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19章

第19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屏幕上是一张四人的合照,分别是吴建成,吴秋,盛光德,还有个小女孩,盛家大小姐,盛馨语。

    背景是在花园里,后面是蓝天白云,吴建成牵着外孙女,吴秋被盛光德揽着,眉眼带着幸福的笑意。

    她挺着大肚子,快生了,身上散发着母爱的光晕。

    家里很快就会添一个小生命。

    多么温馨的画面。

    可谁知道,就在不久后,一场意外发生,吴秋一尸两命。

    吴家完了。

    盛光德吞咽唾沫,刚才离太近了,有种被三个死人盯着的错觉,毛骨悚然。

    现在隔远了,那种瘆人的感觉也就没了,不过是张照片。

    活着的时候,他都不怕,死了就更不算什么了。

    盛光德把花茶喝光,头疼有所缓解,他重新回到电脑前,沉默的看着那张照片。

    当他发现照片里的自己额头有一个红点,近似是血窟窿时,一阵凉意从脚底窜上来,瞬间在心脏冻结。

    快速拿喷雾剂喷了几下,盛光德才缓了口气。

    墓碑前白菊里的米糖,还有这封邮件,都是有人蓄意为之。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小鬼在作怪,想兴风作浪,也得看看有没有那本事!

    盛光德捏了捏手指,他要尽快查查吴家人这些年都在做什么。

    几下敲门声后,是王琴的问声,“光德,怎么了?”

    盛光德叉掉照片,“椅子碰倒了。”

    王琴推门进来,见他在看资料,犹豫着说,“光德,馨语那话不是有意说的。”

    “无意识的才更严重。”盛光德绷着脸,“还有你,王琴,你也给我注意点。”

    王琴拢头发,“我怎么了?”

    盛光德冷哼,“你知不知道外面都在传什么?说我盛光德好本事,让女儿跟后妈处的像亲母女。”

    后三个字加重音量。

    王琴听了,脸立马就白了,她慌乱道,“光德,那怎么办?”

    “现在知道怕了?”盛光德沉吟道,“你找个机会,在公众场合跟馨语闹闹。”

    王琴一愣,“明白了。”

    这是让她演刻薄后妈啊。

    “对了,馨语说容夫人约了她明天一起逛街。”

    盛光德的脸色稍缓,“容振华是什么态度?”

    “他对馨语也很满意。”王琴说,尽是骄傲,“你女儿有多优秀,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怕容蔚然给不了馨语想要的幸福。”

    盛光德说,“那种东西不能指望谁给,要靠自己。”

    王琴笑了一下,“也是。”

    她就是靠自己,才有的今天的一切。

    如果不争不抢,一辈子都会烂死在贫穷那俩个字里面,卑贱的活着,不如一只野|狗。

    “虽然容蔚然不学无术,风流成性,配不上我们馨语,但他是容家少爷,馨语跟了他,以后就是少奶奶。”

    她也是容少爷的丈母娘,走哪儿,脸上都贴层金。

    盛光德沉吟,“馨语如果真能嫁进容家,也不枉费我这么多年对她的栽培。”

    王琴按着盛光德的太阳穴,“她什么都懂的,我看她对这事不但不排斥,还很上心。”

    那容蔚然性子恶劣,桀骜不驯,花花公子一个,倒是有一副好皮|囊,骗了大把的小姑娘。

    女儿十九八成是着道了。

    睡前,王琴穿着微透的黑色睡衣,保养不错的身子若隐若现,“光德,你好长时间都没碰我了。”

    盛光德戴着老花镜看书,“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我忙的焦头烂额。”

    王琴拿掉他的书,又去拿他的老花镜,幽幽怨怨,“你是不是嫌我老了?”

    盛光德打量着王琴,当年也是屈指可数的美人,他还记得第一次见的时候,她穿了件碎花裙,梳着俩个长长的辫子,搭在腰际,就那么站在树底下,对他笑的羞涩,干净。

    十|八|九岁的年纪,嫩的能掐出水来。

    如今眼角有了细纹,皮|肤不再紧致,再往美容院送多少钱,也阻挡不了自然下垂,干瘪的迹|象。

    到底是老了。

    “怎么会,你还是这么美。”

    说着口是心非的话,盛光德抱着王琴,心里想着那具更年轻,更柔|软的身子。

    天气说变就变,突然的降温让a市陷入*的状态。

    盛光德又在会上发了通火,他让姜淮去叫施凉。

    一杯茶放到办公桌上,施凉退后几步,“董事长,我在茶里加了两三样中药,这天气喝,可以祛除体内的湿气。”

    盛光德看一眼茶杯,热气熏了他一脸。

    “有什么方法可以减轻失眠的症状?”

    施凉思考着说,“可以试试薰衣草精油。”

    “董事长,您失眠?”

    盛光德端起茶杯,吹了几下就喝,“也就这几天。”

    施凉蹙眉,“还是要去医院看看,对症治疗。”

    盛光德捕捉到她的关心,“再说吧。”

    他失眠的原因是派人查了,一无所获。

    吴家人散在不同城市,早就是泥地里的蚯蚓,不足为患。

    如果不是吴家人,那就是某个对手,手里捏着什么,等着要挟他。

    盛光德宁愿是后者。

    能用钱解决的,都不算事。

    他后仰一些,靠着椅背,“小施,过来给我按按头。”

    施凉绕过桌角,站到椅子后面,抬手放在盛光德的头上,指腹一下下按着他的头皮。

    盛光德舒服的闭上眼睛,“在财务部待的还习惯吗?”

    施凉的力道不轻不重,“挺好的。”

    盛光德有些困了,“什么时候你不想跟那些报表打交道了,就来我身边吧。”

    她能辅佐沈肆,能力显然足够。

    施凉听着,“董事长,我还是愿意在财务部待下去。”

    盛光德睡着了。

    施凉把头向外侧,盯着中年人脖子上的大动脉,不知道在想什么。

    盛光德徒然睁开眼睛,坐直了身子,像是受到了惊吓。

    手上动作一停,施凉询问,“董事长?”

    盛光德又躺回去,有某个瞬间,他隐隐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应该是查不到结果,心烦气躁引起的错觉。

    雨凉丝丝的,下了一天。

    车里的盛光德扫到一个身影,他让司机把车停靠过去。

    陈沥沥站在路边打车,浑身都湿透了,她见一辆车停在自己面前,看到车窗降下来,露出一张脸。

    愣了愣,陈沥沥抹了把脸,露出欢喜的笑容,“董事长。”

    盛光德见了那笑容,心里有东西作祟,导致他开口,“上来吧。”

    陈沥沥坐进去,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董事长,我身上湿,把您的车子都弄脏了。”

    “没事。”盛光德拿了纸巾给她,“擦擦脸。”

    陈沥沥伸手去接,“谢谢董事长。”

    盛光德瞧见女孩扇子似的长睫毛轻轻颤动,显示着她的局促不安,“怎么站雨里?”

    话说出去,声音是温和的。

    陈沥沥垂着头,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没带伞。”

    盛光德看着她,视线经过她小巧的耳垂,削尖的下巴,漂亮的锁骨,玲珑有致的身子,眼神就渐渐深了。

    车子冲进雨幕里,方向不是盛家。

    马路对面,施凉把伞放下来,唇角勾着一抹笑。

    姜淮不知何时靠近,“怎么站这里不走了?”

    施凉唇边的笑意没收,“我在想晚上吃什么?”

    姜淮看看面前的女人,知道她心情很好,估计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也有可能是喜欢下雨天。

    书上说的,女孩子可以没来由的喜欢许多东西,也会没来由的就不喜欢了。

    总之是难以琢磨。

    他走近一步,伞微微上抬,隔着细雨,“想到了吗?”

    施凉耸肩,“被你打断了。”

    “这样啊,”姜淮说,“那我请你吃饭。”

    施凉笑着,“我口味很挑的。”

    姜淮也笑了,眉目清朗,“跟我走就是。”

    话落,他有些不自然,这话听着是有些暧|昧的,走在身边的女人却神情如常。

    张范的车经过,探出头看了眼,坐在餐馆的就多了一人。

    餐馆在老街,面积不大,环境清幽,客人也不多,谈吐得体,价格竟然是意外的实惠。

    这是一家老店。

    a市本地人皆有耳闻。

    施凉看着墙上的中国结,思绪疑似快要飞远。

    不多时,菜上桌。

    有一盘豆腐蒸鱼,就在施凉面前。

    姜淮下意识去推眼镜,落了个空,董事长每次跟大小姐出来吃饭,都是他提前点好菜,交代细节。

    豆腐蒸鱼是大小姐最爱吃的,刚才想也没想就写上了。

    施凉一下都没碰,她不爱吃。

    姜淮默默记着,下次不点这道菜了。

    有二胡声在雨巷里游荡着,试图将那份悲凉钻进每一个人的心里。

    张范跟姜淮多年的同事,交情不错,他们天南地北的聊着,施凉享受美食,好不自在。

    “施凉。”

    耳边是张范跟姜淮的笑声,施凉抬头,“嗯?”

    张范指指她的脸,“想什么美事呢,都吃到脸上去了。”

    他最后一个音刚刚落下,这头的姜淮已经把餐巾纸递了过去,作势要给她擦。

    张范古怪的看他一眼。

    姜淮的手在半空停下,餐巾纸被放在桌上,推到施凉面前。

    他的手心都是汗。

    这一插曲并没有影响到轻松的氛围。

    饭后,三人走出餐馆,三把伞撑在雨中。

    来时大抵是只想着解决饥饿感,无心顾及别的,此刻才有心思赏雨。

    巷子里滴滴答答的响着,青石板好似被寸寸刷洗过。

    施凉吸一口气,清凉透底。

    张范的裤腿湿了,步伐一派悠闲,“第一次来吧。”

    施凉,“嗯。”

    “一来a市就忙着面试,工作,还没好好逛过。”

    “a市的景点挺多的。”

    “游湖,爬山,看林园……”张范说着说着,就说到姜淮身上,“姜淮是本地人,他比我更了解。”

    姜淮抿嘴笑,“有些景点的说词是形容给外地人的,华而不实。”

    “是吗?”施凉说,“等哪天有时间了,我想逛了,就跟姜秘书要一份值得游玩的景点单子。”

    姜淮应道,“好。”

    张范还以为施凉会说,想找姜淮做导游。

    他扫向姜淮,怎么觉得对方有点……情绪不高?

    之后一路无言。

    施凉到家,门口站着另一个小朋友,手里还拎着东西。

    林竞打了个喷嚏,几缕湿发搭在额前,有些狼狈,他见着人,满眼的欣喜,“施姐姐。”

    施凉问着青年,“你怎么在这?”

    “本来想请你吃饭的,”林竞撇了撇嘴,“我去盛晖,没接到你。”

    他又高兴起来,露出小虎牙,“所以我上这儿来了。”

    施凉又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竞说,“刚回。”

    他笑眯眯的,“施姐姐,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知道你家没茶叶,我这回不喝茶。”

    施凉按了密码,门打开,她对身后的青年说,“进来吧。”

    林竞激动的跟着施凉,屋里和他想象的一样,干净,整洁。

    “随便坐。”施凉拿拖鞋给他,径自换了鞋去开冰箱,“喝什么?”

    林竞没说话,他看着拖鞋,脚放进去,果然大了。

    这是容蔚然穿的。

    施凉端着果汁出来,发现林竞穿着袜子走动,拖鞋被弃在那里。

    没问他为什么不穿鞋,施凉把果汁放桌上,自己去了洗手间。

    林竞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

    出差的这段时间,他很想施凉,也从张范那儿问她的情况,每天几次,张范烦的说要跟他绝交。

    容蔚然在跟一个模特打的火热,林竞见过照片,有着和施凉相同的野性,妖|媚。

    这让他震惊,随之而来的是莫名的危机感。

    在容蔚然意识到自己的反常,以及施凉对他的影响前,林竞必须做点什么,不想像个小学生做作业那样,一步步来了。

    因此,几乎是施凉从洗手间出来,林竞就开口问了,“施姐姐,你觉得我怎么样?”

    施凉拿遥控器开电视,“哪方面?”

    林竞直直的看着她,“全部。”

    施凉随意一扫,“年轻,英俊,家世好,事业有成。”

    林竞的目光灼热,“那你喜欢我吗?”

    施凉轻笑,“林竞,你要知道,这世上,出色的男人多了去了。”

    “也多的是美丽的女人。”

    林竞反驳不了,却不认同,“容蔚然可以,我怎么就不行了?”

    施凉坐到沙发上,“他也不可以。”

    林竞把头偏开,唇抿的紧紧的,那你们还上|床了。

    施凉似是能看透他的内心,“林竞,你只是想要跟我上|床?”

    “当然不是!”急忙否认,林竞又紧张的表达心意,“施姐姐,我想要你把我当成一个男人,而不是一个小弟弟。”

    “你不如考虑考虑我。”他的姿态真诚,“我不花心,没有不良嗜好,也没跟谁交往过……”

    施凉出声打断,“你需要冷静一下。”

    林竞说,“我很冷静。”

    施凉抬眼,他无端的心虚,作为林家独子,很多事都身不由己。

    可是林竞顺从了二十几年,现在有了想争取一次的理由和动力。

    “施姐姐,你一个人,我也单身,我们试试吧。”

    施凉点烟一根香烟,“你想要的,我没有。”

    林竞呼吸一滞。

    他不过是想要她的特殊对待,一点关心,再然后,是一段感情。

    怎么会没有?

    除非……

    “你心里有喜欢的人,是吗?”

    烟雾缭绕,施凉有些疲倦,没给答案,“不早了。”

    攥着的手松开,林竞起身,“袋子里的只是吃的,不值什么钱。”

    他这么说,是不想她有压力,再拒绝掉。

    施凉深陷在沙发里,下巴搁在膝盖上面,一口一口抽着烟。

    第二根烟燃尽,她出了门。

    西宁那地儿偏,快拆迁了,很乱。

    小虾提着啤酒瓶子,边走边喝,无意间撞见一个女人被推进面包车里,他揉揉眼睛,还真是上次酒吧那御姐。

    一个壮汉砸上车门,他吐口唾沫,烟头扔飞到地上,有车经过,光一晃,小虾看见那人脸上那道疤,顿时倒抽一口气。

    那不是彪哥吗?

    他跟着赵家那小太子混,这事铁定是对方指使的。

    摇摇头,小虾一边可惜,一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赵齐谁啊,人在富家公子圈里那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会玩,特别喜欢多人玩法。

    过了今晚,那女的只怕是不死也得疯了。

    俱乐部里,容蔚然正搂着一女的,叫她打保龄球。

    小虾飘到一哥们身边,“你猜我在外面看到谁了?”

    那哥们龇着牙,“你妈?”

    “屁。”小虾转了转眼珠子,“是上回酒吧那女的。”

    哥们要走,他拽住了,“就特正的那个,你看一眼就能流哈喇子,硬上天的那个。”

    哥们立刻就来劲了,头扭个不停,“哪儿呢?哪儿呢?”

    小虾翻白眼,“我看到彪哥把她带走了。”

    “现在估计正在被赵齐绑着玩儿。”

    哥们嘴巴张成鸭蛋,半天出一句,“卧槽!”

    他使劲摇小虾肩膀,受不了这个打击,那么好的女人,怎么会被赵齐抓去。

    后又一想,就因为好,赵齐才抓。

    容蔚然叼着烟过来,“你俩这是凑着脑袋在搞||基?”

    小虾立刻推开哥们,鸡皮疙瘩掉一地,他低着头找,毕恭毕敬的喊,“六爷。”

    哥们猝不及防,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嘿,小矮子力气不小。

    他鬼使神差的说,“六爷,赵齐抓了您的人。”

    说完就嘴抽,小虾也抽,六爷这些天没带着那女人,说明已经没关系了。

    依六爷的作风,死活都不会管,即便是被赵齐玩成个破布娃娃。

    容蔚然瞧着背对着他打保龄球的年轻女人,视线盯着那圆|翘的屁|股,随口一问,“哪个?”

    听他问了,把小虾跟哥们吓一跳。

    哥们解释半天,一着急就语无伦次,小虾看不下去,“六爷,就上回在酒吧打你那个。”

    容蔚然嘴边的烟掉了下来,打过他的女人就一个。

    他一把揪住小虾的衣领,神情再也不是前一刻的懒散,“再说一遍!”

    小虾都快哭了,“说……说……说什么?”

    哥们紧张的乱蹦,“虾,你快说啊!”

    小虾又翻白眼,这回是被六爷那样子吓的,要晕过去。

    他用力掐大腿,哆哆嗦嗦的把整件事说了,连自己喝那啤酒啥牌子都没漏。

    扔开小虾,容蔚然暴躁的骂|脏|话,转身往出口方向跑,犹如一阵狂风。

    哥们抱住小虾,连同其他人在内,均都一头雾水,不管了,也跟着他跑。

    容蔚然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让人查赵齐人在哪儿。

    “给你十分钟,不,五分钟,老子要知道那孙子的具体位置,如果办不到,明天你他妈就会和你的家人滚出a市。”

    容蔚然结束通话,手有点抖,他要施凉陪自己一个月,不代表就只有她,不会有别人。

    他的伴儿多,这些天施凉身子不方便,他又是个耐不住的,自然就找其他伴儿玩。

    反正不过是个玩儿的。

    这一刻容蔚然猛然惊觉,根本不是那回事。

    他害怕。

    怕到那儿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不成样子。

    更怕她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容蔚然咬紧牙关,口腔泛着血腥味,赵齐,你敢碰她,老子活阉了你!

    长丰小区,一公寓里,赵齐突然打了个寒战,他叫人关上窗户,冲地上的女人笑,“又见面了。”

    施凉靠墙坐着,双手绑在背后,嘴巴上贴着黑胶布,她的身上还是出门前换的灰色运动服,卷发高高扎在一起,露出修长的脖颈。

    赵齐蹲下来,捏着她的脸,“上次输给你,是我技不如人。”

    他左右开扇,直到施凉嘴巴上的黑胶布下面流出一缕血丝,才停了手,“这次我们来玩点刺激的。”

    还是飞镖。

    “你不是厉害吗,我让你蒙住眼睛。”赵齐笑的阴森,“你输一次……”

    他指着后面那些手下,“就跟他们其中一个干一次。”

    那些人个个盯着施凉,如狼似虎,眼神如果可以实质化,他们早就把她了无数次。

    蒙住眼睛,连路都走不了,能干什么,太子爷这招够阴。

    施凉没反应。

    “不同意?”赵齐摇头,“那他们可就一起上了。”

    房间里的空气越发混浊,有什么在争先恐后的释放,吞咽口水的声音亦是越来越响。

    赵齐啊了一声,想到了什么遗忘的,“还有我家旺财。”

    一人牵着条成年拉布拉多进来。

    施凉的瞳孔微缩,再无其他变化。

    赵齐既是惊讶,又感到愤怒,有种自己被当小丑玩的感觉,他拍拍拉布拉多的头,“旺财,待会儿给你喂点东西,保证你爽死。”

    有人|淫|笑,“太子爷,我们呢?”

    赵齐哼道,“人人有份。”

    大家立马都乐了,他们呼吸粗重,迫不及待。

    施凉还是那副样子。

    赵齐又开始扇,这些年,他早就看容蔚然不顺眼了。

    家里老子有交代,叫他不要跟容蔚然对着干,所以他才憋着那口气。

    任由对方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那小模特是他看上的,结果却被容蔚然搞到了手。

    这类的事不少。

    赵齐在酒吧就认出这女人跟容蔚然有关系,跟过对方的很多,这个是最好的。

    他看了,都想把人拖床上,绑几天几夜。

    凭什么好的都被容蔚然沾了?赵齐当时把怒火牵到这女人身上,他想在她这里泄愤。

    谁知道是自取其辱。

    赵齐是太|子爷,多少人捧着长大的,何时受过那种屈|辱。

    他那天回去,找几个同样妩|媚的女人,拿鞭子抽了一夜。

    还出不了那口恶气。

    他要讨回来,包括容蔚然的那份。

    手下递过来一把小刀,赵齐拿着,冰凉的刀尖抵在施凉的脸上。

    下一秒,运动裤刺破了,刀子大力扎进施凉的右腿,划拉出一道血口。

    皮绽,鲜血往外涌,裤子很快就湿了。

    赵齐看着那血,再去看女人疼痛的表情,他兴奋的浑身发抖,“虽然我不吃他剩下的,我这几个兄弟可是喜欢的很。”

    赵齐问道,“你们想跟她玩吗?”

    众人齐声,“想!”

    “听到没有?”赵齐对施凉笑着,他咋咂嘴,“我这些弟兄还真是喜欢你。”

    那是野兽的声音,准备撕碎猎物。

    右腿血流不止,失血的感觉很不好,施凉终于开口,唇上没有血色,“什么时候开始?”

    赵齐一怔,他大笑几声,又不笑了,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我都开始有点喜欢你了。”

    这女人太特别了。

    换个爷们处在这种险境,被当做鱼肉,都会恐慌不安,胆小的,能大小便失|禁,跪地求饶,她竟然没有。

    赵齐觉得不太对劲,心里有一点发怵。

    但很快被他忽略。

    容蔚然那小子绝情的很,兴趣没了,连人是谁都忘了,就算知道了这件事,也不会过问的。

    一块布条遮住眼睛,施凉的视野陷入一片黑暗。

    她手上的束缚消失,有人把飞镖塞她手里。

    赵齐挂着笑,“镖靶在你的正前方,二十五分以上,就算你赢。”

    他原本是想说五十分的,但是不知怎么的,话出口,就改了。

    也许是良心发现?

    管他多少分,眼睛看不见,飞镖能飞天上去。

    下一刻,赵齐笑不出来了。

    其他人也是张大嘴巴,满脸呆滞。

    眼睛蒙住了,还能射|中红心,这是玩特技呢?

    赵齐示意手下把飞镖取下来,换了位子。

    “你输了。”

    施凉眼睛上的布条被拿掉,她看见飞镖在镖靶边沿上。

    眯了眯眼,施凉呵笑了声。

    这是一场横竖都会输的游戏,她在拖延时间,还是放弃挣扎,谁也不清楚。

    赵齐脸上火辣辣的,他抽口烟,“等什么呢,挑吧。”

    施凉扫过去,那些个男人站成一排,紧张起来。

    她的目光停在最后一人那里。

    那男的长的黝黑,身材高大,肌|肉硬实,他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结结巴巴的,“我,我,我吗?”

    那又惊又喜,还有点害羞的样儿,就跟被女王选中,得到侍|寝机会似的。

    赵齐踢他一脚,没出息。

    同胞们咬牙,被他抢先了。

    施凉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你想怎么玩?要我躺着,跪着,还是趴着?”

    男人更结巴了,“都,都,都……”

    其他人学着他。

    男人憋的脸涨红,“都想玩!”

    施凉冲他笑,“哦,那就先躺着吧。”

    所有人都瞪着俩眼睛,准备看现场直播。

    却在这时,门被撞开了,一伙人冲进来,带头的那个满身戾气。

    见了来人,赵齐的眼皮跳了一下,就被一脚踹中腹部。

    毫无防备,他痛的跪到地上,“操,你干什么?”

    容蔚然把赵齐踩在地上,暴怒的吼,“她怎么着你了?”

    这话耳熟,施凉在酒吧说过,赵齐不敢以同样的回答对付容蔚然。

    他的心里打鼓,这容蔚然向来是玩过了,就不会再管的。

    现在一副自个老婆被人搞了的架势,是怎么回事?

    “六少,她不是你甩了的吗?”

    “谁她妈告诉你的?”

    容蔚然看到地上有一滩血,顺着施凉的裤腿往下滴,她的嘴角破了,脸也被扇肿了。

    他吸一口气,不知道哪儿疼,就感觉疼的喘不上来气。

    “我妈!”

    容蔚然红了眼,他抄起一把椅子砸到赵齐头上。

    “老子都不舍得打她,你他妈竟然敢让她流血!”

    赵齐眼冒金星,心想妈的,这回要遭了,他痛的抽|搐,鬼哭狼嚎,“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那些傻站着的手下这才反应过来,和容蔚然的人拳脚相对。

    施凉揉揉渗血的手腕,她拖着腿走出去,地上留下长条的血珠子。

    容蔚然扔掉椅子,看也不看地上血肉模糊的一团,他把施凉拦腰抱起,快步离开。

    赵齐在施凉右腿上划了一刀,容蔚然废了他一条腿。

    这回是把赵家得罪了。

    家里知道,事情会很麻烦,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施凉拉着容蔚然的胳膊,“不去医院。”

    容蔚然奔跑的身形一滞,想骂她,又忍住了,他低头瞪怀里的女人,恶狠狠的,“你想死是不是?”

    施凉垂着眼帘,“死不了。”

    “不行,”容蔚然又继续跑,到了车前,他把施凉放进去,“必须去医院,你这刀口要处理。”

    施凉抓他的手,眼中是从未出现过的情绪,“容蔚然,算我求你。”

    容蔚然反手去抓她,喉咙嘶哑,“为什么?”

    施凉只说,“我不想去医院。”

    她一字一顿,“我要回去,容蔚然,送我回去。”

    容蔚然自打认识这女人,就没见过她服软,更没有露出如此脆弱的一面,他低骂了句,没去医院。

    “告诉我,赵齐那孙子还碰你哪儿了?”

    副驾驶座上的女人歪着头,血腥味浓到令人作呕。

    容蔚然一拳头打在方向盘上,“说话!”

    “他说他不想吃你吃过的,”施凉扯扯嘴角,疼的她蹙了下眉心,“只不过是给我准备了十几个人,你来那会儿,正要开始第一个。”

    容蔚然的面部肌动,呼吸也是,“那他有没有往你里面塞什么东西?”

    赵齐是个出名的变|态,喜欢塞一些个什么高尔夫球,玻璃珠等玩意儿,慢慢的喝着红酒欣赏。

    施凉说,“糖炒栗子倒是拿了一袋……”

    一个急刹车,容蔚然的表情狰狞,“老子回去剁了他!”

    施凉接着那话,“没赶上时间用。”

    几秒的功夫,容蔚然的后背全湿了,他一口咬在施凉的唇上。

    “吓我,啊!看我傻|逼样,好玩?”

    “行,看就看吧,老子也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施凉弄开黏在脸颊的碎发,“你动了赵齐,回去怎么交差?”

    容蔚然烦躁的说,“那不是你该操心的事。”

    逼仄的车里,变的安静,沉闷。

    容蔚然开着车,余光一直揪着身旁的女人,来的路上已经查到事情缘由。

    她像是在……故意挑衅,激怒赵齐。

    为的什么?

    想看看她在他容蔚然心里的分量,是不是和那些女的不同,究竟有多不同。

    能为她做到什么程度,是否敢不顾一切,甚至跟赵家闹翻。

    又或者,目的就是为了赵容两家关系破裂。

    这个念头刚窜出来,就被容蔚然顷刻间捏的粉碎。

    简直荒唐。

    如果不是恰好被小虾撞到,他又不知道哪根筋不对,随意的问了句,今晚面对这个女人的会是地狱。

    就算侥幸不死,一辈子也会被噩梦纠缠,永无休止。

    容蔚然承认,他的确看不透这个女人,但他认为,这世上不会有人拿自己打赌。

    更不会有人能把未知都算进去,精准到一步不差。

    “今晚如果我不在俱乐部……”

    他没往下说,喉头阵阵发紧,有一丝腥甜。

    红灯亮了,容蔚然浑然不觉,后面的喇叭声响着,施凉喊他。

    他回神,骂骂咧咧,又闷闷的说,“疼就哭出来。”

    施凉问他,“哭出来就不疼了?”

    容蔚然的神色僵硬。

    施凉叹了口气,“既然都得疼着,那哭什么。”

    她还不如省点力气。

    容蔚然像是被人掐住脖子,好半天他才有了声音,“这事怨我,赵齐跟我有仇,憋太久了,指着拿你发|泄。”

    施凉没再说话。

    到了住处,容蔚然把施凉抱下车,尽量避开她右腿的伤。

    电梯里有人出来,容蔚然背过去,弯着背把施凉遮在怀里,他凶神恶煞的吼,“看什么看?”

    那小姑娘本来还犯花痴,被这么一吼,战战兢兢的跑了。

    施凉催他,“快走。”

    容蔚然把唇一抿,鞋子蹭掉滴到地上的血。

    进了门,施凉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卧室,她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很大的箱子。

    门外,容蔚然拳打脚踢,“给老子把门打开——”

    这他妈又怎么了?

    说不去医院,行,那就不去。

    你发神经,老子就陪你。

    医院不去,伤口总要处理吧,真当自己是只妖精,躺房里睡一觉,就能自动痊愈了?

    容蔚然气疯了,他心烦意乱。

    一门之隔,施凉拿剪刀剪开裤子,她看了眼伤口,就去拿一次性无菌缝合包,双氧水,生理盐水等需要的专业医用物品。

    “阿凉,你不能随意就去医院,知道吗?”

    脑子里回忆那人说的,仿佛就在耳边,施凉闭了闭眼,在心里说,我知道。

    去医院就有暴露的风险,无论大小,都不能存侥幸心理,因为一旦暴露,就会前功尽弃。

    所有的,一切都没了。

    不能去。

    那人不在,她不能冒险。

    施凉深呼吸,再睁开眼睛,手臂稳了,她擦掉滴到眼帘的汗水,拿块毛巾塞嘴里,按照那人教的,一步步来。

    ——阿凉,你有一双适合拿手|术|刀的手,所以你没问题的。

    “没问题的。”

    施凉告诉自己,她做过很多次了,这次一样也会很顺利。

    门不停的发出震动,容蔚然狂躁的踢着,像一头困兽,却不知道被什么困住了。

    忽然从里面传出压抑的声音,撕裂不堪。

    容蔚然猛地抬头,死盯着门。

    那种疼痛又出现了。

    他揪住胸口,脊背弓出痛苦的弧度,粗声喘气,有些茫然。

    片刻后,门发出剧烈的响动,大力撞到墙上,终于打开了,容蔚然冲进去的那一霎那,整个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骇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