的戾气,“谁他妈是你哥?”

    文雯目瞪口呆,她在学校就听说这人性情变,是个彻头彻尾的痞子,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难堪的穿好衣服,文雯捏紧手指,想也不想的扇过去。

    手在半空被钳制,力气很大,她疼的哭出来,“你放开我!”

    容蔚然眯眼,冷笑着,“呵。”

    文雯打了个冷战,她哆哆嗦嗦的,“六,六少。”

    容蔚然手一松,文雯跌跌撞撞的跑了,生怕跑慢一步,就会被打。

    奢华的房间里,容蔚然对着天花板喷烟,神情复杂,有困惑,烦闷,好像是遭遇了什么不能理解的事。

    他咬着烟打电话,吊儿郎当的笑,“叫声哥哥。”

    嘟嘟嘟……

    容蔚然爆粗口,拿了车钥匙,杀气腾腾的找上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