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32章

第3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施凉开门,见了一小孙子,收拾的人模狗样,西装口袋里还放着一朵玫瑰。

    她抱着胳膊,好整以暇。

    容蔚然把一张帅气的脸往施凉眼前凑,“早上好。”

    施凉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他的额头,“站直了。”

    容蔚然蹭着她的鼻尖,“我别的地儿已经站直了,不信你检查一下。”

    他把玫瑰衔嘴边,压上施凉的嘴唇,一双丹凤眼里是数不尽的风花雪月,特别勾人。

    施凉叼住那枝玫瑰,拿手里捏着,“小区拽的?”

    容蔚然黑了脸,“花店买的!”

    施凉挑眉,“那我收了。”

    容蔚然趁机圈住她的腰,头埋在她颈侧的发丝里,像是有些不好意思,“我们来谈场恋爱吧。”

    “谈恋爱?”施凉把玩着玫瑰,凑到鼻端嗅嗅,“你是吃错什么东西了吗?”

    “我连早饭都还没吃,”容蔚然半响才操了一声,“肚子咕噜叫了一路,两眼发晕,完全是凭着一股信念摸到这门的。”

    说的煞有其事,他把人往怀里一捞,按她的脑袋,特委屈,“你听听。”

    施凉的鼻子里沾到青年的气息,裹着那么点晨曦的味道,“你的肚子长胸口了?”

    容蔚然嘿嘿笑,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狭窄的缝隙,半边嘴角挑了起来,十分的邪气,“姐,我饿惨了,你给我解解馋好不好?”

    施凉受不了他这没骨头的贱样儿,“皮痒了是吧?”

    容蔚然浑身多处条件反射的一疼,尤其是后背,还有没掉的疤呢。

    他说正经就正经了,目光深不见底,“跟我谈恋爱。”

    那口吻,俨然就是,不跟我谈,也得谈,没第二条路,你看着办吧。

    施凉抬眼,看着面前的青年,没错过他紧张的小动作,“你告诉我,什么是谈恋爱?”

    容蔚然认真起来,“首先得是两个人。”

    施凉拽了一下他的领带,“继续。”

    容蔚然抬手挠挠下巴,“还必须是一男一女。”

    施凉想翻白眼。

    容蔚然龇牙咧嘴,“姐,我聪明吧?”

    施凉,“呵呵。”

    容蔚然,“你冷笑个……”

    那个字被硬生生的咽下去,他清清嗓子,整的跟一三好学生似的,“小爷今天不说脏话。”

    施凉摇摇头,看来是真的吃错药了。

    容蔚然把她往门里一推,自己也拱进去了,厚颜无耻的说道,“我要吃蛋炒饭。”

    “不要胡萝卜,葱,生姜,”小少爷开始点餐,“搭个紫菜汤。”

    施凉欲要把花扔青年脸上,想想这花又没错,就顺手丟花瓶里了。

    一簇翠绿里头添了一抹红艳,煞是好看。

    “我回房睡个回笼觉,冰箱有你想要的所有食材。”她打着哈欠,“少爷,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容蔚然干瞪了几秒,突然就一个窜步,趴到施凉背上。

    一米八多的成年男人压上来,施凉脊梁骨都快断了,她阴沉着脸命令,“给我起来!”

    容蔚然搂她的脖子,腿离开地面,八爪鱼的挂着,慢慢悠悠的从口中吐出两个字,“我不。”

    他摸摸施凉,爱不释手的咂嘴,“姐,你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好东西,我怎么觉着你变的更滑了?”

    背着一头狗熊,施凉的太阳穴突突的跳。

    她的手一用力,耳边就是鬼哭狼嚎。

    片刻后,容蔚然吃上蛋炒饭,喝上紫菜汤,胳膊和大腿非常惨烈。

    他吧唧嘴,吃的很欢,一副吃的不是蛋炒饭,而是顶级大餐的样子。

    施凉支着头,不快不慢的提了一句,“少爷,忘了?上次说好不再来找我的。”

    扒出块鸡蛋塞嘴里,容蔚然耍无赖,脸不红心不跳,“说了吗?”

    “大姐,你要多吃核桃,补补脑。”他笑着,体贴道,“赶明儿我给你弄一些,天天吃,保准就不会把记忆搞错了。”

    施凉的眼睛一眯,“就知道你会跟我玩这招。”

    狐狸样儿又露出来了,容蔚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那什么……”

    他咽下一口饭,摆出谈人生的那种腔调,“姐啊,听弟弟一句,过去的就让它随风而逝吧,人要往前看。”

    施凉面无表情的起身去拿手机。

    一段录音放了出来,是原汁原味的咆哮声,气势汹汹。

    “老子要是再找你,就他妈是孙子!”

    容蔚然手里的勺子哐当掉盘子里,心里一串卧槽。

    他咬牙切齿,这女人心思真他妈多。

    太阴险了。

    早就摆好龙门阵等着他呢!

    为了平,容蔚然不能让她去祸害别人,决定自己收了。

    这么一想,他顿时觉得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我奶奶就在林区的墓地里,找个时间我带你去看看她老人家,打个招呼,问问老人家的意思?”容蔚然笑眯眯的,细看之下,肌|肉都紧绷着,坑是自己挖的,被埋了,满嘴土渣子都得吞下去。

    施凉抽抽嘴,“……你真行。”

    容蔚然把脚一翘,搁施凉腿上,吊儿郎当的,“可惜她老人家挺少来我的梦里,不然我可以让她托梦给你,你俩认真聊聊。”

    施凉听的头大,“吃你的饭吧。”

    得意的在她唇上亲了一口,容蔚然跟蛋炒饭较劲,一会儿就吃光了,汤也喝的一滴不剩。

    施凉踢他的小腿,没使多大力,“孙子,把碗洗了,桌子擦了。”

    这女人说什么?容蔚然怀疑耳朵有问题。

    “你的耳朵没问题,”施凉不咸不淡的说她,“再这么坐吃等死,你整个人就会有问题。”

    容蔚然头顶冒烟,搁一柱香就能拜拜了。

    “不、去。”

    施凉拍他的屁|股,“快去。”

    “……”容蔚然的脸一阵黑一阵红,他跳起来,喘着粗气,“喂,你拍哪儿呢?”

    施凉又拍,“你哪儿疼就是哪儿。”

    容蔚然抓住她的手,对准她的手背一口咬下去。

    施凉疼的吸气。

    这两人一个喜欢上手抓,一个喜欢上嘴咬,都是疯起来不要命的。

    沙发发出受苦受难的声响,抱枕全掉地上了。

    容蔚然把这几天的一次补个够,捏了把施凉,“待会儿再收拾你。”

    施凉扫一眼他的背影,宽肩,窄腰,长腿,翘|臀,身材的确和传言的一样好,就是脑子不行,太蠢。

    洗了碗筷,容蔚然走到施凉身边,要奖励的小孩般,“都搞定了。”

    施凉窝在沙发里,“地板脏了。”

    容蔚然俯身亲她,“没脏。”

    施凉漫不经心的迎合着,“脏了。”

    容蔚然瞪过去,凶神恶煞。

    施凉笑的风情万种。

    容蔚然恶狠狠的又把人亲了一次,他抓抓后颈,认命的去拿拖把,背后是施凉的声音,“先扫一遍,再拖。”

    “顺便把阳台和房间也拖了。”

    他一个踉跄,倒沙发上了。

    施凉化妆的时候,容蔚然在边上倚着,“我说你们女人就是事多,脸上涂那么多,也不嫌麻烦。”

    “活着还麻烦呢,”施凉嫌弃的说,“站过去一点。”

    容蔚然凶巴巴的,“干嘛,我又没挡到你。”

    施凉扫他一眼,“看着烦。”

    容公子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平时走哪儿都是众星捧月,大爷般的待遇,到这儿竟然这么不受待见,他孩子气的撇撇嘴,吼着,“烦也得看,我就这样儿,已经长定型了!”

    施凉耳膜疼。

    容蔚然弄她的头发,找到了好玩的玩具。

    施凉看着镜子里玩性大发的青年,“容蔚然,游戏在那天就已经结束了。”

    容蔚然抬头,和她对视,不嬉皮笑脸的时候,尤其迷人,“这是更新过的游戏,加大了晋级关卡,现在就等你来玩了。”

    “我不感兴趣。”施凉轻拍着脸颊,“找别的玩家玩去。”

    容蔚然从后面搂着她,湿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蜗里,情人间的呢喃般,“就找你。”

    “玩不动了。”施凉把他的脸扳开一点,拿梳子梳头发,“姐姐我跟你可不能比,要上班,工作成天的忙,没心思,也没时间。”

    “人生短暂,要及时行乐,”容蔚然是玩世不恭,随心所欲的态度,“想那么多,搞那么累干什么?开心不就行了。”

    施凉的唇角轻扯了一下,那几个字说的容易,谁能做到?

    她刚涂上口红,就被容蔚然吃掉了,“老实点。”

    容蔚然抱人进房间,往床上一扔,他把那身定制的深蓝色西装一脱,严谨整齐的领带扯掉,衣冠没了,就剩下禽兽二子,嚣张跋扈,肆意横行。

    将近两小时后,施凉来了一支事后烟,“还不走?”

    “我说要走了吗?”容蔚然满脸的餍足,缺根牙签剔剔牙,“你这女人,我都说了是来跟你谈恋爱的。”

    施凉朝凌|乱的床看看,眼角眉梢还有尚未消失的媚态,“谈过了。”

    容蔚然没皮没脸,正要往上凑,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他没下床用手拿,而是伸脚去勾,懒的令人发指。

    瞧了眼来电显示,容蔚然的眉毛打结,按了接听,“妈,什么事?”

    那头的容夫人是刻意压低的声音,似乎是怕被人听见了,“老六,赶紧回来,你王阿姨跟馨语过来了。”

    容蔚然的语气是没商量的余地,“不回。”

    “她们是专程为你来的,”容夫人急道,“你人不在,像什么样子啊?”

    “现在我跟你爸招呼着呢,都定好酒店了,中午一起吃顿饭。”

    容蔚然,“妈,我早上打过招呼。”

    容夫人没法子,就换成容振华,他没废话,直接下达指令,“立刻,马上,给我回来。”

    容蔚然痞笑,“换个年代,您妥妥的就是一司令。”

    容振华训斥,“别给我嬉皮笑脸!”

    “那行,我认真点,”容蔚然说,“我今天一天都不会回去。”

    容振华的语声严厉,“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容蔚然说,“我有事。”

    容振华追根问底,“什么事?”

    容蔚然,“重要的事。”

    容振华,“推了。”

    “凭什么?”容蔚然气急败坏,“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我妈背着我在和盛家密谋什么。”

    “我是不会和盛馨语订婚的,你们如果非要搞什么|包|办婚姻,拿我的生活谋取商业利益,那就等着看吧。”

    施凉听着青年骂骂咧咧,她垂着眼帘抽烟,像是在发呆,又好似是在沉思,琢磨着什么。

    通话谈崩,容蔚然挂掉电话,“走,我们去约会。”

    施凉似笑非笑,“你来真的?”

    容蔚然瞪她一眼,“废话!”

    “赶紧换衣服,穿鞋走了。”他催促,突然迫不及待起来,“我的领带呢?”

    施凉在头后面摸到了,扔给他,“今天我有一堆报表要看。”

    容蔚然扣上衬衫扣子,快速打领带,“约完会,我帮你。”

    “你?”施凉嗤了一声,“你不给我添乱就不错了。”

    容蔚然,“操,知不知道你这样儿,特别找揍?”

    施凉靠那儿不动。

    容蔚然瞧着,有那么几分“来啊揍我啊”的意思。

    他扯扯嘴皮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跳进了这女人的深坑里。

    周末的街头,阳光普照,行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容蔚然双手插兜,“秋天了,你没衣服穿,要买几件。”

    施凉无语,“你知道?”

    “当然,”容蔚然径自往商场走,“还有你那个小瓶的什么霜和水不多了,也要买。”

    这是他的老套路,以前那些女的在这时候,都会一边害羞的说不需要,一边拿眼睛不停在各个专卖店寻找目标,浑身上下都是“我好嗨啊”的味道。

    他觉得女人嘛,总有共同点。

    走了一段路,容蔚然回头,人没跟上来,正站在一地儿买糖炒栗子。

    施凉抱着纸袋坐到附近的长凳上,她穿的裙子,尽管注意了坐姿,没有走光,那两条修长的腿就够的了。

    容蔚然大步过去,“坐这儿干什么,起来!”

    施凉头都没抬,“你又发什么神经?”

    容蔚然绷着脸,硬邦邦的说,“陪我逛街。”

    “自己去,”施凉吃着栗子,“你又不是小孩子,还怕一个人逛会被坏人拐跑?”

    容蔚然怒了,“大姐,你在家还没坐够啊,有没有点出来玩的觉悟?”

    旁边的听了,以为他们是姐弟。

    有个男人上前找施凉问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姐,请问……”

    容蔚然的眉毛一掀,“想知道什么,问我。”

    那男人推推眼镜,精英打扮,“小弟弟,你姐姐有男朋友吗?”

    容蔚然笑着说,“孩子都有六个了。”

    对方脸一僵,悻悻的走了。

    施凉撩了下眼皮,“你怎么不说十个?”

    “十个?一看你就不是能下那么多个的,”容蔚然拿走她剥人吗?你男人在这呢。”

    施凉左右看看,奇怪的问,“我男人,哪儿呢?”

    这女人妖的没边了,容蔚然的额角一抽,发现她锁骨的痕|迹,火气顿时就褪去大半。

    他把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搭施凉腿上,对美腿毫无抵抗力,和丝袜控的男同志们都很遗憾。

    有几个女生经过,她们手里都拿着冰淇淋,有说有笑。

    容蔚然抽疯了,他管不住腿脚,也傻|逼|逼的跑去买了一个,剥|开纸给施凉。

    做完这个动作,他清醒了,三魂六魄也在这一刻回到原位,眼底全是恼羞成怒的情绪。

    手里的冰淇淋还举着,容蔚然小声嘀咕,“看什么呢,拿去啊。”

    施凉蹙眉,“我不吃这玩意儿。”

    容蔚然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叫你吃就吃!”

    丢死人了,妈的,他头一回给女人买这东西,还不领情。

    好吧,也许是真不喜欢吃。

    所以他就是活该?

    思绪走下来,容蔚然气的呕血,有种把冰淇淋糊脸上的冲动,这样就没人认出他这个蠢样了。

    多道视线投过来了,施凉拿走冰淇淋吃了一口,上一次碰这东西,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记不清口味差多少,只记得甜味是一样的。

    咳了两声,容蔚然问她,“什么感觉?”

    施凉给出一个字,“腻。”

    “我问的不是冰淇淋,”容蔚然皱着眉头,“是跟我约会。”

    施凉挖着冰淇淋,“没感觉。”

    “操,什么叫没感觉,”容蔚然骄傲的哼了声,“我知道,你是在害羞。”

    施凉瞥见青年微红的耳根子,到底是谁害羞……

    两个没真正约过会的老司机在街上瞎转悠了半个多小时,容蔚然拉着施凉去看电影,是个恐怖片。

    老掉牙的剧情,老掉牙的约会流程。

    容公子格外新鲜,他虽然阅尽千帆,却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和一个女人来电影院。

    “怕就躲我怀里。”

    施凉吃着爆米花,视线落在大屏幕上头。

    过了一会儿,剧情越来越精彩,气氛也随之更加阴森,周围的观众都投入进去,没了交谈声,逼真的音效和特效同时刺激着大家的视觉,听觉。

    容蔚然咬着牙,浑身紧绷着,两手也攥在一起,成拳头状。

    施凉把他的话照说一遍,“怕就躲我怀里。”

    容蔚然就跟被人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立即心虚的反驳,“谁说老子怕了?!”

    下一刻,他的眼珠子一转,不知道打了什么坏主意,就往施凉怀里靠,手搂紧了,还捏着嗓子说,“我怕死了,你快点抱紧我。”

    隔壁的一对情侣眼瞎了。

    电影最后,男主角劫后余生,一个人满身是血,走在荒郊野岭的时候,容蔚然拉着施凉,和她偷偷的接|吻。

    那种血张,随时都会爆炸的感觉,他只有在施凉身上体会的到。

    所以孙子当了,坑也跳了,接下来即便没路,他也会杀出重围。

    容蔚然的反应来的凶猛,苦逼的憋着。

    无视掉身旁粗重的喘息,施凉气定神闲的清除剩下的爆米花和可乐,浪费可耻。

    散场了,容蔚然跟施凉走在人群里,走着走着,他就去摸施凉的手,牵住了。

    施凉也没别的动作,由他牵着。

    后面有一伙人往前涌,好像在起争执,大家都被挤着了,谩|骂声和吐槽声此起彼伏。

    忽然有一道白光闪过,电光火石之间,施凉抓紧容蔚然的背部,和他的位置调换,用胳膊去挡。

    下一刻,是刀子扎进肉里的钝声。

    施凉蹙了下眉心。

    容蔚然的身子剧烈一震,他看见施凉的袖子被划破了,血往外渗,当下就急红了眼,“谁他妈干的?”

    人太多了,周遭乱成一片,又骤然停止一切骚动,他们屏住呼吸,面前发生的一幕让他们的眼睛睁到极限,看着青年发疯一样咆哮,逮着谁就揪住,咒骂质问,那眼神太过恐怖,想把这里的人都杀了。

    施凉拿没受伤的那只手去拽,被发狂状态的容蔚然一把甩开了,她吸了口气,“容蔚然!”

    听到声音,容蔚然迟缓的转过头,面部因为愤怒变的扭曲。

    施凉靠在他肩上,“快送我回去。”

    容蔚然嗜血的表情有了变化,他拿手捂住施凉血流不止的刀口,嘶哑着声音吼,“你他妈的搞什么啊,谁叫你给我挡的?”

    “为什么不躲?你是白痴啊?”

    施凉对疼痛的感知和其他人不同,非常敏锐精准,甚至可以凭着痛感去感受伤口的深度,大小,她知道胳膊上的口子比赵齐上次那一下要轻多了,但这次吵死了。

    青年显然是慌了神,没注意到这一点。

    “好了,别在这里大呼小叫了,会吓到人。”施凉胳膊上的血不停往下滴,“……真疼。”

    “怎么不疼死你!”吼完了,容蔚然的手就开始抖,面目狰狞,“让让,不想死的话,都他妈给老子让开——”

    几乎是最后一个音落下,前面就清出了一条路,在那种弥漫的血色之下,每个人都绷紧了脑子里的那根弦,唯恐挪慢一步,缺胳膊少腿。

    “别闭眼啊,”飞快的跑着,容蔚然哆嗦,脸都白了,“施凉,你给老子把眼睛睁开!”

    他压根忘了,施凉是伤在胳膊上,不是其他部位,并不危及生命。

    “早上被你烦的,都没睡够,”施凉无精打采的歪在他怀里,“我睡会儿,到了叫我。”

    “睡个屁,”容蔚然是天王老子的霸道蛮横,“不准睡,你必须睁眼看着我,一刻也不能闭上,听见没有?!”

    施凉闭了闭眼,哭笑不得,“容蔚然,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烦。”

    容蔚然怒吼,“要你管啊!”

    他吸吸鼻子,“听着,施大姐,你不准烦我,你得稀罕我,像我稀罕你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