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39章

第39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容蔚然出事了。

    酒吧进来一伙年轻人,举止打扮潮流,他们轰走台子下的人,强行霸占着,一看就是闲来无事找乐子的。

    容蔚然一首歌结束,那伙人纷纷用力拍手,“唱得好!再来一首!”

    刚才是容蔚然今晚的最后一首,他懒懒的掀了掀眼皮,嗓子疼,心情非常不爽,就想着回去抱抱施凉,哪有空陪这些人玩。

    但是他还没迈开步子,那伙人就嚷嚷起来了。

    角落里的沙发上坐了个人,西装笔挺,唇红齿白,挺像个小白脸,来头却不小,他是c市白家少主白一光,跟容蔚然早年是同学,有过节。

    说起来也不是多大的事,就是和女人有关。

    怪就怪容蔚然那张痞子脸太招摇,行事作风更是狂妄。

    当初白一光还是个纯情的小男生,他喜欢一女生,特喜欢的那种,情书啊小礼物啊,什么都送,什么招儿也都使了,那女生最后跟容蔚然好了。

    白一光最气的是,自己那么宝贝的小仙女儿,被容蔚然拱了没多久,就给甩了,被甩的那个不但不讨厌容蔚然,还继续喜欢着。

    白一光那叫一个嫉妒,他那么真心诚意的对待一个人,什么也没得到,容蔚然轻轻松松得到了,不要了。

    梁子就是那么结下的。

    今天白一光刚巧来a市谈买卖,听闻容蔚然在酒吧唱歌,多新鲜啊,他岂有不来照顾点生意的道理。

    台子那边的闹声越来越大了,白一光点了根雪茄,慢悠悠的抽上一口,他抬手,底下人拿出一扎现金,总共一万,全扔台子上去了。

    “钱老子多的是,赶紧给老子唱,唱好了,让老子高兴了,再赏你——”

    钞票漫天飞,酒吧其他人傻眼。

    他们更多的是看戏的兴奋。

    容蔚然拿掉飘到脸上的一张钞票,手揉成团,他哪受的了这种气,当下就冲了上去。

    “你他妈找死是不是?”

    那伙人当中,刚才撒钞票的那位抬着头,身高的差距挺大,他还把脚踮起来了,挑衅的去推容蔚然,“怎么说话呢你?给老子把嘴巴放干净点!”

    容蔚然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把他提起来,拖到眼皮底下,“谁他妈叫你来的?”

    那人大喊大叫,“经理呢,这儿的人都死光了吗?!”

    经理跟店员装作听不见。

    容蔚然把人丢地上,克制着满腔的怒火拿了吉他准备走人,的,他不能惹事,否则这间酒吧就待不下去了。

    那人爬起来,对着容蔚然的背影啧啧两声,“知道吗,哥们,你来错地方了。”

    “你应该是隔壁那条街上的gay吧啊,随便一站,生意绝对爆棚。”他问着同伙,“兄弟们,你们觉得我说的对不对啊?”

    其他人哈哈大笑,“对!”

    容蔚然手背青筋暴突,抄起吉他砸过去。

    他一个人,对方有个,很快就厮打在一起。

    容蔚然人长的高,混大的,下手狠,他占的上风,吉他上都是血,砰一声巨响,吉他断了。

    围观的都屏住呼吸退后,给腾出了地方。

    白一光拿眼睛示意,底下人又朝天撒了几扎钱,红色飘飘洒洒,那叫一个好看。

    这下酒吧全乱套了,看热闹的也掺合进去,一个个都疯了般去抢钱。

    容蔚然不知道被谁推搡了一下,之后是第二下第三下,他暴怒,不管旁边是谁,揪住就扔。

    场面极其混乱,金钱的诱|惑迷失人的心智,那些人什么也不管了。

    容蔚然猝不及防,被撞倒在地,一只手被人踩住了,他愤怒的吼声被嘈杂的人声淹没。

    有人说,“少主,这里的人都疯了。”

    白一光把雪茄塞酒杯里,“那就让他们再疯一点。”

    那人迟疑,“少主,都扔了四万了,还扔啊?”

    白一光笑了起来,“能看到小少爷变成狗,一百万都值。”

    当一扎扎的钱往下飘落时,男男女女更加疯狂了,就连酒吧店员都眼红了,他们互相打斗,争抢,有人惨叫,有人亢奋的大笑。

    白一光找不到容蔚然的人影,只是不时听见一声气急败坏的吼叫。

    一个疯子遇到一群疯子,可以想象会有多激烈。

    他欣赏了一会儿,心满意足的走了。

    容蔚然离开酒吧时衣衫不整,脸上身上都挂了彩,手背青了很大一块,鞋子还丟了一只,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他把裤兜翻翻,“操!”

    这天晚上,容蔚然没回去,他不想让施凉看到自己的狼狈样,要面子。

    施凉的电话在接近零点的时候打过去了,“你在哪儿?”

    容蔚然坐在旅馆的床上吃泡面,脸不红心不跳的扯慌,“玩儿呢。”

    施凉说,“你在吃东西?”

    容蔚然的嘴一抽,耳朵真够尖的,他停下捞面的手,把腿一盘,继续扯,用着吊儿郎当的语气,“是啊,我这不才刚运动完,体力消耗大,肚子饿了。”

    施凉的声音里听不出异常情绪,“这么说,你旁边有人?”

    容蔚然嗤笑,“怎么,你还要她跟你打个招呼,再交流交流我的技术?”

    他突然就来火了,“老子爱跟谁玩就跟谁玩,管得着吗你?”

    下一刻就把电话挂了。

    容蔚然端起泡面,扔出去的前一刻又停了下来,闷不吭声的把面捞干净,连汤都清了。

    他烦躁的往床上一摔,碰到身上的伤,疼的嘶了声。

    长这么大,容蔚然几十年都没有这些天过的丰富多彩,以前所体会的,只是一个普通人该体会到的冰山一角。

    想着想着,他就去拿手机,戳出摄像头,对着自己拍了张照片。

    照片里的人鼻梁上贴着创口贴,眼角有块淤青,左边颧骨有擦伤,脸上的表情特奇怪,几分惊悚,几分沉郁,还有点别的,类似迷茫。

    容蔚然毫不客气的送上俩字,“傻|逼。”

    屋漏偏逢连夜雨,说的就是容蔚然的现状,他一倒霉,阿猫阿狗都凑上来,想从他身上下一块肉。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容蔚然去街上买吃的,回来的时候碰到几个骑机车的,明显的来者不善,他眯了眯眼,不认识。

    容蔚然平时吃喝玩乐,逍遥自在,也没管周围的那些谁谁谁,这会儿才发现人还挺多,什么样的都有。

    几辆机车停在四周,把他围住了。

    带头的黄毛小子故作惊讶,“哟,这不是六少吗?谁把你打成这样的,你告诉兄弟,兄弟带人弄死他们。”

    容蔚然手插着兜,“你哪位?”

    “六少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黄毛龇牙,趴到机车上,“不要紧,我们去喝喝酒,再好好聊上一聊,就什么都清楚了。”

    “跟我喝酒?”容蔚然冷笑,“你也配?”

    黄毛的脸色一阴,手往兜里伸,欲要拿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一辆迈巴赫停过来,黄毛一看形势有变,就赶紧招呼几个兄弟跑了。

    迈巴赫里下来个中年人,他走到容蔚然面前,低头弯腰,“六少,我家少主在饭店等您。”

    容蔚然的眉头挑上去几分,“白一光?”

    中年人不答,算是默认,他做出“请”的手势。

    容蔚然坐上车。

    到了饭店,他被带到一包间里,白一光早坐在椅子上等着了,人模狗样的,梳着小分头,还打了蜡,油的发亮。

    “好久不见。”

    容蔚然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什么时候来的a市?”

    “昨天到的,家父让我来管点小事。”白一光笑着,和和气气的,显得非常纯良,“听说你下个月订婚,恭喜啊。”

    容蔚然知道这小子是他认识的人里头最会装的,他倒杯酒喝,垂着眼帘说,“白一光,昨晚酒吧的那伙人是你指使的吧。”

    白一光面露困惑之色,“什么酒吧?”

    他抠了一下小手指,“你可真是冤枉我了,昨天下午我有个应酬,喝的酩酊大醉,连路都走不了,一觉睡到今天早上。”

    容蔚然扯起一边的嘴角,讥讽的笑出声,“少来,你他妈每回只要撒谎,就会抠手指头。”

    白一光的面部抽搐。

    “昨晚看的尽兴,你做梦都笑醒了吧,”容蔚然看看满桌子丰盛的菜肴,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叫,他阴霾的撇嘴,“今天这出安排是想怎么着?”

    他指指自己的脸,“你要是还没看够,就再仔细点看看,我怕下回你就没机会了。”

    白一光还真身子前倾,凑近了点,瞧的非常认真,“你说你,好好的少爷不做,跟家里闹那么大,整个a市都知道了,成天嚣张跋扈不说,还狗眼看人低,得罪了多少人都不知道,现在他们肯定迫不及待的想着法子让你不痛快。”

    容蔚然拿茶壶砸他手背上,“滚你妈的,老子就知道是你!”

    白一光疼的收紧手,又若无其事的松开了,他拿筷子夹菜吃,“我下午回c市。”

    容蔚然皮笑肉不笑,“所以?”

    白一光说,“所以就想在走之前请你吃顿饭,仅此而已。”

    容蔚然的脸色阴晴不定。

    白一光已经开始这顿饭的内容,也是唯一可聊的共同话题,“她几个月前结婚了。”

    容蔚然讽刺,“还惦记着?”

    白一光轻笑,“我这不没遇上比她更好的吗?”

    “你多的是风流韵事,不像我,年年跟自己的右手相依为伴,等你回头来c市了,给我这个老同学传授传授点经验,让我早点享享人间极乐。”

    容蔚然的思绪被香味牵引,他抓抓头,大爷似的坐着,“白一光,你别的地儿我没发现长,装模作样的本事倒是长了不少。”

    “还是你了解我。”

    聊了一会儿,白一光拿帕子擦擦嘴,“我去下洗手间。”

    不到两分钟,容蔚然就知道自己被玩了。

    白一光那小白脸全点的贵的,这一顿起码要大几万。

    容蔚然慢条斯理的吃着菜,肚子装不下了,他喊来服务员,把表摘下来搁桌上,“够吗?”

    服务员看看江诗丹顿,再看看穿着普通,一副不良少年样的人,“稍等。”

    片刻后,他回来了,态度跟之前是全然不同,恭恭敬敬的,脸色也挂着得体的笑,“先生慢走。”

    走出饭店,容蔚然一脚踢在垃圾桶上,“白一光,别他妈再让我看见你!”

    拐角的车里,白一光叠着腿,气定神闲的抽完一根雪茄,吩咐司机开车。

    这趟a市跑的,值。

    容蔚然发现了那辆车,他就两条腿,也追不上去。

    暴戾的咒骂了几声,容蔚然边走边问候白一光全家。

    后头,小虾和虎子伸头缩脑,鬼鬼祟祟的。

    “还跟不跟?”

    “废话!”

    小虾哦了声,刚掉头就被拎住衣领,翻煎饼样儿再被翻过去,“干嘛呢你?”

    虎子满脸大义凛然,“谁不知道我们是六爷的人啊,这时候就得讲义气。”

    小虾翻白眼,“就我们俩,管什么用啊?”

    “有用没用都得跟着!”

    “六爷是一时想不通,”虎子说,“我跟我爸就常这样,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

    小虾想想也是,六爷下个月就要订婚了。

    况且订就订呗,还照样玩就是了,真不懂六爷干嘛那么拧。

    容蔚然没再去酒吧,几天都没联系施凉,家里人也没找,很多人在打探他的消息,抱着什么目的的都有。

    施凉把报表翻翻,就给扔到桌上,心神不宁。

    对面的盛馨语也好不到哪儿去,别人或许不清楚,她知道容蔚然跟家里闹成那样,就是因为订婚的事。

    她是脸上有疤还是身上发臭,容蔚然怎么就那么不待见她?

    盛馨语怨恨的去看施凉。

    施凉没抬头,“大小姐,有事?”

    盛馨语用只有她能听到的音量说,“现在好了,满意了。”

    施凉把玩着手机挂坠,起身离开。

    盛馨语气的攥紧手指,身子发抖,她会顺利订婚,一定会的。

    开会的时候,盛光德宣布了几件事,还有就是让盛馨语去国外出趟差。

    会议结束,盛馨语去找他,“爸,我马上就要订婚了,手头上的事情很多,你怎么还让我出差啊?”

    盛光德叹口气,“别人我不放心。”

    这话听来,盛馨语心里是高兴的,她蹙眉,“几天?”

    盛光德说,“用不了多久,顺利的话,也就两三天。”

    “那好吧,”盛馨语拿出手机,“我给妈打个电话说一声。”

    盛光德端了茶杯,吹掉上面漂浮的茶叶,低头喝了一口,他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盛馨语没打通,她又打座机,下人说夫人不在家。

    “爸,你同意让妈出去了?”

    盛光德背着手,“我什么时候拦着了?”

    盛馨语开心的走过去,圈着他的手臂,“爸,我知道你是爱着妈妈的。”

    “我订婚那天,我希望你们都在,即便是回不到从前了,我们也还是一家人。”

    盛光德拍拍她的手,“把自己的事做好。”

    盛馨语靠在他肩头,“嗯,爸,我不会再让你失望的。”

    下午盛馨语就订了机票飞走了。

    盛光德把手上的文件处理完,带陈沥沥去游山玩水。

    他的心情不错,拍照的时候,脸没板着。

    陈沥沥似乎有心事,闷闷不乐的。

    盛光德握她的手,“怎么了?不愿意出来?”

    “不是,”陈沥沥望着头顶火红的枫叶,“我只是觉得,今年的时间过得好快啊。”

    盛光德被她的话逗乐,“时间什么时候慢过。”

    陈沥沥皱皱鼻子,“今年比往年还快。”

    “好,”盛光德满脸的宠溺,“你说是就是吧。”

    陈沥沥捡起一片枫叶,“董事长,您以前说过,我想要什么都会答应我,现在还可以吗?”

    盛光德带着纵容的目光问她,“想好了?”

    “嗯,”陈沥沥轻声说,“我想离开。”

    盛光德拿掉她手里的叶子,牵着她走,“起风了,回酒店吧。”

    陈沥沥是小身板,几乎被拖着往前,“董事长,我……”

    打断她,盛光德还是温和的语气,“刚才的话,我就当没听见,你也没说过。”

    陈沥沥的情绪激动,“我们在一起是错误的,是不被祝福的。”

    “董事长,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夫人她……”

    “好了,”盛光德着她的头发,“没有人会妨碍到我们。”

    陈沥沥拽着他的衣服,“可是夫人……”

    “不要管她了,”盛光德说,“以后就我跟你。”

    陈沥沥一副听不懂的表情,她的嘴唇颤抖,眼睛睁的很大,“您要跟夫人离婚?”

    没有回答,盛光德说,“你只要记住,她永远不会再妨碍到我们就可以了。”

    陈沥沥在他怀里,看来王琴死了。

    三点多那会儿,施凉在跟姜淮张范喝下午茶,她收到一条短信,之后是一张照片。

    张范见施凉发愣,他调笑,“看什么呢,眼睛瞪那么大。”

    施凉突然站起来,招呼都没打就走了。

    姜淮疑惑的喊,“施凉?”

    他的视野里,女人的身形匆忙,很快就消失在门口。

    张范猜了猜,“是跟那小少爷有关。”

    姜淮的镜片后掠过一道暗芒,“她为什么还跟那种人搅和在一起?”

    张范拍他的肩膀,“想开点。”

    “小少爷是会结婚的,新娘子绝不会是你心里那位。”

    姜淮双手交握,他的视线扫向窗外,女人已经拦了辆车,急着赶去什么地方。

    “烂泥是扶不上墙的,这道理她不明白吗?”

    张范挠下巴,“兴许是真爱。”

    姜淮一口咬定,“不可能!”

    张范来了兴致,“不如我们赌一把。”

    “我赌施凉心里有那小少爷,订婚宴上有热闹看,我输了,新买的那辆车归你,你要是输了,那套文房四宝归我。”

    姜淮面色从容,他敢断定,施凉没有对容蔚然动感情。

    南施街,容蔚然在跟一群人干架,他的身上是旧伤没好,又添新伤。

    这几天遇到的人和事尽他妈是让他发狂的。

    每回都是容蔚然先动手,他的脾气众所周知,出了名的狂放不羁,想刺激到他,用言语羞|辱,非常容易。

    容蔚然的自尊心被踩了又跺,碎的没样了,他没打死人进,连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功劳有大半是施凉的。

    他不再是冲动粗鲁,学会思考了,虽然不过两三秒。

    战况混乱,小虾和虎子加进来了,奈何他俩拳脚功夫太差,除了鬼哭狼嚎,别的也帮不到什么忙。

    车里,容振华隔着一条街看小儿子被人打的跪在地上,他放在腿上的手捏了捏,一张脸崩的很紧。

    小儿子的坚持远超他的想象,本以为吃点苦受点疼就退缩了,哪晓得会到这步田地。

    这些天对方都在打工,为的是把决心摊出来,证明给他看,给施凉看。

    这让容振华感到棘手,同样的感觉在多年前有过,当时老三也是这么倔,一心追求自以为的生活,其他什么都不管不顾。

    容振华皱着眉宇,他想让小儿子尝尝挫折,改掉一些很有可能会害了自己的毛病,倒给了别人落井下石的机会。

    赵世昌人没出面,小动作一定有。

    望着那边,容斌艰难的开口,“爸,再不过去,老六恐怕会……”

    他的话声戛然而止,街边来了一个人。

    容振华下车的动作也随之顿住,他眯起了眼睛,隔着车玻璃看过去,瞳孔微微一缩,那个女人的身手在老六之上。

    想到书房里的断指甲,容振华的眉头深锁,他可以断定,对方接近老六是另有目的。

    会不会是盛光德指使的?

    容振华沉思的时候,打斗已经停止了。

    小虾跟虎子搀扶着倒一块儿,还有口气。

    容蔚然坐在地上,他的胸膛一下一下牵动着,大口大口喘气,神情可怕,“他妈的,一个个跑的还挺快。”

    “老子都记着了,以后连本带利还回去!”

    施凉想说话的时候,脸被捏住了。

    容蔚然捧着施凉的脸摸摸,又去摸她的胳膊腿,“你有没有受伤?”

    施凉的气息还是乱的,“没有。”

    容蔚然松口气,“那就好。”

    “你怎么到这儿来的?男人干事的地方也敢凑,不要命了是吧?”

    骂骂咧咧的,容蔚然一头栽下去,被施凉扶住了,这才看到他背后被扎了一刀,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血涌了一大片。

    容蔚然咧着嘴笑,脸苍白,“这回老子可算是没让你挡了。”

    说完就失去意识。

    容蔚然被送进手术室,施凉被请到容振华面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