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43章

第43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阵难言的死寂过后,是盛光德的声音,“你喊我什么?”

    施凉凑的更近一点,她的唇角缓缓的向两侧划开,强行将一张微笑的脸塞到他的眼皮底下,“爸。”

    “你想我吗?”

    盛光德一口气堵在嗓子眼,脸变的发紫。

    施凉体贴的给他拿喷雾剂,“不要激动,故事才刚开始。”

    大口大口吸气,盛光德抓上施凉的手,指甲用力抠紧,他的眼睛暴突,神情恐怖,“你是谁?”

    施凉失望的蹙眉,“还不想承认我吗?”

    她拍拍盛光德蹦出青筋的手背,“爸,没关系,我们慢慢来。”

    下一刻,施凉就把手从盛光德那里,她看看手上被抠的痕迹,“我想想啊,从什么时候说起呢?”

    “是从我四岁那年,你带我去动物园,指着大象告诉我,它的鼻子为什么会那么长开始,还是从我上小学一年级,和班上的小男生打架,你去学校跟老师解释,背着我回家开始……”

    “又或者是从你第一次夜不归宿,让我帮你跟妈妈说好话开始?”

    “要不……”施凉支着头,好似发觉不到对面的人在抖,“就从那天早上,我去上学的时候,你跟我说你会带我去墓地看妈妈和外公,叫我提前放学,去学校后门等你开始?”

    她说的轻松,仿佛说的就是再正常不过的琐碎小事,盛光德的脸色已经彻底僵硬,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爸,你说,我到底从哪里开始讲比较好呢?”施凉为难的叹气,“故事真的太长了啊。”

    “小时候你经常把我放到你的腿上,一遍遍的给我讲故事,你知道吗,爸,那时候的我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小孩。”

    “我有疼爱我的外公,爸爸,妈妈,后来还有了小弟弟,可是突然有一天,全没了,什么都没了。”她站起来,两只手撑着桌面,“爸,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盛光德一动不动,如同被人捶了一拳,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现在就摆在眼前。

    这个之前他看重欣赏的下属,现在说着只有他跟那个孩子经历的那些过往片段,用一张陌生的脸叫他爸爸,明明已经死了的……

    脑子里闪过一种可能,盛光德的身子大力撞到桌沿,“你做了心脏移植手术?”

    肯定是了,在机缘巧合之下移植了那孩子的心脏,所以就有她的记忆。

    盛光德的呼吸急促,眼神越发凌厉,他宁愿相信这个,而不是根本就不可能的死而复生。

    “噗,”施凉笑出声,“就这么不想相信是我?”

    盛光德逼问,急切的想知道答案来让自己不那么被动,“是不是?”

    施凉抚摸着自己的脸,淡淡的说,“都烧的不像个人了,哪可能再复原啊。”

    她勾勾唇,“如果我还是原来的样子,爸是不会让我活到现在的吧。”

    盛光德的胸口又开始剧烈起伏,良久,他用一种难以言明的口吻说,“你不该活下来。”

    “是啊,”施凉笑笑,竟有几分孩子气,“我也那么觉得。”

    在她被那几个男人绑到仓库的时候,她很害怕,但是她相信自己不会有事,因为爸爸会来救她。

    当那些人对她打骂,说爸爸不要她了,一起上来撕扯她的衣服,她在痛苦和惊恐中,还是选择相信那个像一座大山一样保护自己的爸爸。

    直到仓库爆炸,大火将她包围。

    那一刻,施凉在烈火焚烧中被迫接受残忍的事实,她被爸爸抛弃了,也要死了。

    但是,人的命运轨迹很奇怪。

    施凉再次睁开眼,不是地狱,是那个人的怀抱。

    那个人告诉她,活着才有无限的可能,所以她活下来了,承受常人想象不到的的折磨。

    思绪拉扯回来,施凉把脸颊边的发丝别到耳后,她的视线落在虚空,“为什么?”

    盛光德用手盖住脸,重重的擦了几遍,不做回应。

    “那一年外公的八十大寿还差半个月,妈妈也快要生了,为什么?”施凉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爸,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盛光德还是不发出一个音节。

    施凉又坐回椅子上,她陷入回忆中,“外公一直就很器重你,有一次我偷听到外公跟曹叔的谈话,他说他把你当儿子……”

    一直不做声的盛光德突然诡异的笑起来,“把我当儿子?”

    他的神情扭曲,“你外公从来就瞧不起我,觉得我一无是处,在他眼里,我娶了他女儿是祖上积德。”

    “不可能,”施凉说,“妈妈是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外公说过的,那些产业以后都会交给你来打理,他是真的把你当一家人看待,也做好了退出那个位子的准备。”

    她有意放慢语调,“爸,是你自卑。”

    那两个字就像是一瓶硫酸,泼到盛光德的身上,他毫无防备,从头到脚皮绽,每一个细胞都在发出叫喊。

    “遗嘱上写了那么长一段,连我的名字都没提,这就叫把我当一家人?”

    施凉说,“所以你恨他。”

    盛光德冷哼,他不再假仁假义,满脸的轻蔑和憎恨。

    “即便外公有什么欠考虑的地方,”施凉说,“可妈妈是爱你的啊。”

    “爱我?”盛光德摇了摇头,“你那个妈妈跟你的曹叔叔背着我睡在一起的时候,她是在爱我?”

    虽然他只撞见过一次,谁知道他看不见的时候有多少次。

    施凉摆出应该有的激动样子,“你胡说!”

    情绪能感染,盛光德比施凉还要激动,他嘲讽,“看看,你的好妈妈多成功,她的善良温柔骗了所有人,包括她的女儿。”

    施凉步步紧逼,“你跟王琴又能好到哪儿去?”

    盛光德反击,“我再怎么着,也不会像你妈那么肮|脏,明明是一个下贱货,还装出一副温柔贤淑的样子!”

    施凉看着他,“爸,因为妈妈,所以你怀疑我。”

    盛光德放在腿上的手收紧。

    “曹叔吃花生过敏,我也是,你就觉得我不是你亲生的。”施凉冷笑,“你连亲子鉴定都没做,是你根本就不想要我这个女儿,对吗?”

    盛光德被打了耳光。

    施凉不急不缓道,“你知道外公的遗嘱上没有你,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再加上你怀疑妈妈喜欢曹叔,怀疑妈妈肚子里怀的孩子是曹叔的,你怕妈妈跟你离婚,到时候自己会一无所有,就决定先下手为强。”

    盛光德想说话,施凉不给他机会。

    “那天其实你也在场,等那几个人进去行凶以后,你就去外公的书房找遗嘱,可是你没找到。”

    “你很愤怒,因为你担心节外生枝。”

    盛光德面无表情,“故事不错,继续。”

    施凉说,“曹叔是外公的亲信,你开始调查他,查出他手里有外公的遗嘱。”

    她顿了顿,“还有那天的录像。”

    盛光德说,“我有那么蠢,会留下监控?”

    “你当然会提前做准备,”施凉说,“但是家里前后左右安了很多摄像头,你漏掉了一个。”

    盛光德的面部微狞。

    施凉叠起腿,身子后仰一些,“曹叔怀疑我妈和外公的死,他暗地里一直在查,发现录像的事以后,就立刻联系张律师。”

    “他不知道张律师被你收买了。”

    盛光德做出类似得意的神态,转瞬即逝。

    施凉掀了掀眼皮,“你不能让曹叔把录像交给警局,所以你就让他在路上发生车祸。”

    “笑话,”盛光德说,“如果是我做的,那我什么还要不遗余力的为他请最好的医疗团队?”

    “因为你怎么也找不到想要东西。”

    施凉一语中的,“曹叔没死,你有了另外的打算,你决定把他放在公司旗下的医院,反正是个植物人,构不成威胁。”

    “你想的是,就算那两样东西被曹叔交给其他人保管,对方也会因曹叔的安危而有所顾虑,二是利用曹叔打亲情牌,稳住外公的那些老朋友。”

    “我说的对吗,爸。”

    盛光德拍手,“不愧是我盛光德的女儿,编故事的能力一流。”

    “至于我……”施凉自顾自的说,“因为我是吴扬的继承人,也就是现在的盛晖。”

    盛光德脸上的肌|肉一颤。

    “当初你买|凶|杀人,又赶尽杀绝,那几个人被逼的头投无路。”施凉说,“你知道他们会有行动,就把我丟出去当诱饵,再借刀杀人。”

    盛光德垂下眼睑。

    施凉笑着叹息,“他们也是傻,竟然以为绑了我就能逼你就范,根本不知道一切都是你蓄意为之。”

    “爸,你想让我受烈火焚身。”

    盛光德的反应徒然激烈起来,“仓库爆炸是因为堆放了化学物品,不是我叫人干的!”

    施凉呵笑,“那你会不知道,在你激怒那几个人后,他们会对我做什么吗?”

    “那时候我才十四岁。”她轻着声音,“我很害怕,不停的喊着爸爸。”

    施凉刻意去描述当时的情形,用详细的言语表达自己有多悲伤,多绝望。

    “我现在回想起来,都不明白那时候为什么会信任你,爸,你曾经是我的所有。”

    盛光德揪住胸口,仅有的一点理智崩塌,“要怪就怪你那个外公,是他两面三刀,假仁假义,不给我留机会!”

    “还不就是为了名利。”施凉闭了闭眼,“妈妈遇害的时候都快生了,你于心何忍?”

    “你妈是咎由自取。”盛光德开始混乱,“她肚子里的野种是你敬爱的曹叔的。”

    施凉用可悲可笑的眼神看过去,“你太多疑,一辈子都在怀疑猜忌。”

    她的眼神一变,是怜悯,同情,活该,还有瞧不起,“爸,你什么都想得到,最后什么也得不到。”

    盛光德佝偻着背,面色青白。

    施凉说,“你杀了那么人,是见不到妈妈和外公的。”

    盛光德被刺激到了,“从我做决定的时候开始,我就没想去见他们!”

    到这里,施凉的故事已经说完了,她开始欣赏这个人的激愤。

    “你离开了,也不会有人伤心难过,因为你一无所有。”

    “给我闭嘴!”

    吼完了,盛光德骤然清醒,在清楚自己一步步落入陷阱之后,他不禁感到一股无法翻身的绝望,以及面临死亡的恐惧。

    两种情绪交织,碰撞,盛光德用手抵着头,金属的冰凉渗进头骨,让他头痛欲裂。

    “感受到了吧,”施凉笑了一下,“我所经历的,你正在经历。”

    几秒后,盛光德再抬头,面容扭曲,“我经历什么?”

    他的眼底泛着狰狞的血色,“十三年前我可以脱身,现在也可以。”

    “恐怕不行了。”

    施凉伸手往上指,“人在做,天在看,你的报应来了,爸。”

    “什么是报应?”盛光德怪笑,“我送你那个外公和你妈下地狱,还不是照样活的好好的。”

    施凉讥笑,“你不是在这里了吗?”

    盛光德的呼吸困难,他挣扎着,发出激烈的响声。

    “那两样东西早没了,我拿不到,你也一样。”

    施凉没有反驳。

    她的确没在容家找到。

    看来她有必要再跟容振华谈谈,换一个身份。

    盛光德看着自己的女儿,目光里有不得不承认的欣赏,以及失败者的愤怒,他们是同类,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唯一的差别就是他不算计人心。

    容家父子,赵齐,孙苗苗,姜淮,张范,林竞,盛馨语,还有他……

    布了这么大一个局,岂止是用心良苦。

    “你以为只要你站出来,说你才是盛家大小姐,再讲一次故事,董事会那些人就信了?”

    “不劳费心,”施凉居高临下,“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她转身走出去,从始至终都没流一滴泪,仿佛她只是一个转述者,替那个死在仓库里的女孩。

    真正的盛馨语早就死了,死在自己的父亲追逐权利的路上。

    靠着墙壁等了有一会儿的周长明走过来,身手去扶施凉,“你还好吗?”

    施凉站直了身子,“我很好。”

    她拿出外套口袋里的录音笔,“东西交给你了。”

    周长明说,“放心。”

    施凉心想,一盘棋已经下完了,所有的事都是自己亲手策划的,每一颗棋子都在她的手中发挥出了最大且最准确的用处,完美收官,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可笑的是,施凉在漫长的十多年里,幻想过无数次刚才的那一幕,幻想着在她的父亲面前表明身份,看对方一脸的惊慌失措,也幻想对方忏悔的样子,却从来没想过,靠着那些幻想撑下去的她在真正面对的时候,会这么没劲。

    “真没意思。”

    周长明没听清,“什么?”

    施凉往前走,“周大哥,麻烦你再帮我一个忙,在明天上午十点之前,不要让任何人接触他。”

    后仰着头,周长明看看录音笔,开庭的时候这个女人会出现,以受害者的身份,他非常笃定,因为对方不会逃避。

    施凉在楼底下看到了林竞,身边还有一个妇人,是他的母亲。

    见了施凉,林竞匆忙说,“妈,你等我一下。”

    他往施凉那里走去,步伐很快,越来越近了,反而慢下来,在斟酌着开场白,这个地方和今天发生的事,都太沉重,压的人心慌。

    施凉先一步打招呼,“来看董事长啊。”

    “嗯,”林竞打量着她,“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

    施凉说,“可能是来的路上吹了风,冻的。”

    林竞抿唇,“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施凉往他后面看了一眼,“阿姨还在等你。”

    林竞下意识去拉施凉的手,他想说什么,被突如其来的车喇叭声打乱了思绪。

    一辆车停在前面,车里的容蔚然盯着施凉,又去盯林竞,最后又返回到施凉脸上,他的目光黑沉沉的,眼睛里有窜怒火。

    林竞没松开手,倒是施凉挣脱开了。

    容蔚然降下车窗,蹦出两个字,“上车。”

    施凉打开车门坐进去,对林竞摆手,“我先走了。”

    林竞立在原地,望着那辆车消失在车流里,好半天才回过来神,满眼的落寞。

    车里的气氛沉闷。

    容蔚然一声不吭的开车,他不吊儿郎当的时候,挺吓人的。

    施凉从坐进来就没把脸对着容蔚然,她的视线扒着窗边,看这座城市极速后退,很不真实的一草一木。

    车突然在路边停下来,急刹车把施凉的那点茫然撞的粉碎,徒留疲惫。

    支撑了自己十多年的仇恨就要结束,她的世界被挖空,需要别的东西来填补,取代。

    施凉揉了揉太阳穴,“你发什么神经?”

    容蔚然抓她的手,胸腔横冲直撞的怒气顿时就没了。

    他把女人的手握紧了,使劲搓搓,再给放进自己的胸前捂着,嘴里骂骂咧咧,“搞什么啊,手这么凉,你是去摸冰块了,还是跑冷冻柜里待着了?”

    施凉能感觉那股温暖爬上她的指尖,渗|透血液,她几乎是疯狂的吸收着。

    “天冷了。”

    “废话,”容蔚然没好气的说,“也不看看是几月份,昨天北方都下雪了。”

    施凉说,“我好多年没看过雪了。”

    容蔚然的思绪被她带跑,“雪有什么好看的,白花花一片。”

    “行了行了,过年带你去看雪。”哄小孩的语气,“先说好,别指望我会陪你堆雪人,看雪战,幼稚死了。”

    施凉掐他。

    容蔚然把人抱怀里,咬她的耳朵,“不乖啊,家规刚立,你就跟我来这套。”

    施凉趴在他的肩头,“我来看董事长,林竞是在楼底下碰到的。”

    容蔚然哼哼。

    施凉被他逗笑,抑郁淡去许多,“哼什么,你是猪吗?”

    “笑了就行了,”容蔚然捧她的脸,“就算是天要塌下来了,也有我顶着,真不知道你一副死人脸干什么?”

    “你拿什么顶?”施凉从他的裆|部一扫而过,“这个吗?”

    容蔚然的脸一黑,“别勾我啊。”

    “顶地的小弟弟,”施凉拿出烟盒,“打火机给我。”

    容蔚然甩了一个崭新的,“以后用这个。”

    施凉没接,任由那黑色打火机掉到自己腿上,“我那个呢?”

    容蔚然说,“扔了。”

    施凉不说话了。

    后面的车辆不停按喇叭,刺耳的很,让人心烦气躁。

    施凉说,“开车吧。”

    她突然就吼起来,“还看我干什么?开车!”

    容蔚然被吼的脸一阵青一阵红,他把头往车窗外一伸,“他妈的,赶着去投胎啊——”

    那辆车的车主被青年那吃人的架势吓到了,知道自己碰到厉害的小鬼了,他正打算倒车,前面的车就开走了。

    一路卷着低气压到家。

    容蔚然把门一砸,去房里扒拉出那个银色打火机,“你旧情人的东西,收好了。”

    施凉坐到沙发上,半阖着眼抽烟,她把玩着那打火机,“我用惯了。”

    容蔚然嗤笑。

    客厅的气氛压抑,□□静了。

    自从容蔚然住进来后,每一天都很闹腾,有使不完的精力。

    此刻他站在那儿,眼睛深黑,里面却没有波澜。

    施凉忽然有些不习惯了。

    她弹弹烟身,“就是一个打火机,你也容不下?”

    容蔚然暴躁,“那是打火机的事吗?”

    施凉把打火机扣茶几上面,“你要跟我吵架是吗?”

    容蔚然瞪着她。

    施凉靠着沙发,“过来。”

    容蔚然杵了会儿,就管不住手脚了,他骂自己犯|贱,傻|逼。

    “高兴了吧,我他妈现在就是你的一条狗,你勾勾手,我就冲你摇尾巴。”

    施凉夹着烟的手勾上青年的脖子,“以后别这么说自己了,我听着,心里难受。”

    容蔚然的身子一震,发狠地去她的嘴唇。

    有淡淡的血腥味弥漫,熟悉的来临,施凉没抗拒,她

    把烟掐灭了扔掉,抱住青年的背,抓紧了。

    “去房间,我不想让对面阳台的人看直播。”

    容蔚然深呼吸,立刻抱她去房间。

    事后,两人都有些发呆,抱在一起等着余温消退。

    施凉的唇上有小口子,血不流了,“爱咬人的小狗,去给我倒杯水。”

    容蔚然套上衣服出去,端着杯水进来,“我爸要收购盛晖。”

    施凉若无其事的喝水,“意料之中的事。”

    “这两天就会有行动,他说林家和赵家也会搅进来。”容蔚然躺在施凉的腿上,“盛馨语要悲催了,她想扛住公司,是不可能的了。”

    说了一大堆,容蔚然终于说到正题,“你别找工作了,跟着我干吧,我明年会开工作室,财务这块你又很……喂我还没说完呢!”

    施凉睡着了。

    容蔚然坐起来,手撑着床凝视着她,“我们结婚了,你是我老婆,不能再想别的男人,知道不?”

    “要对婚姻忠诚,我们发过誓的,你别想反悔。”

    他把人按在自己胸口,“我会努力养家的。”

    施凉的嘴唇翕合,说着什么。

    容蔚然马上就把耳朵凑到女人嘴边,隐约听到她喊,“妈妈……”

    他绷紧的唇角松开,摸摸女人的头发,像上次那样,哼起了歌。

    很快,怀里人的眉心就舒展开了。

    施凉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周长明在电话里说,“盛光德要见你。”

    她挂了电话,才发现天都黑了,这一觉睡的很长,失眠的症状好像没了。

    容蔚然听到了电话里的内容,他打着哈欠,边抓头发边跟着施凉,把她送了过去。

    盛光德跟下午比,老了二三十岁,他的脸上很平静,那是输给命运的无可奈何。

    “我知道你恨我,回来是要报复我,现在你也如愿以偿了。”

    施凉等着下文。

    盛光德说,“放过陈沥沥。”

    “她什么都不知道,跟我做的那些事没有关系,不要把她牵扯进来。”

    施凉的神情古怪。

    盛光德看成是在要条件,“只要你答应,我可以说服馨语,把公司给你。”

    “不是给,是物归原主,”纠正后,施凉说,“我妈,王琴,她们都爱你,也都死在你手上,你除了自己,心里还会有别人?”

    “不要把她们和那个孩子比,”盛光德说,“她们不配。”

    “那个孩子心地善良,单纯,干净,任何人都不能和她相提并论。”

    “董事长,您在说我吗?”

    听到声音,盛光德猛地抬头,看着女孩从门外走进来,对施凉喊了声,“姐。”

    他整个人都僵住了,一口血涌到嘴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