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44章

第4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盛光德的眼珠子睁到极限,那样子很可怕,满脸满眼的不敢置信,“你……你喊她什么?”

    “姐姐啊,”陈沥沥亲昵的挽着施凉的胳膊,“董事长,您忘了吗?我有个姐姐。”

    她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清纯,“您带我回老家那次,我指着院子里的石榴树,说那是我姐姐种的,您想起来了吗?”

    盛光德怎么可能想不起来,他的后半生都在名利场里尔虞我诈,身心俱疲,直到遇见这个女孩。

    所以他破天荒的动了心思,去相信去纵容,更是以温柔对待,放手心里捧着,谁也不准碰。

    搞半天,原来就是一个骗局。

    盛光德的脑子里好似突然被人扎进来一根,完全穿透,鲜血淋漓,他的眼前发黑,濒临死亡般的感受。

    “爸,那个陈沥沥比我还小,她接近你肯定是另有所图,你别被她骗了。”

    “你爸我要是能轻易的着了一个小女孩的道,你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了。”

    盛光德记得自己当时是那么回的,如今真是巨大的讽刺,被真相狠狠地打了一巴掌,他的喉咙里泛着铁锈味,看看陈沥沥,再看看施凉,“好,很好。”

    “你还真能给你爸惊喜。”

    施凉笑而不语。

    盛光德捏紧手指,模样骇人,笃定的语气,“花茶里加了东西是吗?”

    如果是阴谋,那所有的事都是精心设计的,不是巧合,包括他第一次碰陈沥沥,以及每次在她身上的那种热情和畅快。

    到了盛光德的年纪,怕老怕死,他和陈沥沥在一起,感觉自己回到年轻时候,所以他才会那么喜欢。

    此时盛光德的内心一片黑暗。

    “你不是查过吗,那里面什么都没加,”施凉淡淡的说,“只不过是在文件上喷了层东西,不凑巧的是,那东西和花茶里的一种花混合,有催|情的效果。”

    盛光德冷笑出声,他有个老习惯,每次都是边喝茶边翻文件。

    有的文件施凉碰不到,这就是为什么他有时候特别想要陈沥沥,有时候却一点*都没有的原因。

    盛光德这辈子经历过多次大风大浪,他的目标明确,手段狠毒,无论是在决定送吴建成父女上路,还是在女儿那件事上借刀杀人,又或是亲手掐死曾经深爱的妻子,哪个时候都没让他迟疑过。

    到头来,竟然败给了俩个小姑娘。

    一个是他的亲生女儿,另一个是他想好好保护的人。

    盛光德又去看自己真心对待的女孩,就在刚才,他还在为她着想,千算万算也不会算到,那些温情都是假的。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这一刻,盛光德终于开始去往回想,他手上究竟染了多少人的血,是不是其中一个跟陈沥沥有关,也是来找他讨债的。

    陈沥沥看出盛光德内心所想,“是啊。”

    她说的云淡风轻,“曹峰是我的父亲。”

    盛光德的瞳孔一缩。

    曹峰没有娶妻,但他风流,有一两个孩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盛光德知道的是他有一个女儿,死了。

    那不代表曹峰不会有其他孩子。

    把发生过的一件件事重新翻出来看,盛光德才知道他一直被牵着鼻子走。

    照片,张瑞的死,仓库里的绑架,流产……

    全部都是设计好的,一环扣着一环。

    归根结底,盛光德就是被陈沥沥这张楚楚可怜的脸和那些眼泪耍的团团转。

    “贱人!”

    陈沥沥眨眨眼,“上一个这么说我的,被您给杀了。”

    她熟练的摆出盛光德最喜欢的样子,天真可爱,又乖顺柔弱,嘴里说的话也是和平时一字不差。

    “您对我真好。”

    盛光德的呼吸急促,头磕到桌面,不省人事。

    陈沥沥脸上那些刻意演出的表情全部消失,露出掩藏的冷意,“姐,他不会气死了吧?”

    施凉转身,“难说。”

    她去通知周长明,离开时已是这座城市最混浊的时间。

    夜晚的风有点大,也凉,陈沥沥把脖子上的围巾拿下来,给施凉戴上。

    “姐,真的结束了吗?”

    “结束了。”

    陈沥沥抱住施凉,把头靠在她的肩上。

    施凉的肩头湿了,安慰的话显得有些单薄。

    所以她没说,只是摸了摸陈沥沥的头发。

    陈沥沥嚎啕大哭,发泄这段时间积压在心里的那些不安,害怕,无助,恶心,恨意,彷徨。

    她哭的厉害,施凉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不哭了。”

    陈沥沥就不哭了,“等他判刑了,我们回去吧,姐,你在这里太危险了。”

    施凉拿纸巾给她擦泪,确实,不能去医院,死亡的几率会更大。

    当年那个人为了救活她,不惜一切代价,更是为她设立了地下研究室,她的身体里有秘密,一旦被发现,后半辈子小白鼠的命运是一定的。

    “再看吧。”

    陈沥沥抓住她的手,“你是不是爱上容蔚然了?”

    施凉下意识的看向别处。

    陈沥沥发现她的这个举动,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姐……”

    施凉拍拍陈沥沥的手,“不要担心。”

    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候都已经度过去了。

    陈沥沥不再提,怕让她不高兴,“姐,现在要怎么办?”

    施凉说,“医院那边我让周长明找个借口去探探风,我们尽快把你爸爸接出来。“

    陈沥沥应声,“好。”

    施凉忽然说,“沥沥,难为你了。”

    “是我自作主张,”陈沥沥叹口气,“姐,我真怕你怪我。”

    施凉原本是另外安排了一个女孩来饰演陈沥沥的角色,长相是安排王琴年轻时候的模样找的。

    但是陈沥沥觉得外人不可靠,一旦对方反水,就会让整个计划失败。

    那样施凉的身份就有可能提前曝光,会给她带来致命的危险。

    所以陈沥沥那天引开了那个女孩,自己去了。

    没想到盛光德会喜欢她这张脸。

    陈沥沥笑了一下,“我都不知道,原来我比你找的那个更像王琴。”

    施凉把手放进口袋里,她很早就发现了,只是选择忽略,不想把这个妹妹放在危险肮脏的地方。

    陈沥沥见人不说话,她心里有点慌,“姐,你别生气。”

    “我不是生气。”施凉说,“我是难受。”

    陈沥沥垂下眼睛,“这也是我要做的事,没有什么难受不难受的。”

    就当是被狗多咬了几回,如今狗就要死了,她再去计较,也没必要,还不如好好过以后的生活。

    “姐,那我爸说的东西……”

    施凉撩开眼前的发丝,“有着落了。”

    陈沥沥的眼睛一亮,“在容……”

    不合时宜的声音和脚步声传来,“老早就看见你俩了,搂搂抱抱哭哭啼啼的,干什么呢?”

    施凉瞥了眼容少爷。

    容少爷在吃一个女人的醋,非常明显,他压根就没打算遮遮掩掩。

    陈沥沥打招呼,“六少。”

    施凉在容蔚然询问前开口,“我妹妹。”

    “妹妹?”容蔚然面色古怪,“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过?”

    施凉说,“现在提也不晚。”

    容蔚然上下打量黏在自家老婆身边的年轻女人,他顿时挑高了眉毛,这不就是盛光德小相好的吗?

    什么时候成施凉妹妹了?刚才在里面认的?

    瞟到施凉脖子上的围巾,容蔚然三两下就给弄了,丢给陈沥沥。

    “……”

    陈沥沥尴尬的拿着,脸色不太好看。

    容蔚然把施凉往怀里一搂,“陈小姐,我们先走了。”

    施凉跟他耳语,“送她回去。”

    容蔚然一点风度都没有,“不送。”

    施凉拧他腰上一块肉。

    容蔚然回头,咬着牙说,“陈小姐,你住哪儿,我送你一程。”

    陈沥沥把围巾戴上,“那谢谢六少了。”

    容蔚然一字一顿,“不用客气。”

    人上了车,他就后悔了。

    施凉平时都坐副驾驶座,现在跟那个陈沥沥坐在后座,两人挨的很近。

    容蔚然深呼吸,他提醒自己,就是个女人,没什么问题。

    可是,他妈的,那个女的一路抓着他老婆的手,头还靠在他老婆身上!

    容蔚然闭了闭眼,牙根上火,别说男的,连女的靠近施凉,他都忍不了。

    操,怎么办,自己好像越来越傻|逼了。

    还有的救吗?

    没有了吧。

    容蔚然毫无征兆的大力拍方向盘,把后座的陈沥沥吓一跳,施凉很淡定,习惯了。

    人一送走,容蔚然浑身的毛刺不见,从头到脚都熨贴了一遍,他觉得车里的空气都变好了。

    “说吧,你跟陈沥沥是怎么一回事?”

    施凉说,“就是姐妹。”

    容蔚然打开车门,把施凉拽出来,塞进副驾驶座。

    “扯|蛋呢,她跟你说话的时候,紧张,小心翼翼,崇拜,敬爱,样子多的不得了。”

    施凉诧异,小鬼的观察力什么时候敏锐了。

    她随口说,“妹妹不都是那么对姐姐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容蔚然半信半疑,“是吗?”

    施凉说,“你没有妹妹,理解不了。”

    容蔚然哼哼,按着人亲了又亲,这才罢手。

    “你往局子里跑的比盛馨语还勤,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他女儿。”

    施凉抓他的头发,“少爷,你还走不走了?”

    “走啊,”容蔚然骂骂咧咧,“老子肚子饿的呱呱叫,就快要躺尸了。”

    施凉掐了掐眉心。

    两人在餐厅吃了饭,容蔚然说要看电影。

    “回家吧,”施凉咬他的耳朵,“我想要你。”

    容蔚然的呼吸一滞,眼底一下子就窜出火焰,他立刻带人回去。

    半个多小时的路程特别煎熬。

    施凉的心情似乎很好,又好像很差,她不给容蔚然喘口气的时间,大多时候都是她主动。

    容蔚然的眼前有一片花海,在那疯狂的摇曳着,蛊|惑着他的心,他快死了。

    “妖精,你这辈子只能害我,听见没有?”

    施凉不答,她弯了腰,把身上细汗和滚烫的温度一并给了容蔚然。

    “我累了。”

    容蔚然闷哼一声,抱紧她。

    这次两人都精疲力尽。

    施凉看手机,时间到了,“我出去办点事。”

    容蔚然躺着,吃撑了,“又要去哪儿啊姑奶奶?你一天跑东跑西,都不知道你在忙什么。”

    施凉披上睡衣去倒果汁,给了容蔚然一杯。

    “我怎么觉着,”容蔚然喝了大半杯果汁,“你有事瞒着我。”

    施凉扫他,“小朋友别胡思乱想。”

    “谁是小朋友,说谁呢?!”

    容蔚然跳起来闹,过了会儿,他打了个哈欠,说困,之后呼吸渐渐变的悠长。

    施凉捏他的脸,挠他的下巴,“容蔚然?”

    青年睡的很沉。

    施凉换了身衣服出门,她回来时,人还在睡着。

    默默的凝视了许久,施凉把刚买的葡萄洗了,叫醒容蔚然。

    小少爷不怎么喜欢吃水果,葡萄是个例。

    容蔚然一口没吃,手机就响了,家里打的,他捏着手机,“我爸叫我回去。”

    施凉吐掉葡萄籽,“去吧。”

    容蔚然抿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心里有些不安,好像这次回去,就会发生什么。

    “要不我还是明天再回去吧。”

    施凉挑着颜色好看的葡萄吃,“你爸那边能行?”

    “他老人家下了死命令。”

    容蔚然骂了声操,走几步又转身回来,抱着施凉,“怎么办,我走不了了。”

    施凉把手上的葡萄塞他嘴里,“腿没了?”

    “腿在,”啄啄她的嘴唇,容蔚然笑得没皮没脸,目光却是认真炙热,“心没了,魂丢了。”

    施凉勾唇,“那就按照我说的做,松开手,退后,再转过身,往前走,关门。”

    容蔚然嘴角抽搐。

    腻了一会儿,他磨磨蹭蹭的去开门。

    施凉突然喊住他,“容蔚然。”

    容蔚然回头,眉眼桀骜野性,“干嘛?舍不得我啊?”

    施凉走过去弄弄他额前的碎发,“路上慢点。”

    容蔚然好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似的,傻不愣登的看着,“你温柔起来,像另外一个人。”

    施凉抓着他的衣领,拉下来一点亲亲他的鼻尖,“你傻起来,也像另外一个人。”

    “……”容蔚然捏施凉的屁|股,不正经的笑,“我一会儿就回来。”

    施凉在沙发上坐下来,她开始抽烟,

    一小时后,容蔚然没回来。

    过了零点,容蔚然还是没回来。

    他不会回来了。

    深夜,施凉抽完一包烟,嗓子疼,她站在阳台,一夜都没合眼。

    第二天上午,盛晖召开股东大会。

    盛馨语也在,她以盛晖接班人的身份参与,股东们却有异议,分成好几拨,在那打口水战。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来,有周长明,曹峰,陈沥沥,律师。

    盛馨语站起来,“你们想干什么?”

    没有人搭理她的惊慌失措。

    周长明拿出录像,录音。

    律师手里是份遗嘱。

    在座的股东都认识曹峰,他揭露当年的事情真相。

    有漫长的时间,会议室里都静的过了头。

    盛馨语脸色煞白,“不可能!”

    人死了十几年,怎么会又活了,还是那个低贱的女人?

    她歇斯底里,直到一串高跟鞋的响声由远及近,停在自己的面前。

    来人还是那种令她厌恶的狐媚样,可盛馨语嘴里发不出声音。

    施凉向前迈出一步,一股凌人的气势压上去。

    盛馨语无意识的退后。

    施凉没坐到盛馨语坐过的那张椅子上,她扫视全场,“诸位,有想问的,一次性问出来,往后我不希望大家在这件事上浪费我的时间。”

    一阵短暂的静默后,股东们交换眼色,纷纷开始提问,言词犀利,充满质疑和轻蔑。

    施凉一一回答,从容不迫。

    盛馨语被彻底无视,她杵在那儿,就像个小丑。

    发现有人想溜,周长明跟过去,“盛小姐,麻烦你跟我走一趟,”

    盛馨语尖叫,“滚开!”

    周长明轻松的钳制住她,“有一笔有关长汇银行的账目,还需要您来解释解释。”

    盛馨语面如死灰。

    公司传开了,吴老董事长真正的外孙女是财务科主管,盛家是争夺家产,谋财害命,鸠占鹊巢,比电视里的还要离奇。

    张范愣在办公桌前,半天才想起来拿手机,要拨号码时又顿住了。

    他丢掉手机,选择以不变应万变。

    另一头,姜淮坐在椅子上,眼镜被他摘了捏在手里,思绪杂乱无章。

    董事长一家做出那些事,天理难容。

    姜淮拿手背搭着额头,他总是觉得施凉身上有一种悲凉的东西,却没想到她会有那样的遭遇。

    经历常人所不能,才会有今天的她。

    出了会议室,施凉往前走,“晚上不要过来。”

    陈沥沥看不见她的表情,“我就在楼底下,有事叫我。”

    施凉走的更快,“能有什么事。”

    陈沥沥没说。

    七点多,施凉做好一桌子菜,在椅子上坐着等,不知过了多久,门口响起开门的声音,她侧过身子,“吃过晚饭了吗?”

    容蔚然走了进来,“没有。”

    施凉好似没发现他连鞋都没换,“那就跟我一起吃吧。”

    容蔚然坐到桌前,他拿起筷子,半天没夹菜。

    施凉给他夹了他爱吃的排骨。

    容蔚然低头啃排骨,碎发遮住眼帘。

    俩人吃的都很少,丰盛的菜大多都没动。

    和往常一样,容蔚然起来收拾碗筷,但平时都是老大不情愿,他今天没有。

    施凉把菜一盘盘的往冰箱里端,忽然听到背后传来声音,“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关上冰箱门,指尖按了按,转身面对着青年。

    容蔚然站在桌前,手垂放着,竟有种难言的悲伤委屈,他重复,“我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施凉说,“拉斯维加斯。”

    容蔚然点点头,“好。”

    他还是垂着眼皮,眼睛里的东西谁也看不清,“你接近我,利用我,是为了报复盛馨语,让她和盛家难堪。”

    施凉,“是。”

    容蔚然的面色平静,无人知道那份平静之下是什么,“你让我爱上你,变成一个失去判断力,没你就不行的傻逼,这样你就能通过我接触容氏的机密文件。”

    施凉说,“不错。”

    客厅静下来,他们之间围绕的气流凝结。

    片刻后,容蔚然再次开口,“仇报了吗?”

    施凉,“嗯。”

    容蔚然的语气里有几分自嘲,“我这人吧,生平是最痛恨被人算计,但是谁叫你是我老婆。”

    “换个人,我能变着法子让对方半死不活,对你,我打一下,疼的是我自己。”

    他扯起一边的嘴角,“所以我想好了。”

    施凉没说话。

    容蔚然说,“既然你已经大仇得报,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以后我们谁都不要再提,只管好好过我们的小日子。”

    施凉说,“我跟你过不下去。”

    容蔚然终于抬眼,那里面有可怕的红血丝,“你再说一遍。”

    “你除了暴躁,狂妄,还会别的吗?”施凉的言语直白,面上一片冷漠,“容蔚然,你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朋友,只会无理取闹,我没有兴趣等你长大。”

    容蔚然的胸口起伏不定,压制的那些东西顷刻之间撞出胸膛。

    他攥紧拳头,“过不下去?没有兴趣?你想怎么着?”

    施凉说,“我和你之间,从一开始就是利用和被利用关系,所有的事都带有目的性。”

    “没有感情,怎么过下去?”

    容蔚然僵住了,他嘶哑着嗓子,“你没有喜欢过我?”

    施凉说,“没有。”

    容蔚然大步走到她面前,呼吸粗重,嘴唇微抖,“一次都没有?”

    施凉抬头,直视青年眼底的受伤,“从来都没有。”

    容蔚然后退一步,又逼近,捏住她的下巴,抬起手臂大力挥过去。

    施凉纹丝不动,任由青年的手挥向自己的脸,她只听见清脆声响,没等来疼痛。

    容蔚然一巴掌甩在自己脸上,他笑起来,“你看见了吧,我真的稀罕你,稀罕的要命。”

    施凉无动于衷。

    容蔚然抓住她的手臂,往死里攥着,“施凉,我知道你有不得已,所以我原谅你,也不怪你。”

    他的喉头发哽,喘出的气息粗沉,“你就别跟我玩了成么?我会被你玩出心脏病的。”

    施凉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我心里有别人,一直就有。”

    “跟你上床,我想的是他。”

    这句话太过残忍,锋利如刀,在容蔚然的心窝子上划开。

    施凉的唇边掀起,蔑视的笑,“小少爷,你真是好骗,纯情的像个白痴。”

    “你他妈别说了!”

    容蔚然被施凉推到悬崖边,成为濒临死亡的野兽,他发疯地抄起碗砸出去,之后是盘子。

    桌上的东西无一幸免,碎片四分五裂,打着混乱急促,令人胆战心惊的交响乐。

    施凉的眼睛巨疼,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她用手捂住了。

    血从指缝里溢出,往地板上滴,施凉背过身,“现在的你对我已经没有可用之处,滚吧。”

    容蔚然踹倒沙发,他又不动了,只是喘气,声音要哭不哭,满是愤怒而撕裂的绝望,“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大门砰的砸上了。

    跑出小区,容蔚然抓住胸口,心脏抽疼的厉害,他吃力的停下来蹲到地上,头垂着,背脊弓出痛苦的弧度。

    “玩我……妈的……你敢玩我……”

    容蔚然抹了把脸,湿答答的,不知道是汗还是眼泪,他艰难的往回走,不能这么算了。

    “老子这辈子就没被人玩过……你他妈利用完了老子……就想让老子滚……门都没有……”

    断断续续的喘气,容蔚然的脸上没有表情,他得跟那女人耗下去,相互恶心着来,你打我一下,我还一下,你回去,就那么耗一辈子,耗到他不能动,不能喘气为止。

    突有一道刺眼的亮光从左侧袭来,容蔚然猝不及防,他被撞飞出去,重重的摔在路边。

    车里的人下来,走路的样子有点瘸,似乎是想确认什么,后面突有高跟鞋的声音传来,那人一顿,立刻开车离去。

    容蔚然吐了几口血,身体痉挛,他的意识模糊,好像看见了一个熟悉的的人影,眼前又漫开了血雾。

    陷入黑暗前,容蔚然的脑子里勾勒出一张脸,施凉,你等着,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