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21章

第2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施凉跟张范请了假,他转头就打给好友,“你的施姐姐病了。”

    那头的林竞立刻从皮椅上跳起来,头撞到车顶,他痛懵了,只顾着问,“她病了?什么病?严不严重?”

    司机惊魂未定,少爷这是……谈恋爱了?

    他往后视镜扫,越发肯定。

    也不知道那个“她”是哪家的女孩子,让少爷这么紧张。

    林竞挂了电话,让司机掉头,不去公司了。

    他提着大包小包上门,开门的不是他的施姐姐,是个陌生女人。

    黄金殊有个习惯,越是惊讶,就越淡定。

    啧啧,又一个新鲜出炉的小鲜肉。

    阿凉是要收集齐七个,召唤萧大哥吗?

    门里门外的大眼瞪小眼。

    黄金殊抓着门,问道,“你是?”

    青年彬彬有礼,更是腾出手伸过来,“林竞。”

    黄金殊睁大眼睛,不会是那个林竞吧?她摇头,如果真是,阿凉要逆天了。

    a市几个大家族就是容家,赵家,林家,盛家,按照权势和基业排列的顺序。

    看看还伸着的那只手,黄金殊礼貌的握了一下,作为手控,她多看了两眼。

    这林竞的手跟容蔚然一样,都是修长漂亮的。

    “你找阿凉的?”

    “对,我听说她病了,过来看看。”

    黄金殊冲屋里喊,“阿凉。”

    林竞已经不轻不重的擦开她,侧身进去,“施姐姐。”

    后面的黄金殊听到那称呼,脑子里瞬间就出现了好多个|禁|忌的画面。

    “太可怕了……”

    她回神,人跑房里去了。

    昨晚在场的那些人都被封了口,赵家只对外称是儿子发生意外,伤了腿,怕跟容家扯上的事泄露出去,影响公司的股市。

    所以林竞目前是不知道情况的。

    他看到施凉躺在床上,嘴角有明显的淤青,是被打出血导致的。

    第一反应是容蔚然动的手。

    对方干的出来。

    林竞撑着床,心疼和愤怒在眼中交织,“是他干的?”

    施凉放下书,“不是。”

    林竞不信,他盯着面前的女人,看她苍白的脸,脖子上隐隐可见的青色血管。

    “施姐姐,我可以帮你,我有这个能力。”

    施凉说,“我很好。”

    林竞的喉头动了动,要说的话卡在嗓子里,鼻端有淡淡的药水味。

    他的余光徒然扫向垃圾篓,那里面有换下来的纱布,带着血,还有药棉,针筒。

    她受伤了。

    施凉在林竞掀被子前伸手阻止。

    猝不及防,林竞被她拽的身子不稳,向前倾去,脸几乎贴到一起。

    黄金殊探头的时候,刚巧撞见这一幕,她呆若木鸡。

    嗖的一下退了出去,黄金殊趴门边偷听。

    林竞维持着那个姿势,他喜欢这样暧|昧的距离,可以看清女人的唇纹,长长的睫毛,瞳孔里的自己。

    施凉却不如他愿,将他推开了。

    林竞有些失落,以及妒忌,他想,容蔚然对你做任何过分的事,你都可以,到我这里,就不行了。

    施凉,“你来这儿,是张总监告诉你的?”

    林竞笑笑,“你知道了?”

    施凉嗯了声,她的事只有容蔚然,黄金殊,张范知道。

    第一个回家肯定就会被教训,没机会说,第二个是没可能。

    只剩下第三个了。

    她跟张范请完假,林竞就来了,从他的衣着上看,是在去上班的途中接到的电话。

    林竞说,“我跟他是多年的朋友。”

    施凉不细问。

    林竞看着她,“施姐姐,昨晚我走时你还好好的。”

    “到底是谁伤的你?”

    施凉说,“没有谁,是我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滑倒了,不小心磕的。”

    林竞深呼吸,决定不继续下去,“容蔚然被他父亲关起来了。”

    施凉没什么表情变化,“是吗?”

    林竞盯着她的脸,搜查着什么,“你不知道?”

    施凉说,“不知道。”

    林竞说,“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被打的很惨。”

    “我是听我表妹说的,她去看过。”

    施凉随口问,“你表妹是?”

    林竞说,“盛馨语。”

    施凉的眼皮一掀,她笑了,“听说过。”

    不知道怎么了,林竞觉得她的笑很怪异,“馨语跟容夫人走的很近,亲如母女,不出意外,两家会联姻。”

    施凉说,“你表妹喜欢容蔚然?”

    “对,”林竞刻意强调,“很喜欢。”

    “容蔚然也不反感。”后一句是突然加的。

    施凉的目光变的锋利,“林竞,你想从我这里试探到什么?”

    林竞不说话。

    施凉提醒耍着小聪明的青年,“我说过,我对你没有兴趣。”

    林竞耷拉着脑袋,“嗯。”

    施凉半阖着眼,声音凉薄,“你该走了。”

    林竞还是没动。

    施凉冷道,“别逼我发火。”

    林竞紧抿唇。

    脚步声离开,又有一串靠近,是黄金殊进来了。

    “阿凉,那个林竞……”

    她捏捏手指,想着措辞,手在脸上指指,“面皮薄,五官也薄,鼻子上没肉,是个无情之人。”

    “就是电视里面的反派,外表翩翩君子,一肚子坏水,是绝对的阴险小人,专门给主角使绊子。”

    施凉听的想笑,倒没其他心思,“那你注意过容蔚然吗?”

    黄金殊咳一声,“上次见的时候,我还真注意了。”

    “从面相看,他是重情之人。”黄金殊很心虚,她被施凉看的发毛,索性自暴自弃道,“哎呀,我知道我不准啦。”

    浪子都能重情,母猪还不得上天。

    施凉说,“你也有很准的时候。”

    黄金殊眨眨眼,过了好一会儿,她想起了施凉指的什么,激动的大叫,“当时我说你一个月后,会有血光之灾,全中了!”

    施凉笑着,有几分为朋友的骄傲,“嗯,被你说中了。”

    黄金殊自恋的一撩头发,“哎呀,阿凉,我都快爱上我自己了。”

    施凉说,“那就爱上吧。”

    黄金殊嘟囔,“自己爱自己,那不成神经病了。”

    “怎么会,”施凉说,“先爱自己,才能去爱别人。”

    黄金殊忽然就问,“那你呢?”

    施凉默了。

    黄金殊的大大咧咧只是假象,她的心思尤其细腻,“阿凉,你爱自己吗?”

    施凉坐起来,背靠在床头,“又下雨了?”

    黄金殊撇嘴,接受她的转移话题,“下了,比昨晚小,是毛毛雨。”

    施凉问道,“你的设计图画完了?”

    “不急,”黄金殊一脸八卦,“那个林竞,是林家的少爷吗?”

    施凉,“嗯。”

    黄金殊吸口气,喃喃,“还真是。”

    下一刻就扑向施凉,搂她的脖子,故作威胁,“阿凉,说,你到底有什么秘诀,快传授点给我!”

    施凉拉长声音,“我口渴了。”

    黄金殊麻利的去倒了杯水。

    施凉喝了两口水,嗓子好受些,“秘诀没有,年纪小的男生多数喜欢成熟的大姐姐,满足挑战|欲。”

    黄金殊心塞,她是娃娃脸,个子小,不认识的人都会把她当真在校的学生,小妹妹。

    更可悲的是,她穿ol风,不伦不类,有种小孩子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即视感。

    “那要不我把唇色换个,你再帮我选几套你这种风格的衣服?”

    “小弟弟有什么好,”施凉抽嘴,“你母爱泛滥?”

    换黄金殊抽了,“小弟弟柔|软可欺,随便捏捏脸,摸摸狗头。”

    “没觉得,”施凉说,“我只发现小弟弟随时随地撒娇,无理取闹,闹腾,脏|话不离口,精力太过旺盛,犹如一只疯狗。”

    黄金殊听的打了个哆嗦,“那算了,我还是喜欢大叔吧。”

    施凉,“……”

    “对了,林竞来的时候,带了不少补品,都在桌上,”黄金殊说,“我给你拿进来看看?”

    施凉说,“放着吧,”

    聊了一会,施凉休息了,黄金殊就出去画图,她请了一天假,图稿又不能拖。

    指望不到王建军,他现在的智商已经接近零。

    下午,有位中年人上门,他穿着体面,浑身散发着久居上位的气息,不怒自威。

    黄金殊紧张的问道,“请问您找谁?”

    中年人说,“施凉。”

    他介绍自己,“我是容蔚然的父亲。”

    黄金殊咽了下口水,“您请进。”

    片刻后,施凉穿戴整齐的坐在椅子上。

    容振华打量着,小儿子的女伴有很多,这是他头一次见着人。

    还是主动来的。

    这女孩子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外形绝对是出类拔萃,气质非常好,成熟,从容,大方,不浮躁,肤浅。

    容蔚然以为会是个势利俗气的人,见了他会局促不安,然而并没有,他准备的那套说词也不适合。

    看着看着,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里滋生,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以至于容振华没头没脑的问了句,“你是谁?”

    施凉看他一眼,第二次回答,“容先生,我姓施。”

    容振华将自己的反常压下去,直|入主题,“蔚然为你,把赵家独子打残了一条腿。”

    施凉听着。

    容振华说道,“现在要给赵家那边一个答复。”

    施凉拢拢外套,“容先生您希望我怎么做?”

    容振华的手指点点桌面,“说服他去医院,向赵家赔礼道歉。”

    本就理亏,面上的东西必须得做,还要做的漂亮。

    让对方挑不出刺。

    施凉为难道,“这个恐怕办不到。”

    容振华皱起眉峰。

    施凉轻笑,“容先生,我跟您儿子不是恋人,也非朋友。”

    “所以我的话在他那里,起不到半点作用。”

    容振华低估了这个女孩子,“他昨晚的鲁莽是为的你。”

    施凉说,“那是因为他要我陪他一个月。”

    “他找到好玩的玩具,自己还没玩够,自然不会拱手让人。”

    这个说法符合小儿子嚣张跋扈的作风,容振华沉默不语。

    施凉忽地蹙了一下眉心,她穿的白裤子,右边腿部渗出的血蔓延开一片,鲜红的吓人。

    容振华看着那血,他记得有调查到,这女孩子的腿被赵齐扎了一刀。

    看来伤势不轻。

    施凉喊道,“金殊。”

    房里的黄金殊跑出来,见到她腿上的血,惊的脸都白了,“阿凉,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伤口裂了。”施凉说,“你扶我进房。”

    黄金殊扶着她,愤怒又戒备的瞪一眼容振华。

    容振华起身,“施小姐,既然你身子不便,那就不打扰了。”

    他走出楼道,秘书给他撑伞,瞧着他脸色不好,就没出声。

    容振华眯了眯眼,他使了一计,假如那个施凉能说服成功,说明对方已经可以左右小儿子的情绪。

    那就不能留。

    到时候,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施凉离开小儿子,离开a市,永远不会出现在小儿子面前。

    可惜,对方没有中计。

    伤口裂开了,行动不便,这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容振华坐进车里,最好只是巧合,否则,那城府就不是一般的深了。

    他回到家,意外的看到老六坐在桌前狼吞虎咽。

    容夫人高兴的说,“振华,老六答应去医院了。”

    容振华脱下西装的动作一顿,不可思议的看过去,“想通了?”

    容蔚然的嘴里塞满食物,饿的厉害,搞绝食的后果是自己遭罪。

    他扒了大半碗饭,“爸,我知道错了。”

    声音模糊,额前的几缕发丝搭下来,盖住眉眼,也瞧不见说这话时是什么表情。

    闻言,容振华差点失手扔了西装,他生平极少有的呆愣,仿佛不认识自个的亲生儿子。

    容夫人拉他的胳膊,“振华,老六说他错了,你倒是说话啊!”

    容振华,“哦,嗯。”

    转脸问老伴,“他怎么……”

    容夫人冲容振华摇头,“不清楚,突然就开窍了,他从房里出来后,不闹不吵,很老实。”

    容振华匪夷所思。

    他还估摸施凉不做说客,下午去不成医院了,得想别的法子,让儿子把态度在赵世昌面前摆出来,越快越好。

    谁知道出门一趟回来,儿子就跟被掉包了似的。

    会是谁有那么大能耐?容振华太了解儿子了,他不相信没人参与进来。

    “有谁来过吗?”

    “馨语。”容夫人说,“她要看老六,没看成。”

    容振华陷入深思。

    “老六这么想是好事,”容夫人问了声,“振华,你上哪儿去了?”

    容振华接过下人递的茶水,他要压压惊,“去钓了会儿鱼。”

    “你去钓鱼了?”容夫人惊讶,“那鱼呢?”

    容振华喝口茶,“鱼太狡猾,不上钩。”

    容蔚然喷出一口饭菜。

    呛着了。

    容夫人立刻夺走容振华的茶杯,手忙脚乱的往儿子嘴边送,拍他的后背。

    容蔚然那后背火辣辣的疼,“妈,别拍别拍。”

    容夫人吓一跳,“快让妈看看,流血了没有?”

    她说着又去碰,一慌,指甲就抠上去了。

    容蔚然疼的嚎叫,“爸,快把妈带走!”

    容振华拿这对母子没办法。

    两点多,一家人出了门,上医院去了。

    角落里,小虾缩头缩脑,见六爷上了车,等着车子开出别墅,他就回去交差了。

    后座,容蔚然臭着脸,不知道在跟谁生气。

    容夫人拍拍他的手背,“老六,你道个歉,事情就好办了。”

    容蔚然望向窗外,“我知道。”

    “有些事,可以用最有效的方式解决,就没必要浪费时间。”

    容夫人跟容振华交换眼色,都挺震惊,“这话谁告诉你的?”

    容蔚然扭头,咧着嘴,“自己想的。”

    容夫人欣慰的叹息,“老六,你长大了。”

    容蔚然衔一根香烟,“先去买手机。”

    容振华问他,“原来那个呢?”

    容蔚然摸出打火机,轻描淡写,“砸了。”

    容振华已经连败家子三字都懒的说了。

    买了手机,容蔚然把卡放进去,开机,就走到街边。

    后面容夫人瞧了瞧,“振华,老六在给谁打电话呢?”

    容振华说,“我没长顺风耳。”

    “……”容夫人还伸着脖子,听不见内容,“我怎么觉得,老六那样儿像是在跟谁撒娇?”

    容振华的眼皮一跳。

    他望过去,儿子侧着脸,嘴角上扬,鞋在地上蹭来蹭去,手夹着烟,忘了抽,那神情,活脱脱就是找大人要奖励的小孩。

    容蔚然打完电话回来,挑着眉毛,“爸,妈,街上好看吗?”

    容振华没问,容夫人问了,很直白,“老六,你刚才在跟哪个女孩子通电话?”

    容蔚然吸一口烟,“说了你也不认识。”

    就这么敷衍了事。

    到了医院,他们直奔赵齐的病房。

    赵世昌支走妻子,眼睛落在容蔚然身上,狠毒的光芒一闪,“你们来干什么?”

    容振华命令道,“老六,把上衣脱了。”

    容蔚然一愣。

    他的眼角随即不易察觉的抽|搐,老子这招真高明。

    青年扒下衬衫,露出整个后背。

    一条条的血痕遍布着,皮|肉向外翻,没一处完好的皮|肤。

    容夫人偏过头,不忍心看。

    赵世昌的面色却是往下沉,这伤只是看着触目惊心,其实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

    动手之人很会把握力道。

    好你个容振华!赵世昌心里,嘴上不得不说,“老容,你这是……”

    容振华叹气,“老赵,子不教父之过,蔚然犯糊涂,我这个做父亲的,实在是痛心啊。”

    赵世昌重握拐杖,他儿子一条腿,就用糊涂俩个字打发了?

    一旁的容蔚然攥着手,他的牙关咬的死紧,又松开了,“赵叔叔,这事儿,是我不对。”

    赵世昌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是惊悚了。

    他就是算准这小王八不会低头,才等着跟容振华开价。

    现在是怎么回事?

    向来无法无天,目中无人,竟然在跟他道歉,见鬼了。

    赵世昌的面部狠狠的抽了抽。

    别说他,容振华跟容夫人起初知道的时候,也是非常吃惊。

    两家的大人有一些事要谈,容蔚然被他爸妈逼着去看赵齐,他扣上衬衫,提着果篮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赵齐没睁眼,“爸。”

    容蔚然扯嘴,“哎,儿子。”

    赵齐的眼睛猛一睁,血瞬间涌到脸上,“操,你他妈——”

    他太激动,整个身子都在大幅度起伏。

    容蔚然好心的笑,“淡定点。”

    赵齐喘着气,表情狰狞,“淡定你妈!”

    容蔚然收了唇边的弧度,眼神黑沉沉的,唇角下拉着,眼尾上挑,他那样,赵齐熟悉,要使坏。

    “容蔚然,我告诉你,我爸在外头,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

    “你紧张个屁啊,”容蔚然拍拍他的脸,“刚才我还跟你爸道歉来着。”

    赵齐冷笑,“骗鬼呢。”

    容蔚然手上力道加重,“爱信不信。”

    赵齐被打的头晕眼花,又没法还手,还好容蔚然没继续打下去。

    “滚出去,我他妈一秒都不想看见你。”

    “你以为老子乐意?”容蔚然瞟了一眼他架起来的右腿,“感觉怎么样?疼不?”

    赵齐条件反射的痉挛,恐惧再次涌上心头,他吞咽唾沫,屏住了呼吸,甩了一个扭曲的脸,“你试试一条腿被砸成我这儿,疼不疼?”

    “就你疼?老子还……”心疼俩字被咬碎了,容蔚然站直了身子,露出嗜血的笑容,“好好记着昨晚自己血肉模糊的样子,以后别动我的人。”

    他走到门口,“那小模特,老子没碰,你喜欢就赶紧塞了玩儿去。”

    门搭上了,赵齐绷紧的神经松懈,一身冷汗。

    他跟容蔚然打小就认识,见了面犯冲,打架是家常便饭,小时候留下阴影,心里是怕的,长大了都没改变。

    这也是赵齐唯一怕的一个。

    越怕,他就越不服。

    妈的!

    楼道的垃圾桶旁,容蔚然松开手,指间攥着张纸条,被汗水浸|湿了。

    这纸条是小虾溜进来,爬树上扔给他的。

    字清秀,不像写字的女人。

    容蔚然拿出打火机,一簇火焰窜起,对着纸的一角。

    见着火攀附上纸,逐渐扩大,容蔚然突然把打火机拿开,将纸捏成一团,又抓开了,对折几下,塞进口袋里收着。

    他一脚踹向垃圾桶,发狠的踹了十几次,“操!”

    这口恶气又翻上来了。

    向赵世昌低头,弯下腰背装孙子,容蔚然认为这是自己绝不可能做的事。

    但是那个女人要他做,他就做了。

    很不像他。

    病房里,赵世昌站在床前,沉声说道,“儿子,爸向你保证,这笔账不会就这么算了。”

    赵齐还是那个姿势,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搞不明白。

    赵世昌刚要出去,儿子突然笑了,特开心的笑,却无端让人觉得诡异。

    “他认真了!”赵齐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他竟然认真了!”

    他终于想明白了,容蔚然昨晚那么生气,是因为什么。

    赵齐笑出了泪,要不是身体不允许,他都会开香槟放鞭炮庆祝。

    容蔚然,我等着看你怎么变成一个傻|逼。

    医院一楼,容夫人叫住往前冲的小儿子,“老六,去哪儿?”

    容蔚然头也不回,步伐飞快。

    容夫人哎道,“这孩子真是的,还有伤呢,怎么就乱跑。”

    想到什么,她扭头说,“振华,你说老六肯认错,不会就是不想被你关家里,想出去玩吧?”

    容振华皱皱眉头,玩没事,当真就会出大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