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30章

第3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女人内心崩溃,她衣解,成熟性|感,说不出的诱|人,想不通这主子不但不要她伺候,还突然搞出课堂发问。

    “六少,我不太清楚。”

    容蔚然不说话了。

    女人摸不清是什么意思,她的眼珠子一转,柔望,带着几分试探,讨好。

    见人没动作,那就是默许了,她也就放开了,用出所有的招数挑|逗。

    健康男人的身体是经不住挑的,一挑就起。

    女人当下就激动了,更多的是得意。

    整个皇世,无人不知这位年轻的金|主,有张好看的脸,身材比例完美,出手还大方。

    这样的顾客谁不想要。

    每次对方一来,大家伙都跃跃欲试,争抢着能有次露脸的机会。

    如果能被挑中,那就是祖上积德,少奋斗几十年,甚至一辈子都不愁吃穿。

    想成为少夫人,这个梦不|犯|法。

    容蔚然始终眯着双眼睛,他长的帅,骨子里有着血气和野性,女人看着,心漾,“六少……”

    容蔚然抓住女人的长发,将她拽到一边,“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女人的头皮生疼,不敢说是因为自己的条件。

    在皇世,她的生意不是最好的,回头客却是最多的。

    容蔚然哈一声,不知道哪来的气,他踢了一脚桌子,“我他妈也不知道。”

    喝的醉醺醺的到家,容蔚然倒在沙发上,瞧着天花板的吊灯都不顺眼。

    容夫人叫下人去倒水,“老六,你怎么大白天的喝这么多酒?”

    容蔚然扯开领口,还是闷,烦躁,“妈,别管我。”

    容夫人白了他一眼,“你这孩子,妈不管你,管谁啊?”

    “管我爸去,”容蔚然满嘴酒气,“还有你那几个孙子孙女。”

    “他们要管,你也要管。”容夫人把水递给他,“酒喝多了伤身。”

    容蔚然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跑卫生间吐去了。

    容夫人摇摇头,小儿子从来没喝这么多过,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门口传来容振华的声音,他瞧着地上的鞋,难得这个点看到小儿子在家,“老六回来了?”

    容夫人说,“在卫生间吐呢。”

    容振华皱皱眉,“我看他就是过的太闲了。”

    容夫人怪道,“那还不是你宠的。”

    “我宠的?”容振华松松领带,“甄女士,你可真能黑白颠倒。”

    容夫人不接话。

    容振华坐到沙发上,忽然说,“曹峰醒了。”

    容夫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哪个曹峰?”

    容振华把外套脱了,“还能是哪个。”

    明白是谁,容夫人的脸色变了变,她叹道,“总算是醒了。”

    容振华喝口茶,“曹峰是吴老的亲信,盛光德这么多年都没放松过警惕,美名其曰是照顾,其实就是监视,他的手里肯定有什么东西。”

    容夫人压低声音,“振华,你说会是什么?”

    “目前还不清楚,”容振华闭了闭眼,“当年的事我一直耿耿于怀,要不是我,吴老和吴小姐就不会……”

    容夫人出声打断,“那是意外!”

    她握住老伴的手,有些发颤,“振华,这都过去多少年了,还提干什么?”

    容振华长叹一声。

    有意跟盛家联姻,一半原因就是想弥补弥补,好让心里图点安慰。

    他的眉头出现川字,“曹峰这一醒,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容夫人拍拍老伴的手背,“别胡思乱想了。”

    她想了想道,“振华,我看我们要不找个时间,去墓园一趟?”

    容振华点头,“也好。”

    容夫人坐了会儿,卫生间没动静,她纳闷道,“老六怎么还不出来?”

    “我看看去。”

    容振华把门打开,小儿子成大字形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容蔚然醒来,头疼欲裂,他看见房里站着个人,那脸色,跟一调色盘似的。

    “大哥,不会是哪个女的挺着大肚子找上门,说怀了我的种吧?”

    容斌听的翻白眼,“真要那样,也不是件坏事。”

    容蔚然扒拉扒拉头发,靠坐在床头,“再多一个,老两口都抱不过来。”

    容斌哼笑,“他们盘算着孙子孙女能组建一支足球队。”

    “……”容蔚然咧嘴,“我会给你们加油呐喊。”

    他是不可能有意外的,仅有的几次真身上阵,施凉那女人都吃药了。

    即便是他忘了,对方都不会忘,生怕中奖。

    容斌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老六,你现在这样,很不正常。”

    容蔚然的神情散漫,“哪儿不正常?”

    “不是说一个月吗,”容斌沉声说,“这都到了,也该结束了。”

    “你看看你,还为她喝成这样。”

    容蔚然先是一愣,而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操,你们……”

    怎么一个个都他妈记的这么清楚?!

    “不止我,爸妈也知道。”容斌说,“老六,到此为止吧。”

    容蔚然抿了下唇,“下午我已经跟她了了。”

    “知道那女人怎么对我说的吗?”他冷笑,“叫我不要再去找她。”

    “所以你们也省心吧,人压根就不乐意跟容家扯上关系。”

    “你错了。”容斌面色凝重,“她那么说,是算准你会再找她。”

    容蔚然的脑子一白。

    好像有什么东西闪过,太快了,来不及抓捕。

    容斌揉揉眉心,“老六,如果这是职场上的一次交锋,你输了。”

    “而且输的一败涂地。”

    容蔚然的脸色阴晴不定,他突然恼怒道,“行了,大哥,你可真能说。”

    “越说越玄乎,她跟我无怨无仇,我们除了上床,就没别的事,再说了,一个女人能有多大的能耐,尽扯一些鬼话。”

    容斌问道,“她要钱了吗?”

    容蔚然没吭声。

    “不要钱,什么也不图,”容斌意味不明,“你不觉得奇怪?”

    容蔚然非常暴躁,“我看奇怪的是你。”

    “大哥,回头我给你挂个专家号。”

    容斌皱眉,“林竞跟我说了,他对施凉有意思,还有那个姜淮,也围着施凉打转。”

    容蔚然呵笑,浑然不觉的袒护,“那也是她的问题?”

    容斌看着他,没说话。

    那眼神很怪,容蔚然莫名心虚,慌张,他受不了的跳下床,“大哥,你是不是太疑神疑鬼了?”

    容斌摇头,“你不懂。”

    他很少有完全看不透的人,施凉就是其中之一。

    积累的经验告诉他,那种人很危险。

    容蔚然抄起一把吉他,胡乱的拨了拨,“大哥,我不怪你,知道你是关系我。”

    他背对着容斌,唇角一扬,桀骜不驯,“放心吧,向来都是我耍人,没有人可以耍到我的。”

    一阵缄默后,容斌说,“老六,大哥问你,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她在算计你,你会怎么做?”

    容蔚然笑了起来,眼底的光极其可怕,“我这辈子最痛恨被人算计了。”

    他的火气说来就来,“别拿假设和揣测跟我讨论,大哥,她好歹是跟过我的女人,我听着,不高兴。”

    容斌说,“我会去查的。”

    容蔚然懒洋洋的,“随你的便。”

    “大哥,怎么还不走?”他挥挥手,“快走快走,别打扰我创作。”

    容斌抽嘴,“你还能创作?”

    容蔚然瞪眼,“怎么着,看不惯弟弟我天赋异禀?”

    容斌,“……”

    “那你慢慢创作吧。”

    门一关,容蔚就眉头紧锁,那些跟过他的女人都有明确的目标,离不开荣华富贵四个字,施凉也有吗?

    有的吧。

    她不是会浪费时间玩的人。

    那她要什么,又为什么不说?

    还是真如大哥所言,这游戏没完。

    容蔚然抓狂,鄙视着自己,“操,搞什么,怎么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

    他狠狠把头往桌上一磕,特忧郁。

    谁也不想去给人当孙子,下午那话是被逼出来的。

    当时说完就后悔了,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子。

    这下可好,完犊子了。

    “妈的……”

    郁闷的低骂了一声,容蔚然觉得自己是条鱼,施凉是垂钓者,他上钩了。

    现在正挂在钩子上,做着徒劳的挣扎,可笑的像个傻|逼。

    施凉打了个喷嚏,她的面前有三个屏幕,上面都是数字,不停的浮动着,让人眼花缭乱。

    手里是盛晖最近十年的月度,年度总账,所有资金超过五百万的交易明细。

    托盛馨语的福,那些记录,账本,原件她都弄到手了。

    施凉盯着那三个屏幕,视线来回扫动,不时闭上干涩的眼睛缓解疲劳。

    她靠着椅背吞云吐雾,不可能没有猫腻。

    到底漏掉了哪一块?

    施凉掐了一下太阳穴,继续检查。

    深夜,她把烟灰缸塞满烟头,正要起来活动一下,视线突然顿住了。

    屏住呼吸,施凉将那一页打印出来,拿在手里,嘴边的烟掉了一撮烟灰,裤子烫出个洞都不自知。

    手机铃声来的突然,在寂静的夜里,尤其清晰。

    施凉吓一跳,口气不好,“说话。”

    那头只有呼吸声。

    施凉笑了声,“这么快就想当孙子了?”

    容少爷啪的挂了。

    施凉把号码拉黑,勾勾唇笑了声,“少爷,我告诉你,孙子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过了十来分钟,容蔚然憋不住了,再打,没打通。

    他沉郁的把手机一砸,对着空气信誓旦旦,“你有种,老子要是再给你打电话,就他妈……”

    后面几个字猛地卡在喉咙里。

    容蔚然咕哝一下,倒头躺尸,满脸不能见人的难为情。

    他愤愤的捶床,睡觉睡觉!

    结果就做上好梦了,对象就是施凉。

    在梦里,容蔚然把人关小黑屋,上道具,小皮|鞭一甩,爽了又爽。

    梦醒了,他疲|软的不行,一股子空虚寂寞冷的味道往外冒。

    真他妈活见鬼。

    容蔚然咬着牙,没去找施凉。

    等撑不住了……

    不会撑不住的,容蔚然在跑步机上闷头甩湿发,我才不会当孙子,绝不会!

    两天后,盛光德才回a市,计划赶不上变化,走的那天下午,陈沥沥不小心掉进池塘里,查到淹死。

    她发烧了,还把膝盖磕青了一大片,精神又变的很差,睡梦里都会尖叫。

    盛光德寸步不离的陪着,熬了俩晚上,气色不太好。

    他一到住处,就拿手机,很多通未接来电,有王琴的,馨语的,姜淮的,院长的,还有容振华的。

    以及一些生意上的朋友。

    盛光德知道有事发生,他隐隐猜出来了,只是不敢置信,他赶紧联系院长。

    得知准确的情况,盛光德拿着手机的那只手一紧,那张脸上,一下子涌出很多情绪。

    “我马上过去,见面再聊。”

    陈沥沥从房里走出来,“董事长,您要走了吗?”

    盛光德穿上外套,看了她一眼,严厉道,“你出来干什么?鞋子都不穿。”

    陈沥沥的身子一抖,她垂头,手捏着衣角,“我……我忘了……”

    盛光德把她抱回房间,拿被子盖上,“这几天我不来看你了,有什么事就找姜淮,他会给你办妥。”

    陈沥沥的眼睛渐渐红了,“董事长,您不要我了吗?”

    “瞎想什么,”盛光德摸她的头发,“只是有事要处理,会比较忙。”

    陈沥沥抱住他,单薄的身子轻轻发颤,卑微到让人心疼,“您别不要我。”

    盛光德叹口气,“怎么会不要你呢。”

    陈沥沥紧抓着他的袖子,用了很大的力气,不让他走。

    盛光德连哄带骗,花了好一会儿把人安抚了,他就迫不及待的离开。

    床上的陈沥沥睁开眼睛,她拿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又删了。

    办公室里,施凉收起账本,把杯子里的水浇到绿萝里面,端着空杯子出去。

    她在走廊碰到姜淮,笑着打了招呼。

    姜淮说,“董事长回来了,我去下医院。”

    施凉和他错开,“那你去吧。”

    走了两步,姜淮回头,他问道,“要不你跟我一起?”

    “可以啊。”施凉笑笑,“我这会儿也不忙。”

    姜淮突兀的说,“施凉,有时候我觉得你跟董事长挺像的。”

    施凉好奇,“哪里像?”

    “笑的时候,还有,”姜淮说,“皱眉头思考的时候。”

    施凉挑眉,“是吗,下次我好好留意一下。”

    姜淮镜片后的眼睛微闪,她刚才的动作也像董事长,真是很奇怪的感觉。

    听到施凉的声音,他跟上去,和她并肩。

    他们跟盛光德同时到的医院。

    停好车,盛光德说道,“小施,你也来了啊。”

    施凉尚未开口,姜淮就解释了,“董事长,我让她跟来的。”

    盛光德也就随口问问,心思都在五楼的那人身上,他边走边问公司的事。

    施凉跟姜淮前后答了。

    到了病房,盛光德的神情有些恍惚,他在门口足足站了好几分钟,才抬脚走进去。

    曹峰躺在病床上,眼睛对着正前方的墙壁。

    盛光德弯着腰背,一副晚辈的姿态,激动欣喜,“曹叔,我来看你了。”

    曹峰的眼珠子一转,望了过去。

    盛光德在等,然而对方只是一眼就离开了。

    他露出失望的表情,“我是光德啊曹叔。”

    曹峰的脸部线条是硬的,眼中写着困惑和迷茫,“光德是谁?”

    盛光德的胸口起伏不定,下意识的伸手按住他的肩膀,面部狰狞,“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

    曹峰痛的大叫。

    门外,姜淮被眼前的一幕怔住了,直到施凉喊他,他才回神,急忙跑进病房。

    施凉在他后面进去,就落后半拍。

    盛光德情绪失控,似乎是接受不了曹峰这样。

    这在外人眼里,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这些年始终在曹峰的病情上投入着人力物力。

    姜淮去拉盛光德,被他呵斥开了。

    施凉看着盛光德晃着曹峰,她的指甲抠进手心里。

    护士匆忙跑进来,看见盛光德,她正不晓得怎么应对,院长来了。

    “光德,你冷静点。”

    盛光德看到老友,他的情绪才稍有平复的迹象。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一同出去。

    施凉又扯了根倒刺,她的手上还有几根,一头连着皮|肉,发红,一头往上翘,碰一下都疼。

    姜淮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来的时候多了个指甲剪。

    上次她把手拽出血,他就记着了,随身带着。

    惊讶的挑眉,施凉失笑,“姜淮,你这样,没可能一直单着啊。”

    姜淮咳了两声。

    他面皮薄,被这么调侃,就很不好意思。

    施凉修着倒刺,“指甲剪挺好用的,颜色也不错。”

    两眼盯着女人纤细的手指,姜淮若有所思。

    下班时,姜淮去找施凉,把袋子搁她的办公桌上,“这个给你。”

    施凉打开袋子一看,里面是护手霜,她再抬头,人已经走了。

    笑了笑,施凉把护手霜拿出来,拧开盖子闻闻,香味很淡。

    她站在窗前仰望星空,明天的阳光一定不错。

    第二天,盛光德带盛馨语去了医院。

    车子停下来,盛馨语的手还抓着手包,她在紧张。

    盛光德说,“馨语,下车吧。”

    盛馨语吞吞吐吐,“爸,我……”

    盛光德降下车窗,“你曹叔最喜欢你了,他看到你,会很高兴。”

    盛馨语往他那边扭头,看见了草地旁边轮椅上的老人,陌生又害怕。

    “天气不错,”盛光德说,“陪你曹叔晒晒太阳,聊聊家常。”

    盛馨语垂下眼睛,“知道了。”

    她拉开车门出去,做了两次深呼吸,往老人的方向走去。

    护士打了招呼就退到一边,把位置腾给盛馨语。

    盛馨语露出笑容,半蹲着眨眨眼睛,“曹叔,我是馨语。”

    曹峰说,“姑娘,我不认识你。”

    盛馨语搂他的脖子,小孩子般撒娇,“曹叔……我好想你……”

    曹峰把人推开,但他身体弱,使不上力。

    盛馨语说,“曹叔,我记得小时候,我把外公的紫砂壶碰碎了,你不想外公骂我,就说是你不小心弄的。”

    “还有一次,我带大猫出去玩,那天刚下过雨,地上湿答答的,大猫到处打滚,一身的泥,我吓的跑曹叔家躲着了。”

    她说了好多件事,曹峰都是无动于衷,“姑娘,我真的不认识你。”

    盛馨语拉拉老人腿上的毯子,“没事,曹叔,你慢慢想,会想起来的。”

    “我推你去那边走走吧。”

    曹峰看着花草树木,“秋天了。”

    有了回应,盛馨语面上一喜,她笑着说,“是啊曹叔,再过三四个月,就要过年了。”

    曹峰,“姑娘,你刚才说你是谁?”

    “馨语,”盛馨语一字一顿,“曹叔,我是盛馨语。”

    曹峰说,“名字好听。”

    盛馨语脸上的笑容有一丝裂缝,转瞬即逝,“我也这么觉得。”

    多么温柔的名字,塞满诗情画意。

    盛馨语陪了曹峰一个多小时,她回到车里,笃定道,“爸,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收回视线,盛光德说,“你以后每天都抽时间来这儿。”

    “我这手上好多事呢,长汇还要跑,”盛馨语蹙眉提议,“爸,干脆把人带出医院,找个地方关起来算了。”

    盛光德摇头,“还不是时候。”

    “媒体已经惊动了。”

    盛馨语的表情一变,“谁把消息散发出去的?”

    盛光德说,“还没查到。”

    吴家人接近曹峰,也不会掀起什么风浪了,他在意的是暗中故弄玄虚的那伙人。

    盛馨语拿湿纸巾擦着手,“爸,他就没有什么亲人吗?”

    盛光德知道她的意思,“有个女儿。”

    盛馨语立刻问道,“在哪儿?”

    盛光德说,“天堂。”

    盛馨语没再多说一个字。

    这时候的父亲,让她极度害怕。

    上次在办公室因为陈沥沥的事闹成那样,她心有余悸,也认真想过了,真到了东窗事发那天,再做打算。

    现在不能再有什么举动了。

    盛馨语心里清楚,她是盛家大小姐,盛晖的继承人,孰轻孰重是不会混淆的。

    建筑物后面,施凉拿出几块糖给一个小孩,对他说了什么。

    小孩蹦蹦跳跳的去找护士,眨巴着一双纯真的大眼睛,“漂亮姐姐,我找不到我妈妈了,你能不能带我去找妈妈?”

    护士说,“小朋友,姐姐要看着这位爷爷。”

    小孩不依不饶,他两眼一闭,抓着护士的袖子干嚎,“妈妈,我要妈妈——”

    护士没法子,就带小孩去找不远处的同事。

    施凉朝着轮椅上的老人走过去,她用很轻的音量哼出调子,宛如小溪里面涓涓流淌的水流。

    曹峰骤然抬头。

    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道声音,“施主管,你怎么会在这儿?”

    是去而复返的盛馨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