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25章

第25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容蔚然从来不凑这个热闹,他嫌事儿多,名利场里的那套也不稀得沾染。

    利益的诱|惑远远比不上女人裙摆下的风光。

    这次他来,是冲的施凉。

    今早容蔚然照镜子的时候,发现眼角有个小口子,被指甲抓的,他一看,就跟闻到春天的花香似的,心情荡|漾。

    晃了一天,容蔚然像模像样的来了。

    他穿的正装,白衬衫领口微微敞开,肩宽腿长,耳朵上换了枚黑玛瑙的耳钉,在棕色发丝里隐隐若现,扫向四周的眼睛里藏着无数把小钩子,把在场女人们的心都勾着了。

    这样的人生来富贵,骄傲自大,狂放不羁,又透着一股坏小子的味道。

    自然就成了全场的中心。

    容蔚然落后容斌几步,半眯着眼睛,似笑非笑,丝毫不被那些窃窃私语声影响。

    盛光德笑着迎上去,和荣斌打招呼,半点没有因为他是晚辈而怠慢的意思。

    后头的容蔚然懒的听那些个寒暄,他双手插兜,目光随意一掠,停在一处,人也过去了。

    “六少。”

    盛馨语甩开林竞,半路拦截,她满脸的惊喜,“你来啦。”

    容蔚然按住她的肩膀,把她往边上一丢,跟丢什么碍眼的物品差不多,看也不看就继续往前走。

    盛馨语面上依旧挂着笑,细看之下,咬|肌都在发颤,她拢了拢头发,若无其事的跟上去,中途还跟其他人打招呼,那份定力和伪装能力非同一般。

    施凉在发现容蔚然朝自己这边过来时,额角顿时抽了抽,这个二百五!

    她把酒让张范拿着,自己找借口走了。

    容蔚然见到这情形,他狠狠拧了下眉头,转了个弯,拿杯酒去和其他女人调|情去了。

    这才是容家小少爷的作风。

    而不是像个傻|逼似的,为了谁而来。

    盛馨语看到这一幕,眼珠子转了转,她望着放荡不羁的青年,蹙了蹙眉头,假如有个人可以让他的心定下来,她希望是自己。

    有人喊她,她收收情绪,笑着去应付。

    洗手间里,施凉靠着墙壁抽烟,一支香烟燃了大半,门被推开,有人进来了,走路发出的声音不是高跟鞋,而是皮鞋。

    一只手伸过来,拿走她指间夹着的那小半截香烟,一口白色烟雾喷在半空。

    “干嘛见了我就躲?”

    施凉把手放在水龙头下面洗洗,懒得搭理。

    “今晚的你真美,”容蔚然十分邪气的弯了弯唇,“就是裙子太长了,碍事。”

    施凉还是不理。

    容蔚然箍住她的腰,唇边叼着烟,说话的时候烟身轻微抖动,“姐,想我没有?”

    施凉身子后仰,和他拉开点距离,“你应该去隔壁。”

    容蔚然凑近,目光粗鲁地撕烂她的礼服,寸寸占有,“那你跟我一道去。”

    施凉抬起手臂去拍青年的脸,手上湿答答的,凉水抹了上去,“清醒了?”

    容蔚然吐掉烟头,将她压在台子上,俯身堵|住她的两片唇,肆无忌惮的进去扫荡。

    片刻后,外面有脚步声,这回是高跟鞋的声音。

    施凉跟容蔚然同时抬头,不知道谁先咬的谁,舌尖沾到血,横冲直撞的,这一刺激,大脑就飞速运转了起来。

    有俩个女人结伴进来,站在镜子前补妆。

    “诶我都看见了。”

    隔间里的施凉被容蔚然抱着,腿夹紧他的腰,听到声音,俩人瞪着彼此,都屏住了呼吸。

    又响起一道声音,“你看见什么了?”

    “那个六少一进来,你就盯着他看,两只眼睛都直了,整个一思春样儿,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投怀送抱。”

    “胡说什么啊你!”

    “还害羞呢,我跟你说,想往他身上扒的可多的很,待会儿看着吧,准有人按耐不住的使招儿。”

    “真的假的,这可是在公众场合。”

    “那又怎么了,六少是出了名的风流,只要被他看上,今晚就铁定不用回去了。”

    “你没听说吗,他会跟盛馨语结婚,好像年底就要订婚了。”

    “呵呵,六少结婚了,还不是照样玩,盛馨语不可能绑得住他的,谁也不能。”

    “不管怎么说,盛馨语人漂亮,是盛晖的千金,将来又能嫁给六少,做容家少奶奶,还是挺多人羡慕的,咦,地上有烟头。”

    “正常的,说了你别不信,最能发生点什么事的地点之一就是洗手间,隔间啊,台面啊,马桶上啊,都是选择范围。”

    “什么事啊?”

    “男人跟女人在一起做的事呗,还能是什么。”

    “你怎么什么话都说……”

    女人之间的谈笑声停了下来,那两串脚步声渐渐走远。

    隔间里,施凉戏谑的看着容蔚然。

    容蔚然捏她的屁你。”

    “别闹,”施凉抓住他的头发,“放我下来。”

    容蔚然不想,他把人往上抬抬,压到隔板上亲着她好看的耳廓,脖颈,锁骨,早在大厅看见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了。

    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他无时无刻都有一股子冲动,仿佛永远都不会厌倦。

    直到遇见她。

    容蔚然一再破例,终于让她成为特殊的存在。

    一个月过了十天,还剩二十天。

    他|咬|她的嘴唇,小孩子的恶作剧,又似是在宣示着占有权。

    施凉要被这熊孩子玩疯了,“你让我一会儿怎么跟别人解释唇上的口子?”

    容蔚然呵笑,“蚊子咬的。”

    “……”施凉换了个事,“什么时候订婚,元旦?还是圣诞节?”

    容蔚然没停,他哼哼,“跟谁啊?你吗?”

    施凉轻笑,“盛家大小姐。”

    “有这事?”容蔚然扯了一下嘴皮子,嗤一声,“我都不知道。”

    他瞧着女人近在咫尺的脸,脱口而出,“放心,哪天我订婚了,肯定会给你张请帖的。”

    施凉勾勾唇,“行啊,到时候别忘了。”

    容蔚然发觉到了女人无所谓的表情,好似是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他什么心思都没了,收紧的手臂一松,把人放下来,整了整衣领,“出去吧。”

    施凉打开隔间的门,“你去隔壁抽根烟,再回大堂。”

    容蔚然一脸困惑。

    施凉看蠢货一样的眼神,“你身上有味道,我的。”

    她摇摇头,调侃着,“小弟弟,还是回学校上学吧,毕了业再出来。”

    容蔚然牙痒痒,想咬她。

    施凉先出去,确定走道没人,就对着身后招招手。

    容蔚然从后面贴上来,暧|昧的蹭蹭她,让她跟自己立正敬礼的小伙伴打了招呼,长腿一迈,进了隔壁。

    施凉回到大厅,漫无目的的扫视,她瞧见盛馨语跟那位演员有说有笑。

    这才多大会功夫,就想到了对自己有利的法子,局势变了。

    “她有点本事。”张范的声音飘入施凉耳中,“说是跟那女的约好的,穿同款,情同姐妹。”

    “那女的肯定也不会戳穿,这么说,对彼此都好,天下太平了。”

    施凉没说什么。

    张范惊奇道,“施凉,你嘴怎么破了?”

    施凉知道这一看就是咬的,“我有个习惯,想事儿的时候会啃嘴巴。”

    张范意味深长,“这习惯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他想看个究竟,施凉索性给他看,坦荡荡的。

    心里有鬼才会躲闪。

    张范没看出破绽,他跟施凉都被盛光德叫过去了。

    几分钟后,容蔚然离开洗手间,跟容斌眼神交流后,就去了阳台透气。

    林竞也在,端着杯酒,满肚子心事,他看了眼容蔚然,“你对她是什么意思?”

    容蔚然手搁栏杆上,探出头看星星,“谁,盛馨语?”

    林竞喝口酒,“施凉。”

    容蔚然啧道,“林少爷,你对她的事还真关心。”

    “我也不瞒你。”林竞说,“我在追求她。”

    容蔚然恶劣的笑,“我猜她已经跟你表明,对你没兴趣。”

    林竞抿了抿唇,“这和你没关系。”

    “那你有什么资格问我?”容蔚然转过身,“我跟她是哪种关系,会怎么着,都不是你操心的事。”

    林竞低着声音,“是你强迫她的。”

    “你他妈放屁!”压着嗓子吼,容蔚然吊着眼角,桀骜张狂,“你应该清楚,我容蔚然从不对女人用强。”

    林竞讥笑,“那你的意思,她是自愿的?”

    “不然呢?”容蔚然懒洋洋的,“理解能力真差劲,难怪她瞧不上你。”

    林竞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心里有股戾气,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消除不掉。

    “六少,你什么时候不玩了,跟哥们支会一声。”

    容蔚然盯着他的背影,老子不玩了,你也玩不了。

    后半场,盛光德上台,洋洋洒洒的说了一通,并把盛馨语介绍给大家。

    这次明摆着是为她进公司的事,无疑就是对外宣称,盛家父女情深,他盛光德重恩重情,老丈人和妻子死了,女儿还在,且被照顾的很好。

    即便过去的吴扬被改成盛晖,吴建成不在了,他的关系网依然有作用,那些人多数都是受过他的恩情,会因为他的外孙女,跟盛晖拴在一根绳子上,这也是盛光德想要的。

    施凉走出酒店,吹着夜风。

    身后有脚步声,她没回头,“有事?”

    姜淮沉默不语。

    施凉从包里拿出打火机和烟盒,问道,“抽烟吗?”

    姜淮要了一根,低头凑过去,烟头擦上火苗,他吸一口烟,连同女人身上的味道一起,窜进肺腑里。

    施凉眯着眼睛看前方的霓虹灯,车流,来往的行人。

    一阵风过,烟火明明灭灭。

    姜淮脱了外套披在施凉肩头,“夜里凉。”

    施凉低着头抽烟,神情有几分落寞。

    姜淮没见过这样的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只是换了站位,用身体给她挡风。

    冷不丁传到一声怒吼,“你们在干什么?”

    容蔚然杀气腾腾的过来,盯着施凉身上的男士外套,一把给拽了,丢给姜淮,他脱下自己的,裹|住施凉。

    姜淮的脸迅速扭了一下。

    施凉抬头看他,“你跟董事长说声,我先回去了。”

    姜淮嗯道,“好。”

    施凉往前走,话是对后面的小少爷说的,“别跟着我。”

    容蔚然跟她发野,“老子偏要跟着。”

    施凉指名道姓,是从未有过的语气,“容蔚然,别让我生气。”

    她的心情不好,容蔚然停下脚步,没跟了。

    “姜秘书,人都不见了,还看什么?”

    姜淮捻着烟,吸上一口,“六少,你不也在看吗?”

    容蔚然操了一声,有那个什么萧大哥,林竞也插一脚,现在还多了个大叔。

    那只妖精到底|勾|引了多少人?他没喂饱还是怎么着?

    越想越气,容蔚然踢了一下垃圾桶,黑着脸走了。

    周末,施凉他们在咖啡厅见面,孙苗苗也在。

    坐了一会儿,她上洗手间去了。

    施凉搅着咖啡,“注意到她脖子上戴的项链没有?”

    王建军跟黄金殊齐齐摇头。

    “她坐下来的时候,项链掉出来,我看了一下,”施凉说,“背面刻了一个字母。”

    王建军一脸懵逼。

    黄金殊看他那傻样,就晓得他不知情,虽然她也压根没留心,“阿凉,是什么字母?”

    施凉说,“r。”

    “项链的牌子吗?”王建军满头问号,“还是别的什么意思?”

    他跟苗苗在一起一年多,从来没仔细看过那项链。

    黄金殊啃着指甲,忽然蹦出一个字,“容?”

    下一刻,他们异口同声,“容蔚然?”

    三人都不说话了。

    容蔚然浪子的名声太响了,姓的拼音第一个字母就是r。

    施凉当着他们的面打电话,直接了当的问,“你碰过你大哥的秘书吗?”

    她不说名字,知道这人也记不住谁是谁。

    那头的容蔚然不迟疑,“没有。”

    施凉说,“那就这样。”

    “喂!喂?”容蔚然听着嘟嘟嘟,火冒三丈,“搞什么,敢挂他电话。”

    他再打过去,已关机。

    早有预料。

    施凉把手机放包里,“不是他。”

    黄金殊跟王建军听见了电话里的声音,容蔚然多嚣张一人,肯定是敢做敢当。

    “那会是谁?”

    黄金殊说,“不管是谁,都是她相好的。”

    王建军不愿意相信,他抹了把脸,“苗苗说项链是她妈妈给她买的。”

    黄金殊哼笑,“那她妈妈姓什么?”

    王建军不知道。

    孙苗苗回来,也没发现桌上的气氛变化,她心里有事。

    “谈的怎么样了?建军,都说了吧。”

    王建军握住她的手,“苗苗,买车的事,我们再想想好不好?”

    孙苗苗一听,脸色就变了,“还想什么?王建军,你不会是后悔了吧?”

    “不是不是,”王建军急忙解释,“是那个什么,阿凉……”

    “我忘了带卡。”施凉说,“下次再给你们。”

    孙苗苗勉为其难,“好吧。”

    王建军把咖啡端到她嘴边,“苗苗,喝点。”

    黄金殊看的直翻白眼,王建军是不是傻。

    施凉望着玻璃窗外,若有所思,她以为这事还得要段时间才会水落石出。

    没料到去b市出差的那天,就发现了目标。

    施凉一路跟着孙苗苗,看她进了一个院子。

    悉悉索索声后,是两道喘息声。

    施凉站在窗边,透过纱窗往里头看了眼,白花花两条人影叠在一起,背对着她,也看不清别的。

    过了一会儿,喘息声停了。

    施凉准备离开,冷不丁听见孙苗苗的声音,“瑞哥,我好想你。”

    她又停住,原来那个字母是瑞。

    “刚才叫那么大声,还不够啊,”里头是男人粗重的声音,“苗苗,你不是说能弄到二十万吗?”

    孙苗苗说,“出了点状况。”

    男人哄着,“那快点,钱有了,我们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苗苗,我是真的想娶你。”

    “嗯,我知道的,”孙苗苗说,“瑞哥,要不是你,我早就死了。”

    “哭什么,哎,让你为了我,去跟别的男人,你怪我吗?”

    孙苗苗柔声说,“瑞哥,我是自愿的。”

    “我没想道一个|市|长的私生子就那么点存款。”

    “拿了钱就别管那个傻子了。”男人问,“盛家有情况吗?”

    外面的施凉眼睛一眯。

    孙苗苗说,“盛馨语进了公司,在财务部,别的没有。”

    男人突然奇怪的咒骂,“王八蛋!赶尽杀绝,不得好死!”

    施凉看到男人转过头,一张脸暴露出来,左边脸上有个痦子,右边全是火烧过的疤痕。

    她的瞳孔剧烈一缩,心脏位置轰然炸开,鲜血淋漓。

    “他妈的,盛光德赶尽杀绝,这地儿我们待不下去了,必须尽快走。”

    “那里面的小东西怎么处理?”

    “你们玩过大小姐吗?”

    “喂,她还是小孩子,未成年。”

    “那又如何,怪就怪她老子,把我们当猴儿耍。”

    潮湿阴暗的小仓库里,小女孩蜷缩着身子呜咽,不停的发抖。

    几个成年男人把她围着,她抖的更加厉害,哭喊着,“爸爸,爸爸救我……”

    有个男人咧嘴,露出一口带着烟渍的牙齿,“你爸爸不要你了。”

    女孩尖着声音大叫,“不可能,你骗我!”

    那人甩了女孩一巴掌,左边脸上的痦子显得丑陋狰狞,“你他妈喊什么,还来劲了是吧。”

    “要不是你爸,我们几个会连家都不敢回?”

    他蹲下来,手在女孩身上四处摸着,“啧啧有钱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这皮|肤滑的,跟豆腐一样。”

    女孩往前爬,又被那人抓住脚,拖回去,破麻袋一样扔到墙边。

    几双大手一起按上来,噩梦开始了,女孩撕心裂肺的叫喊,重复着那几个字,“爸爸……爸爸救我……”

    一人突然大喊,“火,起火了——”

    浓烟来势凶猛,几人一看情势不妙,跌跌撞撞的往外冲,“快跑!”

    嘭一声巨响,什么爆炸了,惨叫声连连。

    一切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地上的女孩眼神空洞。

    大火将整个仓库吞噬,那几个男人在地上滚成火球,尖锐的哀嚎不止。

    呼吸困难,女孩爬不起来了,她痛苦的挣扎,本能的念着喊着最信任的那个人,“爸爸……”

    先是她的腿,然后是身,最后整个人都被火覆盖,绝望的声音持续了很久,那是一场生不如死的折磨。

    思绪骤然被扯了回来,带着一串血珠子,施凉后退了好几步,煞白着脸跑出院子,一直往前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她停下来的时候,身子发软,站不住的跌坐在树林里。

    “呵呵。”

    施凉抖着肩膀,手垂放在枯叶里,指尖在颤着,又握紧了,她仰头,哈哈大笑,笑声凄厉,藏着可怕的恨意。

    那场如天怒的大火让女孩结束了一种痛苦,承受了另一种痛苦。

    无论是哪种,对于年幼的女孩来说,都太残忍了。

    几天后,孙苗苗激动的出现在小院子里,“瑞哥,我发现了盛光德的一个秘密……”

    又过了两天,盛光德被人勒索,扬言要一百万,拿的是他跟陈沥沥亲热的一些照片。

    他坐在办公室里,一边等电话,一边欣赏照片。

    据说这只是一部分,给了钱,还有大半。

    手里的照片有几张是房间的,很隐|私的地方,他宁愿相信是陈沥沥那里被人装了摄像头,是对方蓄谋已久,也不想相信这事跟她有关。

    那么好的孩子,干干净净的。

    一个半小时后,桌上的手机响了。

    盛光德从电话里得到想要的,“地址确定吗?”

    那头说,“确定。”

    盛光德起身出去,吩咐门口的姜淮,“看着陈沥沥。”

    他顿了一下,近似是关心疼爱的口吻,“把她照顾好了。”

    姜淮应声,“董事长放心。”

    交代完,盛光德开车去了b市。

    小院里,赵瑞正在打电话,门突然突然被推开了,他扭过头,那些骂声再看清来人后,霎时间就卡在了嗓子里。

    “你,你,你——”

    赵瑞扔掉手机,第一时间就是逃跑,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插翅难飞。

    盛光德问道,“赵瑞,东西在哪儿?”

    赵瑞装傻,“什么东西?”

    “你找的人联系我,要价一百万,”盛光德把手里的箱子一推,“钱我带来了。”

    赵瑞盯着箱子,不停吞咽唾沫,“盛光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玩的什么把戏。”

    “我把照片给你,还有命活着走出这里?”

    赵瑞焦急的在心里想对策,脑子里乱糟糟的,他明明自己很小心了,怎么还被这个老东西查到。

    盛光德说,“不止是照片。”

    赵瑞一愣,他咧嘴,“开什么玩笑?!”

    “把东西拿出来。”盛光德的脸色沉下去,“我的耐心不多。”

    赵瑞完全搞不懂对方的意思,刚才装傻以为是指照片,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拿什么?”

    盛光德皱紧眉头,他一脚踢在男人的腹部,“赵瑞,你要钱,我给你,别再玩花样,否则,我让你人财两空。”

    如果不是收到消息,得知对方手里有那件东西,他是不会亲自过来的。

    “真不说?”

    赵瑞从地上爬起来,脖子上的青筋都出来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盛光德叫了一个名字,门外进来一人,个高叫冷,他钳制住陈瑞,和捏小猫小狗没什么区别。

    赵瑞知道自己完了,他破口大骂,什么恶心肮脏的话都骂了。

    “盛光德,你是最大的伪君子,十几年前连自己的女儿都能不管不顾。”

    “哈哈哈哈哈,你知道那天仓库爆炸前发生了什么吗?”

    “还有你那女儿,被火烧的时候,不停的叫着爸爸,爸爸,哈哈哈哈哈——”

    无动于衷,盛光德进去屋里翻找,只找到了u盘。

    他温着声音,像极了和蔼可亲的叔伯,“赵瑞,东西给我,钱可以再加一百万。”

    “要是还不够,你说个数字。”

    赵瑞瞪大眼睛,心想,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让对方这么重视。

    盛光德说,“我知道你跟容氏总经理的秘书关系挺好,有了这笔钱,你们可以离开a市,去任何地方生活。”

    面对他的威胁和警告,赵瑞半边烧伤的脸抽了一下,态度低下来,“盛董事长,我真不知道您想要的是什么。”

    “假如知道,我一定会双手奉上的,”他的脸发白,“我只有照片,您也拿走了,这一百万我不要了,我马上走,永远不会出现在您面前。”

    盛光德还是温和的语气,“我也这么希望。”

    下一刻,赵瑞的身上被扎了个窟窿,他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嗬嗬的喘着,“盛光德,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之后抽搐了几下,没了气息。

    到死,赵瑞都没想明白,当年那场大火,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的。

    如果他想明白了,肯定早就躲了起来,低调安分的保住一条命,不会干出这种事。

    盛光德往前面走,“处理掉,一根骨头都不能留。”

    那人应道,“是。”

    他拖住尸|体离开。

    没过多久,小院起火,所有的东西都烧成灰烬。

    车前,盛光德感觉身后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他猛地回头,后面除了树木,再无别的。

    大概是太紧张了。

    盛光德坐进车里,那种诡异的感觉还在,好像有个人一直在看着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